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网 - 人生必读的书

TXT下载此书 | 书籍信息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返回首页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沙丘》 第一卷

_17 弗兰克·赫伯特 (美)
那个奸细医生直接把他们送进了邓肯。伊达荷的手里。
保罗透过帐篷的透明处看着外边月光照亮的山崖,伊达荷让他们藏在一个阴暗的地方。
保罗想:我现在成了公爵,像小孩一样躲藏。这想法使他痛苦,但却不能否认这么做是明智的。
今晚,他的意识里发生了一些变化--他对自己周围的环境和发生的一切有了极具敏锐和清楚的判断。他感到无法阻挡信息数据的涌入接收,精确、客观,每一个项目都增加了他的知识。他的运算量度都集中在意识里,这是门泰特能力,但更胜过门泰特能力。
保罗回忆起那惊恐慌乱的时刻:一架陌生的巡侦机在夜色下向他们直扑过来,就像沙漠上的巨大猛鹰,翅膀裹着疾风。保罗想象过的事发生了,那巡侦机向前疾飞,掠过一个山脊,直扑向正在狂跑的人影--是他母亲和他自己。保罗仍然记得那巡侦机掠过沙地时发出的焦味,就像硫酸。
他知道母亲转过身,本来以为会受到哈可宁雇佣军激光枪的射击,但却认出了正从巡侦机里向他们挥手的伊达荷。他打开舱门,大声叫道:“快跑!你们南边有沙蜥!”
但保罗在转身时就知道谁在驾驶那飞船。他从巡侦机飞行俯冲的方式就能准确地判断出谁坐在里面,这类细节连他母亲都没有注意到。
在保罗对面的杰西卡动了动,说:“那只有一种可能的解释,哈可宁人关押着越的妻子。他恨哈可宁人!这一点我决不会看错。你读过他留下的字条。可他为什么要把我们从死亡中救出来?”
越是这样写的:“别试图原谅我。我并不想得到原谅,我的负担已相当沉重。我要做的已经做了,并没有恶意,也不希望别人理解,这是我自己的苦难,是对我最大的考验。我把阿特雷兹公爵爵位印章交给你们,作为证明我在此写下的内容全是真实的。你们看到这个留言时,公爵已经去世。你们不用太难过,我向你们保证他不会独自死去,我们大家共同憎恨的敌人将给他陪葬。”
没有抬头也没有签名,但从那熟悉的字迹能看出,是越写的。
想起那封信,保罗心中又感到那种剧烈而陌生的痛苦,那痛苦似乎发生在他新的意识感觉和戒备心理以外。他看到父亲已死的话,心中清楚这一切都是真的,但却感到这是他需要记入大脑的一个数据信息,跟别的需要记入的信息没什么差别。
保罗想:我爱过我父亲,这毫无疑问。我应该哀悼他,应该有某种情感表达。
但他却没有这种感觉,只有一点:这是一个重要信息。
这个消息跟别的事实一样。
同时,他的大脑还在增加意识印象,推断和计算。
保罗又想起哈莱克说的话:“情绪只属于兽类或做爱时才需要。不管你情绪如何,只要有必要,你就得战斗。”
保罗想:也许这就是根源。我在有时间的时候再哀悼我父亲。
在自己准确而冷冰冰的存在中,保罗感觉不到放松。他意识到自己的这种高度警觉仅仅是开始,它将会越来越强烈。他在接受圣母凯斯。海伦。莫希阿姆的考验时就第一次体验了那可怕的目的,如今这种感觉正渗入他的全身。他的右手--那感到灼痛的手--震颤跳动着。
这就是他们所说的科维扎基。哈得那奇吗?保罗问自己。
“也许哈瓦特又犯了一个错误,”杰西卡说,“我想越也许不是一个苏克医生。”
“他知道我们所知道的一切……而且还要多。”保罗说。他心里在想:她了解事实为什么这样迟钝?他接着说:“如果伊达荷不能找到凯因斯,我们将--”
“他并不是我们惟一的希望。”她说。
“我不是这个意思。”他说。
她听出他话里的生硬冷酷,一种居高临下的语气。杰西卡在黑暗中盯着他,在月光辉映的山崖背景下,保罗是一个轮廓分明的剪影。
“你父亲手下的其他人一定也有逃脱的,”杰西卡说,“我们必须把他们聚集起来,找--”
“我们得依靠自己,”他说,“我们首先要解决的是找到我们家族的原子武器在哈可宁人找到之前,我们一定要弄到手。”
“他们不太可能发现,”她说,“武器藏得--”
“不能有半点侥幸心理。”
而杰西卡却在想:他脑子里想的是,家族原子武器会被用于讹诈,从而威胁整个星球和香料的安全。但他现在所能希望的就是隐姓埋名,逃脱追捕。
他母亲的话又使保罗想到了其他的事--一种如同今晚失去的人民的公爵式关心。保罗想:人民才是一个大家族真正的力量。
他想起了哈瓦特说的话:“与人民分离是一种悲哀;一个地方仅仅是一个地方而已。”
“他们使用了萨多卡,”杰西卡说,“我们必须等到萨多卡撤走。”
“他们认为我们陷入了沙漠和萨多卡的围困之中,”保罗说,“他们计划不留下一个阿特雷兹人--彻底地灭绝。别期望我们的人会逃脱。”
“他们不可能无休止地冒险,暴露也是罪魁祸首之一。”
“不能吗?”
“一定有我们的人逃脱。”
“会有吗?”
杰西卡转过身,保罗语气里的仇恨力量令她惊恐,他对可能性有着精确的算度。她意识到保罗的思维已超过了她,判断事实比她更全面。她帮助培养了这种智力,现在的结果自然而然。但她却发现自己害怕它。她思绪连翩,想着已失去的公爵和他们共同拥有的那片乐土,不禁热泪盈眶。
杰西卡告诉自己:这是不可逆转的了,雷多。“甜蜜的爱,痛苦的结局。”她把手放到腹部,感觉到胎儿的存在。我有了这个阿特雷兹女儿,这是我受命怀上的,可圣母错了:一个女儿也救不了我的雷多。这个小孩只是死亡中向未来延伸的一条生命。我是出于本能而非服从怀上了她。
“再试试通讯联络系统。”保罗说。
她想:无论我们怎么隐瞒,思维总在不停地发展。
杰西卡找出伊达荷留给他们的收音机,打开开关,仪器表面亮起绿光,传来了一阵阵尖细的声音。她调低音量,搜寻频道,帐篷里响起了阿特雷兹战斗语言通话:“撤退,在山岭那边会合。菲多报告:卡塞格已没有幸存者,吉尔德银行已遭洗劫。”
杰西卡想:卡塞格!那是一个哈可宁温床。
“他们是萨多卡,”那声音说,“注意穿着阿特雷兹军服的萨多卡。他们……”
麦克风里传来一阵怒吼声,接着一片安静。
“试试别的频率。”保罗说。
杰西卡问:“知道那意味着什么吗?”
“我已经预料到了。他们想让吉尔德把银行被摧毁的责任怪罪到我们头上,我们被困在阿拉吉斯。再试试别的频率。”
杰西卡掂量着他说的话:我预料到了。他发生了什么变化?杰西卡慢慢回到仪器上。她转动着旋钮,麦克风里不时传来断断续续地绝望叫声:“……撤退……尽量集结,组织抵抗……被困在洞穴里啦……”
而哈可宁人欢呼胜利的吼声也不时传来,还有严厉的命令、战况报告。材料不够,杰西卡还不能进行记录破译,但里边传出的语气却是明白清楚的。
哈可宁大胜利。
保罗摇摇身边的罐,里边的水叮当作响。他深深吸了一口气,透过帐篷的透明处,看着外边的山崖在星光里显出峻峭的轮廓。他左手摸着帐篷进出口的自动括张密封帘。“马上就是黎明。”他说,“我们再等一个白天,看伊达荷能不能回来。但晚上不能再等。在沙漠上,晚间必须赶路,白天在隐蔽处度过。”
杰西卡脑子里想起了一个传说的经验:没有滤析服,一个坐在沙漠隐蔽处的人每天需要五升水以保持体重。她的皮肤感觉到了自己身上穿的滤析服,心想:它对咱们的生命是多么重要!
“如果我们离开这里,伊达荷就找不到我们。”她说。
“已经有手段可以让任何人招供,”他说,“如果伊达荷黎明时还不回来,我们必须考虑到他可能被俘。你以为他可以坚持多久?”
这问题不需要回答。杰西卡沉默无语地坐着。
保罗把包打开,从里边取出一本带照明的微型手册和放大镜,从书页上显出绿色和橘红色字母:“水袋、滤析服、能量帽、望远镜、小手枪、地图、指南针、沙地钩、沙地通气管、应急灯……”
许多在沙漠上生存所需的东西。
突然,他把手册扔到地上。
“我们能去什么地方呢?”杰西卡问。
“我父亲说到过沙漠力量,”保罗说,“没有这种力量,哈可宁人不可能统治这个星球。他们从未真正统治过这个星球,将来也不会,就是有一万个萨多卡军团,他们仍然办不到。”
“保罗,你不是要说--”
“我们手中已拥有全部证据,”他说,“就在这儿,这个帐篷本身,这个包裹和它里面装的东西,这些滤析服。我们知道吉尔德人给气象卫星开了一个天文价格,我们还知道--”
“气象卫星跟这有什么关系?”她问,“他们不可能……”杰西卡停住了。
保罗发觉自己的超警觉意识正在检测她的反应,对每一个微小细节进行分析度量。“你现在明白了,”保罗说,“气象卫星观测地面情况。沙漠深处存在着某些东西,经不住这样的经常观测。”
“你是说吉尔德人自己控制着这个星球?”
她反应太慢。
“不!”保罗说,“是弗雷曼人!他们为了保住秘密而买通了吉尔德人。他们的金钱就是任何拥有沙漠力量的人能轻而易举得到的衰微香料。这比依据二手资料进行的判断要准确得多,是直接分析度量的结果。相信它吧!”
“保罗,”杰西卡说,“你还不是一个门泰特,你不可能肯定地知道怎么--”
“我永远也不会成为门泰特,”他说,“我是另外的东西……一个异想天开的人。”
“保罗!你怎能说这样的--”
“让我安静会儿吧!”
他转开身,看着外边的黑夜。他问自己:“我为什么不能哀伤?”
他感到自己身上的每一个组织都想要这么做,但他就是做不出来。
永远都不可能。
杰西卡从未从她儿子嘴里听出过这样的痛苦。她想向他伸出手,拥抱他,安慰他,帮助他--但她却清楚自己无能为力。他必须靠自己闯过难关。
她注意到地上那闪着光的手册,捡起来,看了一眼扉页,读道:“《友好沙漠》手册,一个充满生命力的地方,这里将向您展示生命的起点和顽强的美丽。相信吧,沙漠之神不会将您烤焦。”
她想:这读起来像阿扎之书,她当年所研读过的那些巨大秘密。难道宗教力量已降临阿拉吉斯?
保罗拿起万用指南针,放进包里,说:“看看这些弗雷曼专用的器械,多么精巧,真是无与伦比!咱们得承认,创造出这些东西和文化一定有着无可辩驳的深厚渊源。”
他语气里的严厉沙哑仍使杰西卡担心,她犹豫了一下,继续看书,看到一幅阿拉吉斯天空的星座图:“摩亚迪--老鼠。”她注意到那尾巴指向北方。
保罗借着手册上的亮光,看着他母亲的脸,心想:现在,我该实现我父亲当初的愿望了。在她还有时间哀痛时,我必须把父亲当初让我转达的话告诉她。以后的哀痛会使我们行动不便。他为自己的这种精确逻辑感到吃惊。
“妈妈。”他说。
“嗯?”
她听出儿子的语气有所变化,那声音使她的内心为之一寒。她还从未听出过这么严酷的自控。
“我父亲死了。”他说。
她在自己内心寻找相应的事实--比。吉斯特度量信息的方法--她找到了:一种巨大损失的感觉。
杰西卡点点头,说不出话来。
“我父亲曾委托我,”保罗说,“向你转达一句话。如果他出了事,他担心你可能会以为他不信任你。”
她想:那是无用的怀疑。
“他想让你知道他从未怀疑过你,”保罗说,并解释了父亲当初的意图,“他想让你知道他始终绝对信任你、爱你、尊重你。他说他宁愿怀疑自己也不会怀疑你。他只有一个遗憾--他没有让你成为他的公爵夫人。”
杰西卡泪如泉涌,用手抹了一把泪,心想:这是对身体之水多么愚蠢的浪费!但她知道自己内心的真正感受--企图把忧伤悲痛化为愤怒。雷多,我的雷多啊!对自己所爱的人我们做了多么可怕的事!她用一个剧烈的动作把微型手册上的照明灯关掉。
她抽泣着,浑身颤抖。
保罗听着母亲悲痛欲绝的哭声,感到心里空荡荡的。我没有悲哀,为什么?为什么?他感到自己不能悲哀是一大缺陷。
杰西卡脑子里忽然想起了《O.C.圣经》里的话:“有得必有失;有留必有去;有爱必有恨;有和平,也会有战争。”
保罗的头脑已在开始进行冷冰冰的精确算度。在这个充满敌意的星球上,他看清了他们的前进之路。保罗不用开启梦幻之门也能将自己的意识集中于未来,以准确的算度展现未来的各种可能性。同时以一种神秘的敏锐,保罗的意识似乎切入了某种非时间的层面,品尝着未来之风。
突然,保罗好像找到了一把必需的钥匙,他的意识又跃入另外一个境界,他紧紧依附着它,牢牢地抓住,担心它会滑走。他向四周看着,就好像身临一个新的宇宙,条条大路伸向远方……但这种感觉仍然是一个初步印象。
他记得自己曾看见一方薄纱手巾在风中飞舞,而现在他感到自己的将来也像那在风中飘荡的方巾,缥缈不定,难以捉摸。
他看见有人。
他感觉到那捉摸不定的可能发生的冷热。
他知道姓名、地方,感受莫名的情感,研究回顾无数未知之地的数据信息;有时间探测感受,却没时间总结分析归类。
这是一个从遥远的过去到久远将来的可能性层面--从最可能到最不可能。他看到自己的生命以各种方式完结。他看见了新的行星,崭新的文明。
人民。
他们成群结队,成千上万,无法计算,但在保罗的意识里却秩序井然。
甚至还有那些吉尔德人。
他想:吉尔德人--也将是我们的一条路,我的陌生被超值密切交往所接受,总能保证提供必需的香料。
但他的生活将永远被不断探索未来可能性的意识所困扰,就像在太空中瞎撞的飞船,想到这些,他心中一阵怅然。然而这也是一条路。在遭遇可能的未来中,看到吉尔德人,保罗自己也不得不承认这很奇怪。
我还有另外一种洞察力,看见了另一种地域:有许多通道。
这种意识给他带来信心,也使他惊慌--在那个新的地域中,无数的地方出现在他眼前,不断地变幻。
这种幻觉来得迅速,消失得也快,令人恐惧地在眼前一闪而过。保罗瞪着双眼,看看周围。
隐蔽在山崖中的帐篷仍然被夜色笼罩,他听到母亲仍在悲泣。
可他仍然不能感觉到自己的悲哀……那个空旷的地方似乎已跟他的意识分离。意识仍在忠实地进行着客观独立的工作--评价,分析,算度,收集处理数据信息,给出答案,就像一个门泰特。
现在保罗发现他所拥有和能够收集处理的信息量,很少有人能与之相比,但这并不能使他容忍自己心中的那块空白之地。他觉得必须将什么东西打碎,这就像在他心中装了一个定时炸弹,定时器正在滴答滴答地响着。不管他自己怎么做,一切都照常进行,它记录下他身边一切变化的细微差别--湿度、温度、昆虫、黎明的临近以及星空的渐渐发白。
那片空旷之处令人难以容忍,了解时钟的设置和转动并没有多大用处。他可以回顾自己的过去,看到一切的开始--他受的训练,才能的加强,严格的自律,甚至在关键时刻看到的《O.C.圣经》……最后,大量食入香料;他可以放眼未来--最可怕的方向--他知道一切的最终目标。
他想:我是一个魔鬼!一个异想天开的怪人!
“不,”他说,“不!不!不!”
他发觉自己在捶打着地面,而他那忠实不变的意识却把这作为一个有趣的信息记录下来,进行分析。
“保罗!”
他母亲坐在身旁,抓着他的手,脸色慌乱地盯着他。“保罗,你怎么啦?”
“你!”他说。
“我在这儿,保罗,”她说,“没事了。”
“你对我做了什么?”保罗问。
她突然反应过来,感到保罗的问话里有着某种深刻的根源。她回答:“我生了你。”
她的回答源于本能和她那细微的理解力,恰到好处,使保罗冷静下来。他感觉着母亲的手,眼睛注视着母亲脸上模糊的轮廓。
(他那滚动的意识以新的方式注意到母亲面部结构的某些基因痕迹,最终归纳出了答案。)
“放开我。”他说。她听出保罗的语气生硬,便服从了。“保罗,你愿意告诉我出了什么事了吗?”
“你知道你在训练我时都做了些什么吗?”保罗问。
杰西卡想:他的语气里没有孩于的痕迹了。她说:“我所希望的跟其他所有的父母一样--希望你有……超能,跟别人不一样。”
“不一样?”
她听出了他的不满,说:“保罗,我--”
“你不想要一个儿子!”他说,“你要的是一个科维扎基。哈得那奇!是一个男性比。吉斯特!”
保罗的怨恨使她畏缩:“可保罗……”
“这事你征求过父亲的意见吗?”
她在哀痛中轻声对保罗说:“保罗,不管你是什么,你身体内既流着你父亲的血,也流着我的血。”
“可不应是那些训练,”他说,“不应该是那些……唤醒了……
沉睡者的东西。“
“沉睡者?”
“它在这儿,”保罗用手指指头和心,“在我身体里。它不断地发展、发展,没有止境。”
“保罗!”
她听出保罗的话里含着歇斯底里。
“听我说,”保罗说,“你想要圣母知道我的梦,现在你帮她听听吧,我刚才做了一个白日梦,你知道为什么吗?”
“你必须镇静,”她说,“如果有--”
“香料,”保罗告诉她,“蕴藏在这儿的每一样东西里--空气中,土壤里,食物中,等等。就像真言者麻醉药,是毒药!”
杰西卡惊呆了!
他压低声音,重复道:“一种毒药--精致,巧妙,不知不觉……不可逆转。如果你不停止使用,甚至不会有生命之忧。我们再也不可能离开阿拉吉斯,除非我们带着这个星球的一部分。”
他的语气威严恐怖,令人难以辩驳。
“你和香料,”他说,“任何人吸取足量的香料以后都会发生变化,我得感谢你,我可以有意识地经历这种变化。我不会让它在不知不觉中悄悄地发生作用,因为我能看见它。”
“保罗,你--”
“我看得见它。”保罗重复说。
保罗的话里透着疯狂,杰西卡不知道怎么办。
“我们困在这里了。”保罗接着说,声音里又恢复了铁一般的自控。
“我们被困住了。”杰西卡也同意。
她没有怀疑保罗话中的真实性。任何战术策略、阴谋诡计,甚至比。吉斯特压力或超能都不能使他们完全摆脱阿拉吉斯:香料使人上瘾。她的身体在意识察觉之前早就表现出来了。
杰西卡想:我们将在这里度过此生,这个地狱般的星球。这是为我们准备的地方,只要我们能躲过哈可宁的追杀就没事。她未来的生活目的也很明确:为比。吉斯特计划保存重要的血缘种系。
“我必须告诉你我的白日梦,”保罗说(他语气中充满愤怒),“为了让你相信我所说的,我首先要告诉你:你将在这里--阿拉吉斯--生下一个女儿,我的妹妹。”
杰西卡抓住帐篷壁,压住自己的恐惧感。她知道自己的怀孕目前还没显出任何迹象,别人不可能知道。只是她自己的比。吉斯特能力使她能分辨出自己身体的细微变化,或者说那只有几个星期的胚胎。
“只是服务。”杰西卡喃喃地说,牢牢记住自己的比。吉斯特箴言。
“我们将在弗雷曼人的地方找到一个家。”保罗说,“你们的护使团已在那里为我们买到了一个避难处。”
杰西卡告诉自己:他们已在沙漠里为我们准备了一条生路。可他怎么会知道护使团?她发觉自己很难控制内心的恐惧,尤其是面对保罗那不可抗拒的陌生和威严。
保罗打量着黑暗中的母亲,她的害怕和每一个反应在保罗新的洞察力下都显露得清清楚楚,就好像她站在一盏炫目的灯光下。
保罗的心中涌出一丝同情。
“这里可能会发生的事,我还不能告诉你,”保罗对母亲说,“尽管我已看见它们,但我也还不能对我自己讲。这种对未来的感觉似乎不受我的控制。这是刚刚发生的。在最近的未来,比如说一年中,我能看见那儿的一些……一条路,像我们的卡拉丹中央大道一样宽。有的地方我看不见……在阴暗中……就好像在山背后(他又想到了那个飘舞着方巾的层面)……还有许多岔路……”
他一言不发,记忆里充满了看见的那些东西。他的生活中没有任何经验和具有预见性的梦幻能使他完全承受住这突如其来的一切,时间的面纱被突然扯掉,露出了赤裸裸的面孔。
回想起那种经历,保罗意识到自己那可怕的目的--他生命的重负就像不断膨胀的泡影,不断向外扩张……时间在它面前退缩……
杰西卡摸到了帐篷的照明开关,打开。
昏暗的绿光驱散了阴影,减轻了杰西卡的恐惧。她看着保罗的脸,他的眼睛--内心的探视,知道了自己以前曾在什么地方见过这种眼光:灾难记录中的图片里--在那些经历过饥饿和巨大伤害的儿童的脸上:眼睛像两个坑,嘴成直线,面颊下陷。
她想:这是具有可怕洞察力的表情,就像一个人被迫知道自己的死期。
他确实不再是孩子啦!
杰西卡开始思考保罗话中暗含的深意,把其他事都搁在脑后。
保罗可以看到未来,他们逃跑的道路。
“有一个方法可以躲过哈可宁人的追杀。”她说。
“哈可宁人!”保罗轻蔑地说,“不用考虑这些扭曲的东西。”他看着母亲,借着光线注意母亲脸上的纹脉,知道了母亲的心思。
她说:“你不应该把作为人类的人们--”
“别太肯定你能明辨是非,”他说,“过去那些东西与我们形影相随。而且,我的母亲,有一件事你还不知道,但你应该知道--我们是哈可宁人。”
她的意识陷人恐怖慌乱之中,一片空白,完全失去了感觉。但保罗依然毫不放松,继续冷冰冰地告诉她那可怕的事实:“下次你有一面镜子时,仔细看看你那张脸--现在先看看我的。如果你不自欺欺人的话,你会看出迹象来的。看看我的手,我的骨骼,如果这一切都还不能让你相信,我还读过一个档案,见过一个地方,我有所有必需的资料:我们是哈可宁!”
“是家族中的叛逃者,”她说,“是吗?是哈可宁的某一房表亲--”
“你是男爵的亲生女儿,”他说,看见她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男爵年轻时有过许多艳事,有一次他让自己给一个女人引诱了,但那一次却是一位比。吉斯特,为了基因遗传而做的。”
保罗说话的语气就像给了她一个耳光,但这却使她恢复了理智,发觉自己无法驳斥他的话。有关自己过去的许多盲点逐渐清楚地连接到一起:需要一个比。吉斯特女儿,这不是为了结束阿特雷兹与哈可宁之间的世仇,而是为了创造延续他们血系中的某些遗传基因。
保罗像是看出了她的心事一样,说:“他们以为是我,但我却不是他们想要的,我提前来到人世。可他们并不知道。”
杰西卡双手捂住嘴。
天哪!他是科维扎基。哈得那奇!
在他面前,杰西卡感到自己无遮无盖,一切都暴露无遗。他的双眼能看出任何隐秘,没有什么能逃过。而这,杰西卡很清楚,就是她恐惧的原因。
“你想我是科维扎基。哈得那奇,”他说,“忘掉这个想法。我是别的出人意料的东西!”
杰西卡想:我必须向我们的学校送个消息,亲缘配子目录可能显示出所发生的一切。
返回书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