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网 - 人生必读的书

TXT下载此书 | 书籍信息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返回首页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沙丘》 第一卷

_10 弗兰克·赫伯特 (美)
“当然。”凯因斯说,他的手向上摸到外袍下的肩上,寻找密封阀。他一边检查一边向公爵解释:“这基本上是一个沙漠给养装置--一种高效过滤热交换系统。”他调整了肩上的密封阀,继续说:“与皮肤接触的层面由多孔易渗透材料制成,透汗而凉爽躯体……就像普通的蒸发过程。还有两层是热交换丝状材料和盐沉淀装置。”他紧了紧胸带。
公爵抬抬手说:“很有意思。”
“深呼吸。”凯因斯告诉他。
公爵深呼吸。
凯因斯又检查了腋下密封阀,调整了一下,说:“身体的运动,尤其是呼吸和渗透行为为装置提供动力。”他松了松胸带:“回收的水分流入积存袋,一根管子从积存袋通到你肩上的固定夹,你可以通过这根管子吸水。”
公爵转动下颌向下去寻找那管子,一边说:“很方便有效,工艺设计很好。”
凯因斯跪下来,检查腿部密封装置,说:“尿和大便在大腿上的装置中得到处理。”他站起来,摸摸颈部的装置,提起一个活动盖说:“在沙漠里,你把过滤罩戴在面部。用这些固定夹将管子固定在鼻子上。通过口腔的过滤器吸气,鼻腔的管子供出气用。穿一套运行良好的弗雷曼滤析服,你每天损失的水分极少,甚至当你需要消耗许多体能时也如此。”
“每天损失极少的水分。”公爵说。
凯因斯用手指压一压前额垫说:“这东西可能会产生摩擦。如果感到不舒服,请告诉我,我可以把它弄紧固一些。”
“谢谢。”公爵说,他动了动肩,凯因斯退到一边。公爵感到确实舒服了许多--更贴身,更自如。
凯因斯转身对保罗说:“小伙子,现在让我检查一下你的服装。”
公爵暗想:这人不错,但应该让他学会正确地称呼我们。
凯因斯检查服装时,保罗一动不动地站着。他穿上这套奇怪的衣服时,便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他的潜意识明明白白地告诉他这种衣服以前从未穿过,然而当哥尼笨拙地帮他穿上这套衣服时,他自己感到有一种天然的本能,知道怎么穿,怎么调节,一切都自然熟悉。当自己收腹深呼吸以便提供充分的动力时,保罗便清楚了自己该怎么做、为什么这么做的原因。在他戴上颈部和前额垫时,保罗便知道应该弄紧一些以防擦伤。
凯因斯直起身体,带着迷惑不解的神情退回去。他问:“你以前穿过滤析服吗?”
“这是第一次。”
“那么有人帮你吗?”
“没有。”
“你穿的沙地靴在踝骨处留有滑口,谁告诉你这么做的。”
“这……好像应该如此。”
“你做得完全正确。”
凯因斯擦着自己的脸颊,想到了传说中的话:“他将知道你们的方法,就像生而知之。”
“我们别再耽误时间了。”公爵说着指指等在旁边的巡侦机,自己先走过去。卫兵立正敬礼,公爵点头。他爬进机舱,系紧安全带,检查控制器和仪表。飞行器发出了微微的声响,别的人也上了飞机。
凯因斯自己系好安全带,注意到飞行器上的坐椅很舒服,豪华柔软的坐垫,闪闪发光的仪表。舱门、关上,机舱里便弥漫着经过过滤的清新空气,通风扇也开始转动。
这么柔和!他想。
“一切正常,先生。”哈莱克说。
雷多向机翼输送动力,感到微微的一震,他们已升到十米高的空中。机翼上下摆动,后位发动机一加力,随着一声呼啸,他们陡直地升上了高空。
凯因斯说:“向东南越过屏蔽墙,我让你的开采工在那里集中设备。”
“好!”
公爵斜着飞向空中掩护的范围,其他飞行器呈扇形紧随向东南方飞去。
“这些滤析服的设计和制造有着极高的精度和工艺水平。”公爵说。
凯因斯应道:“什么时候我可以带你去参观一个部落工厂。”
“那一定很有趣,”公爵说,“我发现某些要塞也在生产这种服装。”
“低劣的仿制品,”凯因斯说,“任何爱护自己皮肤的沙丘行人都穿弗雷曼人生产的滤析服。”
“它真的可以把身体的水分损失减少到最小?”公爵问。
“如果穿戴正确,惟一的水分损失就是手掌心,”凯因斯答道,“如果无需用手做什么重要操作,你还可以戴上滤析手套。但大部分来往于沙漠的弗雷曼人都用一种木榴麿木叶汁涂抹在掌心上,可以防止出汗。”
公爵从左窗向下看,屏蔽墙周围一片残缺破烂的景象,有打碎的岩石块,一片片黄褐色的污斑,就像有人从大空降落此地,留下了一片废墟。
他们掠过一片低矮盆地,里面是灰色的沙子,周围是一圈岩石。南边有一个缺口,沙地从那缺口伸入盆地中心,形成一个三角洲,与周围黑色的岩石相映。
凯因斯靠在坐椅上,想着刚才自己触到的水分充足的皮肤。他们都带着屏蔽,腰间别着缓弹枪,颈部有钱币大小的应急发射装置。公爵和他的儿子腰间都有带鞘的刀。这些人给凯因斯的印象是温和但又武装到牙齿。他们的作风与哈可宁人完全不同。
“当你向皇上汇报这儿的权力交接时,你会说我们是按法规程序做的吗?”雷多瞟了一眼凯因斯问。
“哈可宁人离开,你们来了。”凯因斯说。
“是否一切都是按部就班?”公爵又问。
凯因斯双腭一张,气氛显得有点紧张,停了一会,他答道:“作为行星学家和应变法官,我直接受皇室管辖……阁下。”
公爵阴沉地一笑:“我们都明白现实是什么。”
“我提醒您,我的工作受到了皇上的支持。”
“是吗?什么是你的工作?”
在短暂的沉默中,保罗想:公爵对凯因斯逼得太紧。他看了一眼哈莱克,这位行吟诗人勇士正看着窗外荒凉的景色。
凯因斯生硬地答道:“你当然是指我作为行星学家的职责。”
“对!”
“主要是干枯旱地生物学和植物学……加上一些地质工作--钻探、采样和测试。人们对一个完整的星球总有探索不完的资源和疑问。”
“你也调查衰微香料的情况吗?”
凯因斯转过身,保罗注意到他脸上严厉的表情。“阁下,这问题有点莫名其妙。”
“凯因斯,请记住,这地方现在是我的封地。我的方式与哈可宁人的完全不同。你怎么研究香料,我都不会介意,但必须让我分享你的发现。”他看了一眼这位行星学家,继续说,“哈可宁人反对并禁止对香料所做的任何研究,对吗?”
凯因斯瞪着公爵,一言不发。
公爵说:“你可以直言不讳,不用担心你的皮肤。”
“皇家法院确实远在天边。”凯因斯低声说。他想:这个水分充足的入侵者究竟想要什么?难道他会愚蠢到认为我会跟他们合作?
公爵笑出声来,他一边注意着航向,一边说:“先生,我注意到你说话的语气不太友好。我们到这个星球,带来了一群温和杀手,嗯?我还马上就希望你注意到我们与哈可宁人的不同。”
“我已看到你们铺天盖地的宣传品,”凯因斯说,“‘爱戴善良的公爵!’你的部队--”
“够了!”哈莱克大叫一声,倾身向前。
保罗把一只手放到哈莱克的手臂上。
“哥尼!”公爵回头望了一眼说,“这个人长期生活在哈可宁人的统治下。”
哈莱克坐回椅子上,“哦”地应了一声。
“你的手下哈瓦特更温和一些,”凯因斯说,“但他的目的却很明确。”
“你会帮我们打开那些基地吗?”公爵问。
凯因斯坚决地回答:“它们是皇上的财产。”
“但却被闲置不用。”
“它们迟早会得到使用。”
“皇上同意吗?”
凯因斯严厉地瞪了一眼公爵说:“如果阿拉吉斯的统治者们不贪婪地掠夺香料,这地方会变成天堂般的伊甸园。”
公爵想:他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一个星球没有钱怎么变成美丽的伊甸园?”公爵问。
“如果买不到你所需要的服务,钱有何用?”凯因斯反问道。
哦,就现在!公爵想。他接着说:“咱们下次再讨论这个问题。
现在,我想我们已到了屏蔽墙的边缘,仍然保持航向吗?“
“保持航向。”凯因斯答道。
保罗望着窗户外,下边,断断续续地,大地开始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岩石和一座峭壁;峭壁以外便是连绵不断的沙丘,一直延伸到远处的地平线;沙丘深处不时出现一些深黑色的乏味的斑块,不是沙,也许是岩石,或是什么植物。保罗不知道。
他问:“这下边有什么植物吗?”
“有一些。”凯因斯答道,“这个纬度上的生命地带常被我们称作微水分积存带--有一些湿润,能吸收到露珠。沙漠的某些地方也会有生命存在,它们都学会了在严酷环境下生存的本领。如果人掉下去,就得模仿它们的生存方式,否则只有死路一条。”
“你是说互相偷取水滴?”保罗问。这想法使他愤慨,他的语气暴露了他的情绪。
凯因斯答道:“这种事也发生。但那并非我的意思。你瞧,这里的气候决定了人们对水特别珍惜。在任何时候你都会面临水的问题。你决不会浪费任何含水分的东西。”
而公爵却在想:……这儿的气候!
“阁下,再向南偏2°,”凯因斯说,“西边有一股风暴。”
公爵点头,他已看到那边沙雾弥漫。他让飞行器在空中划一道弧,看见身后的护航机群也跟着倾斜以保持队形。在阳光照射下,空中泛起一片乳白色的光。
凯因斯说:“这应该避过了风暴。”
“如果不幸飞进沙雾中,那一定很危险,”保罗说,“坚硬的金属真会被打烂吗?”
凯因斯答道:“在这样的高度,不会是沙,而是尘,主要的危险是看不见东西以及旋风和堵塞。”
“我们今天能亲眼目睹香料开采吗?”保罗问。
“很有可能。”凯因斯回答。
保罗靠在坐椅靠背上,他刚才通过发问和自己的超感意识完成了他母亲所说的“记录”,即把凯因斯的个人特征全部“记录”下来--声音、脸部和动作的每一个细节特点。他的外套左袖不自然地挽起说明有袖剑;腰部奇怪地鼓了出来,据说行走于沙漠中的人都在腰带上扎一个袋,里面装着一些必需品,也许他的腰间也有这么一件东西,当然不会是屏蔽;在外套的颈部有一个兔形铜别针,另外一只在背上。
坐在保罗旁边的哈莱克转身从背后取出他的九弦巴喱斯,凯因斯回过头来看了一眼。
“你想听什么,小主人?”哈莱克问。
“随你便,哥尼。”保罗回答。
哈莱克低头听听音箱,拨动琴弦,唱了起来:
我们的父辈吃了沙漠的马纳,在那灼热的地方,狂风乍起,上帝,把我们救出这水深火热之地!
拯救我们吧……哦--欧,救救我们吧,救救这片干燥饥渴的地方。
凯因斯瞟了一眼公爵说:“阁下,您旅行还带着这么轻松愉快的卫兵。您的人是否都这么多才多艺?”
“你说哥尼?”公爵笑着说,“他是那种人。我喜欢他的观察力,很少有什么东西能逃过他的眼睛。”
这位行星学家皱起了眉头。
哈莱克接着刚才的节奏和调子唱道:
因为我是一只沙漠之鹰,哦!
阿亚!我像沙漠中的雄鹰!
公爵从下边的工具箱里取出一只麦克风,打开开关,对着它说道:“这是吉玛卫队的领袖。九点钟在B区出现飞行物,请确认。”
“那只不过是一只鸟,”凯因斯说,“你的眼睛很敏锐。”
麦克风里传来一阵嘈杂声,然后说:“这是吉玛卫队,已对飞行物进行了放大辨认,是一只大鸟。”
保罗朝指出的方向看去,远处有一个黑点,一个断断续续运动的点。他意识到父亲的警惕性是多么高,一定是全身戒备。
“我不知道沙漠深处还有这么大的鸟。”公爵说。
“那看起来像只鹰,”凯因斯应道,“有许多生物适应了这个星球的环境。”
巡侦机掠过一片光秃秃的岩石。保罗从两千米的高空向下看,看见地上映出了飞行队的阴影。下面的地势似乎平坦,但不规则的阴影说明并非如此。
“有人曾经步行穿过沙漠吗?”公爵问。
哈莱克停止弹奏,倾身去听答复。
“没人去过沙漠深处,”凯因斯答道,“人们曾越过第二区好几次。他们取道沙蜥很少出现的岩石区,所以成功了。”
“啊,沙蜥,”公爵说,“什么时候我一定要见识一下。”
“你今天就可以见到,”凯因斯说,“哪儿有香料,哪儿就有沙蜥。”
“永远如此?”哈莱克问。
“总是这样。”
“沙蜥和香料有什么联系吗?”公爵问。
凯因斯转动身体,保罗看见他说话时突起嘴唇:“它们保护有香料的沙地。每一头沙蜥都有自己的……一块领地。至于说香料……谁知道呢?我们对沙蜥的取样分析使我们怀疑它们之间要进行某种化学交流。我们在沙蜥的管腺中发现了氢氯酸的痕迹,其他地方还有更复杂的酸物质。我会给你几篇我写的专题论文。”
“据说屏蔽没什么防卫作用?”公爵问。
“屏蔽!”凯因斯讥讽地说,“在沙蜥活动的区域启动屏蔽等于自取灭亡。沙蜥会丧失领地概念,从四面八方冲过来袭击屏蔽。任何使用屏蔽的人都难逃这么疯狂的攻击。”
“怎么才能制服沙蜥?”
“对沙蜥的每一环区分别进行高压电击是目前惟一可以杀死并完整保留沙蜥的方法,”凯因斯答道,“炸弹可以将它们震昏、击碎,但沙蜥的每一环区都有独立的生命。除了原子弹,据我所知目前还没有什么炸弹有足够威力可以完全消灭一头巨大的沙蜥。它们特别顽强。”
“为什么没人试试将它们全部消灭?”保罗问。
“费用太昂贵,”凯因斯回答,“所涉及的区域太多,范围太大。”
保罗仰身靠在椅背上,他的辨伪感觉注意到凯因斯音调的细微变化,知道这人在撒谎,说的只是半真半假。他想:如果沙蜥和香料之间有着什么关联,那么杀死沙蜥就意味着毁掉衰微香料。
公爵说:“人们将不用走出沙漠,只要开启装在我们颈部的这种微型发射器,营救人员马上就会行动。不久,所有的工人都会配备这种装置。我们正在建立一套专门的营救系统。”
“这真是不错的善举。”凯因斯说。
“听起来你似乎并不赞成这种做法。”
“赞成?当然我拥护,但这用处不大。沙蜥身上发出的静电会干扰许多信号,因而发射器不会有多大作用。你知道,以前也有人用过。阿拉吉斯对设备很挑剔。而且当沙蜥开始袭击目标,能用的时间很短,一般只有十到十五分钟。”
公爵问:“那么,你有什么好建议?”
“你想听建议?”
“当然,你是行星学家嘛。”
“你会采纳我的建议吗?”
“如果是合理的。”
“好吧,阁下。千万别单独旅行。”
公爵转过头问:“”就这些?“
“就这个建议,别独自外出。”
“如果发生风暴,你被分开,被迫降落,这时该怎么办?”哈莱克问,“应该采取什么特别措施吗?”
“任何东西都有一个范围。”凯因斯说。
保罗问:“你会怎么做?”
凯因斯回头严厉地瞪了一眼保罗,然后对公爵说:“我首先要注意保护我的滤析服。如果我在岩石区或远离沙蜥,我就不离开飞船。如果在暴露的沙漠中,就应尽快远离飞船,大约一千米就足够了,然后藏在自己的外袍下。沙蜥会发现飞船,但却可能注意不到人。”
“然后怎么办?”哈莱克问。
凯因斯耸耸肩说:“等着沙蜥离开。”
“就这些?”保罗问。
“当沙蜥离开后,人可以试着走出来,”凯因斯说,“你必须轻轻地走,避开鼓沙和潮沙低地--向最近的岩石区走。这种区域很多,一般都能成功。”
“鼓沙?”哈莱克问。
凯因斯答道:“这是沙子密度变紧出现的情况。哪怕是最轻微的踩踏也会产生鼓点般的声响。沙蜥总是闻声而来。”。
“那么潮沙低地呢?”公爵接着问。
“沙漠中数百年来形成的凹陷坑,里面充满沙子。有的非常阔大,会出现沙浪和沙潮。任何东西不小心闯进去都会被淹没。”
哈莱克坐回椅子里,继续弹琴。突然,他唱道:
那里确有沙漠猛兽在狩猎,等着无辜的猎物经过。
哦--哦--沙地精灵不要诱惑,除非你是在寻找孤独的墓穴。
他突然停下来,倾身向前,说:“先生,前面有沙尘。”
“我看见了,哥尼。”
“那就是我们要找的。”凯因斯说。
保罗在座位上坐直身子朝前看,看到在前方大约三十公里处的沙漠上方有一阵黄云滚滚而来。
“那儿有一台你们的采矿机车,”凯因斯说,“它在沙地表面,说明它正在开采香料。沙雾是它采到香料后进行离心分离时吹起来的,跟别的沙雾不一样。”
“飞过去。”公爵说。
“我看两个……三个……四个观察哨,”凯因斯说,“他们在注意沙蜥的动静。”
“沙蜥动静?”公爵问。
“朝采矿方向移动的沙波。他们在沙漠表面还设有震动探测仪。有时,沙蜥潜得太深,就看不见沙波。”凯因斯朝四周的天空仔细搜寻,“应该有运载器在附近。我怎么没看见?”
“沙蜥每次都会来,对吗?”哈莱克问。
“每次都来。”
保罗倾身向前,触了一下凯因斯的肩,问:“每一头沙蜥的活动范围有多大?”
凯因斯皱着眉,这小孩怎么老问大人的问题。
“这要看沙蜥有多大。”
“大小差异的程度是多少?”公爵问。
“大沙蜥占有的领地一般有三到四百平方公里,小的--”公爵突然踩了制动器,凯因斯的话被打断。飞船震了一下,突然在半空中停下来。公爵将机身微微倾斜,让机翼轻轻扇动。他用左手指着东边采矿机车远处的地方说:“那是沙蜥的动静吗?”
凯因斯倾身向前朝公爵指的方向看去。
保罗和哈莱克也挤到一块,朝同一方向看着。保罗注意到护航机组发现公爵突然停在空中,有点措手不及,一下冲到前面去了现在正转着弯飞回来。采矿机车就在前边大约三公里处。
在公爵所指的地方,平缓光滑的沙丘表面涌起了层层波纹,就像大鱼游过水底。
“沙蜥,”凯因斯说,“很大。”他身体向后移动,抓起仪表盘上的麦克风,按了一个新频率,看了一眼头部上方的方位图,对着麦克风说:“呼叫三角区采矿机车,有沙蜥,采矿机车注意,有沙蜥。请回答。”他等着。
表盘上的传声器响起一阵静电声,然后传来一个声音:“谁在呼叫三角区采矿机车,完毕。”
凯因斯对着麦克风说:“未登记飞行--在你们东北方向三公里。有沙蜥正在朝你处移动,估计时间有二十五分钟。”
另外一个声音从麦克风里传出:“我是观察控制台。沙蜥已确认,请准备接受联络。”停了一会,又传出声音:“二十六分钟,时间很紧。谁在做未登记飞行?完毕!”
哈莱克解开安全带,站到公爵和凯因斯中间,问:“凯因斯,这是普通的工作频率吗?”
“对,怎么啦?”
“谁能听见?”
“这个区域的工作人员,消除了干扰。”
话筒又响起来:“这是采矿机车,谁应获得警报传送奖金?完毕。”
哈莱克看了一眼公爵。
凯因斯说:“谁最先发出沙蜥警报,谁就可以从采到的香料中分成,得到一笔奖金。他们想知道--”
“告诉他们谁先发现的沙蜥。”哈莱克说。
公爵点点头。
凯因斯犹豫了一下,拿起麦克风说:“警报传送奖金应给雷多。阿特雷兹公爵,是雷多。阿特雷兹公爵,完毕。”
麦克风里传出的声音有些干瘪。“知道了,谢谢。”
“现在,告诉他们公爵要他们分享这笔奖金,这是公爵的意思。”哈莱克告诉凯因斯。
凯因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说:“公爵要你们自己分享这笔奖金,听见了吗?完毕!”
“明白,谢谢。”
公爵说:“我忘了告诉你,哥尼还是一位天才的公共关系专家。”
凯因斯皱着眉,半信半疑地看了一眼哥尼。
“这么做是让这些人知道公爵关心他们的安全,”哈莱克说,“这事会在工人中传开,而且对讲机用的是这个区域的工作频率--哈可宁人的间谍不太可能听到。”他看了一眼外边的空中掩护机组说:“我们力量也很强,冒这个危险值得。”
公爵斜着飞向采矿机车:“现在怎么办?”
返回书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