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网 - 人生必读的书

TXT下载此书 | 书籍信息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返回首页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柏拉图对话录-智者篇

_17 柏拉图(希腊)
至比错误的感觉还要错误。
普罗塔库你这是什么意思?快乐与痛苦到底是什么?
苏格拉底我想,人们经常说,当有机体的自然状态被结合与
分离、补充与缺乏、成长与衰败的过程损害时,其结果就是痛苦、困
事实上我们可以叫得出名字来的一切事物都是这样
第 226 页
明人向我们保证这些过程之一必定会在我们身上发生,因为一切
事物总是在成长或衰败。
普罗塔库是的,他们确实作过这样的论断,人们认为这种说
法很有分量。
苏格拉底当然了。他们是大人物。但事实上我想回避这个
向我们挺进的论证。我有点想要后撤,希望你会和我一起撤退。
普罗塔库请解释一下撤退的方向。
苏格拉底让我们回答他们说“就算如此吧”,但我有一个问
题是向你提出来的。一个生物是否总是能够意识到对它发生的一
切?我们是否程度不同地注意到我们在成长,等等,或者说事实与
这种说法相反?
普罗塔库肯定与事实相反,我们几乎都没有注意到这样的
过程。
苏格拉底那么我们刚才说的话是不对的,我们不能说成长
或衰败一类的变化产生了痛苦与快乐。
普罗塔库当然不是。
苏格拉底我会提出一个较好的公式,较不容易受到攻击。
普罗塔库什么公式?
苏格拉底大的变化使我们感到痛苦和快乐,但中小变化不
会引起我们的任何痛苦和快乐。
普罗塔库你比原先又朝着真理迈进了一步,苏格拉底。
苏格拉底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我们又回到我们前面提到
过的那种生活中去了。
普罗塔库什么生活?
苏格拉底被我们说成是既不痛苦又无快乐的那种生活。
普罗塔库非常正确。
苏格拉底关于这一点,让我们承认有三种生活:快乐的生
第 227 页
活、痛苦的生活、既不快乐又不痛苦的生活。或者说,你是怎么看
待这个问题的?
普罗塔库我的看法和你说的完全一样,有三种生活。
苏格拉底那么没有痛苦和感到快乐是一回事吗?
普罗塔库肯定不是一回事。
苏格拉底当你听到有人说一切事情中最快乐的就是终生无
痛苦地生活,你认为他这样说是什么意思?
普罗塔库在我看来他的意思是说无痛苦就是快乐。
苏格拉底那么好,让我们随意拿三样东西来,给它们加上更
加吸引人的名字,第一样叫金子,第二样叫银子,第三样叫既不是
金子又不是银子。
普罗塔库我接受你的说法。
苏格拉底现在我们有可能把第三样东西与其他两样中的某
一样等同吗,即等同于金或银吗?
普罗塔库不能,当然不能。
苏格拉底那么同理,把中间状态的生活说成是快乐的或痛
苦的,如果这是一种见解或是一种说法,那么这种说法不可能是正
确的,除非我们舍弃正确的推理。
普罗塔库这样说不对。
苏格拉底还有,我的朋友,我们确实看到人们这样说和这样
想。
普罗塔库人们确实这样想。
苏格拉底他们认为自己在不感到痛苦的时候就感到快乐
吗?
普罗塔库他们在各种场合下都这样说。
苏格拉底我想他们确实是这样想的,否则他们就不会这样
说了。
第 228 页
普罗塔库也许是吧。
苏格拉底不管怎么说,如果没有感到痛苦和感到快乐确实
是两回事,那么他们关于感到快乐的看法就是错误的。
普罗塔库它们之间的差别确实已经证明了。
苏格拉底那么我们应当按照哪条思路进行下去呢,一共有
三样东西,如我们刚才所说,还是只有两样东西,痛苦对人类来说
是一种恶,而从痛苦中解脱出来被称作快乐,快乐本身就是善?
普罗塔库我们怎么能在当前向自己提出这样的问题,苏格
拉底?我不明白。
苏格拉底普罗塔库,实际上你不明白在场的这位斐莱布有
什么敌人。
普罗塔库你说有什么敌人?
苏格拉底这些人在自然科学方面享有盛名,他们认为快乐
根本不存在。
普罗塔库噢,为什么不存在?
苏格拉底斐莱布和他的朋友把快乐仅仅称作逃离痛苦,这
是他们的看法。
普罗塔库你认为我们应当相信他们的看法吗,苏格拉底,或
者说你认为怎么样?
苏格拉底不要相信他们,但要利用他们神授的礼物,他们的
看法不是根据科学得来的,而是出于执拗,如果我可以这样说的
话,执拗与卑鄙不是一回事。他们对快乐恨得咬牙切齿,并且把快
乐当作不健康的,快乐对人的吸引不是被他们视为真正的愉快,而
是一种诡计。在这一点上你可以利用他们的学说,同时又可注意
到他们在其他方面的执拗,然后你就会知道我把什么样的快乐当
作真正的快乐,在对这两种关于快乐的本性的观点作了考察以后,
我们可以为我们的决定找到一个比较的基础。
第 229 页
普罗塔库很好。
苏格拉底那么就让我们追随这些同盟军的前进路线,看他
们执拗的脚印会把我们引向何方。我想他们的基本立场是这样
的。如果我们想要看到任何事物的真正性质,无论这个事物是什
么,比如说为了对坚硬的性质做出最好的理解,我们应该首先注意
世上最坚硬的事物还是最不坚硬的事物?现在,普罗塔库,你必须
回答我们执拗的朋友,就像回答我的问题一样。
普罗塔库是这样的,我会告诉他们,我们的注意力必须放在
拥有最大程度的这种性质的事物上。
苏格拉底那么,如果我们想要看到的这种真正性质是快乐,
我们应当把我们的注意力放在据说是最大的、最强烈的快乐上,而
不是放在最小的快乐上。
普罗塔库人人都会同意你现在说的话。
苏格拉底我们显然拥有的快乐,身体的快乐,实际上被人们
承认为最大的快乐,是这样的吗?
普罗塔库当然。
苏格拉底那么这些快乐在病人那里,还是在健康的人那里
比较大或变得比较大?我们现在要小心,不要在匆忙之中迈出错
误的一步。我要大胆地说,我们倾向于说在健康的人那里比较
大。
普罗塔库可能吧。
苏格拉底但请告诉我,在那些最大的快乐之前总有最大的
欲望,是吗?
普罗塔库没错。
苏格拉底那么发高烧的病人或其他感到口渴或寒冷,身体
有病的人,比其他人拥有更大的欲望,他们的欲望一旦得到满足就
会得到更大的快乐,难道不是吗?我们能不承认这是真的吗?
第 230 页
“切勿过度”,并且遵守这种警
普罗塔库对,这肯定是真的,你已经把它说成这样了。
苏格拉底那么好,如果我们说人们想要看到最大的快乐应
当注意病人而不是健康,这样说不也就显然是正确的吗?你一定
要小心,不要把我的问题理解为患重病的人是否比健康的人拥有
“更多的”快乐;你必须明白我涉及的是快乐的量。我问的是在什
么例子中可以看到最大量的快乐。我们说过,我们必须明白快乐
的真正性质,看他们对那些根本否认快乐存在的人是如何解释的。
普罗塔库我对你的意思理解得相当好。
不是“较多的”快乐,我要提醒你,而是
苏格拉底我要大胆地说,普罗塔库,你会按我的指示行事。
现在请你告诉我,在一个放荡的人那里,你能比在一种有节制的生
活中发现更大的快乐吗
作为极端或程度意义上的大的快乐?你想一想再作回答。
普罗塔库我明白你的意思,我发现有巨大的差别。有节制
的人肯定受到那句格言的约束
告,而放荡的人受他极度的快乐所支配,快乐驱使着他,使他变得
极端愚蠢,成为镇上的笑料。
苏格拉底对。如果是这样的话,最大的快乐,还有最大的痛
苦,显然不会出现在灵魂与身体状况良好的时候,而会出现在灵魂
与身体状况不好的时候。
普罗塔库确实如此。
苏格拉底我们现在必须选择一些例子,来考虑一下是什么
样的特点使我们称之为最大的。
普罗塔库对,我们必须这样做。
苏格拉底有这样一种类型的疾病,我想要你用它们的特点
来考察快乐的性质。
普罗塔库什么类型?
苏格拉底令你厌恶的类型,但这种快乐在我们刚才讲过的
第 231 页
那些执拗的人看来是极为可恶的。
普罗塔库它们是一些什么样的快乐?
苏格拉底举例来说,抓痒,通过挠和抓一类的行为来止痒。
当我们发现自己经历诸如此类的事情时,以上苍的名义,我们称之
为什么?快乐还是痛苦?
普罗塔库苏格拉底,我确实认为必须称之为一种混合的经
验。
苏格拉底当然了,在此我并不想引进与斐莱布有关的论题,
但不观察一下这些快乐,以及与之相关的东西,我很难想象能够解
决摆在我们面前的问题。
普罗塔库那么我们必须开始攻击这些相关的快乐。
苏格拉底你指的是具有混合性质的快乐吗?
普罗塔库一点没错。
苏格拉底有些混合的东西与身体有关,而且只和身体有关,
而另一些混合的东西与灵魂有关,只属于灵魂,我们将要发现与快
乐混杂的痛苦与灵魂和身体都有关,而整个经验有时候被称作快
乐,有时候被称作痛苦。
普罗塔库你这是什么意思?
苏格拉底当一个有机体的自然状态建立起来或遭到损害
时,它可以同时具有两种对立的经验。它可以在冰冷的时候被加
热,或者在酷热中得到冷却。我想,它想要获得某样东西而驱除另
一样东西, “苦与甜”混合在一起,要是这个流行的术语可以使用的
话,当它难以驱逐某样东西时,就会引起不适,以至于发展到非常
激烈的地步。
普罗塔库你说的这些话非常正确。
苏格拉底在这些事例中,混合在一起的痛苦与快乐有时候
势均力敌,有时候则会分出高下。
第 232 页
普罗塔库当然。
苏格拉底在痛苦对快乐居于主宰地位的这一类感觉中,你
必须算上我们刚才讲过的抓痒的快乐。如果这种炎症或刺激来自
体内,再怎么抓你也抓不到,只能触及皮肤表面,那么你会用火烤
感染的部位,试图用热量来扭转你的状况,你会一下子感到巨大的
快乐,一下子又感到身体内外的差别,痛苦与快乐结合在一起,一
会儿痒,一会儿痛,就是无法达到平衡,这是因为他在采用强迫性
的手段试图剥离那些混杂的东西,或者把分离的东西纠结在一起。
普罗塔库非常正确。
苏格拉底另一方面,当这类事发生、快乐在混杂的经验中占
主导地位时,尽管抓和挠一类的行为会引起一点小小的痛苦,但能
带来巨大的、强烈得多的快乐,使你激动,使你无法停止,它会产生
各种各样的反应,改变你的态度,改变你的呼吸,使你竭尽全力去
做,使你精神错乱,像疯子那样狂呼乱叫。
普罗塔库确实如此。
苏格拉底还有,我的朋友,这种状况会使人们说自己快乐得
要死,我还要添上这样一些话,那些愚蠢、放荡的人会更加全心全
意地追求这种快乐,称之为最大的快乐,并认为这是他们生活中最
大的幸福。
普罗塔库苏格拉底,你的叙述已经把大部分人的想法说了
出来。
苏格拉底是的,普罗塔库,到此为止我们说的这些快乐只涉
及相互影响着的身体表面和内部。但在有些情况下,灵魂的表现
与身体相反,或者是作为与身体的快乐相反的痛苦,或者是作为与
身体的痛苦相反的快乐,二者结合在一起成为一个复合体。我们
前面的讨论表明,在这种时候我们处于缺乏状态,拥有补充的欲
望,我们由于期待补充而感到高兴,由于处于缺乏的过程之中而感
第 233 页
“愤怒使聪明的人陷入
到痛苦,但有一件事我们还没有说,我们现在可以断定有无数的例
子表明灵魂处于和身体不同的状态之中,从这些例子中我们发现
了一种痛苦与快乐混合的类型。
普罗塔库我倾向于认为你说得对。
苏格拉底此外还有一类痛苦与快乐的混合。
普罗塔库是哪一类呢?
苏格拉底我们说过,只由灵魂感受到的那种混合。
普罗塔库我们是在什么意义上这样说的?

苏格拉底愤怒、恐惧、期盼、悲哀、热爱、好胜、心怀恶意,等
你不是把这些情感划为灵魂本身的痛苦吗?
普罗塔库是的。
苏格拉底我们难道看不出它们也充满巨大的快乐吗?我们
需要用这样的诗句来提醒自己激情和愤怒的特点,或者说在悲哀
和期盼中快乐与痛苦混合在一起吗?
暴戾,它进入人们的心胸比蜂蜜还甘甜。”①
普罗塔库不需要了,你说的这种情况确实在发生。
苏格拉底还有,你记得人们在看悲剧的时候既欣喜又流泪
吗?
普罗塔库确实如此。
苏格拉底如果你注意到我们看喜剧时的心灵状态,那么你
明白在这里我们也拥有一种痛苦与快乐的混合吗?
普罗塔库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苏格拉底我知道你不明白,普罗塔库,因为要理解我们通常
以这样一种方式受影响决非易事。
普罗塔库对我来说确实不容易。
①荷马:《伊利亚特》第卷,第行。
第 234 页
苏格拉底但是,事情越模糊,我们就越要努力去把握它。我
们可以使人们较为容易地理解痛苦与快乐在其他事例中的混合。
普罗塔库请你继续。
苏格拉底我们刚才提到心怀恶意。你称之为灵魂的痛苦,
还是称作什么?
普罗塔库我称之为灵魂的痛苦。
苏格拉底不管怎么说,我们发现一个心怀恶意的人因为他
的邻居生病而感到快乐。
普罗塔库无疑如此。
苏格拉底无知,或我们称之为愚蠢的状态,是一种坏事。
普罗塔库是的,那又怎样?
苏格拉底不怎么样,观察一下“可笑”的性质。
普罗塔库你行行好,告诉我吧。
苏格拉底一般说来,它是一种恶,其名字源于某种心灵状
态。我还要说它是恶这个属中的一个种,它的意思正好与德尔斐
神庙的那句铭文相反。
普罗塔库你指的是“认识你自己”吗,苏格拉底?
苏格拉底是的。它的意思显然与这句话相反,就是“不认识
自己”。
普罗塔库当然。
苏格拉底普罗塔库,你必须将它分成三部分,看你行不行。
普罗塔库你这是什么意思?我相当肯定我不行。
苏格拉底你想要我马上作这种划分吗?
普罗塔库是的,我确实要求你现在就这样做。
苏格拉底如果有人不认识自己,必定以下列三种方式之一。
普罗塔库哪些方式?
苏格拉底首先是在财富方面,他可以认为自己比实际情况
第 235 页
我对此处讲的快乐与痛
还要富有。
普罗塔库确实有许多人这样想。
苏格拉底其次还有更多的人认为自己比实际情况更高大、
更英俊,认为自己的身体比实际上更好。
普罗塔库确实如此。
苏格拉底以第三种方式不认识自己的人要多得多,也就是
在心灵方面。他们认为自己德性极高,而实际上并不是。
普罗塔库确实如此。
苏格拉底许许多多的人声称自己拥有智慧的美德,不断地
争吵,并且撒谎说自己有多么聪明,是吗?
普罗塔库当然如此。
苏格拉底我们把所有诸如此类的行为称作恶,这肯定是正
当的。
普罗塔库无疑如此。
苏格拉底好吧,普罗塔库,我们必须对此再作划分,分成两
部分,看清楚在这种心怀恶意的人身上快乐与痛苦如何可疑地混
合在一起。然后你会问,怎么个分法?我想,所有拥有这种错误想
法的人可以分成两类,就像把所有人分成两类一样,一类是强有力
的人,另一类人正好相反。
普罗塔库这是不容置疑的。
苏格拉底那就以此为划分的原则。那些弱小而又虚张声势
的人受到耻笑时没有能力进行报复,你可以正确地称之为“可笑
的”;而那些有能力进行报复的人你最好恰当地称之为“可怕的”或
“可恨的”。强者的无知是可怕的和可恨的,因为它会给周围的人
带来灾难,即使在戏台上也是这样,但弱者的无知是可笑的,事实
上亦如此。
普罗塔库你说得完全正确。然而
第 236 页
苦的混合还是不太清楚。
苏格拉底好,那就先来看心怀恶意的性质。
普罗塔库请继续。
苏格拉底我想,痛苦和快乐都可以是错误的,是吗?
普罗塔库无疑如此。
苏格拉底对敌人遭到的不幸感到高兴,既不是错误,又不是
心怀恶意,对吗?
普罗塔库当然对。
苏格拉底我们说过无知总是一种恶吗?
普罗塔库是这样的。
苏格拉底那么,我们在作三重划分时提到的想象性的智慧、
想象性的美貌,以及其他各种错觉在弱者那里是可笑的,在强者那
里是可恨的,但若我们在我们的朋友那里发现这些错觉,我们还要
不要坚持我前面的说法,亦即它是可笑的呢?
普罗塔库当然要。
苏格拉底那么我们难道会不同意无知是一种恶吗?
普罗塔库不容置疑,无知是一种恶。
苏格拉底当我们嘲笑无知时,我们是快乐的还是痛苦的?
普罗塔库我们显然是快乐的。
苏格拉底我们不是说过,心怀恶意使我们对朋友的不幸感
到快乐吗?
普罗塔库必定如此。
苏格拉底那么我们的论证结果是,当我们嘲笑我们朋友的
那些可笑的事情时,我们这时候混杂着心怀恶意,也就是说我们的
快乐与痛苦是混杂的,因为我们前面同意过,心怀恶意是灵魂的痛
苦,嘲笑是一种快乐,二者在这种情况下同时出现。
普罗塔库对。
第 237 页
苏格拉底因此我们的论证已经清楚地表明,在悲痛、悲剧、
喜剧

不仅是戏台上的,而且是整个悲剧性的人生意义上
以及其他无数场合中,痛苦都与快乐混合在一起。
普罗塔库最坚定的对手也只能同意你的说法,苏格拉底。
苏格拉底再说,我们列了一个清单,包括愤怒、期待、悲哀、
恐惧、心怀恶意,等等,在所有这些事情中我们都可以发现我们已
经重复多遍了的混合,是吗?
普罗塔库是的。
苏格拉底那么,我们明白我们已经讨论过的事情全都是关
于悲哀、心怀恶意和愤怒的吗?
普罗塔库我肯定我们是明白的。
苏格拉底如果是这样的话,不是还有很多事情要进行讨论
吗?
普罗塔库确实如此。
苏格拉底现在你认为我指出喜剧中快乐与痛苦的混合的目
的到底何在?不就是为了给你提供一个根据,使你相信在恐惧、热
爱,以及其他事情中证明相同的混合是相当容易的吗?把握了第
一个例子,我希望你会相信我必定会就其他事例进行一个漫长的
论证,会去把握一般的原则,无论是身体单独受影响,还是灵魂单
独受影响,或是二者一起受影响,我们将不断地讨论快乐与痛苦的
混合。所以现在请你告诉我,你们是饶了我呢,还是让我一直讲到
半夜?我想得到你们的同意,今天就放了我,我保证,明天我会来
和你们讨论整个问题,而现在,如果我们想要解决斐莱布提出的问
题,我想还是讲一下当前仍旧突出的问题为好。
普罗塔库很好,苏格拉底,就按你的想法谈这些突出的问题
吧。
苏格拉底在谈了混合的快乐以后,我们很自然的就会转向
第 238 页
不混合的快乐,我们确实几乎无法避免这样做。
普罗塔库好极了。
苏格拉底那我就重新开个头,试着对你,也对我自己,讲一
讲不混合的快乐。有些人认为一切快乐都是痛苦的休止,我完全
不同意这种看法,但是如我所说,我要利用他们的证据来表明某些
快乐显然是很不真实的,还有一些快乐表现得非常庞大和数量众
多,但实际上却与痛苦混杂在一起,这种快乐是从身体和灵魂遭受
的严重痛苦中解脱的过程。
普罗塔库但是,苏格拉底,我们应当把哪一种快乐判断为真
的呢?
苏格拉底那些由于颜色、图形、大多数气味、声音而产生的
快感是真的,在这些东西缺乏的时候我们并不感到缺乏,也不感到
痛苦,但它们的出现却是可感的,令人愉快的。
普罗塔库苏格拉底,你在什么意义上谈论这些事物的好处?
苏格拉底我的意思不那么直截了当,所以我必须解释清楚。
我说的美的形式不是大多数人所理解的美的动物或绘画,而是直
线和圆以及用木匠的尺、规、矩来产生的平面形和立体形。我怀疑
你是否能明白。我认为这样的事物是美的,但它们与其他大部分
事物不一样,大部分事物的美是相对的,而这些事物的本质永远是
美的,它们所承载的美是它们特有的,与搔痒所产生的快乐完全不
一样。有些颜色也具有这种性质。你明白了吗?看你有什么要说
的?
普罗塔库我是在设法理解,苏格拉底。但也许你还得说得
更清楚一些。
苏格拉底很好。柔和清晰的声音可以产生一系列纯粹的音
调,它们的美不是相对于其他事物而言的,而是它们自身的,它们
所产生的快乐也是它们自身固有的。
第 239 页
把它们归入刚才提到的这个类别。
么我们现在涉及的有两类快乐。
普罗塔库我跟得上。
苏格拉底如果我们真的明白这些快乐与饥饿者无关,一个
如饥似渴的学习者并没有直接感受到痛苦,那么现在让我们在这
两种快乐之上再加上学习的快乐。
普罗塔库我赞同这种观点。
苏格拉底但假设某人充分地进行了学习,但后来又把他学
到的东西全忘了,你认为这样的损失与痛苦有关吗?
普罗塔库无关,至少与这个人本身没什么关系,但若他对曾
经发生过的事情进行反思,那么他感到痛苦乃是因为他失去了的
东西是有用的。
苏格拉底但你要知道,我亲爱的朋友,我们现阶段涉及的只
是这个自然的自我的实际经验,与任何反思无关。
普罗塔库那么你说得对,我们并不因为遗忘了学到的东西
而感到痛苦。
苏格拉底所以我们必须断定这些学习的快乐不与痛苦混
杂,这种快乐不属于一般人,而只属于极少数人。
普罗塔库确实如此。
苏格拉底我们已经迈出了关键的一步,我们可以满意地在
纯粹的快乐与那些可以公正地称之为不纯粹的快乐之间划一条界
线了。此外我们还可以添上这样的话,那些强烈的快乐以不节制
普罗塔库对,确实是这么回事。
苏格拉底气味提供的快感不那么崇高,但它们不一定与痛
返回书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