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网 - 人生必读的书

TXT下载此书 | 书籍信息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返回首页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陶渊明集译注

_9 魏正申(当代)
(4)履历:所经过之处,周:全,遍。邻老:邻居家的老人。罕复遗:很少有还活着的。
(5)往迹:过去的踪迹,有处:有些地方。依依:依恋不舍的样子。
(6)流幻:流动变幻,指人生漂流动荡,踪迹不定,百年中:即指人的一生,寒辔日相推:寒来
暑往,日月相互交替,形容岁月流逝得很快。
(7)大化尽:指生命结束。大化:原指人生的变化,《列子?天瑞》:“人自生至终,大化有四:
婴孩也,少壮也,老耄也,死亡也。”后遂以“大化”作为生命的代称,气力:指体力。不及:不待。
衰:衰竭。古人以五十岁为入衰之年。《礼记?王制》:“五十始衰。”诗人此时已五十余岁。这两
句是说,我常担心死亡到来,还没等我体力完全衰竭。
(8)拨置:犹弃置,放在一边,挥:一饮而尽的动作。
〔译文〕
从前家庄上京时,
六载之间常来归。
时隔多年今再来,
凄凉哀痛多伤悲。
田地未改旧模样,
村舍时有面目非。
故居四周走访遍,
邻里老人少存遗。
漫步寻觅旧踪迹,
不时使我情恋依。
人生漂荡多变幻,
寒来暑往岁月催。
常恐生命忽终止,
身体气力未尽衰。
抛开此事莫再想,
姑且饮酒干此杯。
戊申岁六月中遇火
[说明]
戊申岁是晋安帝义熙四年(408),陶渊明四十四岁。
此时渊明居上京,六月中旬,一场火灾将其居室焚烧殆尽,便只好住在
门前的船中。至新秋之时,写下这首诗。房屋焚毁,似乎并没有使诗人感到
更多的痛苦,他安居舟中,依旧悠然地生活。真正使他感到痛苦、忧伤的是
生不逢时,没能赶上古之太平盛世。因此诗人在表示要保持贞刚品性的同时,
也更加强了他隐居躬耕的信心。
草庐寄穷巷,甘以辞华轩(1)。
正夏长风急,林室顿烧燔(2) 。
一宅无遗宇,肪舟荫门前(3)。
迢迢新秋夕,亭亭月将圆(4)。
果菜始复生,惊鸟尚未还(5)。
中宵伫遥念,一盼周九天(6)。
总发抱孤介,奄出四十年(7)。
形迹凭化往,灵府长独闲(8)。
贞刚自有质,玉石乃非坚(9)。
仰想东户时,余粮宿中田(10)。
鼓腹无所思;朝起暮归眠(11)。
既已不遇兹,且遂灌我园(12)。
[注释]
(1)寄:寄托,依附。甘:自愿。辞:拒绝,告别,华轩:指富贵者乘坐的车子。轩:占代一种
供大夫以上乘坐的轻便车,“华轩”在这里是代指仕途之功名富贵。
(2)当:时当,恰在。长风:大风。林室:林木和住宅。从此诗“果菜始复生”句可知,大火不
仅焚毁了房屋,连同周围的林园也一并遭灾。顿:顿时,立刻。燔(fán 烦):烧。
(3)宇:屋檐,引申为受覆庇、遮盖处。航(fáng 仿):船。 荫门前:谓遮荫于门前。林室皆
焚毁,只有门前的航舟内尚有遮荫处。
(4)迢迢:遥远的样子。这里形容秋夕景象的空阔辽远。新秋夕:初秋的傍晚。亭亭:高貌。曹
丕《杂诗》:“西北有浮云,亭亭如车盖。”
(5)始复生:开始重新生长。惊鸟:被火惊飞的鸟。
(6)中宵:半夜。伫(zhǜ往):长时间地站立。遥念:想得很远。盼:看。周:遍,遍及。九
天:这里指整个天地。
(7)总发:即“总角”,称童年时代。古时儿童束发于头顶。陶渊明《荣木》诗序:“总角闻道,
白首无成。”孤介:谓操守谨严,不肯同流合污。奄:忽,很快地。出:超出。
(8)形迹:身体,指生命。凭:任凭。化:造化,自然。往:指变化。灵府:指心。《庄子?德
充符):“不可入于灵府。”成玄英疏:“灵府者,精神之宅也,所谓心也。”
(9)贞刚:坚贞刚直。自:本来。质:品质、品性。乃:却。这两句是说,我的品质坚贞刚直,
比玉石都更坚贞。
(10)仰想:遥想。东户:东户季子,传说中上古太平时代的君主。《淮南子?缨称训》:“昔
东户季子之世,道路不拾遗,耒耜余粮宿诸田首。”宿:存放。中田:即田中。
(11)鼓腹:饱食。《庄子?马蹄》:“夫赫胥氏之时,民居而不知所为,行不知所之,含哺而
熙,鼓腹而游。”无所思:无忧无虑。
(12):此,指东户时代。遂:就。灌我园:浇灌我的田园。这里指隐居躬耕。
〔译文〕
茅屋盖在僻巷边,
远避仕途心甘愿。
当夏长风骤然起,
林园宅室烈火燃。
房屋焚尽无住处,
船内遮荫在门前。
初秋傍晚景远阔,
高高明月又将圆。
果菜开始重新长,
惊飞之鸟尚未还。
夜半久立独沉思,
一眼遍观四周天。
年少守操即谨严,
转眼已逾四十年。
生命托付与造化,
内心恬淡长安闲。
我性坚贞且刚直,
玉石虽坚逊色远。
遥想东户季子世,
余粮存放在田间。
饱食终日无忧虑,
日出而作日入眠。
既然我未逢盛世,
姑且隐居浇菜园。
己酉岁九月九日
[说明]
己酉岁是晋安帝义熙五年(409),陶渊明四十五岁。
九月九日是重阳节,因“九”与“久”谐音双关,所以古人喜爱这个节
日,希望能得长寿。但诗人值此之际,看到的是万物衰飒凋零,于是不禁联
想到人生的短促,故悲从中来,难以自抑,最终仍是以借酒浇愁、及时行乐
来自我安慰。此诗前半写景,后半言情,可谓景为情设,情因景起,且秋景
如画,含情独悲,具有很强的艺术感染力。
靡靡秋已夕,凄凄风露交(1)。
蔓草不复荣,园木空自调(2)。
清气澄余滓,沓然天界高(3)。
哀蝉无留响,丛雁鸣云霄(4)。
万化相寻绎,人生岂不劳(5)!
从古皆有没,念之中心焦(6)。
何以称我情?浊酒且自陶(7)。
千载非所知,聊以永今朝(8)。
[注释]
(1)靡靡(mǐ米):零落的样子。陆机《叹逝赋》:”亲落落而日稀,友靡靡而愈索。”已夕:
己晚。凄凄:寒冷的样子。交:交互,交加。
(2)蔓草:蔓生的草。蔓:细长不能直立的茎,木本曰藤,草木曰蔓。
(3)余滓(zǐ子):残余的渣滓,指尘埃。 沓然:深远的样子。
(4)丛雁:犹群雁。丛:聚集。
(5)万化:万物,指宇宙自然。寻绎:原指反复推求,这里是推移、更替的意思。劳:劳苦。
(6)没:指死亡。焦:焦虑。
(7)称(chèn 趁):适合。陶:喜,欢乐。
(8)永:延长。《诗经?小雅?白驹》:“絷之维之,以永今朝。”
[译文]
衰颓零落秋已晚,
寒露凄风相缭绕。
蔓草稀疏渐枯萎,
园中林木空自调。
清澄空气无尘埃,
天宇茫茫愈显高。
悲切蝉鸣已绝响,
成行大雁啼云霄。
万物更替常变化,
人生怎能不辛劳!
自古有生即有死,
念此心中似煎熬。
如何方可舒心意,
饮酒自能乐陶陶。
千年之事无需知,
姑且行乐尽今朝。
庚戌岁九月中于西田获早稻(1)
〔说明〕
庚戌岁是晋安帝义熙六年(410),陶渊明四十六岁。
陶渊明自四十一岁辞去彭泽令归田之后,经过多年的躬耕体验,对农业
生产劳动有了更深的感受与思考。这首诗并不是描写秋收的具体情况,而是
强调劳动的重要性以及自己在劳动过程中所得到的精神享受,从而使其隐耕
之念更加坚定不移。
清代邱嘉穗在《东山草堂陶诗笺》卷三评此诗说:”陶公诗多转势,或
数句一转,或一句一转,所以为佳。余最爱‘田家岂不苦’四句,逐句作转。
其他推类求之,靡篇不有。此萧统所谓‘抑扬爽朗,莫之与京’也。”很能
说明这首诗的艺术特点。
人生归有道,衣食固其端(2)。
孰是都不营,而以求自安(3)?
开春理常业,岁功聊可观(4)。
晨出肆微勤,日入负来还(5)。
山中饶霜露,风气亦先寒(6)。
田家岂不苦?弗获辞此难(7)。
四体诚乃疲,庶无异患干(8)。
盥灌息檐下,斗酒散襟颜(9)。
遥遥沮溺心,千载乃相关(10)。
但愿长如此,躬耕非所叹(11)。
[注释]
(1)西田:指住宅西边的田地。
(2)归:归依。道:指常理。固:本来。端:头,首要。
(3)孰:谁。是:这,指衣食。营:经营,操持。
(4)常业:日常事务,指农事。岁功:一年的收成。
(5)肆:从事,操作。微勤:轻微的劳作。负耒:扛着农具。
(6)饶:多。风气:指气候。
(7)弗获:不能,不得。辞:推辞,摆脱。此难:这种艰难辛苦的劳动。
(8)四体:四肢,代指身体。庶:幸,希冀之词。《诗经?大雅?生民》:“庶无罪悔,以迄于
今。”《左传?桓公六年》:“君姑修政而亲兄弟之国,庶免于难。”异患:意外的祸患。这里指仕
途风险。干:相犯,侵扰。
(9)盥(guàn 贯)濯:洗涤。盥指洗手,濯指洗脚。散:放开。襟颜:心胸和容颜。
(10)沮、溺:长沮、桀溺。见《癸卯岁始春怀古田舍二首》其二注(7)。心:指隐耕之志。乃:
竟。相关:相合,相通。
(11)叹:指因遗憾而叹息。
[译文]
人生归依有常理,
衣食本自居首端。
谁能弃此不经营,
便可求得自身安?
初春开始操农务,
一年收成尚可观。
清晨下地去干活,
日落扛犁把家还。
居住山中多霜露,
季节未到已先寒。
农民劳作岂不苦?
不可推脱此艰难。
身体确实很疲倦,
幸得不会惹祸患。
洗涤歇息房檐下,
饮酒开心带笑颜。
长沮桀溺隐耕志,
千年之下与我伴。
但愿能得长如此,
躬耕田亩无怨叹。
丙辰岁八月中于下撰田舍获(1)
[说明]
丙辰岁是晋安帝义熙十二年(416),陶渊明五十二岁。
诗人自归田以来,已经度过了十二年的躬耕生活。其劳作是勤苦的,生
活是贫困的,但诗人却从中获得了极大的满足与安慰,这首诗就着重表觊了
这种情怀。诗中写景形象生动,有力地烘托并体现了诗人内心情感的起伏波
动。
贫居依稼穑,戮力东林隈(2)。
不言春作苦,常恐负所怀(3)。
司田眷有秋,寄声与我谐(4)。
饥者欢初饱,束带候鸣鸡(5)。
扬楫越平湖,泛随清壑回(6)。
郁郁荒山里,猿声闲且哀(7)。
悲风爱静夜,林鸟喜晨开(8)。
曰余作此来,三四星火颓(9)。
姿年逝已老,其事未云乖(10)。
遥谢荷ò翁,聊得从君栖(11)。
〔注释〕
(1)下潠(xùn 迅):地势低洼多水的地带,即诗中所说的“东林隈”。田舍:指田间简易的茅
舍,可供临时休息、避雨之用。获:收获。
(2)依:依靠。稼穑(sè瑟):指农业劳动。稼是耕种,穑是收获。戮(lǜ陆)力:尽力。东林
隈(wēi 威):指下潠田所在的地方。隈:山水等弯曲的地方;角落。
(3)春作:春耕。负所怀:违背自己的愿望。
(4)司田:管农事的官,即田官。眷:顾念,关注。有秋:指秋收,收获。《尚书?盘庚》:“若
农服田力穑,乃亦有秋。”寄声:托人带口信。与我谐:同我的想法相一致。谐:和合。
(5)饥者:渊明自称。初饱:刚刚能够吃上顿饱饭。这两句是说,经常挨饿的我,为吃了顿饱饭
而非常高兴,早早起身束好衣带,等候天亮去秋收。
(6)扬揖(jí及):举桨,即划船。泛:浮行,指泛舟。清壑(hè贺):清澈的山间溪流。壑:
山沟。
(7)郁郁:录本作“嚼嚼(jiào 叫,洁白貌),今从诸本改。郁郁,形容草木茂盛的样子。闲且
哀:悠缓而凄凉。
(8)悲风:指凄厉的秋风。爱静夜:谓好在静夜中呼啸。晨开:指天明。
(9)曰:语助词,无意义。此:指农业劳动。三四星火颓:指经历了十二年。三四:即十二。星
火:即火星。颓:下倾。每当夏历七月以后,火星的位置开始向西下倾。下倾十二次,即经历了十二
年。
(10)姿年:风姿年华,指青壮年。事:指农耕之事。云:语助词,无意义。乖:违背,违弃。
(11)荷ò翁:见《癸卯岁始春怀古田舍二首》其一注(7)。聊:姑且。栖:居住,指隐居。
〔译文〕
贫居糊口靠农务,
尽力勤耕东林边。
春种苦辛不必讲,
常恐辜负我心愿。
田官关注秋收获,
传语同我意相连。
长期挨饿喜一饱,
早起整装待下田。
划动船桨渡平湖,
山间清溪泛舟还。
草木茂盛荒山里,
猿啼悠缓声哀怨。
悲凉秋风夜呼啸,
清晨林间鸟唱欢。
我自归田务农来,
至今已整十二年。
华年已逝人渐老,
依旧耕耘在田间。
遥遥致意荷ò翁,
姑且隐居为君伴。
饮酒二十首并序
〔说明〕
关于这组诗的写作时间,存有不同的看法,其中当以王瑶先生之说为较
可信,即约作于晋安帝义熙十三年(417),陶渊明五十三岁。诗人在诗序中
已说明这组诗非一时之作,但从“比夜已长”之句和诗中有关景物环境的描
写来看,这组诗大约是写于同一年的秋冬之际。
在这二十首诗中,诗人多方面地反映了自己的生活、思想、志趣与情操。
这些诗无论就内容还是就艺术而言,都足以代表陶诗成熟时期的风格,因此
也深受历代人们的喜爱。
余闲居寡欢,兼比夜已长(1),偶有名酒,无夕不饮。顾影独尽C,忽焉
复醉(3)。既醉之后,辄题数句自娱(4)。纸墨遂多,辞无诠次(5)。聊命故人书
之(6),以为欢笑尔(7)。
其一(8)
衰荣无定在,彼此更共之(9)。
邵生瓜田中,宁似东陵时(10)!
寒暑有代谢,人道每如兹(11)。
达人解其会,逝将不复疑(12)。
忽与一觞酒,日夕欢相(13)。
〔注释〕
(1)兼:加之,并且。比:近来。夜已长:秋冬之季,逐渐昼短夜长,到冬至达最大限度。
(2)顾影:看着自己的身影。独尽:独自干杯。
(3)忽焉:很快地。
(4)辄:就,总是。
(5)诠(quán 全)次:选择和编次。
(6)聊:姑且。故人:老朋友。书:抄写。
(7)尔:“而已”的合音,罢了。
(8)这首诗从自然变化的盛衰更替,而联想到人生的福祸无常,正因为领悟了这个道理,所以要
隐遁以远害,饮酒以自乐。
(9)衰荣:这里是用植物的衰败与繁荣来比喻人生的衰与盛、祸与福。无定在:无定数,变化不
定。更:更替,交替。共之:都是如此。
(10)邵生:邵平,秦时为东陵侯,秦亡后为平民,因家贫而种瓜于长安城东,前后处境截然不
同。(见《史记?萧相国世家》)这两句是说。邵平在瓜田中种瓜时,哪里还像做东陵侯时那般荣耀。
(11)代谢:更替变化。人道:人生的道理或规律。每:每每,即常常。兹:此。
(12)达人:通达事理的人;达观的人。会:指理之所在。《周易?系辞》:“圣人有以见天下
之动,而观其会通。”朱熹《本义》:“会谓理之所聚。”逝:离去,指隐居独处。
(13)忽:尽快。筋:指酒杯。持:拿着。
[译文]
我闲居之时很少欢乐,加之近来夜已渐长,偶尔得到名酒,无夜不饮。
对着自己的身影独自干杯,很快就醉了。醉了之后,总要写几句诗自乐。诗
稿于是渐多,但未经选择和编次。姑且请友人抄写出来,以供自我取乐罢了。
衰败繁荣无定数,
交相更替变不休。
邵平晚岁穷种瓜,
哪似当年东陵侯!
暑往寒来有代谢,
人生与此正相符。
通达之士悟其理。
隐遁山林逍遥游。
快快来他一杯酒。
日夕畅饮消百忧。
其二(1)
积善云有报,夷叔在西山(2)。
善恶苟不应,何事空立言(3)?
九十行带索,饥寒况当年(4)。
不赖固穷节,百世当谁传(5)?
〔注释〕
(1)这首诗通过对善恶报应之说的否定,揭示了善恶不分的社会现实,并决心固穷守节,流芳百
世。深婉曲折的诗意之中,透露着诗人愤激不平的情绪。
(2)云有报:说是有报应。指善报。夷叔:伯夷、叔齐,商朝孤竹君的两个儿子。孤竹君死后,
兄弟二人因都不肯继位为君而一起出逃。周灭商后,二人耻食周粟,隐于首阳山,采薇(指野菜)而
食,最后饿死。(见《史记?伯夷列传》)西山:即首阳山。
(3)苟:如果。何事:为什么。立言:树立格言。《史记?伯夷列传》:“或曰:‘天道无亲,
常与善人。’若伯夷叔齐,可谓善人者非耶?积仁絮行如此而饿死。”
(4)九十行带索:《列子?天瑞)说隐士荣启期家贫,行年九十,以绳索为衣带,鼓琴而歌,能
安贫自乐。况:甚,更加。当年:指壮年。
(5)固穷节:固守穷困的节操。《论语?卫灵公》:“子曰: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矣。”
〔译文〕
据说积善有善报,
夷叔饿死在西山。
善恶如果不报应,
为何还要立空言?
荣公九十绳为带,
饥寒更甚于壮年。
不靠固穷守高节,
声名百世怎流传?
其三(1)
道丧向千载,人人惜其情(1)。
有酒不肯饮,但顾世间名(3)。
所以贵我身,岂不在一生(4)?
一生复能几?倏如流电惊(5)。
鼎鼎百年内,持此欲何成(6)?
〔注释〕
(1)这首诗通过对那种只顾自身而追逐名利之人的否定。表明了诗人达观而逍遥自任的人生态
度。
(2)道丧:道德沦丧。道指做人的道理,向:将近。惜其情:吝惜自己的感情,即只顾个人私欲。
(3)世间名:指世俗间的虚名。
(4)这两句是说,所以重视自身,难道不是在一生之内?言外之意是说,自苦其身而追求身后的
空名又有何用!
(5)复能几:又能有多久。几:几何,几多时。倏(shū叔):迅速,极快。
(6)鼎鼎:扰扰攘攘的样子,形容为名利而奔走忙碌之态。此:指“世间名”。
〔译文〕
道德沦丧近千载,
人人自私吝其情。
有酒居然不肯饮,
只顾世俗虚浮名。
所以珍贵我自身,
难道不是为此生?
一生又能有多久?
快似闪电令心惊。
忙碌一生为名利。
如此怎能有所成!
其四(1)
栖栖失群鸟,日暮犹独飞(2)。
徘徊无定止,夜夜声转悲(3)。
厉响思清远,去来何依依(4)。
因值孤生松,敛翩遥来归(5)。
劲风无荣木,此荫独不衰(6)。
托身已得所,千载不相违(7)。
〔注释〕
(1)这首诗通篇比喻,以失群之孤鸟自喻,前六句写迷途徘徊,后六句写归来托身;又以“孤生
松”喻归隐之所,表现出诗人坚定的归隐之志和高洁的人格情操。
(2)栖栖(xī西):心神不安的样子。
(3)定止:固定的栖息处。止:居留。
(4)此二句焦本、逯本作“厉响思清晨,远去何所依”,今从李本、曾本、苏写本、和陶本改。
厉响:谓鸣声激越。依依:依恋不舍的样子。
(5)值:遇。敛翩:收起翅膀,即停飞。
(6)劲风:指强劲的寒风。
(7)已:既。违:违弃,分离。
[译文]
栖遑焦虑失群鸟,
日暮依然独自飞。
徘徊犹豫无定巢,
夜夜哀鸣声渐悲。
长鸣思慕清远境,
飞去飞来情恋依。
因遇孤独一青松,
收起翅膀来依归。
寒风强劲树木调,
繁茂青松独不衰。
既然得此寄身处,
永远相依不违弃。
其五(1)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2)。
间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3)。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4)。
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5)。
此中有真意,欲辨己忘言(6)。
[注释]
(1)这首诗写在和谐宁静的环境中,诗人悠然自得的隐居生活。诗人在平静的心境中,体悟着自
然的乐趣和人生的真谛。这一切给诗人的精神带来极大的快慰与满足。
(2)结庐:建造住宅。这里指寄居。人境:人间,世上。车马喧:车马往来的喧闹声。指世俗交
往。
(3)尔:如此,这样。心远地自偏:意思是说,只要内心清静,远远超脱于世俗,因而虽居喧闹
之地,也就像住在偏僻之处一样。
(4)悠然:闲适自得的样子。南山:指庐山。
(5)山气:山间雾气。日夕:近黄昏之时。相与还:结伴而归。
(6)此中:录本从《文选》作“此还”,今从李本、焦本、苏写本改。真意:淳真自然之意。《庄
子?渔父》:“真者,所以受于天也,自然不可易也。故圣人法天贵真,不拘于俗。”辨:辨析,玩
返回书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