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网 - 人生必读的书

TXT下载此书 | 书籍信息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返回首页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有限与微小的面包

_9 (日)
  “她好像……对那个机器人没好感耶。”小爱心平气和地说。她牢牢握住萌绘的左手,好像在测量脉搏。“不舒服吗?还是哪里会痛?”
  “我没事了。”萌绘稍稍抬起头。移动身体并试着转动脖子。怎么像个机器人一样,她心想。
  “一定是因为昨天没睡。”洋子说。
  “那个机器人是……真贺田博士。”萌绘撑起身体说。突然间,体温恢复了不少,让她的脸上一阵燥热。“那是博士做的机器人。”
  “什么,你说那个美女?”反町爱不以为然。
  “对话的程序也是真贺田博士写的。我以前看过博士做的机器人,不会错的。”萌绘解释了一下。
  三年半前在真贺田研究室见到的机器人尚未拥有人类的形体,只是一台有轮子而且外表朴素的机器,叫做小满;而黛博拉也不过是掌控居住环境的系统名称,具有简单的对话能力。恐怕真贺田四季利用这两个系统的程序创造了外表有如真人的机器人,Nano Craft拥有这个机器人,证明跟真贺田研究室关系匪浅。
  没错,冷静想想,结论只有一个,它不是真贺田四季,只是一个具有程序和数据的机械。
  自动门开启,窪川身后跟着两个男人进来,其中一位是藤原副总经理。
  “西之园小姐,你还好吗?”藤原站在萌绘身边,满是担忧的表情。
  “我没事。”萌绘点点头。“只是突然见到真贺田四季博士模样的机器人,吓了一跳。”
  藤原听完默默点头。另一个戴着眼镜的男人看起来三十岁上下,身穿白袍。他蹲在萌绘面前,一边观察她的脸色,一边卷起她的袖口测量脉搏。
  “你常贫血吗?”男人问萌绘。他应该是位医生。
  “嗯。”
  “平常的血压呢?”
  “很低。”
  “太好了,脸色看起来比刚才好很多。”不远处的窪川看着萌绘,突然冒出这句话。
  “你身上有药吗?”
  “没有。我真的没事了。”萌绘回答。
  医生站起来看着藤原。藤原点点头。
  萌绘试着坐起来靠在沙发上,还有点头晕的感觉,不过一切都还好。
  “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萌绘微笑。
  “如果还不舒服的话,就深呼吸。必要的话,我会帮你开药。”医生说。
  白袍男子和藤原交换眼神后步出房间。萌绘深深地呼吸,她觉得已经没什么大碍,只是疲倦得想睡觉。
  “这该怎么办……”窪川看着墙上的时钟。“需要回饭店休息吗?还是要在这里待着也没关系……”
  “那个机器人的确是利用真贺田研究室研发出的程序做的……”藤原坐在她们隔壁的沙发上。
  “长相也是仿造真贺田博士本人。”
  “博士就在这里吧。”萌绘不假思索地说。
  藤原看着站在萌绘身边的牧野洋子和反町爱,没有回应。
  “你们已经见过了本公司的游戏软件和机器人,不过还有一个最新的展示。”藤原换了话题。
  “最新的版本尚在调整中,预计今天傍晚或明天就可以参观。”
  “可以让我见塙先生一面吗?”萌绘问。
  藤原不怀好意地笑着,顿了一下才点头。
  “下次不是只有让我贫血这么简单对吗?”
  “不,你误会了……”藤原连忙否认。“会演变成这样我们也很困扰。我们也没想到那个机器人会令你那么反感。”
  “不会,我很喜欢喔。”萌绘直盯着藤原。
  “西之园小姐,你把它重置了吗?”藤原挑了挑眉。“真是伤脑筋呀,最近学习的东西都消失了。”
  “我觉得自己也快消失了。”萌绘站起来。墙上的时钟指着三点。
  “我们回饭店吧。”牧野洋子牵起萌绘的手,小声地说。一旁的反町爱也点头赞成。
  “不用劳驾你们送我们回去,”萌绘拿出口袋的车钥匙。“能借用敞篷车吗?”
  “敞篷车?”藤原问。他也站了起来。
  “没问题没问题……”窪川连忙点头。“请尽量使用,只要是在园区内,开到半路扔在一旁也无所谓。”
  “藤原先生,我们先告辞了。”萌绘站在藤原面前。“请代我向塙先生问好。转告他,我玩得很开心。”
  “什么时候还会过来一趟?”藤原表情轻松地问。
  “本人亲自邀请的话,随时都可以。”萌绘微笑。
  “本人?”
  “塙先生,或真贺田博士。”
  “不包括我在内啊?”藤原笑着问。
  “藤原先生,你是塙先生或是真贺田博士吗?”
  05
  她们搭着敞篷车回到饭店。原本反町爱想要开车,但立刻遭到萌绘拒绝。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喔。”萌绘对小爱说:“我只要听到你要开车,就会全身肌肉紧绷。”
  “你这句话什么意思啦。”小爱气呼呼地说。
  车子穿过拱型入口,停在饭店中庭。三个人走进大厅后,柜台的服务人员叫住萌绘,递给她一张纸条,那是芝池留下的手机号码。
  回到房间,萌绘立即拨打电话。
  “喂,我是芝池。”
  “我是西之园。”
  “你好。刚才去了饭店一趟,但你不在。”
  “有事吗?”
  “没什么事,不过想简单地跟你说一下目前的情况。初期的鉴识工作告一段落,接下来就是把相关的物品带回署里……大概就是这样……”
  “有进展吗?”
  “你回饭店了吗?”
  “对。”
  “那我去找你,我就在附近,大约两、三分钟后到。”
  “我会在大厅等你。”
  “好的。”
  挂上电话后,萌绘觉得芝池刑警或许是顾虑房间的电话会被窃听,才没把话说明白吧。
  “芝池刑警跟我约在大厅。”萌绘对反町爱说。
  “慢走。”小爱挥挥手,没好气地回应,牧野洋子则在浴室里。
  萌绘离开房间,搭乘电梯来到一楼。正想要走到饭店门口外面,芝池却在自动门开启的时候走进来。
  “你看起来很累……”芝池看着萌绘说。
  “嗯,想好好睡一下。”
  “啊,真是抱歉。”芝池低头道歉。
  两个人坐在靠墙的沙发上。
  “首先是教堂那边的情况。截断的左手臂,经过血液比对和指纹采样后确定是松本卓哉的手臂。虽然还会再进一步作更仔细的鉴定,但这是目前的结论。手臂是在被害人死亡后遭人截断,凶器并非尖锐刀械,而是使用钝器反复殴打的结果。”
  “没有找到松本先生的遗体?”
  “还没有,我们会慢慢扩大搜寻范围,目前仍派人在园区搜索。已确认过昨晚到今天早上经过园区大门的车辆,接下来的目标就是锁定饭店,也不会放过出海的船只。教堂屋顶留有被害人的血迹,可以确定当时的确有人站在上面。此外,屋顶上还发现留有模糊的鞋印,但完全没有绳索或工具之类的痕迹。”
  “教堂里有没有拖扯死者的痕迹?”
  “你们最初发现死者的地方有大约两公尺的拖曳痕迹,不过现在已经看不清楚。除此之外就没有了。”
  “死者果然是被吊上去的吧?”
  “应该错不了。但唯一的目击者遭到杀害,无法断定当时的情况。我们也完全无法理解凶手为什么要把死者拉上去啊。”
  “芝池先生,你认为犯人如何脱逃?”
  “我还没仔细想过。”芝池露出无所畏惧的表情。“但凶手不可能抱着死者从那么高的地方一跃而下喔,应该是藉助某种附绳索的工具。”
  “教堂外有任何绳索摩擦后的痕迹吗?”
  “就目前的搜查结果来看是没有。”芝池抽了一根烟。
  “至于Nano Craft大楼那一方面……”芝池吐了一口烟后继续说:“那个新庄久美子的房间,该怎么说……总之非常不可思议。警方搜递了每个角落,就是没找到密道,无论是墙壁、地面还是天花板,该查的都查了……”
  “最有可能的推测呢?”
  “说出来你大概不会相信,凶手唯一可以脱逃的地方,只剩下窗户了。”芝池斜眼看着萌绘。“那家伙还真不要命啊。窗户只留了那么一点儿缝,穿得过去的人员是少之又少。我想,凶手可能往上面的楼层逃走。”
  “你们也有调查屋顶吗?”
  “当然。不过什么都没有呀,目前为止,连凶器都没找到。我们一直以为凶手犯案的工具是把刀,搜查房间却没发现类似的东西,凶手留下了完美的现场。”
  “争执过的痕迹呢?”
  “嗯,有几个地方……”芝池点头。“新庄小姐背后身中两刀,从血迹的位置判断,她最初遭到袭击的地方在寝室,接着逃跑,又遭到刺杀,最后倒在房门口。”
  “凶手身上应该会沾到被害人的血迹。”
  “嗯,没错。”
  “有过激烈的争执,现场除了血迹之外却没有其他蛛丝马迹?”
  “没有,窗户或外侧的墙壁上都没有可疑的痕迹,只能推测凶手长了翅膀飞出去啦。”
  萌绘微笑不语,脑中突然闪过之前反町爱见到一条龙在天上飞的事情。
  “关于真贺田四季,我们还未展开调查。明明是为了追查她的下落而来,现在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案件发生。”
  “我确定真贺田博士就藏在Nano Craft,塙总经理也向我坦承了,但外界都还不清楚。”
  “缺乏具体的证据就无法下达搜索状啊。”芝池眯起眼睛,注视手中的香烟。“不谨慎行事的话,很容易前功尽弃。”
  “Nano Craft四楼有一台和真贺田博士一模一样的机器人。”
  “这算是证据吗?”
  “不算……”萌绘叹了口气。“我也知道那不算什么。现在唯一像是证据的只有我的说词。”
  “也不知道真贺田博士正确的藏身之处。”
  “Nano Craft的研究室十分隐密,我只知道就在饭店的地下层……发生了那么多事,说不定饭店地下层的研究室目前是临时关闭的状态。因为我在这里,对方也不会轻举妄动。”
  “真贺田博士还会待在研究室里吗?事情接二连三的发生,难道她不会就此离开?”
  “嗯……有这可能。我也想过博士跟我见面后,就会动身前往别处。”
  “看来还是先把重心放在凶杀案吧。接下来会进行关系人的询问。”
  “松本卓哉和新庄久美子之间有什么交集吗?”
  “他们都是Nano Craft的职员,而且都住在大阪。”
  这时候鲤沼面无表情地走进大厅,看见芝池和萌绘,便走了过来。
  “西之园小姐,请问你早上去了哪里?”鲤沼边坐在沙发上边问。
  “抱歉,我迷路了。”萌绘微笑着敷衍过去。
  “那么……”芝池站了起来。“有事的话我会再与你联络。你还会待上几天吧?”
  “嗯。”
  “打扰了,再见。”芝池点头致意后,和高个子的鲤沼一同离去。
  目送着两个人走出饭店,萌绘起身走向电梯。回到房间,牧野洋子和反町爱坐在靠窗的位置喝着茶。萌绘叹了一口气,坐在床沿。
  “要我唱摇篮曲给你听吗?”洋子说。
  “谢谢你,不用了。”萌绘倒头就睡。
  “刑警先生说了什么?”是洋子的声音。
  “没有任何进展。”萌绘简单地回答,她明明觉得好累又好困,头脑却还在思考。
  “小爱……”
  “干嘛?”
  “松本先生真的死了吗?”萌绘闭着眼睛问。
  “当然啦。”反町爱回答,“只有这件事可以肯定。”
  “从屋顶摔下来跌死的吗?”
  “这我就不知道了。”
  死因不明。除了凶手,见到尸体的只有她们,警察也没看见。脑海中浮现教堂的光景,最初和塙理生哉见面的教堂,挑高的圆拱型天顶,两侧并列的石柱、十字架以及彩绘玻璃……萌绘沉沉睡去,她梦见有着蓝色眼睛的圣母玛丽亚。
  06
  犀川创平站在广场上已经二十几分钟了,教堂就在眼前,再过去是四层楼的饭店。斜射的阳光照在教堂上,巨大的影子移动到犀川的脚下。
  “您在做什么呢?”有人从后面叫住犀川,他回头看。塙香奈芽坐在数公尺外的长椅上。
  他没搭理香奈芽,继续看着教堂:心里却想着别的事。正确来说,一个外在犀川正看着教堂,而心里头却有另一个想着其他事情的犀川。
  “老师……”香奈芽的声音慢慢接近。“需要我告诉您大概站在这里多久了吗?”
  “二十分钟左右。”犀川回答,“我刚看过手表,所以误差只有三十秒上下。”
  “喔……抱歉。我以为您不知道。”香奈芽说。
  “不要紧。”犀川往前走着。
  “当然要紧!”香奈芽叫了一声,站在犀川旁边。“您很喜欢教堂吗?”
  “不是。”
  “那……”
  “我去走一走。”犀川说着就踏出步伐。
  “等等我。”香奈芽慌张地跟上。
  他走进人潮混杂的商店街,香奈芽追了上来,抓住他的手腕。
  “我要跟您一起去……”
  “去哪里?”犀川边走边问。
  “老师要去哪里?”
  “我只是走一走。”
  “那我也是。”
  “跟不跟是你的自由,不过可以不要抓住我的手吗?”犀川说。
  “抓着不行吗?”
  “这样很难走路。”
  香奈芽不情愿地放开手。她仍戴着墨镜,犀川心想如果自己也准备一副墨镜就好了,但他不习惯戴隐形眼镜,就一定得配一副有度数的墨镜。他对于这辈子还没戴过墨镜突然有些遗憾。
  “您不会觉得有点冷吗?好想喝杯热茶喔。”
  “请自便。”
  “我想跟您一起喝。”
  “抱歉,‘我’不能喝。”
  “不是这样!我想坐下来跟你一起喝个茶和聊聊天。”
  “更不行,我可不想一边说话,一边被你喝下去。”
  “够了!”塙香奈芽还是拉着犀川的手。“无聊!”
  “你喝醉了吗?”犀川无可奈何地站在街道转角。
  “我很清醒。”香奈芽耸耸肩。
  “还有重要的事要说吗?”犀川问。
  “我见过真贺田博士。”香奈芽突然冒出一句。
  犀川颇为讶异地问:“什么时候?”
  “两个月前。”香奈芽凑近犀川的脸。
  “在哪里?”
  “这里唷。”
  “哪里?”
  “这、是、秘、密。”香奈芽说完浮出一抹微笑。“想知道吗?”
  “对。”
  “那就跟我来吧。”她开怀地点点头。
  塙香奈芽往反方向走,犀川一个箭步跟上。两个人再度回到广场,经过教堂正面来到阿姆斯特丹饭店面前。
  “为什么之前都不说?”犀川问。
  “因为那是机密。”她念念有词。
  “Nano Craft的机密吗?”
  “没错。”
  步入饭店穿过大厅,塙香奈芽直接来到电梯前。他们坐电梯朝四楼上去。
  电梯开启,犀川跟着香奈芽走出来。她沿着左侧走廊前行,犀川回头看,从电梯附近的窗户刚好看得见教堂的屋顶。他停了下来,直盯着教堂看。
  “怎么又在看教堂。”香奈芽表示不满。
  “你知道今天早上那里发生事情吗?”犀川问。
  “不知道。发生什么事?”
  “不是什么大事。”
  “就是这里。”香奈芽说着继续往前走,犀川便没再说下去。
  大约走了十公尺,香奈芽停在四三八号房,插入门卡后,开门作势请犀川进去。犀川进了房间,两张床,窗户面海,也就是面向南边,还能看见码头和小小的灯塔,防波堤附近停着帆船。
  “您喜欢海吗?”关上门,香奈芽走进房里。
  “没什么特别感觉。”犀川回答。
  她脱下外套,挂在电视柜旁的椅背上。
  “要喝些什么吗?”香奈芽打开冰箱拿出啤酒。
  “不用了。”
  “我可以喝吗?”
  “你的问题真奇怪,我又不是啤酒。”犀川回答,“请问你是在这里见到真贺田博士吗?”
  “不是,不在这里。”倒了一杯啤酒,香奈芽捧着杯子坐在床边。“详细情形有点复杂。您先请坐吧。”
  犀川坐在另一张床。
  “您不把外套脱了?”
  “也好。”犀川站起来把外套脱下放在床头,然后坐下。
  “我哥带我去的。”香奈芽说。她一口气喝了半杯。
  犀川盯着她。
  “我回来的那天晚上……”
  “那是你第一次见到她吗?”
  “对。”香奈芽点点头。
  香奈芽翘着脚坐在犀川面前,喝完杯中的啤酒,然后侧身将杯子放到桌上。她现在打算把靴子脱了。
  “老师,帮我拉一下好不好?”
  犀川站在香奈芽面前,弯腰抓住靴子的前面往外拉。
  “不是先把这个钮扣解开就好了吗?”
  犀川这么问的时后,香奈芽立刻揽住犀川的脖子,将他撂倒在床上环抱住。
  “喂,你在做什么……”犀川说,他们现在相当靠近。
  “老师,你刚才说不要喝啤酒对吗……”香奈芽说:“那我只好喂你喝咯?”
  07
  小宫绿走在晦暗的通道上,化不开的黑暗迫使她只能慢慢前进。她在心中碎念着,有必要这么暗吗?天花板上的电灯敷衍似地发出微光,每个房间都没有门,房里皆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彷佛有一头张着血口的野兽,在暗处等人上门。
  今天中午以前,她第一次踏入此处,便害怕到双脚忍不住颤抖。她依照塙总经理的吩咐,送三明治和咖啡走到无人的房间,送完后她拔腿就跑。之后,她当然不敢去向总经理问原因。送食物来这里,换句话说就是因为有人要吃,但她不知道是谁。回到塙总经理的接待室,也就是她的办公室时,她怎么想都不得要领。
  总经理身边有好几个秘书,不过跟她每八个小时轮班一次的秘书也只有其他两位。她们的工作就是整天盯着计算机屏幕,处理塙总经理的邮件、回复部分信件,以及检索各种信息向总经理报告。尽管她还是不懂这么庞大的组织究竟是如何运作,但她也没有在心中存有任何疑问。
  小宫绿是从晚上开始工作的,当轮班的同事已跟她做完交接,她正准备离开时被叫进总经理办公室。总经理告诉她,新庄久美子临时有事无法上班,希望她能分担新庄部分的工作,薪资另计。而分担的工作十分简单,只要早晚各送一次餐点到研究室,一个她从来没见过的地方。中午之前小宫绿前往餐厅点好三明治和咖啡送了过去,然后打算回Nano Craft大楼里的宿舍小睡片刻,却怎么样也睡不着。便起身看书来消磨时间:心里却一直好奇到底是谁在那间黑暗的房间里,吃着她送过去的三明治。其实现在不到五点,再晚一点送餐点才是比较刚好的时间,但是她想早早完事,在值班前好好补眠。塙总经理吩咐餐点的内容不限,因此小宫绿到餐厅买了三明治后,再度前往那个“黑暗房间”。
  说是房间,似乎又太过于宽敞。这里有好几条走廊,走廊两侧又有一整排房间。她想不透这些没有门的房间是仓库还是有其他用途。
  缓缓接近目的地后,小宫听见房内传来声响,而且里头开着灯,光线还透出走廊。担心是不是自己太早过来了,于是停在离门口约几公尺的地方。
  “我送晚餐来了。”她用房间里的人能听见的音量说着。
  她又听到一个声音,灯光跟着熄灭。周围再度陷入黑暗,仅剩走廊上的照明。
  不知道该进该退,她索性在原地稍候。
  “哪位?”那是她从没听过的温柔女声。
  “敝姓小宫,总经理吩咐我代替新庄小姐送晚餐过来。”
  “辛苦你了,请进。”
  小宫绿来到门口。房间很暗,不过她看得见里面有张桌子,桌上还留有中午的餐盘,她直视餐桌走了进去,将晚餐放在桌上,并收走中午的托盘。
  房间里另一张桌子的对面,好像有人在动,那个人坐在椅子上,应该正看着她吧。小宫只能隐约看见灰黑的人影,看不清轮廓。
  “谢谢。”那个人影说话了,跟刚才的女性声音一模一样。
  之前一直以为待在这里的是个男人,所以小宫真正听到声音的时候惊吓了一下。她在这里做什么呢?是为了研究吗?
  “打扰了。”小宫绿低头致意,往后退下。
  对方是谁都无所谓,总之她的工作结束了……
  “你是小宫小姐吗?”
  “是……”她停下脚步回头。
  “你是总经理的秘书吗?”
  “是的。”
  “早上有一位西之园萌绘小姐去过你的办公室,对吗?”
  “咦?”
  “她借用了你的计算机收信。”
  “是的……”小宫点头。“她是总经理的客人,一早就在公司了。”
  “你们说了什么呢?”
  “没什么……”她试着回想。“她借用我的计算机收信,然后……对了,她问我一些新庄小姐的事,后来应该就去找副总经理了。”
  “你现在是什么样子呢?”
  “您的意思是?”
  “快乐?愤怒?焦虑?还是冷静呢?”
  “嗯……我不知道,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我懂了,你回去吧。谢谢。”
  “是……”小宫绿往后退,但卡在喉咙的疑问呼之欲出。她回头看着坐在桌前的女人。
  “抱歉,请问您贵姓?这里又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呃……我不知道这样问恰不恰当,如果您不方便回答……”
  “最好不要知道我是谁,”女人站了起来。“你太早送晚餐来了。小宫小姐,请不要向任何人提起你见过我,这是机密,你如果说出去就会没命唷。”
  “是是……”小宫绿慌忙地点头退到走廊上,双手不停发抖,连餐盘上器皿也跟着晃动。她最后见到的,是一双浮在黑暗中的蓝色眼睛。
  08
  “对不起,我只是想看老师生气的样子。”塙香奈芽意味深长地看着犀川。
  “你骗我?”犀川坐在沙发上抽起烟。“跟真贺田博士见过面的事情……”
  “嗯,我没见过真的。”
  犀川叹口气,烟也吐了出来。
  “老师……犀川老师?”
  他看着窗外,帆船正缓缓远离码头,船体两侧像水车一样溅出水花。停在饭店附近的的海盗船好像不会动。同样都是船,岸边停靠着新旧不一的船只;同样都是旧船,也有不会动跟会动的。人类也一样,重点在于动作本身也没有什么意义。
  “您怎么了?”塙香奈芽问。
  犀川看回室内,香奈芽噘着嘴而且目不转睛地看着犀川的脸。
  “我很生气。”犀川回答,但其实没有发怒,只是有点沮丧,尤其是自己居然会相信她说的话。
  “对不起。”她闭上眼睛念念有词。“对,我不习惯男人对我冷淡,所以不太高兴。”
  “我不懂你的意思。”犀川说:“我没想到你也有理由生气。”
  “而且这跟你刚才的说词互相矛盾。”犀川吐着烟说。
  “无所谓,都无所谓了。”她耸耸肩。
  “我抽完烟就要离开。”犀川说。
  “我好像钓到一条怪鱼。”
  “你在说我吗?”
  “嗯,真的很怪。”香奈芽笑嘻嘻地说。
  “那你告诉我什么样子叫做不奇怪?”
  “这……”
  “塙小姐,你是见过真贺田博士的照片吗?”
  “我在电视上看过她,还有……Nano Craft大楼的展览室有长得像她的机器人。”
  “机器人?”
  “对,很像喔,听说花了好几亿,我哥很得意呢。是不是很无聊?”
  “好几亿?它会动吗?”
  “会变化表情,还能开口说话。”
  “我想亲眼看看。”
  “可是……看了会觉得很不舒服,毕竟不是真的人啊,就像会动的蜡像。为什么不能做得更像真人呢?”
  “因为无法将人类脑中所有的讯息重现在机器身上,导致机器人的信息不足。技术上或许有这个能力,但实际上无法负荷如此庞大的经费吧。”
  “我哥也这么说。”
  “这座欧洲公园也一样。”犀川拂去烟灰后继续说:“就算不盖这座公园,也可以利用现代的科技重现真实的欧洲街道。人们面对屏幕,想去哪里或想买什么都没有限制,无论多么巨细靡遗的现实情节都能影像化,无论距离多远都能重现,现代的数字技术足以造就这样的产品。可是堂堂一个在业界中举足轻重的Nano Craft公司,为什么还要建造这样落伍的街道呢?”
  “如果我哥听到这些话,他一定会被激怒。”香奈芽笑着。
  “不,他不会。塙理生哉博士会有合理的解释。答案很简单,与其创造虚拟现实,还不如盖一座真的欧洲公园比较便宜。”
  “重点在钱吗?”
  “嗯,从金钱、人力和时间来看,建造一座真实的公园比虚拟现实经济许多。同样的条件和同样的情报量,两者在经济上的差距立见分明,所以Nano Craft才会做出这种选择呀。”
  “会制造出那个机器人也是一样的道理咯?”
  “你很聪明。”犀川捻熄了烟。“别看低了自己。不断缅怀过去是愚昧的行为。”
  “嗯,人们很笨。”
  “人类几乎都很愚蠢。”犀川站起来露出笑容。“就我的推测至少有百分之九十四的人都是如此,但不要忘记,愚蠢并非坏事,也不低贱,更不卑微。死人比活人愚蠢,睡觉的人又比清醒的人愚蠢,停止运转的引擎比运作的引擎愚蠢,这就是愚蠢的概念。”
  “刚才的老师比较愚蠢对吗?现在好多了。”
  “要看你从哪个角度下断论。”犀川穿上外套。“你知道人类可以忍受多快的速度吗?”
  “马赫数(Mach)(注:马赫(Mach,1836-1916),奥地利物理学家和哲学家。生于摩拉维亚的图拉斯,在维也纳大学求学。后历任格拉茨大学数学教授、布拉格大学物理学教授和维也纳大学哲学教授。马赫从事超音速抛射体和气流的实验,对航空设计和火箭科学的诞生有重要影响。他的著作对爱因斯坦也有重要影响,并奠定了逻辑实证主义的基础。卒于德国哈尔。)多少吗?还是光速?”
  “嗯。”他提起手提包。“我们身在自转的地球上,地球、太阳系以及整个银河系都在转动,因此可以承受各种程度的速度。如果看得见行走的光线,我们就能以光速移动。思考的人会觉得不思考的人愚蠢,反之,不思考的人也会认为会思考的人很笨。”
  “天才也是这样。”香奈芽嫣然一笑。“一线之隔对吗?”
  “取决于把自己放在哪个位置。觉得自己很笨的人,看起来就是天才;自信自己是个天才,其实是个笨蛋。”
  “我认为老师看起来不像是会说这种话的人耶。”香奈芽兴致勃勃地说。
  “我说完了。再见。”犀川嘴角浮出微笑。
  “老师,晚上您打算怎么办?”香奈芽起身问。
  “我还没想。”
  “逞什么强……”香余芽笑着。
  “我有个问题……可以偷偷带我去Nano Craft大楼吗?”
  “为什么要偷偷摸摸的?”
  “我想进去参观,却不要暴露身分。”
  “那简单……”香奈芽微笑。“可是为什么不想表明身分呢?”
  “因为我跷班。”犀川说了谎。
  香奈芽露出相当自然的笑容。
  “可以呀,需要我带路吗?”
  “你不是瞒着你哥回来吗?这样做就会被发现喔。”
  “没关系。”香奈芽笑着回答,“我这个人很容易说放弃就放弃的。”
  犀川不信世上有这种人存在,总之先答应下来。信号机也是先点头来回避壅塞。
  09
  萌绘在睡梦中听见牧野洋子和反町爱在聊天。她面壁而睡,从声音的来源判断,这两个人是坐在靠窗的沙发上。
  “重点在于这只是Nano Craft的家务事,或者跟萌绘有关。”那是牧野洋子的声音。“换句话说,我们到底是正好在场,还是对方早就计划好,等我们乖乖过去现场。”
  “难道遇见松本先生这件事也不是巧合?”反町爱忐忑不安。“可是,那时候萌绘又不在场,只有我们两个啊。”
  “你想想看,那个时候只有松本先生与新庄小姐跟Nano Craft有关联,而且这两个人都被杀了。”
  “还有那张吓人的字条跟飞在天上的龙……”小爱叹着气说:“那些东西又作何解释?不可能见到鬼还是被诅咒吧?拜托,都什么时代了。难道想警告我们尽快离开?”
  “萌绘应该知情,我总觉得她有事情瞒着我们,她看起来怪怪的。”
  “会吗?我觉得还好。”
  “她没跟犀川老师联络耶,光是这一点就很怪了,绝对有问题。”洋子放低声音,但萌绘还是听得一清二楚。
  “原来如此……你这么说也对。犀川老师后天才到……”
  “还有啊,那个真贺田博士早就计划好了吧?为什么Nano Craft对博士言听计从呢?”
  “一定是有条件的嘛。”小爱简单回答。
  “什么条件?”
  “我怎么知道。”小爱好像在喝啤酒,萌绘听见铝罐碰到茶几的声音。“不过连那种样子的机器人都做出来了,Nano Craft的总经理应该是货真价实的信徒吧?”
  “真贺田博士就像神一样咯?”
  “没错没错。”
  “所以想摆脱的人才会被杀。”洋子顺势说了出来。
  “我想起来了!松本先生好想说过类似的话。”
  “真的?他说了什么?”
  “他说地下研究室的入口是机密……”小爱说:“你不觉得他那时候的口气有点埋怨吗?”
  萌绘忽然翻过身大喊:“入口在什么地方?”
  牧野洋子和反町爱隔着茶几分别坐在沙发上,两个人同时看着萌绘的方向,露出惊讶的表情。
  “你起来咯?”洋子说。
  “你们说松本先生提到研究室的地点吗?”萌绘起来坐在床边。
  “你不是说就在饭店的下方吗?”小爱回答。
  “不对……”萌绘摇摇头。“告诉我松本先生是怎么说的。”
  “我也不太记得了……”小爱皱起眉。“他说厕所或是商店里都有秘密入口……研究室里的人就是从那些地方出入的。”
  “真的吗?在哪里?”
  “应该就在附近吧。”
  萌绘站起来走到窗口边,双手搭在玻璃上往下看。
  天色已经暗下来了,此时饭店庭院的草地上、种植的树木、石板小路以及水泥防波堤都打上了灯光。她看见码头和黑色的海面。商店在右手边,那里跟餐厅等建筑物相连,来往的人群走在灯火通明街道中。往左手边勉强可以看到运河河口,在能见范围里没有一栋建筑物。
  “饭店下方的研究室和饭店刚好呈一直角,较长那一边是南北向,北端有一部电梯可以抵达广场上的教堂,我真的坐过。我确定另一端也有电梯,但这么一来,电梯就在饭店的正南方……”
  “海里?”身后的洋子说,她也站起来往窗外看。
  “对……我也不清楚与海距离多远,不过那附近什么也没有。”
  “而且教堂里没有电梯啊。”小爱坐在沙发上说:“唉,人多多少少都会想错啦。”
  “你为什么要这么说我?”萌绘回头瞪着反町爱。
  “就跟你说了……”小爱拿起空罐抛到垃圾桶。“说不定不是直角啊。说不定跟饭店平行或是呈三十度而已。”
  “建筑设计上不可能会出现三十度喔。”洋子说。
  “听着,饭店大厅的电梯门面向东方对不对?”萌绘解释,“坐上电梯来到地下层,左右两边都是走廊,换句话说就是南北向,那么简单的的事不可能会错。”
  “换做是我就会出错耶,我是超级大路痴。”小爱笑着说:“对了!我又想到一个原因。会不会是电梯往下的途中换了方向?一面变换方向一面向下。”
  “怎么可能……”洋子笑着。“在电梯里就会发现了好不好,那么快的转速一定会发觉到的呀。因为惯性的关系,所以转速会让人产生离心力吧?”
  “只变了一点点方向而已,哪会这么明显。当时电梯大概到地下几楼?”
  “地下二楼。”萌绘回答。
  “至少下降了八公尺左右咯?”反町爱往后躺,双手交握在头上。“这样的话,假设电梯在下降时转了九十度,也就是转了圆周率的二分之一,那么每下降一公尺就转了圆周率的十六分之一;假设电梯的半径为一公尺,每秒下降一公尺,圆周旋转的速率就是每秒……”小爱闭上双眼一阵,又张了开来。“唉呀!为什么我的计算能力那么差?”
  “每秒零点一九六三左右。”萌绘回答。
  “唔,算到小数点以后第四位啊……太偷懒咯?”小爱笑了出来。“差不多就好了吧。离心力呢?”
  “旋转半径之质量乘上速度的平方,”萌绘回答,“加速度的话,重力加速度约为百分之零点三九三。”
  “别说些模棱两可的数字啦,算到小数点以下第一位就好了。”小爱仍旧笑着。
  “那就是百分之零点四。”萌绘改口。
  “百分之零点四的离心力,应该没什么感觉吧……”洋子说:“况且愈站在电梯中间愈没感觉。”
  “没错。”小爱得意地点点头。“你们懂了没?”
  “顶多会觉得有点晃而已吧。”洋子露出认真的表情。
  “会有可以旋转的电梯吗?”萌绘感到纳闷。
  “比制造机器人容易多了。”小爱十分肯定。“就像云霄飞车,把轨道扭曲一下罢了。”
  “嗯,你说的对……”萌绘表示同意。“这么一来,地下研究室就跟饭店一样是东西向,而我们见到教堂就不是位在广场的那座……其实饭店的某处有个长得跟教堂内部一模一样的地方。原来如此!说不定某部分的教堂就在地下楼。嗯,好精彩的推理……小爱,你真厉害!”
  “推理?你在说什么?”小爱不解。
  “对呀,就是这样。”萌绘突然开心地蹦蹦跳跳起来。“另外一端的电梯不过就在和饭店平行的另一头,而且地面和地下楼的配置不同的话,未免也太不自然。嗯,就建筑学上来说,这样就说得过去了。”
  “电梯一定非转向不可吗?”洋子还是觉得不可思议。“干脆让电梯的前后都有门就好啦?不必刻意变换电梯的方向。”
  “这就是Nano Craft厉害的地方了。”小爱摇摇头,加以反驳。“游园指南上写着他们这座欧洲公园,光是打造那艘帆船就花费好几亿,才区区一座电梯又有什么大不了咧?”
  有点牵强,但还算有说服力。萌绘佩服小爱想出来的解释。
  傍晚六点。她们赶紧外出探险。离开房间,沿着走廊往东边尽头的逃生梯往下前进;到了一楼,她们见到一处小巧的接待厅,那里有个餐听入口。
  走出饭店,朝向黑暗的沿海小径,一面注意右手边的饭店,加快脚步地走着。她们走到饭店西端,发现一道黄色铁门,上头有块标示牌用日文和英文写着禁止进入。
  “就是这里。”反町爱极小声地说。
  三个人绕到北边,从广场的方向往饭店看,但一楼的窗户都是毛玻璃,无法得知室内的情况。她们再度穿过拱门进入大厅。西边是电梯等候处和餐厅,早上的时候她们还在那里吃早餐。两处加起来还不到该层一半,换句话说,饭店一楼西侧还有十公尺以上的空间。
  搭乘电梯来到二楼,这里和三楼一样也是东西向延伸,她们沿着走廊往西走也发现逃生梯,三楼东侧尽头也有逃生梯。她们下楼发现楼梯没有延伸到地下,一楼横着一面大铁门,无法打开。
  “没错。”洋子低语,“这里头藏有相关人员以外不得进入的空间,如果搭乘可以往下的电梯就会到。”
  “也可以从饭店外面那扇黄色铁门进去。”萌绘点头。
  “他们这样是违法的吧,”洋子看着眼前这道铁门。“发生紧急状况的话,饭店里的人根本逃不出去。”
  小心起见,她们爬楼梯从二楼回到一楼大厅,再出去确认一次饭店西端的黄色铁门。萌绘刻意走近转了一下门把,门打不开。门上没鱼眼,却有一道细缝是用来插入门卡。
  “是电控门。”萌绘转身对其他两个人说:“研究室的人就是从这里出入。”
  “好了,我们回去啦。”小爱看似担忧地小声说话。
  周围还有许多人来来往往,一盏盏的街灯闪烁,餐厅和咖啡店的招牌灯也亮了起来。她们没穿外套,但此刻萌绘并不觉寒冷,情绪高涨到想喝下冰凉的饮料。
  10
  萌绘一行人回到房间,打开电视看新闻,因为不是平常熟悉的频道配置,按了好几次遥控器才找到正在报导欧洲公园凶杀案的新闻节目。警方自教堂发现人体的某一部分,经过证实确定死者身分为三十一岁的松本卓哉,Nano Craft技术研究室开发部主任。死者于当天下班在园区内吃完晚餐后即下落不明,目前尚未寻获死者……新闻报导的内容仅止于此,全是萌绘她们早就知道的消息。“吃完晚餐后”这部分,是根据牧野洋子和反町爱的说词,而她们早在目击现场时就明白“人体的某一部分”就是松本卓哉。不到几个小时,同为Nano Craft企画部副主任新庄久美子,于公司大楼个人专属房间惨遭刺杀,被害人身后两处伤口疑似被凶手持锐利工具猛刺,但现场并无遗留凶器。
  播报员正在说明长崎县警察局针对两起案件所发表的声明,表示两起凶杀案有相当程度的关联性,故设立共同搜查小组持续进行侦办。电视上的影像包括两位被害人的照片,还有教堂正面以及Nano Craft门口的影像,大概是在今天中午以前拍摄的吧。报导非常简单,几个重要的事项都略而不提。
  “什么跟什么……就只有这样?”坐在床上的反町爱不满地说:“这些记者就不能再仔细一点吗?明明来采访我们就好了。”
  “说不定他们已经在路上了,”洋子躺在自己的床上。“谈话性节目的人不是也来了?不过呢,那些评论家一定搞不清楚情况就在那边说得天花乱坠啦。”
  “评论家(commentator)念起来好像余切喔(cotangent)。”萌绘说。她坐在沙发上抽起久违的香烟。
  “拜托,你愈来愈‘犀川化’了啦。”洋子盯着萌绘窃笑。“平常人哪会想到……”
  “没错,只有上了年纪的人才会说这种笑话,亏你说得出口,唉……以前的你可爱多了。”
  “我只是想让气氛好一点嘛……居然敢取笑我!”看到她们的态度,萌绘忍不住顶了回去。她好像多少能感受到犀川的心情了。
  “你不打电话给犀川老师吗?”洋子问。
  “嗯……”萌绘总之先点头回应。“中午的时候有打。”
  “今天下午好像有教室安全会议。”
  讲座的网页里有每个人的行事历,洋子可能之前看过了。
  “不用跟警察说我们发现那扇门的事吗?”小爱认真地问。
  “我还在考虑。”萌绘回答,“警方把重点摆在凶杀案,而且……就算那道门是研究室的入口,没有搜索令也进不去,一定要有证据和说服警方进去的理由。”
  “这样啊……仔细想想,好像跟凶案没多大关系耶。”小爱点点头。“真贺田博士不可能每天都待在那里吧?”
  “对。”萌绘点头。
  “晚上要做什么?”洋子从床上坐起来。
  洋子指的是晚餐。萌绘看看手表,已经六点半了。
  萌绘想起犀川约定的时间是六点,他应该会打电话吧,虽然房里的电话可能被窃听,他会装作是在那古野打电话过来,萌绘可以在饭店跟他会合。不过时间已经超过三十分钟,犀川一向都很准时的呀,难道刚好在她们出去的时候会打电话过来吗?
  “我还不饿啊。”萌绘这么说。
  “可是我饿了。”反町爱说。
  电话铃响,萌绘飞奔过去接电话。
  “喂,我是西之园。”
返回书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