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网 - 人生必读的书

TXT下载此书 | 书籍信息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返回首页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移魂怪物

_2 倪匡(当代)
廉正风哼了一声:“也不是对你的故事完全不相信,像在你故事中一再出现的勒曼
医院,我就相信它的存在,而且一切阴谋也正是从勒曼医院开始的!”
我笑了笑:“好的,听听你的故事。”
廉正风从椅子上跳了下来,背负双手,昂首阔步,来回走动,显得他对自己将要说
的话具有十二万分的信心。
我好奇心大炽,也想好好听一听他如何罗织我的“罪名”。
他一面走动一面说:“我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全用你记述的内容,来把事实真相
揭发出来。”
我提醒他:“开场白太长!”
他道:“万良生失踪快要到达七年的法律死亡时间,到了在法律上宣布万良生死亡
,何艳容虽然可以名正言顺接收整个万何集团的资产,可是也必须缴纳庞大的遗产税。
而千方百计逃避纳税,是一切奸商的标准行为。”
我接了一句:“而揭发奸商作案的图谋,是你的标准行为。”
廉正风当仁不让:“好说。何艳容于是想到了勒曼医院  根据卫斯理的记述,世
界上许多豪富,在勒曼医院中都有被复制的‘后备’,相信万良生早在失踪之前,就已
经成为勒曼医院的目标。”
他说到这里,我已经很可以明白它的设想。
在他未曾了解《未来身份》这个故事中发生的事情时,他有这样的设想,可以说想
像力很丰富了。
我道:“你的意思是,何艳容在勒曼医院找到了万良生的后备  他的复制人,然
后把他带出来,宣称是万良生回来了!”
廉正风扬著头:“当然是如此,不过她也当然知道,万良生失踪将近七年,忽然出
现,必然会惹人疑心,所以必须找一块可靠、有效的挡箭牌  ”
我笑著指了指自己:“我就是何艳容的挡箭牌?”廉正风冷笑一声:“正是。你们
串通了演这场戏,实在太小看天下人了。”
我不禁叹了一口气,红绫问道:“爸,他在说些什么,我怎么不是很明白?”
我再叹了一口气:“孩子,要明白一个自以为是的人胡思乱想之后的胡说八道,确
然很困难,不过你要记得,根本没有必要去明白。”
红绫还没有回答,廉正风已经厉声道:“不要岔开话题。”
我道:“你有这样的设想,是因为有很多事情你根本不知道,我不怪你有这样的想
法。而且我相信,如果你知道了那些事情之后,想法就会完全不同。”
那时我已经把在《未来身份》中发生的事情,大致整理了出来,作为电脑资料储存
,要给廉正风看,是很容易的事情。
于是我不理会他还想说什么,坚持他先看了《未来身份》再说。我把他拉进书房,
按著他在电脑前坐了下来:“你看完了这些,再来和我说话。”
他开始时还有些不情不愿,可是没有多久,就已经被资料所吸引,我估计他需要两
小时的时间,所以就离开了书房。
不一会,白素回来了,那时候我正在询问红绫如何抓到廉正风的经过,红绫手舞足
蹈,说得很起劲  她抓到廉正风的过程,很是精采,不过和整个故事没有太大的关系
,所以没有必要详细记述。白素在听的时候,不断皱眉。等红绫说得告一段落的时候,
她摇头:“根据你所说,对方分明是一个武学高手,你不应该这样对待他。”
红绫转过头,做了一个鬼脸,白素这才问:“这几天我们总是觉得有人跟踪,就是
他所为?”
我点头,把廉正风所说的和我如何对付他告诉了白素。
白素想了一会:“只怕有怀疑的人,不只他一个。”
我摊了摊手:“只要自问没有做过,随便人家怎么去怀疑。”
白素忽然说了一句话,以我和白素之间的相互了解程度,我竟然一时之间不知道她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她道:“说怀疑,我也有怀疑。”
我想了一想,不明白她的意思,就问:“你怀疑什么?”
白素却不回答,反问道:“你和勒曼医院联络的结果如何?”
我把和亮声通话的经过说了,白素皱著眉,我再问:“你怀疑什么?”
白素缓缓摇头:“我不像那位廉先生可以说出具体怀疑的事情来,可是我觉得可疑
  简直整件事情都可疑。”
我瞪著白素,惊讶莫名:“你的话简直深不可测,整件事,整件什么事?”
白素的回答,更是大大地出乎意料之外,她竟然一字一顿,很是认真地道:“整件
你记述在《未来身份》中的事!”
这时候不但我莫名其妙,连红绫也为之愕然,在《未来身份》这件事情中,她从头
到尾都有参与,显然她和我一样,不知道白素在怀疑什么。
我们都等著白素做进一步的解释,白素却道:“我没有进一步的想法,其实我有的
这种感觉,你也应该有。只不过你对整件事已经在脑中下了结论,所以就感到事情应该
是那样。如果你肯把结论放开,相信你也会觉得整件事不应该是那样!”
这一番话如果是出自他人之口,我一定嗤之以鼻,当作是胡说八道。即使是白素所
说,她要不是说得如此认真,我也不会在意。现在白素郑重地这样说,我虽然觉得奇怪
之极,可是我还是很认真地把记述在《未来身份》中的一切,迅速地想了一遍。
(正像我在前面说过,这个故事和《未来身份》的关系十分密切,其密切的程度甚
至于不是“正集”和“续集”的关系,而是相互纠缠在一起的关系。)
(当然我可以在这里引述《未来身份》的故事,可是那故事很是复杂,引用起来要
大量篇幅,对我来说变成偷懒,对已经知道《未来身份》的人来说是生命的浪费,所以
我不那样做。我只好要求想看明白这个故事的人,先看《未来身份》,我会在书的一开
始序言之中就说明这一点,好使不想两个故事一起看的人,乾脆放弃这个故事。)
这花了我大约半小时的时间,在这期间,我留意到了红绫也眉心打结,显然她也在
从头到尾追忆整件事,看看有什么可以值得怀疑之处。
而我们父女二人的结论,显然相同,两个人差不多同时摇头,而神情迷惘地望向白
素。
白素看到我们这种样子,她很失望,可是看她的神情,又像是不知道该如何使我们
明白才好。
这种情形在我们之间罕有出现,我正想请白素把她的感觉能说多少就说多少,好使
我们明白她的想法。
我还没有开口,就听到一阵哈哈大笑声,从楼上传了下来,接著就看到人影闪动,
廉正风从楼上一跃而下,笑声仍然不绝。当然他已经看完了所有资料,只是我不知道他
有什么好笑。
白素已经听我说过有关廉正风的一切,知道他是一个矮子,可是她显然没有想到竟
会矮到这种程度,所以不免怔了一怔。而白素很能照顾别人的感觉,她自然知道像廉正
风这样身形的人,对自己的矮小,会十分敏感,所以在廉正风还没有看到她的时候,她
的神色已经恢复正常。
廉正风立刻就看到了白素,他道:“这位一定是卫大嫂了!”
他对白素十分客气,和对我的态度大不相同  这种情形我已经见怪不怪了。
他在这样说的时候,仍然满脸笑容,而且伸手指著我,倒像是我做了什么十分可笑
的事情一样。
白素也很客气,说了一声“不敢”,然后竟然称廉正风为“大侠”,道:“廉大侠
看了所有资料,什么都明白?”
廉正风对“大侠”这个称呼显然很享受,现出一种很难以形容的舒畅之色,看了很
令人发噱。
后来我笑白素:“你也真做得出,称他为‘大侠’,他居然当仁不让,真是当世奇
观。”
白素却不同意:“他花时间、精力,去调查和他本人利益完全无关之事,只为了要
铲除人间不平,这样的行为,就是侠义行为,称呼他一声大侠,并不过分。”
我没有再说什么,因为当时事情有了一定程度的发展,证明廉正风的行为确然很值
得敬佩,虽然称他为大侠,听起来有点古怪,但也不是完全不能接受。
当下白素问了这个问题,廉正风点了点头:“是,看过资料,我明白了。”
他说著,向我拱了拱手,却向白素一揖到地,口中道:“告辞了!”
他连身子都还没有站直,只见他晃了一晃,人已经到了门口,动作快绝。
可是他快,红绫比他更快,先他一步,挡在门口,喝道:“你刚才胡说八道,还没
有向我爸道歉!”
廉正风刚才确然颇有得罪我之处,红绫为她父亲出头,真是好女儿,白素皱著眉,
正想喝阻,却不料廉正风陡然转过身来,再度向我拱手,大声道:“卫斯理,刚才我胡
说八道,对不起,我错了,你没有和任何人串通。”
他认错认得如此乾脆,使我立刻意识到其中必然另有文章,白素当然也想到了这一
点,只有红绫毫无机心,以为廉正风真的向我道歉了,她反而觉得刚才自己的态度太严
厉而有点不好意思,忙道:“请,请。”
廉正风刚才一面道歉,一面似笑非笑地望著我,这时候更轰然大笑起来。
我早知道他有下文,所以只是冷冷地看著他,等他笑了一会,才向白素道:“你应
该问:大侠为何发笑!”
白素忍住了笑,真的问:“大侠为何发笑?”
廉正风并不是笨人,当然知道我们是在调侃他,他还是一面笑一面道:“我是真正
感到好笑,笑大名鼎鼎的卫斯理竟然如此容易受骗,被人家利用了。不但事后毫无怀疑
,而且还沾沾自喜,帮人家竖碑立传,替一件破绽百出的骗案自圆其说,用他的大名来
掩饰谎言!”
此人口齿十分伶俐,和上次一样,编派我的罪名,一说就是一大串。
这一番话,我们三个人听的时候反应大不相同,红绫很是气愤,多半是由于她刚才
还认为廉正风是真的道歉。我感到又好气又好笑,觉得廉正风这个人难缠之至。
怪的是,白素却听得很是认真,这使我想起她刚才所说对《未来身份》中记述的事
情有怀疑,莫非她怀疑的和廉正风所说的一样?
正因为有了这个想法,所以我先不和廉正风争论,且先听白素和他如何对话。
白素在开口之前,先向我望了一眼,当然是示意我先沉住气,由她来说话,我本来
就有此意,所以立刻点了点头。
白素向廉正风做了一个手势,请他坐下。
廉正风扬著头:“我的话已经说完,若是不中听,我也没有办法,不必坐了。”
白素很心平气和:“不瞒你说,对整件事我也很有怀疑,刚才我们还正在讨论,只
是抓不到怀疑的中心而已,所以正需要阁下的宝贵意见。”
我一听立刻抗议:“我并没有什么怀疑。”
白素却道:“有,你有怀疑,你至少怀疑何艳容在勒曼医院不是进行减肥,怀疑勒
曼医院不知道对何艳容做了什么手脚  若不是有此怀疑,你不会和亮声联络,想了解
进一步的情况!”
白素的话,无可反驳,而且经她提出之后,我确然感到在事件中我是有所怀疑。可
是若说我对整件事都有怀疑,我还是无法接受。
我把这一点提了出来,白素吸了一口气:“很好,那至少你不会反对我们应该听一
听廉大侠的意见。”
我没好气:“他的意见刚才已经说了  我卫斯理被人利用了,是一个愚不可及的
笨人!”
廉正风对我的气话,居然笑了起来,而且引白素为同志,他向白素笑道:“看来卫
先生不是很服气!”
白素真是好脾气,她笑著道:“老实说,对阁下的指责,我也不是很明白,请再指
教。”
她这样说,等于已经承认了廉正风的说法,只不过是她不明白而已,虽然她一面说
,一面连连向我打手势,可是我还是忍不佳发出了几下冷笑声。
而廉正风对于白素的话感到很满意,点头道:“你肯听,我才讲  从一开始起,
卫斯理就被利用了!”
我找了一张在角落的椅子,坐了下来,又招手令红绫坐在我的身边,索性什么也不
说,只听廉正风发言。
白素很认真的和廉正风讨论:“你说一开始,是指何艳容委托他做遗产执行人,就
已经是打定主意利用他?”
廉正风大点其头:“或者可以推得更早  从何艳容暗示温门宋氏她想见卫斯理开
始,因为她知道温妈妈来求,卫斯理看在温宝裕的份上,必然会勉为其难地答应。常言
道:万事起头难,有了第一步,以后就容易了。事情后来的发展,完全都在何艳容的掌
握之中,这个胖女人真了不起!”
他在称赞何艳容了不起,就等于在骂我窝囊,我还可以沉住气,红绫却很有怒意,
我向红绫道:“不必在意,世界上有一种人患有‘阴谋妄想症’  在这种人心目中,
任何事情都有阴谋。这种人必须发泄他们的阴谋论,不然无法活下去。”
红绫配合得很好,她立刻道:“原来如此,那就让他去尽量发挥吧!”
我们并没有特别压低声音来说话,可是廉正风却像是根本听不到,白素向我们望了
一眼,神情很不以为然。
我直到这时候,还是不明白白素最大的怀疑是什么。她说我在《未来身份》这件事
上也有怀疑,然而我怀疑的以不过是发生在何艳容身上的变化,我感到勒曼医院在对地
球人生命的研究方面又有了新的发展和突破,而他们却没有告诉我,所以我才向亮声查
询而已。除此之外,我并没有特别感到整件事有什么不对头之处。
不过,白素和廉正风显然和我的想法不一样  令我感到有一种很难形容的挫折感
的是,白素竟然和廉正风的想法相同,而不是和我一样!
他们在继续交谈,白素很认真的向廉正风请教:“你认为一切都是何艳容设计安排
的?”
廉正风却又大摇其头:“在我没有看资料之前,我认为何艳容不是主设计师。在我
看了资料之后,我还是认为何艳容不是主设计师。”
红绫忍不佳哈哈大笑:“爸,这算是什么话?”
我回答简单明瞭:“废话!”
廉正风和白素还是不理会,白素道:“然则整件事的主谋人是  ”
三、最佳方法
廉正风一扬手,打断了白素的话头:“卫夫人不必问我,相信你也早已经想到谁是
主谋了。”
他们都停了几秒钟,然后一起开口:“万良生!”
我本来只想坐在一旁听他们怎么说,并不想参加讨论,因为我并不同意他们根本的
解释。可是这时候听他们说万良生是一个他们心目中的“大阴谋”的主谋,我实在忍不
住,大声道:“这位大侠说话前后矛盾,先说是何艳容为了逃避庞大的遗产税而制造出
整件事来,现在又说被制造出来的万良生,才是主谋!”
这一次廉正风向我望来:“或许是我们思想跳动得太快,所以反应思想的语言也节
拍太快,听来就不容易明白。”
他解释得如此一本正经,真令人啼笑皆非。我本来想说有一种精神病,会导致思想
上的紊乱。可是想到白素的想法和廉正风一样,白素是无论如何不会有精神病的,所以
我就把这句话忍住了没有说出来,只是哼了一声。
廉正风继续向我道:“我可以说得令你明白  ”
我已经很是烦躁:“你只需要不再转弯抹角,乾脆一些把主要的事情说出来就行!

廉正风居然大声答应:“好!在没有看资料之前,我认为何艳容和万良生  现在
的这个万良生  合作,所进行的一切是为了逃避遗产税。”
他说到这里,顿了一顿,继续道:“在看了资料之后,我才进一步发现,万良生 
 现在的这个万良生  才是主谋,连何艳容都是受他的指挥,至于阁下,更是一直在
随著他的指挥棒起舞!”
廉正风这个人说话很喜欢加上他自己创造的形容词,后来我和他熟稔了,他居然自
称这由于“他的文学修养太高”之故  人的自恋狂发作起来,实在是无可救药!
当时我并没有和他计较这些,因为我在他的话中听出了很重要的一点:他每次在提
到万良生的时候,都加以特别说明,称之为“现在的这个万良生”,
显然他认为有两个万良生。
一个是过去的万良生。
一个是现在的万良生。
我感到很是迷惑,不知道他这样说,是指根本有两个万良生,还是指现在的万良生
和过去不同了。
我吸了一口气,开始感到廉正风和白素的讨论并非完全没有道理,所以我变得心平
气和:“别讨论我的地位,先弄清楚你所说的‘现在的万良生’是什么意思。”
廉正风摊了摊手,又说了一句只有他这种文学修养“高”的人才会说的废话:“现
在的万良生,意思就是他是现在的万良生。”
我忍住了气:“现在的万良主和过去的万良生有何不同?”
白素在这时候,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我对于白素这个行为语言再熟悉不过,她是在强烈地暗示我应该想到答案,不必问
别人。
经过她的这样提示,我心中一动,想到了廉正风想法的关键所在  实在很匪夷所
思,所以我不由自主大摇其头。
我道:“你是说,过去的万良生变成了海螺之后,就一直是海螺,没有变回人。而
现在的万良生,是万良生以前留在勒曼医院的复制人!”
廉正风举起了手:“六十分  刚好合格。”
他先给了评分,然后才发表评论。
(我实在绝不习惯受到他人这样的对待,不过这时候我已经隐隐想到根据这个假设
,会牵涉到许多重大的事情,很是非同小可,所以我才暂时忍受这种窝囊气。)
廉正风对我的话的评论是:“过去的万良生变海螺,还是根本没有变海螺,都不重
要。重要的是,过去的万良生已经一去不回,再也不会出现。而现在的万良生,既然和
过去一模一样,除了是复制人之外,不会有第二个可能。”
我沉声道:“我见过几个在勒曼医院的复制人,他们都没有思想,是处于一种植物
状态的生命。”
说完之后,我再特别强调:“勒曼医院方面,也一再说明,复制人只是一种‘后备
’,不会发展成一个和原来一样完整的、有思想的人。”
廉正风冷冷地道:“非我族类,其心必殊!”
刚才我已经想到过,根据他的假设,发展下去,必然牵涉到勒曼医院。
现在他这样说,显然对勒曼医院的所作所为,已经投不信任票。
这就使得事情变得很严重,因为勒曼医院虽然一开始由地球人创立,可是早已经有
不少外星人加入,他们从事的工作和研究,虽然和地球人的道德规范、思想方法在很多
地方大有出入,但是总的来说,并没有危害地球人之处,而且我更相信他们不会有危害
地球人之心。
这是我一直以来和勒曼医院相处很好的原因。
然而如今廉正风却对勒曼医院提出了严重的指责,光是廉正风一个人有这样的想法
,可以完全置之不理,连白素也有这样的想法,就不可以不加理会。
照廉正风的设想,是勒曼医院方面,用万良生的复制人,来冒充万良生。
然而这样的假设,实在无法成立,因为经不起一个问题:目的是什么?
金钱对勒曼医院来说完全不成问题,勒曼医院不会为了金钱而做这种事。
而且这个复制人的思想从哪里来?
如果就是万良生原来的思想,那么这个万良生也就是原来的万良生,只不过换了一
个身体而已,从广义的角度来看,换身体和换衣服一样  你总不能说一个人换了衣服
之后,这个人就不再是这个人了吧!
我把这两个问题一口气提了出来。
廉正风回答:“我不知道他们目的何在  这并不妨碍我的怀疑。至于第二个问题
  ”
他说到这里忽然笑了起来:“阁下除非是在开玩笑,不然不会这样问。”
他这样说的时候,神情很是不堪,像是我问了一个奇蠢无比的问题。我正想再把问
题重复一遍,红绫已经抢著道:“当然是开玩笑!可是别人的思想,如何能够进入复制
人的脑部?勒曼医院在这方面的研究,没听说已经取得成功。”
一听得红绫这样说,我不禁暗中叫了一声“惭愧”!
我竟然没有想到这一点!
而接下来廉正风所说的,更使我有点心惊肉跳。他道:“第一,没听说他们在这方
面已经成功绝不等于他们在这方面没有成功。第二,地球人的思想不能进入复制人的脑
部,外星人呢?”
红绫听了,也不禁发出了“啊”地一声。
在勒曼医院的所有外星人,都是顶著地球人的身体在活动,连我所熟悉的亮声先生
也不例外。而那些被他们利用的地球人身体,都是复制而来。所以外星人思想进入地球
复制人的脑部,早已完全不成问题。
话说到这里,廉正风的意思再明白不过  现在的万良生根本是一个外星人。
虽然我明白了廉正风的意思,可是我还是摇头:“如果说勒曼医院找了万良生的复
制人,然后派一个外星人用这个复制人的身体,勒曼医院方面当然可以做到这一点,然
而目的何在?我不相信勒曼医院会无聊到做没有目的的事情。”
廉正风大声道:“我不是说他们没有目的,只是说我现在还不知道他们的目的是什
么  既然我是调查员,我有信心会查出一个结果来。而且我相信他们处心积虑要完成
这件事,而且拉了大名鼎鼎的卫斯理来作挡箭牌,一定有目的,而且是不可告人之目的
。”
白素和红绫同时表示要说话,白素让红绫:“你先说。”
红绫摇了摇头:“我要说的话很长,还是妈先说。”
白素道:“我设想了一个可能,是何艳容发现了勒曼医院中有万良生的复制人,所
以要求勒曼医院方面给这个复制人加上思想,那样她就可以得回丈夫。我还进一步设想
何艳容曾要求勒曼医院在替复制人加上思想的时候,要有爱她的思想在内。所以原来的
万良生为了何艳容宁愿变成一只海螺,现在的万良生却又和何艳容谈起恋爱来了。”
万良生在回来之后,和何艳容重新恋爱,我认为这是《未来身份》这个故事的快乐
结局。现在白素竟然从我想都没有想到过的角度去看整件事,令我啼笑皆非,摇头不已

廉正风也摇头,可是他摇头的意思和我不一样,他道:“你把事情想得太美好了。
我假设勒曼医院的目的,是一个一个,把豪富、有权位者,以及社会上层的组成者,都
通过‘万良生模式’进行变化。最后目的是所有上层建筑,完全是外星人,整个地球,
也就等于落人了外星人的手中。”
这个假设很是骇人,也不是不可以成立,而且是控制整个地球最好的方法。地球人
口虽然有六十亿,可是领导、主宰、支配、控制、管理、影响、决定六十亿人命运的,
不会超过十万分之一。也就是说最多不会超过六万人。
这六万人都可以在勒曼医院有复制人,也可以轻而易举使六万个外星人顶著这些复
制人的身体,以复制人原来的身份进行一切活动。
在这种情形下,就等于是外星人控制了整个地球,而六十亿地球人都完全不知道全
人类已经受到了外星人的控制。
廉正风能够有这样的设想,证明他想像力十分丰富。如果外星人真的想控制地球,
这是最好的方法,根本不必动用任何武器,也根本不必打仗。
不过廉正风这样设想的根据,是“外星人有意控制地球”。这是很普遍的、也很典
型的一种想法:外星人对地球有侵略的意图,外星人是地球的敌人等等。
而我却一贯反对这样的想法。我认为能够来到地球的外星人,比起地球人来,各方
面都高出了不知多少倍,根本不会存在想在地球上得到什么的念头。不是说所有外星人
都不会有贪念、不会有侵略的意图,而是地球上实在没有值得令外星人感到兴趣的事物
。就像一个亿万富豪,就算再贪婪,也不会去抢夺一个乞丐破碗中发臭的隔夜饭一样。
所以我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你的这种设想,听起来很有道理,可是‘外星人不怀
好意’这种论点,我完全不同意,所以我认为这设想不能成立。不过阁下还是千万不要
把这种设想公开,因为这实在是控制整个地球的最佳方法!”
我先是不同意他的意见,然后又很衷心地说他的设想是侵略地球的最佳方法,其实
并不矛盾  我在这时候,甚至于想到:是不是可能这种情形早已经出现?现在控制整
个人类命运的那少数人会不会早已经不是地球人,早已经只不过是一些受外星人思想占
领的地球人身体?
想到了那么严重的问题,我脸色自然很凝重。在这时候白素知道我在想什么不足为
奇,出乎意料之外的是,连廉正风居然也知道我想到了什么。
他苦笑道:“没有法子证明  无法证明一个人的身体,是由地球人的灵魂在控制
,还是早已被外星人灵魂移居。之所以必须彻底调查现在的万良生,因为他最有可能已
经是地球人其身、外星人其魂的怪物!”
我道:“其实‘地球人身体、外星人思想’这种组合,有很多。光是勒曼医院中就
有不少,前后和我打过交道的都是,和我交情很好的亮声也是  ”
我说到这里,还没有提出问题问廉正风他为什么要特别针对现在的万良生,廉正风
已经抢著回答:“那些外星人虽然顶著地球人的身体在活动,可是他们并没有隐瞒自己
外星人的身份,行为光明正大,就可以相信他们并无恶意。”
他话显然还没有说完,可是他却不再往下说,只是望著我们。这时候我不得不承认
他的思想程序确然不顺序前进,而是跳动式的,他认为有些事情根本不必说出来,人家
就应该明白,所以他就省略了。同样他也可以明白别人没有说出来的话,所以他时时打
断他人的话头。
和他交谈,开始的时候非常不习惯,要慢慢适应。
现在我总算已经可以适应他的这种方式,所以明白他没有说出来的“潜台词”是:
如果万良生的脑都已经被外星人移入,而他又刻意隐瞒这种身份,希望人家以为他是百
分之百的地球人,这种行为就可以断定他不怀好意!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感到事情确然很严重,因为这种事情一有了开始,就完全无
法防范,一个万良生不要紧,如果很快有了一百个、一千个、一万个……
那就不堪设想了!
廉正风望著我,缓缓地点头,像是在说:现在你明白了吧!
我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刚才我以“没有目的”来否定廉正风的想法,现
在却发现如果“现在的万良生”有问题,那事情确然十分严重,属于“不知道目的何在
”  那和“没有目的”当然大不相同。
我向白素望去,用眼色向她询问:“你怀疑的就是这一点?”
白素叹了一口气:“我怀疑的不止这一点……万良生和何艳容两人在性情上都起了
根本的变化,像是换了一个人,而他们的身体又显然没有换过,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他
们的思想换过了,也就是说有不属于他们的思想控制了他们的身体。”
我很是犹豫:“人的性情,有时候是会改变的  ”
我在这样说的时候,连自己都不是很相信人会改变得如此彻底,现在想起来,以万
良生以前对何艳容的厌恶、恐惧程度而言,他实在不可能和何艳容谈恋爱的!
所以我话说到了一半,就无法再说下去。
这时候红绫突然一跃而起,举起了手,大声道:“你们说了半天,完全忽略了一个
最重要的事实!”
廉正风斜睨著她,红绫却老实不客气地瞪著他,说的话也完全不顾礼貌:“你怎么
看了资料之后和没有看过一样!”
廉正风居然很谦虚:“请问我忽略了哪一点?”
红绫伸手指著她自己的鼻子:“是我首先在海底岩洞中发现了那圆柱体,才带出整
个《未来身份》故事来的!”
廉正风笑:“小姐,不是你带出了这个故事,而是你几乎破坏了这个故事!”
廉正风以他自己的思想方法回答了红绫的指责。
红绫的意思是,如果不是她偶然发现了那圆柱体,就不会有“万良生回来”这件事
,当然种种怀疑也就没有了根据。
而廉正风这样回答,要想一想才能明白他的意思是,事情一直在按照计画进行,红
绫偶然发现了那圆柱体,几乎破坏了整个计画。
这时候我反倒有另外的想法。
我道:“红绫发现圆柱体,可能根本是计画的一部分!”
红绫叫了一声,伸手指著自己的头,好像大家都学会了廉正风的表达方式,把话尽
量少说,红绫这时候就是在抗议我的说法,表示她的脑部是她自己的思想,没有什么力
量可以使她偶然地发现那圆柱体。
这一次,我和白素以及廉正风一起摇头,红绫大是讶异:“难道有人可以主使我去
发现那圆柱体?”
廉正风先回答:“要知道阁下的行踪,再容易不过  ”
接著,廉正风把我和白素、红绫三人这两三天来的行踪,说了出来,那自然是他跟
踪我们的成绩。
红绫摇头:“就算知道我们会出海,也无法肯定我会去潜水!”
我叹了一口气:“不能肯定你一定会去潜水,可是却能够肯定我们经过那个小岛,
一定会上去停留。在小岛上停留的时候,你去潜水的或然率极高,而只要你去潜水,发
现那岩洞的或然率就更高,自然也很容易发现那圆柱体。”
白素接下去:“发现了圆柱体之后,我们一定会进行研究,一定会发现圆柱体内藏
著万良生的身体。”
这时候,我和白素、廉正风的想法已经越来越接近,白素说到这里,我想起后来发
生的事,竟然不由自主打了一个冷颤  因为如果一切全是计画中的事情的话,那么这
个计画实在太周详了。
接下来是“万良生的思想组进入了女吸毒者的身体”,我在这件事上先是误会,后
来明白  这种过程更使我完全毫无怀疑地相信万良生的思想组(灵魂)能够自由来去
,所以后来万良生出现,我也就毫无保留接受了他的说法。也因为如此,我就成为万良
生“回来”的忠实见证人。
由于我有良好的信誉,所以由我来作见证人,在社会公众心目中,很是可靠,不会
有人怀疑万良生的身份。
廉正风可以说是唯一的怀疑者。
他开始怀疑的是我有份串通,而在看了资料之后,他立刻得出了我受了利用的结论

我虽然反对他的结论,可是一层一层推论下去,他的结论就算没有说服力,也很难
推翻。
红绫瞪大了眼睛,过了一会,她才道:“花那么多心计,就是为了要万良生回来没
有人怀疑他的身份?”
廉正风应声道:“对了!”
红绫神情疑惑,不住摇头。我知道她不明白的还是那个老问题:这样做的目的又是
什么?
对于这个问题,我们都没有答案。只有廉正风有那个十分骇人听闻的设想。
我并不同意廉正风的设想,可是我却提不出更好的设想来。
白素在这时候,指了指廉正风,又指了指我,她这样做,是在表明她的想法在我和
廉正风之间。也就是说她感到“现在的万良生”有不怀好意的可能,可是还不至于严重
到了外星人已经采用了灵魂移居的方法来控制地球。
廉正风见他以一个人的力量,说服了我们三人,很是兴奋,手舞足蹈:“我会去查
,一定会把真相查出来。”
如果事情真如廉正风所想,我从头到尾都被人利用,实在太可恶了,所以我道:“
我们分头去查。”
廉正风跳了一下:“好极,你查根,我查果!”
虽然我已经很习惯他的说话方式,可是这句话我还是不很明白。廉正风笑了笑:“
我认为事情的根源是在勒曼医院,而现在的万良生是从根部结出来的果。你从勒曼医院
开始查,我注意万良生的行动,我敢夸口,他要是有什么非份的行动,我一定可以查得
出来!”
返回书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