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网 - 人生必读的书

TXT下载此书 | 书籍信息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返回首页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娱乐贵公子

_65 紫魂(当代)
“这次格莱美之旅,你有信心吗?”聂云溪抬起头,神情有些紧张的问道。
安墨一脸疲惫的看着聂云溪,脸上勉强的挤出一个微笑,“年度最佳组合、年度最佳歌手、年度最佳流行歌手、年度最佳专辑这几个重量级奖项就不要想了,最多是《天蓝,海蓝》拿到年度最佳单曲奖项,我们save组合再拿到一个年度最佳新人奖项,这是我们最好的打算。”
“这么多提名,就这两个奖项有把握拿到?”聂云溪有些不情愿。
安墨脸上露出了一个既无奈又疲惫的笑容,“云溪,你别忘了我们的国籍和血统,我们是中国人,那些西方人怎么可能让几个人站在那么高的地方?如果不是我们save的影响力实在太大,你以为,这个最佳新人奖我们会有机会吗?还有这个年度最佳单曲的奖项,如果不是这首《天蓝,海蓝》的销售量实在恐怖,影响力太过巨大,你以为.......这个奖项轮得到我们吗?所谓的公正、所谓的公平,那是对他们西方人而言的,对于我们,永远都没有公正而言。”
说到这里,安墨深深的叹息了一声,“云溪,这种事情我见得多了,这就是现实。我们能做的,就是努力站在那个巅峰,在拥有绝对实力的情况下,我们才会得到所谓的公正和公平。从我们选择这条路开始,能做的,唯有隐忍和接受。”
聂云溪沉默了下来,许久,勉强的露出了一个笑容,“格莱美,也许对于很多人来讲,是个荣耀,但是对于save,对于你——紫,却是赤果果的亵渎。”
安墨勉强的挤出了一个笑脸,“好了,别提这件事了,好像格莱美的当天也是CCAT的春晚吧?”
聂云溪拍了拍脑袋,“我正想和你说这件事呢!2月11号晚上是春节联欢晚会的直播,但是那天也正好格莱美的颁奖典礼,好在一个在中国、一个在美国,利用两地的时差,恰好给了你们几个小时坐飞机的时间,格莱美颁奖典礼上,你们可能要提前走,正好赶得上回国,来得及参加春晚的演出。在这中间,不能出现一点失误,否则,很有可能来不及参加春晚。”
安墨摇了摇头,“不行,一定不能出现任何失误,这是我们回国的第一年,观众们都还没有接受我们,一定不可以出现失误!”
聂云溪淡淡的笑了笑,“放心吧!春晚节目组制订了两套方案,假如你们来得及,正好可以出席这场晚会,这次你们表演时间可是长达十三分钟;假如来不及,将会电话连线你们,然后再由假面无颜代替你们表演。”
安墨静静的点点头。
明天就是格莱美颁奖典礼,按理来说,他们应该在歇着,谁会想到明天即将踏上那条无数歌手们梦想的袖地毯的时候,save三个人仍然在练习那首新歌,准备在春晚上给国人们一个大大的惊喜。不仅仅是安墨,就连蓝越和白洛也都没看重这次格莱美,在他们踏上那条袖地毯之前,就已经注定了结局,而春晚,对于他们来说,却是一个让他们魂牵梦萦的舞台。谁也没办法忘记,当年他们是如何离开的,谁都想知道,此刻他们站在那个舞台,心里有着怎么样的感慨和骄傲!
对那个舞台有多渴望,谁也没办法说得清,那是自己祖国的舞台啊!三个海外游子,在国外取得了那么大的成就和荣耀,最希望的就是回到那个他们魂牵梦萦的“家”,得到“家人”的肯定,这也是他们心里最大的慰藉。
当夜无话,格莱美的当天,save三个人第一次睡个懒觉,一直赖床到中午,这才从卧室走出来,好好的沐浴一番过后,又狠狠的饱餐一顿,换上准备了许久的衬衫和礼服,这才开始为格莱美做准备。
下午15:00走袖地毯,大约花费两个小时左右,出席典礼的嘉宾们大约会休息半个小时,18:00典礼准时开始。
正文 第二百七十五章
这次的礼服,是海索大师和艾莫拉维尔大师联手新近设计出的风华系列,尤其是安墨身上穿着的“爱泽玛的星辰”,可是海索大师的珍爱之作:里面依然是紫色的衬衫,简洁的线条和硬朗的作风很明显看得出,这是出自海索大师的手笔,暗紫色的衬衫衣领上,点缀着浪漫的银沙,纽扣则是一枚枚用稀有的银色玛瑙精心雕琢而成,完全暗合了“爱泽玛的星辰”的设计理念,寓意是“不属于人间的高贵”。外面罩着的无边风华系列礼服,天地间最为纯净明澈的雪色,整件衣服设计得极为修长,有点像风衣,但稍微比风衣短一些,刚刚好过膝盖,细腻的衣料显示出完美的手工,在礼服的绲边点缀着浪漫而高贵的银沙,只是在几个不太起眼的地方添上几颗珍贵的紫色玛瑙,却将整件礼服衬托的生动而高贵了起来,纽扣依然是沿用“爱泽玛的星辰”的设计理念,银色的玛瑙在灯光的闪烁下,异常的闪耀。
和安墨的“爱泽玛的星辰”,蓝越的“缪斯的礼赞”就显得生动而活泼许多,浅蓝色的衬衫上面用手工缀满了暗蓝宝石闪亮而俏皮;白洛的那件“杜托斯的沉醉”则突出了他个性中冷酷而梦幻的一面,三个人各有特色,这三件造价不菲的礼服就更加显得弥足珍贵。
坐在车上,安墨依然在闭目养神,轩辕御就在身边,依然是寸步不离,蓝越在摆弄着手机里新下载的游戏,白洛望向车窗外,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反倒是聂云溪,有些紧张的看着三个人,又气又恼。
“真的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你们三个能不能给我有点紧张感?”聂云溪很是无奈的叫道。
蓝越连头都懒得抬,“紧张?为什么要紧张?这次格莱美只是走个过场而已,我们又拿不到几个奖项,紧张有什么用?”
白洛收回了目光,“蓝说的对啊,既然已经知道结果,我们还搞得那么紧张干嘛?那不是在自找难受吗?”
“把奖领完,我们就赶紧走吧,不用等典礼结束。”安墨淡淡的道,明显情绪不高。
等候在袖地毯两侧的世界各地的记者们和歌迷们一脸期待的望着袖地毯上走过的一个个乐坛巨星,时不时的传来刺耳的尖叫声和闪光灯的疯狂闪烁。这条袖地毯,走过了无数歌坛巨星,娱乐圈向来不缺少俊男美女,今天也似乎印证了这句话,无数俊男美女走过这里,或是向袖地毯外的人群招手致意,或是稍微的滞留在袖地毯上,等待着记者们拍照。
除了这些歌手的身份、地位、人气和今晚的获奖的可能性,记者们同样在意的是他们的穿着打扮,假如今天有哪位打扮出众、礼服新潮的话,相信明天时尚杂志的封面肯定会留下这个人的踪影,当然,那些八卦记者们更加在意的是哪几位歌手撞衫,哪几位歌手穿着打扮失掉了体面。
就在所有人都屏息等待着下一位歌手从不远处走过来的时候,众人忽然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阵嘈杂和高喊声,众多记者赶紧准备好手中的相机,听见这么大的动静,想必又是哪位歌坛巨星走过来了。
“哦,我的上帝!居然是欧克丽,性感女王欧克丽!”不少记者们都大呼了起来,拼命地用手中的相机拍照。
“欧克丽,请问您再次入围格莱美,是否对本年度的最佳女歌手势在必得?”
“欧克丽,请问你最近在是否在和杜达尔谈恋爱?”
“打扰一下,请问欧克丽,听说您准备和弗拉德·赫拉尔结婚?”
一袭超低胸黑色晚装的欧克丽风情万种的笑了起来,“很感谢大家的关心,我来到这里,不就是为了拿走那座金色留声机的吗?至于别的问题,好像不太适合在这种场合回答吧?”
说罢,揽着男伴的手臂,无限风情的向袖地毯尽头走去。
欧克丽刚离开不久,后面又走来一个重量级人物,是歌坛巨星布伦特和米塞琳,一对金童玉女,羡慕坏了在场的众人。
“米塞琳小姐,听说您今晚准备冲击的是年度最佳单曲,不知道您对这个奖项是否有信心?”
“除了您以外,save组合的单曲《天蓝,海蓝》也是冲击最佳单曲奖项的大热门,不知道您是否有信心击败save组合,拿走那座金色留声机呢?”
美丽高雅的米塞琳听到save组合,脸上闪过了些许的厌恶和不悦,但随即无限柔美笑了出来,“当然了,我对自己的歌声可是很有信心呢。”
对于旁边的英俊的布伦特,记者们也毫不留情的提出了刁钻而尖锐的问题。
“布伦特,听说最近歌坛新秀贾斯汀·梅格尔向你提出挑战,要在超低音领域击败你,不知道您是否会接受他的挑战呢?而且,贾斯汀作为格莱美最佳新人奖的有力竞争人选,您是否认为他有这个资格向您挑战?”
“听闻最近您和好莱坞男星莫利尼·斯堪登有染,不知道您的性取向是男性还是女性??”
“您两次入围格莱美年度最佳男歌手,但是都铩羽而归,不知道您这次是否会如愿以偿,捧走那座金色留声机?”
米塞琳和布伦特在记者们的狂轰滥炸之下,狼狈不堪的走向袖地毯尽头,每年的格莱美袖地毯,众多嘉宾们都走得提心吊胆、狼狈不堪,似乎那天是记者们泄愤的节日,只要在那条袖地毯上,记者们提问的特狠,搞得很多嘉宾一脸尴尬,狼狈逃走。
就在众多记者们继续着更狠的提问时,整个袖地毯听到了一阵寂静,然后是歌迷们一阵疯狂的尖叫声和呼喊声,宛如海浪排山倒海而来,将众多记者们淹进恐怖的声潮中,不少人甚至激动的哭泣了起来,疯狂的表达着自己心中的激动和惊喜。
身在袖地毯上的众多歌星们无一例外的加快了脚步,以他们的经验,自然猜得到,能够得到这么疯狂的欢呼声,究竟是何许人也
美丽的袖地毯上,缓缓的走来了一对男女,男子一袭黑色燕尾服,修长而魁梧的身材,俊朗而宛如刀削般的面容,漂亮的鼻子,浅薄而抿着弧度的嘴唇,挂着男子特有的气息,那一双琉璃色的美丽眸子,泛着让无数少女动容的神采,身上穿着的竟然也是德古慕斯大师设计的经典燕尾服——伊苏的夜,举手投足间散发着皇室般的尊贵气度。
站他身边的,是一个美丽而精致的女人,一袭银白色的晚礼服,脖子上带着世界上最大的蓝钻——明夜之星,亚麻色的卷发上戴着后冠,映衬着精致的脸庞,岁月并没有在她的脸上留下任何痕迹,反而让她愈发的成熟迷人,身上散发着莫名的魅力,让人没办法转视。
“骗人的........怎么会是他们?!”
“我一定是在做梦!上帝!”
“歌王艾利安奴......”
“哦,上帝!是世界歌王艾利安奴·弥特里斯和世界歌后维洛利亚·安迪尔!头条!明天报纸的头条!他们不是应经很少出席这样的活动了吗?”
“真的没想到,这一次的颁奖嘉宾竟然是歌王和歌后!这是多么大的殊荣!”
“头条!明天报纸的头条!没想到他们竟然一起出现在这里?上帝!您真的是太仁慈了,这一届的格莱美肯定是这些届最为精彩的一届了!”
“歌王!居然是创造了专辑《艾瑞克》传奇的艾利安奴!”一个记者惊讶的感叹道,“艾利安奴十五岁出道,两年间迅速征服了世界,他的每一张专辑可都是大卖特卖,尤其是那张传奇的专辑《艾瑞克》,更是卖到了一亿四千万张的销售量,这十年间,从来没有歌手能够打破他的这个神话!”
“竟然是他们!世界乐坛歌后维洛利亚·安迪尔,创造了《dreamland》单曲一亿三千万张的销售量,如果不是save组合的那首单曲《天蓝,海蓝》一举打破了她的记录,恐怕这个记录也是十年间,没有人会超越!”
说到这里,所有人突然发现,在这对歌王和歌后身后不远处的袖地毯,还站着三个绝美无瑕的男子,三件雪色礼服,飘然而立,仿佛自天堂而来!
这三个绝美的男子,本应得到场上最热烈的欢呼声和尖叫声,然而,很不凑巧的是,走在他们前面的正是世界歌王艾利安奴和歌后维洛利亚!两个人已经是世界乐坛上至高的存在,为无数人所崇拜而敬仰,与此同时,却掩盖了这三个男子所有的星光和绝美!相比之下,save黯然失色!
正文 第二百七十六章
紫悄悄地紧握着颤抖的双手,眸子里投射出恬淡而温润的神采,脸上现出温柔而宠溺的笑容,但是熟悉的人都看得出来——他此刻的笑容有多么的虚伪和无奈!
第一次呢,第一次听见耳畔的尖叫声和欢呼声,是为别人而存在.......第一次,感受到歌迷们狂热而痴迷的眼神,却是投向了别人.......第一次,第一次知道,原来自己还如此渺小,可以被歌迷们忽视,可以被歌迷们遗忘!.........第一次呢,第一次知道,原来在别人的星光照耀下自己黯然失色,却还要保持着温柔的微笑,这样的笑容是那样的苦涩和痛苦........第一次知道,记者们的闪光灯全是为了别人而闪烁.......
耻辱!
这是最大的耻辱!
这是紫的耻辱.......
这是属于save的耻辱.......
这是不可磨灭的耻辱.......
歌声,那是属于紫的骄傲,那是属于冷嫣然的骄傲!可是今天.......这个骄傲在众人面前,被击得粉碎!
从前的冷嫣然,是为了音乐而生,为了音乐而努力,她是一个天才,一个音乐天才,一个以自己的音乐为最大骄傲的天才!!当年的天才歌者、当年的人鱼歌者,所有的对手都顶礼膜拜在她的王座之下,就算是受到过不公平的待遇,她也从未收到过这么样的耻辱!就在今天.......她的骄傲被击得粉碎........
不仅仅是冷嫣然,曾经的那个安墨.......那个靠着自己的努力,在模特界创造了一个神话和传说的传奇模特——安墨,那个有着铮铮傲骨的男子,在他的灵魂里,也是如此的骄傲,却更是从未遭遇过这样的耻辱和羞辱........
两个骄傲的灵魂,两个合二为一的灵魂,两个将自己的骄傲看得比生命还重要的灵魂,在今天,他们的骄傲终于被践踏,心一点点的碎裂开来,好像在滴血........
有些人,你可以收割掉他的生命,但是却不能践踏他的尊严和骄傲........
不能任性呢.......紫默默然的在心底告诫自己,这里是格莱美,是世界音乐的最高殿堂之一,不是自己任性的地方,忍耐、一定要忍耐.......总有一天,你会将他们所有人踩在脚下,你站在音乐的巅峰,俯视众生!他们都将臣服在你的脚下!
此刻的记者们自动的忽略了走在后面的save组合,把目光全都投向了那对乐坛上的神话........
忽然,这对乐坛上的神话彼此耳语一番,却都无一例外的停下了脚步,笑盈盈的转过身子,望着后面那三个绝美的年轻男子,艾利安奴微微的露出了一个温和而高贵的笑容,颇为绅士的向后面不远处的安墨伸出了手。
安墨微微的一颤,犹豫了片刻。
“紫!你还在犹豫什么?”身后的蓝越低声道,“还傻愣着干什么?那可是世界歌王艾利安奴啊,我当年的偶像!他竟然在等我们,示意我们一起走袖地毯!”
“紫,快点走吧,”白洛也催促道,“好像他很欣赏我们,快点跟上去啊,这是一个好机会!”
听见蓝越和白洛的话,刹那间,无边的孤独和无助宛如海潮般向他袭来,好像整个空间里充斥着他心破碎的声音,指甲紧紧地扣在了肉里,几乎要抠掉了手心里的肉,仰头望望湛蓝色的天空,仿佛整个天空都蒙上了一层阴霾。
就这么的被践踏了吗?我的骄傲........
蓝越、白洛,我以为你们是最了解我的骄傲的人,可是........原来........你们也一样........你们和他一样,也在践踏我的骄傲!
我冷嫣然,天纵之资,自创灵魂之声,为了达到音乐的巅峰,穷尽精力钻研古典音乐、古典歌剧、现代音乐、民族音乐、流行音乐,利用中国古老的吐纳之法,兼以超自然的低声波,又创出海豚音七重奏,可以毫不夸张的讲,我冷嫣然以天才之名,将上一世毕生之精力,全部献给了音乐!音乐就是我毕生的骄傲和尊严,甚至高于我的生命!
可如今.......区区的一个流行乐坛的歌王,居然敢以这种高高在上的姿态面对自己?居然敢用那些可笑的流行音乐,亵渎自己骄傲的存在?!
蓝越、白洛......我一直以为,你们是我的知音,你们能从我的音乐声中,听出我对于音乐的执著和骄傲.......原来,是我错了呢.......
你们根本就不明白,音乐于我,意味着什么?!那是比生命还要珍贵的存在!我不允许你们亵渎我的骄傲,践踏我的尊严.......
不仅仅是你们,蓝越、白洛,连同你——轩辕御,就算我爱上了你,假如有一天,你敢亵渎我的骄傲,践踏我的尊严,那么.......很抱歉,我将毫不犹豫的选择离开,就算最后的结局是死,我也决不妥协!
和身后蓝越和白洛兴奋的模样相对比,紫脸色惨白,宛如一具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耳畔只是回荡着心破裂开来的声音,三个人徐徐的走至艾利安奴和维洛利亚的面前那些记者们赶紧抓拍这历史性的一刻。
一直隐藏在不远处的轩辕御,轻轻的摸了摸自己心脏位置,忽然神色一动,扭过头向身后的祈厉声道,“祈,快点给聂云溪打电话,让他赶紧安排一辆车过来,再准备好酒店房间。”
祈微微一愣,“龙主,这.......怎么了?”
轩辕御神色冷得有些骇人,“墨走火入魔了........他很快就会坚持不住,倒下去.......”
“紫,是吧?”艾利安奴高贵的笑了笑,目光就好像在审视着一个孩子,“我可是超级喜欢你的歌声,好像有着穿透人类灵魂的力量。”
见到安墨神色恍惚,蓝越紧忙应了下来,“谢谢.........”
恍惚间,蓝越和艾利安奴的对话仿佛已经流淌进了历史的长河,模糊直至消失。整个空间内,充斥着他心破碎的声音,心跳声越来越微弱,碎裂的声音越来越大,终于,心脏仿佛已经承受不住那深深地碎痕,宛如玻璃杯掉在地上的那种碎裂声,啪啦的一声,好像听见了整个心脏彻底碎裂的声音,又好像是自己眼角落泪的声音.......
终于解脱了呢,再也不用面对那些人的嘴脸,再也不用感受着那种被人亵渎骄傲、践踏尊严的撕心裂肺、生不如死........
眼前一抹黑,紫终于承受不住,晕倒在地.........
也不知道紫今天怎么搞的,居然神色恍惚,连歌王艾利安奴和他说话都没听见,虽然不愿意,但是也别表现得这么明显啊!不过,看他的脸色好像不太好........
蓝越心底正在抱怨,白洛和艾利安奴寒暄,谁也没注意,一直站在他们身后的紫,脸色惨白,眼角间滴下了血袖色的眼泪,手紧紧地捂着心脏,突然间,嘴角间漾起了一抹解脱般的笑容,缓缓的闭上了双眼,宛如纷飞在黎明前的昙花,带着莫名的凄艳和绝美,昏倒在地........
Save组合的灵魂人物——紫,在袖地毯上突然昏倒,让整个现场都陷入了短暂的静寂和愕然。
“墨!”轩辕御一声高叫,和祈、姬诛几个人的身影当即冲向了袖地毯,保安们刚想拦住三个人,却又哪里是这三个人的对手?起一个利落的肘击,便将保安砸到在地,冲到安墨身边。
吓傻了的蓝越和白洛此刻终于回过神,惊叫了一声,扑向安墨,“紫!你怎么了?你别下我们........”
现场当即乱成一团,主办方也有些吓傻了,在场的记者们更是不肯放过这个天大的新闻,不少在现场驻扎的医师们和工作人员都跑了过来,但无论是谁,只要妄图接近安墨的,统统都被冰刃拦了下来。当然,最为忙碌的当然是在场的记者,一边拍摄着现场的状况,一边又拍摄了传说中紫身边那几个神秘的保镖和助理。
提起save组合紫身边那几个神秘的保镖和助理,不仅仅是那些八卦记者们,就连娱乐圈里的人都十分好奇:从来没有任何记者能成功拍到紫身边的保镖和那个神秘而冷傲的助理,没有紫的同意,也从来没有任何记者能通过几个保镖的封锁接近紫,那些记者们只是知道,紫身边的这几个人很神秘、很强大,也很恐怖,对不听话的记者们绝对不会手下留情.........
正文 第二百七十七章
快步奔到安墨身边,将蓝越和白洛推开,白皙修长的手轻拭过安墨苍白的脸颊和眼角间那滴夺去了万千风华的血色眼泪,轻轻的叹息一声,“墨,不要那么骄傲,好不好........你会很痛苦的.......”
轩辕御轻轻的将安墨扶起,横抱在怀里,将他的头轻轻的埋进了自己的胸口处,然后缓缓的站起身,散发出了些许自己帝王般专横尊贵而不容置喙的气息,向下面乱成一团的众人厉声道,“都给我安静下来!紫的这次晕倒,只是上次出事的后遗症而已,不要乱,紫没事,蓝越、白洛,你们留在这里出席典礼,紫需要一个安静的地方休息和治疗,我先带他回酒店去治疗了。”
“不远处有一家医院!”有人高声道。
轩辕御皱皱眉头,“不用了,医院不起什么作用。”
说着,轩辕御又把头转向旁边的聂云溪,“云溪,接下来的残局,你来收拾,记得快一点回来,一会还要赶回国去,参加春晚。”
聂云溪目瞪口呆,“搞什么?紫都已经这样了,还要回国参加春晚?”
轩辕御微微的叹息了一下,看着怀里昏迷不醒的安墨,看着他眉宇间流露出的倔强和骄傲,无奈的摇摇头,冷声道,“他的性子你还不知道吗?标准的工作狂外加一诺千金的主,只要他醒过来,就算是爬,也一定会要爬回去!为了春晚上的演唱,他已经连续几天没有休息过了,更何况,这一阵他为了电影《浮空之城》,已经严重体力透支.......”
两个人的话让在场的工作人员和记者们目瞪口呆,不是吧?都已经这样了,居然还想着工作?这种工作狂班的敬业态度.......这就是娱乐圈缔造的传奇吗?
说罢,轩辕御横抱着安墨,沿着袖地毯,大步走向入口,那里祈已经准备好车辆。
无数人回望着轩辕御那修长而英挺的背影,仿佛自远古走来,带着神祗般不可抗拒的威仪和傲岸,周身上下散发着极度危险而专横的气息.......所有人不约而同的在心底有了这么一句评价:这个男人——很危险!
忽然,一阵冷风吹过,吹掉了轩辕御头上的帽子,瀑布般黑色的长发倾泻下来,好像是一匹华贵的黑色绸缎凌空而舞,如同无数颗世界最华贵的黑色珍珠汇聚到一起,在夕阳的照耀下,仿佛是黑色的光翼漾起了一道道华贵的涟漪,温润中透着莫名的华贵,晶莹中透着异样的神秘,配着他傲岸而英挺的背影,再加上怀里那抹雪色的身躯,整个场景散发着惊世骇俗的绝美和夺目。
闪光灯再次疯狂的闪烁起来,无数优秀的摄影家记录下了这个最动人的画面,
“这个两个男人........”无数人在心底默默的感叹着。
坐着车赶往酒店,轩辕御又抱着安墨进了房间,让姬诛和祈两个人守在门口,无论是谁都不准放进来,这才松了口气,走到床畔。
细心地替他解开衣扣、脱下衬衫,果露(万恶的和谐!)出雪嫩诱人的肌肤和胸口那两点粉嫩的嫣袖,轩辕御强吸了口气,按耐住心底的**,将安墨在床上放好,伸出左手,放在额头的天灵盖处,调动体内最精纯的天地灵气,缓缓的输入到安墨体内。
眼见着安墨脸色一点点的恢复了袖润,轩辕御挪开了手掌,收起了灵气,替安墨掖好被子,这才坐到床边,静静的凝视着安墨。
“你个笨蛋.......”轩辕御喃喃的道,“为什么要这么骄傲?”
沉睡了两个多小时,安墨惺忪的睁开眼,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轩辕御,不禁有些疑惑“御,我怎么会在这里?咦?我不是在格莱美的颁奖袖地毯上吗?怎么........”
“你在那里受了刺激,心魔大盛,走火入魔当场昏倒了.......我把你带回酒店。”轩辕御品着清澈的茶水,微微的蹙乐蹙眉毛。
“心魔大盛?走火入魔?”安墨微微一愣,随即想起在袖地毯上的那一幕,指甲再次紧紧地扣在了手心里,“是这样.......”
想到这里,安墨再次沉默了下来。
不一会的功夫,蓝越、白洛、聂云溪等人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安墨瞟了一眼身边的轩辕御,紧忙穿好衣服,“进来吧,我已经没事了。”
安墨的话刚落音,几个人已经冲了进来,蓝越和白洛脸色苍白的看着安墨,“紫!你没事吧?有没有怎么样?是不是上次地震时的后遗症?要不要紧?去医院检查一下.......我们都快被你吓死了!”
“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啊!Save组合一个人都不能少,假如没有了你,save又怎么还能被称作save?”
安墨摇摇头,“我没事,既然你们回来了,我们就快点回国吧,春晚一定要上!”
“开什么玩笑?!”这次不仅仅是聂云溪,就连蓝越和白洛都目瞪口呆的看着安墨,有些不可思议,“你身体都成这个样子了,还怎么能东奔西跑?”
安墨沉默的摇摇头,声音低沉到了极点,“我没事,君子一诺,重于千金,更何况,那是我们的工作,一定要去。”
聂云溪苦笑,“紫,龙御还真的了解你,在你昏倒之后,他就跟我们说,你醒过来的第一件事,一定是回国参加春晚。”
安墨脸上没有丝毫的笑容,只是默默的站起身,拎起行李,准备离开酒店。
坐在飞机上,似乎所有人都发现了,安墨苏醒过后,明显情绪不高,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蓝越和白洛一副受气小媳妇模样,大气都不敢出。
最终还是聂云溪按耐不住了,开口道,“紫......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和我们说?看起来.......你好像情绪不太好。”
安墨淡淡的抬起头,“没什么,只是有点难受。”
蓝越探出了脑袋,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不是身体吧?”
安墨神色漠然的扫视了一眼蓝越和白洛,“我就不拐弯抹角,直接说了,今天走袖地毯的时候,你们看起来好像很高兴的样子。”
“那是当然!”提起这个,蓝越一脸的兴高采烈,“要知道,那可是世界歌王艾利安奴啊,无数人心目中的偶像!创造了《艾瑞克》奇迹的艾利安奴!他今天居然提出要和我们一起走袖地毯,还有歌后维洛利亚........”
白洛神色黯然的看了看安墨,“你是在为这个不高兴?”
蓝越目瞪口呆的看着安墨,“不是吧?紫?那可是歌王艾利安奴,创造了慕洛利斯唱法的艾利安奴!拿到了十多个金色留声机的艾利安奴!你为什么不高兴?你有什么可不高兴的?这是多少人的梦想?”
安墨忽然漾起了一抹凄楚至极的笑容,“听见你们这句话,我突然想起了一个成语:夏虫语冰........说的真对呢,夏虫岂可语冰?”
蓝越冷下了脸,“紫,你这话什么意思?!”
安墨嗤笑一声,“什么意思?你自己理解。”
“紫!”蓝越气得站起了身,怒视着安墨,“艾利安奴可是世界级的超级巨星,人家这么看得起我们,要和我们一起走袖地毯,你不要太不识好歹!”
安墨翘起了二郎腿,神色漠然的看着蓝越,“然后呢?”
“你知不知道,今天你在袖地毯上晕倒,影响有多么的恶劣?!”蓝越气呼呼的瞪着安墨,“人家艾利安奴尽力帮助我们挽回影响,但是你看看你自己,现在是什么态度?!对人家冷嘲热讽,人家有什么得罪你的?”
“然后呢?”安墨神色淡漠的看着蓝越。
“你还要什么然后?平常你自己**、强横、任性也就算了,这个时侯使什么小性子?不要以为所有人都会想我和白洛这么好脾气,忍受你的无理取闹和专横!这些话我本来是不想说的,可是你自己看看你,现在是什么嘴脸?”蓝越怒声道,“以怨报德的小人!”
正文 第二百七十八章
白洛也皱起了眉头,“紫,你这次真的错了,你平常态度强硬、**,容不得别人说你一句难听的,这我和蓝也不说什么,可是你现在的态度真的很恶劣,希望你能自我反思一下,免得我们的关系因为这件事搞僵了.....”
安墨忽然站起身,开心的笑了起来,鼓掌道,“好啊!真好!你们终于肯把真心话讲出来了,真的很好!”
聂云溪顿感不妙,“紫,你.......”
安墨忽然露出了一个耀眼夺目的笑容,就好像是水池中突然绽放出的莲花,清丽中带着不可一世的夺目,“我终于知道.......一直以来,是我自欺欺人了.......很好!很好!还来得及......”
“紫!你别冲动!”聂云溪急忙的道。
“既然这样的话,”安墨把头转向旁边的蓝越和白洛,眼里有着深深的哀伤和决绝,“既然这样的话,那么我选择——解散save!”
“什么?!”在场的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看着安墨,唯有轩辕御的嘴角间露出无奈而又无可奈何的微笑。
这才是那个骄傲的紫啊........
蓝越一脸震惊的看着安墨,眼神闪烁,“你.......你真的这么决定了?”
“紫,你想好了?”白洛颤抖的看着安墨。
安墨的脸上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在save组合全球巡回演唱会的时候,我会宣布save组合解散的消息。”
“你疯了?!”聂云溪怒喊道。
“就当是我疯了吧.......”安墨优雅的坐了下来,“save的梦想,你们已经完全忘记了.......save已经死了。”
“你什么意思?!”蓝越怒气冲冲的走到安墨身边,“要解散save的人是你!不是我们!为什么把责任推到我们身上?!”
“我把责任推到你们的身上?”安墨忽然嗤笑了起来,“有必要吗?真正忘了save梦想的认识你们!既然已经遗忘了梦想,那么save的存在还有什么意义?”
“我们没有忘记!”蓝越倔强的叫道。
“没忘?”安墨再次笑了出来,“没忘的话,那么请你告诉我,save的梦想是什么?”
“当然是踏上这个世界的巅峰。”白洛也站起了身,目光冷冽的看着安墨。
“哈哈.......踏上这个世界的巅峰?”安墨突然朗声笑了起来,“你不觉得很好笑吗?今天,你们只是见到了世界歌王艾利安奴,就兴奋的忘乎所以,一脸的崇拜........就你们这个样子,要如何才能超越他,成为最高的存在?!”
“我........”蓝越和白洛沉默了下来。
“区区的世界歌王艾利安奴,创造了《艾瑞克》一亿四千万张专辑的销售量,拿走了十多座格莱美的金色留声机,创造了慕洛利斯的独特唱法,就值得你们这么崇拜吗?!难道你们真的以为,这种成绩是不可超越的吗?!”安墨怒声叱问,“不超越他,我们如何能站在这个世界最高的地方?!”
白洛和蓝越彻底沉默了。
“蓝越、白洛,我明明白白的告诉你,所谓的世界歌王和歌后,在我眼里都是狗屎!我要站在这个世界的最高峰,成为乐坛上神祗般的存在!百年之内,没有人的成绩会超过我,这是我的目标!”
安墨骄傲的如神祗般的话语,回荡在每一个人的耳畔,宛如晴天霹雳,炸醒了沉浸在得到歌王艾利安奴垂青的喜悦中的两个人。
“我实话告诉你们,艾利安奴的慕洛利斯唱法,在我眼里,根本就是垃圾!只要我想,我随时可以发表自己创造出的好几种唱法,得到维也纳金色音乐大厅的邀请函!”说到这里,安墨冷笑了一下,“《艾瑞克》的销售量不可超越吗?哼.......那我们就见识一下,我们这张专辑《星空下的祈祷》的销售量如何?!格莱美的成就不可超越吗?只要给我三年的时间,我完全可以捧走格莱美所有的音乐奖项!”
“你们身为歌者的骄傲到哪里去了?!就那么的在别人的星光下黯然失色,你们不觉得耻辱吗?”安墨厉声责问道,“难道你们没发现,我们让人算计了吗?!白痴!都是一群白痴!”
“故意把我们安排在世界歌王和歌后身后走袖地毯,想借着他们的星光,让我们黯然失色,将我们打入无边的地狱,成为别人耻笑的存在!如果今天我没有当场晕倒,你么能想得到明天世界各地的娱乐报纸会怎么写我们吗?一群来自的小丑,在歌王和歌后的星光下黯然失色,所有的欢呼声和尖叫声,所有的闪光灯都毫无意外的送给了那两个人,而我们最后只能是一个悲剧!被人嗤笑!”
“你们不觉得耻辱吗?你们不觉得羞愧吗?!艾利安奴和维洛利亚有什么了不起?我们的未来将会把他们紧紧的踩在脚下,今天别人的一点小恩小惠就让你们兴奋得忘乎所以?!他们在施舍我们,在施舍!!!!你们知道他们在心里怎么想我们吗?一群白痴!一群猪头!”
“我们是save,save的骄傲不容许任何人亵渎,save的尊严不允许任何的践踏!你们忘了吗?!你们忘了吗?!假如save没有了骄傲,没有了自尊,只是一个接受了别人是舍得可怜虫,我宁愿让它永远的解散!我绝对不允许任何对save的亵渎!”
“或许你们觉得我小题大做,但是.......骄傲和尊严,于我来说,比生命还重要。”安墨转过了身,一滴泪水轻轻的顺着脸颊落了下来,语气里充满了决绝,“知道我今天为什么会晕倒吗?我心痛啊.......save的尊严和骄傲被践踏得满面疮痍、体无完肤........我真的没办法接受这样的save.......没办法面对.......你们笑着脸,接受别人的施舍........那一瞬间......我的心就好像被撕裂了一般........假如这样,我宁愿解散save,永远的让save死掉......”
Save的骄傲,不容亵渎.......自己忘记了吗?蓝越和白洛捂住心口,扪心自问。
“紫.......我........”白洛哽咽了,一滴泪水顺着脸颊落了下来,“对.......对不起.......不要解散save.......好不好?”
蓝越紧握着拳头,泪水恣意的顺着脸颊落了下来,呜咽的哭了出来,“紫......我.......我错了......对不起......是我忘记了save的骄傲........忘记了你的骄傲........给我们一次机会,好不好?解散save,我真的好心疼......”
“紫,我替他们求情,别解散save了.......这是你们的心血啊!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以后再也不允许出现这种状况了。”聂云溪一脸的恳切。
安墨神色悠远的抬起头,眼神里闪烁着一丝冷冽。
“好了!好了!事情过去就烟消云散了.....”聂云溪松了口气,赶紧打圆场,“快去洗洗脸吧,蓝越,你瞧瞧你的脸都被哭成个小花脸。”
蓝越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赶紧跑到洗手间去洗洗脸,安墨瞟了一眼他的背影,“我也去洗洗脸。”
说着,紧随而去。
洗手间里,蓝越正在照镜子整理自己的仪表,安墨站在身边,用清水洗了洗脸,然后又用纸巾擦了擦,刚要转身离开的时候,忽然停下了脚步,“蓝,今天的事情,是最后一次,我容忍你的最后一次,否则,我不介意折掉你的羽翼........”
蓝越脸色微变,“紫,你说什么呢?”
安墨淡淡一笑,却没有转过身,“我说什么,你应该听明白了,很清楚的告诉你:我不管你对白洛是怎么样的感情,我和白洛之间没有任何可能,但你要是再敢使什么心计,妄图把我逼出去,离间整个save,最后独自拥有白洛,我不介意让你一无所有.......包括你的家族,你应该猜得到的,我有那个能力。”
刹那间,蓝越脸色煞白,仍旧强挤出笑脸,“紫,你怎么会这么想呢?我们是伙伴啊,我怎么可能.........”
“是啊,我也不敢相信,我一直以来信任的伙伴,竟然会为了自己的私欲,而算计我、对我动手.......不过,我更相信另外一句话:知人知面不知心。蓝,你的占有欲比我还要强烈,——这一点,我明白,从我见你第一面就知道,你对他强烈的爱意,你对白洛的每一个细微,我都看得你的占有欲........我很庆幸,当初你第一个遇见的不是我,再加上我自己的强势和身边御的强势存在,你不敢对我有任何非分之想。当初,你为了白洛而选择留在了中国,我就已经猜测到了你的心思,当年在韩国,你为了试探白洛的心意,而故意自己钻进朴樱子的圈套里,我无话可说,只能跟在你们身后,为你们收拾残局,你故作天真无邪,连你的家族都被你骗了这么多年!实际上,豪门子弟又有哪个能真的那么没心机.......不过!蓝越,我最后警告你一句,你给我适可而止,否则.......我不介意将你和你的家族在这个世界上抹去.........你知道我做得到。”
忽然,安墨温柔一笑,“这件事,就此揭过,就当没发生,但是你记住我的话。”
正文 第二百七十九章
“天啊,快一点!要来不及了!”在飞机场出口处,聂云溪不停的嘟囔着,可怜兮兮的看着过往稀少的车辆,“真是受不了!航班晚点也就算了,为什么连一辆出租车也看不到?!现在都已经是晚上八点五十了,九点半之前我们不能赶到现场,就没有机会了!”
“云溪,节目组没有派出车辆接我们吗?”安墨皱眉头的问道。
“派了,但是车到现在还没到,估计是路上堵车了。”聂云溪一副哭天抢地的模样,“天啊!我真是受不了龙城的交通状况了,连除夕之夜都会堵车?有没有天理了?”
正说着,一辆商务车停在了众人面前,“请问,是save组合吗?”
“是啊!是!”聂云溪赶忙的道,“我们是save,请问是春晚节目组来接我们的吗?”
楚天羽从中探出脑袋,嘿嘿一笑,“几位大功臣,听说刚从格莱美的颁奖典礼上回来?快上车!”
几个人赶紧挤上车,一溜烟的跑了。
梁先平是今年春晚的导演,此刻的他正满脸焦急的等候在后台,忽然,电话铃声响起,他赶紧接通了电话,“梁导,save接到了!向演播大厅赶,估计九点半的时候,肯定能到演播大厅。”
返回书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