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网 - 人生必读的书

TXT下载此书 | 书籍信息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返回首页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娱乐贵公子

_45 紫魂(当代)
艳惊全场!
安墨潇洒而优雅的转过了身,看着身边的俊美的修拉,给了他一个淡淡的微笑。
修拉也是个绝世的美男子,他的美不同于安墨,安墨是阴柔之美,而他所展现的是阳刚之美。
金蜜色的眼眸,宛如世界上最为华贵的猫眼石,泛着高贵而华丽的色泽,深刻的双眼,透着男子特有的坚毅和厚重,高挺的鼻子,双唇紧紧的抿着,透着一股莫名的威严和压力,刀削般的脸庞,神色从容而严肃,金色的短发在迷醉的灯光下泛着诱人的色泽;古铜色的皮肤,魁梧有力的双臂,宽阔厚实的胸膛,如果退下他的上衣,甚至还可以看到胸膛和臂膀上一块块结实的肌肉,将近两米高的身躯,魁梧而颀伟,气质冷酷而无情,那是他的无数影迷最爱的(又一个大美男)
看见安墨在冲自己笑,修拉的眼神里闪过一丝迷醉。
终于结束了这场新装发布会的,安墨一脸疲惫的回到后台,脱下这件衣服,换上自己的平常装,刚想准备离开,却被斐罗大师抓个正着,硬拉着安墨叙旧。安墨无奈之下,只好把轩辕御招呼过来,陪在自己身边。
“紫,真的是好久不见。”修拉款步走了过来,爽朗的笑了起来,“听说你现在混得不错啊!亚洲乐坛之神,啧啧”
安墨黑了黑脸,开玩笑道,“修拉,你和朗尼学点好东西,行不行?啧啧,这可是他的口头禅!”
修拉把目光投向安墨身后的轩辕御和姬诛,“咦?这两位是”
第三更
本书由首发,!
[正文 第一百八十五章]
“龙御,我朋友,兼职我的贴身医师,身体还有些后遗症,所以只好走到哪里,都带着他了。”安墨含笑道。
修拉向轩辕御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
“以前还真的没发现,你唱歌还有那么高的天分!”修拉笑呵呵的道,“去年的专辑八千万多张,还真是让人羡慕啊!”
安墨笑了起来,“修拉,你就别损我了!哪有你厉害?在好莱坞居然都闯出了名,最炙手可热的男演员之一,情圣,有好几次都差点捧走奥斯卡小金人说不定,以后还得求你提拔呢!”
修拉嘿嘿一笑,“好啊!下次有适合你的角色,我一定帮你留着!”
“喂!”海索大师装出一副生气的样子,“你们两个臭小子,在时装发布会后台,还敢提你们在各自领域的那点破事!是不是故意找茬?”
安墨一脸的憋屈,“海索大师,明明是您在故意找茬吧?我们两个人,一个好好的当演员,一个好好的当歌手,你却把我们骗过来,然后向外宣布,我们将重新回归模特界您是不是需要给个说法?”
海索大师奸笑了起来,“谁叫你们两个小子都跑了的?我们两个这两年多设计出的男性服装,都没有模特敢穿了,唉!所以,只能把你们重新招了回来救急呗!”
面对四位教父级人物耍无赖,安墨也只能憋屈的接受了。
第二天使慕兹莉卡旗下各个品牌活动,安墨忙得像陀螺般乱转,也只能拒绝了修拉的盛情邀请,在傍晚时分,终于坐上了前往美国的航班,出席在美国举行的最新单曲发布会。
刚下飞机,蓝越和白洛两个人一脸贼兮兮的样子在出口接机,现在是午夜,没想到两个人居然等在这里,倒是让安墨小小的感动了一把。
到了酒店,众人倒头大睡,为明天的新曲发布会养精蓄锐。
这次的两首英文单曲《等待》和《我相信》,《等待》里面运用了超低音唱法,对嗓子的负荷很大,而《我相信》则是古典音乐掺杂了古典歌剧的元素,不用劲歌热舞,倒是减小了体力的负荷。
这次为了节约时间,签售会和发布会在一起举行了,而且时间很短,只有四个小时,一个半小时的发布会和两个半小时的签售会,依然是在城市最大的广场举行。安蒂斯在这之前,做了充足的宣传,所以,早晨九点还没有到,广场上已经人山人海,穿着红色衬衫各种肤色的saven们翘首而待,等待着save组合的降临。
坐在保姆车上,蓝越和白洛不停的谈论着在几个人在希腊拍戏的趣事,尤其是两个人居然在希腊还被歌迷们认出来的事情,更让他们兴奋不已。不少女孩向白洛献吻,惹得白洛脸颊绯红,甚至还有歌迷们询问紫是不是跟来了,更是惹得几个人大笑连连。
“紫,你在大陆怎么样?”蓝越唠叨了一大堆,终于记得询问起了大陆选秀的事情,“选秀大赛顺不顺利?是不是选了好多才华横溢的少男少女?”
想起自己做评委时的经历,安墨忍不住笑了出来,“蓝、白,你们没有去做评委,这绝对是你们生平的一大憾事,你们都不知道,这群孩子真是我只能用一个评价。”
“好。”蓝越肯定的道,“一个字,好!”
响起那些少男少女们,轩辕御都没忍住,噗哧一声的笑了出来,“不是这个字,应该是——雷!巨雷!不是一般的雷人”
安墨捂着肚子笑了起来,差点当场笑岔过气去,“明明是男人,带着大耳环,穿着紧身裤,这倒还只是其次,关心是当公鸭嗓遭遇五音不全,我忽然觉得,其实噪音也是一种很美妙的音乐”
“公鸭嗓遭遇五音不全那还有的听吗?”蓝越很是纯真的问道。
“等你们拍完戏之后,你去看录像带吧!”安墨一副痛苦的模样,“到时候,你就会知道,在外面拍戏有多么的轻松那哪里是噪音,分明是折磨!”
“好了!好了!”伊扬打断了三个人的话,“三位小祖宗,该下车了!你们要是再不下车我严重怀疑,外面的歌迷们会把我撕碎了”
安墨点点头,揉揉眉心,向蓝越和白洛使了个眼色,两个人会意,蓝越第一个在尖叫声和欢呼声中走下了车,接下来是白洛,最后才是安墨。三色衬衫,黑色的礼服,save组合最标准的装束,当三个绝美的剪影出现在红色的地毯上,广场上响起了滔天的呼喊声和尖叫声,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和尖叫声直上九霄,响彻天地。人群不停地涌动着,幸好事先保安措施做好了,要不然免不了又是一场事故。
“save!Save!Save!”
滔天的尖叫声让所有的工作人员为之一惊!这就是save组合的影响力,这就是save组合的人气!
穿着黑色的礼服,安墨站在两个人中间,万分优雅的走在红地毯上,举手投足见的高贵气质让人为之侧目,脸上挂着温柔的微笑,左边的蓝越一脸纯真的笑容,时不时的给周围歌迷们一个飞吻,又惹来尖叫阵阵,右边的白洛一脸的冷酷,偶尔露出的些许温柔,更是让无数女人为之痴迷。Save组合三个人,现在俨然已经有了国际巨星的气度和威势。
“亲爱的saven们,你们好吗?”
安墨的一句优雅而温柔的问候,惹来了长达五分钟的尖叫声,很多人都嘶哑了喉咙,但是还在不屈不挠的尖叫着,让安墨的脸上露出了担心的神情,“亲爱的saven们,请保护好自己的嗓子,好吗?我想见到每一位歌迷健健康康、笑容满面的样子。”
尖叫和欢呼声终于在安墨的劝慰下,走向烟消,所有歌迷们都注视着舞台上那三个绝美的青年。
“很抱歉,前一段时间,因为我的任性和自私,让大家替我担心了,很抱歉!希望能得到你们的谅解!昏迷了半年”安墨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羞涩而可爱的微笑,“睡的好香哦!自从成为一名歌手,第一次睡的这么香”
听到安墨略带羞涩的幽默,下面的歌迷们明知紫在安慰自己,但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下面的记者们更是让镁光灯疯狂的亮了起来。
“今天来到这里,给大家带来了我们最新的两首单曲,是蓝和白一起写的,我没有参与,这半年的分别,也让他们也成熟了不少哦!所以这次昏迷,还是有意义的”安墨俏皮的笑了起来。
白洛凝望着安墨,脸上露出宠溺而略带责备的笑容,“还敢这么说?!你知道,我们都以为你再也醒不过来了那么多歌迷和朋友都为你担心没有了你,save组合还能是save吗?”
蓝越也凝视着安墨,眼圈红红的,“紫,这首歌是我们咋不知道你生死的情况下写出来的,里面包含了我、白洛和所有歌迷对你的祈祷和祝愿,我们都希望你能平安《等待》,我们等待你的苏醒,等待你的归来!《我相信》,我们相信你一定会苏醒,一定会归来!”
这次,安墨是真的红了眼圈
“把这首《等待》,献给所有和我们一起等待的歌迷们,很感谢你们的等待”
飘渺而宁静的音乐声响起,沙沙的敲打着所有人的心底最柔软处,宛如一个声音是来自远古的呼喊、召唤,紫低沉而沙哑的嗓音缓缓的舒展开来,随之而来的是蓝越和白洛轻轻的吐出了那异样的嗓音,带着苦守的寂寥和生死离别的深情,歌声描绘了一副最温馨的画面,恍惚间,所有人仿佛都化身为了守在病床前等待紫苏醒的那个身影!是的,他们都在等待等待!!!等待着那个沉睡的人从睡梦中醒来!
醒来啊我们都在等你苏醒醒来!求求你快点醒过来!没有了你,我们的世界将在没有了光彩和声音,没有了你,我们的世界将是一片灰暗和阴霾,没有了你,快乐和幸福将永离人世
猛然间,一阵刺耳的歌声响起,却让所有人再次置身于另外一个梦幻中!那是一种很奇妙的发音方式和唱法,低沉得如同心坠落无底的深渊,将灵魂拉入了无边地狱!那是源自灵魂的恐惧和哀伤!世界真的已经已经没有了光彩,没有了声音,一片灰暗和阴霾,心如同无根的浮萍飘荡在这个估计而冰冷的世界,可是仍然不愿放弃呢!就算世界毁灭,我们还在等待,不愿放弃等待。
本书由首发,!
[正文 第一百八十六章]
终于又到了让歌迷和记者们兴奋的提问环节,以前,在这个提问环节,歌迷们只是在一旁保持沉默,今天,安蒂斯选择了记者提问为主,歌迷提问为辅的形式。
“紫,”提问的是一个金发碧眼的美丽女人,“3号的时候,在阿克鲁品牌新春时装发布会传奇与永恒两位模特,同时宣布复出模特界,请问,这是不是意味着您将减少在歌手这个方面的精力?”
“感谢您的提问,这对这个问题,我可以很明白的告诉大家,在音乐这方面,我不会减少一丝一毫的精力。我和修拉虽然都宣布复出模特界,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将来的工作重心就会转移到模特领域,我的主职还是个歌手,只要平常在牺牲一点自己的休息时间就完全可以弥补了。”
“那么,我可以知道save组合每年大约会休息会长时间吗?你们一般用这些休息时间做什么?”
“大约四个月左右。一般的来说蓝和白会选择找个风景好而且没有人认识自己的地方度假,处理一些私人的事情,例如学习、逛街、体验生活等等;至于我,就比较忙了,休息的时候,会自己出去找音乐灵感,或者赚钱啊。”
“我们都知道,紫,您是一个孤儿,自己名下的所有财产都是靠自己赚的,不知道您赚钱又什么诀窍?”
说到这个问题,下面大部分的人都笑了出来。
安墨也优雅而高贵的微笑了起来,“赚钱的诀窍应该是用较长的时间搞资本积累,然后再很短的时间内,做风险投资,像股票、基金、期货、黄金这些,都可以拿来炒着玩的,我也一般都是在这些风险投资上面赚钱。不过,我不太建议大家搞这些东西,虽然钱很好赚,但是风险太大,一不小心就血本无归了。”
“紫,我很喜欢你的头发,如今你的黑色长发已经成为了一种流行趋势,对此你做何感想?”
“啊很惊喜啊!在养病期间,我也是羡慕几位师兄的长发,所以才决定蓄发的,可是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喜欢,真的是好意外!我想,如果以后有导演想找我拍片的话,完全可以省了假发的钱”
“紫,有一个发现,我想我们应该告诉你:你知不知道,自己现在的皮肤有多好?莹润剔透、光洁如玉,让无数女性为之嫉妒和疯狂,不知道你在美容这方面有什么秘诀没有?可不可以和大家分享一下?”
这个记者刚问完,下面的观众们再次热闹了起来,他们还真的忽略了安墨现在超好的皮肤,不禁让下面的女人们屏息静气起来。
安墨微微的羞红了脸,“哦?是吗?我没有注意过啊其实平时我很少注意保养自己的的皮肤,连普通艺人都会做的SPA,我也懒得去做。如果有什么皮肤好的心得,我可以给大家几个建议:多沐浴,多喝茶,多吃水果,少吃零食和那些油炸食品,然后只是简单的用一些护肤品就可以了。当然,这个沐浴和喝茶都是有讲究的,沐浴方面,我一般不会用沐浴乳,而是用中国最传统的香薰和花精油,喝茶就更加重要了,大家可以看得出来,我现在面前的水杯和他们别人面前的水杯完全不同,我的水杯里面就是茶,效果真的很好。”
各种各样有营养、没营养的问题都被问了出来,问起save组合的时候,安墨就把问题踢给蓝越和白洛,问起自己的时候,才开口回答
第二天,世界著名音乐评论人约翰逊&8226;普金森先生公开在世界发行量最大的杂志之一《世纪》上公开发表评论:save组合的这两首单曲,代表了世界流行乐坛的低音歌曲的最新成就,这种超越了一般低音的唱法和发音方式,绝对是一种划时代的低音区革新,无论从这种超低音歌曲的演唱技巧,还是歌曲内涵、所营造的音乐意境,完全可以称得上是超低音的杰出代表,堪称完美之作。本人一直都很关注世界流行乐坛,但是这个来自古老东方的神秘组合——save,完全超乎了我对东方音乐的认知,尤其是紫,他的歌声简直超越了人类的听觉极限,歌声中隐隐的似乎蕴含了一种特殊的魔力,能够引起所有听众的灵魂共鸣,甚至影响听众的情感。我不得不承认,紫是个天才,从模特领域的“传奇模特”,到世界乐坛的传奇歌者,他天才的光环让所有的明星们黯然失色
当然,安墨自然是没有注意到这个源自世界一流音乐评论人的评论,在举行完签售会之后,他、蓝越、白洛三个人便各自离开,蓝越和白洛急着去拍摄《爱琴海绝恋》,安墨则是担忧“我的星光”选秀大赛,三个人便急匆匆的分开,安墨在当天晚上坐上了回国的航班。
坐上飞机,最让轩辕御郁闷的是,座位居然是几个人分开的!安墨自己偷笑着跑到一边找清净去了,轩辕御则自己坐在窗边,郁闷的闭着眼睛假寐,东方祈、东方彦、姬诛、南宫儒几个人也分散在一旁。这里是经济舱,环境自然没有头等舱的条件好,人也比较杂乱,好在现在是午夜,总算能清净一点。
“墨,你睡一会吧!这几天都一直没有怎么睡过,趁着坐飞机的时候,休息一会,大约明天上午才能到东海市呢!”轩辕御走了过来,压低了声音向安墨小声道,“这几天一直都在世界各地跑来跑去,你都没有怎么好好睡觉。到了东海市的时候,我们会叫你的,你放心的睡吧。”
安墨无奈一笑,有些头痛的揉了揉眉心,“没关系,我还没有困,就是有点累,歇一会就好了。”
轩辕御点了点头,忽然变戏法似的从身后拿出一个封闭的暖杯出来,笑盈盈的放在安墨面前,“喏,新到的雪山灵毫,有点苦涩,但是对缓解身体疲劳效果很好,你尝尝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也没有优昙金蕊和翡翠血珠珍贵,但是对消除疲劳、缓解压力却有不错的功效。”
安墨满脸的惊喜,给了轩辕御一个甜甜的笑容,“唔,我倒要好好尝尝了!这些天都被你的那些花花草草,嘴巴养的叼了,告诉你,以后不供应茶可不行了!哎,不对啊!飞机上不允许带水和流质的东西,你是怎么带上来的?”
轩辕御露出了一个神秘的笑容,却也不回答,只是款步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安墨刚打开封闭,一股源自大自然的清新气息和来自冰雪的灵性气息透了出来,淡淡的清香让安墨的精神为之一震,鼻子在杯口轻轻的一嗅,一股奇妙的香气深入骨髓和四肢百骸,顿时舒爽不已。通知:群里潜水得各位亲亲们,迅速冒个头,要不然,偶要清人了~~~~~
本书由首发,!
[正文 第一百八十七章]
坐在安墨旁边的是一个中年男子,高大而儒雅,周身之间自有一股长久以来养成的威势,举手投足间自有一番儒雅和威武正气之势,让人不可小觑。原本他坐在安墨身边双目微阖,闭目养神,闻到这股清香,竟然惊异的睁开眼,惊讶的看着安墨,“极品的雪山银毫?”
安墨微微一愣,没想到打开盖子竟然引来了一个“茶痴”,只能含笑点点头,“算是吧”
他可没敢把这个茶的真实名字告诉对方,轩辕御给安墨喝的都是天地异宝、仙葩奇草,恐怕有些人穷其一生都不会知道这些花草的名字,为了低调,只能应声的接下了“雪山银毫”的这个名字,反正雪山银毫和雪山灵毫长得都差不多嘛
这个想法若是呗轩辕御知道,非要气死不可!雪山银毫和雪山灵毫虽然名字差不多,可是品质却差远了!雪山银毫是生长于雪山的一种茶,银色叶子,气味清香怡人,是茶中极品至宝,而雪山灵毫,却是生于万年不曾融化的雪山之巅,百年雪山银毫颜色变紫,化为百年紫毫,经历千年之后的雪山紫毫将重新化为银色,方才可以称作是雪山灵毫。(这是俺胡扯的大家别信哈!)
“雪山银毫啧啧”中年人感叹道,“当年偶然得到半两,便惊为神品,清香余韵让我至今难以忘怀。没想到,今天在这里居然还能闻得到”
安墨淡淡一笑,“看起来,先生是识茶之君子啊!”
中年人无奈的摇头笑笑,“哪里敢这么说?只不过生平嗜茶而已。”
“既然这样,那不如一起,如何?”安墨笑着耸耸肩,“反正也是朋友送的,我不太懂茶道,只是喜欢它的清香余韵,再借它缓解疲劳而已。”
说着安墨笑着向漂亮的金发空姐要了一个纸杯,给中年男子倒了少许,中年男子不好意思,推辞了一番,安墨只道是茶送有缘人,再加上他有意结交,更不会让他推辞下去。
两个人一边品尝着幽韵十足的雪山灵毫的自然的清香和灵气,一边攀谈起来,中年男子气质儒雅,谈吐不俗,学识渊博,安墨也微微的散发了一些长久以来培养出的上位者的威势和气度,两个人竟然真的谈起了来。安墨也终于知道,眼前的这个中年男子名叫迟弘汉,却没有问他的工作,问其工作——这种意图实在是太明显了。
迟弘汉也很有默契的没有问安墨的职业和工作,这便是萍水相逢的默契。
“安先生,您也是要前往东海市的吗?”迟弘汉好奇的问道。
安墨点点头,“是啊,去东海市忙一些事情。这几年,东海市越来越繁华了,俨然晋升为国际化大都市,比起美国的城市,其繁华程度也是不哐多让,变化还真是快的让人咋舌”
“繁华啊,这是中国多少个城市的梦想,这又是多少人的梦想。”迟弘汉颇有感慨的道。
安墨笑了笑,“别打我不敢多说,但是东海市这几年的发展确实让人惊讶。三年以前,我离开东海市,这几年也一直都在国外发展,前一阵子回到东海市看看的时候,确实让我吃惊,和日本东京相比,东海市更加令人赏心悦目,尤其是在城市绿化等方面,做的确实不错。”
迟弘汉爽朗的笑了起来,“能得到这样的称赞,看起来,东海市还真的是有了大发展。”
安墨品着幽香的雪山灵毫,有些落寞的笑了起来,“是啊,最好的地方,还是自己的国家,近乡情怯,让人难受。无论国家再怎么困难,我都可以忍受,唯一让我痛心和遗憾的就是贪污腐败和滥用职权的官员!这几年,我一直都在国外发展,有好多次都差点冲动,想放弃自己现有的成绩,回国发展,可是一想到国内的官员却让我的心凉个透底!”
迟弘汉的眼里闪过一丝疑惑,“哦?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安墨无奈苦笑了起来,“唉!那些事情,算了!不过就是贪污腐败的官员和一群无法无天的二世祖,不说也罢!我这次回国,就是想在中国大陆发展,东海市好像还有我当年的一些投资,这么久没有管过了,这次正好回去看看。”
迟弘汉笑着点了点头,“好!那就别想那么多了!”
“那个不好意思,打扰您一下,可以吗?”几个漂亮的金发外国空姐走到两个人身边,用探究和期待的神色望着安墨,大方的问道,“请问,您是save组合的紫吗?”
迟弘汉听得懂英语,愣在一旁,而安墨却当场有些傻了,丫的,谁告诉自己的,说什么在西方人眼里,亚洲人都长着同一副模样?!他们认不出来自己?还得自己从签售会现场去机场的时候,只戴了一个帽子,遮挡住面容,怎么在飞机上还是被金发美女空姐认出来了?!
还好这是在飞机上,安墨暗自庆幸,若是在机场被认出来,那就有的玩了。
想到这里,安墨露出一个直接秒杀式的笑容,优雅高贵中带着醉人的温柔,“我是,几位有什么事情吗?”
“啊?真的是紫!”
“真的是诶!”
“就说一定是他嘛!东方式的优雅和高贵,还有那张足以秒杀无数男女的容颜,肯定是紫嘛!”几位空姐兴奋得叽叽喳喳讨论了起来。
好在还有人保持理智,兴奋的拿出纸和笔,递到安墨面前,“紫,我们都是你的歌迷,不知道你可不可以帮我们签名?”
安墨温柔的笑了起来,接过纸和笔,“当然没问题,今天签名大派送哦!”
几位漂亮的空姐都把纸和笔递了过去,一边好奇的问道,“紫,传闻你偶尔会坐经济舱,没想到是真的啊!”
安墨一边含笑着签名,一边柔声回答,“是啊,节俭是美德嘛!这次我们是去美国出席最新单曲发布会和签售会,我们save组合都是按照普通工作人员的标准购买的机票,给公司尽量省一些钱才好。”
“最新单曲?”几位漂亮的空姐惊喜的瞪着安墨,“是新的?!”
安墨点点头,给了几位空姐一个灿烂的笑容,“最新单曲《等待》和《我相信》,这次是蓝和白一起写的,一首歌曲是超低音唱法,一首掺杂了古典音乐和古典歌剧的音乐元素,相信一定会让你们满意的!很抱歉,我没有随身带着CD和专辑的习惯,要不然,一定会送你们几张的。”
“谢谢!你能给我们签名已经很感谢了!”带头的空姐笑眯眯的道。
“请问蓝和白,没有在你身边吗?”一位空姐好奇的问道。
“没有啊,他们在拍戏”说到这,安墨脸色变了,完蛋了!说漏嘴了!蓝越和白洛拍戏的事情,对外界一直都在保密
“啊?蓝和白在拍戏?”众位空姐惊讶。
安墨露出了一个蛊惑的微笑,“没有啦!他们其实是在给公司拍MV,所以被我说成拍戏了。”
送走了几位空姐,安墨郁闷的扁了扁嘴,向身后的东方祈道,“祈,下飞机的时候,打电话给蓝和白他们两个人,告诉他们,他们在拍戏的事情,被我一不小心说漏嘴了,不知道会不会被捅给媒体,让他们小心一点。”
东方祈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别这么麻烦了,以蓝越的好动的性子,恐怕早就被记者抓到了。”
转过了头,迟弘汉好奇的看着安墨,“安先生是明星吗?不过,好像没有见过您吧
本书由首发,!
[正文 第一百八十八章]
安墨耸了耸肩,无奈的笑了起来,“没什么,只不过是个没有多少名气的小明星而已,一直都在国外发展,都没有回国,所以,迟先生不认识我也很正常。”
“原来安先生竟然是个公众人物,真是出乎意料啊。”迟弘汉颇为出乎意料的看着安墨,却也并没有多言,在中国,小明星多得是,他哪里会有空认识这些名不经传的小人物?
正当两个人说着话,飞机里突然响起了空姐们悦耳的声音,“尊敬的乘客们由于特殊原因,飞机将在一个小时之后,迫降在香港国际机场对此给你造成的不便,希望得到您的谅解”
不是吧?什么叫做特殊原因?!难道飞机出故障了?机组为了航班安全,无法在这种情况下继续飞行,飞机只能迫降在香港国际机场,越是着急回国,就偏偏不让你回去,安墨真的是欲哭无泪
听到空姐的声音,机舱内的人都苏醒了过来,埋怨声一片。姬诛几个人也都望向轩辕御,“御少爷,怎么办?”
轩辕御把目光投向了安墨,“墨,你要是着急的话,我们在香港调过来一架”
“不用了!”安墨急忙打断了轩辕御的话,生怕他在说出什么“高调”的话来,给了他一个安慰的微笑,“我们就等在香港吧,安全第一位,不是吗?”
等到飞机停落在香港国际机场的时候,外面的天已经大亮了,迟弘汉和安墨等人一起行动,正当安墨和轩辕御、迟弘汉等人一起走出机舱,走下飞机的时候,让他郁闷的一幕发生了
机场上,众多拿着相机的娱乐记者守在出口处,放眼望去,整个机场竟然都是一片红色的海洋,无数saven们穿着红色衬衫,拿着save组合的海报和照片整齐的等候在一旁,那么多歌迷竟然全都安静的等候在那里,机场方面出动了几十位保安维持现场秩序。
低调!低调!我要低调啊!可是谁把我在这个航班上的消息透露出去的?竟然招来了这么多歌迷和记者?!还让不让我活了
安墨真的欲哭无泪了。
轩辕御唯恐天下不乱的笑了出来,向一旁的迟弘汉和身边的随行秘书笑道,“迟先生,我们后退一退吧!不知道您有没有帽子,可以遮住面容?一会下去的时候,您和我一起就好了,让他去应付这些娱乐记者和歌迷吧。”
安墨躲在机舱里,郁闷的摘下帽子和眼镜,迅速的换了一件轻薄的银灰色风衣,里面穿着紫色的衬衫,戴上墨镜,身边跟着姬诛和东方祈两个人,走了出去。
看见紫的一刹那间,震天的尖叫声和呼喊声响了起来,无数个迷们在振臂狂呼,“save!紫!Save!紫!Save!紫!紫!紫”
在身后东方祈和姬诛的保护下,安墨优雅而高贵的走了下来,修长而高贵的剪影异常的唯美,给了所有人一个大大的笑容,向下面狂热的歌迷笑道,“啊真的是好惊喜!本来是低调从美国回大陆的,今天早晨飞机迫降在香港,没想到消息被透露出来,会有这么多歌迷来接机,很感动啊很感谢大家的心意!谢谢!”
说着,安墨向下面万分优雅的行了一礼。
“紫!紫!紫”尖叫声再次响起,无数镁光灯闪烁着,将安墨包围在璀璨而万众瞩目的星光之下。
轩辕御等人躲在普通旅客人群中,普通旅客,尤其是迟弘汉更是惊呆的看着星光璀璨的安墨,怎么?难道这个人很有名吗?为什么会有将近万人大清早的等候在机场外面,还有这么拿着镁光灯的娱乐记者,拼命的想靠近安墨?若是没有安墨身边的那两个保镖和周围的保安,恐怕现场将会一片混乱,安墨也被这群疯子撕成碎片吧!
这个男人很有名吗?是韩国的还是日本的?肯定不是香港的毕竟,香港和大陆这么近,如果是有名的明星,自己肯定会认识的。所有来自中国大陆的乘客们在心底都这么想着。
天啊!居然是save组合中号称是完美的传奇贵公子的紫!我居然和他乘坐在同一个航班!上帝啊早知道这样,我就在飞机上向他要一个签名啦!要知道,save组合的歌曲,可都是超级好听的另外一部分人是这样思考的。
走在贵宾通道口,终于摆脱了歌迷们的纠缠,但是记者们又如同橡皮糖一样粘了上来,安墨可是对香港的狗仔队们相当忌惮,不敢轻易得罪,只好在姬诛和东方祈的保护下,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向众多记者们打招呼。
“紫,save组合的其他两位成员蓝和白,被发现在希腊爱琴海沿岸的某市拍摄电视剧,请问,这件事是否属实?”
“紫,不知道身为歌手的蓝和白,这次挑战演艺行业,是否表明,save组合已经不甘于音乐领域,准备正式进军演艺界呢?”
“歌手去演戏,紫,您认为身为歌手的蓝和白,能够演好这出戏吗?他们是否有花瓶之嫌?”
“不知道这部戏的名字叫什么?具体演员阵容有哪些?蓝和白在剧中的表现如何?是否是出演两个徒有其表的花瓶?”
“请问,save组合的两位成员前往希腊拍戏,可是偏偏留下了紫一个人,这是可以看做成KL公司的偏心,还是冷遇?”
没想到蓝越和白洛两个人在希腊拍戏的消息,这么快的就被泄露了?!
听着这一个个毒舌而又狡诈的问题,安墨有些郁闷死了,但是又不能表现出不耐烦的神色,只能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盈盈回答,“不好意思,这些事情我也不太了解,我只是刚从发行最新单曲,刚从美国打算回去而已,只不过飞机好像出了点事情,被迫降在香港机场,大家如果好奇的话,完全可以去询问公司。”
说完,在两个人的保护之下,安墨快速的离开机场。
来到航空公司给机组乘客安排的酒店,东方彦、迟弘汉和随行的李秘书早已等在那里,轩辕御和安墨并排坐在沙发上,尤其是安墨,脸色很差,若不是有迟弘汉和李秘书在场,恐怕早就已经当场发作了。
“祈,给我拨通闵美蓿社长的电话。”安墨脸色阴沉的把东方祈叫了过来,淡淡的道,“今天的这件事,公司肯定有内鬼,给你半个月时间,无论用什么方法,在公司还没有给我查出内鬼!一会,你自己单独离开,直接前往韩国总部,我会给你和秦越最高授权。哦,对了,东方寒办完事情了吧?告诉他,要是他做完事了,就让他快点回来,这边人手不够用了。”
东方祈点点头,“是,我知道了。”
轩辕御翘起了嘴角,“紫,我和东方彦、南宫儒、姬诛四个人都还闲着呢!你怎么就人手不够用了?”
安墨头痛的揉揉眉心,“御,不是我说你,整天悠哉悠哉的坐在那里,架子比谁都要大,我哪敢用你啊?!哼,哪有一天当助理的觉悟?”
轩辕御笑眯眯的站起身,坐在安墨身边,食指勾住安墨的下巴,炽热的目光盯着安墨柔美的脸庞,“那这样呢?合不合格?”
安墨羞得满脸通红,扭过头,“没个正经!”
轩辕御抱起双臂,挑了挑眉毛,“那好,我就正经的给你当助理,不过没有劳动奖励吗?”
安墨瞪了瞪眼睛,悄悄地在轩辕御的腰间掐了一把,“这可是你说的,要认真的给我当助理,要不然,你就哪凉快去哪呆着!我可就要用东方彦了。”
“哦?是吗?”听到安墨提起身边的东方彦,轩辕御顿时醋意大发,冷眼挑了挑东方彦,“你愿意吗?”
东方彦在一旁狂汗,这两个人谈情说爱,关俺什么事啊?为什么要让我夹在中间,当火药桶?
安墨趁机笑嘻嘻的又在轩辕御的腰间掐了一把,“好好做你的助理,小心我炒你鱿鱼!”
“是,墨少。”轩辕御没个正经的笑答。
我的承诺完成了,从明天开始,一更
本书由首发,!
[正文 第一百八十九章]
打通了电话,安墨用韩语道,“美蓿姐,我刚打算回国,但是飞机紧急迫降到了香港,却被歌迷和记者堵死在机场,为什么我进入香港境内的消息传得这么快?而且,蓝越和白洛在希腊拍戏的事情也被香港的记者们知晓,可以给我们一个解释吗?”
“很抱歉,紫,这是我工作的疏忽,我会尽快查清楚这些事情的。”闵美蓿在电话另外一段歉意的回答。
安墨冷声道,“不必了,这种事情,我会派东方祈和秦越亲自彻查这件事,你和在熙哥负责配合他们两个人,公司内鬼必除!我必须保证一个安全的环境!”
“我知道了,会配合他们的。”闵美蓿有些悔意的回答。
安墨意识到自己的话有些严厉,缓和了语气,“美蓿姐,我没有要责怪你的意思,我最痛恨的就是内鬼和间谍,今天的这件事绝对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挂断了电话,安墨摆了摆手,东方祈会意点头,拿着行李离开了酒店。
恰在这个时候,敲门声响起,南宫儒去开门,却见是迟弘汉和李秘书一起走了进来,“安先生,航空公司给我们安排了明天上午前往东海市的飞机,不过,我明天上午还有一件重要的工作,所以,必须要坐今天下午的飞机回国,不知道你们有什么打算?”
安墨笑盈盈的站起身,“迟先生,我也是想尽快回东海市,不如这样,晚上我们坐同一个航班,回东海市。也正好大家一起做个伴,怎么样?”
“好啊,那真的是求之不得。”迟弘汉也笑呵呵回答。
恰在这个时候,姬诛从门外走了回来,向安墨道,“墨少,门外有人想见你,自称是香港米蒂亚公司的人。”
“哦?”安墨挑了挑眉毛,嘴角间漾起了一抹若有所思的微笑,“老朋友来了,帮我请进来。”
迟弘汉见状,忙站起身,“既然,安先生有客人,那我们就不打扰了。”
“不急!不急!”安墨笑呵呵的把迟弘汉按坐下,“迟先生坐!反正不是什么重要的人,迟先生就当是看一场戏吧。”
听见安墨这么说,迟弘汉也实在是对这个神秘的安先生,好奇的紧,便不再推辞,安然坐了下来。
进来的是两男一女,为首的一个是一个矮胖子,脸上挂着狐狸般的笑容,身后跟着一个年轻漂亮的少妇和一个戴着金丝边眼镜的青年,那个年轻漂亮的少妇不是别人,正是安墨的熟人——米蒂亚的林雨莹。
“林姐!真的是稀客啊!自从一年多以前见过面,我们好像就一直都没有见面。”安墨笑呵呵的迎了上去。
林雨莹笑咪咪的打量着安墨,发出咋舌声,“紫,一年多没见,你可真的是越来越俊美了,恐怕天下间的女人都被你比了下去。”
安墨优雅一笑,“林姐,您这是在夸我还是在损我呢?”
林雨莹噗哧一声笑了出来,“紫,你瞧瞧姐这张臭嘴,真的是该打!”
安墨淡淡一笑,“我可不敢,若是被尚哥知道,还不得要和我拼命啊!”
两个人光顾着叙旧,却将身后的两个男人遗忘,直到那个矮胖子咳了咳,林雨莹这才不好意思的拍拍自己,“哎呀!你瞧姐这个记性!还要给你介绍两个人呢!这位是米蒂亚香港娱乐公司的副总裁,云天的三叔尚锦成尚总,也是香港的知名音乐制作人呢!这位是尚子天,是云天的弟弟,米蒂亚老总尚奉成的亲生子,刚从国外留学回来。”
安墨的嘴角间漾过一抹冷笑,被轩辕御尽收眼底,看见了他这抹笑容,轩辕御的心底也有了底,知道怎么对付这三个人了。
“原来是尚总和尚少,真的是久仰了。”安墨笑着寒暄着。
众人就坐,安墨笑呵呵的向林雨莹道,“林姐,你的消息还真的是灵通呢!我本来只是由于飞机的原因,被迫降落在香港,没想到刚到酒店不一会,你们就来了,啧啧香港消息传播的速度还真的是快。”
尚锦成嘿嘿的笑了起来,“不是香港消息传播得快,而是紫先生和save组合现在实在是红啊!不管到了哪里,肯定都有一大批歌迷和记者前来接机,但不说在亚洲,就算是在欧洲和北美,又有几个人敢说不知道save组合和传奇模特、完美贵公子——紫呢?”
安墨的脸上漾起了一抹公式化的笑容,“尚总谬赞了。真是没想到,只是在下路过香港而已,竟然引来了香港娱乐巨头之一的尚总亲自接见,在熙还真的是受宠若惊啊!”
林雨莹笑眯眯的看着安墨,“紫,当年的三个毛头小伙子,现在居然成为了亚洲乐坛之神,还在欧美闯出了名堂。唉!真后悔,当年我们为什么没有那个魄力,保住你们三个人呢?否则,也不会让你们吃那么多苦,现在更不会”
听到林雨莹的话,迟弘汉和身边李秘书的眼里都闪过一抹异色。
安墨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林姐,不用这么说,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我们现在在韩国KL公司过得挺好,社长和几位高层对我们都很好。”
尚锦成的眼里,泛起了一丝不悦。
林雨莹忽然笑嘻嘻的看了一眼安墨,“紫,听说你以前是世界顶级模特,怎么这件事姐都不知道啊?真的是让人伤心呢!”
安墨嘴角微微的翘起了一个弧度,“林姐,做人该有一点自己的小秘密吧?是不是我得把自己所有的事情都得汇报给你?”
“臭小子!真的是嘴越来越贫了!”林雨莹俏生生的道。
旁边的尚子天似乎有点急躁,不停的给林雨莹使眼色,见林雨莹只顾着做铺垫,不得已只好咳了一声,提醒在一旁的林雨莹。
林雨莹给尚子天使了个眼色,然后又不慌不忙的笑道,“紫,你们的音乐现在真的是越来越出色了,真的是让姐大吃一惊呢!”
安墨淡淡一笑,“哪里的话?林姐,这还得亏我们找了个好音乐制作人呢!瑟洛依德先生可被誉为当今世上最年轻的世界级音乐制作人,他和我们有过协议,save组合的所有歌曲都有他来制作,这些歌曲还有一大半是他的功劳。”
听到这句话,林雨莹本来想说的话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尚锦成笑呵呵的看着安墨,“紫,不知道你们save组合在韩国KL公司,过得舒心吗?唉!韩国那个地方就是小,还没有什么发展,不像我们香港”
返回书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