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网 - 人生必读的书

TXT下载此书 | 书籍信息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返回首页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娱乐贵公子

_20 紫魂(当代)
“社长,雪镜紫已经来了。”龟田秀一恭敬的道。
雪镜紫?安墨微微的有些狐疑。
宝田抬起头,笑吟吟的打量着安墨,点点头,“不错你的随行人员最好不要带来,这三个月内,我不希望他跟在你的身边。”
“我知道了,他们不会跟着我的。”安墨干脆的道。
“很好,”宝田眼里流露出了淡淡的赞赏,“夜,你现在就可以把你的助理领走了,他将是你这三个月的私人助理。”
“他吗?”旁边的男子打量着安墨,摇了摇头,“社长,你别拿我开玩笑了,他不像助理。”
“哦?”宝田笑吟吟的看着安墨,“紫君,他说你不像助理,怎么办?”
安墨咬了咬牙,从东方祈的手里接过黑色边框的眼镜,又背上了一个黑色的斜肩包,敛起自己所有的气息,后退了一步,谦卑的低下头。
宝田拍了拍手,“这次就像了!很好紫君,这是你这三个月服务的对象,日本第一实力派男演员——风语夜。要知道呵呵,风语君的演技可是全日本排名前三甲,不少老前辈都自叹弗如,这是你的幸运啊。”
安墨微微的挑起了嘴角,向风语夜行了一礼,“风语君,我是雪镜紫,请多多指教!”
风语夜笑着站起身,“紫君,不用着客气,以后还要拜托你帮忙了。”
“好了,风语君下午就要赶往片场,开始拍摄了,紫君,你身为随行的助理,要好好的守在风语君身边才行。”宝田社长笑道。
“我知道了,不会辜负您的期望。”安墨淡淡的道。
“给你一个上午的时间,收拾好行李,我们估计要吃住在片场,下午一点整,我去开车接你,你住在哪?”风语夜问道。
“我刚到这里,暂时住在富士酒店。”安墨淡淡的回答。
离开了LME总部,回到酒店,安墨收拾了些衣物,又去银行兑换了些日元放在身边。东方祈和御尘暂时住在酒店里,安墨交代他做不少事情,恐怕要忙上一阵子了。
果然,下午一点准时,安墨在酒店门口看见了一辆白色丰田,里面坐着风语夜,上了车,两人直奔京都。
剧组给两人分别安排了住所,风语夜住在酒店的一间套房里,安墨住在酒店对面小宾馆的一间普通客房里,其待遇可想而知。
这次,风语夜拍的是一部警匪片,在剧中,他饰演一位打入黑帮内部的警察,在黑帮中,他交到了这辈子以来的第一个好朋友,爱上了黑帮老大的女儿,甚至把黑帮老大认为义父。一方面是自己的职责、自己的同事、法律的公正,一方面是自己的友情、亲情、爱情,在不停的内心纠葛中,他终于选择了正义,将自己的朋友、义父送入监狱,黑帮老大的女儿无法忍受这样的打击,选择了自杀,在自杀之前,一枪打死了这位卧底警察。
现在是冬天,日本还在下雪,片子很不好拍摄,剧组人员全都穿着厚厚的冬装,安墨算是穿的比较少的,毕竟,他和东方祈学了武功,有了传说中的内力,体质和常人有着很大的进化,夏不惧暑、冬不惧寒,表面上他的皮肤愈发的白嫩温润,在冬天还能见到这么宛如凝脂、吹弹可破的皮肤,不仅让剧组内的几个化妆师啧啧称奇。
最初的几场戏是在京都某警署和市内的一幢别墅拍摄,暂时还没有到风语夜的戏份,安墨便也清闲下来,这几天一直都跟着风语夜在市内的一个射击训练场训练射击,再加上有剧组内特技师的专业指导,安墨在旁边倒也偷学了不少东西。不得不说,安墨变态般的学习能力,已经超越了常人所能理解的范围,安墨的灵魂是个天才,冷嫣然的灵魂也同也是个天才,两个天才灵魂的融合,便造就了史无前例的变态天才。
本书由首发,!
[正文 第七十七章]
安墨不太善于交际,也不愿意做一些无用功,只愿意把自己所有的时间都花费在学习上,所以,剧组内很多人都会注意到,日本新生代的演艺界无冕之王、新一代影帝风语夜身后跟着一个安静而略带羞涩的助理,相貌秀美儒雅,就是不喜欢说话,经常捧个小型的笔记本电脑,戴着耳机,在一旁安安静静的敲打着键盘,不知道干什么。
跟在风语夜的身后,安墨学到了很多,也想到了很多。风语夜在日本民众面前,是个宛如春风般和煦而阳光的艺人,对待影迷们十分温柔体贴,但是在周围的工作人员面前,却是个相当严肃的人,工作上一丝不苟,他的演技真的超高,即便是演技不好的新人,只要他肯认真的对戏,新人绝对会表现出很好的演技,真不愧是日本新生代的演艺界无冕之王。
今天是第十七场戏,安墨一直都呆在旁边观摩着风语夜的演技,听见新开导演喊道,“OK,CUT!大家中午去吃饭吧下午继续。”
新开导演的特赦令让所有人爆发出了一阵欢呼声,香喷喷的便当早就准备在一旁大家领到自己的便当,就跑到旁边径自吃了起来。
推开休息室的门,安墨看到风语夜正在背台词,走了过去,“风语君,这是你的便当,吃完午饭再背吧。”
风语夜摇了摇头,“不行,还有一段戏记得不太熟练,我把这段戏弄熟了再去吃也一样。呼这几天神经衰弱的老毛病又犯了,记这些戏有些困难。紫君,你先吃吧。”
紫犹豫了一下,“记那些台词有点困难了吗?要不然,你先吃饭,吃完饭之后,我和你对戏,想必,这样应该能记得快一点。”
“你?”风语夜微微的有些愣住了,随即淡淡一笑,“那好吧,我们先吃饭。吃完饭之后,你帮我对戏。”
两个人匆匆的吃完饭,风语夜打开剧本,给安墨看了一下那段戏的台词。安墨仔细的扫了一眼台词,闭上眼睛细细的品味着,许久,抬起头看着风语夜,“来一次吧。”
“千久君!难道,你忘记了你的仇恨吗?你忘记了你的职责吗?你是个警察!是个保卫国家和民族荣耀的警察!”
“不我没有忘记,只是我怕会把自己的心陷了进去。如果我面对的是一群穷凶极恶的歹徒,我会义无反顾的冲在最前面,因为,——我是个警察!可是现在我面对的是一群有血有肉、有感情、讲义气的朋友,面对他们我实在没办法提起那个勇气。”
“千久君,他们讲义气、重朋友,把你当作生死之交,可是面对那些无辜的人呢?他们是毫不留情的拿起枪,夺去他们生存的权利!想一想曾经牺牲在他们手上战友吧?这些人无怨无悔的和你一起出生入死,只为保存着警察的荣耀和尊严!”
“不”
对到这里,风语夜已经完全入戏了,失魂落魄的跪在地面上,拳头砸向地面,泪水簌簌的落了下来,“上天!你不要这么戏弄我,好不好?我的兄弟、我的爱人、我的亲人我的职责、我的使命、法律的尊严、我的仇恨”
“千久君,”安墨也渐渐入戏,跪在风语夜对面,按住他的肩膀,“千久君,我们是警察啊是警察!那是我们的使命,是我们的责任!”
一场戏完了,两个人站了起来,风语夜笑着拍了拍安墨的肩膀,“真是看不出,你还有这样高超的演技,入戏很快,再磨练一些的话,完全可以抵得上是专业演员了。有没有想过步入娱演艺界?要是愿意的话,我挑一部好的戏让导演把你塞进去,经过一部戏的磨练,再加上我从旁指导,你应该会很出色。”
安墨淡淡一笑,“那好啊,我就承了你的好意,记得有好剧本的时候,提拔我一下。”
下午剧组又开拍了,安墨就呆在旁边,一边敲打着电脑键盘,一边观察研究着风语夜的演技。
“雪镜君,你在做什么啊?”一个精灵般的女孩子走到了安墨的身边,笑吟吟的问道。
安墨啪的一声,合上了电脑,“原来是千代子小姐,我在写一些东西而已。今天的这几场戏没有你的戏份吗?”
“对啊!”千代子撅了撅嘴,“好无聊哦。天气这么冷,又不能出去,只能呆在剧组里真是没意思。”
千代子的全名叫做春上千代子,是日本新一代歌坛的得力唱将,因其外形清纯可爱,在日本人气颇高,她同时也是LME旗下的艺人,拍这部戏《隐杀》,是她从歌坛踏入演艺界的第一步,所以,公司方面颇为重视,特意让她与风语夜演对手戏,希望能让她在演艺界一炮走红。
安墨淡淡一笑,却并没有搭讪。
“千代子,你怎么在这里和风语君的助理在这聊天?”一个美艳的不可方物的女人缓步走了过来,气质高傲而雍容华贵,有着说不出的美感,性感的身材不禁让周围所有的雄性生物把目光投向这里。
“祥子姐姐,”千代子拉住了女人的胳膊,笑吟吟的道,“人家很无聊嘛!祥子姐姐拍完戏了吗?今天还有没有别的安排,我们无奈一起出去逛街好不好?”
这个女人叫赤云祥子,是日本绝对的实力派女演员、新一代影后,虽然不及风语夜的人气之旺,但是在演艺界却是人人敬畏的角色。风语夜号称是日本第一美男,他的人气之高,是其他艺人眼红不已,而这个赤云祥子虽然没有风语夜那么高的人气,但他们在演艺界的地位却相差无几。最让安墨头痛的是,赤云祥子对工作人员要求之高,让所有剧组人员为之胆寒,并纷纷避开,面对安墨这个相当不负责任的助理,赤云祥子更是痛恨异常,好几次当着众人的面,把安墨训斥个狗血淋头,甚至还建议风语夜换个助理。面对这个建议,风语夜只能对她付之以无奈的微笑。
后来,赤云祥子听说安墨是LME社长亲自介绍给风语夜的助理,更是火气大增,她可是十分痛恨那些娱乐圈的“关系户”、“权色交易”之类的黑幕。自从那以后,她对待安墨的态度更加恶劣,而在剧组所有人眼中,安墨和LME高层之间的关系也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你呀,”赤云祥子俏生生的点了点千代子的额头,“有一点身为艺人的骄傲,好不好?不要随便和人搭讪,降了自己的身份。”
安墨知道赤云祥子的这几句话实在针对自己,倒也没说什么,只是感觉有些好笑,耸了耸肩,又坐下。
“雪镜君,请你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份,你只是个小小的助理而已,不要以为凭着社长的关系就可以任意妄为。”赤云祥子冷冷的警告道。
安墨无奈的耸了一下肩,笑吟吟的问道,“请问赤云祥子小姐,我什么地方任性妄为了?”
“你”赤云祥子被噎住了,仔细想想,这个叫雪镜紫的家伙,还真没做什么错事,只是平常有点懒而已,除了风语夜本人谁都叫不动他。
“哼!”赤云祥子气哼哼的瞪了一眼安墨,“风语夜和我是好朋友,所以,他的助理就是我的助理,现在,我要你跟我们去逛街,给我们提东西!”
“抱歉,我这个助理不可以转借的。所以,给你们提东西、当牛做马的这种事情,你们也还是另请高明吧。”安墨淡淡的道。
“你混蛋!我让你去,你敢不去?信不信我让风语夜炒你的鱿鱼?!”赤云祥子真的是气坏了,“在演艺界,还没有人敢对我说不!”
看见这边热闹了起来,一向跟安墨关系不错的几位化妆师跑过来圆场,“雪镜君、祥子小姐,你们就消消气祥子小姐,你就别处处针对雪镜君了,雪镜君只是个助理而已,您犯不着这么记恨。”
“话可不能这么说,”摄像师斋藤先生冷笑道,“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像雪镜君这么没规矩的助理,哼,不要以为自己背后有势力,就忘乎所以。”
导演新开明秀头痛的走了过来,“我说二位麻烦你们能不能消停会?我们还在拍戏,可禁不住你们这么样的吵架。”
说到这里,新开明秀看了看安墨,“雪镜君,虽然你是宝田社长介绍给风语君的助理,不过,请你收敛些脾气,作为一个助理,就应该卑躬屈膝和懂得服从,你这么样子可不行。要知道,助理只是个为艺人服务的仆人而已。”
“雪镜紫,”副导演川崎摇光冷冷的走了过来,“你只是个助理,一只最底层的虾米,别太得意忘形,这个剧组还轮不到你嚣张!”(刚才明明已经上传了一遍,但是好象没有传上,只能重新传一次了,要是重复的话,大家别骂偶哈!纯粹是学校该死的网速,不仅害得偶更不了文,更玩不了游戏!大家有谁在玩口袋精灵和宫廷计?明天上午也许我会上线玩,大家可以找我哈!名字依然是紫魂。)
本书由首发,!
[正文 第七十八章]
安墨心里已经有了不小的火气,听到众人的劝话,他已经明白,除了那几位化妆师和新开明秀导演,这个剧组早就看自己不顺眼了,今天这件事,只是个导火索而已,他们在试探,试探自己所谓的“背后势力的大小”,试探自己的忍耐程度。他们是个小圈子,很排斥,也很嫉妒自己这样“有些背景”的人。
看到剑拔弩张的情形,风语夜匆忙的走了过来,脸色有些阴沉,“雪镜,向剧组的所有人道歉!否则即便是社长来求情,我也绝对会封杀你,让你在娱乐界找不到一丝一号的立足之地!”
虽然明白风语夜夹在中间很难做,现在只是无奈之举把自己推了出来,安墨依然气得几乎颤抖了起来,许久,他终于按耐住心底的火气,露出一个勉强的微笑,“真是抱歉,诸位,给你们添麻烦了,请原谅我的失礼。”
赤云祥子冷哼了一声。
“好啦!好啦!”春上千代子俏生生的道,“为了赔罪,雪镜紫,你就给我们用一会好了!”
整个下午,安墨都被春上千代子拉着逛街,赤云祥子就好像要惩罚安墨一样,拼命的买东西,让他拎着,饶是安墨有内力,练武功,也受不了这样的折磨。
两个女人去唐依诗梦的店里逛去了,留下安墨等候在这里。装衣服的袋子在安墨怀里堆得老高,遮住了他的脸,一个不留神,竟然和一个女孩迎头撞上,“哗”的一声,安墨怀里抱着的袋子全都掉到了地面上,还把安墨脸上的黑边框眼镜打掉了。
“对不起,真是对不起害得把您的东西撞掉了。”女孩一边道歉,一边蹲下身子捡这些衣袋。
“啊没关系,你不用太在意。”安墨笑了笑。
女孩捡起几个衣袋,递给安墨,看到安墨的脸,忽然愣住了,就那么呆呆的蹲在这里,好像傻掉了一眼。安墨有些好奇,拍了拍女孩的肩膀,“小姐,您没事吧?”
“你你是save组合的紫?”女孩大惊道。
安墨差点郁闷死,赶紧捂住了女孩的嘴,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小姐,我确实是紫,拜托您不要喊出来,可以吗?”
女孩拼命的点点头。
安墨松了口气,放下了手,歉意的笑了笑,“真是抱歉,我这次是秘密前来日本的,这几天还不打算出现在公众的面前,所以不方便被歌迷知道。”
“你真的是紫紫竟然来日本了!”女孩兴奋得差点又叫了出来。
安墨好奇,“小姐,很冒昧的问一下,save从来都没有到过日本,你们是怎么认识我们的?”
女孩依然兴奋,“很多种方法啊。其实,日本和韩国娱乐圈的相通度很高,如果韩国有什么走红的艺人,日本也会很快得到消息。你们唱歌真的是超级好听,歌曲CD在日本也是同样的大卖,现在无论是电视台、radio、网络,都在播放你们的歌曲,虽然你们没有在日本做过任何宣传,但是通过网络、电视,还有海报,你们早就已经被全日本所认识了。”
“网络和电视?”安墨有些迷糊,“我们没有上过日本的电视啊。”
女孩咯咯的笑了起来,“日本是会引进韩国的综艺节目的,你们参加的那些综艺节目,像《挑战书》《star服务生》早就被我们这些歌迷看了几十遍了。另外,日本也建立了saven的日文官方网站,红色saven达到了十多万,规模可是不亚于韩文的官方网站哦!日本所有的saven都在期待save来到日本发展现在,我们终于等到了!”
安墨淡淡一笑,刚才和赤云祥子等人争执的阴暗心情终于一扫而光,“谢谢日本歌迷的支持,我也同样喜欢你们。另外,你也可以向朋友们透露一个小消息,下一张单曲CD,我们将会把韩语和日语的同期发行,save的身影很快就会出现在日本的。”
“谢谢可以给我一个签名吗?”女孩有些胆怯的问道。
安墨爽快的答应了,给女孩签了名,戴上眼镜,最后抱起这么多衣袋。
“喂!雪镜紫!是不是偷懒啊?告诉你,敢偷懒,我就封杀你,让你在日本娱乐圈一口饭都没有的吃!”赤云祥子怒声道,“我和千代子要回剧组!新开导演让我们快点回去,你把这些东西送到这个地址之后,再回来。”
听到这样的呵斥,站在安墨对面的女孩明显生气了,不管她是演艺界的影后赤云祥子,狠狠地瞪了一眼赤云祥子。
安墨淡笑,小声道,“我没关系的,刚来日本嘛,受到前辈的训斥也是常有的事情。你先走吧,记得我说过的话哦”
女孩有些不甘心的走了。
千代子笑吟吟的递过一瓶饮料,“这是赏赐你的,记得一定要喝哦!你要是敢给别人或者丢掉的话哼哼!”
“我知道了。”安墨腾出左手,接过饮料。
接过饮料的一刹那,安墨的左手手心一阵灼热,就好像是一团正在燃烧的火焰!
“记得一定要喝哦。”说着,千代子和祥子相视一眼,眼里得意的光芒一闪而过。却被安墨尽入眼底。
直到他们两个人走了,安墨才放下东西,仔细的看着自己左手的手心,若是没有这个印记,他几乎都要忘记了曾经发生过的事情!自从冷嫣然成为邪神的信徒,两个灵魂融合在一起,紫色的邪神图腾就被印在了安墨左手的手心里。这是图腾第一次有了反应,难道要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想到刚才千代子和赤云祥子得意的眼神,再加上图腾触碰那瓶饮料一刹那间的反应,安墨终于把目光投向了手里千代子给的那瓶饮料!
十多分钟之后,安墨来到了酒店,拜托服务员小姐把两个女孩买的东西送到赤云祥子说的地点,然后上楼去找东方祈,他正在酒店房间里练功,看见安墨回来了,有些诧异。
“祈,查一下这瓶饮料里有没有别的成分?”安墨冷声道。
东方祈点了点头,迅速的从行李箱里,拿出瓶瓶罐罐,当着安墨的面,做起了化学实验。几分钟之后,东方祈放下手中的器具,面色阴沉,“墨少爷,这瓶饮料里面,有一种特殊的药物,在饮下去后十分钟之内发作,轻者,会让人的嗓子变音,变成公鸭嗓,重则,让人永远的失去了声音。这是谁给你的东西?分明是要毁了你!”
安墨点了点头,拿起一瓶浓硫酸,放到左手的手心里,刹那间,灼热再次传来。果然自己的猜想是正确的!或许左手手心里的图腾,是在触碰一些对自己产生威胁的物品,才会传来灼热的感觉!这瓶饮料里面含有那种药物,对自己产生了威胁,所以,图腾对自己进行了提示!
“祈,你能不能弄到这么一种药物,会让我暂时失声,但是对嗓子没有任何毒副作用,不会影响到真正的嗓音。”安墨问道。
东方祈略微的思忖了一下,点点头,“墨少爷,我这里有一种草药的药粉,服下之后,可以让你暂时失声,要是想恢复的话,只需要吞下草药的根部就可以了,而且中草药对身体和嗓音完全没有任何影响和副作用。但这种草药的唯一缺点就是起效太慢了,需要四个小时左右的时间。”
安墨冷冷的笑了起来,“好,是时候反击了。明天早晨,你守在剧组外面,一旦发现了媒体的影子,就立刻给我打电话。”
第二天清晨,安墨早早的起床,收拾好一切之后,倒了一杯水,把东方祈给的草药融进水里,闭着眼睛喝了下去,又去买了一张手帕,塞在衣兜里。
刚到剧组,千代子便笑吟吟的缠了过来,“雪镜君,我给你买的饮料你有没有喝?”
安墨摇了摇头,拿出那瓶饮料,“还没来得及呢!一会就喝,这样总行了吧?”
“那好啊,可不准给别人喝!”千代子嬉笑道。
安墨认真的点了点头,心里却在痛恨着这个口蜜腹剑的女人的阴毒。
“紫君,真的很抱歉,昨天的事我并不是有意要让你难堪的,”风语夜走了过来,低声道,“这就是日本娱乐圈的现状,对待助理等工作人员就像奴仆一样,阶级分化很严重”
安墨点了点头,“我知道,你不用说了。”
“唔,好累啊终于把歌词和谱子写出来了,从风格和类型上看来,这张单曲CD用人声伴奏比较好,”安墨看着电脑屏幕上的曲谱和歌词,伸了伸懒腰,“找个时间,回韩国一趟,把这首歌的韩文和日文版本的都录制下来,3月5号发行。”
新开导演走了过来,坐在安墨身边,“你小子在干什么啊?整天神神秘秘的”
安墨合上电脑,笑眯眯的看着新开导演,“说吧又要我干什么?不过我事先声明,本人在风语夜面前,可是一点地位都没有,说不上什么话,你要是想让他出演偶像剧,就可以直接不用说了。”
新开导演摇了摇头,“不是,我是想让你和宝田社长说一说,对风语夜的要求放松一点,风语夜可是日本第一美男啊,连吻戏都没有拍过,实在是太可惜了”
安墨苦笑,“你真的是太看得起我了你没看我已经被宝田社长发配到这里来给你们做助理了吗?”
新开淡淡一笑,抽了根烟,“雪镜君,你以前是做什么的啊?”
安墨耸了耸肩,“不务正业呗”
就在这时,赤云祥子走了过来,趾高气扬的道,“雪镜紫,去给我买一袋牛奶回来,然后用热水温好给我送过去。”
新开苦笑了起来,心里腹诽道,“祥子啊祥子,你这嚣张跋扈、看不起人的个性什么时候能改一下?昨天雪镜紫看在风语夜的面子上,给你们道歉,你就以为人家真的那么好欺负吗?今天又跑过来趾高气扬了,希望这次你能够安然无恙吧不过,恐怕这次的事情就难以那么完美了,你们真是瞎了眼,这个背景神秘的雪镜紫,身上穿的可是阿克鲁的休闲服,手上戴的可是瑞士产的特别订制的腕表他的身份真的那么简单吗?”
本书由首发,!
[正文 第七十九章]
安墨连头都没有抬,冷冷的道,“抱歉,没空。”
“混账!”赤云祥子气呼呼的道,“你有空玩电脑,没空给我买牛奶?你这个助理是不是不想做了?”
安墨冷冷的扬起了头,瞟了一眼赤云祥子,“祥子小姐,很抱歉,我并不是您的助理,而是风语君的助理,所以,辞退我的话,还轮不到你来多嘴。”
正当他们争执着,谁都没看见,拍摄现场内,出现了几个陌生的身影。
“你!你别以为身后有宝田社长给你撑腰,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告诉你,我父亲也是LME的董事之一!难道宝田社长会为你这么个小人物而得罪董事会吗?”赤云祥子气得脸都发绿了,“不用你这么嚣张,你只是个小爬虫而已,我一只脚就可以碾死你!我会让你明天就消失在LME,消失在娱乐圈!”
听到这边又吵了起来,众人再度围了上来,当然,以赤云祥子的势力和地位,他们不会蠢到去同情安墨——一个小小的助理的地步,全都站在了赤云祥子这一边,各种各样难听的话都涌了出来。
风语夜不得不再次走了出来,悄悄的在安墨身后拍了拍,示意他消消气,别冲动,然后面露“怒色”的向安墨道,“你怎么又惹祥子小姐生气了?快道歉。”
安墨强压下怒火,只能再给风语夜一个面子,低下头,“抱歉。”
“跪下道歉。”赤云祥子的声音再次响起。
听到这句话,不仅仅是安墨,就连新开导演、风语夜都愣住了。
“怎么?你没有听到吗?”赤云祥子冷声道,“我要你给我跪下道歉!否则,我会动用自己在圈内的一切人脉和势力,让你没有一丝一毫的立足之地!对你进行封杀!”
“祥子,”新开明秀决定赌一把,冷声道,“不要太过分了!雪镜紫给你道歉,是看在了风语夜的面子上,一直以来,都是你在无理取闹,现在居然要人家给你下跪,你不要欺人太甚了!”
风语夜脸色阴沉,“祥子,看在我和你平常关系不错的份上,我才让雪镜紫给你道歉,可是他没有任何的错误你不要太过分了!雪镜紫是我的助理,他对你没有任何义务和责任,你这么羞辱他,就是在羞辱我风语夜!哼,有本事你就连我一起封杀要不然,休怪我翻脸!”
在场的人都惊诧了,一向温柔体贴、宛如春风般和煦的风语夜第一次发火了!
静寂的场内,忽然,安墨嗤笑了起来,优雅而高贵的坐到椅子上,翘起了二郎腿,“好啊,赤云祥子,我倒要看看,你是怎么封杀我的。唔封杀,真的是好久都没听到这个词语了,有点怀念呢!”
说着,安墨扭开千代子给他的那瓶有问题的饮料,在众目睽睽之下喝了一口,然后拿出手绢擦擦嘴角,却趁机把刚才喝的水吐到了手绢上,塞进衣兜里。
“祥子小姐,真是感谢您呢!要不是您,我几乎都忘记了艺人会被封杀的这件事情,”安墨微笑的道,“唔,好像记得当年我刚出道,就被人封杀了吧?好怀念啊”
“你少给我装蒜!”赤云祥子怒极,一把拿到安墨的笔记本电脑,摔在了地上,“我今天就把你东西砸了,看你还玩不玩?!我就是要封杀你,看你还嚣张不嚣张?!”
“赤云祥子!”一看见电脑被砸,安墨气得颤抖了起来,拳头举起来又放下去了,“你应该庆幸,你是个女人,不是个男人,否则我一定让你死得很难看!”
“好啊,我倒要看看,是你先被封杀,还是你能把我怎么样?”赤云祥子看见安墨气得颤抖的样子,心里有着说不出的快感,“我一定会让你在娱乐圈消失!”
“祥子你不要太嚣张了,给我收敛点!”一个声音响起。
众人回头一看,竟然是LME的大老板——宝田雄一亲自来了!
看见宝田社长,赤云祥子一副受了委屈的样子,“宝田叔叔,您看,一个小小的助理都敢欺负我您一定要帮我封杀他!”
看见宝田社长来了,安墨再次坐下,把玩着手里的那串羊脂腻玉的玉珠,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宝田雄一冷着脸,“够了!祥子,我在旁边已经看到了整个过程,你就不要再颠倒是非了。”
“宝田叔叔”赤云祥子气得都快哭了出来,“你居然帮着这个小小的助理,不帮你的侄女!”
宝田社长瞪了一眼赤云祥子,走到安墨面前,有些难堪,“真是抱歉,让你受委屈了。”
听到这句话,所有人都一片哗然,耳朵没听错吧?!日本最大的娱乐公司LME的宝田社长,居然向一个艺人的助理道歉!
安墨嗤笑,“宝田社长,我可不敢当。这辈子还是第一次有人让我下跪呢,新鲜啊”
新开明秀站起身,让宝田雄一坐下,坐在安墨身边。
“很抱歉出了这样的事情,我最初的打算是让你尽快熟悉一下日本的娱乐圈,并跟在风语君的身边,学习演技。只是我忽略了一件事,你会被这个剧组排斥。”
安墨耸了耸肩,“无所谓,宝田社长,反正我也委屈惯了。”
现场的气氛很是尴尬,事情闹到这一步,宝田心里都要恨死赤云祥子了。风语夜上前一步,抖着胆子问道,“社长,我现在有点迷糊难道雪镜君还有别的身份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宝田刚要说话,安墨站起身,向众人行了一礼,“还是我来说吧。很抱歉隐瞒了大家我的真实身份。”
听到安墨的话,众人哗然,这个雪镜紫到底是何方神圣?真实身份?也太严重了吧
看见周围哗然的样子,安墨顺手下了那副黑边框眼镜,露出了绝美的面容,用流利的日语说道,“雪镜紫是我的化名,我真实的身份是韩国save组合中的紫,此次前来日本学习演技并宣传专辑,一直以来都以风语君助理的身份呆在这个剧组,很抱歉隐瞒了大家,很抱歉风语君,我最不应该隐瞒的人是你”
“什么?韩国的save组合?那个被誉为神一般存在的组合?天堂歌者紫?”剧组的人全都震惊了,“人还没有到日本,但却早就已经在日本火起来的save?”
安墨淡淡一笑,看着宝田雄一,“宝田社长,请你给我一个交代。”
宝田雄一脸色微变,“紫,这个事情”
安墨仰起头,“赤云祥子三番两次羞辱我,我可以不和她计较,今天让我下跪,你也可以用一个道歉来打发我。但是——”
说着,安墨把目光投向了地上的那台被砸了的笔记本电脑。
“让她赔偿你。”宝田雄一很干脆的道。
安墨的脸上露出了嘲讽的笑容,“好啊,你让她赔给我电脑里面有我最近新写出的十多首新歌,那将是save组合在未来一年之内的所有新歌,请问,宝田社长你如何赔偿给我?”
宝田雄一脸色彻底变了,“什么?十多首新歌全没了”
正在这个时候,外面的保安终于拦不住了,一大批的记者涌了进来,牢牢地将众人围在中心,几个记者问清楚了事情的状况之后,不禁兴奋起来,这可是绝对的头条啊,save组合中最为优雅高贵的紫,在日本上演了一出标准的王子与青蛙的童话!紫为了学习演技,竟然忍辱负重,甘愿当起了其他艺人的助理
“大不了我请人给你们写几首好了”赤云祥子知道自己闯了天大的祸,没有了刚才的嚣张。
“你给我闭嘴!”宝田雄一真的火了,“你懂什么?紫天才作曲家、作词家的名号难道是白叫的?你请人再写十多首?哼,你到是大方!你给的歌曲,能保证每一张单曲都超过百万的销量吗?你给的歌曲,能被誉为‘世界情歌史上不可逾越的巅峰’吗?”
正当宝田雄一在发火,安墨却突然感到喉咙有些酥麻的感觉,知道药效已经上来了,捂着喉咙,咳了咳嗓子,扭头看了看赤云祥子和春上千代子,声音嘶哑的问道,“对了,千代子小姐、祥子小姐,你们两个刚才给我喝的是什么?怎么味道怪怪的,现在嗓子还有些痛,嘶!好痛”
说着,安墨暗涌内力,硬生生的给自己逼得满头大汗,药效彻底上来,喉咙便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只是呜呜的叫了出来,却再也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千代子吓得面色苍白,她知道save组合在日本意味着什么,自己给安墨这瓶饮料的事情所有人都知道,想抵赖也抵赖不了,只能把一切责任都推向祥子。
“我祥子姐姐想让我帮她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紫,所以我买了一瓶饮料,在饮料里面下了药,那种药会让人变成变音,或者失声”千代子一边说着,一边哭泣了起来。
“什么?!”在场不仅仅是宝田雄一,就连记者们都呆住了。
本书由首发,!
[正文 第八十章]
Save现在的地位是什么?无论是在日本歌坛还是在韩国歌坛,那可是神一般的存在啊!Save组合的最核心人物,没有了紫的歌声,save将不复存在!
难道神真的就这么陨落了吗?
几个情绪激动的韩国记者差点当场暴走,幸亏有保安拦着,他们二话不说,拿起移动电话直接打给了韩国,“老板,save组合的紫在日本不仅遭遇羞辱,甚至有女艺人在他的饮料里投毒,有可能失声!”
宝田脸色苍白,“快!快点把紫送到最好的医院,不惜一切代价,一定要保住他的嗓子!”
Save组合紫被投毒失声的消息迅速传遍了,当天下午,医院门口聚集了数万歌迷,守候在门口,希望紫可以康复。与此同时,LME召开有史以来最为仓促的一次记者发布会,到会记者达数百人,LME正式宣布了这个消息,并声称,将不惜一切代价治疗紫。
韩国方面,这个消息激起了民众的强烈愤慨,要求日本方面严惩凶手,并在韩国全面封杀春上千代子和赤云祥子,与此同时,各种祈福活动在各地火热进行,不少人都当场失声痛哭。可以毫不夸张的讲,现在,很多韩国人已经把这三个外籍歌手当成了半个韩国人来看。Saven的韩语官方网站的留言达到了百万余条,日语的官方网站也到了八十多万的留言。
日本方面,歌迷们除了集体抵制春上千代子和赤云祥子、并进行祈福以外,还有大量歌迷汇聚在各地,举行各种各样的活动,表示对紫的支持,更有的亲自前往医院,虽然不能亲眼看见紫,但是在医院外面站上一站,心里却安慰了很多,几天下来,医院门口俨然成了京都的第一风景名胜,每日参观者络绎不绝。
而我们的当事人,此刻正悠闲的坐在医院的特护病房里,御尘也坐在床上,茫然的看着安墨,东方祈守在病房门口,蓝越和白洛两个人坐在床边看着安墨。
“你真的吓死我们了”蓝越神经兮兮的道,“你这么好的音乐天赋,万一你真的失声,可绝对是世界音乐史上最惨痛的损失,而我们save也就彻底玩完了。”
白洛也点点头,“是啊,消息传过来的那会,我们正在参加一场记者发布会,伊扬接到电话,连下面的记者都不管了,直接拉着我们冲向外面,把台下的记者们都弄傻了”
安墨现在还没有说话,只是在写字板上打了个问号。
“哦你是问记者发布会的事情啊。切!还不是你我们秘密休假,在韩国消失了一个多月,歌迷们都快把KL的总部拆了,直到我们回来,出现在众人眼前,他们才饶了李敏河。可是,他们发现,save虽然休假回来,但是紫却不见了,他们又开始漫天的找,韩国差点被翻了过来,又差点没把KL总部给拆了最后我们实在受不了了,只能召开记者发布会对外宣布,紫前往日本学习表演。”
安墨笑着点了点头,没想到,自己只是失踪这几天,歌迷们差点把KL总部给拆了。
“还有一件事,紫,你要有个计划,”蓝越认真的道,“还记得我们在巴黎百歌酒吧的那次吗?《天蓝,海蓝》和我们save已经彻底火遍了整个欧洲。如果说那张法语CD欧洲民众们还有疑惑的话,那么,按照欧洲娱乐界的话来讲,save掀开神秘面纱,三个绝世的东方美男子现场演奏《天蓝,海蓝》,已经彻底征服了欧洲,而且,欧洲方面的狂热程度,是你难以想象的已经有十多家欧洲娱乐公司和KL、LME方面,联系合作的事宜了。当然,没有你说话,李敏河还不敢有什么动作。”
安墨认真的点了点头,在写字板上用中文写到,“欧洲方面的事情,你让海拉尔帮帮忙,或者直接来找我。”
“对了,紫,拍一段视频传到网络上吧!也让那些关心你的歌迷们放心。”白洛提议道。
安墨点点头,在写字板上写道,“好,我会办的。你们两个先暂时在日本呆几天吧,我刚写了一首歌,你们在LME录制就好了。”
“不行!”蓝越坚定地否决道,“save是三个人的save,没有你的存在,我们出什么单曲?”
安墨摇摇头,“不行,这是我们save平衡支持率的一个重要途径,这一次,我因为嗓子的缘故,不会参与这首单曲,但是我会参加整个录制过程,并且把这个过程拍成这首歌曲的MV,相信,这段MV会赚足了歌迷们的眼泪,在日本和韩国取得成功。最重要的是,MV对外发布之后,在做宣传的时候,我会找到一个契机宣布嗓音恢复”
白洛无可奈何的看着安墨,“好吧,我承认,我和蓝越拗不过你,我们投降,就按照你的计划行事。”
蓝越也满脸的兴奋,“紫,说实话,感觉你好狡猾哦!绝对是个天才的编剧,通过这一次的炒作,赚足了歌迷的眼泪,又赢得了超高的支持率。”
安墨脸上挂着狡猾的笑容,在写字板上写道:这次的MV和整个事件就是考验你们演技的时刻,记得要好好表演,装做我是真的失声你们表现出的情绪。如果表现好的话,可是有奖励的。
“有奖励?”蓝越贼兮兮的笑了起来。
安墨点点头,又写道:我们进军中国大陆,不是用歌曲,而是用演技,所以,我亲自动手写了一个剧本,完全是为了我们三个人量身定制的。这就是奖励。
骤然间,蓝越满脸的郁闷,扁了扁嘴,“紫,不是我说你,麻烦你给别人留点自尊心,OK?论唱歌,论写歌,我和白洛加在一块都比不上你,更何况,你还是传奇模特,现在你居然还写起了剧本,神啊,为什么人的差距怎么这么大呢?”
三个人欢聚了一个上午,下午,白洛和蓝越拿着安墨给他们的歌曲——《因为有你》,跑到LME总部练习去了而东方祈给安墨拿了一个数码摄像机,让安墨在病房里自己拍。
安墨首先给镜头一个温柔而灿烂的笑脸,在写字板上用韩语写到,“亲爱的saven,真的好想你们啊!这个病房里可是无聊透了,每天医生检查我的喉咙也都是无奈的摇摇头,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有再度开口唱歌的机会,真的想再为你们唱一首歌”
写到这里,安墨把写字板展示给镜头看。
返回书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