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网 - 人生必读的书

TXT下载此书 | 书籍信息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返回首页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斑马森林 田原

_8 田原(当代)
  Minne说:"就算逃避又怎么样,你知道那是什么吗?那太复杂,是不适合我们的!"
  Mickey根本就无言以对……
  有几个填充玩具懂得什么是爱呢?如果填充玩具也有爱,那么他们的爱一定是一种最干净的,特别是象Mickey这样一只善良的填充玩具。
  其实mickey有时也会想变成人,但是他绝对反对毛毛所说的那种方法。那是一种掠夺,一种卑鄙的行为,用别人的生命和自己的交换。Mickey至少也要在换之前问一问别人是否愿意呀!
  一个人长久喜欢是一个填充玩具是一件很难得事情。人们一般都会很快对一个填充玩具感到厌倦,至于具体的时间是多少也很难说,也许一年。但也有可能是一个月,甚至是一个星期,一天……如果一个填充玩具的主人一直喜欢他,Mickey想那就可以上升为一种爱了,要得到一个人的爱是多么不容易呀!为什么要伤害一个爱自己的人呢?Mickey觉得如果有一个人真的爱自己,他是绝对不会忍心伤害那个人的。如果真的有人爱他,他一定会满足了,每天静静地陪着那个人就够了,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呢?伤害一个恨自己的人还是有理由的,但是伤害一个爱自己的人?Mickey想不通,也许是他过于善良了吧!
  9这一次生命有多长?
  有一天,Minne问Mickey:"你说,我们的生命有多长?"
  这可把Mickey难住了,他想了半天才说:"我想会是很长的吧!"
  Minne又问:"那到底有多长呢?"
  Mickey觉得为难了,这在Mickey的印象里是Minne第一次向他问问题,Mickey是多么想把这个问题回答好呀!但是答案是什么呀!Mickey觉得自己真是太该死了,Minne第一次问自己问题就不知道怎么回答……
  Minne又说话了,她说:"是不是比人长?"
  Mickey说:"我想是的吧,我想我们也许会活到我们的的身体不再现在吧!"
  Minne却说:"真是可笑,我们居然连自己能或多长时间都不知道呀!"
  Mickey忙说:"其实人也不知道呀!据我所知,人们活多长时间也是不定的,有的人很老才死,但是也有的很早就死了呀!"
  Minne说:"但是他们最起码还会有一个标准,如果没有意外人们都会死在一个差不多的年龄里。"
  Mickey没有办法,只有说:"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这很复杂,我想我现在还没有能力弄清楚这个问题。我确实不能为我们的死期找到一个标准!"
  Minne说:"我倒希望这一次生命会短一点!"
  Mickey说:"为什么?"
  Minne说:"好快一些进入下一次生命呀!是你说的另一种生命,难道你忘了吗?"
  Mickey和高兴Minne接受了他的另一种生命的说法,但是他还是担心一些事情,他说:"进入了另一种生命,我们不就不能认识了吗?"
  Minne想了想,说:"我想就算在另一种生命里也是会相识的,我觉得有些东西就是会注定是被联系在一起的,就算是在另一种生命!"
  Mickey希望是这样的,一个美好的想法!
  Mickey和Minne都时常会沉浸在一种美好的幻想之中。Minne想到的最多的还是森林,里面什么都有的森林,一个仙境!而Mickey有时会想到海,虽然他从来都没有见过海,但是他会极力想象海的样子。人们都说海就是无尽的水,而且是蓝色的,于是Mickey就想象没有边际的水,蓝色的,在阳光下还会闪闪发光。而他和Minne就漂浮在海面上,一切都是暖暖的,而且十分甜蜜……
  就象一个奇迹,售货员和顾客总是喜欢移动他们,但是Minne和Mickey总是没有被分开,他们就在一起,依然满脸的幸福。还有另一种生命,最近Mickey又把这一个想法扩大了,他想会不会有多种生命呢?不止是现在的一种和原来所想的"另一种",说不定,他们还可能有其他的很多选择,也许在其他的生命里,他们还可能是树、是海洋、是泥土、是斑马、是草、是很多很多,多到Mickey自己都无法想象……
  有一次Minne竟然还赞扬了Mickey,她说:"Mickey我觉得你想的东西都挺有意思的,非常美妙!"
  Mickey觉得那是他至今为止听到的最动听的话了。
  10 Ce!亲爱的Ce
  其实每天,他们都是等待奇迹发生的。奇迹是有可能发生的。
  一天,一个女孩走进了这个地方。她大概只有12到13岁吧。她是和她的父母一起的。她一进来,刚进入Minne和Mickey的视线,他们就都喜欢上那个女孩了。她看上去是那么的亲切,就象认识了很久一样。而且她有一张精致的脸。平常Minne和Mickey见到的小孩的脸都是那种还没有完全长开的脸。五官都挤在一起,看不出来什么名堂,但是这个女孩却有一张完全清晰的脸。
  她是先进来的,他的爸爸和妈妈跟在她的后面。她喜欢Minne和Mickey,一进来就走到了他们的身边。她的爸爸妈妈随后,发现自己的女儿一直看着Minne和Mickey,她的妈妈说:"你要选它们吗?我看你还是选一些其他的吧。衣服、鞋子好不好?"
  她的爸爸也在旁边说:"是呀!都那么大了,还要这些东西干什么?一点用都没有,去选些有用的东西去吧!"
  但是那个女孩根本就不听他们的,还是一直看着Minne和Mickey。Mickey和Minne都觉得这个女孩是真正喜欢他们的,从她是眼神里可以看出来。有那么一秒,Mickey甚至觉得他在和她交流,兴奋无比!
  那个女孩的爸爸又说话了,他说:"走吧,到其他的地方去!"
  那个女孩回过了头说:"我就要这个!"
  她的爸爸忙说:"这个,这有什么好的!"
  妈妈也顺着爸爸说:"是呀这个有什么好的?去买其他的!"
  那个女孩却不管,还是站在那里,看着Mickey和Minne,她用沉默表示自己的抗议。妈妈见她不动,便开始开软的,她走到了那个女孩身边,说:"听话!买了漂亮的衣服多好,马上就可以穿了。好不好?"
  那个女孩还是不动,看来她就是要定了。她还用一只手拽着Minne的脚,拿着她的叫在空气里画着圆圈。
  Mickey紧张极了,这个女孩到底是要哪一个呢?她会把他和Minne拆开的呀!Minne也有同样的想法,她喜欢那个女孩握着她的脚转圈,但是她还是害怕和Mickey分开。
  那个女孩的妈妈看她这样固执,就走到了她的爸爸那里,和她的爸爸小声说了些话,象是在商量什么。最后爸爸露出了一脸烦躁的样子,说什么:"我不管了,你要随着她就随着她吧,真是的!"
   妈妈又转过了头,对那个女孩说:"好吧,你挑吧,要哪一个?"
   那个女孩转过了头,用一种非常坚定的语气说:"我两个都要!"
  听到这话她的爸爸一下子就火了,他大声说到:"你还依着她,完全就是得寸进尺!"
   妈妈忙说:"这是在外面呢!你小一点声音说话!"
  爸爸却说:"小什么?这个孩子就是这样的,总以为自己想要什么就有什么,还了得?真是该好好地教训她!"
  那个女孩转过了身,向外面走去,她说:"我就知道那么不会给我买!我自己有办法的,用不着你们!"
  她的爸爸听到这话,又气了,甚至伸出了手,想要打她。Minne和Mickey看了都为那个女孩难过,他们喜欢这个女孩!
   但是那个女孩还是走自己的路,一直向外面走,她的妈妈一直都拽着爸爸的手,说什么:"在外面呢,发什么脾气!"反正他们就那样拉拉扯扯得离开了Minne和Mickey的视线。
   妈妈说:"那快去选其他的东西,选了快回去,快去!"
   Ce说:"我不要了,要回去就现在回去吧!"
  Ce的爸爸听到这话,火气又上来了,他一把甩开了妈妈的手,走到了Ce面前,给了她一巴掌。Ce的脸马上就红了,在她精美的脸上,马上就产生了几个粗糙的手指印。但是Ce没有哭,虽然她觉得委屈,但是她是不会示弱的。她摸了一下自己的脸,那一片地方都是烫烫的,Ce觉得自己显得很屈辱。好多人都看着他们,爸爸和妈妈又在拉拉扯扯。Ce放下了手,眼睛望着一个方向,就想一个烈士一样,她迈着非常坚定的步子,一直向电梯走去。
  几经周折,他们终于回家了。一路上,爸爸妈妈总是拉拉扯扯的。Ce不笑也不哭,到了家后爸爸也给她一副脸色看,但是Ce不吃这一套,她一直保持着坚强的表情,毫不示弱。
  她连晚饭都没有吃,妈妈想给她吃一些东西,爸爸却拦住了。Ce一个人在房间里,她好象听到爸爸说什么:"我看她今天认不认错!"我有什么错?Ce对自己说。
  爸爸还说:"一顿不吃根本就饿不死,你别管她,完全把她惯坏了。看她这个样子,以后到了社会上面怎么生存?"Ce觉得好笑,她从来就没有想过要什么融入社会,那是什么东西?可笑,十足可笑。她一个人躺在床上,就睡着了。她是一个聪明的孩子,她想要Minne和Mickey,一看到他们,她就知道他们和自己是有某种联系的,好象很早以前就认识,她一定会得到他们的。她告诉自己,现在一定要好好睡觉,晚上还有事情要做!
  购物广场是晚上十点关门的,从Ce的家到购物广场步行要10分钟。Ce 9点起来了,她把门开了一道逢,看了看外面,爸爸妈妈肯定已经到自己的房里去看电视了。她能听到某个该死的电视连续剧的声音,一切就象她设想的一样。
   Ce轻轻地走了出去,她房间门的钥匙只有一把,就在冰箱上面。她小心翼翼地走到了冰箱那里,有小心翼翼地拿了钥匙,然后回了自己的房间。
  她家是一楼,Ce把一串钥匙放在了裤子的口袋里,然后翻窗户出去了。她虽然还不过高,也不够有力量,但是她够灵活。防盗网的钥匙也在那一串钥匙里面,Ce打开了防盗网,又站在窗子的边缘把它又重新锁上了。她轻轻一跳,就到了地面。
  她到达地面大约是9点过25分钟,接着她只用了8分钟就到了购物广场,她是小跑去的。她可是第一次在这种时候来这个购物广场,没有想到都快关门了,还有那么多的人。不过这样也更有利于Ce的行动。
  Ce转了一圈,就去了六楼的厕所里面。还好里面没有人,她想那时应该是离关门还差15分钟。果然过了一会儿她就听见了广播里面说什么,"各位亲爱的顾客,我们马上就要关门了……"之类的话。她双脚踩在马桶上面,然后蹲了下来,清洁工人看了一眼下面没有人也就走了。Ce一个人待在里面很就,直到购物广场关门熄灯。但是到了熄灯的时候她也没有很快出去,她等了很久,应该有两个小时了吧。她是一个为了要达到目的而会很有耐心的孩子,总之,大约是在12点她才小心翼翼地走出了厕所。她还在担心里面是否会有保安之类的人,但是就算有,大概也不会出现在六楼这个地方。
  她小心翼翼地走着,一直向Mickey和Minne那里走去,一片黑暗,但是她还是非常勇敢地前进着,对于那个位置,她记得很清楚。她的步子迈得很仔细,尽量不出声音。
  而这时,Minne和Mickey也在想着那个女孩,她的那句话"我两个都要!"简直让Mickey和Minne感动得都要哭了。她就好象知道Minne和Mickey在想什么一样,知道他们不想分开的。
  Minne和Mickey当时多么希望她有理解她的父母呀!要是她能把他们都买到该多好呀!无数美好的画面都在他们的脑海的闪现:他们和那个女孩在一起,那个女孩带他们去森林,带他们去海边……
  而当那个女孩出现在黑暗里的时候,他们都惊呆了。那个女孩把他们从货架上抱了下来,一手抱一个,把他们两个都拥在了她暖暖的身体里。Minne和Mickey都觉得自己要融化了,那个女孩竟为了他们在半夜进入了购物广场!有一个人为他们做这样的事情,也许这个女孩是爱上他们了吧!
  这就是一个奇迹!
  女孩坐在可地上,她完全把Minne和Mickey当成了有生命的,她对他们说:"我是Ce,这是我自己给自己的名字,比我爸爸妈妈给我的那一个好多了,那么一定要认为我是Ce!知道吗?如果有人叫我其他的什么东西,那他叫的一定不是我!"
  有一个人在和Minne和Mickey说话,mickey觉得心里暖暖的,这感觉真是太奇妙了。他想和那个女孩交流,但是填充玩具说的话,人是听不到的。而Ce就好象知道他们在想什么,她又接着说:"我也许和你们没有办法交流,但是我知道那么是会听我说话的,那么不说没有关系,就听我吧。我喜欢你们,第一眼见到那么我就喜欢上了你们,我好象本来就认识那么,注定要和你们扯在一起。这种感觉是原来从来都没有过的,有一点奇怪,但是我就是知道我要和你们在一起!
  我想明天早上,我们是可以顺利地出去的,一定没有问题。再说就算被抓到又怎么样,我还是一个小孩,不会有什么问题。不过那么放心,我绝对不会放弃你们的,无论如何,我都会和那么在一起的。希望明天早上能顺利逃亡,我是不会紧张的,你们呢?别紧张,要相信我!
  不知道爸爸妈妈会不会发现我不见了,估计是不会的,他们现在肯定还睡得象死猪一样,爸爸还在打呼噜,很大的声音。不想他们,没有意思。
  你们怎么样?你们是恋人吗?我还没有恋爱过,你们在一起看上去挺甜美的,你们要结婚吗?我想当你们的见证人。我还会想办法给你们弄戒指的,但是你们要怎么戴呢?要是能弄到西装和婚纱就好了,那一定会是棒极了!"
  说着,她又打开了手电筒,把光线对准了一只兔子,她说:"还有一个穿婚纱的兔子,可惜呀,她的太小了,要不然我就把她的剥下来给你!"
  她有拿起了一只兔子玩弄,那果然是一只做工精细的兔子,Minne和Mickey头一次离他们这么近,看上去真过瘾。不久Ce也发现了她的内裤,她拿手电筒照着兔子的内裤,开心的笑了,她说:"兔子应该是什么都不穿到处乱跑的呀,怎么弄成这样了呀!"
  说着,她就把手电筒放到了地上,开始剥兔子的衣服,她从那个打阳伞的兔子剥起。她边剥边说:"为什么要把兔子也弄得这样一副虚荣的样子,兔子应该是和蔼可亲的小动物。让我来帮你们还原吧!"
  她的手想跳舞一样飞快地动着,兔子的衣服都一件件的被剥了下来。一共有12只兔子,她对Minne和Mickey说:"你们知道吗?明天就是我12岁的生日,我觉得我长大了,甚至都有些老了,我讨厌别人一天到晚把我当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看!"
  说到这里,她拿起了一条兔子的内裤在手里玩弄,她叹了一口气,又接着说:"但是大了到底好不好呢?我就从来都没有见过我喜欢的大人他们其实都是很愚蠢的,而且不善良。
  不过我认识一个弱智,你们知道弱智是什么吗?就是那种被大多数人认为很傻的人。但是我觉得他并不是很傻,甚至比很多人都聪明。他好象有20多岁了,比我高好多,但是别人总是说什么他的智商还不如5岁的小孩。我也不知道他应该算是大人,还是算小孩。反正只有他会看一群蚂蚁一整天,有哪一个大人会盯着蚂蚁一整天呢?我就和他一起看过蚂蚁,蚂蚁是一种奇妙的动物,其他的大人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只有他意识到了。他看的得是那么得认真,我认真的程度都比不上他,怎么能说他傻呢?况且他是善良的,如果有小孩要害那些蚂蚁他就会拼命的制止,但是有些孩子在小的时候就变坏了,对他很恶劣……
  我有时候还不想长大呢?长大了又能怎么样,难道想爸爸妈妈一样找一份该死的工作然后过一辈子吗?我总不知道他们活着有什么意义,但是他们还总以为自己在做一些事情。我真是不理解,你们知道你们存在的意义吗?我对自己的存在就有一些怀疑……"
  此时的Mickey是多么想和Ce交流呀!看来她也在想一些问题,一些Mickey也会想到的问题。但是交流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此时Ce又拿起了手电筒,对准了那些兔子。他们都已经被剥得精光,ce把她们一个个并排放好了。
  但是那些裸体的兔子怎么看都不顺眼,她们好象已经失去了兔子的气质,完完全全就是一个个披着兔子皮的人。兔子的腿应该是很短的,身体才是主要的部分,而站在那里的兔子一个个都有着和人差不多的身体比例。而且连尾巴都没有了,一个个瘦条条的。Ce原来养过兔子的,她养的兔子可没有这么清瘦,她养的兔子都是毛茸茸的,身上总是暖暖的,象一个白花花的毛球。而这时的兔子一个个赤条条地站着,它们看上去都无比尴尬。
   Ce说话了:"多尴尬呀!一群赤裸的兔子,但是兔子本来就应该是赤裸的呀!这太荒谬了!我都想哭了!"
  Mickey和Minne都不明白Ce为什么想要哭,但是看着12只赤条条的兔子,确实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Ce又说:"就当是我的生日蜡烛吧,刚好12支,我竟然会有怎么尴尬的生日蜡烛!"
  Mickey和Minne都想祝Ce生日快乐,生日是一个多么奇妙的东西呀!Mickey就忘了自己的生日是什么时候,或者自己根本就没有生日。我是从哪一天开始存在的呢?Mickey问自己。
  说完,Ce还给自己唱起了生日歌,Ce唱得很怪,词完全都变了,好象唱的是什么:我的生日很快乐,有兔子做蜡烛,我偷了东西,快乐……还没有成功……
  因为词唱得太怪了,调子也变了,反正就是听起来怪怪的。但是Mickey和Minne都喜欢听Ce唱歌。而那些兔子都急得要哭了,这将会是她们一生中最尴尬的时刻。
  最后ce笑了,她的笑是那么的与众不同,在只有一个手电筒发出光的情况下,Minne和Mickey还是看清了她的笑容。Ce就象一个假人,但是她眼睛闪闪发光,透着一种强烈的生命的气息。Minne和Mickey知道自己的眼睛是绝对没有可能象这样闪烁的,他们的眼睛只不过是两片塑料而已。而人的眼睛却是那么地复杂,那么地精巧。
  Ce摸着Mickey的头说:"你们知道吗?为了你们这两个家伙,我连牙都没有刷,也没有洗澡,我现在都想去洗澡了。
  你们说我明天到哪里去呢?我可不想回家,一点意思都没有,我以后该把你们怎么办呢?爸爸妈妈肯定不会让你们留在家里。而如果要把你们留在家里,我就必须找到一个让他们相信的借口。但那就以为着我要欺骗他们,他们一般都只会相信谎话,如果我说我把你们从商店里偷了出来,他们肯定会气得要杀我的!"
  Minne和Mickey也有一些为Ce担心了,是呀!她有一个脾气暴躁的爸爸,她该怎么办呢?但是Minne和MMickey都不想离开Ce,Ce就是那个他们一直在等待的奇迹呀!
  不过Ce说:"你们也不用担心,到时候再说吧,我相信是会有办法的。第一眼看到你们我就知道我是会和你们在一起的,我想既然是这样,我们注定在一起,那就一定会有办法的。而且明天,不!是今天,现在一定都是凌晨了,今天是我的生日,给点面子吧,我相信会有奇迹发生的。我从小到大都没有遇到过什么奇迹,我想一个人的一生中是一定会有一些奇迹发生的,就算只有一个也是会有的。而我想我的那一个是会在明天吧,12,我还是比较喜欢这个数字的。
  你们说,我可以活多久呢?我想一般来说一个人是会活到50岁到60岁的,但是时常会有以外发生。我会活到什么只好呢?"
  说着Ce就躺在了地上,还随手抓了一只米老鼠当枕头。她移动着头,找到了一个最舒服的姿势,然后又开始说话了:"我觉得大多数人都认为我是一个讨厌的小孩,我觉得爸爸妈妈就是讨厌我的,其实我还是想要喜欢他们的,但就是喜欢不起来。你们有爸爸妈妈吗?你们的爸爸妈妈是什么样的?
  妈妈还说我长得象一个小妖精,小妖精有什么不好的,我觉得这个词挺有意思的,不过我也确实长得一点都不象他们中任何一个。你们也见过他们了,是不是和我一点都不象呢?他们就是那种如果被扔在一群人中间就会认不出来的人,我总觉得他们长得和许多人都一样,不丑也不好看。我总觉得好多人都长得一样的,没有任何特点可言。但是我觉得你们就和其他的米老鼠不一样,我就是知道!还有,我觉得每只斑马都是不一样的,我看过斑马的,在动物园里,你们知道动物园是什么吗?有很多动物的地方,都被关在笼子里。我觉得那些动物挺可怜的,特别是猴子,全部都被关在肮脏又潮湿的笼子里。它们都已经完全没有自尊,每天所做的就是想尽一切办法向游人要东西吃,还相互抢东西吃,好象它们活着就是为了有一些东西吃。你知道吗?它们简直是什么都吃,什么巧克力、果冻、糖果、饼干……它们甚至还会剥开包装袋,动作比我还熟练。
  动物园里到处都是放了一天的牛奶加上厕所的味道,那种味道还总是热热的完全让人觉得可怕。斑马那里还算好一点,但是那里只有几只斑马。他们都有不同的脸和不同的花纹,他们真是一种极其漂亮的动物。我真想看他们很久很久,但是爸爸妈妈不让,他们总是不让我做这个,也不让我做那个。他们总认为自己是对的,难道他们就不知道我活动他们是不一样的吗,为什么要用自己为标准来衡量我的行为?算了不说他们,真没有意思。
  我知道你们不单只是填充玩具那么简单,是吗?也许你们也想和我说一点什么,但是语言不同。算了这没有关系,我想总有一天我们是能交流的。如果这一辈子不行的话,就到下辈子,我们还会有另一种生命的,或者说是很多种,而且我相信我们在其他的生命里也是会相遇,这是注定好了的,是吗?
  早上我们还要躲到厕所里去一阵子,你们不会介意吧!希望你们不要介意,是为了我们好,我都觉得从明天开始我们就要开始新的生活了。你们和我,说不定还会遇到另外一个人的,也许。
  我想我们就把这些兔子这样留在这里吧!第二天,人们肯定会大吃一惊的,我还真想看看他们那种吃惊的样子呢?
  其实我偷你们并不是因为我是个坏孩子,你们懂吗?我想我不是一个坏孩子,我只是太喜欢你们了。其实我想用钱买,我是可以做到的,但是我需要骗人,使用各种手段,我不想那样。而且我觉得要那样去得到你们,太卑鄙了。我不想用钱来衡量你们,我知道你们绝对不是什么商品,是吗?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的,讨厌的商品。我也讨厌别人把你们当成商品出售,我真的讨厌这样!
  我明天也不想去上学了,太没有意思了。我讨厌那里,总有一种乌龟的味道,那种养了上十年的乌龟。那里没有太多我喜欢的人,而且过不了多久,我还要去上中学,那里是多么可怕呀!有那么多人,一天到晚都待在那里,就好象没有休息一样,我想做一点我自己想做的事情,我可不想花太多时间在那里。
  但是爸爸妈妈总是说什么,我现在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学习,如果现在不学以后就没有机会学了。他们怎么就没有想到过,如果现在不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以后就没有机会做了呢?我想他们一定认为自己知道我以后要做什么,他们只知道应该,他们从来都没有考虑到我是否愿意。
  特别是爸爸,他总说什么,现在外面的竞争是很激烈的,如果不学习以后就根本没有办法在社会上立足。但是不就是他们那一帮人把什么所谓竞争的东西弄出来的吗?这太可耻了,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他们总是试图他一切都弄得很复杂。这个世界就是被他们弄坏的,他们为什么就不想一想怎么回到一种平衡的状态呢?
  算了这个问题有一点复杂,我还太小了,也许应该以后再思考这个问题。"
  Ce最后说:"让我们一起等着天亮吧!"
  第二天早上8:15左右Ce就抱着Minne和Mickey躲进了厕所,他们躲进的是三楼的厕所,那里是卖男人衣服的地方。Ce认为这个地方,一大早最没有可能有人来了,而且那里的楼梯正好对着一个楼梯,那是通常不会有人走的楼梯,Ce已经想好了,等到40多分钟之后,也就是商店开门不久的时候走出去。
  时间必须把握好,不能在一开门的时候就出去,那样一定会有人怀疑的。也不能等太久,因为他们很快就会发现12只兔子被剥了衣服,而且有两只米老鼠不见了。时间是很重要的!
  Ce一直在最里面的一间里面,之间有2个人进来过,但是都没有走到Ce那里。
  Ce有一种比较强的时间的概念,也就是在商店开门半个小时后,她打开了门,里面没有人。于是她跑了几步,到了楼梯那里。然后放慢了脚步,向楼下走去。
  本来一切都顺利,但是走到大门口的时候,一个售货员看到了她,那个售货员昨天看到了她被她的爸爸打了一巴掌。那个售货员立即觉得有一些奇怪,于是在后面叫:"小朋友,等一下!"
  11也许他们可以一起离开
  听到这个声音,Ce赶紧加快了脚步。不一会儿,她就出了门,到了马路前,她想都没有想就横冲直撞地走上了马路。这个时候,一辆吉普车开了过来,那种老式的军用的吉普车,带着古老响声开了过来。Ce依然向前走。吉普车的司机刹了车,但是Ce走得太急,刹车也不是那么灵了,所以它撞到了Ce。那个售货员看到这里一下子愣住了,停在了商场门前。
  那个吉普车的司机下了车,Ce已经有些晕了,看不清那个司机的样子,只觉得他穿一件黑白条纹的上衣,就象一只斑马。
  Ce的手里还是抱着Minne和Mickey,那个象斑马的人,把Ce抱进了车里,也拿走了Minne和Mickey,然后向医院去了。
  Ce醒来的时候,她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个象斑马一样的身体,过了好长时间,她的眼前才完全清晰起来。她这才看清,是一个男人站在她的身旁,而自己躺在一张病床上,在一个大病房里面。
  那个男人说:"我叫Ct,你叫什么名字?"
  Ce望着他说:"我叫Ce!"
  Ce看了看自己的手,还被插着掉针,她看不见Minne和Mickey,她急了,一下子坐了起来,说:"我的Minne和Mickey呢?"
  Ct这时已经转过了身去,当他再转过来的时候,手里拿着Minne和Mickey,他说:"你别担心,都在我这里!"
  Ce看着他笑了,她说:"你有没有告诉我的爸爸妈妈?"
  Ct说:"你的爸爸妈妈是谁呀?我才不认识呢?"
  Ce又说:"那我伤得严重吗?"
  Ct说:"不是很严重,我想没有多大的问题,只是腿扭伤了。你是故意吓我吗?一下子倒在了地上,我还以为自己闹出人命来了呢!"
  Ce说:"那你给我付了医药费吗?"
  Ct说:"我只是交了一定的费用,你可做了不少检查,我对医生说要等你的家人来,我只是一个路过的好心人而已!"
  Ce想了想说:"那就是说我没有什么问题,可以走了?"
  Ct说:"我想是可以的,但是你还在打掉针,我看你还是待一段时间吧!"
  Ce说:"你过来!"
  Ct听了她的话,便走到了Ce的身旁。Ce小声对Ct说:"你愿意带着我和你一起走吗?"
  Ct笑了,他也凑到Ce的耳边说:"我就知道,第一眼看到你,我就觉得有什么联系,还有你手里的Minne和Mickey!"
  Ce说;"那你就快带我走吧!"
  说着,Ce就一点点撕开了手背上的胶布,然后把针拔了出来。Ct把她抱了起来,Ce还是一个小孩,要把她抱起来很容易。当然还抱着Minne和Mickey。Ct抱着他们以最快的速度冲出了医院,上了那辆吉普车。开动了它,一会儿,医院就不见了。
  Ce高兴得在车上举起了手,摇动着她那双精致,而且没有成熟的手。Ct说:"你是真的要和我走吗?你要想清楚!"
  Ce说:"再清楚不过了!"
  Ct又说:"要去哪里?"
  Ce说:"太多地方了,我要去森林,什么都有的森林。我想看一看什么都没有穿的兔子到处乱跑。我还想去海边,有很多水的地方,你知道吗?我还从来都没有去过海边呢!"
  Ct说:"真不错,我也想去,还有吗?"
  Ce说:"对了,还有斑马,我想要看斑马。我不想看可怜的几只斑马,我想要看很多很多斑马,在哪里能看到?"
  Ct说:"我也一直想看那样的斑马,我想应该是在非洲吧!"
  Ce说:"好!那我们就去非洲吧!"
  Ct说:"那好象有一点困难,但是我想还是可以的吧!"
  Ce说:"那你就快一点开吧!不过我的肚子饿了,我没有吃昨天的晚饭,也没有吃今天的早饭,现在什么时候了,我该吃午饭了吗?还有今天就是我12岁的生日,我昨天刚给自己过了生日,我有12只裸体的兔子作生日蜡烛……"
1在这里无法入眠
  Ce讨厌学校的宿舍,一共有4个人挤在一间房子里面。
  Minne也讨厌,和Ce的感觉一样。而她们就在同一个房间里面,Minne睡在下面的一张床,而Ce睡在她的上面。
  到这里来已经有一个星期了,是夏天,每天晚上Minne都睡不着。这个小房间里太热了,而且很闷。
  其实Ce也睡不着,和Minne一样,她觉得热,而且闷。
  吊扇转着,还有节奏地发出吱吱的响声。那个掉扇显然是老了,转得非常吃力。Minne看着对面的两个女孩,她们是怎样睡得如此投入的呢?Minne甚至听见了她们的呼吸,夜里很静,所以她们的呼吸声显得有些巨大。Minne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没有这样的呼吸呢?她几乎听不见自己的呼吸却清楚地听见了相隔1米以外的人的呼吸,难道是和自己的距离太大了吗?
  床突然响了一下,这可把Minne吓坏了,她的身子都颤了一下。要知道在这样的夜里,有一点声响是很能吓到人的。
  原来是对面的那个女孩翻了身,床已经很旧了,那个女孩又有一点胖,所以发出的声音有一些大。是那种木头和钢板混合的声音,听起来让人毛骨悚然。
  同时Ce在上面,看着一只蚊子和一只蛾子。那只蚊子总想要Ce,所以Ce总是在不停地微微动着,赶走蚊子,她有一些讨厌这只蚊子,但还是不想把它打死。一想到那只蚊子死在自己的手里,身体被拍得四分五裂,还有一小滩血,血也不知道是谁的是否干净,Ce就觉得恶心,怎么也不敢下手打这只蚊子。而且蚊子虽然有一些讨厌,但毕竟还是一种生命,又何必随便剥夺别人的生命呢?
  比起蚊子来,Ce比较喜欢停在天花板上的那只蛾子,它是那么地安静。虽然它不是很好看,但是它是那么地安静,一直就那样,一动也不动。Ce觉得自己是一定不可能保持一个动作那么长时间的,所以她很佩服那只蛾子。
  蛾子是应该去光明而又温暖的地方的呀!不是有飞蛾扑火一说吗?Ce觉得那是一种很有意思的做法,但是这对蛾子来说,只是一种本能的反应。Ce觉得那会是一种很美妙的冲动,她就曾有过这样的经历。那是很早以前,那个时候每到一定的时候,很多人就会为死去的人烧纸钱。妈妈就曾这样做过,那是一个闷热的夏天,到了晚上连风都没有。但是妈妈还是用粉笔画了一个小圈,然后点燃了一张纸钱。Ce当时就一直在旁边,她看着红红的火出神。夏天是很热的,但是Ce却想走得离那团火更近。她觉得除了热以外,还有其他的东西。那团火好象控制了她一样,完全抓住了她的呼吸。那团火跳跃着,以一定的节奏燃烧着,不仅这样,它还把Ce拉如了自己的呼吸之中。让Ce和它以一样的节奏呼吸,它燃烧得是那样快乐,弄得Ce都想跳舞了。Ce甚至觉得她想跳入那一团火焰中,她想要让自己受伤,让火刺痛她的皮肤,她想要体验那种疼痛。她觉得那团美丽的火焰会把她带入另一种状态之中,另一种可能性之中……
  而睡在下面的Minne终于忍不住了,她轻声地说:"ce你睡了吗?"
  Ce听到Minne的声音先开始还以为是在做梦,Minne的声音从下面传上来,简直就象是从地下传上来的。Ce清理了一下脑子,刚才她满脑子里面就只有那只蛾子,还有火焰。
  Minne见她没有回答,还以为她睡了,便叹了一口气。Ce却说:"你叹什么气呀!我没有睡!"
  说着Ce就侧过了身子,把一只手搭了下来。Minne说:"我实在睡不着,太热了,也许还有其他的原因,反正我就是睡不着,你呢?"
  Ce的手在半空中摇晃着,Minne看着她的手,她是多么希望自己有一双象Ce一样的手,一双没有什么缺点的手。而此时她那双完美的手,就在半空中摇晃,细长的手指,造型精美的手掌。
  Minne看着她的手,把自己的手也伸了出去,但是触不到Ce的手。Minne是那么想触到Ce的手,于是她坐了起来,拉住了Ce的手。
  在半夜里,一个睡在下铺的女孩拉着一个睡在上铺女孩的手,这让她们两个人都觉得有一点尴尬。Minne甚至有一些后悔自己的行为了,但是她还是没有松开手,她喜欢Ce柔软的手,她的手还是暖暖的,比Minne想的要暖多了。
  2一切都好,就是没有床
  Minne最后觉得解决这个问题最好的方法就是说话,她说:"我们一起去找房子住吧!我们可以找一个便宜一点的房子,我们住在一起,我们说不定还可以安一个空调,那样就不用忍受太热或是太冷了……我们还可以一起做饭吃,我会做很多东西吃……还可以按自己的想法收拾房子……我们可以在墙上画画,可以干很多在这里不能干的事情,我们还能睡得好一些……"
  第二天,Ce和Minne就开始去找房子了。她们在学校附近的街上转,想找到自己想要的房子。
  她们试了很多,但是都不满意。大多都是那种让人感觉潮湿而有闷热的房子,和学校的宿舍没有太大的区别。而那些看上去好一点的又太贵了,她们还是学生,不可能出太多的钱。
  最后,她们看到了在一栋12层高的楼下,有房屋出租的招牌。那栋楼房看起来有一点旧,呆呆的。而且看上去很假,就象是纸做的。但是她们还是打了联系人的电话,那个人说:"你们是真的要租吗?"
  Minne说:"我们当然要先看一看房子怎么样!"
  那个人说:"好吧,那明天看吧!"
  Minne想就这样算了,等到明天再说,但是Ce急了。她是那种要办一件事情,就想用最快的速度办完的人。
  Ce接过了电话,说:"今天不行吗?我们明天就没有时间了,而且我们想要快一点搬进去!"
  Ce又对着话筒说了好多,最后那个人答应了。15分钟后,他们在那栋12层高的楼下见面了。那是一个和蔼的老人,他没有多说什么话,只是领着她们上楼,他说:"是在最顶层。"
  Minne和Ce都高兴极了,一个在顶层的房子,多么有诗意呀!但是那个老人在电梯上总是一副不高兴的样子。似乎都不想去那个房子。
  出了电梯,那个老人才说:"我看你们还都是学生吧!我也不瞒你们什么了,说实话这个房子里面原来死过人的,是一个人和一条狗,都死在了那个房子里面。如果你们不想租的话,就算了!"
  三个人都沉默了一会,然后Minne说:"先进去看看吧!"
  于是他们进去了。这里是那种典型的现代住宅楼,楼道里没有什么人,只有一个个样子愚蠢的铁门。
  她们随着那个老人去了最里面的那一间。
  但是那里完全没有给Minne和Ce不好的感觉,她们都在进入那个房子的第一秒就觉得无比的亲切和愉快。那个房子完全欢迎她们,而且好象很久以来就在在等待她们的到来一样。
  Minne笑着看了看Ce,然后说:"要租的话是什么价钱?"
  那个老人说了一个低得让她们都觉得好笑的价钱,他还说:"还有一个天台!"他说话的声音都是颤抖的,完全没有想到这两个女孩会有这样的决定。
  Minne和Ce完全是笑着跑回宿舍的,Ce总在问Minne:"你傻笑什么呀?"Minne说:"你也在傻笑呀!"
  一路上,她们手拉着手,就象那种在一起玩得很好的小女孩一样。
  "这是我们的新生活吗?"Minne躺着上问Ce。
  Ce说:"你是指我们?"
  Minne说:"对!是我们!"
  Ce说:"但是我们的旧生活是什么呢?"
  Minne说:"在学校宿舍的一个星期是生活吗?生活到底是一个什么概念?"
  Ce转过了身,面对着Minne,她说:"我也说不清楚,但是我们好象一直就在生活呀!真是奇怪,你说现在在宿舍里的人都在做什么呢?她们都睡了吗?"
  Minne说:"我总觉得睡觉对于和我们住在一个房的另外两个女孩来说,完全就是一种任务,而且是她们非常胜任的任务。不管条件多么艰苦,她们总能完成那个任务。"
  Ce笑了,她说:"是呀!她们总能睡得那么地好,我真是不理解。"
  Minne说:"但是我们现在还不能睡呀!我们忘了弄一张床!"
  Ce说:"睡觉一定需要一张床吗?"
  Minne说:"我还觉得睡觉是需要床的!"
  她们太激动了,要下这个房子已经是下午5点多了。她们都饿了,于是去吃了东西。吃完后又回学校拿东西。她们把所有的东西都搬过来了,但是才发现她们连一张床都没有。
  3一个月之前
  那个房子原来住的人和他的狗是在一个月之前死的,也就是说还没有死多久。他给这个房子留下了很多东西。
  一个月前,他买了一张漂亮的沙发,他用那个沙发当床。那是一张很大的沙发,刚好够一个人睡下,红色的,毛绒绒的,很舒服。他原来有一张床,一张简陋的床,有了这个沙发以后,他就再也不想用那张床了,于是他就把那张床拆了。现在那张被拆了的床还在储藏室里,Ce和Minne还没有发现,其实所谓的床,也就是一块木版和几根铁杆,需要一定的技巧才能把那些东西组成一张床。
  一个月前,他换了一个淋浴头,一个漂亮的,可以非常自由移动的。方便给自己洗澡,也方便给他的狗洗澡。
  一个月前,他给冰箱除了霜,也给冰箱洗了一个澡,它实在是太脏了。那个如今已经死去的人好象是平生头一次对冰箱做这样的事情。做完之后他还去超级市场买了几个颜色鲜亮的罐头,几个亮晶晶的玻璃瓶装饮料,以及一些长得很漂亮的蔬菜。
  一个月前,他把原来在墙上画的画全部都涂了,但是忘了涂天台上的。至于为什么要涂掉,他自己也不是很清楚。也许是因为他觉得原来画得不太好吧。
  一个月前,他换了一次灯泡,换好之后他没有站稳,脚一歪,就摔了下来。他自己倒没有什么,但是他压到了他的狗,疼得狗尖叫了半天。但是他的狗一点都没有为此而埋怨他,只是经常为此在他面前撒娇。直到他们都死去的那一天……
  一个月前,他还为自己买了一件新的衣服,一件黑白条纹的上衣,就象斑马一样。
  总之一个月前还发生了很多的事情,现在也说不清到底是哪一天发生的了,反正都是在一个月之前的。
返回书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