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网 - 人生必读的书

TXT下载此书 | 书籍信息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返回首页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恶作剧之静女其姝

_2 晏回(当代)
  江伯伯跟在直树身后,向爸爸介绍着直树,爸爸夸赞了江直树几句。我转过身去,江直树此时给人的感觉不再像冰山那样难以接触,而是一个温润如玉的有着良好修养的公子。
  难道,江直树有双重人格?在家一种个性,出门又是另一种个性。说起来,我还是认为现在的江直树更加迷人,不再像以前那样拒人于千里之外。
  湘琴似乎也发现了江直树的不同,惊讶之余嘴角上扬的幅度更大了。
  有了江直树的帮助,我们很快就把行李全部搬到了屋子里。我一直注意着江直树搬东西的时候的表情,发现他只是在看到我的时候浅笑着冲我点点头,并没有像电视剧中我印象很深刻的冲湘琴恶质的微笑,甚至连看都没有看湘琴一眼。
  不管江直树有没有注意她,湘琴抬头看了江直树几次,眼中闪过痴迷和希望。
  恩,就是希望,看来湘琴也发现自己有了和江直树近距离接触的机会了,而且这个机会还很多。
  喜欢上江直树这样的天蝎座天才,湘琴的路还很长呢。
  我们刚走进屋子,江直树的妈妈就很热情的招待了我们,看起来对我们的到来很是高兴。她做了一个看起来就很香甜诱人的巧克力蛋糕欢迎我们。
  江伯母把我们拉到餐桌旁坐下,为我们一人切了块蛋糕,她一直笑着,像对待亲生女儿那样体贴周到的关心我们,“你们就是湘琴和紫姝?好可爱哦,我做了蛋糕等你们来,你们多吃点。”
  我一向喜欢吃巧克力味的东西,穿越前每个暑假都会因为巧克力冰激凌长胖几斤,自然不能抵挡住美味蛋糕的诱惑。我用叉子吃着蛋糕,心中幸福得都快冒泡泡了,好好吃哦,江伯母不愧是在家做了这么久的家庭主妇的人,做出的蛋糕都像是蛋糕店里面卖的了。
  “伯母,你做的蛋糕很好吃。”我和湘琴都喜欢这个蛋糕,自然不会吝惜我们的赞美。
  “是吗?喜欢就多多吃点。”江伯母又为我们切了点,鼓励我们继续吃。
  我极为哀怨的看着蛋糕,真的还想吃啊,可是又怕长胖,算了,等先吃胖了再减。
  一个看起来有点胖的男孩子抱着一本书,站到我和湘琴的面前,他一定就是超级崇拜他哥哥直树的江裕树了。江裕树的脸色不好,有几分阴郁,看到我直视他,狠狠的瞪着我。
  “裕树,不可以。”江伯母有些嗔怪的阻止了裕树的瞪视。江裕树生气的“哼”了一声,对江伯母说道,“我也要吃蛋糕。”然后他就走到客厅坐下了。
  湘琴这次没有发呆,也没有直视裕树,就没有被裕树瞪视了,她害怕我被裕树吓到,在开始就拉着我的手,给我勇气。可怜的我,明明只是电视剧中不存在的人物,结果受到了主角般的待遇。江裕树和我们的梁子,算是结下了。
  江伯母给每个人都切了蛋糕,我和湘琴帮忙端到客厅里去。爸爸和江伯父坐在沙发上聊天,江直树在旁边收拾着行李。
  我和湘琴挨着坐在沙发上,江裕树偷偷看了我几眼,翻开他拿下来的那本书,不怀好意的问我,“姐姐,你能告诉我‘黔驴技穷’这个成语的解释和造句吗?”
  OTZ。。。想我未穿越前好歹是个大学生,竟然会被一个小学生为难。要是江裕树把这个问题拿去问湘琴,我或许还会担心湘琴会不会出丑,但若是问我,我在心中偷偷笑着。
  我装作很为难的沉默了一会,然后慢慢念道,“黔、驴、技、穷,我好像在什么地方听过的。”
  湘琴看到我为难,想在一旁帮我回答,但我拉了她一下,不让她说话。客厅里的人都停下了交谈,专心等待我的回答。
  我假装思考的四周望了望,发现江直树好笑的看着我。他的嘴唇动着,但没有声音,依稀辨认出“不要逗他。”这句话。
  我埋头想了好一会,江裕树现在很是得意的看着我,准备借此狠狠的羞辱我,“姐姐不知道吗?”
  “黔驴技穷中黔指当时的黔中道,主要包括今天的贵州省中部-北部、重庆南部和湖南西北部,治黔州(今重庆市黔江县)。技指技能。这个成语比喻有限的一点本领也已经用完了,讽刺一些虚有其表,外强中干,无德无才的人。造句有他们现在已经黔驴技穷了。”(资料来源于百度百科)我笑眯眯的说完,最后还补充上一句,“忘了告诉你,裕树,我是袁紫姝,是你哥哥江直树的同班同学。”
  本来裕树听到我的回答脸色已经没那么好了,听到我的补充,更是明白我在逗他,气得都想把书扔出去了。他嘟起嘴,不满的瞪了我好多眼。他估计一开始以为我是在F班读书的湘琴,故意想整我的,没想到被我欺负了。
  爸爸开始也有点担心,但大家后来都知道我在逗裕树,都大笑起来,客厅里一片欢笑。
  江伯母笑了一会,推着我和湘琴上去看她特意为我们准备的房间。
  江家在一片豪华别墅区,房子充满了欧式的奢侈和华丽。上到二的时候,我们就看到一个摆满了模型的房间,有赛车的,有坦克的。。。。。。每一个看起来都价值不菲。
  “哇,好多模型。”湘琴情不自禁的赞叹道,她趴在玻璃窗上,着迷的望着这些精巧的模型。
  “这些啊,都是你伯父收藏的。”江伯母骄傲的说道,“而且很多还是他自己做的。”
  “哇,还有这个。”湘琴拉着我小跑到摆放模型的房间里,弯腰看着江伯父的赛车跑道,“这个一定很好玩。”
  “走走,这个不是重头戏。”江伯母一手拉着我,一手拉着湘琴,迫不及待的把我们带到了一个另一个外面满蕾丝的房间门口。这个房间的房门上挂着一个爱心状的娃娃,江伯母指着爱心上的字,得意的说:“你们看,双生城堡哦。”
  虽然从外面看起来这个房间已经非常不错了,但我对这上面的蕾丝满脸黑线,而且这个名字,怎么听怎么觉得诡异。
  江伯母推开房门。房间里并排放着两张床,一张粉色,一张白色,两张床上都铺满了蕾丝,蕾丝上放着许多可爱的玩偶。整个房间似乎都由蕾丝装点而成,像少女的梦想中最豪华的城堡。
  若是放到我十六七岁的时候,我说不定很喜欢这个房间,可是穿越前我已经成年了,早已过了做少女梦的年龄。这么多的蕾丝,让我不由的在心中内牛满面的想到“蕾丝边”。
  “我听你们爸爸说阿姝喜欢白色,湘琴喜欢粉红色,你们看看,喜不喜欢?”江伯母示意我们进去仔细看看,“我特意为你们做了新床哦,试试看。”
  我和湘琴坐在床上,有一种很柔软舒适的感觉,相视一笑,都露出了欢欣喜悦的表情,异口同声道,“江伯母,谢谢你,我们都好喜欢。”
  江伯母看着我们都是一副满足的样子,自豪的开口,“湘琴,阿姝,你们知道吗?其实我一直希望能够有个女儿,可以和她一起做蛋糕,一起去逛街,还可以把她的房间布置成到处充满着蕾丝窗帘和布娃娃。真感谢你们,因为你们来了,我就好像多了两个女儿,可以把我所有的蕾丝和布娃娃都拿出来。”
  “好美好。”我躺倒床上,把头靠在一个布偶身上,享受的蹭了蹭玩偶,极为放松的哼了几下。
  “你真像是一只懒懒的小猫咪。”不知什么时候,江直树倚在房门上,看到我这一副慵懒的模样,眸子里闪过戏谑和好笑,说出口的话也隐含着笑意。
  我坐起来,脸色通红,心中有着说不出的尴尬和不自在。我偷偷打量着江直树,他刚才不会是在心中笑话我?
  江伯母看着直树难得一见的玩笑,脸色变得贼贼的,一副偷偷算计的模样,“直树,你来了。你来陪陪阿姝和湘琴,我去准备晚饭。”
  “这个房间本来是裕树的。”等江伯母离开后,直树开口说道。他在说到“裕树”的时候,还特意看着我的眼睛强调。
  不就是小整了一下江裕树么,直树他不会这么记仇。
  房间里的气氛变得尴尬起来,甚至透露出冷清。江直树呆在房间里,我和湘琴不可能毫无顾忌的像平时那样玩闹,我坐了一会,实在是受不了这样的气氛,就在湘琴的耳边说道,“姐,我先出去看看。”
  湘琴从江直树来了后就开始发呆,现在也没什么反应。没想到我走到门口的时候,江直树竟然说道,“我和你一起出去。”
  湘琴听到江直树的话,抬头看了下他,又把头低下去,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希望她不要一根筋的考虑事情。
  默默的和江直树走到过道上,气氛依然有些尴尬,但在路过刚才湘琴极为喜欢的摆放模型的房间的时候,江直树停了下来,我也跟着停了下来。
  我在想江直树究竟有什么事情的时候,他竟然开口介绍着江伯伯的收藏。他不是像刚才江伯母那样粗略的说几句,而是极细致的介绍着它们的来历和特点,有几款我多看了几眼的,他还更为详细的向我解说。
  怎么感觉,江直树好像是外出旅游时遇见的导游?
  江直树是相貌极好的人,笑起来彬彬有礼,平易近人,特别是现在这种时候,温和得就像是一个交往多年的好友。但大多数时候,他俊美的脸庞都是面无表情的,一副看透世事,对世间的一切没有兴趣的样子。
  电视剧中的袁湘琴能打动那么冷漠不懂表达感情的他,确实下了很大的功夫。但现在若像让他回应湘琴那浓烈的情感,基本上不可能。
  我一直在想着直树和湘琴的事,都没发现江直树隐藏在眸子下淡淡的笑意,也没注意江直树为什么要特意介绍这些。
  许久以后,我一脸哀叹,要是我当初再多想想江直树对我和湘琴的不同,也不会走那么多弯路了。
  第 6 章 上学早上
  吃完晚饭,我先一步去洗澡。看着镜子中原来和湘琴几乎一模一样脸,现在却有所不同。不知道是不是我来到这个世界的缘故,“袁紫姝”的脸在不经意间发生着细微的变化,如果不是我刚来的时候,对着镜子仔细比对了好多次,肯定不能发现这些细小的改变。
  我的眉眼似乎和穿越前变得极像,其他的地方还是和湘琴差不多。不过眉眼,恰巧是最能辨认出一个人的标志。现在就算是我不和湘琴站在一起,估计也不会有人把我们两认错。
  湘琴不是俗艳的美人,而是那种清纯可爱的小家碧玉。或许第一眼看上去并不出色,但是越看越让人心中舒坦,不自觉的想要亲近她。
  我么?现在我越看越觉得自己的以前的眉眼配上这样一张脸,眼睛愈发的显得水润透亮,就好像琼瑶剧中的一号女主。
  OTZ...我还是期待现在的样貌会再次改变,不然顶着这样一张脸出门,我自己都想要拍死自己。
  睡觉的时候,湘琴等我睡好以后,帮我掖了掖被子,才关灯上了那张粉色的床。江伯母准备的被子有一种很香甜的气味,让我的心情不自觉放松起来,渐渐的闭上眼睛。
  只是,在我彻底熟睡前,听到了湘琴有些兴奋却略带苦涩的声音,“阿姝,你说,我现在有机会和直树成为好朋友吗?”
  “应该能的。”我实在是困得慌,声音迷迷糊糊的,自己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你们以后绝对会幸福快乐的在一起的。你会成为他的妻子,成为他一生中最爱最爱的女人。”说完,我就沉入梦乡,自然不知道湘琴在听到我的话后充满斗志的表情。
  如果不是周末,我的生物钟就十分准,早早的醒了,怎么想赖床也实在睡不着了。湘琴还在睡,我看了下闹钟,还有十分钟的时间才会响,我没有喊醒湘琴,一个人起身洗漱了。
  我下的时候,江伯母已经在准备早餐了。她手上端着刚做好的西式餐点,我看见了,上去帮忙把早餐端到桌子上。江伯母一大早就微笑着,心情很好的样子,“阿姝,你这么早就起来了。”
  “是啊。”我有些无奈的点点头,“习惯了早起,想赖床都没有办法了。”
  “早起好啊。”江伯母忽然想到什么,兴奋的笑着,“哥哥也习惯早起跑步,你以后可以早点起来和哥哥一起跑步。”
  我的脑海中浮现了和江直树一起跑步的情形:他在前面跑得很起劲,我在后面跑了一会儿就累得要死不活的,江伯母还在一旁欢欣鼓舞着。
  OTZ。。。我打了个寒颤,去掉脑海中的画面,这实在是太惊悚了。
  “伯母,阿姝的身体不好,不能跑太久的。”湘琴洗漱完也下来了,听到江伯母的话,忍不住开口阻止。
  “是吗。。。呵呵。。。”江伯母失望的笑了笑,马上又燃起了斗志,“那湘琴可以陪哥哥一起跑步吗?”
  “我?”湘琴吃惊的睁大眼睛,换来江伯母笑着点头。
  江伯母又和湘琴具体谈了江直树每天早上起来跑步的时间,路线和注意事项。在她们谈论的时候,其他人都陆陆续续的下来了。
  江直树的脸上像是蒙着一层水汽,大概就是江伯母说的早上跑步后洗澡的缘故。他手上拿着一份全英文报纸,边吃饭边看。
  江伯母本来想阻止直树,可是不知道又想到什么,眼中贼光一闪,笑眯眯的问着湘琴和我,“阿姝,湘琴,你们要不要看看哥哥看的报纸?”
  我看了眼江直树看的报纸,全英文的,若是仔细看,还是能看懂的,但我实在不想从江直树的手上抢走报纸,就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湘琴有一种跃跃欲试的感觉,但发现是全英文报纸后,也沉默了下来。
  江伯母在一旁激励着,“这个报纸哥哥天天都看,据说对提高英语能力很有帮助的。你看哥哥现在英文是满分,全都因为他看了这个报纸。只要你们向哥哥借,哥哥肯定会借给你们的。”
  我觉得他英文满分的最重要原因是他的IQ200。
  我虽然喜欢英语,但不想在现在做江伯母手上抓着的大鱼。湘琴是一个很好激的人,听到江伯母后来说的话,不顾我一直拉着她,松开我的手到了江直树身边,“直树,我可以看看你手中的报纸么?”
  江直树抬起头,嗤笑了一下,还是把手上的报纸递了一张出去。湘琴拿着报纸,呆愣了一下,满脸迷茫的望着我。
  她都已经把报纸借到了,就算我不想她因为英文差被江直树耻笑也没办法了,只能替她尽力减少这种“她和江直树是两个世界的人”的差异感,而且,这也算是个很好的教她英文的机会。
  我拉着湘琴坐下来,慢慢的问她,然后教她报纸上的英文。湘琴听得很认真专注,时不时的向我提问。
  以前听人说过,认真的样子最美,湘琴这副认真的样子,不知道有没有吸引到江直树?我偷偷想着,脸上也带出了几分。
  当然,我是不会知道自己这一副认真教湘琴的模样有没有吸引到江直树了。
  江裕树可能是看到我在教湘琴,又想起昨晚被我整了的事情,闷不作声的吃饭,没有像我认为的那样借这件事来为难湘琴和我。
  第一个吃完的人是江直树,他拿起书包准备出门,江裕树明明还没有吃完,看着他崇拜的哥哥要走了,赶紧喝完杯子里剩下的果汁,准备和他哥哥一起上学。
  江伯母收拾了一下餐桌,忽然想到什么,恍然大悟的拍了下自己的脑袋,奸笑着对我和湘琴说,“你们不是和哥哥一所学校么?那就让哥哥带你们一起去。。。快点。。。一起去。。。一起去。。。一起去学校。。。”
  江伯母边说边把我们推到门口,还很体贴的把我们的书包拿上。江直树和裕树正在换鞋,江伯母直接把裕树拉到自己身边,不管江裕树拼命的挣扎,笑眯眯的对着江直树说:“哥哥带湘琴和阿姝一起去学校!”
  我知道江伯母在电视剧中是湘琴和直树在一起的最大动力和阻力,从一开始见到湘琴,她就撮合着湘琴和直树,直到引起直树强烈不满的反弹。不过,江伯母是很可爱的一位母亲,她深爱着自己的家人,希望她天才的儿子能够幸福。
  现在估计我们怎么反驳,也不会浇灭江伯母一颗火热的希望我们和江直树有所纠缠的心。
  我和湘琴老老实实的换好鞋子,江妈妈就迅速把我们推到江直树面前,朝着我们欢快的挥挥手,“那就麻烦哥哥照顾湘琴和阿姝哦,路上小心。”
  江直树在前面走着,一开始走得很快。我和湘琴并不认识路,只能跟在他后面小跑起来。刚跑了一会,我就感觉到有些累,不得不放慢脚步。湘琴看到我一脸苍白,担心的扶着我,“阿姝,你有没有怎么样?”
  “还好。”我知道我的脸色一定很难看,但是这个身体实在是太娇弱了,真的就像湘琴一开始和江伯母说的那样根本就没办法跑步。
  江直树不知什么时候也停下来,走到我们面前,欲言又止的样子,最后,还是下定决心开口道,“我希望你们住在我家的事最好不要告诉任何人,我不想因为你们,又跑出什么谣言。”
  湘琴看着我的样子很是难受,又听到江直树有些无情的话,愤怒的走到江直树面前,“你没看到阿姝现在很不舒服吗?你怎么还说出这样的话来,你是不是冷血动物!”
  江直树的眼神闪烁了一下,想要说什么,犹豫了很久都没开口,半响,无可奈何的说道,“你们还要不要上学。”
  “哼。”湘琴冷哼了几声。看得出来,我这个身体孱弱的妹妹在她的心中比江直树还要重要,她就算是很喜欢直树,也为了我,就出言挑衅他。
  江直树后来走得比一开始要慢的多了,湘琴和我并排走在他后面,说说笑笑的,好不热闹。我为了让湘琴重新展开笑颜,特意说了几个以前看过的笑话,逗得她眼睛都快笑弯了。
  从江家到学校,既不算近,也不算远,必须要坐一路的公交车。公交车是直接开到校门口的,我们挤上车的时候,车上已经有不少人了。
  或许是因为刚才湘琴的那一番话,江直树从上公交车后就站在我的身后,有意无意的护着我,避免了我被人挤到。过了几站,上车的人逐渐多了起来,我们只能往公交车的后面走去。湘琴看我有江直树保护着,似乎不想和江直树站在一起,就没有跟着我们到后面去。
  后面比前面要宽敞一些,没刚才那么挤了。我的心情也变得悠哉起来,还有闲心思和我现在的同班同学江直树说两句话。
  我不经意间望了湘琴一眼,发现她脸红红的,眉头紧皱,像是极力隐忍着什么不好说出口。因为她的样子确实奇怪,我好奇的看了她几眼,忽然想到,莫不是她遇上了公车色狼?
  我拉了拉江直树的衣服,指着袁湘琴,示意他去帮忙。江直树没说什么,没拒绝也没答应,只是小心护着我,慢慢挤到湘琴旁边。
  江直树直接抓住了一个面目猥琐的男人的手,狠厉的瞪了他一眼。男人很愤怒,想甩开江直树,手却被江直树捏得通红。江直树对着男人教育了几句,使劲摔开男人的手,告诫他以后不要再犯了。
  随后的路程,江直树把我和湘琴护在一起,我有点感动的看着他,他确实是一个不错的人,至少会保护女生。
  下了公交车,湘琴兴奋的拉住我的手,“阿姝,你说直树会不会不是很讨厌我?”
  “绝对是。”我点点头。江直树会娶一个自己讨厌的人当老婆吗?
  “那你说他会不会喜欢上我?”湘琴的眼神很是期待,话说的很慢,充满了对未来的憧憬。
  “很有可能。”我再一次点头。
  “呵呵。。。”湘琴傻笑起来,不知道又在想些什么,但我猜,无非是她以后能和江直树在一起的美好生活罢了。
  可是,我很想提醒她,想象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她要走的路,真的还很长啊,至少要等到她被江直树恶作剧吻了之后。
  江直树这样有责任心,家境好,学习好的人才是让所有人都迷恋的超级天才。
  第 7 章 进百名榜
  住在江家的日子里,习惯也感觉也挺好的。江伯母就是那种好玩的个性,每天都会想方设法的为我和直树,或湘琴和直树制造一个个独处的机会。一开始感觉有点麻烦,这样的机会太多了,就感觉到有点好笑了。
  湘琴利用这些机会,在江家也能和直树说上几句话了。湘琴现在面对直树也不会像原来那样紧张,更不会因为和直树是两个世界的人就伤心自卑。每天我看见湘琴都是一副斗志满满,随时准备扑到江直树的样子。
  爸爸啊,我就说,其实是江直树要小心点才是。
  当然,我既然说过要让阿金记得的,就一定会让他有个深刻的教训。
  爸爸和姐姐这么疼爱我,自然是不会让我受到委屈的。于是,我在不经意间告诉湘琴和爸爸路上遇见阿金,阿金把我撞倒在地上,没有扶我起来就跑了。
  爸爸和湘琴很是生气,湘琴还嚷嚷着到了学校要给阿金好看,竟然敢欺负阿姝。
  因为有一天都上了两节课了,阿金才来到学校,不小心撞倒某个女生被我看见了,这件小事就被我利用起来。
  我在心中为阿金默哀,为阿金比湘琴还要难走百倍的路默哀。
  期中考马上就要到了,大家都在加紧复习着。从我来到这个世界以后,有空我都会教湘琴一些简单的功课,这么长的时间下来,湘琴的功课虽然不是特别好,但比起以前来也是十分不错了。
  不知道是不是我教的原因,湘琴的功课还是没有电视剧中江直树教导后那么好,特别是数学,基本上就只比原来好了一点。
  没办法,我最头疼的科目就是数学了,若是将各科用一百分来评断,其他科最多可以得九十多,数学就只有不到三十分了,默哀。
  为了期中考,我一有空闲时间就抱着数学题啃,却收效甚微。
  我怀疑我的脑袋根本就不适合数学,不管是穿越前,还是穿越后。
  中午一般都是在学校吃的,大家不是带着盒饭,就是去买的面包牛奶。江伯母准备的盒饭味道很好,每次我吃完后看到旁边的江直树饭盒里面还没吃完却看起来依然诱人的菜,都忍不住要哀叹,江伯母,你为什么要把盒饭做得这么好吃!
  中午吃饭的时候,何繁坐到我的桌子旁,我们一边笑闹一边吃饭。她的碗里有我喜欢吃的牛肉,我偷偷夹了好几次,惹得她对我怒目而视。我在心中偷偷笑着,讨好的睁大水汪汪的眼睛看着她,如果我身后有根尾巴,我一定毫不犹豫的摇起来。
  “受不了你了。”何繁一脸好笑,无可奈何的任由我光明正大的夹着剩下的几片牛肉,“听说你姐姐很疼你的诶,怎么像是从来都没吃过牛肉的样子。”
  “这说明我很招人疼啊,连你碗中的菜都忍不住想投奔我的胃。”我笑眯眯的吃完,一脸满足,活像一只餍足后的小动物。
  突然,学校里的广播中传来一阵不男不女的声音,“GOODAFTERNOON,大家一定听过‘勤能补拙’这句成语。PETER今天听说学校有个F班的学生,决定挑战这句成语的最高极限,发誓要成为第一个挤进百名榜的F班学生哦。”
  一听到广播声,全班都安静了下来。听到有F班的人发誓挤进百名榜,有不少人都嗤笑了起来。
  “这位同学大家应该不陌生。”那个叫PETER的人还在继续说,“她的辛酸血泪史,实在让人不得不为她一掬同情之泪。先是向本校的超级天才江直树表白被拒。”
  我看到江直树吃饭的动作停顿了下来,眉头紧皱,脸色阴郁。班上的同学不是望着我,就是望着江直树,连何繁也一脸八卦之气,来回望着我和直树。
  我知道是谁发出这样伟大的誓言,不就是我那个极疼爱妹妹的开朗单纯执着乐观勇敢的姐姐袁湘琴么?
  好像电视剧中真的有这个情节,湘琴发誓要考进百名榜,然后在江直树的帮助下达成了愿望。
  “接着,刚搬进新家,竟然被二级地震震倒。”恶心人的PETER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他说的时候,还特意强调了“二级”这两个字,“虽然她的人生有这么多的痛苦,但她还是努力的力争上游。究竟F班的袁湘琴同学能不能创造历史呢?她会不会像她的妹妹袁紫姝那样进入百名榜呢?让我们拭目以待。各位同学,让我们真心的为她祝福,默默的为她加油。”
  广播完毕,班上的同学都兴致勃勃的的展开了讨论,何繁脸上浓浓的八卦之气还没有消散,“阿姝,你说你姐姐会不会考进百名榜啊?”
  “绝对会。”我重重的点头,“我这些天都有在帮她补习。”
  “可是,要是她没有考进百名榜,会不会很尴尬啊?”何繁小心翼翼的问道,“进入百名榜的大多是A班和B班的学生,你姐姐要是真想挤进去,会不会很难?”
  是啊,若是因为我的到来,湘琴没有考进百名榜,岂不是要被全校的人耻笑?我看着旁边镇定吃饭的江直树,心中有了决定。
  吃完晚饭,湘琴就在房间里面看书。其他科我都可以帮她补习,唯独数学不可以。我挣扎了好久,还是出门去找江直树。
  江直树和江裕树在同一个房间,这段时间,江裕树因为小事被我小整了好几次,看到我来了,没好气的哼了声,根本就不愿意搭理我。江直树正在看书,他一边看一边在窗户上写写画画的。
  我踌躇着走到江直树面前,“直树,你也知道今天中午的广播?”
  江直树点点头。
  “那你也知道我姐姐要考进百名榜了?你能不能在这段时间帮我姐姐补习功课。”我一下子把话说完,不想给江直树反应的机会。
  江直树沉默了一会,说道,“你为什么不帮她补习?”
  “我有帮她补习,可是我的数学不是很好,因此希望你能帮我姐姐补习数学。”岂止不是很好,简直都可以和湘琴媲美了。
  江直树不知想到什么,笑了一下,眉眼间是极动人的神色,“我记得你入学考试的时候数学是满分。”
  那还不全是蒙的。那些题刚好我记得答案,不然我能完整的答出来?
  “你能不能帮忙?”
  “好。我帮你姐姐补习,但作为交换,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江直树一副“你实在不答应我也没办法帮你姐姐补习”的脸色。
  “好。”我无奈的点头,“那从今天起你就要帮我姐姐补习。”
  “没问题。”江直树达到目的,行动也爽快,放下手中的书,跟着我一起到了“双生城堡”。
  我不知道江直树在什么地方学的坏毛病,帮湘琴补习一下竟然要我答应他的条件,实在是太过分了!可惜我也没办法反抗,只能在心中脑补着有一天江直树被我奴役的情形。
  脑补确实是强大的技能,我想着想着心情就变好了。果然,阿金这么喜欢的脑补行为的作用是非常大的。
  因为要补习功课,所以我们都呆到很晚。
  江直树先教湘琴,等湘琴明白了自己去做题,就来到我的身边看我做数学题。他拿起我书桌上的作业本,脸色也由原来的淡淡欣慰变得越来越难看,“袁紫姝,你怎么连这么简单的定理都不懂!这些不是前几天老师才教了的吗?还有这里,这道题和你入学考试的最后一题是同样的解法,你怎么就不会做?”
  在江直树生气的怒吼下,我只能尽力的缩小自己的存在,低调的埋下头去。那些题我就说怎么看起来那么眼熟,原来是以前做过的,可惜,同样的题换了个数字我都要思考半天,别说这些换了个条件的。
  江直树恨铁不成钢,在他的高压政策下,我被迫做了一晚上的数学题,郁闷得我只想撞墙。
  我只是想让江直树帮湘琴补习功课,没想让他来教育我。
  不过,做了一晚上得题,我对这些知识也算是很了解了,至少换个数字还是不会被考倒。
  江伯母在十点多的时候来到房间,“阿姝,湘琴,你们还没有睡啊?”江伯母看到直树也在房间里,很是吃惊,“哥哥不是早就睡了吗?”
  “我在帮湘琴和紫姝补习功课。”江直树在一边死死的盯着我做题,说到我的名字的时候,我怎么听都有一种咬牙切齿的感觉。
  其实,(也许)我也不好意思的。
  江伯母一脸欣慰,“没想到哥哥有一天也会这么晚才睡。我去帮你们准备宵夜。”
  江伯母准备的是鲜美的海鲜面,我吃完了自己的那一份,仍旧意犹未尽,看着湘琴,闪烁着我那双大大的眼睛。
  湘琴被我看得不好意思了,“阿姝,我有些吃不下了,要不,你帮我吃?”
  我正像伸出自己的魔爪,江直树在一边嘲笑的说:“晚上吃这么多,都不怕长胖?”
  我真想朝着江直树扑过去,狠狠的打他一顿。
  长胖。。。那是我心中的大痛。我看着自己来到江家的这些天,肥了一圈的身子,心中无语泪奔。
  总有一天,我(可能)一定会瘦下来的!
  有了江直树的帮助,湘琴这段时间进步飞速,比我帮她补习的时候进步得快的多。我满脸郁闷,难道,这就是江直树的男主气场?
  考试前,江伯母给了我和湘琴每人一个护身符,“湘琴,阿姝,这是我特意为你们准备的,祝你们金榜题名,加油。”江伯母边说边握起拳头为我们打气。
  我们自然是高兴的感谢了江伯母。
  出门后,我把自己的那个护身符套在了湘琴身上,“姐,我把我的好运气给你,你一定能考进百名榜的,相信你自己。”
  “嗯。”湘琴感动的抱住我,“阿姝,你真好。”她放开我后,又走到江直树面前,“直树,谢谢你这么多天来帮我补课。”
  “没事,我只希望你真的能考进百名榜,创造历史。”江直树鼓励着湘琴,脸色也隐隐带着笑意。
  现在,江直树已经开始接纳湘琴了么?
  成绩公布的时候,我拉着何繁跑到公布栏,从第一百名开始寻找着湘琴的名字。
  第一百名。。。不是她。。。第九十九名。。。不是她。。。
  我一直找到了七十多名,终于看到了湘琴的名字。
  全校第七十二名,没想到湘琴这次考得这么好,我忽然又一种名师出高徒的优越感,虽然大部分时候都不是我在教,但我好歹也教了她一些的,所以,功劳也(可能)(应该)算我一份。
  何繁这次是全校第十四名,我这次的成绩则令我有点不敢相信,竟然是全校第五名!
  前几次的考试我不过是在全校二十名左右,没想到能考得这么好。何繁看到我的成绩,也替我高兴,“恭喜啊。”
  我道了谢,又看了一会成绩榜,就听到湘琴的声音从人群中传来,“我考上了,我真的考上了!”
  我找到湘琴,湘琴兴奋的拉着我的手,“阿姝,我真的考上了百名榜诶!”
  “是啊。”我也为湘琴高兴。
  这一次的第一名还是江直树。听说他考试的时候因为太累而不小心睡着了,结果还是每科满分。
  湘琴先和我说了一会话,让我到教室的时候替她向江直树道谢,就和纯美,留农和阿金他们一起离开了。
  我又和何繁仔细看了下榜单,研究了部分人的成绩变动,准备离开的时候,没想到碰到了来看榜单的江直树。
  我替姐姐向他道谢,他只是点了点头,走过我身边的时候,忽然开口说道,“别忘了你答应的条件。”
  我呆愣了一下,好像我真的忘记了自己还答应过江直树欠他一个条件的。
  我看着江直树远去的背影,忽然觉得江直树这个人实在是太恶劣了。
  第 8 章 照片事件
  放学的时候,我在学校门口等着湘琴。她和留农纯美一起出来,看到我,开心的跑过来抱住我,“阿姝,你今天在校门口等我?”
返回书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