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网 - 人生必读的书

TXT下载此书 | 书籍信息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返回首页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梁凤仪《豪门惊梦》

_6 梁凤仪 (当代)
  “我等。”
  “等多久?”
  “既已等了六年,不妨再等六年!”
  我又笑了。
  “你不信?”
  “值得等吗?你锦绣前程!”
  “好不过温莎公爵。”
  “那六年没有我的日子,你依然活着!”
  “对,我没有死,是我的不对了!”
  “若儒,请别这样,我并不是这个意思!”
  “我是认真的,生无可恋,死何足惜?然而,痛苦令我回头是岸,我要挣扎活下去,好好地、愉快地活下去,绝不要死,故此,不能没有你!”
  “若儒,请勿再说下去,我已明白!”
  “破釜沉舟,我不容许自己功亏一篑,那六年,不是人过的日子,芬士巴利小公园内除非俪影双双,否则回去那见鬼的英伦干什么?”
  “你如此地志在必得,令我震惊。”
  “苦海沉沦过的人,知道上岸的重要,一定挣扎到底!”
  “从前你并不是这个样子!”
  “所以才让你溜走了,是我的错!”
  “一错不能再错,可是,我还有点摸不清楚什么是对,什么是错?”
  “这六年,你开心吗?”
  我默然。
  要说,纵使不开心,也算不上伤心的。
  最低限度不及若儒伤心。我身边有爱护我的人,这总比独个儿跟寂寞与无奈搏斗,有相当差别。
  “长基,你为什么不答我?”
  有人叩办公室的门。
  “有人要进来,我要收线了!”
  “长基,我们今天见面吗?”文若儒仍然在那一头问。
  进来的是乔晖。
  我把电话轻轻放下。
  “长基,你觉得累吗?要真太疲倦,还是回家躺一躺!”
  “不!”
  我翻开文件档案,批阅。
  “长基,你准时吃药了吗?”
  我点点头,视线仍不离文件。
  “长基,千万别好强,身体要紧,天下也没有办得完的公事。”
  我把文件档案盖上,站起来,再按动对讲机,嘱咐敏慧:
  “通知史青,我这就到她办公室去!”
  随即走出办公室,让乔晖留在里头。我相信他是有点难受的。
  我苦笑,享了六年福分,得着一点挫折,也不算什么了!
  我是不是太残忍?
  这个世界,谁不?
  走廊上碰到汤浚生。他跟我打招呼。
  “大嫂,你精神好一点了吗?”
  我好奇地驻足望住他,有种怪异、非常怪异的感觉。
  汤浚生,这人是正?是邪?
  怎么可以如此铁石心肠?抛弃旧爱,迎娶乔枫。人家自杀了,伤心那三朝两日,竟又泡上了董础础!如此面不改容,若无其事!
  我战栗、不解、甚至惊骇。
  我能效仿他吗?一边留在乔氏,一边跟文苦儒来往。
  此念一生,胃内瞬即翻腾,一阵酸气滚动,逆流而上,直冲向喉咙。我慌忙推开汤浚生,急步冲至洗手间,刚来得及把一口脏物吐在洗手间的面盆上。
  我抬头看看镜中的自己,脸,白得像一张纸。
  汤浚生一直站在洗手间门口等我,直至我扶着门走出来。
  “大嫂,你怎么了?我去找大哥来?”
  我摆摆手,虚弱他说:
  “没有事,我知道的。”
  “你面色苍白。”
  “因为我惶恐。”不明白为什么要如此答他,大概是太顺理成章之故。
  “为什么?”
  “我正想如此发问!”
  汤浚生望住我,眼里蓦然掠过一丝惊疑。
  我没有再理他,走到升降机去。史青在三十三楼。
  升降机停在三十三楼,我给身边一个女职员说:
  “你有空吗?可否代我到史青小姐办公室去一趟,告诉她,我另有会议,没空到她办公室去了。”
  那女职员礼貌地走出升降机,同时说了一声:
  “好的!乔太太!”
  我随而直抵乔氏大厦地下,走出大门口。
  一条大马路横亘目前,车水马龙,熙来攘往。
  我望过马路另一边的电话亭,果然!
  那牛郎织女古老的故事,多么感人!
  将之幻化成现代都市的布景,这条斑马线,就是鹊桥了。
  我们各站在马路的一头,等待着,远远地都能看到对方在笑。
  等候过马路的人群越聚越多,我们是其中的一员,沧海一粟,何处不然?
  红绿灯交替了,汽车停下来,行人过马路。我们的步伐并不轻盈,可仍然在途中相聚。
  就站在斑马线的安全岛上,我们无言相对。
  汽车在我们两边风驰而过,我们错过了多次的行人绿灯,只得继续站着。
  直至若儒轻轻地挽起了我的手,趁那黄灯闪动时,拖住我飞奔过了马路,再截停一辆的士,火速地跳进去。
  的士门才关上了,若儒和我紧紧地拥抱着,深深地吻上了。
  把所有的人群都抛在脑后。
  直至若儒放开我,让我回转气来。
  那计程车司机才没好气地问:
  “先生,你要到哪儿去?”
  明显地,他已在大路上白兜了一个圈,不知所向。
  若儒让他把我们载回他家去。
  我有点腼腆,惶恐地走进客厅。
  若儒关上门。
  我回转身来,问:
  “若儒,我们还是到别的地方去走走?”
  若儒轻抚着我的头发,吻在我额头上:
  “在这儿,你最安全!”
  我脸红了,真的不好意思。
  我们的关系到底在六年前已经结束,自从新开始面对的是另一个新的、需要适应的身分。
  若儒让我坐在沙发上,他跑到厨房去一会,走出来时,手上拿了一杯热牛奶。
  “喝一点热的!”
  他像哄一个小孩。
  我把鞋子脱掉了,整个人缩到沙发上去,乖乖地把一杯牛奶喝个精光。
  我拿若儒的大腿作枕,顺势睡了下来,望着他秀气而充满自信的脸,真如他说,有莫大的安全感。
  “你累的话,且睡一会!”
  我点了点头,迷迷糊糊地很快入睡。
  睡中,竟无乱梦。
  醒了的时候,头枕在软垫上。若儒坐到地上去,翻阅着书,如此尽忠守职地护着我。
  我伸了个懒腰。
  “醒啦!饿不饿?”
  “晤!”我拼命点头。
  “我去给你做个炒饭。”
  若儒随即动身。
  从前在英国,我们最喜欢弄炒饭,一天煮三天的饭,剩下来的混一点葱花肉碎,往镬里一炒,香味四溢,既简便又好吃。若儒和我对厨艺都很有一手,轮流服侍着对方,算是生活上一份珍贵的情趣与享受。
  一切好的感觉,都回来了!
  饭香扑鼻,自病后,这餐我吃得最多。
  “你还是能穷凶极恶地吃起来!”若儒笑我,“你这个样子,像足奥本尼路的顾长基!”
  一整个下午,我留在若儒的寓所里,做着我们从前在奥本尼路惯做的一切事,看书、煮咖啡、说笑话、看电视新闻、撤娇、拥抱,只差没有走上最终的一步。
  耳鬓厮磨,若儒低声说:
  “长基,别让我久等,什么时候你跟我回奥本尼路去?”
  我没作声。
  “长基,你一天是乔园的媳妇,我决不令你为难!”
  若儒双手捧着我的脸,再问:
  “你信我吗?”
  我点点头。
  若儒不喜欢跟任何人分享,他一直喜欢鳌头独占。
  那年,医学院成绩出现了双冠军,人人都替他高兴,只有他仍有点闷闷不乐。
  我问他为什么呢?
  他答,有瑕疵的喜悦,倒不如不要了,反正冠亚分明,各安其位。成全一份完整的光荣,更有意义。
  所以,我深信若儒只要我活在乔园一天,他都不会作非分之举。
  为若儒的这点傲骨与情操,我更爱他!
  回到乔氏去,已是下午四时多了。
  一脚踏进办公室去,就觉着事态有点不比寻常。
  敏慧急得在自己的写字台前团团转,差不多流一额的汗。
  我问:“有急事找我?”
  敏慧点点头:
  “都在主席室等你了。”
  名符其实地丑妇终须见家翁,我往哪儿逃去?
  世界真难有逃得掉的秘密吗?我才不过失踪了几小时。
  挺起胸膛,朝乔正天的办公室走去。
  乔晖这人也真要不得,大至天塌下来,小至鸡毛蒜皮,一有事件发生,他惟一的板斧就是去请教乔正天,他老头子是他的四面佛、耶稣、菩萨,三位一体!
  老婆要真移情别恋,满天神佛,都救不了你。女人心意已决,天崩地裂也挽回不了!
  我干嘛如此地铁石心肠了?竟连半分自咎也没有?
  连连地打了几个寒噤。
  乔正天办公室那扇柚木双掩的门,挡在我面前。我已无法不推门进去,因为此时正是前无去路,后有追兵。我身后站了乔正天的秘书,这位跟在乔正天屁股后服侍他的老伙计,比乔氏企业内任何一个人都晓得看人的眉头眼额,她是吃这一行饭成家的!只要我稍迟伸手叩门,她就会更觉事有蹊跷。
  我深深呼吸了一口气,叩了门。
  推门进去。
  房内全是乔家人。乔正天坐在办公椅上。面前站着乔晖、乔夕、汤浚生。
  四个男人的脸色,没有一个特别祥和好看。
  这是必然的了。
  我没有作声。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兵家大忌,是急急进攻。一般还是以静制动、以逸待劳,更易取胜。
  我轻声向乔正天打招呼:
  “爸爸!”
  乔正天拿眼看了一下二子一婿,说:
  “大嫂回来了,你们要不要她的意见?”
  我心头的大石,一下子落了地,如果是责难我的话,不会如此客气。
  于是我问:
  “什么事了?”
  乔晖讷讷地解释:
  “我们自己人在公司里头的股票期货孖展限额一般都比客户高,是不是?”
  我不至于丈八金刚摸不着头脑,可是也不能从这么一句话摸出个所以来。尤其是我绝少沾手期货与股票。每次的股市大崩围,惨的总是炒孖展的客户,股市一泻,经纪行就斩仓,没有一个孖展客不是死无葬身之地。故而,我手上持有的一些蓝筹股,全部实斧实凿,以足够现金交易,多是中长期投资,乔氏提供给董事局成员何种特惠的孖展服务,我少有关心,多少认为是糖衣毒药,来者上钩!
  “我不是受惠者,晖,你知道我自动放弃这项特权!”
  室内一片静谧,透着三分尴尬。
  我只好勉为其难地瞎猜下去,好打破僵局:
  “我们之间有哪个的孖展户口出了问题?”
  “菲律宾又闹政变,拥有菲岛投资的两三家上市公司股价狂跌,我们斩仓,不慎伤了汤少,他要抗议。”乔夕慢条斯理地说出因由。
  “我并非抗议,肉在砧板上,没有抗议这回事。我只想向爸爸问个清楚,是不是拿我跟一般客户看待?”汤浚生清清楚楚他说,毫不畏缩,鲜有地理直气壮,这跟他一向的忍耐,迥异千百倍。
  乔正天显然地不高兴:
  “浚生,如果你是肉,也不过是瘦肉而已,我的砧板有空档,也怕斩得刀头损蚀,得不偿失。”
  干戈抑或玉帛,通常只为一言不合所造成的偏差。
  “自己人的宽松度不可跟外人同日而语,这是我的理解,爸爸,你总会同意!”我设法打圆场。
  “大嫂,自己人也有亲疏等级!”乔夕毫不讳言:“最低限度还未踏脚入董事局的人,应知分寸。并非凡是乔正天骨肉就有这个头衔,我有什么错?”
  “法律不外乎人情!”我护着汤浚生。
  浚生拿眼看我,那眼神似怒非怒,似笑非笑。我赫然惊心,想起了他暗地里的报复手段,体内鲜血直冲脑际,满脸急变通红。
  “不错,要讲法律,还是要讲人情,权操在上,我也不便作主,故而请示!”乔夕分明拿父亲来压汤浚生,何必?
  “家丑不出外传,爸爸,才不过是一千几百万的数字!”乔晖一向最怕是非,总是宁可斩脚趾,避沙虫。
  “法律要讲,乔夕斩仓,顺理成章。人情亦不能不顾,浚生,如果你这次赌输了,我给你私下项数,你日后还我!”
  乔正天这话骤听上去还是相当得体的,骨子里仍然教浚生不是味道,令乔夕志得意满,意气风发。
  他怎么不可以大方一点,就给浚生填了那笔数,反正如乔晖所言,极其量一千几百万。然而,他果真如此,就不是乔正天了。
  “谢谢爸爸人情,不用了!反正要付利息,不必让人老认为我们乔家人围内你虞我诈,外头的联系,我还有一点!”
  没想到此言一出,乔正天勃然大怒。
  他拍案而起:
  “你外头有什么大不了的关系,人家不看你是乔某的乘龙快婿,会给你三分面光?自你踏进乔园之日始,别以为你的成功,可以摆脱乔姓的影子!年青人好高骛远,永不知恩图报!”
  乔正天火气上头,一并连乔夕都骂在里头:
  “芝麻绿豆的小事,都处理不来,还算大丈夫不成!权放在你们手上,都不得叫人信服,势必要跑来由我处理,还指望你们接我的棒?天大的笑话了。”
  自古帝王,连后继有人也不情不愿。心上脑际,只一个观念,没有他永远不行,因为论才干、谈福禄,始终自觉无人能及。
  “从今天开始,举凡有关董事局成员,以及乔家人在乔氏运用孖展买卖服务,限额由特别小组拟定,大嫂,你当召集人,把乔晖以及其余三个不是姓乔的纳入小组之内。”
  汤浚生望住我们笑,很阴险地笑问:
  “大嫂这个小组管不管乔氏把信贷限额借予那些代表乔家人做买卖的机构客户?如果要管,真叫大嫂左右为难了。”
  说毕,夺门而出。
  “乔晖,乔夕,他这番话是什么意思?”乔正天咆哮:
  “你们可有什么瞒着我的?”
  乔晖急得面如上色,无辞以对。
  乔夕仍然压得住:
  “杯弓蛇影,兼落井下石!孖展信贷要两个董事一同签署,我们兄弟俩会谋骗你老人家不成!”
  “你听清楚,乔夕,若稍有行差踏错,我撕你的皮!”
  从乔正天的办公室走出来,我连正眼都没有望乔晖。这个男人既不像他父亲大刀阔斧,又不像他兄弟心狠手辣,连汤浚生这等身分地位的人,都有胆量发脾气,甚而采取发泄戾气冤屈的非礼行动,而他,乔晖,永远像头摇头摆尾的狗,毫无主见,人云亦云。
  我会喜欢像乔正天、乔夕、汤浚生那样的男人吗?绝不。我知道我只是不欣赏乔晖,越来越不喜欢他。他从前种种的怯懦,我都肯看成谦厚,种种的幼稚,我都愿视作单纯。乔晖的没主见是随和、乔晖的迁就是涵养、乔晖的木讷是文静。一切一切,我都包涵下来,甘之如饴。
  如今,时移势易,情怀别向,在我眼内的乔晖,早早风云变色,今非昔比。
  我甚而最恨乔晖的循规蹈矩。他在毫无选择的情况下,做他的乖乖儿子,乖乖丈夫,好使旁的一总人都难于背叛。一有越轨言行,罪不在他。
  老天!对牢一个神职人员,甚而是圣人生活,正经枯燥得叫人难于喘息。
  乔晖为什么不可以像乔夕,甚而像汤浚生,只要他对我、对人讲半句歪理,有半点恶行,我就能解放自己,心安理得了。
  半夜,当乔晖熟睡之际,我站在床前看他。竟觉得乔园之内,牛鬼蛇神,最最最最阴沉狠毒者竟是我的丈夫,他以无形的枷锁把我困得动弹不得,不可离乔园半步,否则,立时间成万世罪人!
  一夜无眠。
第九章
  次日回到办公室去,累得软绵绵。
  乔晖叩门求见。
  “长基,我有话跟你说。”
  说吧!我心想,有胆放马过来,直问我是否移情别恋了?好等我爽爽快快地点一下头,把难题解决掉。我就是太难自动开口!
  “我很担心你,这些天来,在家里没跟我说上半句话,在办公室内又六神无主。我不敢骚扰你,但我只想你知道,世界上任何东西,于我,都没有顾长基来得重要。因此我希望你明白,我极度关心;也相当忧虑。只是,你不喜欢啰嗦的人,故此我表白了心意,也就不再烦拢你,你需要休息,看医生,或找我谈,都可以!”
  乔晖在我额角上吻一下,没有等我答复,转身便走,轻轻地带上办公室的门。
  我呆住了。
  蓦然,胸口一阵翳闷,有种吐血的冲动。随手拿起书桌上的纸镇,猛力照门口掷过去!
  一干人等,包括乔晖、文若儒,甚而乔正天、乔殷以宁都阴毒得离了谱,他们全争着演正派角色,一台戏,硬是逼我一个要演歹角!他们有没有给我一个选择的机会!汤浚生与董础础大概是心甘情愿挑个不讨好的角色来演,可是,我不甘心啊。
  我纵声狂笑。
  不能说我完全没有选择的,是不是?我可以决定继续当乔家大少奶,当时得令,集三千宠爱于一身,环顾香江,能数出多少个有才有貌有德操的贵夫人?可是,午夜梦回,我自知是个彻头彻尾的负心人,辜负了两颗早早结合于奥本尼路小楼之内的心!痛楚与悔恨将年年月月蚕食全身,教我苦不堪言!
  我又可以决定高飞远走,回到两情眷恋的小天地,哪管外头的漫天风雪,小楼春暖,一室幽芳!从此乔园之内,刻在大堂墙上,指名道姓,出了一个在三十年代,有权被捆缚着游街示众的万世罪人!
  我还不敢想像如何向与世无争、但愿平安度过此生的母亲作交代?
  谁不是条条大路通罗马?
  只有我顾长基一步一步走进死胡同。
  时钟指向十二时。我伸手拉开窗帘,俯瞰街上,果真又泊了那部开篷的摩根。
  除非打开窗户,纵身一跳,倒卧在街上血泊之中。否则,我不愿再下楼去赴这个约。
  我惊骇,竟有如此恐怖的思想。我慌忙放下窗帘,埋头公文中苦干。
  午膳时候,我留在办公室内、反锁着门,整个人瑟缩在会客用的沙发上,浑浑噩噩,过了一小时。
  世界上最长的一小时,是无所事事,胡思乱想的一小时。
  勉强再爬起来,集中精神处理公事。
  从前在业务会议上,最怕赘气之徒,下属一两句话,我就能举一反三,老早成竹在胸,作了决策。这些天来,自知不济。细想,不便丢人现眼,于是我仍把可拖延的会议压后,只跟有关部门通电话,连我的一脸苍白无奈焦灼都收藏起来,是目前唯一可行的上上之策。
  有人叩门,随即走进来。
  我问:
  “乔雪,为什么不让我秘书通传一声就走进来?”
  我最不喜欢不懂礼仪的女孩子,失礼死人!
  “我们自己人嘛!”
  不晓得分开乔园和乔氏,罪加一等。如果我是乔氏小股东,立即出让手上股票,此机构定必前途有限。
  “我们现在办公!乔雪,你有什么话?快说!”
  “大嫂,你好意思无端端照人家头上浇冷水!我原本兴致勃勃地跑进来要告诉你,我刚刚跟若儒吃午饭回来,人家很关切地托我问候你!”
  我简直气得七窍生烟:
  “你怎么会跟他一起午膳的?”
  人一冲动,必露马脚。
  对方是否看出端倪,视其聪敏度之高下而定。
  显然,乔雪其笨如牛。竟还喜孜孜地答我:
  “我们有缘呢,我正走出乔氏大厦门口,就望见若儒的车子泊在面前,我问他到哪儿去,是否约了朋友午膳?他支吾以对,一副很不好意思的怪模样,后来我想起他可能是来约我午膳,又不便启齿,正在进退为难,我就翩然而至,就是这么简单,我跑上他的车子,一起去吃了顿愉快的午膳。”
  天下间为何有如此一厢情愿的幼稚情怀,只为旁人的姑息与纵容,二者同等罪名,乔雪和文若儒都该死!
  “你要说的话说完了?”我问。
  乔雪摊摊手:
  “大嫂,你显然情绪不好!那些烦人的公事跟岁月一般无情,会得催人老,大嫂,你千万别太认真,于己不利!应学我,除却爱情,无事上心。我今晚就跳舞去!”
  乔雪挥挥手,就走了。
  我来不及开口问她,今晚跟谁跳舞去?
  就这个问题萦绕我心,整天不得安宁。
  屡次执起电话,要打给文若儒,却半途而废。
  太可笑了,情妇管他结交女朋友,我有没有这番资格?没得屈辱自己人格。
  下班后没有回乔园去。
  我在车上打了个电话给邹善儿,对方惊喜交集。
  “乔太,我们很久没见面了!你好吗?”
  “就因为想见你,所以摇个电话来!”
  “几时呢?”声音近乎雀跃。
  “今晚晚饭,成不成?我这就来接你!”
  “好!”
  我和邹善儿坐到大酒店的餐厅去。
  对方容光焕发,顾盼生辉。
  我羡慕不已,说:
  “不同凡响,今非昔比!”
  “爱情!”邹善儿笑:“老土不老土?”
  “老土!”我也笑。
  “乔太,你很疲倦!”
  “嗯!老了!今天乔雪才暗示我老了!”
  “乔雪懂什么?这小猴儿怎么了?外间传说纷坛,说她跟个年青有为兼潇洒的医生闹恋爱!”
  天!世界多细小,要寻个老朋友出来闲聊,旨在松一口气,一样是枪林弹雨,避无可避。
  “有这么一件事吗?真替主席开心,他老人家添一个像样的家庭成员,说易不易!”
  邹善儿是个情长的人,心还是向着旧主子,我不能以私害公,表示不欣赏。
  “主席能有你这么个不忘情的好伙计,如此关怀他,是他的成就!”
  “他有很多缺点,也有极多优点,放在天平上一称,仍然是个迷人的老板,况且,他待我不薄,从来礼贤下士。”
  “大老板对女职员讲粗言秽语,还成体统吗?三教九流的人马坐不上高位去。是你念旧的好德性作怪,处处看到乔正天的光明面!”
  “我并非客气,难道还看得少暴发户的嘴脸吗?此城有些现象,成了模式。每个阶段之内,往往是最顶尖儿的人物最懂得待人接物,刚刚攀得上合格分数的人,就嚣张荒谬了。故而,初出道的大学生,以为身为知识分子便有资格不可一世,殊不知连博士、医生、律师都满街满巷,为了一份较理想的职业,争个头破血流。那起刚挤上富豪之列的新贵,分分钟对牢下属趾高声扬、尖酸刻薄。乔正天在职员面前从来谦和,一为他已是超级巨星,二为他的确有涵养。”
  我只微笑,不便说什么了。他到底是我家翁兼老板。
  真正所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有谁会看过乔正天在乔园以至在他儿媳面前的苛刻模样。
  “告诉我,善儿,你幸福得如此出面,感觉是不是好到不得了!”
  “是。因为我曾有个惨到不得了的日子。凡事讲比较!你呢?除了忙,适应如何?”
  “不过尔尔!”我耸耸肩,怎么说呢?
  “千万别身在福中不知福!”
  “此言有如暮鼓晨钟!”
  “你真有不满?”
  我没再造声。眼前人不是其笨如牛的乔雪,半句话就能看出端倪。我见邹善儿,不过是想有个喘息的机会,却并无吐苦水的打算。
  对方看我不再滔滔不绝地接下去,立即晓得鸣金收兵,转换话题。
  善儿的确灵活如昔,更存厚道。谁说上天不公平,好人自有好报,命中之劫总会过去的。心上如此一想,倒能开怀与故人聚旧,畅谈商场各事以及女人的种种琐碎情趣。
  一顿饭很自然地拖到十点才完。
  我故意遣走了司机,以便回复自由身。
  跟邹善儿话别之后,我还在大酒店门口,不肯跳上计程车。
  为什么?因为前路茫茫,不知往哪儿去?
  回乔园去,十万九千七百个不情不愿。
  看若儒去,一亿个不忿不甘!
  谁会想到今时今日,顾长基会弄得无家可归,认真啼笑皆非。
  我重新走回酒店的大堂,跑到电话间去,摇电话给文若儒,响了二十下,没有人接听。
  我放下电话,想想,再摇至乔园。
  接听的是三婶。
  “大少奶奶嘛!大少爷不在正屋。”
  “我不找他,四小姐回家来了吗?”
  三婶笑:“你开玩笑了,她有试过早于十二点前回家的吗?只怕座驾变了南瓜,她还要玩多两小时才爬回乔园来!”
  豪门富户的管家,说话还能引用个幽默的譬喻,这真是烂船都有三斤钉的另一面诠释。乔园的架势,如此无孔不入。
  我挂上了线。
  默默地坐在酒店大堂。
  我不知道等什么。这样坐下去是有危险的,认不得我的人,会把我看成兜搅生意的高级流莺。认得我的,更有千奇百怪的想像会加诸我身上,豪门贵妇,半夜三更,呆在大酒店作甚?
  然而,我无家可归。
  继续每十五分钟就摇电话到文家去。
  继续失望,继续悲凉,继续作践自己。
  什么时候开始,我变得如此的六神无主,不顾自尊了!我差点就在这大庭广众中哭出来。
  电话铃声再度响起来时,对方接听了:
  “喂!”
  我才一听声音,就哇的大哭起来。
  “长基吗?长基吗?什么事?你在哪儿?说,你在哪儿?”
  我像是个迷路的小孩,自顾自走了很久,睁大眼睛望向前,不停地走,迷惘、恐惧、委屈,竭力支持着。直至倒下来之前的一刻,终于寻回了亲人,于是刹那间解除紧张警报,哭出声来。
  我呜咽着把酒店名告诉了若儒。
  二十分钟后,他把我带走。
  我们把车子开到返回乔园的林荫道上。停在那个回旋处。上次逗留于此,是我协助汤浚生到医院去见他未婚妻最后一面。
  我不明白汤浚生,更没时间心神去了解他。其实,我不比他清醒,都是站在人生歧路上彷徨的人,正在肆意地胡作非为。
  我一直在若儒的车子里哭。
  若儒随我哭,直至我累了,收了声。
  我们都没有多解释,一切心照不宣。
  “不能这样子下去的,长基!”
  我不作声。
  “是我,还是他,你必须作个决定!否则……”
  “否则,你就跟乔雪走?”
  “你别孩子气,你知道事情不是这样的!”
  “可是今午?”
  “今午,我由十二点等你直至一时半,刚巧乔雪出现……”
  “这不是借口!”
  “如果我需要向你解释这些无聊故事,你根本不会再找我!是不是?”
  又是我的责任,我气愤得握紧拳头捶向若儒,他闪避了,反手捉住我,任情地把我的蛮横愤慨,完全融化在一吻之中。
  “长基,你既舍不得我跟别的女孩子在一起,为什么不跟我走!乔晖如果跟别的女人在一起,你会不会如此反应,请细细思量!”
  问题是乔晖没有别的女人。如有,谢天谢地!
  “还有一个礼拜,我就得回英国去!”若儒说。
  “你不打算回来?”
  “我的研究可以就此告一段落,也可以三个礼拜后回来再继续工作下去,可是,长基,如此纠缠不休,你我都元气大伤。老实说,我不想再回香港来了。这次,我鼓足勇气回来找你,不欲无功而返!”
  我不晓得如何回答。
  “我预买两张赴英伦的机票!”
  “若儒,请让我多考虑一阵子吧!”
  委实是太累了,我一回乔园,跑到书房去,一头栽在沙发上,就熟睡了。
  是不是已作最后决定了?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我只知这些天来,老是逗留在书房内,才比较容易入睡。
  我下意识地希望若儒给我的这个限期会拖长。
  然而,日子过得飞快,又是三天!
  公司的事忙得很,德丰企业的业务遍全球,集资上市一事,影响市场气氛,闹哄哄的,般价普遍上升。连带着乔氏各部门的同事都忙碌起来。
  我不能不打起精神,参预各种会议,且我是个保守派,老怕好景不常。股市越旺,我越觉得要防范跌市。在乔氏,我管地产生意。本土地产方面,早在今年春季以后,我就已作了放缓的种种准备,故而也不会有太大的应变需要预防。海外地产进入部署期,应付明年世界经济衰退的可能,也不至于有大变动。
  倒是乔夕的那盘生意,教乔正天和我都有所忧虑。
  我一直有预感,德丰企业上市,乔氏这总包销的角色不易当,孤注一掷地担保德丰能集资五十亿,史无前例,万一有何差池,牵连极大,整个乔氏都会连根拔起!
  可是乔夕给他老子的答复是:
  “全部分包销的合同,我们已签妥,且已派发申请股分表格!应该万无一失!”
  乔正天再三问:
  “分包销的合约真已签妥?”
  乔夕不住保证。
  至此乔正天不再追问分包销合约的情况,他转向一个众人都无法解答的问题:
  “我们跟各分包销的关系,是不是可以达到有难同当的地步?”
  怎么答?
  情况再明显不过。如果分包销食言,我们纵使可以循法律手续控告他们,又如何?万一德丰上市,无人认购,乔氏这总包销就得拿五十亿现金出来,达到德丰集资的目的。
  前年本港一间华资银行被传闻骚扰,以致挤提,但银行头头在商场内的人缘极佳。他拨了几个电话,立即出动首富,合力保驾,不但没把名下存款取走,还特意声称存放过亿至银行去作定期存款,此举一经传播,力量犹胜政府大官员的口头保证千百倍。一场风波,有惊无险地过去了。
  如果乔氏有困难,能挪动多少帮手,很成疑问。近年乔正天风头过甚,极之招妒。加上乔夕的声望浅嫩,却偏偏大权在握,我不能估计有多少支持力量。尤其人要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
  我在电话里告诉若儒:
  “我大概不能跟你如期起程,你先走,我待德丰上了市之后公事上头各事妥当,我才来英国会合你好吗?”
  “夜长梦多,我不放心!”
  “该是你的,一定逃不掉,是不是?”
  “是。”
  若儒乖乖地收了线。
  公事繁忙,日子因而过得飞快。
  若儒还有两天便启程。我答应晚上去帮他稍作执拾。可是会议一直至黄昏还没有散。
  我心内着急,约好了若儒到他家去,连电话都不便摇一个。
  直至晚上八时多,秘书叩会议室的门,给我一张字条:
  “文医生急电找你!请回办公室接听!”
  此时此地,真名实姓地留言,还坚持要我接听,显明是要紧事。
  我悄俏退了席,回办公室去。
  “若儒吗?对不起,我们有紧急会议……”
  “长基,请你镇静一点,听我说,乔雪刚到过我家里来……”
  “什么?”我不明所以。
  文若儒叹一口大气,再重新组织他的话,很明显地他因着急而口齿不灵:
  “是这样的,我赶在外头替聂教授买点东西,带回英国。时间上迟了一点,怕你到我家去时不得其门而入,于是,摇电话通知大厦的管理处,要是姓乔的女士到访,可以代我开了屋门,请她随便坐。谁知,来人并非你,而是乔雪。”
  我的心开始往下沉。
  “管理员让她走进我屋子去等我,乔雪她……她走进书房去,看到了书架上那一帧帧的相片……”
  我浑身冰冷,血像立时间在体内凝固。
  若儒还在那头说:
  “我刚回家来,跟乔雪碰个正着,她的眼光太……太悲愤!长基,我始料不及……”
  我四肢发软,慢慢放下了电话。
  早晚要让乔家知道的事实,偏挑了个最龌龊的方式与时间揭露,我觉得惊骇、委屈,不知所措。
  若儒必与我有同感。
  我们是串谋犯良知重罪的同党,故而,他声音里也有颤抖。
  整个世界在这一分钟内冷如冰山。
  整个世界又在下一分钟内如冰山雪崩,凄艳得教人震栗。
  乔雪一推门进来,像头张牙舞爪的小狮子,扑向我。
  清清脆脆地两下耳光,打得我金星乱冒。
  她掉头便走。
  我完完全全地失掉一切知觉。
  事态突然得令我难于反应,逞论应付。
  像过了一整个世纪,乔晖走进办公室来,替我拿起外套,陪着我离开乔氏,仍返乔园去。
  一路无话,一夜都无话。
  我整个人受惊过度,浑浑噩噩地过掉了一整天。
  这期间,乔园与乔氏之内,都一般如常地干活。
  我更加恐惧。
  天明明塌了下来,地上的人仍然继续操作,都成了无血无泪的机械人似的。
  这乔晖,比跟我吵闹打骂还要利害亿倍。
  我怎好算了?
  直至文若儒的电话搭进乔园来找我,才算回复半点生机:
  “长基,你可平安?”
  “若儒,你在哪儿?”
  “乔晖怎么对你?”
  “他什么也没说!”
  “乔雪呢?”
  “她?她自昨晚开始没有再出现!”
  “长基,你自由吗?平安吗?”
  “我……我还好。一切像梦。”
  “我这就来接你,我们离开这儿。”
返回书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