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网 - 人生必读的书

TXT下载此书 | 书籍信息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返回首页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剑毒梅香

_31 古龙(当代)
  辛捷跟随在方少碧身后奔跑时,正值大雾最浓,当然对附近地势一些也不明了,所以他
问方少碧道:“你这岩洞地势如何,是否很容易被发现?”
  方少碧摇摇头,道:“我们刚找此洞时倒花了不少心力,但经过居住这么久四处早留了
痕迹,像‘恒河三佛’这种老经验,我想很快就会被他们寻来。”方少碧显得有些优虑。
  辛捷默默沉思一会,心知带着负伤的金欹必是逃不过“恒河三佛”的追踪,只好暗暗决
定对策,道:“碧妹!随我来,咱们可得为他们准备些东西,免得这些夷族笑我中原无
物……”
  此时洞外果如方少碧所说,浓雾已消散无踪,崇高起伏的山岭,峦叠重峰甚是雄奇,辛
捷与方少碧正在洞内忙碌布置着——
  蓦地远远山巅上突现出四条人影,这当然是“恒河三佛”与“金鲁厄”了。
  原来金伯胜夷等被方少碧略施小计,船破舟沉,四人只好立在那段他船的礁石上,虽然
这礁石距岸只不过八丈,但在浓雾中如何知晓?
  直待雾散,四人才看清形势跳上岸来,内中当以伯罗各答恨得最牙痒,立刻催着其他三
人加紧追踪,非要将辛捷置于死地不可——
  当然他们立刻发现方少碧与金欹所窜下的痕迹,所以很快地跟下来,并且距这洞也不远
了——
  “师父!”金鲁厄一边奔跑一面向金伯胜夷求情:“等一下捉着那姑娘,请师父饶她一
命吧!”
  金伯胜夷冷冷地点头,虽然他对金鲁厄有求必有应,但仍不得不摆出些师父的架子,当
然金鲁厄也明白这点。
  四人越跑离洞口越近,突然金伯胜夷首先发现辛捷藏身的地方,蓦地指着洞叫道:
  “摩诘拉诃,孕罗,阿隆黎!”
  语意大概是说“他们必定在这儿”吧!
  伯罗各答与盘灯孚尔正要抢身进去,突然洞内传出辛捷冷冷的声音道:“蛮夷的尊客此
时才到,辛捷己候多时。”
  四人中只有金面胜夷与金鲁厄听得懂汉语,伯罗各答只听出是辛捷的声音,一扬手即要
抢攻前去——
  金伯胜夷虽是由“天竺”来的,也明白中原武林规矩,如以“恒河三佛”之名,欺压一
个后生小辈,传出去面子总不好看,除非有把握将他们三人都毙了——
  所以他连忙将伯罗各答拦住,然后对洞内辛捷说道:“好小子!有种的给老子滚出
来!”
  辛捷哈哈笑道:“好一个蛮子,原来你到中国就只学会这几句骂人的话!”
  金伯胜夷一听辛捷这不正是明明瞧不起自己,但敌暗我明,除非将他们一并诱出,否则
冒失进去吃他们走脱一个,事关“恒河三佛”面子事大。
  金鲁厄在旁倚仗师威,加上有他汉语流利,所以叫道:“姓辛的出来,咱们再战三百回
合。”
  辛捷隐身洞内,仍冷冷说道:“要我出来不难,不过你们‘恒河三佛’说话算不算
数?”
  金伯胜夷不知辛捷为何会出此言,谨慎答道:“咱们‘恒河三佛’向来说一是一,说二
是二,小子要弄什么花样?”
  辛捷不答,继续问道:“金鲁厄,你呢?”
  金鲁厄一怔,脱口道:“我当然也一样!”
  辛捷冷哼一声道:“好!说得冠冕堂皇,如果你们被我辛某指出失信的地方,你们可得
听我辛某一句话!”
  金鲁厄已觉出辛捷必是持着什么计策,正要警告师父,金伯胜夷已脱出口道:“哼!假
如真个如此,莫说一句,咱们十句也听。”他自以为这“十句”用得很好。
  辛捷一看三佛果然入圈套,不禁得意地大笑起来,道:“真不愧‘恒河三佛’之名,金
鲁厄!你自己说,你在‘泰奎山无为厅’对我许了什么话?哈!哈!”
  金鲁厄一怔,呐道:“我……我……哦!”突然他记起原来他曾答应辛捷,如果败给辛
捷的话,将不再入中原——
  辛捷知道这批天竺怪客,俱是不太守信的,只好要利用他们顾全面子的关系来诓他们,
于是接着道:“现在你们得听我一言,咱们中国武技上虽胜不了你们蛮子许多,但‘归元古
阵’你们总拜领过吧!”
  辛捷故意在言辞上将他们折损一番,道:“我辛某虽然武艺没学好,但师父还教了我一
些阵法,足可耍耍你们。现在我坐在洞穴当中,任你们选一人,只要不毁去或推倒任何东西
而能摸着我,咱们三人即任凭处置……”
  金伯胜夷不禁犹疑不决,“归元古阵”他们是领教过了,辛小子的‘阵’虽然不会强过
它,但却有条件不许摧毁任何东西,而自己凭着‘恒河三佛’的名头,势必不能在这小子面
前低头。
  且不说金伯胜夷在那举棋不定,金鲁厄有见辛捷揭他疮疤早已愤怒,不待师父决定,突
然呼道:“师父让我将这小子抓出来,谅他有多大能耐困住我?”说着即向洞内步进。
  金伯胜夷三人较辛捷算来高了一辈,不好意思亲自出马,只好让金鲁厄去尝试了——
  且说金鲁厄一步入洞内,只见洞中石堆林立——正是辛捷与方少碧的成果——而辛捷声
音正从当中传出。
  要知辛捷受“七妙神君”教导,神君除了“色”一妙未授他外,其余辛捷俱已有青出于
蓝之势,“归元古阵”这么难的阵法他都大部懂得,随便摆个阵法当不成问题。
  就这样金鲁厄在阵中转了数周,因不能摧毁任何东西,所以不一会儿即转入歧道——
  前面曾提过此山洞穴径多而复杂交错,如走错路途非叫你绕个十天半月不能出来,金鲁
厄被辛捷略使手法,即走入岔途。
  辛捷故意在阵中冷笑着。“恒河三佛”等了二个时辰不见金鲁厄出来,早急得暴跳如
雷。
  辛捷见时机成熟哈哈一笑,道:“三个老糊涂,你们的乖徒儿别想出来了?”
  金伯胜夷所有弟子中,最宠受这最幼又最聪明的金鲁厄,看他进去如此久还未出来,以
为遭了不测,急得大惊道:“姓辛的小子滚出来!我的金鲁厄伤了一根汗毛看我金伯胜夷一
掌要你的命!”
  辛捷听后大怒,蓦地从洞内飞出,落在“恒河三佛”之前,冷笑道:“好狂妄的口气,
我辛某不才,尚还不在乎大师一掌呢!”
  金伯胜夷也是急怒攻心,呼道:“我一掌毙不了你,咱们‘恒河三佛’有你在一天,决
不再重履中原。”
  辛捷哈哈狂笑,道:“此话当真?”
  金伯胜夷气得用力点点头——
  辛捷空向洞内大喊道:“碧妹!将那人带出来!”
  果然不一刻金鲁厄随着方少碧步出,大概走了不少冤枉路,满面愤怒的神色——
  “大师请准备吧!如果一掌击不倒在下,可就得请前辈回转天竺,永不再踏入咱们中
国。”
  “恒河三佛”、金鲁厄俱虎视着辛捷,方少碧在旁也替他紧张,突然辛捷转身向方少碧
说道:“碧妹!快快趁机带金欹逃吧!再不走当心他们出尔反尔就来不及了!”
  方少碧从辛捷口气中、目光中得到了她渴望而没有得到过的柔情,为了辛捷她应该留
下,为了金欹她应当逃走,她要作何取舍呢?
  辛捷此时抱着不只为了方少碧,更为着中原武林而牺牲的精神,面上显出凛然不惧的威
武,但当他看见方少碧娇小无助的神情,不禁软化了,只好柔声道:
  “碧妹!快走吧!别令我有牵挂!这蛮子的一掌我还受得了,只恐他不守信,则你们要
逃也来不及了!”
  方少碧茫然点点头,眼眶中充满泪水,缓缓步入洞内,虽然她极不愿意,但也不得不带
着尚未完全清醒的金欹走了,当然这不全是因为“恒河三佛”的原因辛捷待方少碧去后,神
情为之一松,长吁一口气静静立在金伯胜夷前——
  渐渐金伯胜夷的手扬起了,长长的黄毛因功力运行,竟无风自动,只见他两眼牢注着辛
捷,使得辛捷任何一个动作也逃不过他眼睛——
  辛捷将平生功力早已运集在双掌,此时他心中什么也没有想,唯一的念头只是要苦撑这
一掌——
  蓦然金伯胜夷“嘿”一声,双掌一前一后夹着风雷之声排山倒海般夹击过来,劲力的雄
厚足可开山裂石——
  “砰!”
  辛捷毫不迟疑,竟全力迎上去,立刻漫天黄沙弥漫,再也看不见什么——
  慢慢黄沙跌落了,辛捷,金伯胜夷都从迷糊中显现出来,辛捷脸色古怪地苍白,摇摇晃
晃地,但是,他一步也未曾移动。
  金伯胜夷惊异地叹息一声,突然一挥手,立刻四人向海岸方向飞驰而去——
  辛捷呢,只见他两手低垂着,而十指掌心却微微扬起,作出似欲反击的模样——
  黑夜已降临,大地上回复到原始的沉静,天上第一颗星,射出它黯淡的光明——
  突然远远传来一阵沉重的脚步声,使辛捷拼鼓着余力,蓦地振作,朦胧山势中什么也看
不见,辛捷一口泄了的真气又勉强提了起来,暗忖道:“什么东西?是‘恒河三佛’?还是
垄妹回转来?”
  蓦地,山回处转出只硕大山熊,它漠然地瞥了辛捷一眼,微微张了张大鼻孔,嗅了两
嗅,又掉头去了。
  辛捷心中顿时放松,他自嘲自己的多疑,但是他受金伯胜夷的那一掌实在太重了,经过
这一阵拼力振作,再也支持不住,哇哇一连吐出三口鲜血,“噗”地跌倒下去——
  月光之下,万星齐放,辛捷静躺着,肉体的痛苦却远不及他精神上的愉快——毕竟,他
完成了他的使命。
  秋意已深,在清晨傍晚,一种肃杀的气氛,漫扬在北国的原野上,杨柳枯了,燕子南
飞,小桥下的流水,枯寂无力的向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