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网 - 人生必读的书

TXT下载此书 | 书籍信息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返回首页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陶渊明集译注

_5 魏正申(当代)
乡居少与世俗交游,
僻巷少有车马来往。
白天依旧柴门紧闭,
心地纯净断绝俗想。
经常涉足偏僻村落,
拨开草丛相互来往。
相见不谈世俗之事,
只说田园桑麻生长。
我田桑麻日渐长高,
我垦土地日渐增广。
经常担心霜雪突降,
庄稼凋零如同草莽。
其三(1)
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2)。
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3)。
道狭草木长,夕露沾我衣(4)。
衣沾不足惜,但使愿无违(5)。
〔注释〕
(1)这首诗通过对躬耕田园的具体描写,表现对田园生活的热爱。
(2)南山:指庐山。稀:稀疏。形容长势不佳。
(3)晨兴:早起。理:管理,治理。秽(hui 会):指田中的杂草。带月:
在月光下。带同“戴”。荷(hè贺):扛,肩负。
(4)狭:狭窄。草木长:草木丛生。夕露:即夜露。
(5)不足:不值得。愿:指隐居躬耕的愿望。违:违背。
〔译文〕
南山脚下把豆种,
杂草茂盛豆苗稀。
晨起下田锄杂草,
日暮月出扛锄归。
道路狭窄草茂密,
傍晚露水湿我衣。
我衣沾湿不足惜,
但愿不违我心意。
其四(1)
久去山泽游,浪莽林野娱(2)。
试携子侄辈,披棒步荒墟(3)。
徘徊丘陇间,依依昔人居(4)。
井灶有遗处,桑竹残朽株(5)。
借问采薪者:“此人皆焉如(6)?”
薪者向我言:“死殁无复余(7)。”
“一世异朝市”,此语真不虚(8)!
人生似幻化,终当归空无(9)。
〔注释〕
(1)这首诗通过描写游历废墟以及同采薪者之间的对答,表达了诗人不胜沧桑、人生无常的感
慨。其中流露出的感伤情怀,虽不免消极悲观,但这正是诗人内心痛苦的反映。
(2)去:离开。山泽:山川湖泽。浪莽:放纵不拘之意。
(3)试:姑且。披:分开。拨开。榛(zhen 针):树丛。荒墟:荒废的村落。
(4)丘陇:这里指坟墓。依依:隐约可辨的样子。
(5)残朽株;指残存的枯木朽株。
(6)借问:请问。采薪者:砍柴的人。此人:这些人,指原来居住在这里的人。焉:何,哪里。
如:往。
(7)殁(mo 末):死。
(8)一世异朝市:意思是说,经过三十年的变迁,朝市已面目全非,变化很大。这是当时的一句
成语。一世:三十年。朝市:朝廷和集市,指公众聚集的地方。
(9)幻化:指人生变化无常。《列子?周穆王》:“因形移易者,谓之化,谓之幻。? .知幻化
之不异生死也,始可与学幻矣。”空无:灭绝。郗超《奉法要》:“一切万有归于无,谓之为空。”
〔译文〕
离别山川湖泽已久,
纵情山林荒野心舒。
姑且带着子侄晚辈,
拨开树丛漫步荒墟。
游荡徘徊坟墓之间,
依稀可辨前人旧居。
水井炉灶尚有遗迹,
桑竹残存枯于朽株。
上前打听砍柴之人:
“往日居民迁往何处?”
砍柴之人对我言道:
“皆已故去并无存余。”
“三十年朝市变面貌”,
此语当真一点不虚。
人生好似虚幻变化,
最终难免抿灭空无。
其五(1)
怅恨独策还,崎岖历榛曲(2)。
山涧清且浅,遇以濯我足(3)。
滴我新熟酒,只鸡招近局(4)。
日入室中暗,荆薪代明烛(5)。
欢来苦夕短,已复至天旭(6)。
〔注释〕
(1)从内容上看,此诗似与上一首相衔接。诗人怀着怅恨的心情游山归来之后,盛情款待村中近
邻,欢饮达旦。诗中虽有及时行乐之意,但处处充满纯朴之情。
(2)怅恨:惆怅烦恼。策:策杖,拄杖,这里作动同用。崎岖:地面高低不平的样子。历:走过。
棒曲:树木丛生的曲折小路。
(3)濯(zhuo 浊):洗。
(4)漉(lu 鹿)酒:用布过滤酒。滤掉酒糟。近局:近邻。(5)日入:太阳落山。荆薪:烧火用
的柴草。
(6)苦:恨,遗憾。天旭:天亮。
〔译文〕
独自怅然拄杖还家,
道路不平荆榛遍地。
山涧流水清澈见底,
途中歇息把足来洗。
滤好家中新酿美酒,
烹鸡一只款待邻里。
太阳落山室内昏暗,
点燃荆柴把烛代替。
兴致正高怨恨夜短,
东方渐白又露晨曦。
游斜川并序
〔说明〕
此诗写于宋武帝永初二年(421),陶渊明五十七岁。诗歌在赞美斜川一
带自然风光的同时,抒发了诗人晚年苦闷的心境。其中虽然流露出及时行乐
的消极不满情绪,但诗人那种孤高不群、坚贞挺拔的情操,却卓然可见。此
诗的序文是一篇精美的山水游记,言情并茂,充满诗情画意,与诗歌交相辉
映,自然浑成。
辛丑正月五日(1),天气澄和(2),风物闲美(3),与二三邻曲(4),同游斜川
(5)。临长流,望曾城(6)。鲂鲤跃鳞于将夕(7),水鸥乘和以翻飞(8)。彼南阜者
(9),名实旧矣(10),不复乃为嗟叹。若夫曾城,傍无依接(11),独秀中皋(12),
遥想灵山(13),有爱嘉名(14)。欣对不足,(15),率尔赋诗(16)。悲日月之遂往,
悼吾年之不留。各疏年纪、乡里(17),以记其时日。
开岁倏五日,吾生行归休(18)。
念之动中怀,及辰为兹游(19)。
气和天惟澄,班坐依远流(20)。
弱湍弛文纺,闲谷矫鸣鸥(21)。
遇泽散游目,缅然睬曾丘(22)。
虽微九重秀,顾瞻无匹侍(23)。
提壶接宾侣,引满更献酬(24)。
未知从今去,当复如此不(25)?
中筋纵遥情,忘彼千载忧(26)。
且极今朝乐,明日非所求(27)。
〔注释〕
(1)辛丑:指宋武帝永初二年(421)。按录钦立本“丑”作“西”。
(2)澄和:清朗和暖。
(3)风物:风光,景物。闲美:闲静优美。
(4)邻曲:邻居。
(5)斜川:地名。据骆庭芝《斜川辨》,斜川当在今江西都昌附近湖 泊中。
(6)曾城:山名。曾同“层”。一名江南岭,又名天子鄣,据说上有落星寺,在庐山北。
(7)鲂(fang 房):鱼名。
(8)和:和风。
(9)南阜:南山,指庐山。
(10)名实旧矣:旧与新对应,有熟悉之意。这句意思是说,庐山的美名和美景、我久己熟悉了。
(11)傍无依接:形容曾城高耸独立,无所依傍。
(12)独秀中皋(gao 高):秀丽挺拔地独立在泽中高地。皋:近水处的 高地。晋代庐山诸道人
《游石门诗序》说:鄣山“基连大岭,体绝众阜,此虽庐山之一隅,实斯地之奇观”。(13)灵山:指
昆仑山最高处的曾城,又叫层城。古代神话传说,昆仑山为西王母及诸神仙所居,故曰灵山。《水经
注》载:“昆仑之山三级:下曰樊桐,一名板桐;二曰玄圃,一名阆风;上曰层城,一名天庭,是谓
太帝之居。”所以,灵山又称层城九重。这是诗人游斜川时,由目前所见之曾城,而联想到神仙所居
的昆仑曾城,故曰“遥想灵山”。
(14)嘉名:美名。眼前之曾城与神仙所居之曾城同名,因爱彼而及此,故曰“有爱嘉名”。
(15)欣对不足:意思是说,高兴地面对曾城山赏景,尚不足以尽兴。
(16)率尔:本是形容贸然、轻率的样子,这里作“即兴”解。
(17)疏:有条理地分别记载。乡里:指籍贯。
(18)开岁:一年开始,指元旦。倏(shu 书):忽然,极快。行:即将,将要。休:生命休止,
指死亡。
(19)动中怀:内心激荡不安。及辰:及时,趁着好日子。兹游:这次游赏,指斜川之游。
(20)气和:天气和暖。天惟澄:天空清朗。班坐:依次列坐。依:依傍,顺着。远流:长长的
流水。
(21)弱湍:舒缓的水流。驰:快速游动。文鲂:有花纹的妨鱼。闲谷:空谷。矫:高飞。鸣鸥:
鸣叫着的水鸥。
(22)迥(jiong 窘)泽:广阔的湖水。迥,远。散游目:纵目远望,随意观赏。缅然:沉思的样
子。睇(di 弟):流盼。曾丘:即曾城。
(23)微:无;不如。九重:指昆仑山的曾城九重。秀:秀丽。顾瞻:即瞻前顾后,放眼四周。
匹俦:匹敌,同类。
(24)壶:指酒壶。接:接待。引满:斟酒满杯。更:更替,轮番。献酬:互相劝酒。
(25)从今去:从今以后。不:同“否”。
(26)中筋(shang 商):饮酒至半。纵遥情:放开超然世外的情怀。千载忧:指生死之忧。《古
诗十九首》之十五:“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
(27)极:指尽情。
[译文]
辛丑年正月初五日,天气晴朗和暖,风光景物宁静优美。我与两三位邻
居,一同游览斜川。面对悠然远逝的流水,眺望曾城山。夕阳中,鲂鱼、鲤
鱼欢快地跃出水面,鳞光闪闪;水鸥乘着和风自由自在地上下翻飞。那南面
的庐山久负盛名,我已很熟、不想再为它吟诗作赋。至于曾城山,高耸挺拔,
无所依傍,秀丽地独立于平泽之中;遥想那神仙所居的昆仑曾城,就更加喜
爱眼前这座山的美名。如此欣然面对曾城赏景,尚不足以尽兴,于是即兴赋
诗,抒发情怀。岁月流逝不返,使我感到悲伤;美好的年华离我而去不再停
留,使我内心哀痛。各位游伴分别写下年龄,籍贯,并记下这难忘的一天。
新岁匆匆又过五日。
我的生命终将止休。
想到这些胸中激荡,
趁此良辰携友春游。
天气和暖碧空如洗,
依次列坐偎傍溪流。
缓缓流水鱼儿驰游,
静静空谷高翔鸣鸥。
湖泽广阔纵目远眺,
凝视曾城沉思良久。
秀美不及曾城九重,
目极四周无与匹涛。
提起酒壶款待游伴,
斟满酒杯相互劝酬。
尚且不知自今以后,
能否如此欢乐依旧?
酒至半酣放开豪情,
全然忘却千载忧愁。
今朝欢乐姑且尽兴,
明日如何非我所求。
示周续之祖企谢景夷三郎(1)
〔说明〕
此诗作于晋义熙十二年(416),陶渊明五十二岁。
萧统《陶渊明传》说:“刺史檀韶苦请续之出州,与学士祖企、谢景夷
三人共在城北讲《礼》,加以雠校。所住公廨,近于马队。是故渊明示其诗
云:‘周生述孔业,祖谢响然臻。马队非讲肆,校书亦已勤。’”从诗中“意
中人”等语中可以看出,陶渊明与周续之等三人亦为知交好友。陶渊明认为
他们校书讲《礼》,十分勤苦,这是对孔子之业的发扬光大,值得赞扬;但
他们的所居之处近于马队,与所从事的事业极不相称,未免滑稽可笑。所以
诗中有称扬,也有调侃,最终以归隐相招,表明了诗人的意趣与志向。
负疴颓檐下,终日无一欣(2)。
药石有时闲,念我意中人(3)。
相去不寻常,道路邈何因(4)?
周生述孔业,祖谢响然臻(5)。
道丧向千载,今朝复斯闻(6)。
马队非讲肆,校书亦已勤(7)。
老夫有所爱,思与尔为邻(8)。
愿言海诸子,从我颖水滨(9)。
〔注释〕
(1)周续之:字道祖,博通五经,入庐山事释慧远,与刘遗民、陶渊明号称“浔阳三隐”。祖企、
谢景夷:据萧统《陶渊明传》所记,二人皆为州学士。郎:对男子的尊称。逯本此诗题作《示周续之
祖企谢景夷三郎时三人共在城北讲礼校书》,按“时三人共在城北讲礼校书”语本萧统《陶渊明传》,
后人引以为注,遂讹添诗题,不足信。
(2)疴?(ē婀):病。颓檐:指破败的房子。颓:倒塌,衰败。欣:欢喜。
(3)药石:治病的药物和贬石。泛指药物。闲:间,间断。意中人:所思念的人,指周续之等三
人。
(4)寻、常:古代计量长度的单位,八尺为寻,两寻为常。邈:遥远。这两句是说,我和你们相
隔很近,但为什么道路显得那么遥远?
(5)周生:指周续之。生,旧时对读书人的称呼。述孔业:传授孔子的儒教。祖、谢:祖企、谢
景夷。响然臻(zhen 真):响应而至。臻:至,到。
(6)道:指孔子的儒家之道。向:将近。复斯闻:“复闻斯”的倒装。斯:这,指“道”。
(7)马队:指马厩,养马之处。讲肆:指讲堂,讲舍。校(jiao 较)书:校对。订正书籍。勤:
勤苦。
(8)老夫:作者自指。尔:你们。
(9)言:语助词,无意义。诲:劝说。颖(ying 影)水:河名,发源于河南登封县境,入安徽省
境淮水。晋时皇甫溢《高士传》记,传说尧时有位隐士叫许由,隐居于颖水之滨,箕山之下,尧召他
出来做官,许由不愿听,洗耳于颖水。陶此诗意在以隐居相召。
〔译文〕
破败茅屋抱病居,
终日无事可欢欣。
药石时而得间断,
经常思念我友人。
彼此相隔并非远,
路途遥遥是何因?
周生传授孔子业,
祖谢响应遂紧跟。
儒道衰微近千载,
如今于此又听闻。
马厩岂能作讲舍,
尔等校书太辛勤。
我虽年迈有所好,
愿与你们作近邻。
真心奉劝诸好友,
随我隐居颖水滨。
乞食
〔说明〕
此诗当是诗人晚年所作。诗中记叙了一次由于饥饿而出门借贷,并得人
遗赠、留饮的活动。前四句通过具体的动作和内心状态,形象地传达出诗人
复杂的心情;中间六旬写受到主人的盛情款待,由“谈谐”而“情欣”,由
酣饮而赋诗的情景;末四句对主人表示感激之情,写得悲愤而寄慨遥深。这
首诗不仅比较真实地反映了陶渊明晚年贫困生活的一个侧面,而且也真实地
反映出陶渊明朴拙真率的个性。
饥来驱我去,不知竟何之(1)。
行行至斯里,叩门拙言辞(2)。
主人解余意,遗赠岂虚来(3)?
谈谐终日夕,觞至辄倾杯(4)。
情欣新知欢,言咏遂赋诗(5)。
感子漂母惠,愧我非韩才(6)。
衔戢知何谢,冥报以相贻(7)。
[注释]
(1)驱我去:逼迫我走出家门。竟:究竟。何之:往何处去。之:往。
(2)斯:这。里:居民聚居的地方,指村里。拙言辞:拙于言辞,不知该怎么说才好。这里表现
一种羞于启齿、欲言又止的复杂心理活动。
(3)解余意:理解我的来意。遗(wèi 位):赠送。 岂虚来:哪能让你(指诗人)白跑一趟。
(4)谈谐:彼此谈话投机。觞至辄倾杯:每次进酒总是一饮而尽。辄:就,总是。
(5)新知:新交的朋友。言咏:吟咏。
(6)感:感激。子:对人的尊称。漂母惠:像漂母那样的恩惠。漂母,在水边洗衣服的妇女。事
见《史记?淮阴侯列传》:当年韩信在城下钓鱼,有位漂母怜他饥饿,给他饭吃,韩信发誓日后报答
此恩。后来韩信帮助刘邦灭了项羽,被封为楚王,果然派人找到那位漂母,赠以千金。非韩才:没有
韩信的才能。
(7)衔戢(jí集):谓敛藏于心,表示衷心感激。戢:藏。冥报:谓死后在幽冥中报答。贻:赠
送。
[译文]
饥饿驱我出门去,
不知究竟去哪里。
前行来到此村落,
敲门却难致词语。
主人理解我心意、
慷慨相赠来不虚。
畅谈终日话投机,
斟酒即饮不客气。
新交好友心欢畅,
即席赋诗表情意。
感你恩深似漂母,
无韩信才我心愧。
牢记胸中如何谢,
死后报答君恩惠。
诸人共游周家墓柏下(1)
【说明】
此诗写同几位友人共游周家墓柏下的情景。在“天气佳”的背景下,此
次游赏处处充满着轻松与欢乐,以至于使诗人完全忘情而酣饮欢歌。但就在
这轻松、欢乐的背后,却隐藏着诗人内心深处的苦闷:“余襟良已殚”。清
代王夫之说此诗“笔端有留势”,即谓此诗在艺术上貌似轻快而内含深忧,
具有含蓄深厚的特点。
今日天气佳,清吹与鸣弹(2)。
感彼柏下人,安得不为欢(3)?
清歌散新声,绿酒开芳颜(4)。
未知明日事,余襟良已殚(5)。
〔注释〕
(1)诸人:众人。周家墓:据《晋书?周访传》载:陶侃当初乡居未显达时,遭父母丧,将要下
葬,家中忽失一牛。陶侃寻牛时遇一老父,老父说:“前冈见一牛,眠山污中,其地若葬,位极人臣
矣。”又指一山说:“此亦其次,当出二千石。”于是陶侃葬父母于前一山。将另一山指示给周访,
访葬其父,果为刺史。陶、周两家世婚。陶渊明这次所游之地,也许就是周访家墓。
(2)清吹:指管乐器。鸣弹:指弦乐器。
(3)感:感悟,有感于。柏下人:指葬在柏树下的墓中人。安得:怎能。
(4)清歌:清亮的歌声。散:发出。绿酒:新酒。新酿之酒呈绿色,故称。开:启。芳颜:美好
的容颜。指笑逐颜开。
(5)明日事:指将来之事,包括生死之忧。襟:心怀。良:甚。殚(dān 丹):竭尽。
【译文】
今日天气多美好,
管乐清吹鸣琴弹。
感慨柏下长眠者,
人生怎能不为欢?
清歌一曲发新声,
新酒使人开笑颜。
未知明日生死事,
快意当前且尽欢。
怨诗楚调示庞主簿邓治中(1)
〔说明〕
此诗写于晋义熙十四年(418),陶渊明五十四岁。
这首诗以哀怨悲伤为基调,历述自己从少年以来所遭接踵而至的天灾人
祸,过着饥寒贫困的痛苦生活。诗人“结发念善事”,本指望从善而得福,
但一生的不幸遭遇和现实的穷愁困顿,使他不能不对天道产生了怀疑,并迸
而归结到无钟子期那样的知音而慷慨悲歌,从而更加深了哀怨悲伤之情。
诗人以直抒胸臆的手法,述遭遇,则如泣如诉,历历在目;抒怀抱,则
跌宕起伏,凄怆感人,具有很强的艺术感染力。
天道幽且远,鬼神茫昧然(2)。
结发念善事,g 俛六九年(3)。
弱冠逢世阻,始室丧其偏(4)。
炎火屡焚如,螟蜮恣中田(5)。
风雨纵横至,收敛不盈廛(6)。
夏日长抱饥,寒夜无被眠(7)。
造夕思鸡鸣,及晨愿乌迁(8)。
在己何怨天,离忧凄目前(9)。
吁嗟身后名,于我若浮烟(10)。
慷慨独悲歌,钟期信为贤(11)。
【注释】
(1)怨诗楚调:汉乐府相和歌辞中有楚调。王僧虔《技录》:“楚调曲中有《怨歌行》。”本诗
就是模仿这种体裁,以抒发哀怨悲伤之情。庞主簿:即庞遵,字通之,诗人的朋友。主簿是其官职。
邓治中:事迹不详,亦为诗人之友。治中是其官职。
(2)天道:犹言天命。古人迷信认为,人的福祸命运是由上天主宰、支配的。幽且远:深邃而玄
远。茫昧然:幽暗不明的样子。
(3)结发:犹“束发”,谓年轻的时候,一般指十五岁以上。《大戴礼?保傅》:“束发而就大
学。”注:“束发谓成童。”又《礼记?内则》:“成童舞象。”注:“成童,十五以上。”念善事:
打算做好事、积善德。g 俛(mǐnmiǎn 敏免):勤勉,努力。六九年:五十四岁。
(4)弱冠:指二十岁。《礼记?曲礼上》:“二十曰弱,冠。”弱,年少。古代男子二十岁行冠
礼。世阻:世道险阻。陶渊明二十岁时,是晋孝武帝太元九年(384),当时北方的前秦大举入寇,时
局动乱;同时江西一带又遭灾荒。这就是“逢世阻”的具体内容。始室:指三十岁。《礼记?内则》:
“三十而有室(妻),始理男事。”丧其偏:这里指丧妻。古代死去丈夫或妻子都叫“丧偏”。
(5)炎火:炎日似火。指旱天烈日。焚如:火烧一般。螟蜮(míng yù 冥域):侵食禾苗的两种
害虫。《吕氏春秋?任地》:“又无螟蜮。”高诱注:“食心曰螟,食叶曰蜮。”恣:恣意,放纵。中
田:即田中。
(6)纵横:形容狂风暴雨之猛烈。收敛:收获。不盈廛(chán 蝉):不够交纳田税。盈,满。廛,
古代一夫之田。亦指田税。孙冶让《周礼正义?遂人》:“《诗》所云‘三百廛兮’者,自是三百家
之税。”
(7)抱饥:谓挨饿。寒夜:指冬夜。
(8)造夕:到了傍晚。思:盼。乌迁:太阳迁逝,即太阳落山。古代传说日中有三足乌,所以太
阳为金乌。这两句意思是说,由于饥寒交迫,度日艰难,所以一到傍晚就盼望天明,而刚至早晨又希
望太阳快些落山。
(9)离忧:遭遇忧患,离,通“罹”。凄:凄然,悲伤。
(10)吁嗟(xū jie 虚阶):感叹词。浮烟:飘浮的云烟,喻不值得关心的事物。
(11)钟期:即钟子期,是古代音乐家伯牙的知音。《列子?汤问》:“伯牙鼓琴,志在高山,
钟子期曰:峨峨然若泰山。志在流水,曰:洋洋然若江河。子期死,伯牙绝弦,以无知音者。”许人
在这里借钟子期指庞主簿、邓治中,表示只有他们才能理解这首悲歌的深意。信:确实。
【译文】
天道幽深而玄远,
鬼神之事渺难算。
年少已知心向善,
五十四岁犹勤勉。
二十岁上遭时乱,
三十丧妻我独鳏。
旱天烈日似火烧,
害虫肆虐在田间。
风雨交加来势猛,
收获不足纳税钱。
夏日缺粮长饥饿,
冬夜无被受冻寒;
夜幕降临盼天亮,
日出却愿日落山。
我命自苦难怨天,
遭受忧患心熬煎。
死后名声何足叹,
在我视之如云烟。
慷慨悲歌孤独心,
唯有知音晓哀怨。
答庞参军并序
〔说明〕
这首五言诗与另一首同题的四言诗皆作于同一年,当为宋少帝景平二年
(424),本年八月改元,为宋文帝元嘉元年,陶渊明六十岁。诗题中的庞氏,
为当时荆州刺史刘义隆的镇军参军。这年春天,他由得阳出使江陵,有诗赠
渊明,渊明即以此诗作答。
从诗序及诗中可以看出,尽管陶渊明与庞参军相识并不太久,但相同的
志趣使他们结为知交;尽管他们在出仕与归隐之间有所分歧,但也并不影响
他们之间淳真的友谊。所以这首诗不仅表达了诗人对庞氏的深挚友情,而且
也申明了自己隐而不仕的决心。
三复来贶(1),欲罢不能。自尔邻曲(2),冬春再交(3),款然良对(4),忽成
旧游(5)。俗谚云:“数面成亲旧”(6)况情过此者乎?人事好乖(7),便当语离
(8),杨公所叹(9),岂惟常悲(10)?吾抱疾多年,不复为文(11);本既不丰(12),
复老病继之。辄依《周礼》往复之义(13)。且为别后相思之资(14)。
相知何必旧,倾盖定前言(15)。
有客赏我趣,每每顾林园(16)。
谈谐无俗调,所说圣人篇(17)。
返回书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