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网 - 人生必读的书

TXT下载此书 | 书籍信息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返回首页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柏拉图对话录-智者篇

_6 柏拉图(希腊)
客人举例来说,“走跑睡”,乃至其他所有表示行动的动词,
你可以一个接一个地把它们说出来,但并不能构成一个陈述。
泰阿泰德当然不能。
客人又比如,如果你说“狮鹿马”,乃至其他给予所有行动的
实施者的名字,这样一串名词也不能构成一个陈述。这两个例子
表明,不把动词与名词结合起来,就无法表示任何实施或没有实施
的行为,存在或不存在的任何事物的性质。一旦你这样做了,它们
就结合在一起,名词与动词最简单的结合变成了最简单的陈述。
泰阿泰德怎样做出这种最简单的陈述?
客人如果某人说“人懂”,你会同意这是最简单、最简短的陈
述吗?
泰阿泰德同意。
客人因为现在它提供了关于事实,或关于现在、过去、将来
的事件的信息;它不只是对某事物的称呼,而是靠着把动词与名词
的结合,把你带往某处。因此我们说它“陈述”某事物,而不只是
“称呼”某事物,它实际上就是我们用“陈述”这个词表示的复合体。
泰阿泰德对。
客人因此,正如有些事物相配,有些事物不相配,语言的符
第 72 页
号亦如此;有些语词不能相配,但是那些相配的语词构成了陈述。
泰阿泰德确实如此。
客人现在必须提到另一小点?
泰阿泰德那是什么?
客人凡陈述必然是关于某事物的陈述,就不能是不关于任
何事物的陈述。
泰阿泰德是这样的。
客人它一定得有某种性质吗?
泰阿泰德当然。
客人现在让我们集中精力关注自己。
泰阿泰德行。
客人我将作一个关于你的陈述,然后,用一个名词和一个动
词,把一个事物与一个行动放在一起。你得告诉我,这个陈述是关
于什么的?
泰阿泰德我会尽力而为。
客人“泰阿泰德坐着”,这个陈述不算长,对吗?
泰阿泰德不长,正好。
客人现在该你说这个陈述是关于什么的,它属于谁?
泰阿泰德显然是关于我的。它属于我。
客人现在来看另一个。
泰阿泰德另一个是什么?
客人我此刻讲的是“泰阿泰德飞”。
泰阿泰德这个陈述也只能说是属于我的,是关于我的。
客人我们同意说任何陈述必定具有某种性质。
泰阿泰德对。
客人那么,我们可以把何种性质指定给这两个陈述?
泰阿泰德一个是虚假的,另一个是真实的。
第 73 页
客人关于你的这个真实的陈述说的是存在的事物(或事
实)。
泰阿泰德确实如此。
客人而那个关于你的虚假的陈述说的是与存在的事物不同
的事物。
泰阿泰德对。
客人也可以说,它说的是不存在那样的事物。
泰阿泰德确实无疑。
客人没错,但是与你的这个例子中存在的事物相异的事物
是存在的。因为我们说过,一般说来,有多少存在的事物,就有多
少不存在的事物。
泰阿泰德对。
客人按照我们给陈述的性质所下的定义来衡量,我作的关
于你的第二个陈述,首先,它算得上最短的陈述之一。
泰阿泰德这一点我们刚才同意过。
客人第二,它必须是关于某事物的。
泰阿泰德对。
客人如果它不是关于你的,那么它也不是关于其他事物的。
泰阿泰德确实如此。
客人如果它不是关于任何事物的,那么它就根本不是一个
陈述,因为我们指出不可能有一个不关于任何事物的陈述。
泰阿泰德相当正确。
客人所以这个陈述,它是关于你的,它对相异作了与相同一
样的陈述,对不存在作了与存在一样的陈述,它符合有关陈述的描
述,是动词与名词的结合,到头来似乎真的是一个虚假的陈述。
泰阿泰德完全正确。
客人接下去,思维、判断、幻象又怎么样?现在不是很清楚
第 74 页
在我们心灵中出现的这些事物既有虚假的又有真实的吗?
泰阿泰德怎么会这样?
客人如果你允许我对它们的性质,以及它们之间的差别作
出解释,那么你理解起来就会容易得多。
泰阿泰德让我听到你的解释。
客人好吧,除了我们把思维准确地称作由心灵与它自身进
行的无声的对话之外,思维和言谈是一回事。
泰阿泰德确实如此。
客人而从心中发出通过嘴唇流出来的声音之流称作言谈。
泰阿泰德对。
客人进一步说,我们知道在言谈中会发生一件事情。
泰阿泰德什么事?
客人肯定与否定。
泰阿泰德对。
客人当这件事在心灵无声的思维中发生,你不把它称作判
断又能称作什么呢?
泰阿泰德没有别的称呼了。
客人假定判断不是独立发生,而要通过感觉,那么这种心灵
状态的惟一正确的名字是“幻象”。
泰阿泰德对。
客人由于我们已经看到有真实的和虚假的陈述,我们在那
些精神过程中发现思维是心灵与自身的对话,判断是思维的结论,
“幻象”就是感觉与判断的混合,因此可以说,这些精神过程作为具
有和陈述相同性质的存在,必定在某些场合有些是虚假的。
泰阿泰德当然。
客人你瞧,我们已经发现了虚假的判断和陈述的性质,比我
们预料的还要快,我们刚才开始对它们进行探索时还担心这是一
第 75 页
项没有尽头的任务。
泰阿泰德我是很担心。
客人那么,让我们对尚未做完的工作充满信心。这些事情
既然已经清楚了,那就让我们返回早先用相进行的划分。
泰阿泰德你指的是哪一点?
客人我们区分过制造形象的两种形式:制造相同的事物和
制造相似的事物。
泰阿泰德对。
客人我们说过,我们感到困惑,不知该把智者纳入哪一类。
泰阿泰德对。
客人然后我们开始讨论幻象,驳斥任何复制品、形象、肖像
的存在,据此证明绝不会存在任何种类的虚假,结果落人混乱的漩
涡,困惑大增。
泰阿泰德对。
客人但是现在我们已经确认了虚假的陈述和虚假的判断是
存在的,认为可能会有对真实事物的模仿,心灵的这种状态(虚假
的判断)就是存在着这种欺骗的技艺的原因。
泰阿泰德对。
客人我们早些时候同意智者属于我们所提到的这两个种类
中的某一种。
泰阿泰德对。
客人现在让我们再作努力,当我们把某个种类一分为二时,
每一步划分都朝着右边这部分进行。迅速把握智者分有的性质,
直到我们将他与其他人共有的性质剥夺干净,只留下他的特有性
质。这样,首先是使我们自己,其次是使其他那些发现了与这种认
识过程相类似的方法的人,弄清智者的本质。
泰阿泰德好极了。
第 76 页
客人好吧,我们一开始就把技艺划分为生产性的和获取性
的。
泰阿泰德对。
客人在获取性的一类技艺中,我们在猎取、争论、交易,以及
其他类似的部分中瞥见了智者。
泰阿泰德没错。
客人但是现在他被包括在一种模仿的技艺中,我们一开始
显然必须把生产性的技艺划分为两部分。因为模仿确实是一种生
产,只不过它生产的是影像,如我们所说,而非各种原物。是这样
的吗?
泰阿泰德确实如此。
客人那么让我们开始,承认生产有两种。
泰阿泰德哪两种?
客人一种是神的生产,一种是人的生产。
泰阿泰德我还不太明白。
客人回想一下我们开始时说的话,我们把生产定义为能使
先前不存在的事物成为存在的任何力量。
泰阿泰德我记得。
客人现在来考虑所有可朽的动物和所有生长的东西,从种
子和根系中长到地面上来的植物和堆积在地下的无生命的物体,
无论其能否熔化。我们必须把这些原先不存在的事物的产生归于
神功,而不能归于其他,对吗?或者说,我们得接受人们通常表达
的那种看法?
泰阿泰德你指的是什么看法?
客人自然界把它们产生出来,它们是某种没有理性的自发
原因的结果。或者我们得说,它们出自某种有理性和技艺的神圣
的原因,它们来自神?
第 77 页
泰阿泰德可能由于我是个年轻人,我经常从一种信念转到
另一种信念,但是此刻在你面前,我相信你认为这些事物有一个神
圣的起源,而我也信服了。
客人说得好,泰阿泰德。如果我认为你是那种将来才会相
信的人,那么我现在会尝试着用诱导的力量使你接受这种解释。
但我现在清楚地看到,没有我的任何论证,你的本性也会吸引你自
己得出你刚才说出来的结论。所以,我会放过这个问题,免得浪费
时间。我只要提出自然界的生产,如他们所说,是神的技艺的生
产,就像用人工从自然物中制造出来的东西是人的技艺的生产一
样。因此有两种生产:一种是人的;另一种是神的。
泰阿泰德说得好。
客人然后,把它们各自再分成两个部分。
泰阿泰德怎么分?
客人你刚才已经对整个生产作了横向划分,现在作纵向划
分。
泰阿泰德就这么办吧。
客人结果一共有四个部分,两个在人这边,两个在神那边。
泰阿泰德对。
客人按第一种分法(横向分,神的和人的),两个部分都有一
块是原物的生产,而剩下的两块最好说成是影像的生产。这样,我
们按照这个原则(原物和影像)对生产作了再次划分。
泰阿泰德请再解释一下如何再次划分这两个部分(神的和
人的)。
客人我把我们自己和其他所有有生命的东西,以及自然物
的元素如火、水,以及其他类似的东西,都当作原物。我们非常确
信,它们是神工的产物。对吗?
泰阿泰德对。
第 78 页
客人每一个这种产物都伴有不是真实事物的影像,这些影
像也由于神工而拥有它们的存在。
泰阿泰德你指的是什么?
客人睡梦中出现的形象;所有那些在白天由于光线被阻挡
而自然产生的黑影,即所谓与原物相似的“影子”;眼睛的光与物体
的光在平滑的物体表面相汇合而产生的感觉形式,即所谓“映象”,
这种映象与通常直接注视得到的映象是相反的。
泰阿泰德确实有这两种神工的产物,原物和在各种情况下
与原物相伴的形象。
客人我们人的技艺又怎样?我们得说它在建筑中产生了真
实的房子,而在绘画中产生了另一种房子,就像为清醒的眼睛人为
地制造一个梦境,对吗?
泰阿泰德对。
客人所以,我们实际上再次发现两两成对的生产性活动所
产生的两种产物,一种是真实的事物,另一种是形象。
泰阿泰德我现在比较懂了。我承认生产有两种类型,它们
都是双重的。按照一种划分,它们是神的和人的;而按照另一种划
分,它们是真实事物的生产和与原物相似的东西的生产。
客人让我们提醒自己,如果可以证明虚假的东西真是虚假
的,但又在存在的事物中拥有地位,那么形象的生产有两种,一种
产生相同,另一种产生相似。
泰阿泰德对,是这样的。
客人既然现在已经证明了这一点,那么我们可以据此把这
两种类型的区分当作没有争议的来接受吗?
泰阿泰德可以。
客人让我们对产生相似这部分再作划分。
泰阿泰德怎么分?
第 79 页
客人一种要用工具生产,另一种生产者以其自身为工具进
行生产。
泰阿泰德你指的是什么意思?
客人当有人用他自身或声音仿效你的体态或言语,创造这
种相似的专用名称时,我认为是模仿。
泰阿泰德对。
客人让我们在模仿这个名称下保留这个部分,允许自己丢
下其他部分,而让别人去汇集并给这部分起个恰当的名称。
泰阿泰德就这样做吧。
客人但是仍然有理由认为模仿有两种,让我把它们摆出来。
泰阿泰德你说吧。
客人有些模仿者知道自己是假冒的,有些模仿者不知道。
我们还能发现比知与不知更重要的区别吗?
泰阿泰德不能。
客人我们刚才提到的模仿者是有知识的,为了假冒你,他必
须熟悉你的体态。
泰阿泰德当然。
客人那么正义和美德的一般形态是什么?不是有许多人并
无美德的知识而只有关于美德的某种意见,但却狂热地在言语和
行动上竭力装出有美德的样子来吗?
泰阿泰德这样的人太多了。
客人他们实际上根本没有美德,因此在模仿美德时总是不
成功,对吗?这样做不是适得其反吗?
泰阿泰德没错。
客人那么我们必须把无知的模仿者与那些有知识的模仿者
区别开来。
泰阿泰德对。
第 80 页
客人那么我们该上哪里去为他们分别找到适当的名称?这
无疑是件难事,因为古人似乎懒惰成性,缺乏根据类型进行种类划
分的能力,甚至没有人进行过这种尝试,这样就带来了严重缺乏名
称的结果。为了区分,尽管这个表达似乎过于大胆,让我们把受意
见引导的模仿称作“ 意的模仿”,而将受知识引导的模仿称作“熟
知后的模仿”。
泰阿泰德就这样叫吧。
客人与我们相关的是前一类,因为智者并不属于那些有知
识的模仿者,而属于好学样的小丑。
泰阿泰德确实如此。
客人那么让我们来考察这种恣意的模仿,看它到底是一只
很好的金属戒指,还是在某处有裂痕。
泰阿泰德就这样做吧。
客人好,找到了一大块裂痕。有些人头脑简单,以为自己相
信的东西就是知识;另一种人正好相反,他们经过讨论的历练,因
此他的态度好像满不在乎,但却怀疑他自己拥有的知识会被世人
视为无知。
泰阿泰德你说的这两种人肯定都有。
客人那么我们可以把一种模仿者称作诚实的,另一种称作
不诚实的。
泰阿泰德似乎应当如此。
客人不诚实的模仿者有两种,还是只有一种?
泰阿泰德这由你来考虑。
客人我会考虑的,或者说我能清楚地指出不诚实的模仿者
也有两种。一种模仿者能保持他的伪装,在大庭广众之下公开发
表长篇讲演。另一种模仿者在私下里使用较短的论证迫使他人在
谈话中自相矛盾。
第 81 页
泰阿泰德非常正确。
客人我们可以认出能发表长篇大论的那一类是什么人,是
政治家,或是政客?
泰阿泰德是政客。
客人另一类是什么人,是聪明人,或是智者?
泰阿泰德我们肯定不能称他为聪明的,因为我们已经肯定
他是无知的。但是作为聪明人的模仿者,他显然可以拥有一个与
这个名称同源的称号。我现在终于看到,这就是真正的、名副其实
的智者,对他必须做这样的描述。
客人那么,我们要不要像从前那样,把有关他的描述,从最
后到开始,汇集在一起,把各种线索打成一个结。
泰阿泰德当然要。
客人智者的技艺是制造矛盾的技艺,来自一种不诚实的恣
意的模仿,属于制造相似的东西那个种类,派生于制造形象的技
艺。作为一个部分它不是神的生产,而是人的生产,表现为玩弄词
藻。这样的血统和世系可以完全真实地指定给真正的智者。
泰阿泰德我完全同意。
第 82 页
提要
“我
《政治家篇》一般被列为柏拉图最重要的对话之一,但它的第
一部分对读者来说有相当大的难度,这是因为其中的论证显得冗
长,使读者难以弄懂其中的思想。就像在《智者篇》中一样,此时的
柏拉图确实热衷于划分的方法。他在《智者篇》中的划分还很简
洁,而在《政治家篇》中,为了获得一个政治家的定义,他用了好几
页的篇幅进行划分与再划分。陆上居民与海上居民划分开来、有
角的与无角的划分开来、四条腿的与两条腿的划分开来,等等,直
到最后出现人。然后又将统治分成对自愿者的统治和对不自愿者
的统治。但柏拉图不能停留在这一步,他还必须说明什么是统治。
于是,他首先用一个神话故事来说明这个不完善的世界与神有密
切的联系,然后他又通过一个实际事例来说明: “最伟大、最高尚的
事物没有外在的、可见的形象”一一可见的事物是暂时的
们必须学会给予它们理性的解释”。整篇对话反复出现诸如此类
的具有启发性的观点。
纺织被选来说明政治家的技艺,即如何正确对待“自由的、两
条腿的人群”。区分纺织技艺和其他技艺用了好几页的篇幅,然后
描写纺织的过程,如何梳理羊毛、纺毛线、织布,以此为例说明多中
之一和一中之多。以同样的方式,在政治家的指导下,人类通过
各种分离的活动,结合成一个良好国家,结成一个坚定持久的联合
第 83 页
体。
对话最后三分之一处的讨论最有趣,涉及各种统治形式及法
律在其中所起的作用。最优秀的统治是没有法律的。它由真正的
政治家指导,统治灵活,适用于每一具体场合。反之,法律的统治
是死板的、不灵活的。要说清这两种统治的区别,可以想象一下适
用于任何技艺的两种方式,以医疗的技艺为例。如果医疗由法律
来管理,由公民集会中的大多数来决定使用何种医疗方法治病,那
么人们会无条件地服从。要是发现有人不遵循这个决定而去研究
医疗技艺,无论他是谁,都要受到法庭的审判,要被指控为腐蚀青
年、唆使他们无视法律地滥用药物。如果我们用这种方式来处理
任何事情,知识、技艺、农业、木作,等等,结果会是什么呢?这些事
情全都会灭亡,并且决不会再生长,因为研究遭到禁止。“结果就
会是,生活变得非常艰苦,会变得维持不下去,难以忍受。”
所以,最优秀的统治独立于法律。政治家的技艺是一门艺术,
就像绘画一样。一个依靠法律来创造和维持的好国家无非就是按
照一套既定公式用各种颜料画出来的一幅好画。当真正的政治家
实行统治时,他知道自己应当如何公正地对待所有人,而法律则可
以沦为巨大的不正义的原因。但是国家和蜂箱不一样,蜂箱里的
首领是看不见的。如果真正的政治家没有出现,那么法律的统治
又是次好的。在运用法律时,经验起着指示性的作用。尽管法律
有不适用之处,但比没有法律的统治要好。而只有真正的政治家
能够正确地把这个国家组织好,把有着各种心灵的人组合成一个
坚定持久的联合体。
正文
苏格拉底塞奥多洛,我确实非常感谢你把我介绍给泰阿泰
第 84 页
我们该为他做些什么呢?
或者说,你有什么别的建议?
德和我们这位来自爱利亚的客人。
塞奥多洛很好,苏格拉底,等他们完成任务,为你界定了政
治家、哲学家、智者的时候,那么你欠我的人情是现在的三倍。
苏格拉底三倍?说真的,我亲爱的塞奥多洛,我们听到的这
句由你这位伟大的数学家和几何学家说的话必须记录在案吗?
塞奥多洛苏格拉底,你这样说是什么意思?
苏格拉底我们听到你把三者相提并论,而实际上他们的真
正价值差别极大,超过你用所有的数学比例所能表达的差异,是这
样的吗?
塞奥多洛我以利比亚的阿蒙神的名义起誓,你说得很
好,苏格拉底,你的攻击很公平!你对我刚才的疏忽信口雌黄,表
明你确实还记得你的数学知识!对此,我会寻找别的时机加以反
击。而现在,这位先生,我要转而向你请教。请你不要感到厌倦,
继续帮助我们界定政治家或哲学家,随便说哪个都行。
客人对,塞奥多洛,我们必须这样做。我们既然已经开始执
行这项任务,就一定不要后退,直到完成所有定义。但我们也必须
为泰阿泰德考虑一下
塞奥多洛以什么方式做?
来代替他,
客人在这场哲学角力中,我们是否该让他休息一下,而让他
的同胞小苏格拉底
① 阿蒙(
)沙漠中的
)原为古埃及神祗,后来到了希腊化时期混同于希腊人
的主神宙斯和罗马人的主神朱庇特。阿蒙神庙建在利比亚(
一块绿洲中。塞奥多洛来自昔勒尼,此地离阿蒙的绿洲不远。
此处的小苏格拉底是与苏格拉底同名的一位青年,比哲学家苏格拉
底要年轻,译为“小苏格拉底”,在本篇中作为一名对话人出现。而在《巴门尼
德篇》中,哲学家苏格拉底在构想的对话场景中是个年轻人,学者们在研究中
也称为“小苏格拉底”或“少年苏格拉底”。切勿相混。
第 85 页

塞奥多洛就按你的提议办,让小苏格拉底上场。他们年轻,
只要有机会轮流休息,就能承担任何艰苦的训练。
苏格拉底再说,先生,他们两个可以说都跟我有关。按你的
说法,泰阿泰德长得很像我;而另一个则与我同名。拥有一个名字
也就意味着在某种意义上具有亲缘关系,而我们当然要抓住机会
与他们谈话,因为这些人很有可能是我们的同胞。昨天我和泰阿
泰德进行了一场讨论,而今天我已经听了他对你的问题作答。但
无论是讨论还是问答,我还没有听到过这位苏格拉底发言。而他
也必须接受考验。所以他将在其他时间回答我的提问,而今天下
午就让他回答你的问题吧。
客人好极了!小苏格拉底,你听见苏格拉底说什么了吗?
小苏格拉底听见了。
客人你同意他的建议吗?
小苏格拉底当然同意。
客人我想,你显然不会对我们的进展设下什么障碍,至于我
就更不会这样做了。那么好吧,在发现了智者之后,我们现在面临
的共同任务是把政治家找出来,或者说在我看来是这样的。所以
请你告诉我,苏格拉底,政治家是否也必须列为拥有某种专门知识
的人之一,或者说我们得从其他定义开始?
小苏格拉底不需要,政治家应当被定义为一种专家。
客人那么好,我们是否一定要像我们寻找政治家的先行
那样,区分知识的形式吗?
小苏格拉底似乎应当如此。
客人然而,苏格拉底,我们划分的线索似乎与前番不同。
小苏格拉底你认为该怎样个分法呢?
① 指智者。
第 86 页
人这个类型或两个类型中的另一类
客人按另一种划分法进行。
返回书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