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网 - 人生必读的书

TXT下载此书 | 书籍信息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返回首页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剑毒梅香

_9 古龙(当代)
  无恨生一见那块绣帕,自是大怒,他目力通玄,在船窗中早将岸上的事看得清清楚
楚。
  辛捷逃到船上时,他还在暗赞此人的机智,此刻看到张菁一点头,转身向她妻子说
道:“原来梅山民并未死,此刻就在外面的小船上。”
  九天玄女也凑到窗口一看,怒道:“这斯又骗了个少女,这种人决不能再让他留在
世上,我们好歹要为世人除此一厮害”
  张菁情窦初开,方才一面之间,已对这“眼晴大大的年青人”有了好感,此刻听了
这话,睁着一对明眸望着她妈妈,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暗地奇怪爹爹妈妈为何对这
年青人这般痛恨。
  无恨生冷冷一笑,道:“这个自然。”身躯一旋,从窗中飘了出去。
  辛捷弃了桨,任小舟随着江水飘流,他斜靠在船舷,心里仍不能忘却方才那轻纱少
女的影子。
  金梅龄嘴一撇,指着他说:“你呀!”
  辛捷乘势拉住她的手,笑问道:“我怎的?”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金梅龄任他握着自己的手,笑说道,“你还在想刚刚那个
女孩子。”
  辛捷笑道:“我是在想一个女孩子。”他将金梅龄的手放在嘴上亲了亲,道:“不
过我不是在想刚刚那个,我是在想现在这个。”
  金梅娇笑道:“你最坏了。”心里却甜甜的。
  两人低语浅笑,将什么事都放得远远的,想也不想,彼此只知道世上只有个“你”,
除了“你”之外,任何事都不足道了。
  至少在这一刹那里,辛捷感到自己有这样的感觉,这少女给了他一切,他不该这样
对她吗?”
  但是辛捷自己的确明了,到目前为止,他自己的情感还没有一个固定的方向,对金
梅龄的情感,也仿佛是感激比爱还多一些。
  对方少璧呢?他曾经以为他是爱她的,可是现在她死了,还是为他而死的,便是他
却并没有为这个命运悲惨的少女而悲。他感叹了,与其说他是多情的,还不如说他是薄
情更恰当此。
  “然而这是我的错吗?”他暗忖道,“当一个少女明确地表示她是爱着我时,我能
怎么做呢?”
  金梅龄忽地挣脱了他的手,从怀是掏出一本书来,交给辛捷道:“这个放在你那里
好了。”
  辛捷见那本书正是毒君金一鹏所写“毒笈”,淡然道:“这是你爹爹的东西,还是
放在你那里好了。”
  自从听了金一鹏所说的一个故事之后,他不自觉地忘了金梅龄的“爹爹”该是侯二。
  可是自他说出了之后,又不禁暗自责备自己,觉得自己有一些对不起“侯二叔”,
但是这感觉却是那么微弱,微弱得他自己都不大能分辨出来那是惭愧?抑或仅仅是有些
不安。
  金梅龄将毒笈塞到他的怀里,道:“还是放在你那里好了,放在我身上鼓鼓地,难
受死了。”
  她理了理鬓边的乱发,脸红着,娇笑着道:“你这人也真是,我的还不就是等于你
的一样。”
  辛捷笑了,将毒笈仔细地收到怀里。
  自从他第一眼看到这本东西的时候,他就深深被里面所记载的东西迷倒了,他求知
欲极盛,对于任何新奇的东西,都要学一学,要知道一些欲望。这“毒笈”里所载的,
俱是些不可思议的毒物,就仗着这些,金一鹏纵横江湖多年,使武林中人闻而生畏,由
此当可想见这“毒笼”的不同凡响,而人们对于“不同凡响”的东西,总是最有兴趣的。
  何况辛捷这样有着极强的求知欲,对任何事又都抱着极大的野心的人呢。
  当他收起那本毒笈时,他的心房因着狂喜而怦然跳动着。此刻夕阳将落,晚霞漫天,
将本已是黄色的江水,映成一片糜烂的金色,水波流滚,又像是无数的金色小蛇在那里
蠕动着。
  夕阳照在金梅龄脸上,她更显得美了。
  她侧过脸,闭着眼晴避开了那由水中反射出的强光,轻轻地说:“我饿得要死,捷
哥哥,找点东西给我吃好不好?”
  其实辛捷何尝不饿,苦笑道:“等一会到了岸,我们去大吃一顿…”
  金梅龄抢着道:“我要吃火腿鸡汤、冰糖肘子。”
  辛捷咽了口口水,笑道:“对了,冰糖肘子,还有……”突地,他又止住了话。
  金梅龄顺着他眼光一看,见一条淡淡的白色人影自那大船的窗口飘出,看上就像是
一缕烟。
  奇怪的,这烟竟向自己这条小船飘了过来,她面色一变,忖道:“看这种超凡人圣
的身法,可能又是那个女孩子,她又跑了来干什么,难道她真对……”
  她念头尚未及转完,那道轻烟已停在他们船上,金梅龄一抬眼,却见是一个中年的
书生。
  小船绝未因这人的来到而有丝毫波动。
  辛捷全然被这突变震惊了,他依稀感觉到这人的来,绝不是善意的,这从他嘴角的
冷削就可以看出来,辛捷自忖能力,极敏锐地感觉到一件事,那就是他绝不是此人的敌
手。
  这从他这种惊人的身法上就可以看出来,辛捷暗中着急:“若然他真要对我们不利,
我可真没有力量来对付他。”
  这就是辛捷异于常人的地方,他能够极快地将自己和别人作一个公平比较,而他的
判断也往往是最正确的。这种正确的判断,使他能有一个冷静的头脑来思考该怎样去应
付。
  无恨生傲然仁立在小船的船头上,平稳得像是一尊石像,只有衣袂随着江上的风微
微飘动着。
  这时九天玄女正向她惊疑着的女儿解释为什么会有这件事发生。
  无恨生忽然望着辛捷。
  他两道冷而锐利的目光,使辛捷微微感到有些不安,于是辛捷讥笑自己:“我怎么
突然变得这么无用,甚至会怕别人的目光。”
  为了证明自己的勇气,辛捷站了起来,朝这白衣怪客微一拱手,笑道:“阁下有何
贵干?”
  无恨生依然冷静地望着他,心中在考虑着“海内第一人”的“七妙神君”能不能抵
得过自己三招,因为辛捷看来委实是太年青了,难怪无恨生会有这样的感觉,于是他傲
然道:“动手吧!”
  辛捷一惊,他很难了解这白衣怪客突然叫他动手的用意,“我和他素无仇怨呀。”
辛捷暗忖道。
  无恨生眉头一皱,忖道:“反正他也是成名人物,他不先动手,我就先动手。”于
是无根生左掌轻飘飘地挥向辛捷。
  辛捷自是识货,他见这一掌看来虽是平淡无奇,但其中所蕴育着的变化,却太多了,
多得使他不敢随意去招架,因为他明确地知道,也唯有“不招架”才是最好的“招架”。
  无恨生冷笑一声,心忖:“这厮倒识货。”右掌划了个半圈,嗖地推出,左手变招
式,改挥为推,双掌都注满了真力,他不想多撕缠,因为方才那一招,他已试出这“七
妙神君”确非等闲,便想以数十年来的修为内力,一举取胜。
  因为在这小船上,对方根本没有躲避的余地,也只有尽力一拼,和他对这一掌。
  但是无恨生巧服异果,又得秘箕,再加数十年的修为,掌力之强,天下之大,能胜
得过他的怕也是绝无仅有,辛捷虽也是天纵奇才,但到底年轻,比起无恨生来,可实在
差得远呢。
  -----------
  武侠林 扫校
标题 <<旧雨楼·古龙《剑毒梅香》——第 四 章>>
·
古龙《剑毒梅香》
第 四 章
  辛捷见他掌心外露,色如莹玉,心中蓦地一惊,再无思考的余地,真气猛提,刷地
拔了上去。
  辛捷临敌经验虽弱,但他却有一种敏锐的判断力,他若硬以功力来和无恨生这一掌
相抗,势必要震伤内腑,船身本小,避无可避,他只有冒险将身形拔起,暂时避过这招
再说。
  辛捷双臂翼张,拔起在空中,心里极快地考虑着该如何应付这突来的强敌,他也知
道当他身躯这次落下的时候,便是自己的生死关头了。
  惊异着坐在船舷上的金梅龄,也正在奇怪这轻功高绝的怪客。无恨生掌劲发出,掌
风微微带过她。她只觉有一种难以形容的强力向她袭来,再也无法稳住身躯,整个人被
这掌风带了起来,扑地落人水中。
  辛捷身躯一弓,在空中曼妙的转折,头下脚上,刷地落了下来,在水中将金梅龄的
后领一抄,人也藉着这一提之力,又拔起丈许,两脚向后虚空一蹴,飘飘落在小船的另
一侧。
  他凭着一口真气,以无比玄美的姿势,将落在水中的金梅龄救上船来,身形确己到
了惊世骇俗的地步。
  无恨生暗自点头,忖道:“此人的功夫,在武林中的确是罕见的,只可惜这样的一
个人,却是个没有人性的淫徒,我今日不为世人除害,日后又不知有多少个黄花闺女要
坏在他手上。”
  金梅龄又是全身湿透,又惊又怒,辛捷却全神戒备着,心中暗忖:“这厮究竟是什
么来路,掌力居然已练到归真完璞的地步,看他掌心如白玉,难道他已练成了武林中数
百年来无人练成的‘玄女通真’了。”
  他知道自己的生死就悬于这一刹那之间,他不禁忆起十年前天残焦化的手掌停留在
他头顶的那一刻,但是此时已没有多余的时间容他思考,他看到那人面如凝霜,又扬掌
待发。
  他心头一凛,沉声道:“阁下为何如此相逼,我和阁下素无仇怨……”
  无恨生目光如水,隐含杀机。叱道:“少罗嗦。”进身错步,就待再施煞手,他成
心不让年青人逃出掌下。
  突地,又是一条白影,横波掠来。悄生生站在小船中央,无恨生咤道:“菁儿,走
开。”
  张菁娇唤道:“爹爹,你老……”
  无恨生眼一瞪,道:“怎地?”
  辛捷与金梅龄俱都一惊,暗忖:“原来此人是这少女的父亲。”但是此人为何要伤
自己呢?辛捷仍如坠五里雾中。
  张菁甜甜一笑,朝她爹爹说:“爹爹,看他年纪这么轻,怎么会是九阿姨所说的那
个人呢?”
  敢情她已由她母亲口中知道这事始末,探首窗外,看到自己的爹爹连下煞手,他当
然非常清楚她爹爹的功力,心想那“眼睛大大的年青人”怎敌得住,一急,不再思虑,
也窜上小船。
  无极岛主长眉一轩,怒道:“你知道什么,那么我……”
  他突然想起自己虽然数十年来容颜未改,但当世之人还有谁能相比,“连小战岛的
慧大师都不行,她因此气得发誓从此不再出小战岛一步。”一念至此,无极岛主不禁有
些得意的感觉。
  张菁眼睛一转,知道爹爹心里己自活动,又俏笑道:“至少您老人家得问问人家
呀。”
  无极岛主哼了一声,暗忖:“这妮子怎地今天尽帮那人说话,莫非也对他有意了。
这小子要是敢动我女儿一根汗毛,我不把他连皮都揭下来才怪。”他暗自思忖着,“只
是菁儿的话也有道理,这小子看来最多只有二十多岁,也许不是梅山民也说不定。”
  张菁与她爹一问一答,心里更糊涂,奇怪着:“这父女两人究竟与我有什么牵连呀,
‘九阿姨’,‘九阿姨’又是谁呢?”
  金梅龄却鼓着腮在一旁生气,这少女虽是帮着辛捷,金梅龄心中却一百廿五万个不
愿意。
  “瞧她穿着怪模怪样的,准不是个好人。”她妒火如焚,张菁的一举一动,她都看
着不顺眼。
  无极岛主身形微动,倏然又站在辛捷身前,张倏菁唤了一声,哪知她爹爹并未出手,
只是厉声问道:“那手帕是谁的?”
  辛捷一愕,张脊接口道:“就是你给我蒙眼睛的那块嘛。”辛捷会意,随口道:
“是我的。”
  无极岛主脸一沉,咤道:“是你的就好!”双臂微一吞吐,势挟雷霉,呼地又是一
招。
  辛捷本在全神戒备,见他肩一动,真气猛地往下一沉,那小小一只船,怎禁得住他
这种内家真力?呼地,反了一个身,船底朝上。
  张氏父女猝不及防,身形随着船身一飘,江中别无落足之处,只得又落在船底上。
  须知无极岛主轻功再是佳妙,却也不能将身躯停在江面上,他凌波而行,只不过藉
着空气的冲激,将体中的先天之气与之合而为一而已,但若停在水面上不动,却是万万
不能。
  无恨生面目变色,辛捷两度从他掌下逃出,已使他怒气冲天,他修为百年,杂念俱
消,就只这“嗔”之一字,仍未曾破得。
  张菁怔着眼望着他,意思在说:“怎么办呢?”
  无极岛主亦是无法,他总不能不下水捉人呀,眉头一皱,双掌连扬,江面上的水,
被他的真力一击飞起漫天浪花,声势端的惊人已极,张菁拍手笑道:“呀,真好看,真
好看。”
  无恨生双脚率性钉在船底上,翻了身的小船动也不动地停在江面上,小船四周的江
水,却被无极岛主惊人的掌力冲激成一个个水穴,浪花飞舞,一条条浊黄的水柱,升天
而起。
  “看你往哪里逃。”他一看船的四周江底并无人迹,暗忖:“这小子一定是朝岸边
游去了。”
  他不知道辛捷根本不会游水!
  然而辛捷此时又怎样了呢?
  无极岛主双腿微曲,以无比的内家真气,摧动着这小船朝岸边移动,双掌不停地朝
江面上挥动,浪花水柱,此起彼落。
  远远有几条渔船望见江面上突然升起一道丈许高的水墙,吓得望空拜倒,以为是水
神显圣。这些水上讨生涯的人,神权思想最重,有的甚至立刻买来香烛,就在岸边设案
祝祷了。
  无极岛主将小船催移至近岸,仍然末见辛捷的踪迹,张菁抿着嘴笑道:“爹爹,人
家不会朝那边的岸游过去吗?”
  无极岛主也不禁暗暗失笑,脸上却蹦得紧紧的,两腿微曲,小船倏地变了个方向,
快得如离弦之箭,朝对岸射去。
  这里江面浪花,许久才回复平静,突地浪花又是一冒,江水中钻出两个头来,却正
是辛捷与金梅龄两人。
  原来小船一翻,辛捷心中早有计较,一手拉着金梅龄,屏住呼吸,落入水中,等小
船翻身之后船腹与水面之间,自然会有一块空隙,辛捷另一手抓住船弦,头部便伸人这
块空隙里,是以两人虽然身在水中,却既不会沉大水里,又不致不能呼吸,就算躲上一
天,也绝无问题。
  金梅龄见辛捷如此机灵,朝他甜甜一笑,颇为赞许。
  船腹黑洞洞地,辛捷知道强敌末去,连大声呼吸都不敢,他听到四周水声轰然,更
是心惊。
  后来他感觉到小船在微微移动,半响,他脚底似乎碰到实地,知道船必己离岸甚近
了。
  等到张菁在上面出声说话,他知道这少女在暗中帮着自己,心里受用得很,随即想
到她爹必会催动着这小舟至另一岸,拉着金梅龄又沉入水中,他双脚已能踏着地底,心
中自是大定。
  两人屏着呼吸在水底良久,须知他两人俱为内家高手,屏着呼吸自不困难,等辛捷
确定强敌已离远去,才悄悄伸出头来。
  他四下望一下,见江面已无敌踪,喘了一口气,与金梅龄悄悄跳到岸上,暗道:
“侥幸”。
  他俩湿透了的衣服,被行动时的风声带动得“簌簌”地响。
  “讨厌。”金梅龄悄骂着,一面将贴在身上的衣裳拉了拉,辛捷则笑脸望着她,他
脚尖微一点地,人便掠出数丈开外。
  当他俩都已感到这两日来的惊险已成过去……
  突地,他俩人身后多了一条白色的人影,手朝毫无所觉的辛捷的背上“玄关穴”点
了一下。
  金梅龄蓦然觉得身旁的辛捷停顿了,她停不住脚,身形仍往前掠了丈许,手腕一空,
她惊忖:“怎地了”回头一望,一条淡白的影子一晃,辛捷也不知所踪,接着,她听到
一个极甜美的声音自空中传来:“姑娘,你的人我带走了,不过,记着,我是为你好。”
  金梅龄但觉一阵晕眩,四野寂然,根本没有人迹,但这声音从哪里来的呢?
  “难道是‘传音入密’。”她又是一阵晕眩。
  微风吹处,大地上似乎只剩下她一个人,孤独,寂寞和惊惧,“捷哥哥,你到底怎
么样了呀?”她发狂地朝那白影消失的方向奔去。
  晃眼到了岸边,江水东流,江心正有一艘大船扬帆东去,风吹着,一块烧焦的木片
滚到她脚下。
  她俯身拾了起来,柔肠百结。
  “这就是昨天我替捷哥哥生火时的木头吧,捷哥哥,你到哪里去了呀?”晶莹的泪
珠,流过她嫣红的面颊。
  这两日来的生死搏斗,似水柔情,都像梦境般地永留在她心头,但梦中的人却已不
知去向了。
  她两日来未进水米,再加这精神上如此重的刺激,她再也支持不住,虚软地倒在地
上。
  她晕迷了。
  晕迷中,她仿佛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她觉得嘴中苦苦的,像是被人灌了些药。
  又半响,说话的声音她可以听得清楚些了,刚想睁开眼来,突然感觉到有只手在她
身上一碰,接着“吧”的一下,是两掌相拍的声音,一个粗哑的口音说道:“老王,你
可不能不讲交情,这小姐儿是我发现的,至少得让我占个头筹,你乱动什么?”
  另一个粗声粗气的笑了起来,道:“你怎么惩地小气,摸一把有什么关系?””
  “不准你摸。”先前一人道。
  “好好,不摸就不摸。”另一人又笑道,“喂,你也得快一点呀,等先完事了,我
还想辄进一腿呢,不然等会孙老二来,大家都没份。”
  金梅龄将这些话听到清清楚楚,暗骂道:“好个不长眼睛的杀胚,你是找死。”越
发将眼晴闭得紧紧地。
  先前那人哈哈笑了起来道:“也没看见你这样性急的人,这小姐还没有醒,弄起来
没有味道。”
  停了一会,好像他自己也忍不住,道:“好好,依你,我就马马虎虎先弄一下吧!
可是咱们得先讲好了,这小姐是我的,你要辄一脚也可以,可得先拿点银子来孝敬孝敬
我。”
  另一个怪笑道:“赵老大的话,还有什么问题,这小姐比首善里的窑姐儿好多了,
一两银子一次都值。”
  金梅龄暗暗咬牙,她恐怕自己的气力末复,是以迟迟没有发难,将眼晴眯开一线,
看到自己仍是躺在露天里,只是现在天已黑了,迷迷蒙蒙地看到有两条粗长汉子正站在
自己身前。
  “赵老大”淫笑着脱掉上衣,俯下身来想去解金梅龄的衣服,一面说:“老王,你
站远点。”
  “老王”又怪笑着,眼晴滴溜溜地在躺着的金梅龄身上打转,说:“好,我站远点
就站远点。”脚下却未移动半分。
  他笑声未了,已是一声惊呼,原来赵老大庞大的身躯直飞了出去,“叭”地落在地
上,声音俱无,像是已经死了。
  “老王,蹬蹬后退了几步,四下打量,见那被自己在岸边发现的女子,还是好好地
躺在地上,动也不动,他又惊又怕,以为撞见鬼了,扑地跪到地上,叩头如捣蒜,嘴里
嘟嘟咕咕地,像在求告。金梅龄暗地好笑,方才那“赵老大”刚伏下来了,她就疾伸右
手,一掌拍在“赵老大”胸前。
  她虽然气力尚未回复,但像“赵老大”这样的角色,怎禁得了她一下,当场心脉震
断而死。
  “老王”怎知道这女子身怀绝技,正自疑神疑鬼,闭着眼晴叩头,忽地当胸着了一
脚,滚出好几步去。
  他又一声惊叫,爬起来就跑,却听到一个厉吼道:“站住!”
  “老王”两条腿一软,又跪了下去,回过头去一看,自己的二头领,也是自己平日
惧怕的“浪里白龙孙超远”正站在身后。
  原来这“老王”和“赵老大”都是长江上的水寇,这晚他们两艘船正停泊在邻近黄
岗的一个江湾旁,“老王”和“赵老大”到岸边巡逻,看到有个绝美女子倒卧在岸边,
他们不是什么好人,坏主意一打,就给她灌了些成药下去。
  等到“赵老大”身死,“老王”狂叫,江里白龙孙超远正在附近巡查,听见声音便
跑了过来。
  他看到地上躺着一个女人,隔了几步却是一具死尸,“老王”跪在地上不知捣什么
鬼,心里一气,走过去一脚将他踢了个滚溜。
  老王一看他来了,吓得比见了鬼还厉害。
  金梅龄一看见此人,心里却暗自高兴,忖道:“原来是你们这批东西呀。”皆因这
孙超远与天魔金欹相处甚好,远在数年前金欹初出江湖,便己识得此人,并且带他见过
金一鹏。
  所以金梅龄也识得他,心中大定。
  孙超远冷哼一声,走过去俯身一看,“赵老大”竟是被人用重手法打死的,暗自奇
怪何来此内家高手。
  “想必是这两个蠢才在此欺凌弱女子,被一路经此处的高手所见……”他转身去看
那“弱女子”,“咦”了一声马上将这推想打翻了。
  繁星满天,半弦月明,他依稀仍可看到这女子“翠绿色”的衣裙,黛眉垂鼻,风眼
樱唇。
  “原来是她。”孙超远在惊异中还夹有恐惧,暗忖,“她怎地会跑到此地来,却又
衣裙零乱,鬓发蓬松,模样恁地狠狈。”转念又忖,“这两个该死的混蛋不知作了何事
被她一掌击毙。”
  他惊疑交集,走上前去朝金梅龄躬身道:“金姑娘好……”
  金梅龄冷笑一下,却不理他。
  “老王”见自己的头领对这女子这般恭敬,吓得魂飞魄散,冷汗涔涔落下,全身颤
个不住。
  孙超远亦是心头打鼓,不知道这位“毒君”的千金在作何打算,他实在惹不起“天
魔金欹”,更惹不起“毒君”,唯恐金梅龄迁怒与他,谦卑地说道:“在下不知道金姑
娘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务请移步敝舟,容在下略表寸心。”
  他身为长江水路的副总瓢把子,手下的弟兄何止千人,此时地对金梅龄如此恭敬,
可见“毒君”和“天魔金欹”在江湖中的地位。
  金梅龄冷笑着飘身站了起来,脚下仍是虚飘飘的,她倒没有受伤,只是两天来没有
用过食物,腹中空空而已。
  她指着“老王”道:“这厮是你的手下吗?我看早该将他…”
  孙超远没等她说完,已连声答道:“是,是。”一转身,窜到“老王”。身前,单
掌下劈,竟是“铁砂掌”,将“老王”的天灵盖劈得粉粹。
  金梅龄反一惊,她本只是想叫孙超远略为惩戒他而已,哪知孙超远却突下辣手,她
不禁觉得此人有些可怜,暗忖道:“他不过只讲了两句粗话而已…”随转念道:“我可
怜他,有谁可怜我呢?”
  她心一无所觉,茫茫然地跟着孙超远移动着步子,孙超远谦卑恭顺的语调,亦不能
令她觉得一丝喜悦或得意。
  小神龙讶然看到孙超远带着一个樵悴而潦倒的女子走上船来,他素知孙超远做事谨
慎,此刻却不免诧异。
  孙超远当然看得出他的神色,笑道:“好教大哥得知,今日小弟却请来一位贵宾
呢。”
  小神龙贺信雄应着,上上下下打量着金梅龄,却见她目光一片茫然,像是什么都未
见到。
  “怎地此人像个痴子。”小神龙暗忖。
  孙超远道:“这位姑娘就是金欹金大侠的师妹,‘北君’的掌珠,金姑娘。”他避
讳着“毒”字,是以说是北君。
  小神龙贺信雄惊异地又“哦”了一声,赶紧收回那停留在梅龄美妙的胴体上的眼光,
笑道:“今天是哪阵风把姑娘吹来的快坐,快坐。”他胸无点墨,生性粗豪,自认为这
两句话已说非常客气了,孙超远不禁皱了皱眉,唯恐这位姑娘因此生气,快。
  金梅龄却无动于衷,她脑海中想着的俱是辛捷的影子。
  瞬息,摆上丰富的酒饭,金梅龄饥肠碌碌,生理的需要,使
  她暂时抛开了一切的心事,动著大吃起来。
  孙超远暗笑:“这位姑娘吃相倒惊人得很,像是三天没有吃饭了呢。”
  小神龙见了,却大合脾胃,一面哈哈笑着,一面也大块肉大碗酒地吃喝着,“这位
姑娘倒豪爽得紧。”他不禁高兴。
  那知金梅龄方只吃了些许东西,便缓缓放下筷子,眼晴怔怔地看着窗外的一片漆黑,
心头也不知在想着什么,只见她黛眉深颦,春山愁锁,小神龙贺信雄是个没奢遮的汉子,
见状暗忖道:
  “兀那这婆娘,怎地突然变得恁地愁眉苦脸,像是死了汉子似的。”但他终究畏惧
着“毒君金一鹏”和“天魔金欹”的名头,这些话只是在心中想想而已,却不敢说出来。
  他哪里知道方才金梅龄确是饿得难挨,见了食物,便本能地想去吃一些,但些许东
西下肚,略为缓过气,满腔心事,忍不住又在心头翻滚着,桌上摆的就算是龙肝风髓,
她再也吃不下半口。
  孙超远心里却暗自纳闷:“这位金姑娘像是满腔心事的样子,而且衣衫不整,形状
颇为狠狈,难道这位身怀绝技,又是当代第一魔头金欹师妹的大姑娘,还会吃了别人的
亏不成。”
  江里白龙精明干练,心想还是早将这位姑娘送走的好,暗忖:“能够让这位姑娘吃
亏的人,我可更惹不起。”
  于是他笑道:“金姑娘要到什么地方去,可要我弟兄送一程,”他虽然满腹狐疑,
但口头上却不提一字。
  他哪里知道这一问,却将金梅龄间得怔住了,幽幽地叹了一口气,柔肠寸断,这两
天来所发生的事,一件件宛如利刃,将她的心一寸寸地宰割着,不自觉地,在这两个陌
生人面前,她流出泪来。
  “天地虽大,但何处是我的容身之所呢?”金梅龄星眸黯然,幽怨地想着,“唉!
其实有没有容身之所,对我已没有什么重要了,我已将我整个的人,交给他……他现在
倒底怎么样呢?”
  这个被爱情淹没了的少女,此刻但觉天地之间,没有任何事对她是重要的了,再大
的光明,此时她也会觉得是黑暗的,再大的快乐,此时她也会觉得是痛苦的,没有任何
虚荣,再可以眩惑她,没有任何言词,再可以感动她,这原因只有一个,她已失去她所
爱的人,这感觉对于已将情感和身体完全交给辛捷的金梅龄来说,甚至比她失去了自己
还难以忍受。
  小神龙贺信雄和江里白龙孙超远两人,怎会知道这位身怀绝技的侠女,此刻心情比
一个弱不禁风的闺女还要脆弱。
  他们望着她,都怔住了,孙超远是不敢问,也不愿问,他明哲保身,心想这种事还
是不知为妙。
  小神龙贺信雄却在心里暗暗咒骂:“兀那这婆娘,又哭起来了,老子一肚子高兴,
被她这一哭,还有个什么劲。”重重地将手里的酒杯一放,打了个哈欠,脸上露出不愉
之色。
  孙超远朝他做了个眼色,他也没有看见,粗声粗气地说道:“姑娘心里有什么事,
只管告诉兄弟好了,兄弟虽然无用,大小也还能帮姑娘个忙。”孙超远一听,暗暗叫苦:
“我的大哥呀,你平白又招揽这些事干什么,人家办不了的事,凭你、我还能帮得了什
么忙?”
  金梅龄闻言,将二颗远远抛开的心,又收了回来,悄悄地拭了眼角的泪珠,暗自怪
着自己,怎地会在这种场合里就流下泪来,听了贺信雄的话,心里一动,说道:“我正
有事要找贺大哥帮忙。”
  她这一声贺大哥,把小神龙叫得全身轻飘飘地,张开一张大嘴,笑道:“姑娘有事
只管说,我小群龙贺信雄,不是在姑娘面前夸口,南七省地面上大大小小的事,都还能
提得起来。”
  他这话倒并非虚言,想他本是长江水路上的瓢把子,南七省无论黑白两道,自然得
卖他个交情,江里白龙却急得暗里顿足,“可是我的大哥呀,像这位姑娘的事,你再加
两个也管不得呀。”
  金梅龄微微一笑,但就连笑,也是那么地忧恼。她说道:“那么就请贺大哥送我到
武汉去。”
  孙超远一愕,接口问道:“然后呢?”
  他实在被金梅龄这么简单的要求愕住了,贺信雄却哈哈笑道:“这个太容易了。”
他俩人俱都没有想到这声名赫赫的侠女,所郑重提出的要求,竟是如此简单而轻易的事。
  金梅龄低下了头,却接着孙超远方才的话说道:“然后还请二位替我准备一只船,
以及几个水手。”
  孙超远不禁疑云大起:“她父亲的那艘船,我生长水面,也从未看见比那般船更好
的,此刻她怎地却要我等为她准备一艘船,难道这位姑娘是和她父亲闹翻,负气出走
的。”江里白龙饶是机智,却也想不到金一鹏那艘冠绝天下的船,是沉没了。
  于是他诧异地问道:“姑娘要备船,敢情是要到什么地方去游历吗?”小龙神贺信
雄直肠直肚,脱口问道:“我听孙二弟说,姑娘的老太爷有一只天下少见的好船,怎地
姑娘却不用呢?”
  金梅龄微一颦眉,避开了贺信雄的问话,道:“我想出海,所以二位必须要替我找
几个熟悉水性的船夫。”
  她自幼颐指气使,此刻是在要求着别人的时候,却仍在语气中露出命令的口吻,小
神龙道:“这个也容易,我手下有许多人,原本就是在沿海讨生活的。”他毫无心机,
将金梅龄的没有回答他的问话,并末放在心上,孙超远低头沉思:“这其中必另有隐情。
但是这内情我不知道也罢,她既不愿回答大哥的话,可见得她一定不愿意我们知道这件
事,那么我们又何苦再问呢?只是这位姑娘巴巴地要到海外去,又是为着什么,却令我
百思不得其解。”孙超远心中暗忖着,口中却极为开朗地说道:“既然姑娘要到武汉去,
必定有着急事,那么我们也不必再在此停泊了,今夜连夜就开始吧。”他实在不愿意金
梅龄多停留在船上。
  金梅龄喜道:“这样再好没有了。”
  于是孙超远下令启船,溯江而上,第二天还不到午时就到了武汉。
  金梅龄心中的打算是:先到武汉来看一看辛捷的家,她知道辛捷是山梅珠宝号的东
主,是以她想打听一下辛捷的底细,她虽和辛捷关系已到了最密切的地步,可是她对辛
捷仍是一无所知。
  她想问清辛捷底细的缘由,是想查出他为何会和那“穿着白衫武功高到不可思议的
返回书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