必读网 - 人生必读的书

TXT下载此书 | 书籍信息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返回首页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光之鹤

_2 岛田庄司(日)
敏子一边说一边俯下身子向下面望去。桥下有很多条铁轨,有的已经生锈,周围长出许多杂草。铁轨两边各有一个站台,由这架天桥连接在一起。
连一幢楼房都没有的乡村小站却有这么多条铁轨,这是因为以前这里曾是煤矿采挖中心。而随着煤矿资源的逐渐减少,这些铁轨的使命随之完结,附近的街道也变得冷清萧条起来。
“昭岛先生,你去过东京吗?”敏子问道。
“没去过。但在大阪工作、居住过。”义明回答道。
听了义明的回答,敏子的眼中露出好奇而欣喜的光芒。
“大阪,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
“什么样啊……你去过久留米吧?”
“嗯。”
“比那里大一些。有很多高楼大厦和酒店,一到晚上,满街的霓虹灯闪着璀璨的光。有一条名为道顿崛的运河,还有一座名为通天阁的塔。”
“那个地方好吗?”
义明将婴儿换到另一只手,说道:“这个啊……离开一段时间后会想回去看看。”
都市都是如此,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有很多漂亮的咖啡馆、时装店、西餐厅吧?”
义明默不做声,敏子继续低声说着。
“真想去呀。”
“敏子,你没去过大城市吗?”
“没有。除了稻冢,我只去过直方①和久留米,其他地方都没去过。”
①位于福冈县北部的一个城市。
“出生后就一直在那个家里待着吗?”
“也不是,我家以前在八木山峡谷有一家大型旅馆,我在那里工作过。”
“啊,对。”
义明想起来了,那是敏子一家的骄傲。
“我是在那里出生的。当时旅馆很大,有很多名人来住宿,家里也很有钱。不过现在败落了。住在那幢一间隔为两间的小房子里。母亲一直嫌弃房间小,总为这个发脾气。”
义明点点头。
“母亲直到现在还以过去的家境为荣,认为自己是名门望族。就连姐姐们也那样想。我想早点儿从那个家里出来。昭岛先生,带我去城市里吧。你会带我去的,对吧?”
义明听罢想了想,说道:“可以的话,我真想带你去。敏子,带你离开这里。”
“不行吗?”
敏子的脸上露出担心的表情。
“在那里生个这样的孩子。敏子生的孩子肯定很可爱。”
“别说那些……多难为情啊。”敏子说。
“你看这孩子多乖,不哭也不闹。”
“刚喂了他牛奶。”
“但现在不是时候……”义明说。
“为什么这么说呢?”
义明不做声。过了很久,才说道:“敏子,我真的不能现在带你离开这里。今天我刚被‘柏’辞退了。”
“为什么?”敏子盯着义明,用很小的声音问道。
“收银机里少了三万元……”
“这……”
“老板怀疑是我干的。大家也都这么认为,所以我就被辞退了。”
“那……那不是你干的,对吧?”
“当然不是,我是被冤枉的。但我有前科,又欠了债,因此大家都不相信我。”
敏子没有出声,点了点头。
“宏济会那边不能帮忙吗?”
“没有人信任我,我已经没有出头之日了。因为发生了这种事,穗波宏济会那边也不会轻易放过我吧,我借了主管的钱,现在又丢了工作,怎么还债啊。”
“我来想办法,我可以去工作赚钱。”敏子说。
“敏子,谢谢,非常感谢。另外,敏子,你去相亲了吗?”
敏子面露悔恨之情,向煤矸山望去。
“她们安排的。”
“那人,很有钱吧?”
敏子沉默了一会儿,答道:“家里经营着几家西餐厅,在新稻冢、直方和久留米都有分店,所以才让我去相亲的。她们不管我愿不愿意,就只考虑对方有没有钱。”
“你妈妈和姐姐们的眼睛都变了颜色啊。”义明说。
敏子没有回答。河田家的其他女人都经历过婚姻的失败,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敏子。她们想利用敏子的婚姻,让这个家重新兴旺起来。
“这是让河田家发达的最好机会,这么好的事情,你的母亲和姐姐们绝对不会放弃的吧。”义明一边说一边望向煤矸山,“家里人问你我的事了吧?”义明转过头看着敏子问。
敏子迟疑片刻,轻轻地点了点头,没有回答。
“是不是让你别和我交往,赶快分手?还说你被骗了?”义明凝视着敏子。
敏子默不做声。这些话正是敏子的家人对她说过的。
“偷取出存款的事,被她们发现了吧?”
敏子慢慢地点了点头。
“那天下着雨,敏子因为被母亲和姐姐们训斥而跑出了家门。你全身湿透,坐在桥下空地的长椅上,我就是在这时候撑伞过去的……”
敏子点了点头。
“我们就是这样相识的。这次又和那次一样被她们训斥了,对吗?”
敏子没有回应。
“是不是说那个家伙没有钱,又有前科?”
“无论她们怎么说,我都不会变心的。”
“什么样的男人?”
“啊?”
“相亲的那个人。我听说姓田边。”
“我不喜欢,是个心术不正、狡猾,却笨拙的人。我绝对不可能喜欢上这样一个人。”敏子坚定地说。
“个子高吗?”
“不高。”
义明听了,心里稍稍平衡了一些,因为他自己也是个小个子。
“听说在学校上学时就一直是个劣等生,到现在有小数点的除法都算不出。不过我也比他好不了多少……”
“可他是个有钱人。”
敏子没有回答。
“人的感情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变,只要有钱就会幸福的。你妈妈是这么对你说的吧?”
敏子还是默不做声。
“看来我们是不能继续下去了。”义明叹了口气,说道,“你妈妈和姐姐是绝对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的,无论如何都会让你嫁给那个姓田边的人。”
“我绝不嫁那样的男人。嫁给他还不如死了更好。”敏子坚定地说道。
“实在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的话,我们就只能逃离这里了。可是,我还欠这条街上很多人钱。”
“先找工作,再慢慢还钱。我们一起拼命工作,一定会还上的。”
敏子看着义明的脸说。
“但在这之前,敏子就会嫁人了吧。”
“不嫁,我绝对不嫁!”
“敏子,你逃脱不了的,她们会想尽一切办法。”
“不会的,如果那样,我就从家里搬出来。”
“没有住旅馆的钱,你搬到哪里去?要自由,首先要有钱……敏子,你不在,我要怎么活下去……”
“不会的,我会永远在你身边!”
“敏子,你考虑得太简单了,你妈妈不可能让你这么任性地做事的。”
义明抱着孩子慢慢蹲下,敏子也跟着蹲在他旁边。
“不知道这孩子的父母是因为什么理由抛弃了他,不过我大概能理解他们的心情。”
义明说着,从怀里掏出一把菜刀。敏子看着刀,吓得目瞪口呆。
“敏子,我只有一死才能成全你了。”义明说。
“你不能这样!”
“事已至此,我已无路可走。”
“那我怎么办!把刀给我!”
“敏子,祝你幸福……”
“别说傻话!”
“敏子,不可能的,没有办法了……”
“把刀给我!”
“敏子不在我身边,我该怎么——”
“我在!我在……我不会离开你的!”敏子大声说道。
“但是,我们的对手是个狠心的婆娘,她任何招数都想得出来的!”
“那样的话,我就逃出来!”
“那肯定行不通,我们手里没有钱呀!”
“会有办法的。总之,先把刀给我!”
义明将刀给了敏子,敏子把刀放进手提包,刀柄露在外面。
“还是我拿着它吧,昭岛先生拿着太危险了。”敏子说。
义明交出了刀,开始用头猛撞天桥生锈的铁栏杆。接着绝望地说:“敏子,还是让我死了吧……”
4
晚饭后,义明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回到穗波宏济会自己的房间里。这时从玄关传来一阵嘈杂声。义明的房间虽然离玄关较远,但还是能听出是有来客,好像人还不少。从声音听来似乎全是女的,一行人直到进了客厅才安静下来。
义明翻开书读了一会儿,不由得想起敏子和她家里的事,怎么都不能集中精神。
“昭岛君。”
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义明一边回答一边拉开房门,发现主管夫人正站在门前。
“先生叫你呢,在会客室。”主管夫人说。
义明一边考虑着会是什么事,一边向会客室走去。还未踏进会客室的门,就已看到许多女人坐在里面。
“哦,昭岛,进来。”崛山主管说。
苍白的荧光灯下,河田家的女人全都坐在会客室里。三人沙发上坐着河田梅子、桐子和竹子,茶几另一边的单人沙发上坐着怀抱婴儿的敏子。看到义明走进来,敏子站了起来。敏子妈妈看到这个场景,大声冲敏子喊道:“敏子,别管那小子,像他那样的男人还是站着好了。”
事实上,房间里也确实没有空位子可坐了。
接着大姐桐子说道:“昭岛先生,我不知道你还有什么脸面出现在我们面前,你居然暗地里让我们可爱的敏子把存款全部取了出来。这是怎么回事儿?今天你必须老老实实地给我们说清楚!”
义明很吃惊。说什么暗地里,敏子已经是二十六岁的成年人了。自己的劳动所得,按照自己的意愿取出来用,这有什么错?难道每做一件事都要向家人汇报,经过允许才能做吗?
“昭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主管问道。
“敏子小姐把钱借给我了。”义明回答。
“是谁允许你那么做的?”
敏子的妈妈大声训叱着。
“敏子是我们家的宝贝,我们绝不能让她上当受骗!”
河田梅子也叫嚷着。
“你为什么背着我们,借我们家敏子的钱?”桐子说。
为什么大家都提这么奇怪的问题,还觉得这样质问是理所当然的?那是敏子的钱,家里最小女儿的钱,但大家却都觉得那钱是属于自己的。
“昭岛,到底怎么回事儿?”主管又问道。
“啊,因为我在外面欠了钱,找敏子商量后,她说借给我……”
义明小声回答道。
“声音太小了!”
梅子大声呵斥道。
“你,是男人吧?我耳朵不好,是男人的话,就大声再说一遍。胆小鬼!那么小声,是不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话啊!”
“我问你,为什么欠人钱这种事要对我们家敏子说?!”
次女竹子怒气冲天地大声说道。
“昭岛,怎么不回答?”主管追问道。
义明没有回答。一旦回答,她们肯定又会找敏子的不是了。
“怎么欠下的钱,你说说!”
梅子大声质问道。
“是赌博欠下的吧……”桐子刁钻地说。
义明还是没有回答。因为正是赌博欠下的钱。
“那么混账的事情!如果有正当的理由,我们也不是不同意。为了逃避高利贷债主的追债,为了还赌资,就骗取我们单纯、可爱的敏子的信任。这是盗窃!是犯罪!”桐子说。
“不是这样的,我打算日后规规矩矩还上的……”义明辩解道。
“这个蠢家伙,嘴巴倒是能说!”梅子怒道。
“还钱?怎么还?你有工作吗?”次女模仿着梅子的口气呵斥道,“你今天刚被‘柏’辞退,还以为我们不知道。看我们家都是女人好欺负,对吧?你这个笨蛋!”
“总之,你马上和敏子断绝来往。这个孩子是我们的宝贝,作为她的监护人,我们有义务让她得到幸福。”长女桐子好似正义使者似的说道,“保证以后无论如何再也不见敏子了。现在就发誓!我们今天正是为了这件事才特意跑到这里来的。”
“给我们写保证书!”
敏子的母亲说着将写保证书的纸“啪”的一声放在了桌子上。桐子把钢笔放在纸旁边。
主管看着义明。
“昭岛,这是怎么回事儿呀?”
昭岛吃了一惊。主管是个性格温和、不争强好斗的人,对待任何事情都很认真负责。义明了解主管为人处事的方式,一直都很尊敬他。听到主管这么说,义明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难道主管的想法和河田家的女人们一样?义明有些茫然。这时敏子的母亲又叫喊起来了。
“好了,你到底是写还是不写!”
义明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不写!”
“什么?你太无法无天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主管喃喃问道。
“我也不知道……”义明不知该如何解释。
“这家伙欺骗敏子,卷走了敏子的全部积蓄。我问你呢,这件事你打算怎么解决?你倒是说啊!”次女说道。
“就是这样!我们一直不知道你们两个的事,你和我们家可爱的敏子一点儿都不般配,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你这个不知好歹的家伙!我们一家人都无法接受你!”敏子的母亲叫道。
“你最好有些自知之明!”次女补充道。
接着长女冷静地说:“昭岛先生,你跑出去赌博,又欠了一屁股债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了。而且你现在连最起码的自由都没有。你这样一个人,和我们理想中的敏子的丈夫差距太大了,你明白吗?”
“他这种没长脑子的人,怎么可能明白?!”
敏子的母亲恶狠狠地骂道。
“你把我们家的钱弄到哪儿去了?赶紧给我们解释清楚!”次女喊道。
“你到底有没有听到我们说的话啊!”敏子的母亲怒道,“为什么不说话?你这个前科犯,还骗钱!”
“昭岛,你倒是说句话啊。”
主管看着义明说道,寄人篱下的义明不得不做出些回应了。
“交往还是不交往……”
“声音太小啦!”敏子的母亲和二姐异口同声地高声大叫道。
“和我交往还是不交往,我觉得敏子应该有她自己的想法。”
主管听了似乎有所感触。
“啊……是啊,敏子已经是成年人了啊。”
敏子的母亲马上怒吼道:“你这个浑蛋,别说狂妄话!我可爱的女儿不可能违逆我说的话的!这些你们都不懂吗?难道你们不知道儿女要尊重长辈的意见吗?!”
“你们不就是想让她嫁给那个姓田边的有钱人吗?可你们不能——”
昭岛站在主管身后喃喃道。但他的话被主管打断了。“喂,昭岛,别说那些没用的了,那件事和你没关系。”
“嗯……”
“嗬……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毛头小子!你是不是太狂妄了?从哪里学的?你以为你在和谁说话?目无尊长!”敏子母亲大声呵斥着。
“我想和昭岛先生在一起……”敏子突然说道。
河田家的女人们吃了一惊,一时间全都傻了眼,接着坐立不安起来。
“啊……你胆子也太大了!你在和谁说话呢?!”
敏子的母亲暴怒地大吼着。
“是啊,敏子,你在跟谁说话呢!”
长女也跟着大吼起来。
“敏子,我们都是为了你才这样的。”
次女也说道。
这时,敏子母亲的口气稍微缓和了一些。“你这混账东西,一直瞒着我们和他交往,一次都没和我们商量过。本来是个挺懂礼数的孩子,怎么就被他影响成了这个样子!”
“无论如何,我都无法喜欢上田边先生。”
“敏子!”桐子更加大声地喊了一句,“你啊,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我们都是为了你的将来考虑啊。”
“田边先生那样的人,我是不会喜欢的。”
“喂,敏子,睁开你的眼睛!这个人可是有前科的罪犯。就是因为他有前科,如今才只能住在这个地方。没有工作、没有钱、没有地位,连起码的名誉都没有。他一生都会遭人蔑视。连你这样的女孩子的钱他都骗啊。还有这个孩子,是怎么回事!”
“这个孩子和昭岛先生没有关系。”
“昭岛先生?你叫这个浑蛋‘先生’?他不配这个称呼!这个浑蛋!”
敏子的母亲又吼叫起来。
“是啊!”竹子也帮腔,“敏子,难道你真想和这种人渣在一起?以我们这样的家境,你可要好好斟酌斟酌。我看到他就觉得恶心,想吐!”
“总之我很讨厌那位田边先生。我的心情,你们难道就一点儿都不考虑吗?!”敏子边哭边说。
“您看看,这孩子在家一直是个乖孩子,现在却说出这样的混账话。我太吃惊了,心脏承受不了。”敏子的母亲说。
接着她又冲长女桐子大声说道:“我还是死了省心,桐子!我要被这个混小子和敏子气死了!”
“先生,请让我们单独谈谈。”桐子说。
崛山点点头同意了。“哦,可以。昭岛,过来旁边的房间吧。”
崛山站起身来,拉着昭岛的胳膊朝走廊尽头的一个房间走去。他用另一只手推开门,打开日光灯的开关,自己拿了个坐垫,又顺手给了义明一个。崛山坐好,身体斜靠着桌子,悄声说道:“昭岛,你也看到了,这可不是个简单的家庭。”
义明默默地点了点头。
“虽然敏子非常愿意和你在一起,但在那样一个家庭,和那些思想封建、言语粗俗的女人共处一室,你是绝对不会幸福的。”
这时从门外传来敏子大声哭泣的声音。可以想象,那三个人肯定正对敏子施行暴力,这是她们一贯的作风。义明担心孩子会出什么事。
崛山微微皱起眉头,接着说道:“就算敏子从家里逃出来和你一起生活,这种做法短时间可以,时间久了肯定不行。她们是有血缘关系的,血浓于水。敏子不可能一辈子躲着她的母亲和姐姐们生活。女人都这样。等到那时候,你肯定会生气,并因为这个经常和她吵架。”
“可是,让她和田边那样的人一起——”
“好了!”崛山口气强硬,“你有资格这么说别人吗?虽然我也不太赞成那桩亲事,但那个家不那么做就没办法生存下去了。家里只有女人,又没有固定的收入。你如果有工作、收入稳定,我还可以帮忙说服她们,但你现在这个样子……她们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
伴随着敏子的哭声,好像还听到了叩头的声音。盘腿坐着的义明猛然直起上身,想要站起来冲过去。
“别管她们!”
正准备站起来的义明又重新坐了下来。
“她们再怎么样也不会杀了她,况且屋里还有孩子。敏子和孩子,她们都不会伤害的。”
“嗯……”
“赶快和敏子分开吧,你斗不过她们的。”崛山语重心长地说,“听见了吗,昭岛?照我说的去做,每天接那些女人打来的电话我真是烦透了。”
“主管,那我还要写保证书吗?”义明问道。
“写!”崛山答道。
“主管,您真的让我和敏子……”
义明眼里含着泪水,难过得有些哽咽。
“是的,昭岛。你和敏子这段甜蜜的往事就永远留在心里吧。现在别人说你什么你都只能听着,觉得难过、愤怒,就以后做出一番事业,让她们重新认识你。如果你不想写保证书,我也不强求,但以后你也别来找我帮忙了。记住!”
5
吃完饭,吉敷躺在K宾馆的床上回忆昭岛悟讲的“昭岛事件”。
六月十三日晚上,在另一个房间里被主任说服的昭岛义明后来又被带回到了客厅,在那里见到正在哭泣的敏子。桐子抱着孩子。很明显敏子刚被两个姐姐打过,孩子是被她们抢过去的。昭岛看到这副光景,气不打一处来。
敏子没有看昭岛,母亲和两个姐姐大声喝道:“以后不再见面了吧?”态度很强势。敏子胆怯地点了点头。敏子被她的母亲和姐姐施加了压力,昭岛被主管施加了压力。昭岛看到敏子的样子,真正绝望了,彻底打消了抵抗的念头。在河田家几个女人和主管的威逼和劝说下,写下了不再见敏子的保证书。这些女人果然不好惹,不仅让义明写上不再见面,还没忘记写上还钱的期限。
河田家的女人们旗开得胜打道回府,昭岛也回到宏济会自己的房间,内心的愤怒却怎么也按捺不住,他顺手抄起从“柏”拿回的刀,从窗户跳出,来到稻冢站前的路上,信步走到“升角”酒馆。到酒馆时是十点多,喝完酒结完账,从酒馆出来时正好是十一点十三分。
大概走了八分钟,昭岛来到河田家门前。他在河田家的院墙外徘徊了约五十分钟,怎么也打消不了内心燃烧的怒火。他看了一眼河田家的门窗,发现卫生间的窗户没有关。大约午夜零点时,昭岛潜入河田家中,接连杀了三个女人——这些都是根据现场侦查对犯罪经过做出的推断,法院最终也对其予以追认。
首先是睡在二楼的长女桐子,接着是楼下的母亲梅子和睡在母亲身边的次女竹子,昭岛按照这个顺序杀了河田家的三个女人。对于自己的恋人,出于爱情和同情他没有下手。昭岛在午夜十二点十分至十五分之间逃离河田家,敏子之后也马上从家里跑出来,跑过天桥来到稻冢站前的派出所。
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
关于这起案件的记录中有一处地方让吉敷不能理解,那就是没有名叫昭岛悟的婴儿存在。午夜零点前后,昭岛潜入河田家的时候,婴儿肯定在家里的什么地方。法院却没有追究婴儿当时具体在哪儿,只说在家里。案发时婴儿应该还在家中,接着有人将婴儿从河田家抱出,跑向稻冢站,把婴儿放在两条铁轨之间。能做到这件事的人只有犯人昭岛义明。这也是法院认定的犯罪经过。
昭岛义明的手上沾满了被害人鲜红的血,因此包着昭岛悟的布上沾有三个人的血也是符合逻辑的。他放下婴儿就给派出所打了通电话。但时间上有些奇怪,因为如果是这样的话,值班警察应该会在敏子来派出所报警之后才接到电话才对。
根据法庭认定的事情经过,在昭岛义明抱着婴儿从河田家逃走后,敏子也马上从家里跑出。敏子只用两三分钟就能跑到稻冢站派出所。而昭岛义明在将婴儿放在铁轨之间后,又跑回街上找公用电话,找到后要先打查号台查出派出所的电话,然后才能报警。这么算来,敏子应该在昭岛义明打报警电话之前到达派出所才对,但实际上值班警员是在敏子到派出所之前接到电话的。退一万步讲,最多也该是在敏子到派出所之前几秒。可是,派出所的警员表示,接到报警电话是在敏子来派出所之前相当长一段时间。
更何况,案件发生时稻冢站周围还没有公用电话亭。
这样一来,针对这一不合乎常理的状态就只有一种解释了。那就是昭岛义明抱着昭岛悟——也就是二十几年后自己的养子——逃出河田家,接下来只是把孩子放在铁轨之间,然后就逃离了那里。某个从天桥上走过的路人看到了这个孩子,他刚好知道派出所的电话号码,也有可能是问了查号台,虽然不了解这些细节,但这个人很有可能回到自己家中给派出所打了个电话……
不,不对,吉敷马上意识到这个假设并不成立。因为一个过路人不可能知道包着昭岛悟的布的花色。而且派出所的值班警察说过,打电话的人的声音听起来很像昭岛义明。所以,那个打电话的人,基本可以确定就是昭岛义明本人。
因此,之前的情节推断并不符合逻辑。可是,如果是昭岛抱着孩子逃跑的话,他应该有这么做的理由才对。但仔细想想,昭岛并没有理由这样做。抱出孩子肯定是为了孩子的安全,想尽快远离杀人凶手。然而这个杀人凶手正是他自己啊。杀人凶手抱着孩子逃跑,岂不会增添麻烦?
这么一想,不管抱出孩子的目的是为了孩子的安全,还是有其他现在还无从得知的原因,把孩子放在稻冢站铁轨中间的都应该另有其人,是昭岛以外的人。
是这样的吗?吉敷问自己。应该是的,没有其他可能了。不是昭岛,那究竟是谁呢?出现在案发现场的人,命案发生后就只剩一名幸存者,那就是敏子。
可敏子为什么要这么做?应该不是预料到昭岛晚上要来报复,为了孩子的安全而将他转移到其他地方。为什么不是?因为如果那样,包着婴儿的布上就不会有血迹。若是在命案之后才把婴儿放在铁轨中间,就不是为了帮婴儿避难,而是有另外的理由。是什么理由呢?因为她才是杀人犯吗?似乎没有其他理由可以解释了。
仔细想一下,或许有这个可能。也没有比这个更自然的推论了。但是,她真的会杀了和自己有血缘关系的三个亲人吗?
作为家里最小的女儿,看着躺在三具血淋淋的尸体旁边的婴儿,意识到不能将这个本来就身世凄惨的婴儿留在现场。但作为作案人,自己已没有资格照顾他了,不久后警察就会来到现场逮捕自己。若不想让婴儿出现在这混乱的场面,就必须把他转移到其他地方。
放到哪里去呢?交给派出所是最好的选择。但自己是个刚杀了三个人的杀人犯,不要说去那个地方了,想想都觉得恐怖。况且现在自己的脸和衣服上都沾有血迹。放到车站?不行。那类明亮、人多的地方不能去。那放在路边怎么样?也不行。大晚上的,漆黑的街上不知道会发生什么。稍不注意,就有可能被醉汉踩到,还有可能被车轧了。没有多少路人和汽车,又不是太黑的地方,就只有那里了——稻冢车站。
那里离家近,有些光亮,会有人经过,但不会有醉汉和汽车。然而自己全身沾满血迹,不能去明亮的站台,因此就放到站台下面的铁轨中间吧。这样有电车经过时就有可能被人发现。
就这样,从“升角”出来走上天桥的昭岛,习惯性地眺望远处的煤矸山时发现了放在铁轨旁边的婴儿。于是他决定给派出所打电话报警。到哪里打呢?周围没有公用电话,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去河田家打电话。因此,查询号码、接着打电话给派出所请求救助放在铁轨旁边的婴儿的,都是昭岛义明,用的是河田家的电话。这样一来,就可以将案发后的所有事情梳理清晰了。
昭岛义明潜入河田家打电话时看到了河田家三人惨死的凄惨场面。一楼和二楼到处都是血迹,三个被杀死的女人就躺在血泊之中。接着他又看到穿着沾满血迹的睡衣,战战兢兢的恋人敏子。
这样就可以解释昭岛为什么在报警时故意不报出姓名了。因为一方面考虑到婴儿的处境很危险,必须马上给派出所打电话请警察去救他,另一方面又不想透露敏子杀人的事,所以他尽量缩短与警察的对话。对方是警察,说多了难免会暴露什么。而且不能让警察知道电话是从河田家打来的。这也可以解释电话是在敏子跑到派出所之前接到的这一离奇事实了。
昭岛打电话报警发生在敏子到派出所之前,这表示昭岛是杀人犯的嫌疑不成立。而且案发时间也与法庭的裁定存在很大差异。
是那样的吗?这么推理到底对不对?吉敷又一次问自己。
昭岛是在敏子跑到派出所之前打的电话,这说明昭岛是杀人凶手的罪名不成立。
昭岛从小酒馆“升角”出来后,在天桥上看到了婴儿,如果那时候包着婴儿的布包上已经沾有血迹的话,昭岛就不可能是凶手。因为这说明在昭岛发现婴儿的时候,河田家的三个女人已经被残忍地杀害了。
而如果昭岛是凶手,事情的经过就应该是——他在过天桥时没有看到婴儿,接着他潜入河田家,杀了三个女人,然后抱着婴儿逃出河田家,并将婴儿放在稻冢站内的铁轨之间,最后又回到河田家给派出所打报警电话。偶然在天桥上看到婴儿的说法纯属谎言。
不管怎么看,这起案件的经过都很蹊跷。从昭岛是凶手这方面考虑,也有很多地方不符合逻辑,时间和情节都很牵强。首先,在杀了河田家的三个人后,昭岛没有理由抱着婴儿跑出河田家,完全可以继续委托没有受伤的敏子照顾婴儿。直到案发之前敏子都在做这件事,只要接着继续做下去就可以了。昭岛没有必要从幸存的敏子手中接过婴儿。如果需要派出所的帮助,让敏子抱着孩子直接去派出所不就行了?
把婴儿放到车站并不能保证婴儿的安全。可能会被货车上掉下来的东西砸到,黑暗中还有可能被铁路维护人员踩到。放到站台上可能会安全一些,但留在家里不是更安全吗?就是因为觉得婴儿在铁轨之间很危险,才会急忙给派出所打电话的,因此如果是昭岛本人把婴儿带出家门,为避免危险,应该不会放在那里才对。没有其他更安全的地方了吗?为什么不把婴儿留在家里,让敏子抱着孩子去派出所报警?
以正常的思维考虑,不会将千辛万苦带出的婴儿放到危险的、需要警察来救援的地方,肯定会选一个对孩子来说十分安全的地方。即使认准了车站,也会选择站台。站台比较明亮,晚上的执勤人员不会长时间站在那里,趁执勤人员不注意,把婴儿放上站台,再从那里逃离,这是最好的办法。这样做也不用担心婴儿会受伤。
不,凭男人的跑步速度,完全可以把婴儿放到站台中间,然后尽快离开。这样的话,站台执勤人员会很快发现,也就没有必要打电话给派出所了。任何人在杀人以后都不会想给警察局打电话吧。
更何况对昭岛义明而言,还有一个更好的地方可以安顿婴儿。那就是他自杀未遂的地方——稻冢女子大学。这所学校设有家政系,没有比那里更适合丢弃婴儿的地方了。
如此这般将各个方面全考虑了一遍后,吉敷发现之前的推理果然并不成立。而假设敏子是案犯,再全面思考一次,好像也不能顺利解释每一个细节,还是存在一些疑点。首先是凶器。凶器是“柏”饭店的菜刀,这说明昭岛在案发之前把刀给敏子了,但这个是不可能的。
多年前发生的案子如今再分析都会很困难。所有情节都只能假设,这是最大的不便。
案发前,敏子没有机会去“柏”,即使去了,也不可能接触到店内的专用厨具。有可能正是这个原因,促使当时的警察放弃了对敏子的审查。
根据跑到派出所的敏子的衣着来看,如果她是杀人犯,肯定在作案后换了衣服,并把脸和手都洗干净了。要是进行鲁米诺测试,应该马上就会暴露。可由于她和被害人是血亲,又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因此警方在案发后完全没有怀疑她,也没有进行任何检查。在常人眼里,一个纤弱的女子绝对不可能去杀自己的亲生母亲和同胞姐妹。打从一开始就没有人想到会是她。社会大众、警察、检查人员,以及法官,都没有人想到。可以说这是个盲点。
刚到河田家的昭岛在看到现场状况时很可能也被吓傻了。接着他让敏子换了身干净的衣服,自己则去把沾满血迹的睡衣处理掉。他有充足的时间可以这样做。
然后呢?昭岛萌生了替敏子顶罪的想法。虽然不知道他当时的真实想法,但可以确定的是,昭岛是真心爱敏子的。而且面对那个悲惨结局,他觉得多少有自己的原因。于是他当即决定由自己去承担杀人的罪名,安顿好一切之后就找个地方自杀。决定后他命令敏子去派出所报案。
年轻的昭岛竭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为保护爱人、让她好好地活下去,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可谓男人中的男人。无论如何都要救自己深爱着的女人,要救她,哪怕会失去自己的生命也在所不惜。当时昭岛很可能就是这样想的。
事后他跑到三百米外的稻冢女子大学校内,打开天然气,等房间里充满天然气时点燃了打火机。爆炸引起的大火使昭岛严重烧伤,幸运的是还没有被烧死。但他为了替恋人顶罪,在法庭上对杀人案供认不讳,最终被判处死刑。
如果这个推测是正确的,那昭岛义明就是无罪的。正如藤波刚所说,作案的犯人其实是河田敏子。这起案件不能置之不理。
可是,这个结论很难证明。至少目前没有办法证明被告无罪。
6
吉敷一个人来到福冈,乘坐地铁到福冈拘留所,在拘留所的会见室里见到了昭岛义明。应该已经六十多岁的昭岛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年轻,可能是他身材瘦小的原因,看起来就像四十多岁。他脸上的表情很愉快,戴一副黑框眼镜,自始至终都微笑着,给人感觉很容易接近。他冲吉敷鞠了好几次躬,有人来探视似乎让他很高兴,他说藤波先生提过好几次吉敷的名字。
“藤波先生说您长得像以前很受欢迎的电视组合‘漂流者’①里的那个仲本工事②,就是稍微老一点儿。不过仲本工事现在也已经老了。我很久没看电视了。”
①漂流者(ドリフターズ),一支成立于一九六九年的日本乐队,后以演出喜剧闻名。代表作为TBS台的综合娱乐节目《八点!全员集合》和富士电视台的综合娱乐节目《漂流者大爆笑》。
②仲本工事(NAKMODO KOJI,1941— ),日本歌手及演员,任“漂流者”乐队吉他手及主唱。
谈话进行得很顺利。可能因为从藤波那里听说过关于吉敷的事情,昭岛没有表现出任何戒备之心。昭岛不同于普通的死刑犯,他开朗的性格、幽默自如的言谈,都让吉敷感到很吃惊。他上身穿一件灰色的、类似工作服的夹克衫,看起来精神抖擞、一脸正气,吉敷恍然觉得自己是在工厂里走访工人。
吉敷怀疑,昭岛真的知道自己就要被处以死刑了吗?他是不是觉得申请重审后,死刑就会被免除了呢?然而事实恰恰相反。在和昭岛的谈话中,吉敷感觉得出他是一个十分理性的人,他对法律条款了解得很透彻,非常清楚自己目前的处境。并且知道那桩非常著名的狱中诉讼案主犯孙斗八的事。他对死刑看得很淡,认为自己至今还活着只不过是因为还没轮到自己,前面还有几个犯人。每个死刑犯都知道执行死刑的具体时间。在监狱那种环境中,这类信息会不可避免地传入犯人耳中。吉敷暗想,如果自己身处这种境地,很可能不会有这样的心境。
吉敷问昭岛是不是常有牧师来这里传教祷告,回答是肯定的。昭岛还说自己现在深深地信奉基督教,也正因如此,他把一切都看得很淡。若真像他说的那样,那宗教还真是拥有无穷的力量。
会见室旁边是电视房,吉敷问昭岛平时能不能看电视,昭岛回答说完全没问题,什么节目都能看。
曾经有一篇文学作品提出过这样一种观点:被法律判处死刑的罪犯既然已经提前知道自己的寿命何时会终结,就没有必要把他们关进监狱了。法律只规定要对其进行监禁,并没有要求他们劳动。因此应该找个方式让他们回归社会,像普通人一样生活,到了行刑时间再打电话通知他们来刑场就可以了。当然,这只是文学作品中的理想状态,现实生活中这种事绝对不可能发生,所有犯人都必须进监狱。但尽量争取让囚犯生活在正常的社会环境中绝对是对的。
“藤波先生很想救你。”
吉敷试探着说道,他很想知道昭岛是否想重提二十多年前的那桩案子。如果昭岛想说,才能进一步问他。
“是的,我很感激藤波先生。”
昭岛的回答很简短,说话的口气也像是在敷衍。
“你想得到帮助吗?”
昭岛笑了,表情中带着苦涩。
然后他说道:“已经判决了。”口气很柔和,接着就沉默了。
“你已经死心了,对吗?”吉敷又问。
“没有……”
昭岛苦笑着小声嘟囔道,却没有再接着说下去。
吉敷说:“藤波先生在世时,曾再三对你说一定要活下去,是吧?”
“是的。”
被法律认定为杀人犯的昭岛,像小孩子一样笑着点点头,那个笑容比社会上任何一个从事服务行业的人脸上的笑容都灿烂、真实。想必真到行刑时,执刑官看到这种样貌普通、看似善良的人也很难下得了手吧。杀人,应该是怀有相当强烈的仇恨的家伙才会产生的念头。处于和平年代的人,多少都有些人情味。况且,这个人根本没有杀人。当然,执刑官不会只听犯人的一面之词,或光从其外表就做判断。执行死刑是他们的工作,即使下不去手也必须完成。
“可是,你似乎并没有那个想法。”吉敷直接说道。
昭岛似乎不太喜欢这个话题,用手挠着头皮。
“也不是,嗯……其实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昭岛说道。
“不知道?”
“嗯……”
“怎么会不知道呢?”
“我已经六十多岁了,一把年纪了。这个年纪得癌症死了的人也有很多啊。”
“嗯……”吉敷轻声回应。
昭岛又接着说:“我的母亲就因为体弱多病,四十一岁时就去世了。父亲也是,五十多岁病逝。”
吉敷思索着昭岛的话,原来他是这么考虑的,年龄大了,差不多也该死了,是病死还是被判死刑都没有什么差别。
如果他是这么考虑的话,就没有什么可说的了。这时吉敷忽然想起了什么,说道:“河田小姐怎么样了?事件发生以后她的生活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昭岛脸上顿时浮现出淡淡的悲哀表情。
“案发后第三年,在和田边先生结婚的前一周,河田小姐卧轨自杀了。”
吉敷完全不知道这件事,他很吃惊。
“啊……去世了?!”
“是的。”昭岛静静地答道,又微微苦笑了一下。
“案发后第三年,还在一审期吧?”
“是的,正在一审审讯中。”
“河田小姐出庭作证了吗?”
“嗯。”昭岛笑着答道。
“证词的内容你都认可了?”
昭岛笑得更灿烂了,依稀能看见他的牙齿。
“嗯,是的……”
这样的一问一答着实让人着急,吉敷觉得继续如此对话十分辛苦。于是直接问道:“昭岛先生,那件事到底是不是你干的?”
昭岛转过头,看向一边,依旧笑着。
“这个案子……法院已经判决了。”
很委婉的回答。换句话说就是,自己做了还是没做,这一切并不由本人说了算,而是靠法院来决定的。
“我想听到事实……”吉敷说。
“已经判决了……”昭岛重复道。表现得有些无所谓,什么都无法挽回了的样子。
“我想知道事实,昭岛先生!”
吉敷身体前倾,加重了语气。
昭岛沉默了一会儿,接着有些提心吊胆地问道:“这……是为什么啊?”
吉敷听到昭岛的反问感到有些意外。沉默了一会儿,禁不住笑了。
“你问为什么吗……”
昭岛迎合般地笑了,接着说:“是啊。”
吉敷没有回答昭岛的问题,昭岛继续说道:“已经被判处死刑的人,说什么都没有意义了。哪怕吉敷先生相信我的话,也没有什么用了——”
“你想申请重审吧?”吉敷说。
“是啊……您能帮忙吗?”
“目前我还无法保证,要看情况。”
“可这有什么用呢?”
“如果条件允许,就有可能达到重审的目的。”吉敷说。
“即使重审,又能怎样呢?”
“能救你,让你活命。”
昭岛脸上露出沉思的表情,似乎正在说服自己。
“即使能帮我洗清罪名,让我逃过一死,我最多也只能再活十年了。而我已经没有什么事情想做了。经过长时间的审问再重新走向社会,早到了退休的年龄。我是死过一次的人了,况且,河田小姐已经不在了——”
“河田小姐?”
“啊。”
“和河田小姐有什么关系吗?”吉敷问道。
“没有,只是觉得只有我自己活着,感觉不太好……”昭岛说出这些话后自己先笑了,“对死,我并不感到害怕。我想死后去天堂,并且相信上帝是不会拒绝我的。”
“也就是说,你并没有杀人,对吗?”吉敷问道。
昭岛对吉敷这突然的问话有些吃惊,他没有回答,而是继续说道:“我觉得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都带着假面具。因为做了错的事,就说活着对不起先祖、玷污了昭岛家族之类的……虽然我确实失败了,但如果有可能的话,我还是想重新再来。”
“真的有天堂存在吗?”
“是的,我相信天堂是存在的。”
昭岛笑了,眼神迷离,慢慢地点着头。虽然只是极其细微的表情,却也没能逃过吉敷锐利的眼睛。
“但是,昭岛先生……”吉敷说。
“嗯?”
“河田小姐在天堂里吗?”
昭岛脸上的笑容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他愣愣地坐在那儿,那样子好像是受到了严重的打击。
“你问牧师了吗?她在不在天堂?”
吉敷的语气里带着一丝攻击性,追问道。
“没问过……”
昭岛回答的声音很小,脸上已没有了笑容。吉敷长时间地看着这张没有笑容的脸,虽然他对宗教不太了解,但此情此景让他感觉像在倾听信徒的忏悔。
“就凭河田小姐犯下的罪,上帝是不会接受她的。”吉敷说道。
昭岛默默地低着头,一动不动。
“因此,即使你进了天堂,也是一个人。”
又是长时间的沉默。
“可是,这起案件的过程曲折,不具备超强分析能力的人,恐怕……”昭岛终于重新开了口。
“不能理解,对吗?”吉敷接着把他的话说完。
“是的。”
“即便是刑警,也不行吗?”
“这个……”
吉敷笑了。不是自夸,论分析能力,自己的水平和其他刑警相比可是截然不同的。
“原来你是有这个顾虑,那我就说说我对这起案件的分析吧,如果哪里说得不对,请指出来。”
于是,吉敷开始讲述自己对此案的分析。
7
“昭和五十一年六月十三日,你被‘柏’解雇……”
吉敷盯着昭岛脸上的表情,开始讲述。昨晚已在宾馆里反复回想了案件的经过,此时一切都很清晰地印在脑子里,讲起来毫不费力。
“理由是店里的现金和账目不符。但实际上是因为店里养的狗把现金叼到了狗窝里,你是被冤枉的。没想到,傍晚河田家的女人们又来到穗波宏济会,逼迫你和河田小姐分手。在主管的劝说下,你同意了,并写下了保证书。
“但你怎么也咽不下这口气,晚上跑出穗波宏济会,去稻冢站附近的廉价酒馆‘升角’喝酒,十一点十三分才从酒馆里出来。”
吉敷停下叙述,看了看昭岛的脸。他正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什么都没有的桌面。
“为了节约时间,我就不说法庭认定的那一段情节,直接说事实了。请听好。你从酒馆出来,信步朝车站方向走去,走了五六分钟,来到横跨两个站台的天桥上。在那里,你看到铁轨之间放着一个婴儿,被吓了一跳。”
吉敷继续观察着昭岛的表情。他虽然低着头,但能看出他的内心十分震惊。只有自己知道的事实,怎么会被分毫不差地描述得这么详细呢?
“接着你开始担心,因为觉得那个婴儿你认识。虽然看不到婴儿的脸,但从当时的状况分析,你几乎可以断定。时间大概是十一点十八分。
“你考虑到如果不赶快去抱孩子,孩子就可能会有危险。于是你快步走下天桥,急急忙忙朝河田家走去,想确认是不是那个婴儿。到了河田家,你用约好的暗号叫出河田小姐。然而事实上,已经没有那个必要了。为什么?因为当时河田家就只有河田小姐一个人还活着。”
昭岛听着,没说一句话。
“也不用向河田小姐确认铁轨上的婴儿是不是那个孩子,因为家里没有孩子。你当时想必很吃惊吧。河田家的三个女人都倒在血泊中,整个家简直就像地狱里的一幅画。你定下神后,用河田家的电话打给查号台,问到了稻冢站派出所的电话,然后打电话告诉警察站内铁轨中间放着一个婴儿,请他们尽快赶到现场救护孩子。
“根据事后对那通电话的追查,可以大概确定是十一点二十分打的,或者之前几分钟。遗憾的是,能够证明这个时间的证据已经遗失了。”
昭岛第一次微微地点了点头。虽然动作十分轻微,但还是被吉敷尽收眼底。
“给派出所打电话的是你吧?”吉敷问道。
这时,昭岛好像是被吉敷的推理所触动,条件反射似的不停点着头;脸上却露出胆怯的神情,或许是担心现在翻供,会被法庭追究做假证。到此为止,吉敷的推测已基本被认定。
“打电话的时候,你还特意向警察说明包着婴儿的布是红蓝格子的。当时是深夜,不可能看得那么清楚。是因为你白天抱过那个婴儿才知道的,对吧?”
昭岛一瞬间好像有些犹豫,随后还是点了点头。
“看着河田家的惨状,首先出现在你脑海的想法是,必须救出全身沾满血迹、浑身发抖的河田敏子,她是因为你才犯下了如此重罪的。
“可要怎么救她呢?你迅速而果断地考虑好了。先要让她脱掉满身血污的衣服——大概是睡衣——换上干净的。同时,在这个时间段,你要将自己的指纹留在凶器、墙上和家具上。
“对了,为了将现场伪装成是你潜入河田家作案,你还特意在卫生间的小窗上留下痕迹。简而言之,你的计划是替她顶罪,让警察认定你是杀死河田家母女三人的凶手,然后自杀。”
吉敷停顿了一会儿,但昭岛没有任何反应。于是吉敷继续说道:“反正你已经决定自杀了,如此一来,在自杀的动机上,又增加了几分类似牺牲自己的英雄主义理由。而当时茫然若失的敏子已没有精力思考问题,就照你说的做了。
“她换下来的血衣,我推测不出被你扔到什么地方处理了,大概是垃圾箱或附近的河里吧。到现在都没有发现这些衣服,河田家的院子和下水道里都没有查到。但有一点可以断定,你没有充足的时间烧毁它们。
“处理完血衣后,你又回到在家等候的敏子身边,那时候差不多是凌晨十二点,或是十二点刚过。接着你告诉敏子需要怎么做。你让她等自己离开后就去派出所报案,并按下面的说法向警方解释,‘昭岛义明潜入我们家,用菜刀杀死了除了我之外的所有人。因为只有我没被杀死,因此昭岛一出门,我就跑来这里报案了。’”
吉敷边说边观察昭岛,然而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吉敷猜测,是不是自己说的有哪里和事实不吻合呢?
吉敷接着说道:“敏子一开始可能并不同意你一个人去死的解决方法,或许说了想和你一起去死,也可能想向警方承认自己才是凶手。但你全心沉浸在要让自己心爱的女人活下去的想法之中,根本不理会敏子说的话。时间紧迫,需要做的事情有很多——清除现场的痕迹、从安全的地方逃跑,还要找自杀的地方。”
吉敷说到这里又停了下来,他并不是在等昭岛认同或辩解,而是觉得眼前的气氛不适合再说下去了。此时他已能完全理解昭岛当时的心情了。一个决心自杀的人,面对死时表现出的大义凛然,正是一个三十来岁、血气方刚的男人酒醉后会自然流露的本色。
另一方面,吉敷也可以理解敏子被迫一个人留在人世间的绝望心情。自己的本意并不是这样,做了那样的事,已没有脸再活在这个世上。为什么不一起去死?她对这样的结果愤愤不平,接着感到了空前的恐惧。
昭岛安排的一切,以及所谓的计划,都只是为了满足自己。虽然用谎言挽救了爱人的生命,却并不能解决根本问题。纵然延续了她的生命,可等待她的还有和田边的婚事。明明是为了反抗这门婚事才做这种事情的,没想到最后还是要和田边结婚。早知如此,不如直接去死。“如果真的爱自己,为什么不一起去死呢?”敏子应该是这么想的。然而,被英雄主义思想弄晕了头的昭岛固执地做出了醉汉的决定,他只想牺牲自己。
昭岛沉醉于实施个人计划。为了救心爱的人,不惜牺牲自己的性命,这也是一种英雄行为。在家具和凶器上留下指纹,精心布置现场,替敏子承担一切责任。昭岛考虑到了所有细节,将疑点全部清除,冤案就此产生了。
“你没给敏子机会让她说自己想怎么办,就直接断然离开河田家,跑了出去。时间大概是十二点十分。无可奈何的敏子用几分钟时间整理了一下心情后,也从家里跑出来,过了天桥,来到派出所,时间是十二点二十分。
“她到的时候,派出所里的两名值班警察正在整理资料,还没有去确认婴儿的事。听了敏子的报案,一个人立马赶往报警电话中提到的婴儿所在的地方,另一名警察则在向总署报告后直接奔赴案发现场河田家。”
昭岛身子一动不动地盯着屋子的一个角落,脸上的笑容已完全消失。
“当时值班警察并没有将案发经过记入‘警务日志’,后来被世人熟知的‘昭岛事件’是事后才公诸于世的。如果是你杀死了河田家的三个人,充其量也就只需要十到十五分钟。因为都是没有任何抵抗能力的女人,况且都在睡觉,实际操作还有可能更快。
“从敏子跑到派出所报案的时间——十二点二十分——逆向推算,可知你潜入河田家是在午夜十二点前后。而你从小酒馆‘升角’出来是十一点十三分,这么一来,从小酒馆出来到潜入河田家,这之间有五十分钟是空白的。或许可以解释为你从‘升角’出来后,在河田家附近徘徊了近五十分钟,才决定潜入的。”
吉敷再次观察了一番昭岛的表情,接着说道:“一般来说,将这样的案情报告送到检察机关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叙述详尽,几乎说清了全部内容,就算有一两分钟的事实经过解释不清也不会影响判决。但结案报告中不能存在任何解释不清的情节。此案中就有一个,是什么呢?就是整个报告欠缺的部分——那个婴儿。”
昭岛的脸猛然扭向这边,看了吉敷一眼,又重新低下了头。吉敷以为昭岛要说什么,等了一会儿,昭岛却一言未发。
“这起案件的结案报告中没有有关婴儿的记载,好像婴儿从一开始就不存在一样。而司法和检察机关都不知道有这个婴儿,也就不觉得不合情理,但事实上,这个决定性的人物被漏掉了。就是因为发现欠缺了这个重要版块,我才断定报告中有破绽,有很多细节解释不清。比如为什么待在河田家的婴儿会出现在稻冢站内的铁轨中间呢?是谁、在什么时间把他抱出去放到那里的呢?是谁发现并打电话报告派出所的呢?用的是哪里的电话呢?根据司法检验部门的认定,丢弃婴儿发生在杀人案之前。发现婴儿的人打电话通报警方也是在案发之前——电话是十一点二十分打到警局的,而凶杀案是在十二点以后。可是包着婴儿的布上却沾有三名被害人的血,这又是为什么呢?”
吉敷一口气说完,停下来喘了口气,然后继续低声说道:“假设你是凶手,你在十二点前后潜入河田家,当时婴儿自然在家里。犯罪过程只需十五分钟,之后你就离开了河田家。过了一会儿,敏子也从家里跑了出去。谁都没有碰婴儿,也没有富裕的时间,可婴儿怎么就突然出现在稻冢站的铁轨之间了呢?况且包着婴儿的布上还沾有三名被害人的血。而在法院的案件报告里,没有丝毫有关这方面的内容。总之……这部分过程解释不通。”
昭岛显得垂头丧气,依旧保持着沉默。
“打给稻冢站派出所请求保护婴儿的那通电话,在电话局和派出所都已经找不到相关记录了。从‘升角’走到天桥,差不多要用五六分钟,因此,我认为发现婴儿的时间应该是在晚上十一点十八或十九分。接着你快步走到河田家,在十一点二十分或二十一分打去报警电话。
返回书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