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网 - 人生必读的书

TXT下载此书 | 书籍信息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返回首页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陶渊明集译注

_14 魏正申(当代)
倾壶绝余沥,窥灶不见烟(4)。
诗书塞座外,日昃不遑研(5)。
闲居非陈厄,窃有温见言(6)。
何以慰吾怀?赖古多此贤(7)。
[注释]
(1)这首诗与第一首都是这组诗的概括,前一首自叹孤独,世无知音;这一首自咏贫居之状,并
向古代寻求知音,以安慰自己的精神。
(2)凄厉:凄凉寒冷。云:语助词,无意义。拥褐(hè贺):围裹着粗布短衣。曝(pù 铺):
晒。轩:有窗槛的长廊或小室。
(3)圃(pǔ浦):种植蔬菜瓜果的园子,即菜园。秀:指菜苗。盈:满。
(4)余沥(lì力):指剩下的残酒。沥,液体的点滴。(史记?滑稽列传):“侍酒于前,时赐余
沥。”窥:看。
(5)昃(zè厌):太阳西斜。遑(huáng 皇):闲暇。研:研读。
(6)陈厄(è饿):在陈国受困。事见《论语?卫灵公):孔子“在陈绝粮,从者病,莫能兴。
子路愠见曰:‘君子亦有穷乎?’子曰:‘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矣。”厄:困苦,危难。窃:谦指
自己的意见。温(yùn 运):含怒,怨恨。
(7)怀:内心。贤:贤士,指安贫乐道的古代贫士。
[译文]
寒冷凄凉已岁末,
裹衣晒暖在廊前。
南园不剩可食菜,
枯萎枝条满北园。
壶内未余一滴酒,
灶炉不见有火烟。
诗书堆满在身边,
过午腹饥没空看。
我与孔丘困陈异,
心中不免有怨言。
如何安慰我心情?
幸赖古时多圣贤。
其三(1)
荣叟老带索,欣然方弹琴(2)。
原生纳决履,清歌畅商音(3)。
重华去我久,贫士世相寻(4)。
弊襟不掩时,黎羹常乏斟(5)。
岂忘袭轻裘?苟得非所钦(6)。
赐也徒能辩,乃不见吾心(7)。
[注释]
(1)这首诗歌咏古代贫士荣启期和原宪的安贫乐道,表现了诗人安于贫居、不慕富贵的高尚品
质。
(2)荣叟:指荣启期,春秋时隐士。叟,对老人的称呼。老:年老。带索:以绳索为衣带。这两
句见(饮酒二十首)其二注(4)。
(3)原生:指原宪,字子思。孔子弟子。原宪清静守节,贫而乐道。《韩诗外传》载:原宪居鲁
国时,一次子贡去看他,他出来接见时,穿着破衣服和裂开口的鞋子,“振襟则时见,纳履则堕决”。
子贡问他为什么会这样?原宪回答:宪贫也,非病也。仁义之匿,车马之节,宪不忍为也。讥笑了子
贡的华丽车马装饰,“子贡惭,不辞而去。宪乃徐步曳杖,歌《商颂》而返。声沦于天地,如出金石”。
纳:穿。决履:坏裂的鞋子。清歌:清新、清亮的歌曲。商音:曲名,指原宪所唱的《商颂)之曲。
(4)重华:虞舜名。相传尧舜时代,圣人治世,天下太平,无贫穷之人。《庄子?秋水):“当
尧舜而天下无穷人。”去:离。相寻:相继,不断。
(5)弊襟:破衣。襟:上衣前襟,代指衣服。黎(lí离)羹:野菜汤。藜:植物名。一年生草本,
亦称“灰菜”,嫩叶可食。斟(zhēn 针):“糂”(sān 伞)的借用字,以米和羹。(墨子?非儒):
“孔丘穷于蔡陈之间,藜羹不糂。”《吕览》引作“斟”。《说文):“糂,以米和羹也。古文糂从
参。”
(6)袭:衣上加衣,即穿、披。轻裘:轻暖的毛皮衣。苟得:不义而得,非正道的获取。《论语?述
而》:“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
(7)赐:即子贡。姓端木,名赐,字子贡。孔子弟子。徒:徒然,只会。善辩:善于巧辩。《史
记?仲尼弟子列传》:“子贡利口巧辞,孔子常黜其辩。”《论语?子罕》记子贡劝孔子出仕的话说:
“有美玉于斯,韫椟而藏诸?求善贾而洁诸?”子曰:“沽之哉!沽之哉!我待贾者也。”意思是,
子贡说:假设这里有一块美玉,是把它放在匮子里藏起来呢?还是找一个识货的商人卖掉呢?孔子说:
卖掉,卖掉!我是在等待识货者哩。“善辩”当指此。乃不见吾心:意谓自己隐居不仕的决心是不可
以为劝说所动摇的。
[译文]
荣曳老年绳作带,
依然欢乐把琴弹。
子思脚下鞋开绽,
商颂清扬歌唱欢。
虞舜清平离我远,
世间贫士常出现。
衣衫破烂不遮体,
野菜汤中无米添。
谁不想穿轻暖裘?
得非正道我不羡。
子贡徒然善巧辩,
无人理解我心愿。
其四(1)
安贫守贱者,自古有黔娄(2)。
好爵吾不索,厚馈吾不酬(3)。
一旦寿命尽,蔽服仍不周(4)。
岂不知其极?非道故无优(5)。
从来将干载,未复见斯祷(6)。
朝与仁义生,夕死复何求(7)?
[注释]
(1)这首诗咏赞古代贫士黔娄,借以表现诗人安贫守道的节操。
(2)黔娄:战国时齐国的隐士。齐、鲁的国君请他出来做官,他总不肯。家中甚贫,死时衾不蔽
体。他的妻子和他一样“乐贫行道”。见刘向《列女传)、皇甫谧《高士传)。
(3)好爵:指高官。不萦:不系恋于心。厚馈(huì愧):丰厚的馈赠。
不酬:不理睬、不接受。酬,应对。(高士传)说:黔娄“修身清洁,不求进于诸侯,鲁恭公
闻其贤,遣使致礼,赐粟三千钟,欲以为相,辞不受。齐王又礼之,以黄金百斤聘为卿,又不就。”
(4)蔽服仍不周:破衣被盖不住尸身。《列女传?黔娄妻传》:黔娄死,“曾子与门人往吊之。
其妻出户,曾子吊之。上堂,见先生之尸在牖下,枕塈席槁,组袍不表。覆以布被,手足不尽敛,覆
头则足见,覆足则头见。”
(5)极:指穷困到了极点。非道故无忧:与道无关的事情是不值得忧虑的。此句化用《论语?卫
灵公》“君子忧道不忧贫”句意,谓不为贫穷而忧虑。
(6)从来:从此以后,指自黔娄死后。复:再。斯俦(chóu 愁):这类人物。俦,类。
(7)之两句用《论语?里仁》“朝闻道,夕死可矣”之意,表示安贫守道的决心至死不渝。
[译文]
安于贫贱守道者,
自古黔娄为典范。
其心不恋高官位,
丰厚赠金他不羡。
一旦命终离世间,
破衣难把身遮全。
哪能不晓极贫寒?
与道无关不忧烦。
从那以来近千载,
世间不再有高贤。
早晨能与道同生,
晚上即亡无所憾。
其五(1)
袁安困积雪,邈然不可干(2)。
阮公见钱入,即日弃其官(3)。
刍藁有常温,采莒足朝飡(4)。
岂不实辛苦?所惧非饥寒(5)。
贫富常交战,道胜无戚颜(6)。
至德冠邦闾,清节映西关(7)。
[注释]
(1)这首诗咏赞贫士袁安与阮公,表彰清尚廉洁、安贫守道的节操。
(2)袁安,字邵公,后汉汝南妆阳(今河南省商水县西北)人。家甚贫。《汝南先贤传》载,时
袁安客居洛阳,值大雪,“洛阳令自出案行,见人家皆除雪出,有乞食者。至袁安门,无有行路。谓
安已死,令人除雪入户,见安僵卧。问何以不出。安曰:‘大雪人皆饿,不宜干人。’令以为贤,举
为孝廉”。邈然:本义是遥远貌,这里形容安详的情态。干:求取。
(3)阮公:其人其事未详。按诗句意,阮公本为官,当有人向他行贿时,他当天就辞去了官职。
(4)刍藁(chúgāo 除槁):喂牲口的干草。藁同“稿”,谷类植物的茎秆。温:指取暖。穷人无
被眠,睡在干草上取暖,故曰“有常温”。莒(jū举):植物名。古代齐人称芋为芭(见《说文?艸
部》)。飡:同“餐”。
(5)所惧非饥寒:意谓所惧在改变节操。
(6)贫富常交战:安贫与求富两种思想在内心产生斗争。《韩非子》:“子夏曰:‘吾入见先王
之义,出见富贵,二者交战于胸,故臞(qú渠,瘦);今见先王之义战胜,故肥也。”道胜:道义取
胜,指安贫乐道之义。戚颜:忧愁的脸色。
(7)至德:最高尚的品德。冠邦闾:名冠家乡。邦,国。闾:古代二十五家为一闾,指乡里。这
一句评袁安。情节:清风亮节。映:照,辉映。西关:地名,当指阮公故里。
[译文]
袁安贫困阻积雪,
不去乞求心地安。
阮公见人来贿赂,
当日弃官归家园。
干草当床可取暖,
采芋足以充早餐。
岂不实在太辛苦?
忧虑变节非饥寒。
贫富二心常交战,
道义得胜带笑颜。
袁安德行成楷模,
阮公廉洁映西关。
其六(1)
仲蔚爱穷居,绕宅生蒿蓬(2)。
翳然绝交游,赋诗颇能工(3)。
举世无知者,止有一刘龚(4)。
此士胡独然?实由罕所同(5)。
介焉安其业,所乐非穷通(6)。
人事固以拙,聊得长相从(7)。
[注释]
(1)这首诗咏赞东汉隐士张仲蔚。诗人与张仲蔚的性情、爱好、志向大致相同,算是真正的知音,
所以渊明愿以之为楷模,“聊得长相从”。
(2)仲蔚:张仲蔚,东汉平陵(今陕西咸阳西北)人。《高士传》说他“隐身不仕? .善属文,
好诗赋。常居穷素,所处蓬蒿没人。闭门养性,不治荣名。时人莫识,唯刘龚知之”。
(3)翳然:隐蔽的样子。绝交游:断绝与世人的交往。工:善。
(4)刘龚:字孟公,刘歆之侄,与仲蔚友善。止:只,仅。
(5)此士:指张仲蔚。胡:何,为什么。独然:孤独如此,独特。罕所同:很少有人与之相同。
(6)介:耿介,耿直。焉:语助词,犹“然”。业:这里指兴趣爱好和志向。所乐非穷通:不以
命运的穷通好坏而悲、喜。《庄子?让王》:“古之得道者,穷亦乐,通亦乐,所乐非穷通也。”
(7)人事:指社会上的人际交往。固:本来。拙:笨。这里指不会逢迎取巧。聊:且。相从:指
追随张仲蔚的人生道路。这两句是诗人自指。
[译文]
仲蔚喜欢独贫居,
绕屋长满野蒿蓬。
隐迹不与世来往,
诗作清新夺天工。
举世无人了解他,
知音只有一刘龚。
此人何故常孤独?
只因无人与他同。
世俗交往数我笨,
姑且追随永相从。
其七(1)
昔在黄子廉,弹冠佐名州(2)。
一朝辞吏归,清贫略难俦(3)。
年饥感仁妻,泣涕向我流(4)。
丈夫虽有志,固为儿女忧(5)。
惠孙一晤叹,腆赠竟莫酬(6)。
谁云固穷难?逸哉此前修(7)。
[注释]
(1)这首诗咏赞古代贫土黄子廉,称扬其不为儿女之忧而改变固穷守节的志向,以示自勉。
(2)黄子廉:《三国志?黄盖传》注引《吴书》说:“黄盖乃故南阳太守黄子廉之后也。”王应
麟《困学纪闻》引《风俗通》说:“颖水黄子廉每饮马,辄投钱于水,其清可见矣。”若为同一黄子
廉,则知其尝为南阳太守,为人清廉。弹冠:弹去帽子上的灰尘,比喻预备出仕。《汉书?王吉传》:
“吉与贡禹为友,世称王阳在位,贡公弹冠,言其取舍同也。”是说王、贡二人友善,王吉做官,贡
禹也准备出仕。佐名州:谓到著名的州郡去任职。佐:辅治。
(3)略:大略。这里泛指常人、普通人。俦:伴侣,同类。这里有比并的意思。
(4)仁妻:贤慧之妻。我:代黄子廉自称。
(5)丈夫:即大丈夫,有志之人。
(6)惠孙:人名,其事未详,当与黄子廉为同时人。晤:会面,相遇。腆(tiǎn 舔):丰厚。莫
酬:不理睬,不接受。
(7)邈:远。前修:前代的贤士。
[译文]
从前有个黄子廉,
曾到名州去做官。
一旦辞官归故里,
无人能比甚贫寒。
饥年贤慧妻感慨,
对他哭泣泪涟涟。
志士虽然有骨气,
也为儿女把心担。
惠孙相见深忧叹,
厚赠不收很清廉。
谁讲固穷难保守?
遥遥思念众前贤。
咏二疏
[说明]
这首诗约作于宋武帝永初三年(422),陶渊明五十八岁。参见《咏三良》
说明。
二疏,指疏广与疏受,汉宣帝时兰陵(今山东省枣庄市东南)人。疏广
任太子太傅,其侄疏受任太子少傅,任职五年;疏广认为名已成立,不离去
恐有后患,便与疏受一道辞职还乡。当离去时,公卿大夫等送行者车百辆,
观者皆叹日:“贤哉二大夫。”皇帝和太子送给二疏很多财物,他们还乡后
便以赐金日与亲友宾客宴饮共乐,而不留金为子孙置办房屋田产。事见《汉
书?疏广传》。这首诗就是颂扬二疏的行为和品德,从而表现出诗人的志趣
所在。
大象转四时,功成者自去(1)。
借问衰周来,几人得其趣(2)?
游目汉廷中,二疏复此举(3)。
高啸返旧居,长揖储君傅(4)。
饯送倾皇朝,华轩盈道路(5)。
离别情所悲,余荣何足顾(6)!
事胜感行人,贤哉岂常誉(7)!
厌厌阎里欢,所营非近务(8)。
促席延故老,挥筋道平素(9)。
间金终寄心,清言晓未悟(10)。
放意乐余年,逞恤身后虑(11)!
谁云其人亡,久而道弥著(12)。
[注释]
(1)大象:指天,大自然。《老子》:“大象无形。”又:“执大象。”王弼注:“大象,天象
之母也。”转:运行。这两句是说,正如自然运行、四季更替一样,功成者亦自当迟去。
(2)借问:请问。衰周来:自东周末期以来。趣:旨趣,意旨,道理。
(3)游目:随意观览,这里是放眼、回顾的意思。复:再,恢复。此举:这种行为,指“功成者
自去”。
(4)高啸:犹高歌,形容自由自在,无拘无束。长揖(yī衣):旧时拱手高举,自上而下的相见
或道别的礼节。《汉书?高帝纪上》:“郦生不拜,长揖。”诗中是指辞谢。储君傅:指太子大傅与
太子少傅的职位。储君:太子。
(5)饯(jiàn 荐)行:以酒食送行。倾:尽。华轩:华贵的轻车,指富贵者乘坐的车子。盈:满。
《汉书?疏广传》:“公卿大夫故人邑子设祖道(指饯行),供张东都门外,送者车数百两,辞决而
去。”
(6)余荣:剩下的荣华。即指二疏所辞去的官职俸禄。
(7)胜:盛大,佳妙。贤哉岂常誉:《汉书?疏广传》:“道路观者皆曰:‘贤哉二大夫!’或
叹息为之下位。”常:普通,一般。
(8)厌厌(yān 烟):安逸、安祥的样子。《诗经?小雅?湛露》:“厌厌夜饮。”毛传:“厌
厌,安也。”阎里:乡里。近务:眼前之事,指日常平凡的事情。
(9)促席:接席,座位靠近。表示亲近。延:邀请,
挥觞:举杯,指饮酒。道:叙说。平素:指往日的事情。
(10)问金终寄心:指疏广的子孙托人间疏广,给他们留下多少钱财以置办房舍田产。寄心:藏
在心中的想法,关心。清言:指疏广所说“贤而多财,则损其志;愚而多财,则益其过”等语,参见
《杂诗十二首》其六注(7)。晓未悟:晓谕不明白的人。
(11)放意:纵情。余年:剩下的岁月,指晚年。遑恤身后虑:哪有闲暇考虑死后的事。遑:闲
暇。恤:忧虑。《诗经?椰风?谷风》:“遑恤我后。”笺:“追,暇也。恤,忧也。”
(12)其人:指二疏。道:做人之道,指清操。弥:更加。著:显著,昭著,指广为人知。
[译文]
天地四时自运转,
完成功业当归还。
请问东周未世后,
几人能把其意传?
放眼汉代朝廷内,
二疏举止可称赞。
欢快高歌返故乡,
告别太子长辞官。
皇朝官吏皆出送,
华贵轻车填路问。
悲叹之情为送别,
荣华富贵岂足恋!
德操高尚感行人,
贤哉之誉岂一般!
乡里安逸相聚欢,
经营之事不简单。
邀来故老促席坐,
饮酒共将往事谈。
儿女关心遗产事,
疏广晓谕出清言。
纵情享乐度余年,
死后之事不挂牵。
谁说二疏已亡去?
日久其德更粲然。
咏三良
[说明]
这首诗同《咏二疏》、《咏荆轲》是陶渊明三首著名的咏史诗,三篇体
制大体相当,当为同一个时期的作品。从这首诗的内容来看,当作于宋武帝
永初二年(421)之后不久,暂系于永初三年,陶渊明五十八岁。。
三良,指春秋时秦国子车氏的三个儿子:奄息、仲行、鍼(zhēn 针)虎。
他们三人都是杰出的人才,是秦穆公的宠臣。穆公死,三人遵穆公遗嘱为之
殉葬。《左传?文公六年》:“秦伯任好卒,以子车氏之三子奄息、仲行、
锨虎为殉,皆秦之良也。国人哀之,为之赋《黄鸟》。”《诗经?秦风?黄
鸟》就是秦国人民为哀悼三良及一百七十多个无辜牺牲者而创作的,表示了
对残暴统治者的控诉与谴责。陶渊明的这首诗,则完全称赞三良的行为,其
目的显然不在咏史,而是借咏三良之事。表彰张袆不肯毒死零陵王而自饮毒
酒先死的尽忠行为。(事见《述酒》诗说明)
弹冠乘通津,但惧时我遗(1)。
服勤尽岁月,常恐功愈微(2)。
忠情谬获露,遂为君所私(3)。
出则陪文舆,人必侍丹帷(4)。
箴规响已从,计议初无亏(5)。
一朝长逝后,愿言同此归(6)。
厚恩固难忘,君命安可违(7)!
临穴罔惟疑,投义志攸希(8)。
荆棘笼高坟,黄鸟声正悲(9)。
良人不可赎,该然沾我衣(10)。
[注释]
(1)弹冠:弹去帽子上的灰尘,指准备出仕为官。见《咏贫士七首》其七注(2)。乘:驾驭,占
据。通津:本指交通要道,这里指高官要职。《古诗十九首》之四:“何不策高足,先据要路津。”
时我遗:即“时遗我”的倒装句,时不我待之意。我:指三良。
(2)服勤:犹言服侍、效劳。《礼记?檀弓上》:“服勤至死。”孔颖达疏:“服勤者,谓服持
勤苦劳辱之事。”尽岁月:一年到头。功愈微:功劳甚小。愈:更加。
(3)谬:妄,自谦之词。获露:得到表现。私:亲近,宠爱。
(4)文舆:华美的车子。这里指穆公所乘之车。丹帷:红色的帷幕。这里指穆公寝居之所。
(5)箴(zhēn 针)规:规谏劝戒。响已从:一发言就听从。初无亏:从不拒绝或轻视。亏:枉为。
这两句是说,穆公对三良言听计从。
(6)言:语助词,无意义。同此归:一道去死。《史记?秦本纪》之《征义》引应劭曰:“秦穆
公与群臣饮,酒酣,公曰:‘生共此乐,死共此哀。’于是奄息、仲行、鍼虎许诺。及公薨(hōng 轰,
周代诸侯死之称),皆从死。”
(7)君命安可违:《史记?秦本纪)载,秦穆公死,康公立,遵照穆公的遗嘱,杀了一百七十四
人殉葬,秦大夫子车氏三于亦从殉,共“一百七十七人”。“君命安可违”即指此事。安,怎能。
(8)临穴罔(wǎng 往)惟疑:面对坟墓没有犹豫。罔:无。惟:语助词,无意义。疑:犹疑,犹
豫。《诗经?秦风?黄鸟》:“临其穴,惴惴其栗。”投义:献身于大义。攸希:所愿。
(9)黄鸟声正悲:《诗经?秦风?黄鸟》:“交交(悲鸣声)黄鸟,止于棘。谁从穆公?子车奄
息。维此奄息,百夫之特。临其穴,惴惴其栗。彼苍天者,歼我良人!如可赎兮,人百其身!”
(10)不可赎:不能挽救赎回。语本上引《诗经》。泫(xuàn 眩)然:伤心流泪的样子。《韩非
子?外储说右上》:“公泫然出涕曰:’不亦悲乎!’”
[译文]
出仕为官居要职,
只怕蹉跎好时光。
一年到头勤效力,
常恐功绩不辉煌。
忠情偶尔得表现,
于是得宠近君王。
出门陪同在车边,
入宫服侍丹帷旁。
规劝之言即听取,
建议从来不虚枉。
一旦君王长逝后,
愿得一道把命亡。
君王恩厚难相忘,
君命怎能敢违抗!
面临坟墓不犹豫,
献身大义志所望。
草丛笼罩高坟墓,
黄鸟啼鸣声悲伤。
三良性命不可救,
泪水沾湿我衣裳。
咏荆轲
[说明]
这首诗约作于宋武帝永初三年(422),陶渊明五十八岁。参见《咏三良》
说明。
此诗咏赞荆柯刺秦王之事,事见《战国策?燕策三》及《史记。刺客列
传》。荆轲,战国时齐国人,迂居卫,后来到燕国,好读书、击剑,与高渐
离为知友。燕太子丹曾质于秦,秦王赢政待之不善,丹怨愤逃归。时秦国东
伐,将至燕。燕太子丹欲刺杀秦王,尽力招募勇士。荆轲被招,受到燕太子
丹的恩遇和敬重。荆柯奉燕太子丹之命,带着燕国督亢地图去迸献秦王,在
地图中暗藏一把匕首,以便借机行刺。易水送别之后。荆轲义无反顾去见秦
王,献上地图,图穷匕首现,追刺秦王,终因剑木不精而没能刺中秦王,反
而被杀。陶渊明这首诗即咏赞此事。诗人以豪迈的诗笔成功地塑造了一个除
暴勇士的生动形象,用惋惜赞叹的语言歌颂了荆柯的壮烈活动,抒发了诗人
内心无限的感慨。
燕丹善养士,志在报强赢(1)。
招集百夫良,岁暮得荆卿(2)。
君子死知己,提剑出燕京(3)。
素骇鸣广陌,慷慨送我行(4)。
雄发指危冠,猛气冲长缨(5)。
饮饯易水上,四座列群英(6)。
渐离击悲筑,宋意唱高声(7)。
萧萧哀风逝,淡淡寒波生(8)。
商音更流涕,羽奏壮士惊(9)。
心知去不归,且有后世名(10)。
登车何时顾?飞盖入秦庭(11)。
凌厉越万里,透迄过于城(12)。
图穷事自至,豪主正怔营(13)。
惜哉剑术疏,奇功遂不成(14)!
其人虽已没,千载有余情(15)。
[注释]
(1)燕丹:燕国太子,名丹。姓与国同,是战国时燕王喜之子。士:门客。报:报复,报仇。强
赢(yíng 营):强秦。赢指秦王赢政,即后来统一六国始称皇帝的秦始皇。
(2)百夫良:百里挑一的勇士。荆卿:即荆轲。卿,犹“子”,是燕人对他的尊称。
(3)死知己:为知己而死。燕京:燕国的都城,今北京地区。
(4)素骥:白色骏马。《战国策?燕策三》:“太子及宾客知其事者,皆白衣冠以送之。”白色
是丧服色,白衣冠以示同秦王决一死,以壮荆轲之行。此处用“索骥”,就表达这层意思。广陌:大
路。慷慨:情绪激昂。
(5)雄发上指冠:怒发直指,冲起高高的帽子。雄发,怒发。冠:帽子。《战国策?燕策三》:
“复为羽声慷慨,土皆瞋目,发尽上指冠。”缨(yīng 英):系帽子的丝带。
(6)饮饯:饮酒送别。易水:在今河北省西部,源出易县境。
(7)渐离:高渐离,燕国人,与荆轲友善,擅长击筑。《史记?刺客列传》:“荆轲嗜酒,日与
狗屠及高渐离饮于燕市,酒酣以往,高渐离击筑,荆轲和而歌于市中,相乐也,已而相位,旁若无人
者。”这里是指送别的击筑。筑(zhú 竹):古击弦乐器,形似筝。 宋意:当为燕太子丹所养之士。
《淮南子?泰族训》:“荆轲西刺秦王,高渐离、宋意为击筑而歌于易水之上。”
(8)萧萧:风声。淡淡:水波摇动的样子。《战国策?燕策三》载荆柯临行时歌曰:“风萧萧兮
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陶诗此二句即从《易水歌》第一句变化而来。
(9)商音:古代乐调分为宫、商、角、徵(zhī止)、羽五个音阶,商音调凄凉。奏羽:演奏羽
调。羽调悲壮激越。《战国策?燕策三》:“至易水上,既祖(饯送),取道。高渐离击筑,荆何和
而歌,为变徵之声,士皆垂泪涕泣。? .复为羽声慷慨,士皆膜目,发尽上指冠。”
(10)且:将。名:指不畏强暴、勇于赴死的英名。
(11)登车何时顾:《战国策?燕策三》:“于是荆轲就车而去,终已不顾。”谓决心己定,义
无反顾。飞盖:车子如飞般疾驰。盖:车盖,代指车。
(12)凌厉:意气昂扬,奋起直前的样子。逶迤(weīyí威移):路途弯曲延续不绝的样子。
(13)图穷:地图展开至尽头。《史记?刺客列传》:“荆轲取图奏之,秦王发图,图穷而匕首
见。”事自至:行刺之事自然发生。豪主:豪强的君主,指秦王。怔营:惊恐、惊慌失措的样子。《史
返回书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