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网 - 人生必读的书

TXT下载此书 | 书籍信息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返回首页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有限与微小的面包

_6 (日)
  芝池在房间里来回搜寻,确认凶手是否藏匿其中。萌绘又往里面瞧,却什么也没见到。大概过了一分钟,非常漫长的一分钟,芝池再度回到门口,枪紧紧握在手上。他盯着萌绘,又看了看地上的情况。
  “不关门的话,我没办法移动她。”芝池说。
  “房间里没有其他人吗?”萌绘看着房里问。
  “没有……”芝池摇头,“请往后退,我要关门了。”
  “我可以进去吗?”萌绘问。
  芝池看了萌绘一眼,没有回答。
  萌绘侧身走进房内,与警卫的眼神交会后,将门关上。
  “请不要碰触任何物品。”芝池严肃地说。
  他收起枪,拿出白色手套,再次强调地说:“请不要轻举妄动。”
  “新庄小姐怎么样?”萌绘问。
  芝池横越过萌绘,走到门后跪下,用手轻按久美子的颈动脉并端详她的脸,接着解开衣领,检视久美子的背部。
  “她死了。”芝池站起来看着萌绘说。
  跟萌绘心里想的一样。不忍直视久美子的尸体,萌绘回头环顾房间内部的摆饰。像办公室一样无趣的空间里铺着地毯,靠窗处有两张桌子,桌上有一台笔记本电脑;掀开计算机后,发现没有关机,鼠标掉挂在桌边,窗帘牛掩。从门口看见房间的左边,萌绘朝那个方向前进,走到一个小客厅。更里面还有两扇开敞的门,应该是芝池开的,一扇通往厨房,另一扇则是接连一段小长廊。
  萌绘走进厨房,中央有张小餐桌,餐具摆放的井然有序。厨房里还有一个小门,也被打开了,小门内是一个堆了许多杂物的仓库。这道门应该也是芝池打开的。
  走出厨房,萌绘往另一道门前进,原来是浴室和寝室。外面入口附近也有一间浴室,不过这一间应该是私人专用的卫浴设备,所以才置有梳妆台。萌绘发现浴帘还是湿的,换下的衣服挂在架子上,那是新庄久美子昨天穿的套装。
  寝室很宽敞,有书桌和柜子,还有一张单人床和衣柜。门一样是开的,桌上点着灯,烟灰缸里有为数不少的烟蒂;桌面摆放着信纸、笔筒和电子钟(显示时间为五点二十八分),另外还有一本杂志。
  萌绘注意到杂志封面有几个像是用签字笔写的字。她第一个看到的是“龙”这个汉字,萌绘立刻联想到欧洲公园里的机械水怪,她不禁心跳加速。零点三公分方格大小的字迹非常工整,让萌绘想起饭店房间里,那张便条纸上的文字。
  不过仔细一看,这个字并不是“龙”,而是加了水字边的“泷”,在日文中是瀑布的意思,加上前面的片假名,整个句子就是“弹簧和瀑布”。
  这是什么意思?有任何意义吗?
  因为不能用手触碰,她只好看看周围有没有其他线索。床边的小柜子上摆着一组音响,还闪着红色的灯光。是新庄久美子在听音乐吗?
  “西之园小姐,有发现什么吗?”芝池从后面叫住萌绘,吓了她一跳。
  “没有其他人在……”萌绘小声地说,她好不容易了解现场大致的情况。
  “新庄小姐的死因呢?”
  “背后遭人刺了两刀……”芝池回答,“房间里应该有秘密出入口,我大略看了一下,但找不到确切位置,我认为凶手是从密道逃走的。”
  非常合理的推测,可以的话,萌绘甚至想以掌声向芝池表示同意。这里是二十四楼,距离
  地面至少将近一百公尺。只有办公桌旁的位置设有窗户,在没有阳台,墙面上应该也没有突出物体的情况下,打开窗户往下跳的可能性极低。而且这里没有可以藏匿的空间,家具简洁,就像饭店的房间。除了房间有秘密入口能通往大楼逃生梯没有其他可能了。然而天花板和地板却看不出藏有密道的可能性……而且房间是从室内上锁的。
  “她好像洗了澡,”芝池看着浴室说。
  “她要我们在门外等候,这时候可能有别人进来这里。”
  “不对,说不定那个人早就已经在房间里……”萌绘走回客厅。
  “若是如此,为何新庄小姐在我们来之前,似乎也没有想要换衣服的迹象?”
  “有别人在场,却穿着浴袍。”芝池念念有词。
  “嗯……是认识的人吧。”萌绘点头。
  萌绘已经离开新庄久美子的房间,站在走廊尽头跟洋子和小爱说话,也渐渐了解目前的情况有些复杂难解。距离案发约十分钟后,才有数个穿着制服的警察到达现场。
  案发之前,萌绘因为想要与塙理生哉和藤原博交谈,所以会离开原地到走廊的另一端去找他们两人,但是芝池、洋子和小爱一直都待在2401室门口,他们只需要一个回头就能看见萌绘。在大家等待新庄小姐开门的同时,没有人从房间里出来,当然也没有人进去。新庄久美子说要换衣服,于是关上房门,之后很快就听到她的惨叫,这段时间不超过五分钟。在这五分钟内,她都在做什么?为什么没换衣服?
  萌绘在脑中描绘新庄久美子房间的平面图。玄关在北侧,就在萌绘脑中平面图的正下方;玄关上方是一条笔直的走道,途中曾经过左边的厕所。尽头的门后面是办公室,办公室南边是一面墙,墙上有窗户;办公室的左边,也就是东边,紧邻着会客室,从办公桌走到会客室,会看见南面的窗户,就在右手边。从会客室朝窗户的反方向,也就是往北边走过去,则是到达厨房、寝室,以及另一间厕所,而这三个地方又被包覆在长方形的空间里。萌绘推测隔壁二四〇二号房的摆设应该和这个房间左右对称,因此很难想象有密道或密室。
  先从房间西侧思考。站在大楼走廊的角度,新庄久美子房间右边位于西侧,那里设有逃生梯,根据萌绘实际探查的经验,西侧墙壁是光滑的平面,而且为了支撑整栋大楼的结构,墙壁必须经过耐震处理,难以在其上钻孔或凿洞,所以不可能有暗门藏于房内的西侧墙壁。
  至于反向的东侧墙面,隔壁即是2401室,警方也有约略进去察视一遍,新庄久美子房间里的会客室和厨房左手边就是这面墙。如果隔开两间房的墙壁里有通道,照常理来说,会通往2402室。不过到目前为止,都没有人从2402室或其他房间走出来。如果有人从这走廊的房间走出来,走廊上有那么多人,不可能会没注意到。
  莫非,凶手还藏匿在房间里?久美子的房间南侧也是墙壁,办公室和会客室的窗户都位于南侧。整栋大楼墙面简洁,无任何突起物体,也没有阳台或窗台,只有窗户为了因应意外发生时能立刻破坏窗户逃生。是采用窗户推开后,上半部露出室外,下半部则在室内的倾斜设计,推开角度最多三十度左右,尽管是人可以通过的宽度,但要往下逃逸,绝非容易之事。久美子办公室和会客室里都是这种窗户,大小一样。案发后也一直处于关闭的状态,所以凶手不可能是利用窗户逃离现场。
  来到房间的北侧,北侧除了玄关,寝室和窗房也位于北侧。玄关走道旁的厕所和北侧的墙壁有段距离。萌绘推断房间的电器设备线路就在厕所附近。墙壁面对走廊,没有窗户,只有一扇门可供出入。
  经由萌绘的解释,和萌绘同是建筑系学生的牧野洋子大概了解这个房间的格局。
  “所以说……只剩下天花板或地板有可能啦。”洋子歪着头,双手抱在胸前。“凶手不是往二十五楼上去,就是往二十三楼下去……可是如果不是在建筑大楼前就有此设计,一定无法之后再增设这种密道的。”
  “只要仔细查过应该就会知道了。”萌绘点头。“我觉得不会是地板,那里贴了地砖还铺上地毯。”
  “天花板的话,也要使用梯子之类的工具呀,而且会留在房间里……”
  “如果是折迭式的梯子就可以收进天花板里吧?”
  “对喔,说的也是。”洋子表示同意。
  “喂,我们回去了啦……”坐在地上的反町爱抬头看着她们。“我不想要待在这种地方。”
  “好,我问问看可不可以请人送我们回去。”萌绘点头。
  芝池刚好从房间走出来。
  “情况怎么样?”萌绘问。
  “嗯……这里可以抽烟吗?”芝池抓抓头,环顾四周。
  “电梯那里有烟灰缸。”萌绘说。
  “芝池先生,我朋友想先回饭店,方便的话,想请你们护送她们回去。”
  “啊,可以呀,我送她们回去吧,反正我正好顺路。这边的事情先暂时交给鉴识课……”
  萌绘跟在芝池身后走着,一面回头打手势,反町爱见状,拉着牧野洋子的手,跟在萌绘后面。他们走到电梯前,看见已经有几个人在那里等侯,其中包括塙理生哉和藤原博。
  一个年轻警察拿着黑色笔记本走到芝池身边低语。
  “啊,刑警先生……”塙理生哉也走近芝池。“请问我能先走一步吗?我还有别的工作。”
  “你要去哪儿?”芝池问。
  “楼下,我的办公室在十一楼。突然走了一个能干的秘书,我得赶紧处理手边的事情。”
  他指的是新庄久美子,萌绘花了两秒思考。并对塙理生哉的反应有些讶异。
  “我会随时与你联络……”芝池边说边按下电梯向下的按钮。“今天一整天,我们的人都得不时出入欧洲公园里的教堂和这栋大楼。”
  “这是当然。”塙理生哉回答,“我会尽量配合。”
  “有发现密道吗?”萌绘故意问芝池,想观察塙理生哉听到这句话会有何反应。
  “完全没有。”芝池说。又不禁啧了一声说:“真是……太奇怪了。”
  电梯门开启,芝池走了进去,年轻警察收起笔记本也跟了上去,接着是牧野洋子和反町爱,但萌绘没有跟进。
  “西之园小姐,你呢?”芝池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我自己走回去。”
  “萌绘。”洋子担心地看着她。
  看着萌绘对大家微笑挥手,芝池按下关门钮,电梯向下。
  “塙先生……”萌绘回头看塙理生哉。
  “有事吗?”塙理生哉愣了一下。
  “我有话要跟你说。”
  “这样啊……”塙理生哉僵硬地笑了笑。“那么,就跟我到办公室吧。”
  “为什么不坐刚才那班电梯。”一旁的藤原纳闷低语着。
  又按了一次电梯按钮,这次是另外一个电梯门开启,塙理生哉和藤原博先走进去,接着才是萌绘。塙理生哉按下十一楼的按钮。
  “你那么喜欢尸体喔?”藤原出其不意地问。
  “不是。”好唐突的问题,但萌绘只是微微摇头。
  “抱歉……”藤原微笑。“只是没想到满受欢迎的……我指的是游戏软件。我们有种屠杀的游戏,颇受年轻小姐好评。现在发生这种事,应该可以好好利用。”
  “你的意思是?”
  “宣传。”藤原笑嘻嘻地回答。
  “这句话好像不太得体……”萌绘毫不保留地说,脸上也失去了笑容。
  “商场就是如此。”藤原一派悠闲地和萌绘对看。黝黑的圆脸,和塙理生哉完全相反。“本来就不是在做善事,小孩子的梦想或大家的欢乐之类的……想都没想过,我们只是单纯思考该怎么赚大钱,真的很不得体呀。”
  “藤原……”塙理生哉低声说:“这不是在电梯里跟美女讨论的话题喔。”
  “你说的对。”藤原露出孩子似的表情,没再说下去。
  电梯门在十一楼开启,三人一走出电梯,走廊上的感应照明设备便启动了。这层楼和二十四楼一样也是H形走道,但墙壁的上半部嵌着玻璃,风格回异。玻璃内部是类似办公室的宽敞空间,伫立若干圆柱,计算机屏幕以柱子为圆心环绕成圆。现在是早上六点,办公室里空无一人。走廊上的照明设备随着一行人行进的路线自动亮了起来。藤原博停在一扇玻璃门前,插入门卡的同时,室内灯光亮起,光线明亮刺眼。藤原独自走了进去。
  萌绘跟着塙理生哉继续往前走。塙理生哉打开接近尽头的房门,请萌绘先进去。
  这个房间电灯是开着的,里头还坐着一位年轻女性,让萌绘吓了一跳。这位女性面对着办公桌前的液晶屏幕,她见到塙理生哉走进来,慌张地摘掉耳机。
  “总经理早安……您今天真早。”
  “嗯……”塙理生哉点点头。
  “帮我泡两杯咖啡。西之园小姐,喝咖啡可以吗?”他回头看着萌绘。
  萌绘点点头。
  年轻女性瞄了萌绘一眼,便起身准备咖啡。室内还有一个非玻璃材质的隔间,看不到里面。塙理生哉开门请萌绘进去。
  空间不大,办公桌靠近窗户,窗户上垂挂着百叶窗;两台液晶屏幕斜放在桌边。
  塙理生哉坐在办公桌旁的沙发上,点了一根烟,发现萌绘没有就座之意。
  “请坐。”他指着自己对面的位置。
  萌绘盯着塙理生哉,缓缓坐下。
  “藤原说了些失礼的话。”塙理生哉吐了一口烟说。
  “我没有放在心上。”
  “他是个直肠子。”
  “而你说了谎。”萌绘抬起下颚。
  “嗯……”塙理生哉翘起脚,微笑以对。“你说的没错,我一点也不正直。”
  外头有人敲门,塙理生哉应了一声,年轻女性端着咖啡进来,放在玻璃茶几上,行礼后离去。
  “她是?”萌绘问。
  “我的秘书。”
  “新庄小姐也是你的秘书?”
  “我的专属秘书一共有十二个人,她们都在隔壁房间,每八个小时换一次班。”
  “死了一个也没关系吗?”
  “新庄小姐很特别,她不仅是我的秘书,还是企画部主任……”塙理生哉稀松平常的表示。
  “要找人补她的空缺并不容易。”
  “只有这样?”
  “说再多有什么用?”塙理生哉的表情有了些许变化,除了微笑,萌绘发现其中还掺杂其他情绪。
  “抱歉。”萌绘小声地说。她纳闷自己为什么要道歉,想必是读出塙理生哉瞬间情绪而做出反射性的回应。
  “我没有兴趣对死去的人大放阙词,这不是尊重的作法。无论对象是自己的亲人或情人,我都不会流泪。失去的愈多,眼泪反而愈少。”
  “什么情况才会哭呢?”
  “感动的时候吧……”塙理生哉微笑,比之前的表情松懈了一点。“或是当自己的价值观遭到破坏的关键时刻。”
  “例如见到天才?”萌绘提出疑问。
  “是的。”塙理生哉止住笑意,凝视萌绘。“我想……我还是正直的那一方。”
  “能请你解释真贺田四季博士的事吗?”
  塙理生哉点点头,吸了一口烟。
  “我在三年前第一次见到真贺田博士。”塙理生哉夹着香烟的手端起咖啡。
  “无论是基因算法(Genetic Algorithm)(注:基因算法(Generic Algorirhm)理论根基于贺兰(John Holland)。借着生物对复杂环境的适应度以及相应产生的演化机制,建立一个具备自然界演化的机制-交配、突变与自我复制的人工系统,使得系统本身具备自我演化能力朝着最佳解演化。)或面向对象继承的研究,真贺田博土都在该领域里带来无法估算的影响力,博士提出的论点中,甚至还有一半不在世人的理解范围内。”
  “是你请博士入驻研究室的吗?”
  “没错,其实整个过程像一场梦。三年来我们所有的企画都出自真贺田博士之手,而公司有三分之二的开发预算留给博士运用。”
  “你应该明白真贺田博士的确有罪。”
  “并没有审理不是吗。每个人说博士有罪,对博士本身并无损失,然而对社会而言,失去博士却是莫大的损失。”有别于昨晚的语气,塙理生哉现在对答如流,这就是他实业家的姿态吧,萌绘心想。而她认为这种个性比起昨晚,还比较吸引人。
  “就算博士被警方逮捕入狱,只要我们的网络系统一切完备,也不会有任何问题喔!”塙理生哉微笑。“我想这是即将面临的问题,为求应变,我们也召集了相关人员。”
  “真贺田博士在这里做什么?”
  “继续做研究。恕我无法一时为你解释清楚,我们光是分析博士偶然制出的程序,就已经非常忙碌了,实在是令人难以相信呀。这个例子或许不太恰当,不过我们拥有博士就像是拥有一部力量强大的原子炉。”
  “只要真贺田博士待在贵公司一天,你们的相对利益也就多一点,就算拥有包庇博士的传言也无所谓吧。不,你原本就这么打算了吧了,对吗?”
  “是的……”塙理生哉闷笑了一声。“西之园小姐,你真有趣。我们暂时撇开有关我们企业经营的艰深话题吧。你愿意来我们公司吗?来这里跟我一起工作如何?难道你不想追求既自由又充满创造性的时间吗?”
  “成为你的第十三位秘书吗?我是不会介意这个数字……”
  “不,你误会了,你可以要求各种待遇。”
  “总经理也可以?”
  “当然。”塙理生哉毫不考虑地点头。“你有这个权力,你持有的股份非常有份量。”
  “不是我的能力,而是股份够多?”
  “总经理这个职务与能力多寡无关。”
  “什么嘛,好无聊。”萌绘耸耸肩。
  “只要跟我合作,任何事都能实现。Nano Craft五年后将会成为全球第一大的软件公司。”
  “然后呢?”
  “然后变得微不足道,这就是循环的一种。”
  萌绘被塙理生哉的回答逗笑了。
  “我不是笨蛋,这样的道理我还是懂的。”塙理生哉露出笑容。“不过你终于笑了。”
  “好笑的话我就会笑。”
  “好笑吗?”
  “还不错……”
  “太好了……”塙理生哉叹了一口气。“开门见山地告诉你,我要的是你未知的能力与已知的资金这两方面的帮助。”
  “嗯……”萌绘点着头笑了出来。
  “这我知道,可是你却选择迷昏我,作法实在很失败,我认为这是难以弥补的失误。”
  “但最适用于那个情况。”塙理生哉点头。“我向你道歉,请你原谅。”
  “真贺田博士要你这么做的?”
  “你要这么想我也无话可说。”
  “现在有人死了你作何感想?”萌绘转换话题。
  “我不知道。”塙理生哉摇头。“就像藤原说的,他想的是公司的对策。所以事情发生至此,我也没有任何想法。”
  “但死去的两个人都是贵公司的人呀。”
  “这我明白,所以我必须赶快决定这件事情是否要交由警方全权处理,必要的话,公司内部也会有处理小组。”
  萌绘还没喝咖啡,一方面咖啡还太烫,另一方面,她得提防昨晚发生的事再度发生。
  “我可以再请教一个问题吗?”
  “什么事?”
  “关于教堂里的电梯。发现松本先生尸体的教堂和我们见面的教堂,是不一样的地方吗?”
  “我实在很为难……”塙理生哉苦笑。“抱歉我无法回答。如果你愿意成为我的伙伴,那就另当别论。”
  “因为真贺田博士也在那里吗?”
  “就是这个意思。”堉理生哉点头。“刚才我跟你说的话,若是到了别的地方就会是另一种说词,所以大家都在场的时候,我就会说谎。西之园小姐,我会告诉别人,事实就是你梦见真贺田博士。”
  “不会妨碍凶杀案的调查吗?”
  “不会。”塙理生哉摇头。
  “至少就我所知,不会。就算会造成影响,我也会选择重要的,舍弃不重要的。”
  “哪个才是重要的?”
  “当然是和真贺田博士相关的事情要紧,这没得比较。”
  一度缓和的情况又陷入了僵局。塙理生哉喝下咖啡。彼此沉默了一段时间。
  “你在藤原先生面前都没有提及真贺田博士……”萌绘想起要问的话。“副总经理也有不知道的机密吗?”
  “算是吧。”塙理生哉点头。
  “但新庄小姐知道对吧?”虽然只是萌绘的直觉,她还是说了出来。并且看见塙理生哉想要回答“对!”的神情。
  “有多少人知道真贺田博士的存在?”
  “非常少数。”塙理生哉小声地说:“公司上下已经有诸多传闻了,实际知道的只有我身边的几个人。关于博士必须用到的预算,文件上都是以我的名义支出。”
  “松本先生知道真贺田博士的事情吗?”
  “我不太认识他……”塙理生哉摇头。“他才刚来公司没多久。”
  “你对岛田文子了解多少?”萌绘再问。
  “我认识她,她是一个很优秀的工程师。”
  “她是不是被解雇的?”
  “嗯,我有听说……”塙理生哉点点头。“好像工作上出了些问题吧,关于这件事,我倒是没接到更详细的报告……”
  “她原本在真贺田研究室工作。”
  “我知道。”萌绘看着塙理生哉不发一语。她觉得他在说谎。
  “还有问题吗?”咖啡杯靠在唇边,塙理生哉望向萌绘。
  “你知道犀川老师吗?”
  “他是你的指导教授。”
  “除此之外呢?”
  “那我就不知道了。”
  萌绘正在脑中组织既有的信息,将片断的信息分门别类,把相关的事件融会贯通之后,却发觉还是无法预测未来的动向,而真贺田四季在这里的存在更是个谜,彷佛光线无法透进的黑暗星空,只有透过强烈的存在感,传来诡异的讯号。
  “先到此为止吧。”塙理生哉放下手中的咖啡杯起身。“我要出门一趟,还有些准备要做。”
  “虽然依旧无法了解整个局面,还是很感谢你愿意跟我谈。”萌绘也站了起来。“我可以待在这栋大楼一会儿吗?天一亮我就回饭店。”
  “请便。我会在网络上告诉我的下属你会留在这儿,希望不会造成你的不便。要不要找个人带你到处走走?”
  “不用了,我一个人不要紧。”
  发现桌上的咖啡原封不动,塙理生哉原本想多说两句话,只见萌绘点头致意头也不回地离开办公室,这即是西之园萌绘从她姑姑那儿继承来的自尊心,也是属于她自己的尊严。
  萌绘离开总经理办公室,只见方才正在把活页夹归档的秘书迅速转向她,停止手边的动作。这位戴眼镜、身材娇小的女性,脸上的雀斑让她看起来年纪更小。
  “这里的计算机可以连到贵公司以外的网络吗?”萌绘指着屏幕问。
  “因特网吗?当然可以。”
  “可以联机到外界吗?”
  “可以,可以。”秘书回到办公桌前回答。
  萌绘走到秘书面前说:“能不能借我用一下?”
  “这……我。”
  “塙总经理说我在这里要做什么都可以……”萌绘微笑。“你别误会,我和塙先生并没有见不得人的关系喔。”
  “啊,好的。”秘书紧张地点点头,让出座位。
  从秘书小姐脸上没有笑容的反应来看,萌绘刻意逗趣的玩笑没有奏效,她开始担心这样的举动反而留给对方更差的印象。
  “谢谢,我只要看一下信箱就好。”萌绘坐在办公桌前。
  “我看看,邮件系统在哪儿呢?啊,在这里。”
  萌绘不太会使用这个邮件系统,但还是试着键入N大的域名、自己的账号以及密码,登入系统。那位秘书则敲敲总经理室的门,然后走进去,或许想亲自确认萌绘所言是否真有其事,萌绘心想。萌绘移动鼠标点阅了好几封信,没什么重要内容,两封班上同学的信、一封朋友的信,还有一封是仪同世津子写来的。
  我是两个孩子的妈,仪同世津子。
  嗨,你好吗?
  今天晚上创平来我家,可是吃过饭就走了,也没见到可爱的侄子们。哼,算了(其实很伤心)。听说你在长崎?我也好想去欧洲公园喔。我跟创平聊到Nano Craft设计的游戏软件。你知道“Criterion”这款软件吗?如果你知道这个游戏的细节,一定会吓一跳,我最近刚好就在撰写关于那个游戏的文章。既然你会在Nano Craft附近,帮我问问设计软件的工程师好不好?你不知道细节也没关系啦。我想问三个问题:
  第一,线圈和瀑布的尽头是什么意思?
  第二,最后之门的谜底是什么?
  第三,为什么是面包呢?
  对了,我还不确定你会不会在长崎看这封信咧(心跳加速),我就赌你会看到好了。截稿日在圣诞节喔!成功与否,就看那一天了(口气怎么跟创平一样)。
  为了感谢你的帮忙,我会送上红豆饼当作圣诞礼物喔。
  保持联络。
  秘书从总经理室出来,端着一杯咖啡。萌绘发挥高超的背诵能力,记下仪同世津子提出的三个问题,迅速关闭窗口后起身。
  “啊,请不要倒掉那杯咖啡。”萌绘对秘书说。
  秘书停下脚步,皱着眉,难以置信地回头。萌绘上前拿起还没喝过的咖啡。
  “我在等它变凉,我很怕烫……”萌绘边说边喝了一口。“哇,真好喝。是你泡的吗?”
  “用咖啡机泡的。”秘书松了一口气似地回答。
  “我是西之园,从那古野来的。请问贵姓?”
  “敝姓小宫……这种咖啡豆是特别从熊本订购的。”
  “小宫小姐……”萌绘靠在墙上。“你认识新庄久美子小姐吗?l
  “认识。”小宫睁大眼睛点头。
  “请问她常过来总经理的办公室吗?”
  “不,她很少过来。”
  “那新庄小姐大部分的时间都待在哪里呢?l
  “这……我不太清楚。新庄小姐的房间在楼上。办公室的话……应该在研究室那边吧。”
  “研究室在哪里呢?”萌绘若无其事地问。
  “欧洲公园里。”
  “你知道在欧洲公园里的什么位置吗?”
  “不知道,”小宫摇摇头,一副她怎么可能会知道的表情。
  “那是个机密对不对?”
  “我才刚来不久,所以……不太清楚。”
  “谢谢你。”萌绘又喝了几口咖啡,她真的觉得很美味。
  “您要不要去问问看副总经理?”
  “你是说研究室的事吗?”
  “不,新庄小姐的事。”
  “为什么?”萌绘不解。
  “因为新庄小姐本来是副总经理的秘书……”小宫说着,同时把她手上喝完的空纸杯丢进垃圾桶。
  “抱歉,我喝不完。”萌绘将还剩一半的咖啡递给小宫。“副总经理就是藤原先生吗?”
  “是的,他的办公室就在这层楼,您刚才也许已经见过。”
  “谢谢。”萌绘报以微笑,点头致谢。萌绘走到门口,自动门开启。她突然想到一件事的模样回头问小宫。“小宫小姐,你听过‘Criterion’吗?”
  小宫微笑回答:“当然知道,这是我们公司的热门商品。”
  向小宫挥手道别,萌绘来到走廊,她在脑海中摊开仪同世津子的信件,世津子的文笔总是逗得她非常开怀,实际上打过照面后也觉得文如其人,也可以解释成跟犀川副教授一样神经质。表面上娇滴滴,其实别有意图,就好像化了妆一样,里外差很多。世津子的工作也是要撰写一些表象里另藏有含意的文字。三年半前初遇仪同世津子,萌绘起初很难喜欢这个人,对她的第一印象很不好。真正窥见世津子的个性,是在真贺田研究室里发现尸体的时候,当时萌绘对于死亡非常震惊,而仪同世津子却在一旁非常沉着地照下死者的照片,还对前来的警方提醒说:“就在这里喔。”这是萌绘第一次听见她真正的声音,充满着智慧与冷静,跟平常的她大不相同。如今萌绘都还记得那句话,这也是萌绘开始欣赏这个人关键性的一句话。
  萌绘对世津子这封信的某行内容颇为讶异——“线圈和瀑布”。
  之前在新庄久美子房里桌上的杂志上也写着一句“弹簧和瀑布”。线圈和弹簧是极为相似的东西,如果用画的,几乎是一模一样吧。这绝非偶然,令萌绘百思不得其解。
  09
  “请坐。”藤原博坐在办公桌前对萌绘说。
  这个办公室座落在藤原博刚刚进入的房间角落,用瓦楞纹路的玻璃隔间而成,只用看似廉价的木门区隔。这里不像总经理室外面还有秘书的座位。萌绘目测办公室约有三十坪,格局细长,有规划出接待区,但藤原博似乎没有离开自己座位的意思,于是她选择藤原博对面的位子坐下。
  时间已经接近早上七点,似乎还没有人来上班,萌绘心想该不会这层楼只有总经理、副总经理和总经理秘书三个人吧。
  “您都这么早开始办公吗?”
  “是啊。”藤原回答。
  “我跟总经理一向最早到公司,可是不包括那些半夜留在公司工作的职员啦。”
  “总经理室外面还有一位小姐。”
  “对……半夜这层楼只有她会在。”藤原微笑。
  “我和总经理的工作时间是每天早上五点到晚上十点,扣除中午休息一个小时,总共工作十六个小时。不过我们不会让我们的职员工作这么久。”
  “藤原先生,您跟家人一起住吗?”
  “我目前是一个人在长崎工作,家人都在关西。”
  藤原是塙理生哉的前辈,那么他的年纪大概是多少呢?萌绘暗自猜想,外表看起来藤原至少比塙理生哉大了十岁以上,打扮风格和塙理生哉简直是天南地北,虽然也是西装笔挺,但绝称不上是什么好料子,除此之外,萌绘不禁怀疑藤原身上的衬衫有没有烫过。
  “我有一些事情想请教您。”萌绘挺起背脊端坐,双手放在膝上。
  “我已经在回答你咯。”
  “现在开始才要进入正题。”
  “在这之前,我可以先问你几个问题吗?”藤原将座椅往后倾,双手交叉在胸前。
  “好的,请说。”才一开始对方就来势汹汹。萌绘偏着头注视藤原。
  “你会跟理生哉结婚吗?”
  萌绘眨了眨眼,摇头否认的同时,她稍微咬住嘴唇来止住笑意。
  “这样啊……”藤原像个淘气的小孩嘟起嘴,频频点头。
  “原来如此。”他抽了一根雪茄。
  “还有其他疑问吗?”萌绘问。
  “三围呢?”
  “藤原先生……”萌绘故意生气地瞪着藤原。
  藤原抽着雪茄哈哈大笑,红润的脸颊看起来身体十分健朗,即使连日彻夜工作也挺的住。
  “请请请……”藤原还笑个不停。“接力棒交给你吧。”他留下一个痉挛似地尾音。
  无论三围还是接力棒,每个字眼都老套的要命!简直像个莫名奇妙的老头子,萌绘忍住这些反击的台词。
  “贵公司有两位员工死了。”萌绘严肃地问:“请问您了解目前的情况吗?”
  “还没。”藤原语带嘲弄地回答,“我打算在今天结束之前把事情都搞清楚啦。”
  “您认识他们吗?”
  “认识啊。”藤原终于止住笑容,继续抽着雪茄。“松本是基础开发部的主任,原本是某大学的助教,才刚到公司没几个月。”
  “新庄小姐呢?”
  “她原本是我的秘书,不过最近她调职了。”
  “请问你们私底下的关系是?”
  藤原笑着说:“你问话的方式真像个警察。问这个要做什么?”
  “很感兴趣罢了。”
  “那么感兴趣的话,我就告诉你吧,她是我的情妇。”藤原吐着烟说。
  萌绘非常吃惊,一时说不出话来,她没想到藤原会有这种反应,也没有预期他的回答那么简明扼要。换句话说,萌绘低估了藤原的性格。
  “大家都知道吗?”
  “怎么可能……”藤原微笑。“这么寡廉鲜耻的事,我第一次跟别人说喔,平常我说不出口啦,更何况我是有老婆的人。”
  “为什么您会告诉我呢?”
  “至少你是第一个单刀直入问我的人。”
  “只有这样?”
  “警察也会调查吧,反正总有一天你也会知道。你认识那个刑警对吧?”
  “嗯。”萌绘点头。藤原指的是芝池。
  “所以咯,我还是不要说谎的好,你说对不对?”藤原眯起眼睛,皱了皱眉头。
  非常敏锐的男人,脑筋也转得快。能和塙理生哉共同创造了Nano Craft这个王国的人,果然不是普通人物,萌绘心想。
  “您知道具贺田四季博士吗?”
  “当然。没有人不知道理生哉非常欣赏真贺田博士的事情。你刚才也跟博士说过话吧?理生哉的举动造成了一些奇怪的传言。”
  “奇怪的传言?”
  “听说他把博士藏在公司里。”
  “这只是传言吗?”
  “如果不是的话,那就犯法啦。”
  “贵公司的研究室在哪里?听说就在欧洲公园里。”萌绘提出另一个疑问。
  “无可奉告,这是其中一个机密。总之就是这么回事,虽然没什么了不起,但还是要遵守规定。”
  “塙先生为什么邀请我来这里?”
  “这个嘛……我不便干预,至少政策上是如此。不过回到刚才我问的那个问题,我认为他想娶你。”
  “您一向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吗?”
  “难道不是这样?”
  “您要问的重点很不清楚。”萌绘回答。
  “他没向你求婚吗?”
  “据我所知并没有。”
  “西之园小姐,你很特别。”藤原一面点头一面吐烟说:“我现在以理生哉朋友的身分,告诉你为什么他到现在都没有结婚的理由吧。那家伙总是说他跟西之园家的小姐有婚约。你知道他拒绝过多少人吗?唉,谁叫他长的还不错。我不敢说他从来没有女性友人,不过他一直等着西之园家的小姐喔。”
  “如果真像您所说的,为什么过了那么久,他才跟我联络呢?”
  “他真的很忙啊,全世界跑来跑去。总算可以安定下来的时候,他的父亲塙安芸良博士又过世了,于是就失去与你联系的时机咯。”
  “您刚才说的都是信手拈来的故事情节吗?”
  “我没有那么高尚的雅好。”藤原愉快地对萌绘眨眼。“他说要建一个欧洲公园,连公司和研究室都要迁来长崎的欧洲公园,每个人都反对,我也不例外。你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做吗?为什么要在长崎建一个像童话世界的地方?”
  萌绘默不吭声。
  “为了你呀,为了你这位公主。你是昨天晚上到的吧?理生哉跟你约在哪里呢?我说的没错吧!”
  “我们约在教堂见面。”
  “没错,就是那个教堂。为了跟你见面,他特地盖了座教堂。那里平日不对外开放,谁也进不去喔。他把教堂盖在广场前,一毛钱也不赚,那是他打算和公主相逢的地点。我当时吓了一跳,教堂盖好之后才发觉他的用意。你还不明白吗?理生哉从不会把钱花在那么不合理的地方。那家伙是天才,跟我们这种人不一样,是个天才中的天才,我们所能做的只是复制他的作为,然后装到盒子里卖出去。而他却把心力全部投注在公主身上,你明白吗?”
  萌绘咬着下唇,仍旧不发一语。
  “这对一位企业经营者来说是非常明显的失职啊,我对他也很火大。但是……没错,身为他的朋友,我真的不得不说啊!他把你捧在手心上呀。他没告诉你吗?”
  “完全没有。”萌绘回答,她感觉自己的声音有些颤抖。
  “好可怜啊……”藤原捻熄了手中的雪茄。“那位超有自信的少爷呀,真的是……简直在演一出爱情肥皂剧嘛。对了,我去过他的房间。”藤原笑笑地耸肩。“他房里一整排全是你的照片。从国小、国中、高中到大学都有。”
  “你说谎!”萌绘不禁大喊。
  “说谎的话,我就是天才啦。”
  “这种事情我都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啊。”
  “为什么……”萌绘觉得头脑一片混乱。“他为什么不告诉我?”
  “你去问他啊。”
  萌绘静下来思考。国中以前的照片,应该都是塙安芸良博士照的,萌绘记得塙博士总是带着相机,好几次镜头都是正对她按下快门。塙博士说要自己的儿子当西之园家的女婿。说不定是博士把她的照片塙拿给理生哉看。可是塙安芸良博士在萌绘还在念国中的时候就离开人世了,那萌绘高中之后的照片是在什么时候?又是谁拍的?塙理生哉又是如何拿到她的照片的呢?
  塙理生哉的确说过希望萌绘成为他工作上伙伴的要求,但这跟藤原脱口而出的内容实在差距太大,她不敢相信,塙理生哉其实是基于那种理由,做了诸多准备才邀她前来。
  为什么不早一点告诉她?早一点?早一点的话,她就会开心地答应与他交往吗?高中……大学……萌绘快速回顾着这些年来的自己。什么时候的自己,会爽快答应呢?想要答应他的自己……一直以来都并不存在。所以他才等到现在吗?那么如果是现在呢?
  “我是不是让你吓一跳?”藤原看着萌绘问。
  “嗯。”萌绘老实地点点头,然后叹了一口气。她发现自己居然屏住呼吸。
  “我真的很惊讶。”
  “那么我的任务到此结束。”
  好厉害的交际手腕!萌绘忍不住赞叹对方的才智。对话至今,她完全被对方压制住,之后也无法取得发球权,只好一无所获的离开藤原的办公室。也许,因为有藤原博这个人,才有今天的Nano Craft吧。真是个了不起的人物。萌绘搭乘电梯来到一楼大厅,天空微微亮了,警卫室里的男子注意到萌绘,对她说了几句话,但她充耳不闻。自动门开启,萌绘感到冬日清晨的冷冽,她的情绪仍无法平息。
第四章 扩大的绘图(Pantograph)
  (我没打算说一般论……不过悲伤的感情,纯粹是一种丧失人格的表征。)
  01
  Nano Craft的大楼距离欧洲公园大门前的停车场大约有三百公尺,西之园萌绘低头走着。她很少这样走路,黑色的柏油路上漾苦水光,或许柏油路都对自己的湿濡感到意外。萌绘偶尔回头,东方的天空渐渐泛白,可以看得见低矮的山头。
  萌绘从小就放弃对他人的了解。对她来说,她的世界里有百分之九十是大人,像是亲戚间的叔叔、伯伯和阿姨,就连书本中的主角也都是大人。至于不时出现在她周围的小朋友,她认为他们不够成熟、不够稳重,跟他们就算成为朋友也不会快乐,这些想法让偶然与她交谈的大人听到都觉得不合逻辑,甚至觉得她很可怕。她的身边都是些曾听闻父亲谈论过的学者,或是母亲提过的功成名就的亲戚,伟人传记里的科学家、数学家还有哲学家,而她也身在其中,对萌绘来说,这就是全世界。回想起来,说不定她就像坐在电视前面看着儿童节目的孩子,以潜移默化的方式被灌输种种观念。
  “真正的社会其实是……”还来不及看到最后一集,父母亲就从此与她天人永隔。
  萌绘突然认为,说不定真贺田四季也遇到和她相同的情况,只不过程度又更高一点,型态更加单纯,内容却复杂得要命。萌绘立刻在当下肯定了这个念头。
  一定是相同的……但她们并不可怜,也不寂寞,更称不上不幸,只是……不足够罢了,所以才必须追求。没错,就是这样……脑中一直挥不去塙理生哉的影子。藤原博撒下的网还真密实牢固,完完全全将她包覆,上头布满细小的针扎着她每一吋皮肤,令她无处可逃。
  真的不懂……为什么?萌绘无法理解自己的感觉。愤怒?还是开心?连情绪都暧昧不明了。如果是愤怒与开心掺半,相抵之后便什么也不是。然而,两种情绪换算成的向量也不在同一直在线,两条线的向量交错延伸成为平行四边形的一角。如果自己就跟一群满足于快乐观念的孩子们一样,就什么烦恼也没有了,但她不是。到底哪个是复杂,哪个是单纯呢?
  萌绘经过欧洲公园大门旁的警卫室,大概是刚来不久的警卫,还不清楚园内发生的案件。她向警卫大略说明缘由,萌绘告诉对方她可以现在就打电话到塙总经理的办公室,一切就能解释清楚,这句话似乎达到了功效。萌绘便走进公园。
  几个小时前,跟芝池等人坐车经过的时候,天还未亮,看不清楚附近的景物。仔细回想.从公园门口到饭店距离并不算近。萌绘漫步在园区内,早晨雾气弥漫,视野依然有些朦胧,穿越附近建筑物的屋顶却看得见远处教堂顶端高耸的钟楼泛着光芒。萌绘决定朝着那个方向走。路上没有其他人,轻触脸颊的空气异常冰冷。
  左边运河的对岸有几座风车,萌绘一面看着,一面走过白色拱桥。她的右边是一片草皮,白色的栅栏弯曲地蔓延,其下则是深色的泥土。轮廓清晰的马厩有着红色的屋顶,造型类似时下流行的小别墅;再远一点的景色是色彩缤纷的群山,随着日光慢慢增加明度。所有的风景像是专为她展示的幻灯秀。
  如梦似幻的光景令萌绘的心情稍微舒缓开来,没有想到看见美好的景色也能转换情绪。她感到神清气爽,甚至愉悦了起来。萌绘想起不久犀川就要到了……不,其实萌绘一直记得。这大概也是她心情变好的原因之一。她打起精神,再次用自己的方式整理昨晚发生的种种,在心里条列重点。
  第一,关于松本卓哉的凶杀案:
  A.是谁杀了松本?
  B.为什么尸体被人运走?
  C.为什么仅留下死者的手臂?
  D.为什么拱型天顶的玻璃破了?
  E.用什么样的手法带走尸体?
  F.凶手逃去哪里?
  G.为什么教堂里的电梯凭空消失?
  第二,关于新庄久美子的凶杀案:
  A.是谁杀了新庄?
  B.为什么她没有换衣服?
  C.为什么她在房里却没有立刻让警方进去?
  D.凶手从哪里逃逸?
  E.“线圈和瀑布”跟事件有何关连?
  第三,关于真贺田四季:
  A.真贺田躲在何处?
  B.为什么她跟上述两起案件有关?
  C.为什么那么清楚自己(萌绘)的位置?
  犀川在全部的事情发生前,也就是在萌绘与塙理生哉见面前就打了电话过来。更令人难以理解,仔细想想,当时犀川似乎企图警告萌绘。为什么老师会打电话给她?这通电话遭人窃听后,真贺田四季打电话给正在新干线上的犀川,希望犀川来长崎一趟,理由又是什么?另外,岛田文子事前告诉她关于水怪杀死船员的事件,还有反町爱看到在天空飞舞的龙,这两件事跟昨晚发生的两起凶杀案会有关系吗?
  好想快点见到老师,跟他说话。有那么多话要说,老师现在到哪里了呢?想着想着,萌绘忽然回头一看,但除了刚才走过的道路,空无一人。
  萌绘踏着石板路,快步走过商店街,看着橱窗里映出自己的影子,同时不停地往前走。她喜欢四处垂挂的招牌以及未熄灭的街灯所带给她的感觉。奶油色的墙壁上还留有信手漆涂的图画,很像德国或比利时的乡间小屋,刻意凸显建筑物纯朴所做的装饰。
  装饰?没错……这就是装饰,一个重要的关键词。萌绘想起真贺田四季说的话。
  穿过最后一道拱廊,萌绘来到广场,终于看到有人在散步。发生悲剧的教堂沐浴在阳光下,看起来如此立体,门前还停着好几辆警车。
  一整晚没睡,眼睛有点酸痛,加上一路走回来,整个人昏昏沉沉。萌绘打算直接回房间。她穿过广场往饭店走去,却被两个从教堂走出来的男人招手唤住。
  萌绘维持同个步调,不疾不徐地换个方向,走到教堂门口。两个男人一个是芝池,另一位是身材高大的年轻人。
  “告诉我一声,我就会去接你啊。”芝池婉转地说。
  “不要紧,我想散散步……”
  “啊,还没跟你介绍我旁边这位。”芝池看着年轻男人说。
  “您好,敝姓鲤沼……”男人向萌绘行礼。他看起来颇为正直,但缺乏表情。萌绘记得刚才在Nano Craft二十四楼的电梯前就见过他。
  “我们刚才见过。”萌绘对他微笑。
  “刚才没跟您打招呼真是抱歉。”鲤沼不苟言笑地加了一句,表情态度和他的用语相距甚远。
  “你好,我是西之园。”萌绘点头致意。
  “你后来跟总经理见面了吧?”芝池抽着烟问萌绘。“怎么样?对凶杀案有什么看法吗?有没有得到关于真贺田四季的情报?”
  “应该可以确定真贺田博士就在这附近。”萌绘站在教堂门口往远处的建筑物看。“我想,她应该躲在饭店的地下楼层,但塙先生始终不肯透露,所以也不太可能会告诉你们。”
  “已经死了两个人……”芝池低声说:“现在已经不是保守秘密的时候了。”
  “我同意你的看法,不过他们的总经理和副总经理不这么想。”
  鲤沼避开芝池吐出来的烟雾,站到萌绘身边。
  “西之园小姐,冒昧请问一下……”鲤沼还是同个表情。他像在学校演讲比赛上朗诵台词的小朋友。“您之前会说饭店大厅的电梯往下能抵达Nano Craft的研究室是吗?”
  “是的。”
  “不过……我们调查的结果,饭店地下的楼层只有机械室。”
  “那是地下一楼吗?”
  “对。”
  “再往下才是研究室。可能是地下二楼或三楼,甚至更下层。我去过的是地下三楼。”
  “可是,操作电梯的键盘只有到地下一楼的按钮。”
  “操作盘面上的确没有按钮,但新庄小姐将一张特制卡片插入操作盘下面的缝隙,缝隙里有感应装置。所以只要有那张卡片就可以下去。”
  “然后从那里又可以通到教堂?”
  “嗯,在地下楼层走了一段路之后,再搭另一台电梯往上。”
  “结果那部电梯不见了,是吗?”
  “消失了……”萌绘耸耸肩。“就像你说的。”
返回书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