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网 - 人生必读的书

TXT下载此书 | 书籍信息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返回首页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陶渊明集译注

_13 魏正申(当代)
人来世上皆兄弟,
何必骨肉才相亲!
得欢不妨及时乐,
有酒招来左右邻。
壮年一去不重来,
一日之中无两晨。
抓紧时间自努力,
从来岁月不待人!
其二(1)
白日沦西阿,素月出东岭(2)。
遥遥万里辉,荡荡空中景(3)。
风来入房户,夜中枕席冷(4)。
气变悟时易,不眠知夕永(5)。
欲言无予和,挥杯劝孤影(6)。
日月掷人去,有志不获骋(7)。
念此怀悲凄,终晓不能静(8)。
〔注释〕
(1)这首诗写秋夜之景与凄凉的感思,“日月掷人去,有志不获骋”是诗人孤独苦闷、心怀悲凄
的原因所在。
(2)沦:沉,落。西阿(ē):西山。阿,大的丘陵,逯本阿作“河”,今从何校宣和本、陶本
改。素月:皓月,皎洁的月亮。
(3)辉:逯本作“晖”,今从李本、曾本、焦本改。荡荡:空旷广远的样子。景:同“影”,指
月光。
(4)户:门。夜中:即夜半。
(5)气变:气候的变化。悟:意识到。时易:时节改变。时,指时令,节气。永:长。
(6)无予和(hè 贺):即“无和予”,没有人同我相交谈。挥杯:举杯。
(7)掷:抛弃。不获骋(chěng 逞):不得施展。(8)终晓:彻夜,通宵达旦。不能静:指心情不
能平静。
〔译文〕
夕阳沉落下西山,
皓月渐升出东岭。
万里遥遥洒清辉,
空中旷荡明夜景。
寒风吹入房门内,
夜半便觉席枕冷。
风冷才知节气变,
失眠方晓秋夜永。
欲言无有人交谈,
举起酒杯劝孤影。
日月匆匆弃人去,
平生有志却难成。
念及此事怀悲凄,
彻夜心中不平静。
其三(1)
荣华难久居,盛衰不可量(2)。
昔为三春蕖,今作秋莲房(3)。
严霜结野草,枯悴未遽央(4)。
日月有环周,我去不再阳(5)。
眷眷往昔时,忆此断人肠(6)。
〔注释〕
(1)这首侍写人生易逝的悲哀。草木枯萎可以再生,日月没去可以转还,人死之后却不会再生,
因此诗人深深地眷念着青春时代的美好时光。
(2)荣华:植物的花。屈原《离骚》:“及荣华之未落兮,相下女之可诒。”居:停留。量:估
量。
(3)三春:春季三个月。蕖(qú 渠):芙蕖,即荷花。莲房:莲蓬。
(4)严霜:浓霜。结:凝结。枯悴:枯萎憔悴。遽(jù巨):立刻,马上。央:尽,指枯死。
(5)有环周:有循环往复。不再阳:不再生。《庄子?齐物论》:“近死之心,不可复阳也。”
《经典释文》:“阳,谓生也。”
(6)眷眷:依恋不舍的样子。断人肠:形容极度痛苦。
〔译文〕
荣华艳丽不长久,
繁盛衰颓难估量。
往日春天三月花,
如今秋日作莲房。
浓霜凝聚野荒草,
枯萎衰黄未尽亡。
日月运行往复还,
我身逝去不返阳。
眷怀往日好时光,
念此哀伤似断肠。
其四(1)
丈夫志四海,我愿不知老(2)。
亲戚共一处,子孙还相保(3)。
筋弦肆朝日,樽中酒不燥(4)。
缓带尽欢娱,起晚眠常早(5)。
孰若当世士,冰炭满怀抱(6)。
百年归丘垄,用此空名道(7)!
〔注释〕
(1)由于“有志不获骋”,诗人也只得退而求自乐,这首诗便写隐居安处的自得之乐,同时对那
些贪利求名的“当世士”表示鄙视。
(2)志四海:志在四方,谓志向远大。不知老:不知老之将至。语本《论语?述而》:“其为人
也,发愤忘忧,不知老之将至云尔。”
(3)相保:相互爱护,相互依靠。
(4)筋弦:代指饮酒与奏乐歌唱。肆:陈列,谓摆在面前。朝日:当作“朝夕”,指终日。樽:
酒杯。燥:干燥。
(5)缓带:放松束带,谓无拘无束。《晋书?隐逸传》:陶渊明为彭泽令,时“郡遣督邮至县,
吏白应束带见之”,而渊明辞归,所以以缓带为愿。
(6)孰若:哪像。冰炭:比喻贪和求名两种相互矛盾的思想。《淮南子?齐俗训》:“贪禄者见
利不顾身,而好名者非义不苟得,此相为论,譬若冰炭钩绳也,何时而合?”
(7)丘垄:指坟墓。道:同“导”,引导。
[译文]
丈夫有志在四海,
我愿不知将老年。
和睦亲戚相共处,
子孙孝敬保平安。
面前琴酒终日列,
杯里从来酒不干。
松带尽情娱乐欢,
晚间早睡晨起晚。
谁像当今世上人,
满怀名利若冰炭。
身亡同样归坟墓,
用此空名导向前!
其五(1)
忆我少壮时,无乐自欣豫(2)。
猛志逸四海,骞翩思远翥(3)。
荏苒岁月颓,此心稍已去(4)。
值欢无复娱,每每多忧虑(5)。
气力渐衰损,转觉日不如(6)。
壑舟无须臾,引我不得住(7)。
前涂当几许?未知止泊处(8)。
古人惜寸阴,念此使人惧(9)。
[注释]
(1)这首诗首先回忆自己少壮之时的宏伟志向和乐观情绪,充满勃勃的生机;但是随着时光的流
逝,诗人感到不仅气力渐衰、日觉不如,而且昔日的猛志已经减退,内心充满许多忧虑。眼见光阴茬
苒,却又一事无成,更使诗人忧惧无限。
(2)无乐自欣豫:没有遇到值得高兴的事情,内心也自然欢喜。欣豫:欣喜,愉快。
(3)猛志:谓雄心壮志。逸:奔驰,超越。骞翩(qiānhé 千和):高高地展翅。赛:高举,飞
起。翩:指鸟的翅膀。远翥(zhù铸):远飞。翥:飞举。
(4)荏苒(rěnrān 忍染):时光渐渐过去。岁月颓:时光消逝。此心:指“无乐自欣豫”和“猛
志逸四海”。
(5)值欢无复娱:与“无乐自欣豫”相对应,是说遇到值得高兴的事情,内心也不感到愉快。每
每:经常。
(6)日不如:一天不如一天。
(7)壑(hè贺)舟:《庄子?大宗师):“夫藏舟于壑,藏山于泽,谓之固矣;然而夜半,有力者
负之而走,昧者不知也。”比喻事物在不断变化,不可以固守。陶诗借用此典故,是比喻不断流逝的时
间。须臾:片刻。住:停留。
(8)徐:同“途”。儿许:几多,多少。止泊处:停船的地方,这里指人生的归宿。
(9)惜寸阴:珍惜短暂的时间。(淮南子?原道训):“故圣人不贵尺之壁,而重寸之阴,时难
得而易失也。”阴,指日影,光阴。
[译文]
忆我当年少壮时,
虽无乐事自欢娱。
胸怀壮志超四海,
展翅高飞思远去。
岁月渐移光阴逝,
当年心志日消除。
虽逢乐事难欢快,
每每心中多忧虑。
气力渐觉在减退,
我身已感日不如。
自然总在变化中,
使我不得停脚步。
未卜前程有多少,
谁知归宿在何处。
古人珍惜寸光阴,
念此使人心恐惧。
其六(1)
昔闻长者言,掩耳每不喜(2)。
奈何五十年,忽己亲此事(3)。
求我盛年欢,一毫无复意(4)。
去去转欲远,此生岂再值(5)。
倾家时作乐,竟此岁月驰(6)。
有子不留金,何用身后置(7)!
[注释]
(1)这首诗以盛年之欢同眼下状况相比较,深感岁月不饶人,且所剩时光不多,此生难再,当及
时行乐。
(2)长者言:指老人回忆往事。语本陆机《叹逝赋》序:“昔每闻长老追计平生,同时亲故,或
凋落已尽,或仅有存者。”
(3)亲此事:亲身经历这种事情。指上引“同时亲故,或凋落己尽,或仅有存者”。
(4)一毫无复意:即“无复一毫意”,是说不再有丝毫那样欢乐的心境了。
(5)值:遇到。
(6)倾家:倾尽家中所有的财物。竟:完,了结。
(7)有子不留金:无需为子孙留下金钱买田买屋。此用汉代疏广事,《汉书?疏广传》载:疏广
官至太傅,后辞归乡里,以所受金每日设宴款待亲朋。别人劝他留些钱为子孙置田产,他说:“吾岂
老悻不念子孙哉!顾自有旧田庐,令子孙勤力其中,足以供衣食,与凡人齐。今复增益之以为赢余,
但教子孙怠堕耳。贤而多财,则损其志;愚而多财,则益其过。且夫富者,众人之怨也;吾既亡以教
化子孙,不欲益其过而生怨。”身后置:为身后安置。
[译文]
昔闻老者忆平生,
常捂耳朵不喜听。
无奈我今五十岁,
忽然亲将此事经。
求我盛年时欢乐,
竟已丝毫无性情。
日月匆匆光阴快,
岂能再有当年景!
倾尽家财持作乐,
剩余岁月了此生。
无需为子留金钱,
岂用为死去经营!
其七(1)
日月不肯迟,四时相催迫(2)。
寒风拂枯条,落叶掩长陌(3)。
弱质与运颓,玄鬓早已白(4)。
素标插人头,前涂渐就窄(5)。
家为逆旅舍,我如当去客(6)。
去去欲何之?南山有旧宅(7)。
[注释]
(1)这首诗自叹衰老。行将就木,然而诗人却能以视死如归的态度对待人生,表现出其“不喜亦
不惧”的达观精神。
(2)迟:缓行,放慢速度。四时:四季。
(3)掩:遮盖,铺满。鬃陌(mò莫):田间小路,东西为陌。
(4)弱质:虚弱的体质,作者自指。与运颓:同时运一道在减损、消耗。玄:黑。
(5)素标:白色的标记,指白发。涂:同“途”。就:趋,归。
(6)逆旅舍:接待客人的旅店。逆,迎。《列子?仲尼篇):“处吾之家,如逆旅之舍。”《古
诗十九首》之三:“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文选》卷二九李善注:“老菜子曰:‘人生于天
地之间,寄也。寄者固归。’列子曰:‘死人为归人,则生人为行人矣。’《韩诗外传》曰:‘枯鱼
衔索,几何不蠹?二亲之寿,忽如过客。’”
(7)之:往。南山:指庐山。旧宅:指陶氏墓地。作者在《自祭文》中说:“陶子将辞逆旅之馆,
永归于本宅。”
[译文]
日月如梭不缓慢,
四时相催不停步。
寒风吹动枯枝条,
落叶覆遮满道路。
弱质时运共减损,
黑发早白已满头。
白色标记在头上,
当知日暮渐穷途占
家似迎宾之旅店,
我如过客将行去。
前行将要去何方?
南山陶氏旧坟墓。
其八(1)
代耕本非望,所业在田桑(2)。
躬亲未曾替,寒馁常糟糠(3)。
岂期过满腹?但愿饱粳粮(4)。
御冬足大布,粗缔以应阳(5)
正尔不能得,哀哉亦可伤(6)。
人皆尽获宜,拙生失其方(7)。
理也可奈何,且为陶一觞(8)。
[注释]
(1)这首诗自言努力躬耕,却常常饥寒交迫,只能依靠糟糠、粗布充饥、御寒,勉强度日。顾念
自身如此勤苦,而“人皆尽获宜”,于理实在不通。无可奈何,只有借酒浇愁,抚慰内心的愤愤不平。
(2)代耕:以官俸代替种田的收入,指当官食俸禄。《孟子?万章》:“下士与庶人在官者同禄,
禄足以代其耕也。”又《礼记?王制):“诸侯之下士,视上农夫,禄足以代其耕也。”所业:所做
的事。田桑:耕种田地,植桑养蚕。泛指农业劳动。
(3)躬亲:亲自。指亲自参加农业劳动。替:废,停止。馁:饥饿。糟糠:酒糟和谷糠,指粗劣
的食物。
(4)过满腹:吃得过饱,指超过最低的生活需要。《庄子?逍遥游》:“偃鼠饮河,不过满腹。”
粳(jīng 京):粳稻,大米。
(5)御冬:抵御冬寒。大布:粗布。絺(chī吃):葛布。应:遮挡。阳:指夏日骄阳。
(6)正:纵然,即使。尔:这,指粳粮、租布。
(7)尽获宜:都各得其宜,即各得其所。拙生:拙于生计。方:办法。
(8)陶:乐。
[译文]
做官食俸非我愿,
耕作植桑是本行。
我自躬耕未曾止,
饥寒常至食糟糠。
饮食岂敢存奢望,
但愿饱食吃细粮。
粗布以足冬御寒,
夏天葛布遮骄阳。
纵然这些也难得,
实在令人心哀伤。
他人皆已得其所,
我性笨拙无好方。
天理不通没奈何,
举杯痛饮将忧忘。
其九(1)
遥遥从羁役,一心处两端(2)。
掩泪泛东逝,顺流追时迁(3)。
日没星与昴,势翳西山巅(4)。
萧条隔天涯,惆怅念常餐(5)。
慷慨思南归,路遐无由缘(6)。
关梁难亏替,绝音寄斯篇(7)。
[注释]
(1)这首诗写羁旅行役之苦和眷念家乡之情。
(2)羁役:羁旅行役,指出仕在外。一心处两端:身在仕途心在家中。
(3)泛东逝:乘船向东行驶。泛:船行水上。追时迁:追逐时光的流逝,指船行很快。
(4)日没:太阳落山。星与昴(mǎO 卯):二十八宿之二宿,星宿与昂宿。这里泛指星空。势:
指星座。翳(yì缢):遮蔽,这里是隐没的意思。以星座的移动暗示船行之速。
(5)常餐:指平时家居的饮食。
(6)慷慨:意气激昂。遐:远。无由缘:没有理由。谓公务在身。
(7)关梁:关卡和桥梁。亏替:废止,废除。指难以逾越。绝音:指与家人音信不通。寄:寄托
情怀。斯篇:这首诗。
[译文]
羁旅行役赴远道,
身行在外心飞还。
掩泪乘船向东去,
顺流而下赶时间。
日落空中星宿现,
星宿忽隐西山巅。
荒凉寂寞家万里,
惆怅思家平日餐。
激荡情怀欲南归,
路途遥远难实现。
桥梁关卡阻路途,
言信断绝寄此篇。
其十(1)
闲居执荡志,时驶不可稽(2)。
驱役无停息,轩裳逝东崖(3)。
沉阴拟薰麝,寒气激我怀(4)。
岁月有常御,我来淹已弥(5)。
慷慨忆绸缪,此情久已离(6)。
荏苒经十载,暂为人所羁(7)。
庭宇翳余木,倏忽日月亏(8)。
[注释]
(1)这首诗仍表现“一心处两端”的痛苦心境。出仕行役,为人所羁,身不由己,岂如闲居时那
般放任不羁。自由自在。所以诗人身在仕途、心早归还,其中寄寓着深沉的感慨。
(2)执:持有,指禀性。荡志:放任不羁的心志。时驶:时光逝去。稽:留。
(3)轩裳:即车。轩,古代一种供大夫以上乘坐的轻便车。裳,指车帷。逝:往、去。东崖:地
名,诗人此行所去之处。
(4)沉阴拟薰麝(shè射):逯本作“泛舟拟董司”,诸本皆作“沉阴拟薰麝”,今从后者。拟:似,
像是。薰麝:薰燃麝香。这句是说,天气阴沉,像是薰染麝香般浓烟弥漫。
(5)御:驾驶车马,这里比喻时间的流逝。淹:淹留,长期居留。指出仕为宦。弥:指期满。
(6)绸缪(ch6umóu 仇谋):犹缠绵,情意深厚的样子。
(7)荏苒(rěn rǎn 忍染):时间不知不觉地过去。十载:陶渊明从二十九岁开始出仕为江州祭
酒,到写此诗的时间为十年。
(8)庭宇:庭院和屋檐。翳:遮盖。余木:很多树木。倏忽:忽忽,转眼之间。日月:指时光。
亏:损耗。
[译文]
闲散之时多自由,
光阴逝去却难留。
如今驱使总行役,
眼下乘车东崖走。
天气阴沉似薰麝,
气寒激荡我怀忧。
日月运行有常规,
我来留滞岁月悠。
慷慨忆昔情意厚,
此情离我已很久。
忽忽度过十年整,
暂且为人忙不休。
忆我庭字多树荫,
不觉岁月似奔流。
其十一(1)
我行未云远。回顾惨风凉(2)。
春燕应节起,高飞拂尘梁(3)。
边雁悲无所,代谢归北乡(4)。
离鹃呜清池,涉暑经秋霜(5)。
愁人难为辞,遥遥春夜长(6)。
[注释]
(1)这首诗通过对春景的描绘,表现思念家乡的情怀。
(2)行:指行役。云:语助词,无意义。惨风:悲凉之风。
(3)应节:按照季节。起:指飞来。尘梁:落满灰尘的屋梁。
(4)边雁:边疆的大雁。无所:无处所,没有停总之处。代谢:更迭,交替。指一群接着一群,
陆陆续续。
(5)离鵾(kūn 昆):离群的鵾鸡。鵾鸡,似鹤之鸟。
(6)愁人:诗人自指。
[译文]
此行离去家不远,
回顾悲凄风正凉。
春燕依时已返家,
高飞恋恋绕屋梁。
悲哀大雁无居处,
陆续北飞归故乡。
落落鵾鸡鸣清池,
历经夏暑与秋霜。
我今惆怅言难尽,
漫漫煎熬春夜长。
其十二(1)
袅袅松标崖,婉娈柔童子(2)。
年始三五间,乔柯何可倚(3)。
养色含津气,粲然有心理(4)。
[注释]
(1)这首诗借咏幼松以喻童子,幼松培育得当,便可成材,童子也是如此,寓有把希望寄托于新
生后辈之意。
(2)袅袅(niāo 鸟):摇曳,纤长柔美的样子。标:树梢。崖:逯本作“雀”,各本均作“崖”,
今从后者。婉娈(luán 峦):年少而美好的样子。柔:柔美。(3)三五:指十五岁。乔柯:高大的树
枝。
(4)色:神色,精神。津气:津液精气。《素问?调经论》:“人有精气津液。”粲然:鲜明的
样子。心理:神理,谓有神气。
[译文]
松梢摇曳在山崖,
恰似弱柔美少年。
年少大约十五岁,
高枝尚嫩不能攀。
保持生气细培养,
光粲有神可参天。
咏贫士七首
[说明]
这组诗大约作于晋。宋易代之交,是陶渊明晚年的咏怀之作。这些诗歌
通过对古代贫士的歌咏,表现了诗人安贫守志、不慕名利的情怀。
其一(1)
万族各有托,孤云独无依(2)。
暖暖空中灭,何时见余晖(3)?
朝霞开宿雾,众鸟相与飞(4)。
迟迟出林翩,未夕复来归(5)。
量力守故辙,岂不寒与饥(6)?
知音苟不存,已矣何所悲(7)!
[注释]
(1)这首诗以孤云、独鸟自况,象征着诗人孤独无依的处境和命运,表现出诗人守志不阿的高洁
志趣。
(2)万族:万物。族,品类。托:依托,依靠。孤云:象征高洁的贫士,诗人自喻。
(3)暖暖(ài 爱):昏暗不明的样子。余晖:留下的光辉。此句喻东晋灭亡。
(4)朝霞开宿雾:朝霞驱散了夜雾。喻刘宋代晋。众鸟相与飞:喻众多趋炎附势之人依附新宋政
权。相与:结伴。
(5)翩(hè河):鸟的翅膀,代指孤鸟。喻贫士,即诗人自指。这句诗人自喻勉强出仕。未夕复
来归:天未黑时又飞了回来。喻诗人辞官归隐。
(6)量力:根据自己的能力,犹尽力。守故辙:坚持走旧道,指前人安守贫贱之道。
(7)苟:如果。已矣:犹算了吧。
[译文]
万物各皆有倚靠,
孤云飘荡独无依。
昏昏消散灭空中,
何日才能见光辉?
朝霞驱散夜间雾,
众鸟匆匆结伴飞。
孤乌迟迟出树林,
太阳未落又飞归。
量力而行守旧道,
哪能不苦受寒饥?
知音如果不存在,
万事皆休何必悲!
其二(1)
凄厉岁云暮,拥褐曝前轩(2)。
南圃无遗秀,枯条盈北园(3)。
返回书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