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网 - 人生必读的书

TXT下载此书 | 书籍信息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返回首页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仲夏蔷薇

侧侧 (当代)
《仲夏蔷薇》
正文 内容简介
《仲夏蔷薇》
轻奇幻+偶像明星+梦幻爱恋,时下最流行元素一网打尽!
二十万读者急切等待!
内有杂志连载从未有过内容!
龙神变身超级美少年,凤神化身超人气偶像明星,与灰姑娘梦幻之恋
少女奇幻言情2010开年巨献!
【内容简介】:
海滩偶遇的少年竟是神秘龙族,超人气偶像原来是凤凰变身。高中女生祁恋恋正面临种种怪奇异大事件!
出门度假却意外来到神秘小镇,被卷入好莱坞大片般的枪战事件。意外救下的少年竟然是龙族,这条自恋龙竟然还逼她结婚声称是报恩以身相许。苦命的祁恋恋就这样成为了“已婚妇女”,被迫开始与龙同居的人生。
而她崇拜的超级偶像靳宸枫竟然是龙族的死对头凤凰,不但送给她凤凰族的订婚物流光吉羽,更经常与自恋龙在她家展开龙凤大战。忍无可忍的恋恋举起了平底锅拍向凤凰的脑袋,一个不小心把它拍回雏鸟状态。看着靳宸枫扑向自己喊妈妈,恋恋欲哭无泪。
龙的未婚妻&凤凰妈妈,十六岁高中生的奇异事件簿就此掀开,仲夏童话,正在进行!
正文 编辑推荐
《公主志》主打小说连载。人气最高作品!
单行本内收录杂志从未有过内容,读者热烈期待。
时下最流行的少女奇幻式言情,高中女生与龙神变成的美少年和凤神变身的超人气偶像明星恋爱的故事。
故事跌宕曲折,极富吸引力。
上市之前即被传统、网络、游戏各方媒体热力宣传,打造2010开年最热!
作者之前曾出版过几部小说,销量不错,有读者基础。
正文 作者简介
【作者】
笔名:侧侧(曾用名:侧侧轻寒)
职业:织梦者(被PIA飞,其实就是写手啦)
性别:女
生日:4月13日
星座:白羊
血型:O
专业:汉语言文学
爱好:甜食、睡觉、逛论坛
性格:典型的热血白羊
喜欢的颜色:粉红、鹅黄、淡紫、嫩绿……诸如此类
喜欢的运动:跳水和滑冰(其实都不会)
喜欢的水果:菠萝和桃子
侧侧,曾用名侧侧轻寒,爱甜食、爱宋朝,胸无大志,自由散漫。喜欢古诗词,不求甚解;研究过星象,可至今只认得太阳与月亮。时空广袤,人生无限,独自在自己的路上且行且缓。爱写小说,曾做过编辑,作品散见于《武侠》、《奇幻》、《言情
正文 楔子
【楔子】
白色的甬道铺满玫瑰,穿着云朵般蓬松白色婚纱的新娘戴着晶莹闪烁的钻石皇冠,曳着长长的头纱,穿过粉红色的蔷薇拱门。
对面,是俊美惊人的新郎,穿着白色的礼服,微笑着向新娘伸出手,将她戴着白色蕾丝手套的手紧紧握住。
他们穿过白玫瑰的甬道,走向灯火辉煌的教堂。在千枝灯烛的光芒下,一个客人也没有,只有神父站在那里,背后是捧着唱诗本的唱诗班儿童。古老的教堂庄严肃穆,高大的彩色玻璃色彩斑斓,墙壁上彩绘的圣母,面带着慈祥的微笑,注视着下面这一对新人。
神父庄重地问新郎:“你愿意娶你面前的女子为妻,以后无论疾病、灾难、死亡都不能使你们分开,相亲相爱一辈子吗?”
“我愿意。”新郎虔诚地低下自己漂亮的脸,深情地看向自己对面的新娘。
神父转向新娘:“那么,你愿意嫁给你面前的男子为妻,以后无论疾病、灾难、死亡都不能使你们分开,相亲相爱一辈子吗?”
新娘激动地转过头,看着新郎,看着他在教堂的彩色玻璃窗下,被阳光的色彩染得蒙着一层彩虹颜色的漂亮容颜,他美丽的,就像是一枝百合花开在朝霞中。
新娘的左手被新郎紧紧地握着,所以她只能激动地,慢慢地抬起右手,然后——
狠狠地给了新郎漂亮的脸一拳!
新郎低叫一声,捂住自己的脸,用一双委屈的、清澈明净的眸子看着新娘。
唱诗班的孩子全都张大了嘴巴,圣歌的音调顿时被堵在了他们的喉咙中。而神父手中捧着的圣经,和他的眼镜一起吧嗒一声掉在地上。
披着婚纱,戴着皇冠,蒙着面纱的新娘,握拳大叫:“我才不要嫁给你!不嫁不嫁我死也不嫁!”
大声吼完,她提起裙摆,转身踩着白色玫瑰花,落荒而逃。把那个美丽惊人的新郎,一个人抛弃在光芒璀璨的教堂中。
玫瑰花在她的脚下凌乱,草叶在她的身边倒伏,碧蓝天空中的流云不停地聚散,那个惊人俊美的新郎,在后面紧紧追着自己逃跑的新娘。
在奔跑中,她仓促地回头,看见了他焦急而悲伤的眼睛,他伸手想要牵住她的裙摆,他低声叫她——
“恋恋……”
正文 《仲夏蔷薇》(1)

“亲爱的乘客朋友们,列车已经到达汪洋镇,请下车的旅客注意自己的行李,谢谢您一路的乘坐,再见。”
火车上,广播中,轻柔的女声响起,让祁恋恋从噩梦中醒来。
“有没搞错啊,怎么会做这么奇怪的梦,梦见自己要结婚也就算了,居然还在梦里当众殴打这么帅的新郎……”她自言自语着,敲敲自己的额头,让自己从那个提着裙摆逃婚的梦中醒来,然后提起自己的行李,下了火车。在火车开出站台的汽笛声中,她迷迷糊糊地睁眼看着前面。
阳光,沙滩,椰子树,凉凉的海风,还有……相接在一起的蓝色海天线。
恋恋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只是眼睛渐渐地睁大,良久,她终于大吼一声:“这真的是汪洋镇吗?”
旁边经过的老爷爷,很慈爱地回答:“是的,这就是汪洋镇。”
“为什么这里会是汪洋镇?小伊说……小伊说汪洋镇是偏远内陆山区,镇上种的是成千上万的白杨树啊,谁能告诉我为什么内陆山区会有大海?”
“小姐,我从小到大没有见过白杨树。”老人家缓缓地离她远去了。
她站在那里,目瞪口呆。良久,她把自己的手机拿出来,拨通了电话:“喂……小伊吗?”
小伊气急败坏的声音立刻从那边传来,差点震聋了她的耳朵:“你怎么现在还没到?我们在这里等死你了!”
恋恋弱弱地对着电话说:“我按照你的指示,在汪洋镇下了火车,你说下了车沿着唯一的一条路,一直往南走,五分钟就可以到你外婆家的,可是……可是为什么我旁边没有路,五分钟路程外也没有房子,面前除了火车铁轨就只剩下大海?”
“大海?”小伊怒吼,“你是不是还没睡醒啊?我们这里连个湖都没有,哪来的海?”
“那么……我看见的是什么……”恋恋站在那里,望着面前的大海,失魂落魄地问。
路过的行人听到她喃喃的问话,于是坚定地回答:“小姐,你看见的是海。”
正文 《仲夏蔷薇》(2)
“你找到路标了没?”
“找到了啊,上面写的,确确实实是汪洋镇!”
“难道我们身处不同的两个时空?”
“怎么可能!我过去买火车票的时候,还问了售票员了,她一边和人聊天一边很爽快地就给了我来这里的车票——你觉得有人要把我送进异时空的时候,会那样漫不经心吗?”
“……那么,你现在在哪里?”
“我现在就在汪洋镇的路标底下。”
“我也在汪洋镇的路标底下!你看到我了吗?”小伊对着电话大叫。
恋恋抬头四下张望,在空空如也的路边,在指示牌下,在写着大大的“汪洋镇欢迎您”的牌子下,她只觉得一阵风从自己的面前哗啦啦刮了过去,有一片大大的叶子,随风从她面前缓缓飞过。
她一个人站在那里,无比凄凉地回答:“没有……我一个人……”
可是,小伊电话的那头,明明传来一阵嘈杂,她可以想见那边热热闹闹的样子。
她们两个人站在电话的两头,沉默。
良久,恋恋问:“那么,我是不是应该回家去?”
“好奇怪啊,我明明就在路牌底下啊,你也在的话,怎么会看不到你呢?”小伊还在固执地坚持。
“我确实看不到你!”空无一人的夏日海边路牌下,恋恋绝对只有一个人,站在那里欲哭无泪。
“那,恋恋,你看到没?面朝着路牌正面,往左边走十步左右,就有一个卖冰淇淋的小店,我在这边等你。”小伊说。
她默默地看着自己身边空无一人的沙滩,然后,转过身来,面朝着路牌,闭上眼睛往左边开始走。
“1,2,3,4,5,6,7……”还没数到8,只听见扑通一声,她只觉得身子腾空掉了下去,掉在软软的地方。
好痛!
正文 《仲夏蔷薇》(3)
她趴在地上睁开眼睛一看,原来她从路边掉了下来,幸好下面就是沙滩,她摔在了软软的细沙上,虽然很痛,但是却并没有摔着骨头。
她坐起来拍拍自己的衣服,然后茫然地坐在那里看着前面的海。掉在旁边的手机里还不停地传来小伊的叫声:“喂,喂,恋恋,怎么回事?还没找到冰淇淋店吗?”
拜托啊,这个鬼地方怎么可能会有冰淇淋店!
恋恋接起电话,刚要说话的时候,嘟嘟嘟几声,电话断了。
她赶紧拍拍手机,手机掉在沙子里应该没问题啊。又仔细看看,原来刚刚和小伊讲了太久的长途,现在没有话费了!
她坐在沙地上,欲哭无泪。
怎么回事啊……怎么会到这里来了呢?
思前想后,坐在这里也不是办法,她只好站起来,在路边椰子树的树影中慢慢地走着,看着大海。
不过话说回来,这么大的一片沙滩,只有她一个人,如果当作自己本来就是到海边度假的话,感觉还真不错。
鞋子里灌进了沙子,硌得脚很不舒服,所以她干脆把自己的鞋子脱了下来,拎在手里,然后光着脚在沙滩上走。
已经快要黄昏了,夕阳映得海面一片金黄,水光粼粼,耀眼夺目。管他是在哪里呢,既然来了,就先欣赏美丽风景吧!恋恋看着面前的美景,忍不住跑到水边,一边踩着湿濡濡的沙子,一边对着大海喊:“喂——”
随着她这一声大喊,后面忽然有一声闷响,好像是有人摔倒的声音。
难道是自己喊得太响把旁边的人吓倒了?恋恋回头,瞬间吓了一大跳。
倒在沙滩上的,是一个……
是一个瘦得皮包骨头的男生,他的眼睛深深地凹下去,嘴巴瘪着,所有的皮肤都皱巴巴的,紧紧地绷在骨头上,看起来就像是一个骷髅头上包了一层塑料纸。
男生似乎很虚弱的样子,艰难地伸着手,想对她说什么,可似乎因为他喉咙太干了,嘶哑着,什么也说不出来。
她站在那里,看着那个男生,第一个念头是转身快跑。谁知道男生却一把抓住了她的裙角。恋恋没用的膝盖一下子软了,扑通一声,在他身边跪了下来。
男生勉强支起身子,在她耳边嘶哑地说了句什么。恋恋只觉得他的喉咙像被砂纸磨过一样,她被吓呆了,连把头转开都忘记了。
男生吃力地说:“请你……将我拖到海里去,让我……碰到海水……”
正文 《仲夏蔷薇》(4)
拖到海里去?淹死他?
恋恋惊愕地看着他,还没来得及说话,身后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喂,别动!”
恋恋猛转过头,看见一个拿着枪的人。
漆黑的枪口瞄准着恋恋所在的方向,一声枪响,一发子弹落在了恋恋的脚边,打得沙地尘土飞扬,深深一个大坑。
一刹那间恋恋的脑中电光火石般地闪起一个字——跑!
她跳起身,却忘了裙角还攥在那个半昏迷的男生手中,只听嗤的一声,恋恋身上那件在街边小店买的裙子裂开了一条大口,刚刚跑出半步的她顿时失去重心,咚地摔倒在沙滩上。
拿着手枪的大叔一步步走来。
每一步,都像踩在恋恋的心脏上,让她的心剧烈地颤动瑟缩着,她很想哭。
为什么自己会遇上这么诡异的事情?
本来和同学约好出来玩,结果自己就像穿越到了异世界一样,来到了一个和同学所说的完全不同的地方。
然后就遇见了这个诡异的男生。
最最倒霉的是,居然还有人拿着枪过来追杀了!
这是在拍电影吗?私自拥有枪支是违法的,拿枪大叔!
眼看着那个拿枪的人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恋恋把心一横,为了保命着想,抓住那个男生紧紧拽着她裙边的枯瘦手臂,拖着他使劲就往后面跑。
幸好这个男生太瘦了,并不是很重,她居然能拖得动,她表现出异常强大的爆发力,一下子就拖着他跑出了五六米远。
可是,恋恋在没命的奔跑中忘记了,后面就是大海!当她一脚就踩进了水中时才忽然想起,自己——不会游泳!
眼看着后面的男人越追越近,干瘪的男生居然慢慢松开了她的裙子,恋恋赶紧把他的手一丢,抱住自己的头,尖叫着,向旁边狂奔。
奇怪的是,跑了几步,没有枪声。她跑到一块礁石后面蹲下,战战兢兢地探出头看。
正文 《仲夏蔷薇》(5)
在夕阳下的大海中,那个枯瘦的男生已经站起来了,正面对着那个持枪的男人。
好奇怪,在这里远远一看,似乎他并不瘦了,骨架也很匀称……不过现在恋恋没空顾得上追究这个了,她看见那个男人举起枪,向他扣动了扳机。
就在枪口火光冒出的那一刹那,站在海中的男生举起双手,左右旋转,在空中轻松画了一个图案。
海面上忽然水浪汹涌,一个巨大的漩涡就像一条水龙,瞬间出现在他的双掌之中,水柱聚集在一起,如同一条晶莹剔透的龙,猛扑向那个男人。
如同慢镜头一般,亮蓝色的水龙挟着呼啸的巨大风声,先是吞噬了子弹,然后吞噬了那个男人平举在胸前的手枪,然后是他的手——旋转着的水龙,将他的手枪绞成螺旋,在大叔的惨叫声中,他的身体被水龙冲上天空,在空中急剧旋转。
恋恋目瞪口呆地看着这奇异的一幕,良久,她抬起手,狠狠向自己的腿掐下去——好痛,不是在梦里。这么说,难道他们是在拍电影吗?
男生突然回过头向这边看来,恋恋赶紧把自己的身子往礁石后面一躲,口中喃喃念着:“没看见我,他没看见我……”
水龙哗啦一声,碎掉了,就像下雨一样,随着一阵降下来的水珠,消失无踪。那个拿枪的男人这才随着散落的水珠从空中摔下来,在沙滩上一动也不动。
那个站在海中的男生慢慢地向那个可怜的已经没有了枪的大叔走过去,在他身边弯下腰看了一下,然后拍了拍对方的额头,说:“拜拜,我再也不想见你了。”
大叔茫然地坐起来,颤抖着声音问:“这……这是哪里?”
“我也不知道。”那个刚刚把他弄成这样的罪魁祸首笑眯眯地说,“我刚刚过来,看见你这样躺在这里,你好像受伤了,我记得旁边就有一个医院,你往那边走就行了。”
“那,再见……”
“再见。”
刚刚还是生死仇敌的两个人,就这样一个笑眯眯地和他挥手道别,一个傻乎乎地向着医院走去。
恋恋觉得自己脸上的肌肉抽搐。
这真的不是在拍电影吗?
在夕阳下,男生目送敌人而去,然后转身看向恋恋藏身所在的礁石。
正文 《仲夏蔷薇》(6)
恋恋赶紧往石头后面一躲。像只鸵鸟一样埋头念着“没看见我没看见我没看见我”,片刻后,有个温柔的声音在她的耳边轻轻响起:“喂,等一下要涨潮了哦,这块石头会被淹没的。”
恋恋“啊”了一声,抬起头来。温柔声音的主人,对着她温柔地笑着。
在黄昏的海边,在暗紫色的天光里,这个对着她微笑的男拥有着灿烂的容颜,像是海水里珊瑚绚烂的颜色变幻无常,像珍珠在湛蓝的水中散发的温润光泽。
恋恋心又剧烈地跳起来,她愣了一会儿才清醒过来,这,是是刚才那个干瘪的少年没错!为什么他居然可以变成这样!
枪支,打斗,水龙,莫名的诡异与恐惧感让恋恋下意识地跳起身,准备逃跑,
眨眼间,漂亮的少年堵住了她落荒而逃的路。
恋恋浑身颤抖着:“你,你是什么人!你要做什么?”
少年站在温柔舔舐着沙滩的海水中,用温柔的眼睛看着她:“你是第一个看见了我脱水后最难看的样子,却依然还执着地愿意付出生命拯救我的人。所以,我决定就是你了。”
“啊?”恋恋愣愣地站着,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男生上下打量着她,忽然伸手挑起她的一缕头发,露出鄙视无奈的表情:“头发乱七八糟,失败!”
然后伸手摸摸她的脸颊:“皮肤不够细腻雪白,失败!”
然后低下头与她对视:“眼大却无神,估计是近视,失败!”
眼光移到她的鼻子上:“鼻梁不够挺直,失败!”
再下移到她的嘴巴上:“嘴唇颜色青紫,失败!”
再继续下移:“身材扁平,失败!”
最终移到她的腿上:“腿不够笔直修长,失……”
“失你个头!”恋恋终于也忍耐不住了,她不管眼前这个少年到底是个什么莫名其妙的怪物,冲上去狠狠将自己的拎包砸在他的肩上,“头发乱七八糟是刚刚被你们的骚乱弄的!皮肤不够白皙是被下午的太阳晒的!眼睛近视说明我读书认真!鼻梁……这个跳过!嘴唇颜色青紫是因为海风吹的!身材是因为我今天的衣服宽松,腿不够长是因为我不是鹭鸶!”
正文 《仲夏蔷薇》(7)
那个男生被她一阵怒吼,顿时一句话也说不出话来。
“最后一点,我失败,关你什么事?”她瞪着眼睛看他。
漂亮的男生微微一笑,在夕阳中,他的容颜是金色的,仿佛雕像一般好看。他微笑着,顺理成章地说:“当然关我的事了,因为我们要结婚了。”
结婚?
恋恋脚一软,再次摔倒在沙滩上。
神啊,这真的不是在拍电影吗?

在海边有一栋别墅,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但是,被一个男人拖进海边别墅,这可不是什么幸福的事!
恋恋踉跄着、挣扎着、扭打着、拼命喊叫着:“抢亲啦!逼婚啦!强抢民女啦!”可是空无一人的海边并没有发生奇迹出现一位救世主将她从魔爪中夺出,所以,她很顺利地就被拉到了那座别墅的门口。
绑架犯男生一边按门铃,一边问:“你叫什么名字?”
“恋恋……”
“你可以叫我澄澈。”他说。
“谁要知道你的名字啊?”恋恋皱起眉瞪他。
“不知道名字,你怎么向别人介绍自己的未婚夫?”他认真地问。
于是恋恋又转头对着大海乱叫:“抢亲啦!逼婚啦!强抢民女啦……”
还没喊完,门忽然开了,一个举着蜡烛、半张脸隐藏在黑暗中的人站在门口,静静地问:“澄澈,这个女孩子是怎么回事?”
“哦,她自从知道自己能嫁给我之后,就有点兴奋。”那个极漂亮的少年——澄澈,很平静地说。
恋恋大怒:“胡说八道!我才十六岁,我才不要结婚!这是违法的!”
那个举着蜡烛的人看了她一眼,说:“她真的很兴奋啊。”
正文 《仲夏蔷薇》(8)
这两人都是傻瓜吗?她顿时气得连话也说不出来了。
“进来吧。”那个持蜡烛的人示意他们进来,恋恋吓得大叫:“喂,我家里没有钱的,你们绑架我没用的!我年纪太小,你们把我卖了也不值什么钱的,不如我叫家里拿钱给你们……”
拿着蜡烛的少年眉头皱起,打量着恋恋的目光里充满了鄙视,问澄澈:“这个头脑混乱,说话没有逻辑又前后矛盾的女孩子,你是哪里找来的?”。
下一页 尾页 共6页
返回书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