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网 - 人生必读的书

TXT下载此书 | 书籍信息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返回首页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陶渊明集译注

_6 魏正申(当代)
或有数斗酒,闲饮自欢然(18)。
我实幽居士,无复东西缘(19)。
物新人惟旧,弱毫多所宣(20)。
情通万里外,形迹滞江山(21)。
君其爱体素,来会在何年(22)?
〔注释〕
(1)三复来贶(kuàng 况):再三展读所赠之诗。贶,赠送。
(2)自尔邻曲:自从那次我们为邻。尔:那,如此。邻曲,邻居。
(3)冬春再交:冬天和春天再次相交。横跨两个年头,实际只一年多。再,第二次。
(4)款然:诚恳的样子。良对:愉快地交谈。对:对话、交谈。
(5)忽:形容很快。旧游:犹言“故友”。游;交游,游从。
(6)数面:几次见面,成亲旧:成为至亲好友。
(7)好(hào 耗)乖:容易分离。这里有事与愿违之意。乖,违背。
(8)便当:即将要。语离:话别。
(9)杨公所叹:杨公,指战国初哲学家杨朱。《淮南子?说林训》:“杨子见逵路而泣之,为其
可以南,可以北。”高诱注:“道九达曰逵,悯其别也。”所叹:指所感叹离别之意,亦寓有各奔前
程之意。
(10)岂惟常悲:哪里只是一般的悲哀。
(11)为文:指作诗。六朝以有韵为文,无韵为笔。
(12)本:指体质。 丰:指强壮。
(13)辄依:就按照。《周礼》往复之意:《礼记?曲礼》:“礼尚往来。往而不来,非礼也;
来而不往,非礼也。”
(14)资:凭借,寄托。
(15)相知:相互友好,互为知音。旧: 旧交,旧友。倾盖:《史记?邹阳列传》:“谚曰:有
白头如新,倾盖如故。”盖指车盖,状如伞。谚语的意思是说:有些人相互交往到老,却并不相知,
如同陌路新识;有些人一见如故,即成知音。后遂以“倾盖”代指一见如故。定前言:证明前面所说
的“数面成亲旧”、“相知何必旧”是对的。
(16)客:指庞参军。顾:光顾。林园:指作者所居住的地方。
(17)谈谐:彼此谈话投机。说(yuè月):同“悦”,喜欢。圣人篇:圣贤经典。
(18)或:有时,间或。闲:悠闲。
(19)幽居士:隐居之人。东西:指为求仕而东西奔走。缘:缘分。
(20)物新人惟旧:《尚书?盘庚》:“迟任有言曰:‘人惟求旧,器非求旧,惟新。’”物新:
事物更新,诗中寓有晋宋易代之意。人惟旧:人以旧识为可贵,谓继续保持我们的友谊。弱毫:指毛
笔。多所宣:多多写信。宣,表达,指写信。
(21)这两句是说:尽管我们远隔千山万水,但可以通过书信传达情意。形迹:形体,指人身。
滞江山:为江山所滞。滞,不流通,谓阻隔。
(22)体素:即素体,犹言“玉体”,对别人身体的美称。来会:将来相会。
〔译文〕
我再三展读您的赠诗,爱不释手。自那次我们成为邻居,至今已是第二
个冬春了,诚挚愉快地交谈,很快使我们成为了老朋友。俗话说:“几次见
面便成至亲老友”,更何况我们的交情又远比这深厚呢?人生常常事与愿违,
现在又要彼此话别,正如杨朱临歧而叹,哪里只是一般的悲哀!我患病多年,
不再写诗;体质本来就差,又加上年老多病。就按照《周礼》所说“礼尚往
来”的意思,同时也作为别后相思时的慰藉,而写下此诗。
相互知心何必老友,
倾盖如故足证此言。
您能欣赏我的志趣,
经常光顾我的林园。
谈话投机毫不俗气,
共同爱好先圣遗篇。
偶尔酿得美酒数斗,
悠闲对饮心自欢然。
我本是个隐居之人,
奔走求仕与我无缘。
时世虽变旧友可贵,
常常写信以释悬念。
情谊能通万里之外,
虽然阻隔万水千山。
但愿先生保重贵体,
将来相会知在何年?
五月旦作和戴主簿(1)
〔说明〕
此诗写于晋义熙九年(413),陶渊明四十九岁。
诗人从时光的流逝、季节的回环往复和景物的荣衰更替,而体悟到人生
有始亦必有终的道理。认为人们只要认识到了这种自然的规律,便可以逍遥
任性,随顺自然,无喜无忧,以终天年,从而也不必去求仙访道了。
虚舟纵逸掉,回复遂无穷(2)。
发岁始俯仰,星纪奄将中(3)。
南窗罕悴物,北林荣且丰(4)。
神萍写时雨,晨色奏景风(5)。
既来孰不去?人理固有终(6)。
居常待其尽,曲肱岂伤冲(7)。
迁化或夷险,肆志无窊隆(8)。
即事如已高,何必升华嵩(9)。
〔注释〕
(1)五月旦:五月一日。和(hè贺):和诗。依照戴主簿所赠之诗的题材、格律而写诗。戴主簿:
诗人的朋友,事迹不详。主簿:官名,主管文书簿籍。
(2)虚舟:空船。逸:快。棹(zhào 赵):船浆。这两句化用《庄子?列御寇》“若不系之舟,
虚而邀游者也”之意,比喻迅速流逝的时光。
(3)发岁:开岁,一年之始。俯仰:俯仰之间,形容时间短暂。星纪:星次名,这里指癸丑年(413)。
古代星岁纪年法,把周天划为十二分次,每分次有一专名,星纪即其中之一。岁星运行一个分次,就
是一年。《晋书?天文志》:“自南斗十二度至须女七度为星纪,于辰在丑。”晋义熙九年即为癸丑
岁。奄:忽然。将中:将到年中,指五月。
(4)罕:罕见,稀少。悴:憔悴,指干枯之物。荣且丰:繁荣茂盛。
(5)神萍:雨师。《楚辞?天问》:“蓱起雨,何以兴之?”王逸注:“蓱,萍翳,雨师名也。”
写:同“泻”,倾注。奏:进:奉献。景风:古代指祥和之风。《尔雅?释天》:“四时和为通正,
谓之景风。”《列子?汤问》:“景凤翔,庆云浮。”也指南风或东南风,如《说文?风部》:“南
方曰景风。”《史记?律书》:“景风居南方。景者言阳气道竟,故曰景风。”《淮南子?墬形训》:
“东南曰景风。”
(6)来,去:指生,死,人理:人生的道理。
(7)居常待其尽:安于贫困,等待命终。晋代皇甫谧《高士传》:“贫者,士之常也;死者,命
之终也。居常以待终,何不乐也?”曲肱(gōng 公):“曲肱而枕之”的省略,即弯曲胳膊作沈头。
语本《论语?述而》:“饭蔬食,饮水,曲肱而枕之,乐亦在其中矣。”岂伤:哪里妨害。冲:虚,
淡泊,指道的最高境界。《老子》:“道冲而用之,或不盈”;“大盈若冲,其用不穷”。
(8)迁化:指时运的变化。夷:平坦。肆志:随心任性。窊(wā蛙)隆:谓地形佳下和隆起,引
申为起伏。高下。
(9)即事:就事,对眼前事物的认识。华嵩:华山和嵩山,传说为神仙所居之地。
〔译文〕
时光流逝日月如梭,
往复回环于是无穷。
新年刚过转眼之间,
忽然又到一年之中。
南窗之外枯木稀少,
北面树林一片繁荣。
雨神及时降下甘雨,
清晨吹拂祥和南风。
人既生来谁能不死?
人生规律必然有终。
处于穷困等待命尽,
安贫乐贱何妨道隆。
时运变化有顺有险,
随心任性并无卑崇。
倘能遇事达观视之,
何必访仙祈求长生。
连雨独饮(1)
〔说明〕
此诗当作于晋安帝元兴三年(404),陶渊明四十岁。这首诗在饮酒中议
论人生哲理。诗人坚信自然界的规律是有生必有死,世间并无长生久视的神
仙,人应该听任自然,顺应自然的发展规律。诗中既表现了诗人对人生的达
观态度,也表现了诗人愿独守“任真”的信念。
运生会归尽,终古谓之然(2)。
世间有松乔,于今定何间(3)?
故老赠余酒,乃言饮得仙(4)。
试酌百情远,重觞忽忘天(5)。
天岂去此哉?任真无所先(6)。
云鹤有奇翼,八表须臾还(7)。
自我抱兹独,g 俛四十年(8)。
形骸久已化,心在复何言(9)!
〔注释〕
(1)连雨:连日下雨。
(2)运:天运,指自然界发展变化的规律。生:指生命。会:当。归尽:指死亡。终古:自古以
来;往昔。这两句的意思是说,自然界的发展变化规律,是有生必有死,自古以来就是如此。
(3)松:赤松子,古代传说中的仙人。《汉书?张良传》:“愿弃人间事,欲以赤松子游耳。”
注:“赤松子,仙人号也,神农时为雨师。”乔:王子乔,名晋,周灵王的太子。好吹签,作风鸣,
乘白鹤仙去。事见刘向《列仙传》。定何间:究竟在何处。
(4)故老:老朋友。乃:竟,表示不相信。饮得仙:谓饮下此酒可成神仙。
(5)试酌:初饮。百情:指各种杂念。远:有忘却,断绝之意。重筋:再饮。忘天:忘记上天的
存在。
(6)去此:离开这里。任真:听任自然。《庄子?齐物论》郭象注:“任自然而忘是非者,其体
中独任天真而已,又何所有哉!”无所先:没有比这更重要的了。《列子》:“其在老耄,欲虑柔焉,
物莫先焉。”
(7)云鹤:云中之鹤。八表:八方之外,泛指极远的地方。须臾(yú于):片刻。
(8)独:指任真。g 俛(mǐnmiǎn 敏免):勤勉,努力。
(9)形骸(hái 孩):指人的形体。化:变化。心在:指“任真”之心依然不变。
【译文】
自然运化生必会死,
宇宙至理自古而然。
古代传说松乔二仙,
今在何处谁人看见?
故旧好友送我美酒,
竟说饮下可得成仙。
初饮一杯断绝杂念,
继而再饮忘却苍天。
苍天何尝离开这里?
万事莫过听任自然。
云鹤生有神奇翅膀,
遨游八荒片刻即还。
自我抱定听任自然,
勤勉至今已四十年。
身体虽然不断变化,
此心未变有何可言?
移居二首
【说明】
陶渊明约四十一岁时,从老家浔阳柴桑迂居于浔阳上京。晋安帝义熙四
年(408)六月,诗人在上京之居遭火灾,房屋焚毁。两年之后,即义熙六年
(410)九月后,又迁居南村,实现了他想往已久的愿望。这两首诗,就是他
这次迁居后的抒怀之作。当时诗人四十六岁。
其一(1)
昔欲居南村,非为卜其宅(2)
闻多素心人,乐与数晨夕(3)。
怀此颇有年,今日从兹役(4)
弊庐何必广?取足蔽床席(5)。
邻曲时时来,抗言谈在昔(6)。
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7)
〔注释〕
(1)这首诗写迁居南村的原因和迁居后的乐趣。诗中热情赞美了南村“素心”人,表现了志同道
合的高雅而纯洁的志趣。诗人与这些纯朴的“素心”人朝夕相处,无拘无束,叙谈往事,品评文章,
感情融洽而欢乐无限。
(2)非为卜其宅:语出《左传?昭公三年》:“非宅是卜,惟邻是卜。”古人在建宅前,先用占
卜的方法选取吉祥之地。这句诗的意思是说,我不是为了选择好的宅地,而是要选择好的邻居。
(3)素心人:心地纯朴的人。数(shu 暑)晨夕:渭朝夕相处。
(4)从兹役:进行这次劳动,指移居。
(5)弊庐:破旧的房屋。指移居后的住房。取足蔽床席:只要能遮蔽床和席就足够了。意谓只要
有个睡觉的地方就行了。
(6)邻曲:邻居。抗言:直言不讳地谈论。在昔:过去,这里指往古之事。
(7)奇文:指好的文章。疑义:指疑难问题。
〔译文〕
从前便想居南村,
非为选择好住宅。
闻道此间入纯补,
乐与相伴共朝夕。,
我怀此念已很久,
今日迁居南村里。
陋室何必要宽大?
遮蔽床靠愿足矣。
邻居常常相往来,
直言不讳谈往昔。
美妙文章同欣赏,
疑难问题共分析。
其二(1)
春秋多佳日,登高赋新诗(2)。
过门更相呼,有酒斟酌之(3)。
农务各自归,闲暇琢相思(4)。
相思削披衣,言笑无厌时(5)。
此理如不胜?无为忽去兹(6)。
衣食当须纪,力耕不吾欺(7)。
〔注释〕
(1)这首诗写移居南村后,与邻居们同劳作、共游乐,建立了亲密无间的友谊。同时,对躬耕自
岭的生活也表示了适意与满足。
(2)登高:登山,指游赏。赋新诗:即作新诗。
(3)更相呼:相互招呼。斟酌:指饮酒。斟:执壶注酒。酌:饮酒。
(4)农务:指农忙时。与下句“闲暇”相对,辄:就,总是。
(5)披衣:谓披上衣服去串问。
(6)此理:指上述与邻居交往的乐趣。将:岂,难道。胜:强。高。无为:不要。去兹:离开这
里。
(7)纪:经营,料理。不吾欺:即“不欺吾”。
[译文]
春秋之季多朗日,
登高赏景咏新诗。
经过门前相呼唤,
有酒大家共饮之。
农忙时节各归去,
每有闲暇即相思。
相思披衣去串门,
欢言笑语无厌时。
此情此趣岂不美?
切勿将它轻抛弃。
衣食须得自料理,
躬耕不会白费力。
和刘柴桑
〔说明〕
刘柴桑,即刘程之,字仲思,彭城(今江苏铜山县)人,曾做过柴桑县
令,故称;入宋后隐居不仕,人又称之刘遗民。他与周续之、陶渊明被称为
“浔阳三隐”。
晋安帝义熙十年(414)七月,庐山东林寺主持慧远等人结白莲社,刘程
之为社中十八贤之一。他们招陶渊明入社,渊明不肯,此诗就是他写给刘程
之的一首和诗。诗中以坦诚的态度,表明自己对躬耕足以自给、饮酒足以自
慰的隐耕生活已经十分满足,且已把生死、身名等事置之度外,别无他求,
因而不愿入庐山事佛。陶渊明时年五十岁。
山泽久见招,胡事乃踌躇(1)?
直为亲旧故,未忍言索居(2)。
良辰入奇怀,挚杖还西庐(3)
荒涂无归人,时时见废墟(4)。
茅茨已就治,新畴复应畬(5)。
谷风转凄薄,春醪解饥劬(6)。
弱女虽非男,慰情聊胜无(7)。
栖栖世中事,岁月共相疏(8)
耕织称其用,过此奚所须(9)?
去去百年外,身名同翳如(10)。
〔注释〕
(1)山泽:山林湖泽,代指隐居之处。这里指刘遗民劝作者隐居庐山。胡事:为何。乃:竟。踌
躇(chóu chú筹除):犹豫不决;住足不前。
(2)直:只,但。故:缘故。索居:独居,孤独地生活。
(3)良辰:指良辰之美景。奇:不寻常。挈(qiè窃)杖:持杖,拄杖。挈:提。西庐:指作者
在柴桑的上京里旧居。柴桑在九江县西南二十里,故称”西庐”。
(4)涂:同“途”,道路。
(5)茅茨(cí词):茅屋,茨:用芦苇、茅草盖的屋顶。《诗经?小雅?甫田》:“如茨如梁。”郑
玄笺:茨,屋盖也。”已就治:已经修补整理好。就,成。新畴:新开垦的田地。畬(yú 余):第三
年治理新垦的田地。《尔雅?释地》:“田,一岁曰苗(zī资),二岁曰新田,三岁曰畬。”
(6)谷风,即“榖风”,指东风。《尔雅?释天》:“东风谓之榖风。”凄薄:犹“凄紧”,寒
意逼人的意思。薄:迫。春醪(láo 劳):春酒。劬(qú渠):劳累。
(7)弱女:比喻薄酒。晋嵇含《南方草木状?草? .》:“南人有女数岁,即大酿酒? .女将嫁,
乃发陂取酒以供宾客,谓之女酒。”男:喻醇酒。
(8)栖栖:忙碌不安的样子。共相疏:谓己与“世中事”相互疏远。
(9)称(chèn 衬):适合。奚:何。
(10)去去:指岁月的渐渐流逝。百年外:指死后。翳(yì缢)如:隐没,消失。
〔译文〕
久已招我隐庐山,
为何犹豫仍不前?
只是为我亲友故,
不忍离群心挂牵。
良辰美景入胸怀,
持杖返回西庐间。
沿途荒芜甚凄凉,
处处废墟无人烟。
简陋茅屋已修耷,
还需治理新垦田。
东风寒意渐逼人,
春酒解饥消疲倦。
薄酒虽不比佳酿、
总胜无酒使心安。
世间之事多忙碌,
我久与之相疏远。
耕田织布足自给,
除此别无他心愿。
人生百岁终将逝,
身毁名灭皆空然。
酬刘柴桑(1)
[说明]
刘柴桑,即刘程之,见前诗[说明]。
此诗与《和刘柴桑》诗当作于同一年,即义熙十年(414),陶渊明五十
岁。从诗意来看,《和刘柴桑》作于冬春之交,而此诗作于秋天。
诗中以隐居躬耕的自然乐趣和人生无常,及时行乐的道理来酬答刘柴
桑,尽管其中带有消极的思想,但在朴素纯和之中,却洋溢着田园生活的乐
趣。
穷居寡人用,时忘四运周(2)。
空庭多落叶,慨然已知秋(3)。
新葵郁北瞩,嘉穟养南畴(4)。
今我不为乐,知有来岁不(5)?
命室携童弱,良日登远游(6)。
[注释]
(1)酬:以诗文相赠答。
(2)穷居:偏僻的住处。人用:指人事应酬。用:为。四运:四时运行。周:周而复始,循环。
(3)空:此字诸本多有不同,或作“门”,或作“桐”,或作“阎”,或作“檐”,今从焦本。
(4)牖(yǒu 有):或作“墉”,今从和陶本、焦本。牖:窗户。葵:冬葵,一种蔬菜。穟:同
“穗”。畴:田地。
(5)不:同“否”。(6)室:指妻子。登:通“得”。
[译文]
隐居偏远少应酬,
常忘四季何节候。
空旷庭院多落叶,
悲慨方知已至秋。
北窗之下葵茂盛,
禾穗饱满在南畴。
我今如若不行乐,
未知尚有来岁否?
教妻带上小儿女,
趁此良辰去远游。
和郭主簿二首
[说明]
郭主簿事迹未详。主簿为官职,主管簿籍文书。从诗中“弱子戏我侧,
学语未成音”句推测,此二诗约作于晋安帝元兴元年(402)前后,时作者约
三十八岁左右。
这两首诗非同时所作,但主要都是写景寄怀,表现恬淡闲适的情趣与贞
洁清高的品格。
其一(1)
蔼蔼堂前林,中夏贮清阴(2)。
凯风因时来,回飚开我襟(3)。
息交游闲业,卧起弄书琴(4)。
园蔬有余滋,旧谷犹储今(5)。
营己良有极,过足非所钦(6)。
春秫作美酒,酒熟吾自斟(7)。
弱子戏我侧,学语未成音(8)。
此事真夏乐,聊用忘华簪(9)。
遥遥望白云,怀古一何深(10)!
[注释]
(1)这一首诗作于仲夏之季。诗中以轻松愉快的笔触,充分展示了闲适自足的乐趣。忘却功名富
贵,享受天伦之乐,也只有古代圣贤方能牵动自己的情怀。
(2)蔼蔼(āi 矮):茂盛的样子。贮(zhù注):储存,积蓄,这里用以形容树荫的茂密浓厚。
(3)凯风:指南风。《尔雅?释天》:“南风谓之凯风。因时:按照季节。回飚(biāo 标):
回旋的风。
(4)息交:停止官场中的交往。游:优游。闲业:指书琴等六艺,与仕途“正业”相对而言。
(5)余:多余,过剩。滋:生长繁殖。犹储今:还储存至今。
(6)营己:经营自己的生活。良:很。极:极限。过足:过多。钦:羡慕。
(7)春(chāng 冲):捣掉谷类的壳皮。林(shú熟):即粘高粱。多用以酿酒。自斟:自饮。
斟:往杯中倒酒。
(8)弱子:”幼小的儿子。戏:玩耍。学语未成音:刚学说后,吐字不清。
(9)真:淳真,天真。聊:暂且。华簪(zǎn):华贵的发簪。这里比喻华冠,指做官。
(10)白云:代指古时圣人。《庄子?天地》:“夫圣人? .天下有道,则与物皆昌;天下无道,
则修德就闲。千岁厌世,去而上仙,乘彼白云,至于帝乡。”怀古:即表示自己欲仿效古时圣人。一
何:多么。
[译文]
堂前林木郁葱葱,
仲夏积蓄清凉荫。
季候南风阵阵来,
旋风吹开我衣襟。
离开官场操闲业,
终日读书与弹琴。
园中蔬菜用不尽,
往年陈谷存至今。
超过需求非所钦。
我自春秫酿美酒,
酒熟自斟还自饮。
幼子玩耍在身边,
咿哑学语未正音。
生活淳真又欢乐,
功名富贵似浮云。
遥望白云去悠悠,
深深怀念古圣人。
其二(1)
和泽周三春,清凉素秋节(2)。
露凝无游氛,天高肃景澈(3)。
陵岑耸逸峰,遥瞻皆奇绝(4)。
芳菊开林耀,青松冠岩列(5)。
怀此贞秀姿,卓为霜下杰(6)。
衔觞念幽人,千载抚尔诀(7)。
检索不获展,厌厌竟良月(8)。
[注释]
(1)这一首诗作于秋季。诗中通过对秋景的描绘和对古代幽人的企慕,既表现了诗人对山林隐逸
生活的热爱,也衬托出诗人芳洁贞秀的品格与节操。(2)和泽:雨水和顺。周:遍。三春:春季三个月。
素秋:秋季。素:白。古人以五色配五方,西尚白;秋行于西,故曰素秋。(见《礼记?月令》)
(3)露凝:露水凝结为霜。游氛:飘游的云气。肃景:秋景。《汉书?礼乐志》:“秋气肃杀。”
澈:清澈,明净。
(4)陵:大土山。岑(cén):小而高的山。 逸峰:姿态超迈的奇峰。遥瞻:远望。
(5)开:开放。耀:耀眼;增辉。冠岩列:在山岩的高处排列成行。
(6)贞秀姿:坚贞秀美的姿态。卓:直立。此处有独立不群意。霜下杰:谓松菊坚贞,不畏霜寒。
(7)衔觞:指饮酒。幽人:指古代的隐士。抚尔诀:坚守你们的节操。抚:保持。尔:你们。诀:
法则,原则,引伸为节操。
(8)检素:检点素志;回顾本心。展:施展。厌厌:精神不振的样子。竟:终。良月:指十月。
《左传?庄公十六年):“使以十月入,曰:‘良月也,就盈数焉。’”
[译文]
雨水调顺整春季,
秋来清凉风萧瑟。
露珠凝聚无云气,
天高肃爽景清澈。
秀逸山峰高耸立,
远眺益觉皆奇绝。
芳菊开处林增辉,
岩上青松排成列。
松菊坚贞秀美姿,
返回书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