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网 - 人生必读的书

TXT下载此书 | 书籍信息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返回首页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娱乐贵公子

_69 紫魂(当代)
“咦?这几位是........”青年看着女孩身后的安墨等人,不禁好奇的问道。
女孩摊开双手,“我也不知道,说是要来这里,我就带他们来了。”
恰在这个时候,一个爽朗的声音响起,“李云,你快点带着场务,去布置舞台!灵丫头、周胖子,你们快点和李旬、小龟、孟辉对对台本,千万别到时候给我丢面子!今天都给我打起精神,好好干,月末有奖金!”
提起奖金,整个摄影棚里爆发出一阵欢呼声。
忽然,一个年轻男子走了过来,看见安墨站在李云身边,眉宇间闪过一丝阴鸷和冰冷,快步走上前来,一把拉过李云,一脸不爽的看着安墨,“小云,这个小子是谁?你和他什么关系?怎么和他站在一起?”
李云耸了耸肩,一脸的无辜,“我也不认识啊,今天打车的时候,没打到,看着时间还早,就坐公交车来了,正巧在公交车上遇见的,他就像个橡皮糖的粘过来了,甩都甩不掉,真的是烦死了,孟辉,你快帮我把他赶走吧。”
安墨等人顿时哑然,明明是这个女人主动搭讪的,现在怎么反倒是自己缠着她了?还要不要脸?!瞧她长的那个模样,虽然也算妩媚佳人一个、小美女一枚,和安墨相比,却已经是天地之差、湖海之别,安墨能看上她?!有没有搞错?!
孟辉走上前来,“小子,敢缠着我的女朋友?你真的是胆子大啊,不教训一下你,你就不知道什么人是你不能碰的!”
见到孟辉又要打人,一个青年赶紧走了过来,拦下孟辉,“孟哥、孟哥......别和他计较,你不是还要做主持人吗?快去对对台本,这个人我帮你收拾他!”
也算碰巧,孟辉和李云再次听到导演的呼喊,只能放下拳头,狠狠地瞪了几眼安墨,朝导演走去。
青年拍了拍安墨肩膀,“哥们,快点走吧,这个孟辉是孟副台长的亲儿子,权大势大,我们这些平头百姓惹不起。我也知道你是冤枉的,李云那个女人,看起来是个热心肠,实际上就是狐狸精一个,经常主动和陌生人搭讪、纠缠,然后又转过来告诉孟辉,是别人纠缠她,让孟辉教训他.......我们台里已经有三个不错的小伙子,因为李云的纠缠,被孟辉揍住院了,你也快点走吧,要找人或者来应聘的话,这里可不是什么好地方。”
安墨善意的笑了笑,“也没什么,就是我们要来电视台的摄影棚,不认识路,她主动带我们过来.......结果,没想到发生这种事情。”
说到这里安墨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下午三点准时整,不禁露出了一抹冷笑,看在那个女人的面子上,这次自己也绝对要“耍一会大牌”,好好教训一下这群人。
想到这,安墨在那个青年诧异的目光中,站了出来,清越而富有磁性的嗓音响起,朗声问道,“这里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已经到下午三点了,连舞台布置都没有布置好?”
清越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回荡在整个摄影棚里,把众人吓了一大跳,将所有的目光都凝聚到了那个穿着银灰色休闲服的年轻男子身上,愣在那里。
导演徐叶峰也被这个声音吓了一跳,很快回过神来,身边站的是节目制作人李贤,可是得罪不起的人物,没想到在李贤面前,竟然有人还敢捣乱,让自己失了面子?真的是活的不耐烦了!
“闲杂人等,都快给我出去!这里是摄影棚,不是你们闲逛的地方!赶紧出去!”徐叶峰大叫道。
安墨冷冷一笑,回头瞟了一眼聂云溪。
聂云溪苦笑,深知这件事紫恐怕是不愿意善罢甘休了,非要好好闹一下这个乌烟瘴气的电视台不可,只能站了出来,直接绕过徐叶峰,走到一旁老神在在的李贤面前,伸出手,“您应该就是节目制作人,李贤先生吧?”
李贤微微一愣,打量了一眼气质不俗的几个人,去没有理会聂云溪握手的意思。
聂云溪冷冷一笑,心里也动了几分火气,“请问,是李贤先生吗?”
“鄙人正是。”李贤倒是和聂云溪打起了官腔。
聂云溪火气也冒了出来,冷笑一声,“今天这是怎么回事?”
李贤不知所以的看着聂云溪,有点不解。
“听不懂我们的意思吗?”聂云溪冷笑道,“既然李贤先生这么没诚意的话,那我们也不是非要来这里不可。”
安墨不悦的皱了皱眉头,“云溪,别废话了,身为直辖市电视台最为重要的一个综艺节目、身为中国综艺节目前五强的节目组,竟然是这样.......难道你们不知道什么叫做守时吗?不知道什么叫做提前准备吗?哪个节目组像你们这样,竟然录制节目的时间都到了,嘉宾就位,舞台准备工作却还没有完成?既然这样的话,我们也没有录制节目的必要了。”
聂云溪点点头,“我知道了,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们一会直接去准备明天慈善晚会的事情。”
安墨刚要拂袖而去,却听得聂云溪在后面忽然又道,“对了,紫,东海市委的迟书记想请您吃顿饭,和您叙叙旧。”
“哦,我知道了,改天和他约个时间吧。”
刹那间,整个摄影棚,一片寂静.........
李贤张大了嘴巴,看着那个银灰色挺拔而修长的身姿,登时目瞪口呆;旁边的徐叶峰也没好到哪去,嘴巴张得大的几乎可以塞进去一个鸡蛋;最惊讶的是刚才的那个李云和孟辉,一脸愕然而不可意思的看着安墨。
没听错吧?他......他叫那个人——紫?!
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来得这么早?!
那可是忙得晕头转向的国际巨星啊,现在才刚刚三点整,他竟然准时来了?!
安墨皱了皱眉头,摘下帽子和眼镜,露出绝美的容颜,但是脸上的不高兴和厌恶,却任是谁都能看的出来。
“紫........竟然真的是他?!”在场的所有人在心底发出了这个声音。
刚要走出摄影棚的门口,安墨却被刚才的那个好心的青年拦了下来,“别......紫.......你、你别走啊.........”
安墨挑了挑眉毛,缓和了态度,露出无奈的神情,“对于你们的工作态度,让我很生气,所以,很抱歉......说我耍大牌也好,说我苛刻也好,我不管你们以前是怎么做的,但是在我这里,你们这种工作态度,我不想浪费时间,毁自己的声誉,所以——拒绝出场。”
众人哑口无言。
“从我出道开始,无论是要求自己,还是教育新人,一直都要求艺人有着高尚的艺德和人格,守时守信,这是对他们最起码的要求;自从我出道这么多年以来,不迟到的记录从来都没有打破过,在国内也是如此,可是——你看看你们,你们自己干了些什么?!我没奢求你们早早布置好一切,等待嘉宾的到来,只希望你们能准时完成,这个要求过分吗?恐怕,这是你们的职责所在吧?”
说着,安墨看了一眼那个年轻人,“好,我只给你们五分钟的时间,五分钟之后,舞台没有布置完成,我立刻走人!”
正文 第二百九十三章
听到这句话,众人如蒙大赦,这要是把紫气走了,恐怕整个节目组也玩到头了,明天报纸的头版头条,肯定都是关于东海卫视的负面新闻,仅仅是saven们的唾沫星子就能把电视台淹了。(点 墨 中 文 网 站 。)
第一次,节目组能有这样的效率,五分钟之内,简洁大方而略带书卷气息的舞台布置完成,五位主持人中的孟辉被安墨以人数太多为由,踢出了主持人的队伍,只留下李灵、小龟、周胖子、李旬四个人主持,搞得孟辉气结不已。
总算录制完了节目,安墨也不理节目组合电视台方面的赔礼道歉,和聂云溪几个人直接走了,引得整个电视台心惊肉跳,生怕得罪了这位得到某些上位者青睐的活祖宗。
离开了电视台,安墨几个人直接杀向了东龙集团总部。
安墨知道时间紧、任务重,也懒得和前台小姐废话,进了大厅,直接坐到休息处的沙发上,给裴久生打过电话。
安墨给他打电话,引得裴久生一阵胆寒,生怕自己儿子上次惹得祸事给这个现在如日中天的国际巨星得罪头顶,紧忙从会议室直接下了楼,亲自接待。
安墨也没含糊,见到裴久生,直接挑明主题,“裴总,我今天来,只有一件事,明天晚上在东海市的深蓝剧场举行‘深蓝之约’慈善晚会,希望你能到场。”
听见安墨这么说,裴久生终于放下心来,还没等安墨把话说完,他便已经笑呵呵的点头答应,“安先生,娱乐圈的‘深蓝之约’我虽然是生意人,但是也知道点内情,您放心,这一次,无论多少钱我都会砸上去,这也算是上次犬子失礼的一点赔偿吧!到时候,我会派犬子亲自到场的。”
得到裴久生这只老狐狸这样的承诺,安墨也放下心来,倒没矫情,寒暄了几句,便匆匆离开。
安墨刚走,裴久生就把自己的那个狗屁儿子裴子隆叫到了办公室,“子隆,明天早晨你就去深蓝剧场。”
听到老爹的这句话,裴子隆差点一口水呛死,“咳咳.......老爹,我没听错吧?你.......你是说让我去娱乐圈的‘深蓝之约’?”
“怎么?还不愿意?”裴久生怒斥道。
裴子隆一脸的得意,紧忙道,“不!不!愿意,我愿意!老爹,你真的是太好了!第一次发现您是这么的慈祥.......呜呜呜......我的茜茜......我终于可以为你一掷千金了!”
还没等裴子隆的话落音,裴久生一脚踢在裴子隆的屁股上,门外的秘书只听得一声杀猪似的嚎叫.......
“老爹!你干嘛又踢我?不是你让我去‘深蓝之约’的吗?去哪里不就是散钱的吗?你干嘛又踢我?”
“我裴久生怎么会有你这种废物混蛋儿子?”裴久生怒骂道,“整天脑袋里,就想着女人!”
裴子隆瘪了瘪嘴,什么也不敢说。
裴久生微微的叹了口气,“子隆,不是爸管你管的严实,未来东龙集团的产业,爸可不希望被你败光啊!你看看人家安先生,自己创下了诺大的一份家业,而你.......为什么就这么不争气呢?!”
“安先生?”裴子隆撇了撇嘴,“哪个安先生?”
“就是现在从国外归来的那个如日中天的紫!他的名字叫安墨.......”
“啊?是他?!”
想到电视里的那个绝美的身影,温柔而细腻的笑容,纯净而静美的眼眸,挺拔而修长的身姿,绝代风华的容颜和倾世之姿........裴子隆不禁起了生理反应,口水落了一大片。
砰地一声,裴久生又狠狠地踢了自己儿子一脚,“你个没出息的东西!安先生又是你能动得起的吗?!”
“老爹!”裴子隆再次发出杀猪似的嚎叫,“我想想也不行啊?先不说我,现在你去街上随便抓一个人过来,男女都行,问问他,你的梦中情人是谁?他肯定毫不犹豫的告诉你,是紫!丫的,他是国民情人,更是世界级的完美情人,谁不想上他?!”
“你........”裴久生差点被气翻过去,“你个臭小子,我告诉你,千万不要招惹紫!他,——你惹不起!”
裴子隆揉揉屁股,“有什么啊?给我三千万,丫的,他乖乖的爬到我床上!”
砰地一声,裴子隆再次发出杀猪似的嚎叫,“老爹,你怎么又踢我?!”
“我给你五千万!”裴久生怒声道,“我给你五千万——美金!你明天就给我去‘深蓝之约’,往紫的身上砸钱去!”
这次,轮到裴子隆傻眼了,“老爹......您没事吧?是不是发烧了?!”
啪的一声,裴久生拍掉了自己儿子的手掌,“我没事,一会就给你个帐号,明天你先砸两千万美金,如果不行的话,再砸三千万美金,记着,这五千万美金,你一个子儿都不许私吞,否则,我扒了你的皮!”
裴子隆已经彻底惊呆了。
“真的是个傻小子啊......”裴子隆无奈的摇摇头,“你以为save组合的紫的背景真的那么简单?我们东龙集团的百分之四十的股份,还掐在人家的手里!你要是不想让裴家上街乞讨的话,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往上砸钱!记着,是以紫的名义募捐,而不是什么女人!别让裴家毁在你的手里!”
与此同时,安墨正坐在慕兹莉卡亚洲地区总裁的办公室里,悠闲地品着茶水,对面坐的是慕兹莉卡亚洲地区总裁弗朗米先生——一个硬朗而刚毅的中年男子。
正在这个时候,敲门声响起,秘书小陈走了进来,“弗朗米总裁,这是慕兹莉卡旗下包括阿克鲁在内的数十个品牌的文件,我已经汇总完毕,请您过目。”
弗朗米仔细的看了看文件,认真的点点头,许久,终于抬头,“紫,您作为慕兹莉卡亚洲总代言,关于这次‘深蓝之约’,我们自然是鼎力支持的,包括阿克鲁在内的数十个进入亚洲的品牌,共计最高募捐额能够达到五千万美金,这也是我能调动的最大限额,明天我会亲自到场。”
安墨点点头,站起身,“那就谢谢弗朗米先生的关照了,很抱歉打扰您,我还有事,先告辞了。”
几个人前脚离开总裁办公室,弗朗米犹豫了一下,立刻打通了一个电话,用英文道,“喂,请帮我接通修拉少爷的电话,是关于紫.......”
第二天上午,安墨和几个人先去了世界最著名的奢侈品珠宝亚斯洛的亚洲总部,——直到这个时侯,安墨才暗自清醒,幸亏自己住在亚洲金融中心、贸易中心的超级繁华特大城市——东海市,众多国际品牌的亚洲总部都坐落在这里,要不然,自己连哭的地方都没有!
亚斯洛亚洲地区总裁,是个美丽而知性的中年女人罗蒂尔夫人,恰巧也是安墨的歌迷,在请示过巴黎总部之后,很爽快的答应亲自助阵,承诺至少捐出五千万美金的善款,安墨这才放心。
来到瑞加利中国地区总部,安墨身上寥寥的几个代言中,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就是瑞加利的手工定制表。瑞加利表并不出名——当然,这是在普通民众间而言的,但是在世界上流社会乃至阴影世界下,却是代表了一种极致的高贵和奢华,想要拿到这种手表,必须要提前半年出示自己的资产证明和家族证明,提前预定,否则.......谁也别想拿到这款表!
不过,近些年来,瑞加利表也放低了一些姿态,生产着一种S+瑞加利的新式低端手表,——当然,这种低端是针对那些超级豪门、大财阀、古老世家和阴影世界而言的,但是这种S+瑞加利表,对于普通民众而言,依然是天价。
安墨是瑞加利的亚洲总代言,这次要比拼财力,实在不好意思自己往里砸钱——那纯粹是在欺负人,只好借用自己身上的代言商家,让他们出出血了。
实际上,那些明星们也大多是这样,在这场“深蓝之约”慈善晚会上,不少都是自己身上的代言商家往里砸钱,至于砸得多、砸得少,那要看明星和代言商家的关系如何,甚至也有一些用换取商家捐助的事情,不是为了善心,只是想借机上位,拥有更高的地位和名气,然后赚到更多的钱。
“奥莱斯先生,事情就是这样的,不知道您是否能帮这个忙?”聂云溪一脸殷切期盼的看着瑞加利中国地区总裁奥莱斯。
奥莱斯目光肆无忌惮的在安墨身上扫视,“既然这样的话,紫先生身为我们亚洲地区的总代言,我想......公司应该能拿出一百万美金.........”
听到这个数字,安墨冷哼了一声,“看起来,贵公司好像最近财务状况不佳啊,一百万美金......是想送我两条瑞加利腕表吗?我还不缺这点钱!”
聂云溪苦笑,从昨天开始自己和安墨一起去各个集团拉慈善善款,到处低声下气、看人脸色,早就已经把这个家伙弄火了,他那么骄傲的人,却要处处受人白眼和蔑视,甚至有人出言调戏,他能容忍到现在才发作,已经算是够意思了,更何况,奥莱斯竟然只捐出一百万美金?真的当紫是乞丐吗?!
“云溪,不用再说了,我还不缺那点钱。我们走!”安墨火气上来了,带着几个人就要离开。
忽然,安墨又转过了头,冷笑了起来,“对了,我和瑞加利公司的代言合约快到期了吧?很好......正巧前几天瑞加利的竞争对手——海莫尔表业的副总裁找过我,我想,是时候换个代言了。”
奥莱斯嗤笑一声,“紫,恁不过是一个艺人而已,我虽然不明白总公司为什么花那么高的价钱请你做代言,但是——请您记住,我们瑞加利表业绝对不缺少艺人来做代言的,呵呵,您的合同快到期了,正好我也没有打算让你继续做总代言的意思,几位请便。”
正文 第二百九十四章
出了门,聂云溪终于叹了口气,刚才奥莱斯的暗示,任是谁都明白,分明就是想让安墨爬上他的床,这样他才会阔绰的在深蓝之约上,给安墨砸钱,换成是别的艺人,这种事肯定答应了,不过,这是安墨......骄傲如斯的安墨,完美贵公子的安墨!又怎么会容忍这种羞辱?!
“这个奥莱斯到底是怎么爬上亚洲地区总裁的位置?”聂云溪苦笑,“怎么会这么蠢?瑞加利让你做亚洲地区总代言,不仅仅看在save组合现在如日中天的份上,更是因为你是完美贵公子和传奇模特——紫啊!先不说贵公子的身份,就是传奇模特的身份,也足够引起总公司的重视了。”
安墨冷冷一笑,把手上瑞加利的腕表摘了下来,扔给聂云溪,“那就让他继续蠢下去吧,这个表我不戴了。”
聂云溪无奈的摇了摇头,“你现在的每一个造型、每一个着装细节、身上每一个装饰,都会引起时尚界的一阵疯狂的热潮,紫可是在引导着上流社会乃至阴影世界的贵族潮流啊!没有你的代言,恐怕........说起来,我倒是很期待,等时尚界发现你开始不戴瑞加利的腕表的时候,瑞加利的全世界销售量会下降多少......”
安墨不想再提刚才的那个倒胃口的事情,转移话题道,“这是最后一家集团了吧?我身上寥寥的几个代言已经都去过了,不过,好像还是不够啊。”
聂云溪点点头,“我已经给艾兰尼集团打过电话了,他们今天下午就会派人过来,在慈善晚会的时候协助你。”
安墨点了点头,“总感觉有点欺侮人。”
扑哧,不仅仅是聂云溪,就连轩辕御都笑了出来,“你才发现啊?”
安墨无奈的摇摇头,“我第一次发现,身上的代言太少了,也是一种坏事,就象现在,想要找人砸钱都找不到........最后还要我自己大出血。”
聂云溪翻了翻白眼,“紫,你这也叫大出血?还真的是抠门.......不过,这也是真的,紫,你对那些老板们饭局的邀请,一向都是不假以辞色,毫不理会,这也导致你根本就不认识几个有钱的老板,在这种时候很吃亏。”
走到广场中心,看着头顶的晴空万里和广场上的和平鸽,心里一阵惬意和安宁。好久都没有享受过这种平静了,很怀念,也很恐惧........
长期生活在镁光灯之下,每一举手、每一投足,是那么的尽善尽美、高贵优雅,但是谁又会想到,在这具完美的躯体里生活的是一个女人的灵魂?!渴望平静、渴望爱情、渴望友谊、渴望理解与尊重.........
安墨一直呆呆的看着广场上的和平鸽和嬉戏的人群,猛然长舒了口气,转过身子,“我们走吧,回去要好好准备今天晚上的慈善晚会,既然他们要玩,这次,我陪他们玩个够!”
平静而恬淡的躺在沐浴的木桶里,天琼香草的馥郁和冰霓九华的奇异清香交杂在一起,混合成一种特别的清雅而幽暗的香气,渗入肌理和五脏六腑,仿佛将整个人洗涤了一番,擦了擦身子,顺手拿起浴袍,披在了身上,款步走了出去。
卧室的床上,今晚要穿的礼服早已经准备好,依然是那种天地间最为纯澈圣洁的雪色,这是海索大师的新作——雪之国度,纯净的雪色礼服,兼容了了西装的沉稳、成熟和燕尾服的王室般的尊贵典雅以及华服的飘逸出尘,将三者完美的结合起来,流线型的纽扣,好像是两颗璀璨的星辰交合在一起,有着异样的风情,衣襟不显眼处和袖口、领口,都用银线点缀着奇妙的纹络,腰间的两侧还特意微微的收紧,显露出优美而高贵的曲线,里面还是紫色衬衫,雪瓣状的奇异造型纽扣和奇妙眩晕的神奇纹络组合成了这件衬衫最大的特色,衣领处还用银色丝线缀了几片紫水晶鳞片。
看见这件衣服,安墨无奈的摇摇头,这几个老头!自从发现自己一样可以表达出雪色的概念之后,他们似乎更加偏爱这种纯净的雪色设计。
想到这,顺手拿起吹风机,将头发吹干之后,穿上了衣服,犹豫了半天,打开壁橱,从里面抽出一个大抽屉,大抽屉里,摆放了近百个腕表,安墨微微的瞟了一眼里面手表的款式和颜色,顺手挑出一块银色的腕表,腕表的底盘上,上面缀满了九百九十九颗非洲天然星钻,每一颗都是一百二十八面磨光,加上价值连城的暗银宝石打磨而成的指针,整个腕表的立体质感立刻凸显,将整个腕表映衬的宛如星辰般璀璨。深海蓝宝石打磨的剔透明澈的腕表表面,太平洋深海海底矿藏挖掘出的雪金矿,用古老工艺经过万次的冶炼,打造成极致奢华的雪金表链,幽冷而冰寒的雪金表链上,泛着金色的流光溢彩,有着异样的绝美。整个腕表精致而奢华,有着王室般的尊贵和大气,流线型的表身简洁典雅。
这款造型的腕表是安墨自己亲自设计出的,花了高价钱请瑞士古老的手工制表世家经过半年时间打造的,花了无数钱财和心力,是安墨最为钟爱的一块腕表。
顺手又打开旁边的抽屉,里面是几百枚戒指,安墨浏览了一圈,挑出一枚幽蓝色莹润剔透的水晶指环,戴在了无名指上。
“紫,好了吗?我们早点去吧,省得到时候路上堵车,今天深蓝剧院周围肯定会被粉丝们堵得水泄不通,整个东海市今天的交通全部都戒严了,警方出动了上千名警察、武警部队、防暴部队。”
安墨冷冷一笑,“不!我们今天不能去的太早,准时进门最好。再等我一会,我挑选点饰品,反正时间还早。”
说着,安墨又打开了一个超大的抽屉,从中拿出一个银色的链子,上面唯一的装饰就是一枚幽蓝色的翡翠铃铛,只有婴儿拳头般大小,煞是可爱,安墨顺手塞进了衣兜里。
驾驶着奢华到极致、尊贵到巅峰的惊世紫色,后面飞速的跟着聂云溪几个人的兰博基尼,两者的组合招来了路人的尖叫和嫉妒。
“我靠!快看,那是什么跑车?”路人甲口水连连的叫了起来,“好炫啊!要是让我开一次.........”
“我操!你看后面的车标!算了,小子,这辆车,你能看见一次,已经是祖坟冒青烟了,居然还想开一次?”
“咋了?我现在开始攒钱、创业,我就不信了,我开不起那辆车!”
旁边的人呵呵的笑了起来,“你下辈子投胎,也赚不来那么多的钱买这辆车!我在车模杂志上看过,这辆车是博莱特出品的订制跑车,现在又升值了,好像已经达到八百多万........”
“我靠!不是吧?八百多万?!”路人甲立刻泄气了。
“八百多万美金。”
嘎的一声,某人被吓晕过去了。
通往深蓝剧院的几条主干道全都被封了,众多交警、武警在那里维持秩序,通往深蓝剧院大门的那条主干道集合了众多警力在那里维持现场秩序,粉丝们守候在道路两旁,是不时的传出震慑天地的呼喊和尖叫声。
当然,在十多万的粉丝中,还少不了记者们的存在,近千名记者的强大阵容足够震撼整个亚洲,今年的记者要比往年的多上几倍,不仅仅是因为港澳台三地联合大陆的天王巨星、老前辈全部都要出山,更是因为所有人都明白——华语娱乐圈的大地震,就要在今天晚上发生!
今年的“深蓝之约”,那些新人们和地位稍微差一点的艺人是没有资格参加的,因为,今晚将是天王巨星级别的人物的大荟萃,更是华语娱乐圈对即将成为年纪轻轻,就娱乐圈大佬的save组合的联合绞杀、压制!
中国的记者们都明白今晚的重要性,无论是对于save组合,还是对于整个华语娱乐圈,生死胜败就在此刻!而那些外籍记者们的目的更加纯粹——save组合将会出现在这里,而且会在这里见证属于save的奇迹。
不过,整个华语娱乐圈第一次空前团结的打压、绞杀........这么强大的阵容,要以三个人和整个娱乐圈战斗,save组合根本就不可能通过考验!他们毕竟才刚出道几年啊,怎么能斗得过整个娱乐圈?那不是在蚍蜉撼树吗?
不过,在很多人心底,隐隐约约的还在期待着,save一向都喜欢创造奇迹,这次......他们能吗?
“save,要加油啊!”
这是无数人的心声。
正文 第二百九十五章
宽阔的主干道两旁,是长达数千米的黄色警戒线,后面还站着密密麻麻的粉丝们,人山人海,无数警官、交警、武警在现场维持着秩序,偶尔有车辆缓缓经过的时候,露出里面某位天王或者巨星的面孔,立刻引发一阵尖叫。
“孙哥,save组合怎么还不来啊?他们一向不都是会提前到的吗?”旁边的李益焦急的问道。
孙志贤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拍拍李益的肩膀,“小子,你还是太年轻了,save组合这次收到华语娱乐圈的联合绞杀、打压,你居然还想让他们提前来?来干什么?来受气的吗?更何况,既然这么多人都好意思不顾及自己的身份,欺负新人,凭什么要让save准时到?就是要杀杀他们的士气,让他们一起等着,这才叫不可亵渎的save啊!”
“哦,孙哥,说真的,这么多娱乐圈天王巨星和前辈一起出手,打压save,是不是太过分了?连四大天王都一起出手,没有这么欺负人的啊!”
孙志贤无奈的摇摇头,“那又能怎么样?Save强势归来,他们的地位已经岌岌可危了,这个时侯他们还会顾忌什么?假如这次能够让save安然度过,恐怕.......华语娱乐圈第一大佬的位置他们就已经坐定了,正式成为可以超越四大天王的人物,再假以时日,等他们的地位彻底稳固下来,那就实在太可怕了........他们还这么年轻,就在这么高的位置,真的是难以想象。”
另外一堆记者们也在闲聊,“靠!这群明星们也太无耻了吧?竟然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利用深蓝之约慈善晚会,联合绞杀新人的招式也能用得出来?呸!太无耻了!”
“哼,娱乐圈里有什么好鸟?你以为谁都像save组合的紫那样对待记者们温柔谦逊、彬彬有礼的样子?先不说这是否发出真心,但就是这群明星们的脾气也都太大了点?对待我们记者像对狗屎一样,再看看人家save组合对待记者的态度,那才叫风度,那才叫谦虚呢!”
“你们也别愿他们狗急跳墙,他们是真的着急了。Save组合三个人现在才二十七八岁吧?实力这么强横、影响力太过巨大、地位太高,而且一点负面新闻都没有,根本就是完美的无懈可击,save的这种势头已经严重影响他们的地位了,他们若是不想被save踩在脚下,就必须先下手为强,让整个娱乐圈认识到,他们不是NO.1!”
“唉~这就是中国啊,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私心,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争权夺利上,难道他们就不会反思一下自己吗?要不是自己实力不够,又怎么会被他们威胁到自己的地位呢?”
“面对整个娱乐圈的绞杀,他们只有三个人啊......看起来,这次save组合要被打压的抬不起头了。说起来,save也真够命苦的,当初在中国刚出道的时候,刚火起来,就被封杀了,如今他们刚刚载誉归国,却又要面对整个娱乐圈的联合绞杀,为什么在国内发展,就这么困难呢?!”
那些记者们在一旁长吁短叹着,得到了不少的响应声。
“亲爱的李,save真的回来吗?为什么他们到现在还不来?我们今天逃了学校的课才跑过来的,要是save不来的话,那我要回去上课了。”
“是啊,我可是完全想来看紫,才逃课的,啊......我的全A评价啊!紫可是从来都不迟到的,你确定他会来吗?为什么到现在还不来?”
“亲爱的李,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看起来这里的每个人都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好像在担心着什么......不会是他们也在担心紫不来吧?”
几个年轻的金发男子挤在人群的最前面,围着一个年轻的中国男子,用英语叫道。
中国男子无奈的笑了起来,“放心!Save肯定会来的,昨天晚上我上网的时候,发现在saven网站上,出现了一封帖子,点击率超过了五百万,说的就是今天的情况,有人把这次‘深蓝之约’的真实目的曝光了,好像是娱乐圈在联合所有的力量借这次晚会,打压save组合,所以,有一位黑色saven发出号召.......”
在众多粉丝中,有一对惹人注目的男女,男子高大俊朗,女孩乖巧秀美,男子用手臂将女孩环在怀里,两个人说笑着,男子看向女孩的时候,露出异常宠溺而温存的神情,女孩有着一双明亮而纯澈的眼眸,只是眼神有些空洞而呆滞,摸索着男子的手臂,露出幸福的笑容。两个人的脸庞有几分相像,想必应该是兄妹的关系,只可惜,这个女孩子.........是个瞎子!
“小惜,累不累?”男子宠溺的问道,“这里人太挤了,这个save组合真是的,他们到底来不来了?让这么多人等在这里,真是太过分了!”
“嗯。”小惜应了一声,露出甜美的笑容,空洞而呆滞的眼神望向前方,“哥,我不累,我们在这里继续等他们,好不好?我想亲耳听一听紫的声音。”
“他们到现在还没来.........”
“哥,我相信紫,他一定回来的,”女孩甜甜的笑了起来,仿佛是明媚而灿烂的阳光,“哥,你也相信他,好不好?”
男子紧咬着嘴唇,沉默不语。
“哥,紫可是个明星呢,他很忙的,我们都理解一下她,好不好?”女孩柔声恳求道,“哥,我虽然眼睛看不见了,但是我听得到声音,听得出每个人声音里的含义和感情,紫的歌声很特别,我听得出他歌声里无与伦比的骄傲和深藏于内心的温柔,也听得出他的纯澈和无邪,他是个值得每个人喜欢、敬仰的明星,值得无数人为他而疯狂、痴迷,这就是他灵魂的魅力。”
男子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扭了扭女孩的鼻子,“你呀,真是拿你没办法了,从小到大,因为你眼睛的缘故,你从来不会喜欢什么人,更不要提那些公众人物。但是自从那次听到了《天蓝,海蓝》之后,你竟然成了saven,第一次见你那么喜欢一个人........”
“哥,紫真的是一个很美的人,我虽然看不到他的样子,但是我可以‘听’得到他的模样,那么美丽的人、那么美丽的歌声,真的值得每一个人喜欢.......我听得懂他歌声里的温柔,”女孩倔强的倾诉着,“好紧张哦,终于可以亲耳听得到紫的声音了.......”
展云风、汤密业、付嘉炜和吕冶继几个人站在深蓝剧院的门口,一脸期待的看着从袖地毯走过来的众多大腕们,不自觉的泛起了冷酷而阴鸷的笑容,看得人心里发寒,几个记者悄悄的抓拍到了这一镜头。
“小展,你说,这个什么save组合,不会是吓破了胆子,不敢来了吧?”汤密业冷笑着问道。
身为香港地区七八十年代最最当袖男演员,汤密业虽然已经将近五十,却仍旧宝刀未老,还在向着自己梦想的舞台奋斗,岁月在他那帅气英俊的脸庞上留下了些许的痕迹,难以抚平的皱纹已经告诉所有人他的沧桑;曾经是香港最有价值的男演员,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在好莱坞发展,演技虽然很好,但是却一直在好莱坞处于三流演员的尴尬地位,虽然在国内传言他在好莱坞混得不错,可实际上尴尬和卑微只有他自己知道。
好在这件事国人不知,也能保住他在国内的风光,许镇宗虽然也在好莱坞混,和自己有些不对头,但他的地位比自己还要卑微,自然是不会多嘴的把这件事说出去的,所以,自己仍然是国内演艺圈的大佬,谁也不会质疑他在好莱坞的地位。没有中国人能超过他的成就,没有!
就在他心安理得的享受着国内的欢呼的时候,不久之前,却在好莱坞当袖男演员的名单上,竟然看到了一个中国人的身影!第一部电影做男配的时候,就已经大火了起来,现在更是传闻,他在和欧洲女神艾洛妮雅拍摄一部电影,做男主角!
这怎么可能?!
这怎么可以?!
一个初出茅庐的小伙子,竟然会超越了自己的成就?!自己在中国已经成就了无可撼动的地位,又在好莱坞混了这么多年,自己却还都没有机会做男主角,他年纪轻轻的,怎么可能超过自己的成就?!
不行!绝对不行!绝对不可以!
展云风阴鸷的飘了一眼汤密业,“应该是这样的,汤哥,他们肯定是被您的名号吓得不敢来了!”
说着,两个人哈哈大笑了起来。
俊美而冷酷的付嘉炜冷冷的瞟了一眼旁边的两个人,嘴角间扬起了一抹冷笑,心里暗自笑道,“紫,你可一定要来啊,我今天可是给你准备了一道大餐呢,你要是不来的话,这道菜我怎么给你呢?我倒要看看,今天过后,你第一美男子的称号还往哪里放?!从明天开始,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亚洲偶像、亚洲第一美男子,付嘉炜!再也没有什么第一美男子!你可别怨我啊,要是想怨的话,就怨你那张脸蛋实在太祸国殃民,怨这群人把你捧得太高,注定摔得更惨!”
正文 第二百九十六章
安墨的惊世紫色驶入了主干道,向深蓝剧院的方向开去,却不想被几位交警拦了下来,说实话,几位交警拦这辆车的时候,也是胆战心惊,看着东海市都没见过得这么奢华的跑车,肯定是什么超级富豪家的公子,万一得罪了.......
“先生,不好意思,请您绕道,今天由于深蓝剧院的慈善晚会,通往深蓝剧院的几条路全都封了。”
坐在驾驶位上的安墨微微一愣,听着交警的解释,不由得苦笑了起来,这次——他们是真的想让自己颜面扫地啊,阵势搞得这么大........
想到这,安墨打开了车窗,探出脑袋,摘下墨镜,向几位交警露出了温柔而细腻的笑容,“几位同志辛苦了,我要急着去深蓝剧院,不好意思,恐怕不能绕行了。”
看着那张绝美的脸庞,几个交警微微的愣住了,敬了一礼,“哦,不知道您是.......去参加慈善晚会的,误会了,您请便吧。”
不用说,明星的这张脸,就是最好的身份证和通行证。
安墨笑盈盈的点点头,从聂云溪的怀里掏出一包还没开封的万宝路香烟,递到几个人面前,“几位同志辛苦了,这盒烟你们抽着解乏的吧,实在不好意思,我不抽烟,这盒烟是我经纪人的,也不知道好不好,几位勉强试试看吧!辛苦了,我先走了!”
说着,还没等几位交警回过神来,安墨已经开着车,先溜了,把几个交警弄得面面相觑,又感动,又好笑。
“——切了,我们又没说不收,你跑得那么快干什么?本来还想让你给签个名呢。”一个交警嘟囔着。
“不过,说真的,这个save组合的紫,还真的是想传言那样,是个温柔而又体贴的人呢!”另外一个人感叹道。
“嘿!别废话了,这盒烟我们几个偷偷的分了吧?我靠!万宝路,高级货啊?!”
正当所有人议论的时候,忽然,从不远处飞驰过来一辆暗紫色的超级奢华而尊贵的跑车,车身上泛着暗紫色神秘的流彩和银色耀眼的华光,那美轮美奂的色彩、尊贵而雍容的风度、霸道而不可抗拒的气息、风华绝代的造型、超级强悍的性能,最惹人注目的是车身前面的那个尊贵大气的标识——博莱特出品的顾客私人订制跑车!
“我靠!竟然是博莱特的订制跑车?!究竟是哪个明星,竟然开得起这种奢侈货?!”无数记者惊叹着,一边用手里的相机,赶紧记录下这辆跑车,就连路边的粉丝们也都赶紧拿出手机,用手机将这辆车拍了下来,准备回去和朋友炫耀。
忽然所有人都在忙着感叹车子的奢华和尊贵的时候,暗紫色的车子停了下来,从中优雅而高贵的走出一个绝美的年轻男子!那个瞬间,原本喧闹的人群,陷入了一片寂静,手中拿着相机或者手机,忘记了拍照,痴痴的拿着那个绝美的男子,一阵失神。
一袭新款式的雪色礼服,里面依然是那么神秘而深沉的紫色衬衫,仿佛自亘古的时空中款款走来,带着些许不识人间烟火的出尘和飘渺,带着些许的圣洁和荣耀,带着极致的高贵和优雅,带着式的神秘和唯美,嘴角间噙着一抹温柔而优雅的笑容,站立在那里,好像是一尊世间最无瑕的羊脂雪玉所雕成的雕塑,宛如神祗!宛如天人!
最让人难以置信的是紫今天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息,一直以来,紫都是那么的温柔、细腻、谦逊、温润,仿佛世间已经没有了任何事情能够将他惊扰。然而——今天,就在今天!在场的人第一次发现了不一样的他,——桀骜冷酷、深沉威严,他身上的那种上位者的强势和君王般的傲岸,竟然毫不掩饰的释放出来!
“紫.......这........”无数人目瞪口呆的看着安墨。
“这也是紫吗?还是,这才是真的紫?有着长期上位者的强势和君王般的傲岸,温柔的笑容里透着一股危险的气息,那么的桀骜而威严.......这就是紫!这也是紫!这竟然也是紫!”很多人在心底狂呼着。
紫今天真的是存心给所有人下马威,这才以这么嚣张而强势的气息出现在这里,尤其是那种宝剑出鞘般的凌厉和傲岸,让所有人呆滞在那里!
很快,所有人都回过神来,短暂的平静过后,是无数镁光灯的疯狂闪烁和宛如九天雷动、狂涛怒海般的尖叫声和欢呼声,震耳雷鸣般的声音响彻天地,直上九霄,回荡在东海市的上空,响彻了整个城市,仿佛要将天地惊扰!
“紫!紫!紫!”
“save!Save!Save!”
谁也不会想到,原本喧闹而毫无秩序的人群,在他出现的一刹那,竟然不约而同的化身为最狂热的saven,几万人竟然喊出了同一个声音!
紫傲然英挺的站在那里,脸上露出温柔而优雅的笑容,好像一尊绝美倾世的雕塑,不停地向的道路两旁的挥手致意,每走到一处,总会听到雷鸣般的欢呼声。
不过,所有人也都疑惑了,为什么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只有紫自己现身?!Save组合的蓝越和白洛呢?难道你知道今天要.......所以宁愿自己承受这一切?为什么又要把所有的责任扛在自己的肩上?
紫!紫!你为什么总要这样呢?你为什么总是这般温柔得让人心疼?!明知道今天是过来受辱的,为什么还要维护蓝越和白洛两个人的尊严,宁愿自己只身前来受辱,也要保护好蓝越和白洛?紫.......你真是太温柔了,温柔的让人心碎........
返回书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