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网 - 人生必读的书

TXT下载此书 | 书籍信息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返回首页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神雕侠侣

_56 金庸(现代)
裘千尺冷笑道:“现下你定是十分失望了,你妈妈既不美
貌,又不和气,却是个凶狠恶毒的丑老太婆。早知如此,我
想你还是没见到我的好。”绿萼伸出双臂搂住她脖子,柔声道:
“妈,你和我心中所想的一模一样。”转头向杨过道:“杨大哥,
我妈很好看,是不是?她待我好,待你也好,是不是?”这两
句话问得语含至诚,在她心中,当真以为母亲乃是天下最好
的妇人。
杨过心想:“她年轻时或许美貌,现今还说甚么好看?待
你或许不错,对我就未必安着甚么好心。”但绿萼既然这么问,
只得应道:“是啊,你说的对。”
但他话中语气就远不及绿萼诚恳,裘千尺一听便知,心
道:“天可怜见,让我和女儿相会,今日她心中虽满是孺慕之
情,但难保永是如此,我的一番含冤苦情,须得跟她说个明
明白白。”于是说道:“萼儿,你问我为何身陷在此?为甚么
公孙止说我已经死了,你好好坐着,我慢慢说给你听罢。”
裘千尺缓缓的道:“公孙止的祖上在唐代为官,后来为避
安史之乱,举族迁居在这幽谷之中。他祖宗做的是武官,他
学到家传的武艺,固然也可算得是青出于蓝,但真正上乘的
武功,却是我传的。”杨过和绿萼同时“啊”了一声,颇感出
于意料之外。
裘千尺傲然道:“你们幼小,自然不明白其中的道理。哼,
铁掌帮帮主铁掌水上飘裘千仞,便是我的亲兄长。杨过,你
把铁掌帮的情由说些给萼儿听。”杨过一怔,道:“铁掌帮?弟
子孤陋寡闻,实不知铁掌帮是甚么。”
裘千尺破口骂道:“你这小子当面扯谎!铁掌帮威名震于
大江南北,与丐帮并称天下两大帮会,你怎能不知?”杨过道
“丐帮嘛,晚辈倒听见过,这铁掌帮……”裘千尺急了,骂道:
“嘿嘿,还亏你学过武艺,连铁掌帮也不知道……”绿萼见母
亲气得面红耳赤,插口劝道:“妈,杨大哥还不到二十岁,他
从小在深山中跟师父练武,武林中的事情不大明白,也是有
的。”裘千尺不去理她,自管呶呶不休。
二十年前,铁掌帮在江湖上确是声势极盛,但二次华山
论剑之时,帮主铁掌水上飘裘千仞皈依佛门,拜一灯大师为
师,铁掌帮即风流云散。当铁掌帮散伙之时,杨过刚刚出世,
后来没听旁人提及,他自是不知。实则他母亲穆念慈,便是
在铁掌帮总舵的铁掌峰上失身于他父亲杨康,受孕怀胎,世
上才有他杨过。此时裘千尺说起,他竟瞠目不知所对。裘千
尺在绝情谷中僻处已近三十年,江湖上的变动全没听闻,只
道铁掌帮称雄数百年,现下定是更加兴旺,听杨过居然说连
“铁掌帮”三字也不知道,自是要暴跳如雷了。
杨过给她毫无来由的一顿乱骂,初时强自忍耐,后来听
她越骂越不成话,怒气渐生,要待反唇相稽,刺她几句,抬
起头来正要开口,只见绿萼凝视着他,眼中柔情款款,脸上
满是歉然之色。杨过心中一软,脸上作个无可奈何之状,心
下反而油然自得起来,暗想:“你妈妈越是骂得凶,你自是越
加对我好。老太婆的唠叨是耳边风,美人的柔情却是心上事。”
心下一宽,脑子特别机灵,忽地想起:“完颜萍姑娘的武功与
那公孙止似是一路,她又说学的是铁掌功夫,料想与铁掌帮
必有干系。”闭目一想,于完颜萍与耶律齐对战时所使的拳法
刀法还记得七八成,至于与公孙止连斗数场,还只是几个时
辰之前的事,于他的身形出手更是记得清晰,当即叫道:“啊
哟,我记起啦。”裘千尺道:“甚么?”
杨过道:“三年之前,我曾见一位武林奇人与十八名江湖
好汉动手,他一人空手对敌十八人,结果对方九人重伤,九
人给他打死了,这位武林奇人听说便是铁掌帮的。”裘千尺急
问:“那人是怎么一副模样?”杨过信口开河:“那人头是秃的,
约莫六十来岁,红光满面,身材高大,穿件绿色袍子,自称
姓裘……”裘千尺突然喝道:“胡说!我两位哥哥头上不秃,
身材矮小,从来不穿绿色衣衫。你见我身高头秃,便道我哥
哥也是秃头么?”
杨过心中暗叫:“糟糕!”脸上却不动声色,笑道:“你别
心急,我又没说那人是你哥哥,难道天下姓裘的都须是你哥
哥?”裘千尺给他驳得无言可说,问道:“那你说他的武功是
怎样的?”
杨过站起身来,将完颜萍的拳法演了几路,再混入公孙
止的身法掌势,到后来越打越顺手,石窟中掌影飘飘,拳风
虎虎,招式虽有点似是而非,较之完颜萍原来的掌法却已高
了不知多少。完颜萍拳法中疏漏不足之处,他身随意走,尽
都予以补足,举手抬足,严密浑成,而每一掌劈出,更特意
多加上几分狠劲。
裘千尺看得大悦,叫道:“萼儿,萼儿,这正是我铁掌帮
的功夫,你仔细瞧着。”杨过一面打,裘千尺口讲指划,在旁
解释拳脚中诸般厉害之处。杨过暗暗好笑,心道:“再演下去,
便要露出马脚来了。”于是收势说道:“打到此处,那位武林
奇人已经大胜,没再打下去了。”裘千尺十分欢喜,道:“许
多招式你都记错了,手法也不对,但使到这样,也已经挺不
容易。那武林奇人叫甚么名字?他跟你说些甚么?”杨过道:
“这位奇人神龙见首不见尾,大胜之后,便即飘然远去。我只
听那九个伤者躺在地下互相埋怨,说铁掌帮的裘老爷子也冒
犯得的?可不是自己找死么?”
裘千尺喜道:“不错,这姓裘的多半是我哥哥的弟子。”她
天性好武,十余年来手足舒展不得,此时见杨过演出她本门
武功,自是见猎心喜,当即滔滔不绝的向二人大谈铁掌门的
掌法与轻功。
杨过急欲出洞,将绝情丹送去给小龙女服食,虽听她说
的是上乘武功,识见精到,闻之大有裨益,但想到小龙女身
挨苦楚,哪里还有心情研讨武功?当即向绿萼使个眼色。
绿萼会意,问道:“妈,你怎么将武功传给爹爹的?”裘
千尺怒道:“叫他公孙止!甚么爹爹不爹爹?”绿萼道:“是。
妈,你说下去罢。”
裘千尺恨恨的道:“哼!”过了半晌,才道:“那是二十多
年前的事了。我两个哥哥闹别扭,争吵起来……”绿萼插口
道:“我有两位舅舅吗?”裘千尺道:“你不知道么?”声音变
得甚是严厉,大有怪责之意。绿萼心想:“我怎么会知道?”应
道:“是啊,从来没人跟我说过。”
裘千尺叹了口长气,道:“你……你果然是甚么都不知道。
可怜!可怜!”隔了片刻,才道:“你两个舅舅是双生兄弟,大
舅舅裘千丈、二舅舅裘千仞。他二人身材相貌、说话声音,全
然一模一样,但遭际和性格脾气却大不相同。二哥武功极高,
大哥则平平而已。我的武功是二哥亲手所传,大哥却和我亲
近得多。二哥是铁掌帮帮主,他帮务既繁,自己练功又勤,很
少和我见面,传我武功之时,也是督责甚严,话也不多说半
句。大哥却是妹妹长、妹妹短的,和我手足之情很深。后来
大哥和二哥说拧了吵嘴,我便帮着大哥点儿。”绿萼问道:
“妈,两位舅舅为甚么事闹别扭?”
裘千尺脸上忽然露出一丝笑容,道:“这件事说大不大,
说小不小,只怪我二哥太过古板。要知道二哥做了帮主,‘铁
掌水上飘裘千仞’这八个字在江湖上响亮得紧,大哥裘千丈
的名头说出去却很少人知道。大哥出外行走,为了方便,有
时便借用二哥的名字。他二人容貌相同,又是亲兄弟,借用
一下名字有甚么大不了?可是二哥看不开,常为这事唠叨,说
大哥招摇撞骗。大哥脾气好,给二哥骂时总是笑嘻嘻的赔不
是。有一次二哥实在骂得凶了,竟不给大哥留丝毫情面。我
忍不住在旁插嘴,护着大哥,把这事揽到自己头上,于是兄
妹俩吵了一场大架。我一怒之下离了铁掌峰,从此没再回去。
“我独个儿在江湖上东闯西荡,有一次追杀一个贼人,无
意中来到这绝情谷,也是前生的冤孽,与公孙止这……这恶
贼……这恶贼遇上了,二人便成了亲。我年纪比他大着几岁,
武功也强得多,成亲后我不但把全身武艺倾囊以授,连他的
饮食寒暖,哪一样不是照料得周周到到,不用他自己操半点
儿心?他的家传武功巧妙倒也巧妙,可是破绽太多,全靠我
挖空心思的一一给他补足。有一次强敌来袭,若不是我舍命
杀退,这绝情谷早就给人毁了。谁料得到这贼杀才狼心狗肺,
恩将仇报,长了翅膀后也不想想自己的本领从何而来,不想
想危难之际是谁救了他性命。”说着破口大骂,粗辞污语,越
骂越凶。
绿萼听得满脸通红,觉得母亲在杨过之前如此詈骂丈夫,
实是大为失态,连叫:“妈,妈!”可哪里劝阻得住?杨过却
听得十分有劲,他也是恨透了公孙止,听她骂得痛快,正合
心意,不免在旁凑上几句,加油添酱,恰到好处,大增裘千
尺的兴头,若不是碍着绿萼的颜面,他也要一般的破口而骂
了。
裘千尺直骂到辞穷才尽,骂人的言语之中更无新意,连
旧意也已一再重复,这才不得不停,接下去说道:“那一年我
肚子中有了你,一个怀孕的女人,脾气自不免急着点儿,哪
知他面子上仍是一般的对我奉承,暗中却和谷中一个贱丫头
勾搭上了。我生下你之后,他仍和那贱婢偷偷摸摸,我一点
也不知情,还道我们有了个玉雪可爱的女儿,他对我更加好
了些。我给这两个狗男女这般瞒在鼓里过了几年,我才在无
意之中,听到这狗贼和那贱婢商量着要高飞远走,离开绝情
谷永不归来。
“当时我隐身在一株大树后面,听得这贼杀才说如何忌惮
我武功了得,必须走得越远越好,又说我如何管得他紧,半
点不得自由,他说只有和那贱婢在一起,才有做人的乐趣。我
一直只道他全心全意的待我,那时一听,气得几乎要晕了过
去,真想冲出去一掌一个,将这对无耻狗男女当场击毙。然
而他虽无情,我却总顾念着这些年来的夫妻恩义,还想这杀
胚本来为人极好,定是这贱婢花言巧语,用狐媚手段迷住了
他,当下强忍怒气,站在树后细听。
“只听他二人细细商量,说再过两日,我要静室练功,有
七日七夜足不出户,他们便可乘机离去,待得我发觉时已然
事隔七日,便万万追赶不上了。当时我只听得毛骨悚然,心
想当真天可怜见,教我事先知晓此事,否则他们一去七日,我
再到何处找去?”说到这里,牙齿咬得格格直响,恨恨不已。
绿萼道:“那年轻婢女叫甚么名字?她相貌很美么?”
裘千尺道:“呸!美个屁!这小贱人就是肯听话,公孙止
说甚么她答应甚么,又是满嘴的甜言蜜语,说这杀胚是当世
最好的好人,本领最大的大英雄,就这么着,让这贼杀才迷
上了。哼,这贱婢名叫柔儿。他十八代祖宗不积德的公孙止,
他这三分三的臭本事,哪一招哪一式我不明白?这也算大英
雄?他给我大哥做跟班也还不配,给我二哥去提便壶,我二
哥也一脚踢得他远远地。”
杨过听到这里,不禁对公孙止微生怜悯之意,心想:“定
是你处处管束,要他大事小事都听你吩咐,你又瞧他不起,终
于激得他生了反叛之心。”绿萼只怕她又骂个没完没了,忙问:
“妈,后来怎样?”
裘千尺道:“嗯,当时这两个狗男女约定了,第三日辰时
再在这所在相会,一同逃走,在这两天之中却要加倍小心,不
能露出丝毫痕迹,以防给我瞧出破绽。接着二人又说了许多
混话。那贱婢痴痴迷迷的瞧着这贼杀才,倒似他比皇帝老子
还尊贵,比神仙菩萨更加法力无边。那贼杀才也就得意洋洋,
不断的自称自赞,跟着又搂搂抱抱,亲亲摸摸,这些无耻丑
态只差点儿没把我当场气死。第三日一早,我假装在静室中
枯坐练功,公孙止到窗外来偷瞧了几次,脸上这副神情啊,当
真是打从心底里乐将上来。我等他一走开,立即施展轻功,赶
到他们幽会之处。那无耻的小贱人早已等在那里。我一言不
发便将她抓起,抛入了情花丛中……”杨过与绿萼不由得都
“啊”的一声叫了起来。
裘千尺向二人横了一眼,继续说道:“过了片刻,公孙止
也即赶到,他见柔儿在情花丛中翻滚号叫,这份惊慌也不用
提啦。我从树丛后跃了出来,双手扣住他脉门,将他也摔入
了情花丛中。这谷中世代相传,原有解救情花之毒的丹药,叫
做绝情丹。公孙止挣扎着起来,扶着那贱婢一齐奔到丹房,想
用绝情丹救治。哈哈,你道他见到甚么?”
绿萼道:“妈……他见到甚么?”杨过心道:“定是你将绝
情丹毁了个干净,哪还能有第二件事?”
裘千尺果然说道:“哈哈,他见到的是,丹房桌上放着一
大碗砒霜水,几百枚绝情丹浸在碗中。要服绝情丹,不免中
砒霜之毒,不服罢,终于也是不免一死。配制绝情丹的药方
原是他祖传秘诀,然而诸般珍奇药材急切难得,而且调制一
批丹药,须连经春露秋霜,三年之后方得成功。当下他奔来
静室,向我双膝跪下,求我饶他二人性命。他知我顾念夫妻
之情,决不致将绝情丹全数毁去,定会留下若干。他连打自
己耳光,赌咒发誓,说只要我饶了他二人性命,他立时将柔
儿逐出谷去,永不再跟她见面,此后再也不敢复起贰心。
“我听他哀求之时口口声声的带着柔儿,心下十分气恼,
当即取出一枚绝情丹来放在桌上,说道:‘绝情丹只留下一颗,
只能救得一人性命。你自己知道,每人各服半颗,并无效验。
救她还是救自己,你自己拿主意罢。’他立即取过丹药,赶回
丹房。我随后跟去。这时那贱婢已痛得死去活来,在地下打
滚。公孙止道:‘柔儿,你好好去罢。我跟你一块死。’说着
拔出长剑。柔儿见他如此情深义重,满脸感激之情,挣扎着
道:‘好,好。我跟你在阴间做夫妻去。’公孙止当胸一剑,便
将她刺死了。
“我在丹房窗外瞧着,暗暗吃惊,只怕他第二剑便往自己
颈口抹去,但见他提起剑来,我正要出声喝止,却见他伸剑
在柔儿的尸身上擦了几下,拭去血迹,还入剑鞘,转头向窗
外道:‘尺姊姊,我甘心悔悟,亲手将这贱婢杀了,你就饶了
我罢。’说着举手往口边一送,将那枚绝情丹吞服了。这一下
倒是大出我意料之外,但如此了结,足见他悔悟之诚,我也
甚感满意。当时他在房中设了酒宴,殷殷把盏,自我赔罪。我
痛斥了他一顿,他不住口的自称该死,发下了几百个毒誓,说
从此决不再犯。”
杨过心道:“这一下你可上了大当啦!”绿萼却是泪水泫
然欲滴。裘千尺怒道:“怎么?你可怜这贱婢么?”绿萼摇头
不语,她实是为父亲的无情狠辣而伤心。
裘千尺又道:“我喝了两杯酒,微微冷笑,从怀中又取出
一颗绝情丹来,放在桌上,笑道:‘你适才下手未免也太快了
些,我只不过试试你的心肠,只消你再向我求恳几句,我便
会将两枚丹药都给你,救了这美人儿的性命,岂不甚好?’”
绿萼忙问:“妈,倘使当时他真的再求,你会不会把两枚
丹药都给他?”
裘千尺沉吟半晌,道:“这个我也不知道了。当时我也曾
想过,不如救了这贱婢,将她赶出谷去,那么公孙止对我心
存感激,说不定从此改邪归正,再也不敢胡作非为。但他为
了自己活命,忙不迭的将心上人杀了,须怪不得我啊。
“公孙止拿起那颗丹药瞧了半天,举杯笑道:‘尺姊姊,过
去的事又说它作甚?这丫头还是杀了的好,一干二净。你干
了这杯。’他不住的只劝我喝酒,我了却了一桩心事,胸怀欢
畅,竟然喝得沉沉大醉。待得醒转,已是身在这石窟之中,手
足筋脉均已给他挑断,这贼杀才也没胆子再和我相见一面。
哼,这当儿他只道我的骨头也早已化了灰啦。”
她说完了这件事,目露凶光,神色甚是可怖。杨过与绿
萼都转开了头,不敢与她目光相接。良久良久,三人都不说
话。
绿萼环顾四周,见石窟中惟有碎石树叶,满地乱草,凄
然道:“妈,你在这石窟中住了十多年,便只靠食枣子为生么?”
裘千尺道:“是啊,难道这千刀万剐的贼杀才每天还会给我送
饭不成?”绿萼抱着她叫了声:“妈!”
杨过道:“那公孙止可跟你说起过这石窟有无出路?”裘
千尺冷笑道:“我跟他做了这么多年夫妻,他从来没说过庄子
之下有这样个石窟,有这样个水潭,石窟要是另有出路,这
奸贼也不会放我在这里了。那些鳄鱼多半是他后来养的,他
终究怕我逃出去。”
杨过在石窟中环绕一周,果见除了进来的入口之外更无
旁的通路,抬头向头顶透光的洞穴望去,见那洞离地少说也
有一百来丈,洞下虽长着一株大枣树,但不过四五丈高,就
算二十株枣树叠起,也到不了顶,凝思半晌,实是束手无策,
道:“我上树去瞧瞧。”当下跃上枣树,攀到树顶,只见高处
石壁上凹凹凸凸,不似底下的滑溜,当下屏住呼吸,纵上石
壁,一路向上攀援,越爬越高,心中暗喜,回头向绿萼叫道:
“公孙姑娘,我若能出洞,便放绳子下来缒你们上去。”
约莫爬了六七十丈,仗着轻功卓绝,一路化险为夷,但
爬到离洞穴七八丈时,石壁不但光滑异常,再无可容手足之
处,而且向内倾斜,除非是壁虎、苍蝇,方能附壁不落。
杨过察看周遭形势,头顶洞穴径长丈许,足可出入而有
余,心下已有计较,当即溜回石窟之底,说道:“能出去!但
须搓一根长索。”于是取出匕首,割下枣树树皮,搓绞成索。
公孙绿萼大喜,在旁相助,两人手脚虽快,却也花了两个多
时辰,直到天色昏暗,才搓成一条极长的树皮索子。
杨过抓住绳索,使劲拉了几下,道:“断不了。”又用匕
首割下一条枣树的枝干,长约一丈五尺,将绳索一端缚在树
干中间,于是又向上爬行,攀上石壁尽头,双足使出千斤坠
功夫,牢牢踏在石壁之上,两臂运劲,喝一声:“上去!”将
树干摔出洞穴。这一下劲力使得恰到好处,树干落下时正好
横架在洞穴口上。杨过拉着绳索,将树干拉到洞穴边上,使
得树干两端架于洞外实地者较多,而中段凌空者只是数尺,再
拉绳索试了两下,知道树干横架处甚是坚牢,吃得住自己身
子重量,叫道:“我上去啦!”双手抓着绳索,交互上升,低
头下望,只见裘千尺与绿萼母女俩在暮色朦胧中已成为两个
小小黑点。
手上加劲,上升得更快了,片刻间便已抓到架在洞口的
树干,手臂一曲,呼的一声,已然飞出洞穴,落在地下。
舒了一口长气,站直身子,但见东方一轮明月刚从山后
升起。在闭塞黑暗的鳄潭与石窟中关了大半天,此时重得自
由,胸怀间说不出的舒畅,心想:“我和姑姑同在古墓,却何
以又丝毫不觉郁闷?可见境随心转,想出去而不得,心里才
难过,要是本就不想出去,出去了反而不开心了。”于是将长
索垂了下去。
裘千尺一见杨过出洞,便大骂女儿:“你这蠢货,怎地让
他独自上去了?他出洞之后,哪里还想得到咱们?”绿萼道:
“妈,你放心,杨大哥不是那样的人。”裘千尺怒道:“普天下
的男人都是一般,还能有甚么好的?”突然转过头来,向女儿
全身仔细打量,说道:“小傻瓜,你给他占了便宜啦,是不是?”
绿萼满脸通红道:“妈,你说甚么,我不懂。”裘千尺更是恼
怒:“你不懂,为甚么要脸红?我跟你说啊,对付男人,一步
也放松不得,半点也大意不得,难道你还没看清楚你妈的遭
遇?”正自唠叨不休,绿萼纵起身来,接住了杨过垂下的长索,
给母亲牢牢缚在腰间,笑道:“你瞧,杨大哥理不理咱们?”说
着将绳索扯了几扯,示意已经缚好。
裘千尺哼了一声,道:“妈跟你说,上去之后,你须得牢
牢钉住他,寸步不离。丈夫,丈夫,只是一丈,一丈之外,便
不是丈夫了,知道么?你爷爷给你妈取名为千尺,千尺便是
百丈,嘿嘿,百丈之外,还有甚么丈夫?”绿萼又是好笑,又
是伤感,心道:“妈真是一厢情愿,人家哪有半点将我放在心
上了。”眼眶一红,转过了头。裘千尺还待说话,突觉腰间一
紧,身子便缓缓向上升去。绿萼仰望母亲,虽知杨过立即又
会垂下长索来救自己,但此时孤零零的在这地底石窟之中,不
由得身子发颤,害怕异常。
杨过将裘千尺拉出洞穴,解下她腰间长索,二次垂入石
窟。绿萼将树皮索子缚在腰间,这才放心,于是拉着绳索抖
了几下,但觉绳索拉紧,身子便即凌空上升。眼见足底的枣
树越来越小,头顶的星星越来越明,再上去数丈便能出洞,猛
听得头顶一人大声呼叱,接着绳子一松,身子便急堕下去。从
这百丈高处掉将下来,焉得不粉身碎骨?绿萼大声惊呼,险
些晕去,但觉身子往下直跌,实做不得半点主。
杨过双手交互收索,将绿萼拉扯而上,眼见成功,猛听
得身后脚步声响,竟然有人奔来袭击,这一下当真是吃惊非
小,当下顾不得回身迎敌,双手如飞般收索。但听得一人大
声喝道:“在这里鬼鬼祟祟,干甚么勾当?”接着风声劲急,一
条长大沉重的兵刃击向背心。
杨过听着兵刃风声,知是矮子樊一翁攻到,危急中只得
回过左手,伸掌搭在钢杖上向旁推开,化解了这一击的来势。
黑暗之中,樊一翁没见到杨过面目,但已知对方武功了得,收
转钢杖,向他腰间横扫过去,这一下出了全力,直欲将他拦
腰打成两截。这时杨过右手支持着绿萼的身重,加之那条百
余丈的长索也是颇具份量,时刻稍久,本已觉得吃力,眼见
杖到,忙又伸出左掌化解。不料樊一翁这一杖来势极猛,杨
过左掌与他杖身甫触,登觉全身大震,右手拿捏不住,绳索
脱手,绿萼便向下急跌。
石窟中绿萼惊呼,而在石窟之顶,裘千尺与杨过也是齐
声大叫。杨过顾不得挡架钢杖,左手疾探,俯身抓住绳索。但
绿萼急堕之势极大,百来斤的重量再加上急堕的冲势,几达
返回书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