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网 - 人生必读的书

TXT下载此书 | 书籍信息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返回首页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柏拉图对话录-智者篇

_13 柏拉图(希腊)
己。使教育者能够培养出恰当类型的人来的方式是他惟一允许的
训练方式,他用这种人来完成他那编织国家之网的任务。他吩咐
教育者鼓励青年参加这些活动而不是其他活动。有些学生无法养
成勇敢和节制的品德,而是具有其他德性倾向,会在邪恶的驱使下
变得不虔诚、骄傲、不义。这些人是国王要从社团中驱逐出去的。
他会处死他们或驱逐他们,或者让他们在公众场合受到最严厉的
羞辱,以此惩罚他们。
小苏格拉底人们通常听到的情况是这样的。
客人再说,他会使那些没有能力摆脱无知的人成为奴颜婢
膝的奴仆,服从社团中的其他人。
小苏格拉底非常正确。
客人然后,政治家会让所有其他人接受训练
实上不具备足够的能力去像国王那样织造城邦,但愿意成为材
料,让国王能够科学地把他们织成一个整体。政治家会把那些勇
敢品质占主导地位的人当作经线来使用,而其他人则被当作又细
密又柔软的纬线。他会努力把这两种具有相反性格的人织在一
起。
小苏格拉底怎么个织法?
客人他首先用一种神性的结合力把他们灵魂中的超自然成
分连接在一起,因为这些成分与神有某种亲缘关系。在这种超自
然的结合之后则是自然的结合,这种由人性的结合力形成的联系
补充着由神性的结合力形成的联系。
小苏格拉底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又一次跟不上了?
客人正确的意见从人的灵魂中产生,涉及什么是善、正义、
第 170 页
有益,以及什么是与此相反的品质
础,作为一种不可动摇的信念确定下来
这种意见以绝对真理为基
我要宣布,这样的信念
是神性在人的种族中的显现,这种联系实际上是超自然的。
小苏格拉底不会有比这更适宜的说法了。
他们是
客人那么,只有真正的政治家才是优秀的立法者,只有他才
应当拥有权力,只有他才能凭着这种神奇的国王技艺的激励,在我
们刚才提到的那些年轻人的心中锻造这种真正的信念
教育的受益者,对此我们难道不明白吗?
小苏格拉底这确实是我们应当期盼的事情。
客人不能锻造这种联系的统治者,我们决不要赋予他“政治
家”和“国王”的荣耀头衔。
小苏格拉底确实不要。
客人那么好,这种事难道不会以这种样式发生吗?充满活
力和勇气的灵魂会在这种真理的把握下被造就得很温和,自愿成
为一名建立在正义基础上的社团的成员,没有比这更应当期待的
了。如果灵魂拒绝这种锻造,那么它就会堕落,变得像野兽一样野
蛮。
小苏格拉底对。
客人有节制的灵魂会怎么样?分享这种对真理的坚定信
念,它难道不会真的节制和勇敢,或者不管怎么说,足够勇敢,以适
应它履行公共责任的需要吗?但若它拒绝分享这种信念,那么它
应当被称作愚蠢的,我们对它的谴责是完全恰当的。
小苏格拉底确实如此。
客人如果恶人与恶人织在一起,或者好人与恶人织在一起,
那么这种织造,这种联系,决不会延续或持久,对此我们同意吗?
在这些恶人存在的地方,肯定没有一门技艺会认真地尝试锻造这
样的联系,是吗?
第 171 页
人的联系。当神性
小苏格拉底是的,肯定不会。
客人有些人从小就具备应当具有的那些高尚品质,法律可
以在他们中间铸造这种信念上的共同联系,使之成长,而且只有在
这些人中才能做到这一点。这种联系就是纯粹理智在设计中给他
们指定的护身符。只有这种最具有神性的联系能够把性质各异
的、具有对立倾向的各种善的成分联合在一起。
小苏格拉底非常正确。
客人除此之外还有其他结合的方式
的联系已经造就时,人们一开始工作就不难看清工作的性质,然后
就开始造就人与人之间的联系。
小苏格拉底这种联系是什么?如何造就?
客人这种联系的形成依靠两种类型的人之间的通婚,使通
婚后生下的孩子为两种类型的人共有,这种联系的形成还要依靠
严禁把婚姻当作个人私事,不把女儿私自嫁出去。从优生的角度
看,大部分男人的婚姻都是不恰当的。
小苏格拉底你这是什么意思?
客人在这样的婚姻发生时,人们难道认为不应当批评这种
盛行的、以追求财富和名声为目的的婚姻吗?
小苏格拉底不应当,这样做其实也没有什么大错。
客人但是我们特别关心那些想要建立“良好关系”的人,如
果我们发现他们的行为不妥,就应当公开地说出来。
小苏格拉底这样说是合理的。
客人他们并没有按照任何健全的或始终一贯的原则行事。
你瞧,他们对那些与他们相同的人欢呼致意,厌恶与他们不同的
人,追求欲望的直接满足。就这样,他们过分强调了与他们自己相
同和不同的重要性。
小苏格拉底以什么方式?
第 172 页
客人有节制的人寻找一个与自己品性相似的伴侣,在可能
的情况下,他们选择娴静的女人为妻。当他们有女儿要出嫁时,他
们又会寻找与他们相同品性的人做他们的女婿。具有勇敢品质的
人也会这样做,寻找与他们同类的人。尽管这两种类型的人应当
做的事情也许正好相反,但这种寻求同类的情况一直在延续。
小苏格拉底他们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他们应当做相反的
事?
客人这是因为,如果具有勇敢品性的人经过许多代的繁殖,
不与任何具有节制品性的人通婚,那么这种自然发展过程就会走
向极端,这种人起初会变得极为强大,但到了最后就会变得极为凶
残和疯狂。
小苏格拉底这是可以预料的。
客人但对那些过分节制和谦卑,缺乏勇气和大胆的人来说,
这种人如果繁殖许多代,就会变得太迟钝而难以应对生活的挑战,
到了最后就会变得软弱无能了。
小苏格拉底是的,这种结果也是可以预料到的。
客人我再重复一下我的意思。如果神性的联系已经造就,
那么要建立这些人性的联系并不困难。这种联系是两种类型的人
共同拥有的关于价值标准的信念。当国王想要织造国家之网时,
他会有一种清醒的见地。他决不会允许把具有温和品性的人与具
有勇敢品性的人分开,为了避免这种情况,他必须把国家织造得密
密实实,首先是在各种不同类型的人心中建立起共同的信念,使公
众的荣誉和胜利服务于这一目的,最后,每一类型的人必须与其他
类型的人建立联系,缔结庄严的婚约。当国王使用不同类型的材
料把他的织物织造得像术语所说的那样平滑而又密实的时候,他
必须把管理国家的各种职司托付给他们,在各种情况下让他们分
担公务。
第 173 页
小苏格拉底他如何能做到这一点?
客人当需要一位执政官的时候,政治家必须选择一名同时
拥有两种性格的人,把权力交给他。而在需要几位执政官的时候,
他必须从两种类型中分别挑选一些代表,使他们一道分担公务。
节制型的执政官是极为谨慎、公正、循规蹈矩的,但他们缺乏勇气
和进取心,不能高效率地工作。
小苏格拉底对,你这个总结还是挺公正的。
客人勇敢型的人与前者相比,显得公正与谨慎不足,但在行
动的大胆方面优于前者。除非这两种品质同时存在和起作用,否
则一个国家决不可能在公共和私人事务两方面都发挥良好的作
用。
小苏格拉底当然是这样的。
客人现在我们已经把织造国家之网的工作做到头了。在政
治家的织造下,这些毛线都在起作用,既有温和型的,又有勇敢型
的。这些毛线织成了一种统一的类型。国王的技艺依靠相互和谐
与友谊的纽带把两种类型的生活织成一种真正的同胞关系,赢得
了这种统一。这块织物成为一切织物中最美好的,最优秀的。它
把城邦里的所有居民都紧密地联结在一起,无论是奴隶还是自由
民。这位国王纺织工保持着他的控制权和监督权,这个国家拥有
获取人间幸福生活所需要的一切。
小苏格拉底先生,你已经完成了我们要你做的工作,在被你
搁置的智者定义旁边,你为真正的国王和政治家描绘了一幅完美
的图画。
第 174 页
提要
本篇对话中的主要人物是苏格拉底和一位年轻人普罗塔库,
他和一些朋友一道来看苏格拉底。这些朋友中有一位名叫斐莱
布。斐莱布与苏格拉底讨论智慧与快乐哪一种善比较大,苏格拉
底认为智慧这种善比较大,而斐莱布认为快乐这种善比较大。对
话展开以后,斐莱布退出了论证,由普罗塔库接手。然而,严格地
说来,他们并没有进行什么争论,苏格拉底一直在滔滔不绝地讲
话,而普罗塔库只是表示同意或提问。
哲学家、数学家、政
如果柏拉图抛弃对话的形式,让苏格拉底讲演,或者就以他的
名义把这个主题写成一篇论文,那么这篇对话的内容是不会有什
么损失的,或几乎没有什么损失,因为这篇对话中的苏格拉底与以
往对话中的苏格拉底不一样。文中没有什么讥讽或幽默可以让我
们回忆起苏格拉底的鲜明形象,而这是柏拉图早期对话带给我们
的。到了晚年,柏拉图的写作风格改变了。他让他笔下的苏格拉
底对斐莱布说,“我必须拥有某些与我先前的论证不同的武器,尽
管有些可能是相同的。”文中没有《普罗泰戈拉篇》或《会饮篇》那样
的苏格拉底的自娱,没有对那些重要人物
的嘲笑,也治家没有描述欢乐的青年、青草茂盛的河畔、清澈
见底的河流。从这些晚期对话中可以看出柏拉图把精力集中于他
想要解决的问题。柏拉图已经老了,正在走向生命的终点,已经不
第 175 页
能再说很多离题话了。
在《斐莱布篇》中,柏拉图对智慧与快乐进行分析,一次又一次
地把二者进行对照,再三指出心灵的事物高于一切感官的娱乐。
有些快乐是无罪的,在良好的生活中可以拥有快乐,但心灵比任何
快乐或所有快乐都更加接近卓越。苏格拉底告诉我们,世上的任
何生灵都决不要宣称快乐是第一位的,我们一定不能停止对善的
寻求,灵魂有能力热爱真理,并能为真理而奋斗。
一种是
你现在想要从斐莱布那里接过来的,另一种是我和我的朋友们坚
持的,如果你不喜欢这种理论,那么就请你加以驳斥。让我们把两
种理论总结一下好吗?
普罗塔库好的,请说吧。
苏格拉底斐莱布说,享受、快乐、高兴,以及可以和谐地归入
此类的事物构成一切有生命的存在物的善;而我们的论点是,这些
事物并不是善,思想、理智、记忆,以及与此相关的事物才是善,我
们可以证明正确的意见和真正的推理比快乐更优秀、更有价值,正
确的意见和真正的推理可以参与所有存在的事物,无论是现在活
着的存在物还是将要出生的有生命的存在物,世上没有比参与这
样的存在物更加有益的事情了。斐莱布,我认为这就是我们可敬
的理论的本质,难道不是吗?
普罗塔库是的,苏格拉底,你说得完全正确。
苏格拉底那么好,普罗塔库,你打算接管提供给你的这个论
证吗?
普罗塔库我必须这样做。我们的好朋友斐莱布已经讲过
正文
苏格拉底普罗塔库,现在请你考虑这两种理论
第 176 页
了。
苏格拉底那么我们必须竭尽全力,寻求关于这个问题的真
理,是吗?
普罗塔库我们确实必须这样做。
苏格拉底那么好,我希望我们能就另一个要点达成一致意
见。
普罗塔库什么要点?
苏格拉底你我现在想要做的事情,是把能够使每个人的生
活幸福的灵魂的某种状态或条件提出来。我这样说对吗?
普罗塔库你说得很对。
苏格拉底然后你们的人提出了一种快乐的状态,而我们提
出了一种理智的状态,是这样的吗?
普罗塔库是的。
苏格拉底假定我们可以找到某些状态比这些状态更好。我
想,如果这种状态比较接近快乐,如果我们双方都屈服于肯定拥有
我们现在所说的这种性质的生活,那么快乐的生活也就胜过了理
智的生活。
普罗塔库是的。
苏格拉底但若发现这种状态比较接近理智,那么是理智战
胜了快乐,这就表明快乐是较差的性质。你们俩怎么看?同意我
的看法吗?
普罗塔库我自己是这样想的。
苏格拉底那么你呢,斐莱布?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斐莱布我的想法是,无论发生什么情况,快乐都是胜利
者,我还会继续这样想。至于你怎么想,普罗塔库,你自己拿主
意吧。
普罗塔库斐莱布,你已经把论证的权力交给我们了,所以你
第 177 页
就好像颜色与颜色。你真是聪明极了
已经没有权力对苏格拉底的意见表态了。
斐莱布你说得对,但这没有什么关系。我洗手不干了,让女
神来见证我做过的事吧。
普罗塔库在另一种意义上,你也可以把我们当作附加的见
证人,也就是说,你已经说出了自己的看法。现在,苏格拉底,我们
必须决定下面该怎么办,斐莱布可以帮助我们,也可以做他喜欢做
的事。
苏格拉底对,我们必须进行尝试。我们显然要从这位女神
开始,按照我们朋友的说法,她的名字叫阿佛洛狄忒,尽管我们的
朋友还告诉我们,她的最真实的名字是“快乐”。
普罗塔库好极了。
苏格拉底普罗塔库,在给诸神命名的问题上,你认为凡人可
以给神起名字,而我总是比你胆小,确实没有别的什么事情能令我
更加害怕了。所以,在这个例子中,我会用使这位女神快乐的名字
称呼她,至于快乐,我知道这是一件有着多样性的事情,如我所说,
我们必须愉快地把我们的思想转向对快乐本性的考察。“快乐”这
个词当然只表示单一,但它的形式是多样的,在某种意义上说,快
乐的各种形式相互之间是不同的。例如,我们可以说一个不道德
的人感到快乐,也可以说一个道德的人也感到快乐,只因为他是道
德的;我们还可以说一个心中充满愚昧与期望的傻瓜感到快乐;我
们还可以说一个理智的人感到快乐,只因为他是理智的。如果有
人断言这些不同种类的快乐都是相同的,那么他肯定是个傻瓜,是
吗?
普罗塔库苏格拉底,它们是不同的,因为它们的来源不同,
但就其本身来说,它们并不是相互对立的。快乐怎么能够与快乐
对立呢?这世上肯定不会有比事物与其自身更加相同的东西了?
苏格拉底那当然了
第 178 页
然而你却把它们都说成是好的,尽管要是有人强
仅就各种颜色是颜色而言,它们没有区别,但每个人都知道黑不仅
与白不同,而且事实上绝对相反。图形与图形也一样,作为一类事
物,所有图形都是图形,但就划分为不同类的图形来说,有些部分
之间是绝对相反的,另一些则有无数的不同点,相同的例子我们还
可以找到许多。所以你一定不要相信这个论证,把各种绝对相反
的事物当作一样事物。我担心,我们就要看到快乐与快乐相反的
某些例子了。
普罗塔库也许吧,但这种情况会给我们的论证带来什么危
害呢?
与我想法一致的人坚
苏格拉底尽管这件事并不像你给它们起了本不属于它们的
名字,但这个问题我们应该回答。我的意思是,你说一切令人快乐
的事物都是好的。当然了,不会有任何人想要坚持说令人快乐的
事物不是快乐,但这些事物在有些情况下是好的,在有些情况下是
坏的,而且确实在大多数情况下是坏的
持这个观点
迫你进行论证,你会同意它们是不同的在坏的快乐和好的快乐
中到底有什么相同的成分出现,使你用好这个词来指称所有快
乐?
普罗塔库你这是什么意思,苏格拉底?你认为有人会在同
意快乐是善以后还能忍受你的唠叨,说有些快乐是好的,有些快乐
是坏的吗?
苏格拉底好吧,不管怎么说,你允许它们是不同的,而且在
有些情况下是相互对立的。
普罗塔库就它们都是快乐而言,它们没有什么对立。
苏格拉底我们又回到原来的立场上来了,普罗塔库。看起
来,我们甚至不想允许一种快乐与另一种不同,而要说所有快乐都
是相同的。刚才的例证并没有引起我们的内疚,我们的信念和论
第 179 页
甚至还会有这种知识与那种知识相反的情
断还是与大多数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在讨论中表现得极为幼
稚。
普罗塔库你讲的到底是什么?
苏格拉底我的意思是这样的。假定我对你进行反击,模仿
你的方法,强词夺理地说一对完全不同的事物是完全相同的,然后
我就说你刚才说过的这些话,但这样一来我们都会显得极为幼稚,
我们的讨论会“搁浅和干涸”。所以让我们还是回到水中去吧,到
那时我就大胆地说,我们可以努力奋斗,相互之间有可能达成一致
意见。
普罗塔库告诉我怎么做,行吗?
苏格拉底普罗塔库,这一回必须由你提问,我来回答。
普罗塔库这个问题到底是什么?
苏格拉底最初我被问到什么是善的时候,我建议理智、知
识、心灵,等等,是善的。但若按你的建议,它们就不是善了,对吗?
普罗塔库它们就不是善了,为什么?
苏格拉底知识从总体上来说是一个复数,在其中这种知识
与那种知识不同
况,如果我一开始就对这个问题抱着警觉的态度,坚持知识决不会
与知识不同,借此将我们的讨论引向终结,就像俗话说,找个借口
从失事的船上逃走,那么我还会是一个恰当的人选,继续进行当前
的讨论吗?
普罗塔库噢,当然了,我们必须离开沉船,但一定不会是以
这种方式。我的问题在于受你们的吸引,把你们的论点与我自己
的看法混在一起了。现在让我们承认,快乐和知识一样,是复数,
快乐与快乐之间有不同或差异。
苏格拉底那么好吧,普罗塔库,别让我们闭上眼睛,使我们
看不到你给你的善附加的多样性,就像我们的做法一样。让这些
第 180 页
多样性公平地摆在我们面前,然后让我们大胆地冒一次险,希望它
们能在考察中显示出来,看我们是否必须把善的头衔给予快乐还
是给予理智,或是给予第三者。因为我认为我们努力的目标不是
确保我的建议或你的建议取得胜利,倒不如说我们双方都必须为
真理而战,为整个真理而奋斗。
普罗塔库我们确实必须这样做。
苏格拉底那么让我们达成一致意见,这个意见将给我们的
论断提供一个更加坚实的基础。
普罗塔库你指的是什么论断?
苏格拉底这个论断使每个人都感到困惑,无论他们是否想
要这样,要知道有些人有时候是想要这样的,有些人有些时候则不
是这样。
普罗塔库我希望你能说得更加清楚些。
苏格拉底我指的这个论断刚才已经出现了,这个论断确实
令人惊讶。因为说多就是一和一就是多确实令人惊讶。任何人提
出多是一或一是多都会遭到反对。
普罗塔库你的意思是,有人说我普罗塔库尽管是一个人,但
却有许多相反的普罗塔库,把我说成既是高的又是矮的,既是重的
又是轻的,如此不一而足,尽管我始终是同一个人?
苏格拉底这不是我的意思,普罗塔库,你提到的这个一与多
的惊人例子是一种老生常谈。现在几乎每个人都同意没有必要以
这样的方式理解一与多的关系,感到做这样的理解是幼稚可笑的,
有损于论证的,好比说,你把多说成是某人的肢体或器官,使你的
对手承认提到的这个人指的就是所有这些肢体和器官,然后使他
显得非常可笑,因为他被迫承认那个不可信的一是多的论断,这个
多确实可以是无限的多,而这种多只不过是一。
普罗塔库苏格拉底,如果这些例子是老生常谈,每个人都已
第 181 页
它是一
经承认这些说法,那么你说的与同一论断相关的其他例子又是什
么呢?
苏格拉底我亲爱的孩子,如果把一理解为某种可以产生和
消灭的事物,就像我们刚才讲过的事物那样的话,那么就像我们前
面说过的那样,可以认为没有必要再去探索。但假定你大胆地把
一理解为人、牛、美、善,如果你严肃地关注它们并对它们进行划
分,那么你说的一就是有严重争议的一了。
普罗塔库有什么争议?
苏格拉底首先,我们是否必须相信这样的一具有真正的存
在,我们要问怎样才能察觉它们的存在,它们永远是一又是相同,
既不会产生也不会消灭,它一经开始就永远存在,它是最确定的单
一,然而它后来可以存在于有产生的无限多的事物中
种可以同时在一与多中发现的相同的一。它的某个局部或它的全
部要从它自身中分离都绝无可能吗?普罗塔库,这不是你的问题,
但这些问题,涉及另一种类的一与多,如果不能恰当地解决,会引
起诸多不满,如果恰当地解决了,才能令人满意。
普罗塔库那么,苏格拉底,这就是我们当前要完成的首要任
务。
苏格拉底这正是我想要说的话。
普罗塔库那么好吧,你可以认为我们这些在场的人都同意
了你的意见。至于斐莱布,我们最好别再提他了,让这条打瞌睡的
狗躺下吧。
苏格拉底很好,在关于这个主题的这场大会战中,我们首先
应该朝哪个方向迈进呢?我有一个建议。
普罗塔库你说吧。
苏格拉底我们可以做这样的安排。我们把这种显现于各处
的一与多的等同当作我们说出来的这些句子的结果,凡是过去或
第 182 页
尽我们的最大努力,也就是说,苏格拉底,我们面
现在说出来的每个句子都包括在内。我们正在处理的这个问题绝
对不会停止存在,它的出现并非第一次。在我看来,倒不如说,它
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现,永不消失,永不褪色。年轻人一听到这句
话就异常兴奋,好像发现了理智的金矿,他会忘乎所以地到处炫
耀,像做游戏一样热衷于证明它。他会先站在一边,然后又跳到另
一边,然后又重新来过,在这样的游戏过程中他首先把自己搞糊涂
了,然后也把他的邻居搞糊涂了,无论他们年纪如何,比他大或比
是他的父母还是其他人
他小,或是和他同龄。他对他的听众没有任何仁慈之心,无论听众
此外,他还会宰杀牺牲,也会杀人,包
括外国人,对外国人他当然绝不会显示仁慈,除非他碰上一位占卜
师。
普罗塔库请你注意,苏格拉底,有许多人在场,全都是青年。
如果你继续污蔑我们,难道你不怕我们站在斐莱布一边向你进攻?
好吧,不管怎么说,我们明白你的意思。也许有某种方式或方法可
以解除我们在讨论中遇到的麻烦,我们也许会找到某种更加吸引
人的方法来逼近这个主题。如果是这样的话,请你尽力而为,我们
愿意陪伴你
临的主题是重大的。
苏格拉底如果我采用斐莱布的风格对你说话,那么这个主
题确实重大,我的孩子。尽管在过去我热衷的方法经常使我陷入
孤立无援的境地,但无论如何,没有,也不会有一种比我一直使用
的方法更加吸引人的方法了。
普罗塔库把你的方法告诉我们。
苏格拉底这种方法很容易说,但用起来就不容易了。它确
实是一种工具,通过它可以在技艺的范围内做出种种发现,也可以
弄懂各种知识。让我来说明这种方法,供你考虑。
普罗塔库请吧。
第 183 页
至少在我看来这是明显的
苏格拉底有一种礼物是诸神从他们的住所赐给凡人的
它通过普罗米修斯,或某个像他一
样的神,与那极为明亮的火种一道,到达人类手中。从前世代的人
比我们要好,比我们更接近诸神,他们以讲故事的形式把这种礼物
一代代传了下来。他们说,一切事物据说都是由一与多组成的,在
它们的本性中有一种有限与无限的联系。他们又说,我们无论处
理什么事务,都必须用它来整理事物的秩序,假定有某个单一的
相,然后寻找它,因为我们将发现它被包含在某处;然后如果我们
掌握了它,我们还必须继续从一的相出发寻找二的相,如果找到了
二的相,就可以接着找三的相或其他数目的相。我们必须对每个
返回书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