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网 - 人生必读的书

TXT下载此书 | 书籍信息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返回首页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落难的凤凰

_3 元苡成昔(当代)
  老山鸡的笑容立刻有些不太自然:“哦,什么人?”
  凤凰斜眼看他:“这你都不知?那月宫中住的,乃是这天上地下最美的仙子——嫦娥仙子。”
  “最美?”老山鸡举杯一饮而尽,摇摇头,“我看未必。”
  “你懂什么!多少上仙费尽心思只为博月宫仙子一笑,只可惜……”
  “可惜什么?”
  凤凰自饮了一杯,不说话。
  “可惜她不领你的情?”老山鸡冷笑,手中捏着的酒杯有轻痕泛开。
  “你这山野村夫怎知我天界气派。”凤凰有意挽回面子,“嫦娥仙子清雅绰约,出尘脱俗,怎肯为凡情所累。”
  老山鸡还是冷笑着:“知道她为什么不接受你吗?”
  “为什么?”凤凰明知老山鸡必不安好心,却还是忍不住问出口。天知道为了这个问题,他都快要想破了脑袋。
  “因为全天庭的人都知道……”老山鸡的口里泛着淡淡酒气,呼在凤凰耳边,烫得人忍不住想躲开,“你是个断袖……”
  老山鸡说完,伸出舌尖轻轻舔上凤凰的耳垂。
  老山鸡从后将凤凰环在怀中,双手紧箍着他,令他挣扎不得,湿热的气息包裹在他耳畔,动作异常暧昧,言辞却比任何一次都要冷酷:不管你再怎么献殷勤,她都不会多看你一眼,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凤凰试图别过头,老山鸡却立刻加大了力度,勒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耳垂被整个含进嘴里,吮吸舔、弄,让他忍不住抓紧了老山鸡的衣袖。
  “喜欢我这样对你吗?”老山鸡语气冰冷,没有温度。
  凤凰第一次见到这样的老山鸡。
  那个总是嬉皮笑脸没正经耍流氓的人,原来也是会被激怒的。
  身体有些奇怪的感觉,凤凰知道自己是被老山鸡勾得情动了,却压抑着不肯表现出来。
  老山鸡又向下,细碎地咬着他的喉结。
  凤凰紧抿着嘴,他知道老山鸡在盯着自己看,只要稍微有点松动,老山鸡就会……
  就会……
  就会怎么样呢?
  老山鸡又能对他怎么样呢?
  凤凰忽然又想不出来。
  “朝华……”
  谁的声音?
  好像只是被风吹过的错觉而已。
  那在脖颈处的流连却倏然离开了。
  手臂却仍旧紧紧箍着他,安静地,等待下文。
  “跟我说说以前的事吧。”凤凰道。
☆、陈年往事
  话说完,等了老半天,身后的老山鸡还没有接腔,让凤凰不禁皱眉,若不是肩上沉沉压着老山鸡的两只手,他几乎要怀疑自己是不是高估了老山鸡的听力。
  “喂!”凤凰转身,仰头看着老山鸡,见他正目不转睛地凝视着自己,莫名有些喉头发涩,清清嗓门问道,“你听到本座问话了吗?”
  老山鸡凝滞的表情像被瞬间打破,他勾起嘴角微微一笑,扳起凤凰下颚附身就用力吻了上去。
  “你……”
  凤凰只来得及说一个字,就被老山鸡趁机将舌头探入口中,凤凰大惊,忙伸手去推,岂料却被老山鸡整个抱起坐在方桌之上!
  凤凰又怒又羞,一边用力推拒一边看向老山鸡身后。
  老山鸡安抚地摸着他的背,在他耳边笑道:“我家的山鸡都识趣得很,早就走了。”
  凤凰瞪着他,眼中都要喷出火来。
  老山鸡却好不在意,不甚感慨道:“说起来,我们家的山鸡这么懂事,还是你亲自调,教出来的呢……”
  凤凰还是瞪着他,眼中的火焰略略小几分,却隐隐又暗含着“有话快说有屁快放”的警告之意。
  把堂堂上仙逼到风度全无,这也是种能耐了,老山鸡却还不肯就此作罢,抚上凤凰嘴角将他一把扑倒在小桌上,好整以暇地俯视他道:“修岚你,不是要赏月?我陪你。我们好久没有这么赏月了呢……”
  说着话,伸手摩梭着凤凰修长的脖颈,感受到手指下颤抖的肌肤,笑得越发深邃。
  凤凰只恨不得一口咬断他的手指!
  看老山鸡这副要吃人的架势!自己竟然怀疑他不是装病是真病!
  真是从天上摔下来就摔怀了脑子!
  被他几下苦肉计就搞得信以为真!
  现在落到这个下场真是咎由自取!
  罢了,不就是副凡人肉躯吗?给他就是了。佛祖还有割肉喂鹰的时候!
  这次天意是要告诉他胡思乱想会害死人,唯一的出路只能静心修道是不是!
  天意这般的用心良苦为他着想,他一定会感恩戴德将来好好回报毫不手软!
  凤凰脑中混乱地挣扎过后,平躺在桌子上不动了。
  老山鸡见他安静得有些奇怪,心下发虚,笑着问他:“怎么不反抗了?”
  凤凰淡淡道:“你为刀俎,我为鱼肉,天意既已如此,本座唯有坦然受之。”
  说完,冷冷看了老山鸡一眼,漠然闭上眼,一副引颈就戮心灰意冷的姿态。
  看得老山鸡一时竟下不了手了。
  他向来无耻惯了,趁火打劫的事从来没少做,但是眼下,不知为什么突然想假装一回君子了……
  如果被窝里那帮小山鸡知道,一定会被恶意嘲笑吧……
  老山鸡扭头确认过那只小山鸡确实回避了,这才从凤凰身上起来,对他笑道:“虽然修岚你很想在这里被我这样那样,我却舍不得让别人将你看了去。”
  凤凰疑惑地起身,老山鸡站在一旁对他弯腰做了个夸张的请的手势:“回屋吧,我不想一晚上都在嫉妒这阴魂不散的月光了。”
  凤凰闻言一愣,抬眼望了望空中明月,面无表情地瞟了老山鸡一眼,不再异议,往老山鸡屋里走去。
  说到底,他如今沦落为一介凡人,熬了大半夜,很是困倦。
  老山鸡又伺候得殷勤,为他铺床宽衣,凤凰便从善如流地躺了上去。
  毫无意外,老山鸡也跟着躺了上来,一手支着头,笑眯眯地看着他。
  “可以开始说了吗。”凤凰问。
  老山鸡笑着,伸手将凤凰的发丝拨到一边,说:“我们第一次见面,就在那个……水潭……”
  轰地一下,某天晚上不堪的记忆汹涌而来,凤凰压抑着内心的情绪,不动声色地问道:“说具体。”
  “那个水潭,是我山中精华所在,那天晚上,也像今晚一样,月光见鬼地亮。我洗到一半,你就突然在我身后砸下来,水花溅了我满头满脸。我怒气冲冲转回头就想看看是哪个不成才的小妖这么缺心眼,就把你从水里捞了上来。你那时……虽然狼狈得很,也不如现在好看,可总算也是瑕不掩玉,我又有一双慧眼,所以立刻就被你美色所迷了……”老山鸡十分真诚地坦白道。
  凤凰躺在床上,对着老山鸡挑逗的表情,缓缓在被下握紧了拳,暗暗骂道:“不要脸的色鬼!”
  老山鸡嘿嘿一笑,挑起凤凰一缕头发把玩着,漫不经心道:“你心里一定在骂,这个不要脸的色鬼!”
  凤凰心头一跳,霍然睁大了眼。
  老山鸡笑得越发得意:“我怎么知道你在想什么?我怎么不知道……”
  老山鸡飞快地在凤凰嘴角啄了一口,得逞地咂咂嘴,伸手将凤凰裹着棉被整个捞到自己怀中,耐心又正经地解释道:“毕竟我们也曾经如胶似漆地过了那么些年,我怎么会不了解你?我不仅了解你这里在想什么……”老山鸡隔着被子,在凤凰心口打着圈,手指又继续暧昧地四处游走,语气逐渐轻浮粘腻,“我还了解你这里……这里……这里……每一寸……”
  见凤凰还是满目怒意,老山鸡又解释道:“是,一开始是我引诱你,可后来是你日日总想着要与我合二为一,我又是个色令智昏的,根本对你毫无抵抗之力,只好对你百依百顺了……”
  “老,山,鸡!”凤凰磨牙霍霍,面目狰狞,他被紧紧裹在被中,被子又被老山鸡死死压在身下,凤凰四肢根本没有施展空间,虽则怒火中烧却对老山鸡无可奈何,因此不得不越烧越旺!
  老山鸡拥着他,却甚是心满意足,笑着哄他道:“皮薄害羞了不是?从前你可不是这样……没关系,我现在重新习惯你,这样你总该满意了吧?”
  “你不想听,我就不说,总归我都听你的。”老山鸡很是诚恳。
  凤凰咬咬牙,憋了又憋,最后冷冷道:“快点,说具体!”
  “具体?”老山鸡又吃惊又为难,摇摇头道,“这具体……说是不太好说出口了,修岚你想知道,改日我再给你各样做过一遍,你就都明白了,倒不急于在这一晚嘛……一来时间不够,二来,修岚你的身体也……”
  “老山鸡!”
  “也累了一天了,你先安心睡一觉,有什么话我们明天再说好不好?反正你看现在我也跑不掉,我们来日方长嘛,修岚你有的是时间审问我……”
  凤凰颇有些激动地睡了一夜,并没有睡得很熟,因为做了一夜的梦,梦中的主角居然是老山鸡。具体来说,就是他对老山鸡始乱终弃之类的令人良心难安的故事。
  醒过来后凤凰唾弃了自己很久。
  然而心中那股不淡定的好奇之心却越法跳动得剧烈了。
  真是很奇怪的事。
  原本他还想着,即使过去有什么,也不过是过去的事,过去了,就与现在无关,没必要纠缠。
  但是确认了他跟老山鸡真的有什么之后,却又变得很迫切地想知道来龙去脉。
  凤凰想,天意是绝不会无缘无故把他打发到老山鸡面前的,必是天意想让他知道些什么,他唯有顺从天意了。
  可是凤凰越着急,老山鸡就越好整以暇,越悠闲,越要吊着他胃口。可嘴里偏说得温柔动人:从前的事,我着实不愿意一厢情愿地说给你听。我宁愿等够十年百年,让你自己慢慢想起来。
  凤凰一听,就盘算开了。
  他现在没有法力,百年之后说不定已经像常人一样百年了……
  别说百年了,十年他都觉得茫茫无期,十年,三千多个日夜,多漫长!
  凤凰说他等不及。
  老山鸡眯着眼,嘴角噙着笑,佯若认真思考着,最后道:既然修岚你如此迫不及待,那,也只有试试那个办法了。
  “什么办法?”
  “故地重游!”
  凤凰是何等精明的神仙,又兼吃过老山鸡许多亏,自然一眼就洞穿了老山鸡建议之后的深远含义。
  他虽气,又保持了冷静。
  他想,逃避意味着害怕,害怕意味着承认自己能力差,这于凤凰来说,是比被那样这样更不能忍受的耻辱。
  输人不输阵。
  这种硬气,凤凰与生俱来。
  凤凰同意地很快,让老山鸡本来准备好的种种说词没有发挥的机会,老山鸡颇有些被噎到的郁卒。
  但,很快就被“拐带凤凰回家”这种喜悦冲得一干二净。
  凤凰大仙在众山鸡的夹道欢迎之下,光临了老山鸡的洞府。
  不得不承认,对于一只山野村鸡来说,能够想到用种满各色鲜花的小径作为迎宾之路,是颇费了番心思,也颇得凤凰欣赏的。
  尤其小妖们恭谨的眼神,更让凤凰受用。
  他踱着步,眼神缓慢掠过每一只小山鸡,最后落定到在他身前引领的老山鸡。微微笑着,庄重又威严。
  毕竟只是山野村洞,这条道很快就走完了。
  进到府第中,老山鸡早命人备好了瓜果。
  凤凰岂是贪食之仙,他很快就把目光从诱人的瓜果上移走,打量起洞穴来。
  不得不说,还算别有洞天,又亮堂又有层次感,奇巧有趣,尚勉强可入眼。
  不过,“并无似曾相识之感。”凤凰道。
  “这是自然。”老山鸡笑道,“修岚你先用些水果,一会带你去你往日所住的屋子看看。”
  凤凰低眼看了看盘中的葡萄,随意瞥了眼四处,装着不经意地摘了一颗下来,入口果然惊艳!
  凤凰却不动声色,老山鸡问他“可还可口?”
  凤凰略略颔首:“恩。”
  “这是我为修岚你,特地让人去西域摘来的,又用山泉洗过,修岚喜欢,只管多吃一点。”
  凤凰摆手:“走吧,先去看看……我从前的屋子。”
  从山洞左边的小门穿过,就是凤凰的故居。
  让凤凰能如此笃定这点的原因是,故居里那张床很大。
  很大,足够满意地大,跟他天界居所一样令人满意地大……
  其实凤凰大仙虽然极重仙仪,但确不是古板木讷的神仙,尤其在睡姿方面,他总是能够各种创新,令天上各路神仙汗颜无比,根本无法与之争锋。尤其,凤凰大仙显出原型睡觉的时候,只有足够大的床才能让他做个好梦。
  所以……在凤凰看到那张令他心头狂跳的大床时,顿时就涌起了非常明显的亲切感。
  “本座的床。”凤凰在心底这么评价。
  凤凰的目光在大床上流连了许久之后,才沉稳而缓慢地转移到屋子里的其他陈设上。
  平平无奇的衣柜,平平无奇的铜镜,平平无奇的桌子,以及平平无奇的小铜盒。
  在他看来,是用来装首饰的小铜盒……
  在他看来,自己是用不到这种东西的……
  凤凰瞥了眼老山鸡,随手翻了翻小铜盒……
  打不开?
  凤凰一愣,更多用了点力,还是打不开!
  凤凰猜着是不是年代太久,以至于这铜盒变了形,所以打不开,老山鸡却道:“那个盒子没法打开的。”
  “哦?”
  “你以前施法封住的,不知里面藏了什么东西,还再三警告我不准打开。后来你走后,我试着开过,没用。你的封咒我解不了。”
  凤凰抚摸着小铜盒,若有所思地问道:“我……走得很匆忙吗?”
  老山鸡微微笑道:“匆忙。夜里还睡在我身边,睁眼你已经浴火飞天了。”
  凤凰微微睁大了眼。
  “那天早上醒来,我搂了个空,还好笑地想着你难得早起,毫不防备地出门去寻你。左右皆寻不到,忽然只听一声长啸,火凤划破黎明长空,越飞越远,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这样……”凤凰观老山鸡神色,虽是笑着,却隐隐有那么一丝酸楚之意,觉得他不像是说谎,那么,难道果真是自己始乱终弃了吗?连这小铜盒就这么大意地扔在这里?
  老山鸡上前,施法欲将铜盒打开,那铜盒盒顶上却惊现七彩流光,将老山鸡的法力弹了出去。
  老山鸡一笑:“你看,就是这样,这些年,我不知道试过多少次。我以为是我法力不够,就拼命修行,还是不行。”
  凤凰一面听着,一面摩梭着铜盒,问道:“多少年?”
  “恩?”
  “我是说……你试了多少年?”
  老山鸡笑而不语。
  凤凰转头以眼神相询,老山鸡眨眨眼,似真非真道:“总有个千八百年吧……”
  凤凰冷哼一声,自是不信。
  他盯着那铜盒看了许久,总觉得里头帮着什么极关键的秘密。
  封术?
  自己最厉害的封术是……
  “给我一根针。”凤凰对老山鸡道。
  “针?做什么?”
  “你别管,给我就是了。”
  老山鸡疑惑地变出一根针给他,凤凰接过来,迅速往自己眉心一扎。
  “你做什么!”老山鸡惊呼,就要来探凤凰伤处。
  凤凰把他挥到一边,将沾了眉心血的细针伸进铜盒锁中,突然紫光大盛,铜盒四面分开,所见令凤凰与山鸡瞠目结舌 。
  作者有话要说:提醒一下,后文有雌雄同体产蛋情节,不适者及早止步……
☆、寂静欢喜
  铜盒里竟然什么也没有,只有一片圣光在缓慢旋转着。
  凤凰山鸡正在诧异,想凑近了看个仔细,却听圣光中传来喧闹的声音。有鸟鸣,有泉声,有人语,甚至还有雷鸣!
  各种声音混杂在一起,竟是让人难以分辨。
  凤凰山鸡面面相觑,均是不解。
  那声音却越来越吵,那圣光也越旋越大,逐渐超过那铜盒蔓延到桌上,又越过桌沿,溢到地上。
  凤凰山鸡早呆住了,也不知躲闪,任由那七彩光芒逐渐笼罩了全身,再慢慢向身后滑去。
  凤凰山鸡相视一眼,齐齐转头去看。
  却见那光芒绕成一个大圈后缓缓停住了,那些声音也静止了。
  流光安静轮转了片刻,渐渐显出许多影像来,那消失的声音也跟着回来,逐渐大声。
  “小恣,快起来啦,太阳晒屁股了哦……”
  “小夕夕……小夕夕……小夕……小恣……”
  “慢点吃,没人跟你抢,你要喜欢,我天天做给你吃……做一辈子……”
  “这里呢……恩?这样?哈……宝贝,别这么紧……”
  “我答应你,以后只看你一个,别的妖怪神仙,我看见了也只当没见。”
  “鹤爷说他很喜欢你……不过他太老了,你是我的。”
  “你整天盯着它们看,它们肯定会害羞啊,害羞了当然就不肯长出来,你多盯着我看,它们就偷偷长出来了!”
  “怕了?你挑的火……再来呀……”
  “过几日等雨停了,我们去山下走走?你想去哪就去哪,好不好?”
  “怎么办?越来越爱你了。恨不得把你吃到肚子里去,可是吃完了你就会不见了,每天都忍得好辛苦。你要怎么补偿我?”
  ……
  那是……从前的凤凰和山鸡。
  琐碎的回忆的片段。
  人影晃动,或偎或依,或跑或闹,或缠绵或交叠……
  凤凰好不容易从嘈杂的声音中分离出几句话来,目光却被两人光裸交缠的影像所吸引,半天移不开眼,脸上轰地就烧了起来。
  “好,好深……啊!不行了。要,要……”
  光影里面色绯红,表情陶醉的人居然是自己!
  “你自己的味道,你尝尝……喜欢吗?”软弱无骨地趴在山鸡身上妖娆地舔着他嘴唇的人居然真的是自己!
  “快……再快一点……求你了……”骑在山鸡身上的人居然还是自己!
  凤凰简直不敢偏头去看老山鸡的脸色。
  他后悔万分啊!
  他悔不当初啊!
  他总算知道了自己当初为什么要用最强的封术把这个盒子封起来还叮嘱老山鸡无论如何不能打开啊!
  凤凰好想时光倒流啊!
  凤凰好想一拳把老山鸡打昏过去让他不要再看了啊!
  这玩意现在要怎么收到盒子里去啊!
  难道要一直这么摆在这个房间里吗!
  可是等了很久,都没有听到老山鸡嘲弄的笑声。
  诡异地让凤凰终于还是忍不住偏头去看。
  逆着光,老山鸡的身形一动不动,他凝视着那些影像,像一座石雕一样,就连眉眼鼻子嘴唇的轮廓,都仿佛突然变得深邃清晰起来。
  凤凰愣了一愣,竟忘了要去关掉盒子的冲动,呆看了老山鸡许久。
  周围的喧闹嘈杂仿佛渐渐褪去,就像汹涌的海浪扑上沙滩后的无处可寻。
  老山鸡所站的地方,似乎形成一个怪圈。又寂静又欢喜。独属于他一个人。隔绝了其他所有。让凤凰不敢轻率地靠近打破。
  直到老山鸡缓缓转头向他看来。
  凤凰的心跳莫名就加快起来。
  “过来坐。”老山鸡对他笑了笑,伸手幻出两张椅子,也不看凤凰,自己先坐下了。
  凤凰犹豫了片刻,跟着走过去坐下。
  老山鸡察觉到,侧头看了看他,眉眼里都是笑意,抓起他一只手就往自己怀里带。
  凤凰一怔,要挣,老山鸡的力气却大得很,只得半推半就地从了。
  老山鸡见他如此顺从,倒也没有更进一步的动作,只紧紧握着他的手,指导他看那些影像。
  说来也奇怪,在老山鸡身边,当感到周遭的一切都安静下来的时候,凤凰居然能够从重叠晃动的人影中分辨出一幕幕连贯的情节。
  “我从未想过,这些看起来不起眼的小事,你会这么在乎。早知道……”老山鸡欲言又止地,说了一半又停住了。
  “早知道什么?”凤凰问。
  老山鸡换了一副流氓嘴脸,不怀好意地笑了一笑:“早知道你藏了这些东西,我一定拿出来天天看。”说罢,又用眼神将凤凰由上到下打量一遍。
  见凤凰又要发作,忙又赔礼道歉,顺势将他往怀里一带,道:“反正修岚你也无事,就陪我看一会儿吧。”
  凤凰不做声,不甘不愿地默许了。
  老山鸡指着其中一幕景像道:“那天你从天上掉下来,我抱你回洞里。照顾了你三天三夜,你终于醒过来。你从第一眼看见我,眼神就没有离开过我。我还觉得奇怪呢,你一醒来我就调戏你,你怎么还这么信任我。我原还以为是什么雏鸟恋母之类的,我到现在才知道,原来你虽然昏迷着,都还是能完全感觉到我。”
  那幕景像令凤凰有点吃惊。面对昏迷的自己,老山鸡居然完全收敛起了流氓架势,既细心又体贴,不眠不休地坐在自己床边照顾自己,自己一点轻微的异状都会令他大为着急。
  真是奇怪,一点都不像他所认识的老山鸡。
  “为什么……你会对一个陌生人这么好?”凤凰若有所思地看向老山鸡。
  老山鸡笑着摸了摸他的脸:“我早说过了,因为你秀色可餐啊,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美色当前,我怎么能不卖力照顾?”
  可是……整整三天,都只见老山鸡焦急的眼神,并未见他对自己有任何非礼的举动。
  这令凤凰更加觉得匪夷所思。
  “那是自然,怎么说,我也是堂堂一山之主,怎么会做出趁人之危这样无耻的事情来呢?”老山鸡说的义正言辞。
  老山鸡这番慷慨激昂的君子陈述,毫不意外地换来了凤凰的嗤之以鼻。
  老山鸡却毫不介意,继续叨叨地将凤凰是如何迷恋他。
  “你醒来后,失忆了。不记得自己是谁,所以特别信赖我。你看吧……你法术都记不清了,还是我手把手地教你。咦,我还教过你‘烈火诀’吗?我自己都忘记了,亏你……亏你还这样记在心上……”
  
☆、断前尘
  烈火诀?
  凤凰没想到自己当时连这么基本的法术都忘记了。
  不过……能从烈火诀练成“无寿封”,自己果然是聪颖过仙,天赋异禀。
  心头正涌起一缕淡淡的得意之情,老山鸡却忽然把头一歪,伏在他肩头。
  凤凰一愣,推他:“喂!”
  老山鸡只把头埋得更深,像个撒娇的孩子一样。
  凤凰的手举到半空,顿了一会儿,轻轻放下,搭在了老山鸡肩头。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安慰他。“我回来了”这样的话说了会更伤人吧。
  凤凰虽然于法术上很有自信,但言辞上确实有待继续修炼,此时此景,他不得不很不情愿地承认自己其实口拙得很。
  曾经的爱人苦守了自己这么久,任谁都会动容,但是……又偏偏找不回当初那份相濡以沫的情感,凤凰的心里很是尴尬。
  他觉得自己不能回应老山鸡的感情,更不知该不该试着回应。毕竟……毕竟自己对他,一直没有好感……毕竟……毕竟……自己这么多年心里只有一个嫦娥仙子……
  他正拿自己这番又享受又愧疚又怜惜又不甘愿的心情不知如何是好,老山鸡却忽然抬起头来:“你看我,光顾着看这些,你饿了吧。”
  凤凰窘迫地脸红到耳根,他想妖怪果然耳力好,他的肚子不过轻微响了一声,就被听到了。
  沦落为凡人之后,凡人的烦恼也就跟着来了。
  肚子饿得叫出声这种事,在凤凰看来是极羞耻的,不过老山鸡却没有嘲笑他,并很迅速地就让小山鸡们备好了饮食。
  今非昔比,再次面对老山鸡夹到碗里的菜,凤凰当日那种嫌弃的心情已经完全消失了。
  他盯着碗里的菜,不动筷,老山鸡问他:“没胃口吗?要不要拿点葡萄过来?”
  凤凰摇摇头,皱着眉,却不说话。
  老山鸡放下筷子,对他道:“没关系的,放轻松点,你现在不喜欢我也没关系。如果你因为感动而接受我,我……倒宁愿你像前几天那样对我。你没必要勉强自己,知道吗。”
  凤凰听完,拿起筷子有一下没一下没一下地扒拉着,一时两人无话。
  沉默了一阵子,凤凰却忽然啪地一下把筷子扔了,急匆匆跑回自己屋子。
  “修岚!”老山鸡连忙跟着起身。
  凤凰微微喘气,看着屋里老山鸡带他下山逛街的景象。那些衣着是……那些衣着是……
  他正努力分辨着,身后却忽然被人紧紧抱住了,像要搂进对方身体里。
  “想起来了什么?”老山鸡轻声问,像怕一不注意就吓走了他的记忆。
  凤凰没吭声。
  “恩?”老山鸡又轻声追问了一声。
  凤凰缓缓转过头来。
  居然以为问他想起来了吗?
  真是……
  老山鸡当真以为自己这么好骗吗?
  “那些路人的衣着打扮……是什么朝代?”凤凰缓缓问道。
  什么朝代?老山鸡观他一脸质问的神色,显然是一点都没想起来,失望之余摇摇头笑道:“修岚你这可难倒我了,我久居山中,不问世事,哪知人间的朝代更替。”
  “你不知?”凤凰清冷地嘲讽一笑,“我可知道。他们身上所穿,乃是汉服。”
  老山鸡还是不解:“那……这又如何?”
  “汉朝距今不过五百年,你方才却说……却说想我想了千八百年,老山鸡啊老山鸡,你真当本座是傻的么?本座当初怎么会看上你这么个家伙!”凤凰毫不留情地揭穿了老山鸡的夸大其词,将老山鸡骂得毫无还口之力,只那么愣愣呆在原地,过了很久才反应过来,厚脸皮地笑道:“怎么?你后悔……当初和我……”
  “哼!”
  凤凰虽然涅磐后记忆全失,但凤凰宫中的小童有将天地通史给他看过,还有凤凰的各项法术册籍,也都给凤凰看过,因此凤凰虽然失忆,但对前朝大事还算略有了解,而且,他每涅磐一次,功力就更上一层楼,法术也更高强。
  屈指算来,离他下一次涅磐也不过数十年的时间。
  凤凰想着自己当日苦苦追求嫦娥仙子,满天庭的人却都知道自己曾跟这么个老山鸡有过一段过往,还不知道背后会怎样耻笑他呢!
  等这次他再涅磐重生,若再要追求个谁,只怕也没人理会。
  最可怕的是,他若不能向众仙友明示他已与这老山鸡毫无瓜葛,只他永远都无法摆脱老山鸡的阴影。
  他当初真是瞎了眼,怎的会看上这样一个泼皮无赖!
  纵使此人看起来深情款款,苦等他五百年,他却不能被这一时内疚所蒙蔽了自己的真心。
  他要摆脱老山鸡,他要在涅磐后重获新生!
  凤凰道:“事到如今,多说无益。或许你我当年确实有缘,不过过了这么多年,本座已找不回当初的心境……”
  见老山鸡脸色越来越白,凤凰犹豫了片刻,还是狠心继续道:“你我终究是两个世界的人,虽然当初阴差阳错有过一段情缘,但毕竟已经过去了。你等我这么多年,本座心里,确是感动,但本座不可能再爱你了,你也不必继续纠缠本座了。我们之间,从今日起,就算彻底断了。”
  老山鸡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却还是扯着笑容结结巴巴地挽回道:“修岚你先别生气,我确实不是故意……骗你。我久居山中,每日只看日出日落,那么多年四季交替,我……都看得麻木了,没有你在我身边,我只觉得日子漫长无比,千八百年什么的,我也不过是信口那么一说,我真以为过了那么久,绝不是存心欺你……修岚你别生气……”
  凤凰哪里听得进去,他认定老山鸡是流氓无聊,更觉得他这番话是巧言狡辩,越发生气,道:“罢了,我们终究仙妖有别。我也知你与本座相恋之后,其他凡夫俗子是再难入你的眼,但一来,本座不会爱你,二来本座是早晚都要重返天庭的,无论从什么角度说,这件事,还是早断早好。”
  凤凰侃侃说着,老山鸡早已怔在原地,等凤凰一气说完了,又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想了想,微笑道:“修岚说得也不无道理。毕竟我们仙妖有别,你总是要回去的。这事原也怪我,先前急切了些,惹你讨厌了。其实我既已等了这么些年,确实也不必在乎再多等个一两天的,我那时若是对你温柔礼待,你如今也不至于这样厌恶我。确是我太心急了,如今这样,也是我活该。也罢,能与修岚你有前世的缘分,已是我三生有幸,不该再贪心更多。你既意决,我自然尊重你。感情的事,原也不能勉强。就此作罢吧。”
  老山鸡长叹了一口气,“不过现在你也没什么更好的去处,不如就留在这?”见凤凰提防地看着自己,老山鸡忙道,“我不会再纠缠你了。你只管放心住下,不管怎么说,我们也算有缘,做不成情人,难道还不能做个朋友吗?”
  凤凰听他说只做朋友什么,倒也没有立刻反驳,他看着四面的影像沉吟片刻,问老山鸡:“你有多少年的道行?”
  老山鸡被他问得一愣:“啊?”
  凤凰指着那些影像道:“这些……还是要收起来。”
  “修岚的意思是……要教我封咒之术?”老山鸡翻了翻眼皮子,“千八百年的功力我还是有的,不知可否足以修炼这天庭封术?”
  凤凰狠狠白了他一眼:“自然是不够。不过……如今也没有别的人选了……”
  那些露骨不堪的画面难道还能再让别人看了去!
  老山鸡甚是惭愧:“此事因我而起,我必竭尽所能,只是……愚兄道行浅薄,资质愚钝,还要修岚你多费心了。”
  凤凰瞄了他一眼,嫌弃道:“你先加紧练功吧,我再想想有什么法子能快速提升你的功力。”
  “如此,真是有劳贤弟了……那我这便开始练功……”
  老山鸡说着话,一边往外走去,对凤凰道:“修岚你放心,我这便在门外设一道结界,吩咐山中小妖谁也不准靠近。”
  凤凰跟着他一块出去,刚施完法,小妖便来报“鹤爷来了。”
  凤凰事不关己地正要离开,被老山鸡连忙拉住:“你当年……鹤爷当年很疼你,今儿一定是听说你回来了,特地来看看你,你要不跟我一块去见见他?”
  凤凰想着自己也躲不过,便一道去了。
  鹤爷乍见凤凰,是满眼的惊喜,连声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凤凰被他看得好不自在,轻咳一声,看了看老山鸡。
  老山鸡忙打圆场,请各人落座。
  鹤爷拄着杖,笑呵呵对凤凰道:“回来就好啊,这几百年,可没把我惦记坏了,还以为再见不到你这娃儿了呢!华儿就更不用说啦,你刚走那半年,他愣没开口说过一句话,我是怎么劝都没用,忽然有一天,就又开口了说话了,跟我笑笑说,没事。再过一阵子他就回来了。”
  老山鸡好笑道:“这几百年前的事您还记得这么清楚。”
  “可不是吗!你说小恣过一阵子就回来,我就等啊等,一等等了五百年……如今可算是回来了……”
  
☆、红眼怪
  鹤爷越说越高兴,凤凰忍不住轻咳一声打断他:“从前的事,我不记得了……”
  老山鸡也道:“是啊,他这还没想起来呢。”
  鹤爷愣了一愣,忙又笑道:“一时没想起来,也无妨。你啊,就多带他四处走走。”又对凤凰道:“有空去我那走走,你以前也常去的,说不定就想起来了。”
  话虽这样说,然而鹤爷心里也明白,凤凰这不是失忆是重生,想起从前什么的,只怕没那么容易,因此虽然笑着,笑容到最后却变成了伤感的谓叹。
  沉默了片刻,鹤爷忽然道:“什么声音?”
  凤凰顺着他目光所向看去,登时微红了脸,瞪了眼老山鸡。
  老山鸡忙道:“没什么声音啊。”
  鹤爷便自己站起来,拄着杖往前走去:“去看看……”
  凤凰只恐鹤爷走到他屋子里,将那些不足为外人道的事全看了去,不由大急,忙跟在鹤爷身后,试图拉住他,却忽然脑中一痛,如针刺般激得他往后退了一步,低呼出声。
  老山鸡自然时刻关注着他,见此异变,忙奔到他身边急切问道:“怎么了!”一边扶着他坐回座位,拉起他手腕把脉。
  鹤爷也吓了一跳,跟过来看。
  凤凰按着额头,把手抽回来,皱着眉对老山鸡道:“刚刚……我好像想起了什么……”
  老山鸡怔住,一时竟没反应过来,但是鹤爷心急地催问道:“想起什么了?”
  凤凰伸手比划着,指着前方:“我也说不清,你和老山鸡在前面走,我急着想拉住你们……好像什么时候也是这样……”他转头看了看老山鸡,“你好像穿着一身红衣……”
  红衣?鹤爷?急着想拉住?
  老山鸡和鹤爷面面相觑。
  几百年前,和凤凰在一起的时候,老山鸡是有段时间顶爱穿艳丽耀眼的衣服的。
  但是还与鹤爷一起……
  鹤爷忽然道:“我想起来了!”
  凤凰山鸡忙齐齐看他。
  鹤爷道:“就那段时间,你们去我那,刚好天上掉了块奇石下来,我们就跑去看,小恣还拉住我们,不让我们碰。”
  “奇石?”凤凰听着,总觉得脑子里鼓荡着什么记忆要涌出,却什么也想不起。
  鹤爷道:“也就只有拳头大小,不过通体晶莹,五彩流光轮转,煞是奇妙。”
  “后来呢?”凤凰问。
  “后来,你不让我们碰,自己把它用封术封起来,不知道藏哪里去了。”
  “那石头现在在哪里?”凤凰站起来。
  鹤爷摇摇头:“不知道,你自己藏的,你涅磐之后,我和华儿也试着找过,不过没有找到。”
  凤凰闭上眼,黑暗中现出一块七彩晶石,跟鹤爷描述的一模一样。
  甚至,凤凰可以肯定,那块天上陨落的奇石就是他脑海中的这般模样。
  透白如水,又有七色光萦绕四周。
  又仿佛如寒潭冰玉,隐隐冒着寒气。
  凤凰不自觉打了个哆嗦,身上起了一阵疙瘩,心底却莫名恐惧起来,总觉得有什么可怕的东西正在他四周恶意地盯着自己。他颤了颤,那种害怕的感觉却越甚,挥之不去,越发粘腻地依附在他心上。
  他不自觉惨白了脸,耳边听到老山鸡焦急的呼喊:“修岚!修岚!”
  他感到自己冰冷的手被温暖地握住,忙用力抓紧了,缓缓睁开眼。
  “你怎么样?”映入眼帘是老山鸡焦急的眼,凤凰看着他,没说话。
  老山鸡一下把他抱起,鹤爷忙跟上。
  凤凰在老山鸡怀中,被他急匆匆的脚步颠得难受,道:“我没事,大概是有点累。”
  “我抱你去床上休息。”老山鸡道。
  凤凰原本那房间是不能用了,老山鸡另找了一个宽敞屋子,施法将其变得跟凤凰原屋一样,将凤凰放到床上,道:“你先休息一会,有什么不舒服的,一定告诉我。”
  凤凰闭上眼,老山鸡默默看了他一阵,正起身要走,手却被紧紧抓住了。
  他一怔,又坐下来,回头望了眼鹤爷,鹤爷识趣地退出门外。
  老山鸡便守在凤凰床边,等他睡着。
  ……直到凤凰睡着,抓着老山鸡的手还是丝毫没有松开,老山鸡试着挣了挣,又恐吵醒他,便那么静坐了一夜。
  第二天,凤凰醒来,这才发现自己拉着老山鸡的手睡了一夜,脸面上有些过意不去,虽则心里感动,嘴上却怒道:“你为何不把手抽回去!”
  老山鸡如何不知晓他的脾气,抖了抖疲惫的脸皮,伸了个懒腰,笑道:“修岚你熟睡时真是可爱极了,让人都舍不得少看一眼呢……”
  凤凰大怒:“你!”
  老山鸡懊恼自己嘴快,生怕气走了凤凰,忙道:“对不住,我以后再也不说这样的浑话了,修岚你莫往心里去。我既说了做朋友,便一定死了那心,只做朋友。”
  凤凰听他说得这样斩钉截铁,心里竟没有一丝开心放松的感觉,甚至有些暗恼此人的易于放弃。
  他想着原来老山鸡待他也不过如此,被他推拒了几次就没了耐心要放弃了。
  不过既然老山鸡用情也不过如此,也他就没什么好可惜的。
  虽然这么告诉自己,然而心里,总是不可避免地对老山鸡又加了几分成见——用情不深啊什么的。
  不过眼下没时间想这些事,耽误之急是要让老山鸡练封术之法。
  难得天庭大神亲自教授,老山鸡自然十分珍惜这个机会。可无奈他功力有限,努力了一个多月还是丁点进展没有。
  凤凰在一旁教他,也是愁眉不展的。毕竟这千百年的功力,怎么也不可能在朝夕间练就。
  如此,难道这做凡人的百年,都要耗在教这老山鸡练功上了?
  凤凰惦记着老山鸡的功力进展,夜里总要闭着眼想过许久以后才能入睡。
  这一晚,他又如从前一般,将各种增进功力的法子在脑中过了一遍。
  吸取其他妖怪功力的做法是最为简单的,但这种旁门左道的手段,凤凰身为天庭上仙,是极为不屑的,自然也不许老山鸡用。
  倘在以前,他还能跟太上老君商量着给粒金丹什么的,如今天高老君远的,也就只能想想作罢。
  他也问过老山鸡,山里还有没什么遗落着什么大仙的宝器,老山鸡道,若有,早被群妖疯抢了。
  凤凰思来想去地,又陷入了死胡同。
  正在这时,他确忽然感动床头有红光闪过,惊得他立刻睁眼。
  只见在对面桌上,正有一双诡异的红眼盯着自己看。
  凤凰一下坐起来。
  那双红眼却还是一眨不眨的。
  却不像是人的眼或者兽的眼。那红眼是没有瞳孔的,只两块三角形的红色幽幽发光。
  之所以认定那是一双眼睛,是因为它会随着凤凰视线的移动而跟着移动。
  它牢牢锁着凤凰的眼!
  “来人!来人!”凤凰惊呼出声,门外小山鸡跌跌撞撞地跑进来,“上仙有何吩咐?”
  “快掌灯!”凤凰急道。
  小山鸡忙施了法,整个屋子终于亮堂起来,凤凰忙往桌上看去,桌上空空如也。
  凤凰又走下床,在桌上摸了摸,什么也没摸到,回头问小山鸡:“你刚刚看见了吗?”
  小山鸡一脸不解:“什么?”
  凤凰垂下眼,淡淡道:“没什么。”
  第二日早饭,他问老山鸡:“昨晚是你吗?”
  老山鸡莫名其秒:“什么?”
  “昨晚三更,在我屋里那个,不是你吗?”
  老山鸡倏然变了脸色:“你屋里?出了什么事?”
  凤凰便将昨夜所见说了。
  老山鸡越听脸色越凝重:“这山头,能步惊动我就进到洞里来的妖怪……我还没有遇到过……莫不是外面来的?却是针对你的……”
  老山鸡不自觉握住凤凰的收,正色道:“这几天晚上,我要与你一道。”
  凤凰冷眼盯着老山鸡搭在自己手背的手,缓缓将自己的手仇出来,挑眉道:“昨晚真不是你?”
  老山鸡听出他话里怀疑之意,眼中闪过一抹受伤的神色,却还是耐心解释道:“昨晚确不是我。我若要使手段,也定不会使这等惊吓你的手段。那妖怪来历不明,功力颇深,你一个人睡,我不放心。便是白天,我也希望你能在我的视线之内。”
  凤凰看他言辞诚恳,不由想到当初老山鸡使的那些手段,确都是些苦肉计之类的,半夜洗冷水澡,装病装死什么的,倒都不算阴险。
  其实凤凰对老山鸡的心意有点犹豫不决,因他一两句话就决定放弃的人,但是又苦等了他五百年的人……究竟爱不爱自己呢?还是爱着以前那个凤凰呢?
  不过听老山鸡说的委屈,凤凰一时有些惭愧,道:“是我不该错怪你,你莫往心里去。”
  老山鸡笑道:“修岚肯信我,我高兴还来不及,怎会在意这等小事。”
  两人便说好,这几日同进同出。
  白天便罢,晚上老山鸡要来与凤凰一屋,凤凰心底,总是有些别扭。
  他站在床边,也不宽衣解带,只磨蹭着拿眼看老山鸡。
  老山鸡如何不知他心中所想,笑了笑,自在一旁变出个软塌,也不与凤凰同床,规规矩矩自睡他的觉。
返回书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