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网 - 人生必读的书

TXT下载此书 | 书籍信息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返回首页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神雕侠侣

_24 金庸(现代)
中咬着一大块鱼,含含糊糊的道:“我……我要泡点儿汤!”汤
碗一侧,把半碗热汤倒在陆无双右臂上。她坐西朝东,右臂
处于内侧,这半碗汤倒将下去,她立时身子一缩,转头去看。
杨过叫道:“啊哟!”毛手毛脚的去替她抹试,就在此时,左
手向外一扬,四根竹筷激飞而出,分射四名化子。
这四根竹筷去势实在太快,那四个化子还没看清,只觉
臂弯处一痛。呛啷啷声响,四只破碗一齐摔在地下砸得粉碎。
杨过拉起身上破衣,不住价往陆无双袖子上抹去,说道:“你
……你别生气……我……我……我给你抹干净。”陆无双叱
道:“别瞎捣乱!”回头瞧那四个化子时,登时惊得呆了。
只见四个乞丐的背影在街角处一晃而没,地下满是破碗
的碎片。陆无双大是惊疑:“这四人忒也古怪,怎地平白无端
的突然走了?”
她见杨过双手都是鱼汤菜汁,还在桌上乱抹,斥道:“快
走开,也不怕脏?”杨过道:“是,是!”双手在衣襟上大擦一
阵。陆无双皱起眉头,问道:“那四个叫化怎么走啦?”杨过
道:“他们见姑娘小气,不肯施舍,再求也是无用,这就走啦。”
陆无双沉吟片刻,不明所以,取出银子,叫杨过去买了
一头驴子,付了饭钱后,跨上驴背。但刚上驴背,断骨处便
是剧痛,忍不住呻吟出声。杨过道:“可惜我又脏又臭,要不
然倒可扶着你。”陆无双道:“哼,尽说废话。”缰绳一抖,那
驴子的脾气甚是倔强,挨到墙边,将她身子往墙上擦去。陆
无双手脚都无力气,惊呼一声,竟从驴子上摔了下来。她右
足着地,稳稳站定,可是牵动伤处,疼痛难当,怒道:“你明
明见我摔下来,也不来扶。”杨过道:“我……身上脏啊。”陆
无双道:“你就不会洗洗么?”杨过傻笑几下,却不说话。陆
无双道:“你扶我骑上驴子去。”杨过依言扶她上了驴背。那
驴子一觉背上有人,立时又要捣鬼。
陆无双道:“你快牵着驴子。”杨过道:“不,我怕驴子踢
我。要是我那条大牯牛跟着来,可就好了。”陆无双气极:
“这傻蛋说他不傻却傻,说他傻呢,却又不傻。他明明是想抱
着我。”无可奈何,只得道:“好罢,你也骑上驴背来。”杨过
道:“是你叫我的,可别嫌我脏,又骂我打我。”陆无双道:
“是啦,罗罗唆唆的多说干么?”杨过这才一笑跨上驴背,双
手搂住了她,两腿微一用力,那驴子但感腹边大痛,哪里还
敢作怪,乖乖的走了。
杨过道:“向哪儿走?”陆无双早已打听过路径,本想东
行过潼关,再经中州,折而南行,那是大道,但见了丐帮这
四个化子后,寻思前边路上必定还有丐帮徒众守候,不如走
小路,经竹林关,越龙驹寨,再过紫荆关南下,虽然路程迂
远些,却是太平得多,也更加不易给师父追上,沉吟一会,向
东南方一指,道:“往那边去。”
驴子蹄声得得,缓缓而行,刚出市集,路边一个农家小
孩奔到驴前,叫道:“陆姑娘,有件物事给你。”说着将手中
一束花掷了过来,转头撒腿就跑。陆无双伸手接过,见是一
束油菜花,花束上缚着一封信,忙撕开封皮,抽出一张黄纸,
见纸上写道:
“尊师转眼即至,即速躲藏,切切!”
黄纸甚是粗糙,字迹却颇为秀雅。陆无双“咦”了一声,
惊疑不定:“这小孩是谁?他怎知我姓陆?又怎知我师父即会
追来?”问杨过道:“你识得这小孩,是不是?又是你姑姑派
来的了?”
杨过在她脑后早已看到了信上字迹,心想:“这明明是个
寻常农家孩童,定是受人差遣送信。只不知写信的人是谁?看
来倒是好意。当真李莫愁追来,那便如何是好?”他虽学了玉
女心经和九阴真经,一身而兼修武林中两大秘传,但究竟时
日太浅,虽知秘奥,功力未至,也是枉然,若给李莫愁赶上,
可万万不是敌手,青天白日的实是无处躲藏,正自沉吟无计,
听陆无双问起,答道:“我不识得这小傻蛋,看来也不是我姑
姑派来的。”
刚说了这两句话,只听吹打声响,迎面抬来一乘花轿,数
十人前后簇拥,原来是迎娶新娘。虽是乡间村夫的粗鄙鼓乐,
却也喜气洋洋,自有一股动人心魄的韵味。杨过心念一动,问
道:“你想不想做新娘子?”
第九回 百计避敌
陆无双正自惶急,听他忽问傻话,怒道:“傻蛋!又胡说
甚么?”杨过笑道:“咱们来玩拜天地成亲。你扮新娘子好不
好?那才教美呢?脸上披了红布,别人说甚么也瞧你不见。”
陆无双一怔,道:“你教我扮新娘子躲过师父?”杨过嘻嘻笑
道:“我不知道,你扮新娘子,我就扮新官人。”
此时事势紧迫,陆无双也无暇斥骂,心想:“这傻蛋的主
意当真古怪,但除此之外,实在亦无别法。”问道:“怎么扮
法啊?”杨过也不敢多挨时刻,扬鞭在驴臀上连抽几鞭,驴子
发足直奔。
乡间小路狭窄,一顶八人抬的大花轿塞住了路,两旁已
无空隙。迎亲人众见驴子迎面奔来,齐声叱喝,叫驴上乘客
勒缰缓行。杨过双腿一夹,却催得驴子更加快了,转眼间已
冲到迎亲的人众跟前。早有两名壮汉抢上前来,欲待拉住驴
子,以免冲撞花轿。杨过皮鞭挥处,卷住了二人手臂,一提
一放,登时将二人摔在路旁,向陆无双道:“我要扮新郎啦。”
身子前探,右手伸出,已将骑在一匹白马上的新郎提将过来。
那新郎十七八岁年纪,全身新衣,头戴金花,突然被杨
过抓住,自是吓得魂不附体。杨过举起他身子往空中一抛,待
他飞上一丈有余,再跌下来时,在众人惊呼声中伸手接住。迎
亲的共有三十来人,半数倒是身长力壮的关西大汉,但见他
如此本领,新郎又落入他手中,哪敢上前动手?一个老者见
事多了,料得是大盗拦路行劫,抢上前来唱个肥诺,说道:
“大王请饶了新官人。大王须用多少盘缠使用,大家尽可商
量。”杨过向陆无双笑道:“媳妇儿,怎么他叫我大王?我又
不姓王?我瞧他比我还傻。”陆无双道:“别瞎缠啦,我好似
听到了师父花驴上的铃子声响。”
杨过一惊,侧耳静听,果然远处隐隐传来一阵铃声,心
想:“她来得好快啊。”说道:“铃子?甚么铃子?是卖糖的么?
那好极啦,咱们买糖吃。”转头向那老者道:“你们全都听我
的话,就放了他,要不然……”说着又将新郎往空中一抛。那
新郎吓得哇哇大叫,哭将起来。那老者只是作揖,道:“全凭
大王吩咐。”杨过指着陆无双道:“她是我媳妇儿,她见你们
玩拜天地成亲,很是有趣,也要来玩玩……”陆无双斥道:
“傻蛋,你说甚么?”杨过不去理她,说道:“你们快把新娘子
的衣服给她穿上,我就扮新官人玩儿。”
儿童戏耍,原是常有假扮新官人、新娘子拜天地成亲之
事,天下皆然,不足为异。但万料不到一个拦路行劫的大盗
忽然要闹这玩意,众人都是面面相觑,做声不得。看杨陆二
人时,一个是羽冠少年,一个是妙龄少女,说是一对夫妻,倒
也相像。众人正没做理会处,杨过听金铃之声渐近,跃下驴
背,将新郎横放驴子鞍头,让陆无双守住了,自行到花轿跟
前,掀开轿门,拉了新娘出来。
那新娘吓得尖声大叫,脸上兜着红布,不知外面出了甚
么事。杨过伸手拉下她脸上红布,但见她脸如满月,一副福
相,笑道:“新娘子美得紧啊。”在她脸颊上轻轻一摸。新娘
子这时吓得呆了,反而不敢作声。杨过左手提起新娘,叫道:
“若要我饶她性命,快给我媳妇儿换上新娘的打扮。”
陆无双耳听得师父花驴的鸾铃声越来越近,向杨过横了
一眼,心道:“这傻蛋不知天高地厚,这当口还说笑话?”但
听迎亲的老者连声催促:“快,快!快换新郎新娘的衣服。”送
嫁喜娘当即七手八脚的除下了新娘的凤冠霞披、锦衣红裙,替
陆无双穿戴。杨过自己动手,将新郎的吉服穿上,对陆无双
道:“乖媳妇儿,进花轿去罢。”陆无双叫新娘先进花轿,自
己坐在她身上,这才放下轿帷。
杨过看了看脚下的草鞋,欲待更换,铃声却已响到山角
之处,叫道:“回头向东南方走,快吹吹打打!有人若来查问,
别说见到我们。”纵身跃上白马,与骑在驴背上的新郎并肩而
行。众人见新夫妇都落入了强人手中,哪敢违抗,唢呐锣钹,
一齐响起。
花轿转过头来,只行得十来丈,后面鸾铃声急,两匹花
驴踏着小步,追了上来。陆无双在轿中听到铃响,心想能否
脱却大难,便在此一瞬之间了,一颗心怦怦急跳,倾听轿外
动静。杨过装作害羞,低头瞧着马颈,只听得洪凌波叫道:
“喂,瞧见一个跛脚姑娘走过没有?”迎亲队中的老者说道:
“没……没有啊?”洪凌波再问:“有没见一个年轻女子骑了牲
口经过?”那老者仍道:“没有。”师徒俩纵驴从迎亲人众身旁
掠过,急驰而去。
过不多时,李洪二人兜过驴头,重行回转。李莫愁拂尘
挥出,卷住轿帷一拉,嗤的一声,轿帷撕下了半截。杨过大
惊,跃马近前,只待她拂尘二次挥出,立时便要出手救人,哪
知李莫愁向轿中瞧了一眼,笑道:“新娘子挺俊呀。”抬头向
杨过道:“小子,你福气不小。”杨过低下了头,哪敢与她照
面,但听蹄声答答,二人竟自去了。
杨过大奇:“怎么她竟然放过了陆姑娘?”向轿中张去,但
见那新娘吓得面如土色,簌簌发抖,陆无双竟已不知去向。杨
过更奇,叫道:“哎唷,我的媳妇儿呢?”陆无双笑道:“我不
见啦。”但见新娘裙子一动,陆无双钻了出来,原来她低身躲
在新娘裙下。她知师父行事素来周密,任何处所决不轻易放
过,料知她必定去后复来,是以躲了起来。杨过道:“你安安
稳稳的做新娘子罢,坐花轿比骑驴子舒服。”陆无双点了点头,
对新娘道:“你挤得我好生气闷,快给我出去。”新娘无奈,只
得下轿,骑在陆无双先前所乘的驴上。
新娘和新郎从未见过面,此时新郎见新娘肥肥白白,颇
有几分珠圆玉润;新娘偷看新郎,倒也五官端正。二人心下
窃喜,一时倒忘了身遭大盗劫持,后果大是不妙。
一行人行出二十来里,眼见天色渐渐晚了。那老者不住
向杨过哀求放人,以免误了拜天地的吉期。杨过斥道:“你噜
唆甚么?’
一句话刚出口,忽然路边人影一闪,两个人快步奔入树
林。杨过心下起疑,追了下去,依稀见到二人的背影,衣衫
褴褛,却是化子打扮。杨过勒住了马,心想:“莫非丐帮已瞧
出了蹊跷,又在前边伏下人手?事已如此,只得向前直闯。”
不久花轿抬到,陆无双从破帷里探出头来,问道:“瞧见
了甚么?”杨过道:“花轿帷子破了,你脸上又不兜红布。扮
新娘子嘛,总须得哭哭啼啼,就算心里一百个想嫁人,也得
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喊爹叫娘,不肯出门。天下哪有你这般
不怕丑的新娘子?”
陆无双听他话中之意,似乎自己行藏已被人瞧破,只轻
轻骂了声“傻蛋”,不再言语。又行一阵,前面山路渐渐窄了,
一路上岭,甚是崎岖难行,迎亲人众早已疲累不堪,但生怕
惹恼了杨过,没一个敢吐半句怨言。
转眼间夕阳在山,归鸦哑哑的叫着从空中飞过。正行之
间,忽然山角后几个人齐声唱道:“小小姑娘做好事哪,施舍
一把银弯刀哪。”
陆无双脸上变色,心道:“原来那四个化子埋伏在这儿。”
花轿转过山角,只见迎面站着三个乞丐,三人都是身材高大,
与日间在饭店中所见的四人截然不同。杨过见他们每人肩头
都负着五只麻布袋,心想:“这三个五袋叫化,定比那四个四
袋的要厉害些,看来非当真动手不可了。”
迎亲人众与轿夫等正行得没好气,早有人挥鞭向一个乞
丐头上击去,高声叫道:“快让路,快让路!”那乞丐也不闪
避,抓住鞭梢一拉,那人扑地倒了,跌了个狗吃屎。若在平
时,众人定是一拥而上,但先前给杨过吓得怕了,人人均想:
“原来这三个叫化跟那强盗是一伙。”没一人敢再向前,反而
退了几步。
一名乞丐朗声说道:“恭喜姑娘大喜啊,小叫化要讨几文
赏钱。”陆无双回头低声道:“傻蛋,我身上有伤,动手不得,
你给我打发了去。”杨过道:“好。”纵马上前,喝道:“呸,今
儿是我娶媳妇的好日子,叫化儿莫要叽哩咕噜,快给让开了。”
一名叫化向杨过打量了几眼,一时摸不准他的来历。那四个
四袋弟子先前给竹筷打中手腕,都以为是陆无双所出手,并
未向师伯师叔提到杨过。
一名叫化右手一扬,杨过的坐骑受惊,前足提起。杨过
假装乘坐不稳,晃了几下便摔落马背,半晌爬不起身。三个
乞丐心想:“原来此人是真的新郎。”丐帮是侠义道的帮会,向
来锄强扶弱,济困拯危,所以跟陆无双为难,只为她伤了帮
中兄弟,眼见杨过不会武功,这般摔了他一交,均觉歉然,一
名乞丐当即伸手拉了他起来,说道:“对不住,您包涵些。”杨
过喃喃骂道:“你们,哎,真是……讨钱就讨钱,怎地惊了我
的牲口?”摸出三枚小钱,每人给了一枚。三丐依照丐帮规矩,
接过谢了。
杨过笑嘻嘻的向陆无双道:“你要我打发,我已经打发
啦。”陆无双嗔道:“你尽跟我装傻,有甚么好?”杨过道:
“是,是!”退在一旁,挥袖扑打身上的灰土。
陆无双见三个化子仍是拦在路口,冷然道:“你们要怎
地?”一名化子说道:“姑娘是古墓派的高手,我兄弟三人好
生仰慕,要请姑娘指点几招。”陆无双道:“我身负重伤,还
能动甚么手?你们既然不服气,那就约定日子,待我伤愈,自
会前来领教。你们三位是丐帮高手,今日合力来欺侮一个身
上负伤的年轻女子,那才是英雄好汉呢!”
三个化子给她这几句话一挡,果觉己方理亏。其中二人
齐声说道:“好罢!待你伤愈之后,再来找你理论。”另一人
却道:“慢来,你伤在何处?到底是真是假,须得让我瞧瞧。
倘若真的有伤,今日就饶过了你。”他不知她伤在胸口,原是
言出无心。陆无双却登时双颊飞红,不由得大怒,气愤之下,
一时说不出话来,隔了半晌,才骂道:“江湖上说甚么丐帮英
雄仗义,却原来尽是无耻之徒。”三个乞丐听她辱及丐帮名声,
脸色立变,一丐性子甚是暴躁,抢上一步,伸出大手就要往
花轿中抓她出来。
杨过见情势紧迫,叫道:“慢来,慢来。你们讨钱,我已
经给了,怎么又来跟我媳妇儿罗唆?”说着抢过来拦在轿前,
又道:“看三位仁兄虽然做了化子,但个个相貌堂堂,将来必
定升官发财,怎地来调戏我的新媳妇,干这般轻薄无赖的勾
当?”
三个化子一怔,倒也无言可答。那火爆性子的化子道:
“你让开,我们只是要领教她古墓派的武功,谁轻薄来?”说
着用手轻轻一推。杨过大叫一声,往路旁摔去。丐帮自来相
传有个规矩,决不许先行出手殴打不会武艺之人。那化子料
不到这新郎如此不济,只这么轻轻一推便即摔倒,若是摔伤
了他,帮中必有重罚,其余两个同伴也脱不了干系。三人大
惊,同时抢上来扶起。杨过只叫得惊天动地:“哎唷,哎唷!
我的妈啊!”三个化子也瞧不清他到底伤了没有。
杨过一面呼痛,一面说道:“你这三人也是傻的,我新媳
妇儿怕羞,怎肯跟不相识之人说话。这样罢!你们要领教甚
么?先跟我说。我悄悄问了我新媳妇,再来跟你们说,好是
不好?”
三个化子见他半傻不傻,实是老大不耐烦,但又不便对
他动手。三丐中年纪最大的那人寻思:“这姓陆的女子假扮新
娘,这人若是真新郎,就不该如此出力回护。若是假新郎,又
不该如此脓包。”细细打量他身形举止,始终瞧不出端倪。
那火爆性子的化子将手一扬,喝道:“你让是不让?”杨
过双手张开,大声道:“你们要欺侮我媳妇儿,那是万万不可。”
另一个化子叫道:“陆姑娘,你叫这傻蛋挡着,难道还能挡一
辈子不成?爽爽快快,拿句话出来罢。”杨过奇道:“咦,你
也知道我叫俊蛋,真是奇哉怪也。”那火爆性子的化子向陆无
双道:“我们也不领教别的,只想见识一下你那弯刀斩肩的功
夫,这一招叫做甚么?”
陆无双也知杨过尽这么跟他们歪缠,总是没个了结,心
中正自寻思脱身之计,听那化子问起,顺口答道:“那叫‘貂
婵拜月’,怎么啊?”杨过接口道:“不错,我媳妇那弯刀这么
呼的一声,就砍在你肩头啦。”右手一探,从那化子肩头绕了
过去,拍的一下,掌缘在他肩后轻轻斩了一下。
这一下出手,三个化子都是吃了一惊,立时跃开,均想:
“这厮原来假扮新郎,戏弄我们。”那火性化子肩头吃了一掌,
虽然杨过未运劲力,却已大感脸上无光,叫道:“好啊,贼厮
鸟装傻,来来来,先领教你的高招。”
杨过道:“你说向我媳妇领教,怎么又向我领教?”那化
子怒道:“跟阁下领教也是一样。”杨过道:“那就糟啦,我甚
么也不会。”转头向陆无双问道:“好媳妇儿,我的亲亲小媳
妇儿,你说我该教他甚么?”
陆无双此时再无怀疑,知他定然身负绝艺,刚才他这反
手一斩,干净利落,自己就决计办不了,只是不知他武功家
数,便随口说道:“再来一招‘貂婵拜月’。”杨过道:“好!”
腰一弯,手一长,拍的一声,又在那化子后肩斩了一掌。这
一下出手,三丐更是惊骇。杨过明明与那丐相对而立,并不
移步转身,只一伸手,手掌就斩到了他的肩后,这招掌法实
是怪异之极。陆无双心中也是一震:“这明明是我古墓派的武
功,他怎么也会?”又道:“你再来一招‘西施捧心’。”杨过
道:“好啊!”左拳打出,正中对方心口。
那化子身上中拳,只觉一股大力推来,不由自主的飞出
一丈开外,却仍是稳稳站立,胸口中拳处也不觉疼痛,倒似
给人抱起来放在一丈之外一般。另外两名化子左右抢上。杨
过急叫:“媳妇儿,我对付不了,快教我。”陆无双道:“昭君
出塞,麻姑献寿。”杨过左手斜举,右手五指弹起,作了个弹
琵琶的姿式,五根手指一一弹在右首化子身上,正是“昭君
出塞”;随即侧身让开左首化子踢来的一脚,双手合拳向上抬
击,砰的一声,击中对方下巴,说道:“这是‘麻姑献寿’,对
不对啊?”他不欲伤人,是以手上并未用劲。
他连使四招,招招是古墓派“美女拳法”的精奥功夫。古
墓派自林朝英开派,从来传女不传男。林朝英创下这套“美
女拳法”,每一招都取了个美女的名称,使出来时娇媚婀娜,
却也均是凌厉狠辣的杀手。杨过跟小龙女学武,这套拳法自
然也曾学过,只是觉得拳法虽然精妙,总是扭扭捏捏,男人
用之不雅,当练习之时,不知不觉的在纯柔的招数中注入了
阳刚之意,变妩媚而为潇洒,然气韵虽异,拳式仍是一如原
状。
三个化子莫名其妙的中招,却又不觉疼痛,对杨过的功
夫并未佩服,齐声呼啸,攻了上来。杨过东闪西避,叫道:
“媳妇儿,不得了,你今儿要做小寡妇!”陆无双嗤的一笑,叫
道:“天孙织锦!”杨过右手挥左,左手送右,作了个掷梭织
布之状,这一挥一送,双手分别又都打在两名化子的肩头。陆
无双又叫:“文君当垆,贵妃醉酒!”杨过举手作提铛斟酒之
状,在那火性化子头上一凿,接着身子摇晃,跌跌撞撞的向
右歪斜出去,肩头正好撞中另一个化子的胸口。
三个化子又惊又怒,三人施展平生武功,竟然连他衣服
也碰不到,而这小子手挥目送,要打哪里就是哪里,虽然打
在身上不痛,却也是古怪之极。陆无双连叫三招“弄玉吹
箫”、“洛神凌波”、“钩弋握拳”,杨过一一照做。陆无双佩服
已极,故意出个难题,见他正伸拳前击,立即叫道:“则天垂
帘。”当他此时身形,按理万不能发这一招,但杨过自恃内力
高出敌手甚多,竟尔身子前扑,双掌以垂帘式削将下来。三
个化子见他前胸露出老大破绽,心中大喜,同时抢攻,哪知
为他内力所逼,都是腾腾腾的退出数步。
陆无双惊喜交集,叫道:“一笑倾国!”这却是她杜撰的
招数,美人嫣然一笑固能倾国倾城,但怎能用以与人动手过
招?杨过一怔,立即纵声大笑,哈哈哈哈,嘿嘿嘿嘿,呼呼
呵呵,运起了《九阴真经》中的极高深内功。虽然他尚未练
得到家,不能用以对付真正高手,但那三名五袋弟子究只是
三四流脚色,听得笑声怪异,不禁头晕目眩,身子摇了几摇,
扑地跌倒。须知每人耳中有一半月形小物,专司人身平衡,若
此半月形物受到震荡,势不免头重脚轻,再也站立不稳。杨
过的笑声以强劲内力吐出,人人耳鼓连续不断的受到冲击,蓦
地里均感天旋地转。陆无双几欲晕倒,急忙抓住轿中扶手。只
听啊唷、砰嘭之声响成一片,迎亲人众与新郎、新娘一一摔
倒在地。
杨过笑声止息,三名化子跃起身来,脸如土色,头也不
回的走了。
众人休息半晌,才抬起花轿又行,此时对杨过奉若神明,
更是不敢有半点违抗。二更时分,到了一个市镇,杨过才放
迎亲人众脱身。
众人只道这番为大盗所掳,扣押勒赎固是意料中事,多
半还要大吃苦头,岂知那大盗当真只是玩玩假扮新郎新娘,就
此了事,实是意外之喜,不由得对杨过千恩万谢。随伴的喜
娘更是口彩连篇:“大王和压寨娘子百年好合、白头偕老、多
生几位小大王!”只惹得杨过哈哈大笑,陆无双又羞又嗔。
杨过与陆无双找了一家客店住下,叫了饭菜,正坐下吃
饭,忽见门口人影一闪,有人探头进来,见到杨陆二人,立
返回书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