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网 - 人生必读的书

TXT下载此书 | 书籍信息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返回首页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神雕侠侣

_23 金庸(现代)
中,瞧瞧陆无双的嗔态怒色,自觉是依稀瞧到了小龙女,那
也是画饼之意、望梅之思而已。
过了一会,月光西斜,从大门中照射进来。陆无双见杨
过双眼睁开,笑眯眯的瞧着自己,心中一凛:“莫非这傻蛋乔
呆扮痴?他点我穴道,并非无意碰巧撞中?”想到此处,不由
得出了一身冷汗。就在此时,忽见杨过斜眼望着地下,她歪
过眼珠,顺着他眼光看去,只见地下并排列着三条黑影,原
来有三个人站在门口。凝神再看,三条黑影的手中都拿着兵
刃。她暗暗叫苦:“糟啦,糟啦,对头找上了门来,偏生给这
傻蛋撞中了穴道。”她连遭怪异,心中虽然起疑,却总难信如
此肮脏猥琐的一个牧童竟会有一身高明武功。
杨过闭上了眼人声打鼾。只听门口一人叫道:“小贱人,
快出来,你站着不动,就想道爷饶了你么?”杨过心道:“原
来又是个牛鼻子。”又听另一人道:“我们也不要你的性命,只
要削你两只耳朵、三根手指。”第三人道:“老子在门外等着,
爽爽快快的出来动手罢。”说着向外跃出。三人围成半圆,站
在门外。
杨过伸个懒腰,慢慢坐起,说道:“外面叫甚么啊,陆姑
娘,你在哪里?咦,你干么站着不动?”在她背上推了几下。
陆无双但觉一股强劲力道传到,全身一震,三处被封的穴道
便即解开,当下也不及细想,俯身拾起单刀,跃出大门,只
见三个男人背向月光而立。
她更不打话,翻腕向左边那人挺刀刺去。那人手中拿的
是条铁鞭,看准尖刀砸将下来,他铁鞭本就沉重,兼之膂力
甚强,砸得又准,当的一声,陆无双单刀脱手。杨过横卧桌
上,见陆无双向旁跳开,左手斜指,心道:“好,那道人的长
剑保不住。”果然她手腕斗翻,已施展古墓派武功,夺过道人
手中长剑,顺手斫落,噗的一声,道人肩头中剑。他大声咒
骂,跃开去撕道袍裹伤。
陆无双舞剑与使鞭的汉子斗在一起。另一个矮小汉子手
持花枪,东一枪西一枪的攒刺,不敢过份逼近。那使鞭的猛
汉武艺不弱,斗了十余合,陆无双渐感不支。那人出手与步
履之间均有气度,似乎颇为自顾身分,陆无双数次失手,他
竟并不过分相逼。
那道人裹好伤口,空手过来,指着陆无双骂道:“古墓派
的小贱人,下手这般狠毒!”挺臂舞拳,向她急冲过去。白光
闪动,那道人背上又吃了一剑,可是那矮汉的花枪却也刺到
了陆无双背心,使鞭猛汉的铁鞭戳向她肩头。杨过暗叫:“不
好!”双手握着的两枚石子同时掷出,一枚荡开花枪,另一枚
打中了猛汉右腕。
不料那猛汉武功了得,右腕中石,铁鞭固然无力前伸,但
左拳快似闪电,倏地穿出,噗的一声,击正陆无双胸口。杨
过大惊,他究竟年轻识浅,看不透这猛汉左手拳上功夫的了
得,急忙抢出,一把抓住他后领运劲甩出。那猛汉腾空而起,
跌出丈许之外。那道人与矮汉子见杨过如此厉害,忙扶起猛
汉,头也不回的走了。
杨过俯头看陆无双时,见她脸如金纸,呼吸甚是微弱,受
伤实是不轻,伸左手扶住她背脊,让她慢慢坐起,但听得格
啦、格啦两声轻响,却是骨骼互撞之声,原来她两根肋骨被
那猛汉一掌击断了。她本已昏晕过去,两根断骨一动,一阵
剧痛,便即醒转,低低呻吟。杨过道:“怎么啦?很痛么?”陆
无双早痛得死去活来,咬牙骂道:“问甚么?自然很痛。抱我
进屋去。”杨过托起她身子,不免略有震动。陆无双断骨相撞,
又是一阵难当剧痛,骂道:“好,鬼傻蛋,你……你故意折磨
我。那三个家伙呢?”杨过出手之时,她已被击晕,是以不知
是他救了自己性命。
杨过笑了笑,道:“他们只道你已经死了,拍拍手就走啦。”
陆无双心中略宽,骂道:“你笑甚么?死傻蛋,见我越痛就越
开心,是不是?”杨过每听她骂一句,就想起小龙女当日叱骂
自己的情景来。他在活死人墓中与小龙女相处这几年,实是
他一生中最欢悦的日子,小龙女纵然斥责,他因知师父真心
相待,仍是内心感到温暖。此时找寻师父不到,恰好碰到另
一个白衣少女,凄苦孤寂之情,竟得稍却。实则小龙女秉性
冷漠,纵对杨过责备,也不过不动声色的淡淡数说几句,哪
会如陆无双这么乱骂?但在杨过此时心境,总是有一个年轻
女子斥骂自己,远比无人斥骂为佳,对她的恶言相加只是微
笑不理,抱起她放在桌上。陆无双横卧下去时断骨又格格作
声,忍不住大声呼痛,呼痛时肺部吸气,牵动肋骨,痛得更
加厉害了,咬紧牙关,额头上全是冷汗。
杨过道:“我给你接上断骨好么?”陆无双骂道:“臭傻蛋,
你会接甚么骨?”杨过道:“我家里的癞皮狗跟隔壁的大黄狗
打架,给咬断了腿,我就给它接过骨。还有,王家伯伯的母
猪撞断了肋骨,也是我给接好的。”陆无双大怒,却又不敢高
声呼喝,低沉着嗓子道:“你骂我癞皮狗,又骂我母猪。你才
是癞皮狗,你才是母猪。”杨过笑道:“就算是猪,我也是公
猪啊。再说,那癞皮狗也是雌的,雄狗不会癞皮。”陆无双虽
然伶牙利齿,但每说一句,胸口就一下牵痛,满心要跟他斗
口,却是力所不逮,只得闭眼忍痛,不理他的唠叨。杨过道:
“那癞皮狗的骨头经我一接,过不了几天就好啦,跟别的狗打
起架来,就和没断过骨头一样。”
陆无双心想:“说不定这傻蛋真会接骨。何况若是无人医
治,我准没命。可是他跟我接骨,便得碰到我胸膛,那……
那怎么是好?哼,他若治我不好,我跟他同归于尽。若是治
好了,我也决不容这见过我身子之人活在世上。”她幼遭惨祸,
忍辱挣命,心境本已大异常人,跟随李莫愁日久,耳染目濡,
更学得心狠手辣,小小年纪,却是满肚子的恶毒心思,低声
道:“好罢!你若骗我,哼哼,小傻蛋,我决不让你好好的死。”
杨过心道:“此时不加刁难,以后只怕再没机缘了。”于
是冷冷的道:“王家伯伯的母猪撞断了肋骨,他闺女向我千求
万求,连叫我一百声‘好哥哥’,我才去给接骨……”陆无双
连声道:“呸,呸,呸,臭傻蛋……臭傻蛋……啊唷……”胸
口又是一阵剧痛。杨过笑道:“你不肯叫,那也罢了。我回家
啦,你好好儿歇着。”说着站起身来,走向门口。
陆无双心想:“此人一去。我定要痛死在这里了。”只得
忍气道:“你要怎地?”杨过道:“本来嘛,你也得叫我一百声
好哥哥,但你一路上骂得我苦了,须得叫一千声才成。”陆无
双心下计议:“一切且答应他,待我伤愈,再慢慢整治他不迟。”
于是说道:“我就叫你好哥哥,好哥哥,好哥哥……哎唷……
哎唷……”杨过道:“好罢,还有九百九十七声,那就记在帐
上,等你好了再叫。”走近身来,伸手去解她衣衫。
陆无双不由自主的一缩,惊道:“走开!你干甚么?”杨
过退了一步,道:“隔着衣服接断骨我可不会,那些癞皮狗、
老母猪都是不穿衣服的。”陆无双也觉好笑,可是若要任他解
衣,终觉害羞,过了良久,才低头道:“好罢,我闹不过你。”
杨过道:“你不爱治就不治,我又不希罕……”
正说到此处,忽听得门外有人说道:“这小贱人定然在此
方圆二十里之内,咱们赶紧搜寻……”陆无双一听到这声音。
只吓得面无人色,当下顾不得胸前痛楚。伸手按住了杨过的
嘴巴,原来外面说话的正是李莫愁。
杨过听了她声音,也是大吃一惊,只听另一个女子声音
道:“那叫化子肩头所插的那把弯刀,明明是师妹的银弧刀,
就可惜没能起出来认一下。”此人自是洪凌波了。
她师徒俩从活死人墓中死里逃生,回到赤霞庄来,发现
陆无双竟已逃走,这也罢了,不料她还把一本《五毒秘传》偷
了去。李莫愁横行江湖,武林人士尽皆忌惮,主要还不因她
武功,而在她五毒神掌与冰魄银针的剧毒。《五毒秘传》中载
得有神掌与银针上毒药及解药的药性、制法,倘若流传了出
去,赤练仙子便似赤练蛇给人拔去了毒牙。秘传中所载她早
烂熟于胸,自不须带在身边,在赤霞庄中又藏得机密万分,哪
知陆无双平日万事都留上了心,得知师父收藏的所在,既然
决意私逃,便连这本书也偷了去。
李莫愁这一怒真是非同小可,带了洪凌波连日连夜的追
赶,但陆无双逃出已久,所走的又是荒僻小道。李莫愁师徒
自北至南、自南回北兜截了几次,始终不见她的踪影。这一
晚事有凑巧,师徒俩行至潼关附近,听得丐帮弟子传言,召
集西路帮众聚会。李莫愁心想丐帮徒众遍于天下,耳目灵通,
当会有人见到陆无双,于是师徒俩赶到集会之处,想去打探
消息,在路上恰好撞到一名五袋弟子由一名丐帮帮众背着飞
跑,另外十七八名乞儿在旁卫护。李莫愁见那人肩头插了一
柄弯刀,正是陆无双的银弧刀。她闪身在旁窃听,隐约听到
那些乞丐愤然叫嚷,说给一个跛足丫头用弯刀掷中了肩头。
李莫愁大喜,心想他既受伤不久,陆无双必在左近,当
下急步追赶,寻到了那破屋之前。但见屋前烧了一堆火,又
微微闻到血腥气,忙晃亮火折四下照看,果见地下有几处血
迹,血色尚新,显是恶斗未久。李莫愁一拉徒儿的衣袖,向
那破屋指了指。洪凌波点点头,推开屋门,舞剑护身,闯了
进去。
陆无双听到师父与师姊说话,已知无幸,把心一横,躺
着等死。只听得门声轻响,一条淡黄人影闪了进来,正是师
姊洪凌波。
洪凌波对师妹情谊倒甚不错,知道此次师父定要使尽诸
般恶毒法儿,折磨得师妹痛苦难当,这才慢慢处死,眼见她
躺在桌上,当下举剑往她心窝中刺去,免她零碎受苦。
剑尖刚要触及陆无双心口,李莫愁伸手在她肩头一拍,洪
凌波手臂无劲,立时垂下。李莫愁冷笑道:“难道我不会动手
杀人?要你忙甚么?”对陆无双道:“你见到师父也不拜了么?”
她此时虽当盛怒,仍然言语斯文,一如平素。陆无双心想:
“今日既已落在她手中,不论哀求也好,顶撞也好,总是要苦
受折磨。”于是淡淡的道:“你与我家累世深仇,甚么话也不
必说啦。”李莫愁静静的望着她,目光中也不知是喜是愁。洪
凌波脸上满是哀怜之色。陆无双上唇微翘,反而神情倨傲。
三人这么互相瞪视,过了良久,李莫愁道:“那本书呢?
拿来。”陆无双道:“给一个恶道士、一个臭叫化子抢去啦!”
李莫愁暗吃一惊。她与丐帮虽无梁子,跟全真教的过节却是
不小,素知丐帮与全真教渊源极深,这本《五毒秘传》落入
了他们手中,那还了得?
陆无双隐约见到师父淡淡轻笑,自是正在思量毒计。她
在道上遁逃之际,提心吊胆的只怕师父追来,此刻当真追上
了,反而不如先时恐惧,突然间想起:“傻蛋到哪里去了?”她
命在顷刻,想起那个肮脏痴呆的牧童,不知不觉竟有一股温
暖亲切之感。”突然间火光闪亮,蹄声腾腾直响。
李莫愁师徒转过身来,只见一头大牯牛急奔入门,那牛
右角上缚了一柄单刀,左角上缚着一丛烧得正旺的柴火,眼
见冲来的势道极是威猛,李莫愁当即闪身在旁,但见牯牛在
屋中打了个圈子,转身又奔了出去。牯牛进来时横冲直撞,出
去时也是发足狂奔,转眼间已奔出数丈之外,李莫愁望着牯
牛后影,初时微感诧异,随即心念一动:“是谁在牛角上缚上
柴火尖刀?”转过身来,师徒俩同声惊呼,躺在桌上的陆无双
已影踪不见。
洪凌波在破屋前后找了一遍,跃上屋顶。李莫愁料定是
那牯牛作怪,当即追出屋去。黑暗中但见牛角上火光闪耀,已
穿入了前面树林。她在火光照映下见牛背上无人,看来陆无
双并非乘牛逃走,转念一想:“是了,定是有人在外接应,赶
这怪牛来分我之心,趁乱救了她去。”但一时之间不知向何方
追去才是,当下脚步加快,片刻间已追上牯牛,纵身跃上牛
背,却瞧不出甚么端倪,立即跃下,在牛臀上踢了一脚,撮
口低啸,与洪凌波通了讯号,一个自北至南,一个从西到东
的追去。
这牯牛自然是杨过赶进屋去的。他听到李莫愁师徒的声
音,当即溜出后门,站在窗外偷听,只一句话,便知李莫愁
是要来取陆无双性命,灵机一动,奔到牯牛之旁,将陆无双
那柄给铁鞭砸落在地的单刀拾起,再拾了几根枯柴,分别缚
上牛角,取火燃着了柴枝,伏在牛腹之下,手脚抱住牛身,驱
牛冲进屋去,一把抱起陆无双,仍是藏在牛腹底下逃出屋来。
他行动迅捷,兼之那牯牛模样古怪,饶是李莫愁精明,事出
不意,却也没瞧出破绽。待得她追上牯牛,杨过早已抱着陆
无双跃入长草中躲起。
这一番颠动,陆无双早痛得死去活来,于杨过怎样相救、
怎样抱着她藏身在牛腹之下、怎样跃入草丛,她都是迷糊不
清,过了好一阵,神智稍复,“啊”的一声叫了出来。杨过忙
按住她口,在她耳边低声道:“别作声!”只听脚步声响,洪
凌波道:“咦,怎地一霎眼就不见了人?”远处李莫愁道:“咱
们走罢。这个贱人定是逃得远了。”但听洪凌波的脚步声渐渐
远去。陆无双极是气闷,又待呼痛。杨过仍是按住她嘴不放。
陆无双微微一挣,发觉被他搂在怀内,又羞又急,正想
出手打去。杨过在她耳边低声道:“别上当,你师父在骗你。”
这句话刚说完,果然听得李莫愁道:“当真不在此处。”说话
声音极近,几乎就在二人身旁。陆无双吃了一惊,心道:“若
不是傻蛋见机,这番可没命了!”原来李莫愁疑心她就藏在附
近,口中说走,其实是施展轻功,悄没声的掩了过来。陆无
双险些中计。
杨过侧耳静听,这次她师徒俩才当真走了,松开按在陆
无双嘴上的手,笑道:“好啦,不用怕啦。”陆无双道:“放开
我。”杨过轻轻将她平放草地,说道:“我立时给你接好断骨,
咱们须得赶快离开此地,待得天明,可就脱不了身啦。”陆无
双点了点头。杨过怕她接骨时挣扎叫痛,惊动李莫愁师徒,当
即点了她的麻软穴,伸手去解她衣上扣子,说道:“千万别作
声。”
解开外衣后,露出一件月白色内衣,内衣之下是个杏黄
色肚兜。杨过不敢再解,目光上移,但见陆无双秀眉双蹙,紧
紧闭着双眼,又羞又怕,浑不似一向的蛮横模样。杨过情窦
初开,闻到她一阵阵处女体上的芳香,一颗心不自禁的怦怦
而跳。陆无双睁开眼来,轻轻的道:“你给我治罢!”说了这
句话,又即闭眼,侧过头去。杨过双手微微发颤,解开她的
肚兜,看到她乳酪一般的胸脯,怎么也不敢用手触摸。
陆无双等了良久,但觉微风吹在自己赤裸的胸上,颇有
寒意,转头睁眼,却见杨过正自痴痴的瞪视,怒道:“你……
你瞧……瞧……甚么?”杨过一惊,伸手去摸她肋骨,一碰到
她滑如凝脂的皮肤,身似电震,有如碰到炭火一般,立即缩
手。陆无双道:“快闭上眼睛,你再瞧我一眼,我……我
……”说到此处,眼泪流了下来。
杨过忙道:“是,是。我不看了。你……你别哭。”果真
闭上眼睛,伸手摸到她断了的两根肋骨,将断骨仔细对准,忙
拉她肚兜遮住她胸脯,心神略定,于是折了四根树枝,两根
放在她胸前,两根放在背后,用树皮牢牢绑住,使断骨不致
移位,这才又扣好她里衣与外衣的扣子,松了她的穴道。
陆无双睁开眼来,但见月光映在杨过脸上,双颊绯红,神
态忸怩,正自偷看她的脸色,与她目光一碰,急忙转过头去。
此时她断骨对正,虽然仍是疼痛,但比之适才断骨相互锉轧
时的剧痛已大为缓和,心想:“这傻蛋倒真有点本事。”她此
时自已看出杨过实非常人,更不是傻蛋,但她一起始就对之
嘲骂轻视,现下纵然蒙他相救,却也不肯改颜尊重,当下问
道:“傻蛋,你说怎生好?呆在这儿呢,还是躲得远远地?”杨
过道:“你说呢?”陆无双道:“自然走啊,在这儿等死么?”杨
过道:“到哪儿去?”陆无双道:“我要回江南,你肯不肯送我
去?”杨过道:“我要寻我姑姑,不能去那么远。”陆无双一听,
脸色沉了下来,道:“好罢,那你快走!让我死在这儿罢。”
陆无双若是温言软语的相求,杨过定然不肯答应,但见
她目蕴怒色,眉含秋霜,依稀是小龙女生气的模样,不由得
难以拒却,心想:“说不定姑姑恰好到了江南,我送陆姑娘去,
常言道好心有好报,天可怜见,却教我撞见了姑姑。”他明知
此事渺茫之极,只是无法拒绝陆无双所求,只好向自己巧所
辩解罢了,当下叹了口气,俯身将她抱起。
陆无双怒道:“你抱我干么?”杨过笑道:“抱你到江南去
啊。”陆无双大喜,噗嗤一笑,道:“傻蛋,江南这么远,你
抱得我到么?”话虽这么说,却安安静静的伏在他怀里,一动
也不动了。
这时那头大牯牛早奔得不知去向。杨过生怕给李莫愁师
徒撞见,尽拣荒僻小路行走。他脚下迅捷,上身却是稳然不
动,全没震痛陆无双的伤处。陆无双见身旁树木不住倒退,他
这一路飞驰,竟然有如奔马,比自己空身急奔还要迅速,轻
功实不在师父之下,心中暗暗惊奇:“原来这傻蛋身负绝艺,
他小小年纪,怎能练到这一身本事?”不久东方渐白,她抬起
头来,见杨过脸上虽然肮脏,却是容貌清秀,双目更是灵动
有神,不由得心中一动,渐渐忘了胸前疼痛,过了一阵,竟
尔沉沉睡去。
待得天色大明,杨过有些累了,奔到一棵大树底下,轻
轻将她放下,自己坐在她身边休息。陆无双睁开眼来,浅浅
一笑,说道:“我饿啦,你饿不饿?”杨过道:“我自然也饿,
好罢,咱们找家饭店吃饭。”站起身来,又抱起了她,只是抱
了半夜,双臂微感酸麻,当下举起她坐在自己肩头,缓缓而
行。
陆无双两只脚在杨过胸前轻轻的一荡一荡,笑道:“傻蛋,
你到底叫甚么名字?总不成在别人面前,我也叫你傻蛋。”杨
过道:“我没名字,人人都叫我傻蛋。”陆无双愠道:“你不说
就算啦!那你师父是谁?”杨过听她提到“师父”二字,他对
小龙女极是敬重,哪敢轻忽玩闹,正色答道:“我师父是我姑
姑。”陆无双信了,心道:“原来他是家传的武艺。”又问:
“你姑姑是哪一家哪一派?”杨过呆头呆脑的道:“她是住在家
里的,派甚么的我可不知道啦。”陆无双嗔道:“你装傻!我
问你,你学的是哪一门子武功?”杨过道:“你问我家的大门
吗?怎么说是纸糊的,那明明是木头的。”陆无双心下沉吟:
“难道此人当真是个傻蛋?武功虽好,人却痴呆么?”于是温
言道:“傻蛋,你好好跟我说,你为甚么救我性命?”
杨过一时难以回答,想了一阵,道:“我姑姑叫我救你,
我就救你。”陆无双道:“你姑姑是谁?”杨过道:“姑姑就是
姑姑。她叫我干甚么,我就干甚么。”陆无双叹了口气,心想:
“这人原来真是傻的。”本来已对他略有温柔之意,此时却又
转生厌憎。杨过听她不再说话,问道:“你怎么不说话啦?”陆
无双哼了一声。杨过又问一句。陆无双嗔道:“我不爱说话就
不说话,傻蛋,你闭着嘴巴!”杨过知她此时脸色定然好看,
只是她坐在自己肩头,难以见到,不禁暗感可惜。
不多时,来到一个小市镇。杨过找了一家饭店,要了饭
菜,两人相对而坐。陆无双闻到他身上的牛粪气息,眉头一
皱,道:“傻蛋,你坐到那边去,别跟我一桌。”杨过笑了笑,
走到另一张桌旁坐了。陆无双见他仍是面向自己,心中烦躁,
越瞧越觉此人傻得讨厌,沉脸道:“你别瞧我。”指着远处一
张桌子道:“坐到那边去。”杨过咧嘴一笑,捧了饭碗,坐在
门槛上吃了起来。陆无双道:“这才对啦。”她肚中虽饿,但
胸口刺痛,难以下咽,只感一百个的不如意,欲待拿杨过出
气,他又坐得远了,呼喝不着。
正烦恼间,忽听门外有人高声唱道:“小小姑娘做好事
哪。”又有人接唱道:“施舍化子一碗饭哪!”陆无双抬起头来,
只见四名乞丐一字排在门外,一齐望着自己,眼见这四人来
意不善,心中暗暗吃惊。又听第三个化子唱道:“天堂有路你
不走哪!”第四个唱道:“地狱无门你进来哟!”四个乞丐唱的
都是讨饭的《莲花落》调子,每人都是右手持一只破碗,左
手拿一根树枝,肩头负着四只麻布袋子。陆无双曾听师姊闲
谈时说起,丐帮帮众以所负麻袋数目分辈份高低,这四人各
负四袋,那均是四袋弟子了,想起昨天在豺狼谷中相斗的那
韩陈二人,背上似乎各负五只麻袋,比之眼前这四人还高了
一级。自己若是身上无伤,对这四丐自是不惧,可是现下提
筷子都没力气,却如何迎敌?傻蛋轻功虽然了得,但这么疯
疯颠颠的,就算会武,也决不能高,一时不禁彷徨无计。
杨过自管自吃饭,对这四个化子恍若未见。他吃完了一
碗,自行走到饭桶边满满的又装一碗,伸手到陆无双面前的
菜盘中抓起一条鱼来,汤水鱼汁,淋得满桌都是,傻笑道:
“嘻嘻,我吃鱼!”
陆无双秀眉微蹙,已无余暇斥骂。只听那四个乞丐又唱
了起来,唱的仍是“小小姑娘”那四句。四个乞丐连唱三遍,
八只眼睛瞪视着她。陆无双不知如何应付才是,当下缓缓扒
着饭粒,只作没有听见,心中却是焦急万分。
一个化子大声说道:“小姑娘,你既一碗饭也不肯施舍,
就再施舍一柄弯刀罢。”另一个道:“你跟我们去,我们也不
能难为你。只要问明是非曲直,自有公平了断。”隔了一会,
第三个道:“快走罢,难道真要我们用强不成?”陆无双回答
也不是,不答也不是,不知如何是好。第四个化子道:“我们
不能强丐恶化,四个大男人欺侮一个小姑娘,也教江湖上好
汉笑话,只是要你去评一评理。”陆无双听了四人语气,知道
片刻之间就要动武,虽然明知难敌,却也不能束手待毙,左
手抚着长凳,只待对方上来,就挺凳拒敌。
杨过心想:“该出手啦!”走到陆无双桌边,端起汤碗,口
返回书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