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网 - 人生必读的书

TXT下载此书 | 书籍信息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返回首页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心理学家的面相术:解读情绪的密码》

_2 保罗·艾克曼(美)
扌莸那樾骶涫菘
与其完全关闭情绪,大部分人宁可有选择性地关闭特定诱因的情绪反应。可惜的是,并没有可靠、具体的证据说明能否消除情绪警戒数据库储存的特定诱因、脚本或担心。

心理学家约瑟夫.雷道克斯(Joseph LeDoux)是研究大脑和情绪的重要学者,他最近写道:「经由制约学来的恐惧,特别难以克服,事实上,可能代表最难以消除的学习3……学习来的恐惧难以消除,有好的一面,也有不利的一面。过去与危险有关的刺激和情境,能保留在大脑的记录中,显然有非常有益的作用。可是这些强大的记忆主要是创伤事件形成的,却会表现在日常生活中,影响各种处境,并没有发挥其特殊的益处……4」

我在写这一章时,有幸能与雷道克斯讨论这一点,追问确切的意思,并了解他有多大的把握。首先我必须澄清一点,雷道克斯指的只是学习来的诱因,也就是我所谓的变型。我和雷道克斯都相信演化产生的主题是难以消除的,比如诞生在实验室、从来没见过猫的老鼠,在第一次看到猫时,仍然会表现出害怕,这是天生、不需要学习就有的恐惧诱因。每一项诱发情绪的先天因素,虽然可以减轻其强度,但无法完全消除。问题在于能否藉由学习,消除后天学来的诱因呢?

虽然不需要了解雷道克斯大脑研究的专业细节,但必须知道一点,就是情绪诱因被建立时,比如学会害怕某样东西时,大脑会有一组细胞建立新的连结,雷道克斯称为「细胞组合」,这些细胞组合包含该项诱因的记忆,使学习留下永久的生理记录,形成我所谓的情绪警戒数据库。但是,我们能透过学习阻断细胞组合和情绪化行为之间的连结,虽然诱因仍会触动既有的细胞组合,但至少能暂时打断细胞组合和情绪化行为之间的关系,比如我们虽然会害怕,可是不会表现出害怕。我们也能学习阻断诱因和细胞组合间的连结,所以不会引发情绪,但细胞组合仍然存在,并没有消除数据库,以后仍然可能重新将诱因和反应连接起来,比如在某种压力下,诱因会再度起作用,连接到细胞组合,而产生情绪反应。

虽然雷道克斯的研究完全针对恐惧,但他认为生气或悲痛并无不同,这一点符合我的个人经验,以及我对别人的观察,所以我会假定他的发现也能类推到其它情绪,甚至可能包括好的情绪。【原注2】(【原注2】并不是所有造成情绪的事都是出于制约的结果。佛瑞达指出,有些引发情绪的刺激和「引起嫌恶或愉悦经验的特殊刺激」完全无关。情绪如果是出于「推论的结果或原因……失业、受到批评、被忽视或轻视的迹象、被人称赞、看到别人违反规范(行为违背我们奉行的价值观),这些情形与真正令人嫌恶或愉悦的情境,是相当间接或无关的。」我认为这些例子即使与共通主题的关系不大,至少也是与主题类似的变型。)

要改变产生情绪的神经系统,学习去除情绪性细胞组合和反应的连结,或诱因和情绪性细胞组合间的连接,并非易事。情绪警戒数据库是开放的系统,会不断加入新的变型,但数据一旦进入,就不容易去除。情绪系统的建立是为了让诱因进来,而不是出去,以便在不经思考的情形下做出情绪反应。我们的生物结构原本就不允许轻易受到破坏。

现在回到差点出车祸的例子,看看雷道克斯的发现如何帮助我们了解试图改变情绪反应时发生了什么事。每一位会开车的人都有这种经验,当坐在乘客的座位遇到另一辆车切换车道而逼近时,会不自觉伸脚踩向不存在的煞车踏板。踩煞车是害怕被车撞而学来的反应,诱因也是学来的,因为我们祖先的环境没有汽车,向我们逼近的车辆并不是内建的主题,而是学来的变型。我们很快学会这种变型,因为非常近似一种害怕的主题:某件东西快速接近,好像快要打到我们。

虽然大多数人坐在乘客位上感到危险时,会不自觉踩向并不存在的煞车,但驾驶教练却学会不这么做,他们仍会害怕,但已学会阻断身体的反应(我认为他们的表情或声音还是会显露出一丝害怕),或是学会阻断诱因(斜身靠近的车辆)和大脑细胞组合的连结【原注3】(【原注3】透过生理反应的测量,可以知道他们是用哪一种方式,但此处的重点不在这里),也许是细微地调整诱因和细胞组合的连结,只在极可能发生危险时,才引发害怕而做出踩煞车的保护动作。可是如果昨晚睡得不好,或是想到早上和配偶争吵,还是会像我们一样伸脚踩煞车。因为诱因、细胞组合和反应间的连结只是减弱,并没有完全消除。

减缓诱因的六因素
本章接下来的重点在于减弱情绪诱因的影响,不论此诱因是直接透过制约建立的,或是间接透过某个情绪主题而建立的。我在下一章会解释如何减弱事件和情绪反应间的连结。两者都不容易,容我以另一个例子解释如何做到。

假设有一个叫提姆的男孩,被父亲以非常强烈的方式戏弄(表面上只是玩笑),嘲笑他的表现不佳。可能早在五岁之前,有影响力的人以戏弄表现轻视的脚本,就已进入提姆的情绪警戒数据库。他长大后,遇到戏弄时,都几乎立刻以生气反应,即使是没有恶意的玩笑,也是如此。他父亲以此取乐,会进一步奚落他禁不起玩笑。大约二十年后,提姆一感觉到戏弄的迹象就马上以生气反应,虽然不是每次都生气,但提姆觉得最好不要一遇到别人开玩笑就必须和内心的冲动挣扎。

有六种因素决定人是否能减轻情绪诱因的热度、显着程度和力量强度,以及不反应期的长度。第一个因素就是与演化主题的相近程度,学来的诱因越接近不需学习的主题,就越难减轻其力量。不满别人抢车道所引起的愤怒,是接近演化主题的例子,而不是学来的变型,下述难题可以说明这一点。我部门的主任每天开车到大学时,会遇到一段双车道会合成单车道的道路,一般的默契是两个车道的汽车轮流开过去,但有时会遇到抢车道的人,即使只会因此晚到几秒钟,但他仍会勃然大怒。可是在工作中,如果有同事写文章批评他非常努力做出来的重要计划,也很少生气。为什么对一件看似小事的情形生气,却不对一件重要的事生气呢?

因为驾驶人的动作很像生气的演化共通主题:受到某人身体动作的阻挠,妨碍人追逐目标,而不是受到文字的阻挠。无礼的驾驶动作比同事的批评文章更接近演化主题。(有些人纳闷抢车道造成的暴怒为什么变得如此常见,我认为其实一直都有这种情形,只是以前车辆较少,所以较少发生,再加上媒体到现在才注意这种现象。)

把这些观念应用到提姆的问题上,可以预期提姆对于和演化主题较无关的诱因,会比较容易减轻其力量。被父亲以言语戏弄、羞辱,和扭住他的手而无法动弹的「玩笑」比起来,前者离演化主题较远。就成人而言,如果原初的经验是语言的戏弄,也会比控制身体的嘲弄,更有机会减轻诱因的影响。

第二个因素是当前的诱因和原初学会诱因的情境有多相似。原先无情戏弄他的是父亲:强壮、支配的男性。所以被女性、同侪或部属戏弄,严重性都不如拥有某种权威的男性戏弄,前者的影响力也较易削弱。

第三个因素是学习诱因的年纪。根据推测,越早学到的诱因越难减弱。部分原因是早年还未发展出良好的能力,无法控制任何情绪诱因的反应,所以学到的诱因会有较强烈的情绪反应,而成年后学到的诱因,即使同样重要,但产生的情绪会比较轻微。另一部分原因则是童年早期可能是形成人格和情绪状态的关键期(部分发展学家和所有精神分析师都支持这个观点,现在又从大脑和情绪研究得到更多证据)6,所以那时的学习有较强的影响,也较难改变。在关键期学得的诱因,可能造成较长的不反应期。

第四个关键因素是最初的情绪强度。最初学得诱因时的情绪体验越强烈,就越难减轻其影响。如果原先的戏弄并不强烈,失去力量时的羞辱、无用、怨恨感较轻微,就比较容易将诱因平息下来。

第五个因素是经验的「密度」。密度是指在短时间内重复发生极为强烈情绪、使人完全淹没其中的次数。如果提姆有一段时间一再受到无情、强烈的戏弄,就很难削弱诱因。原初的情绪负荷非常强烈、密集时,我预期后来对诱因产生情绪时的不反应期会较长,很难在前一、两秒就知道自己的反应不适当。如果最初的情绪非常强烈,即使不密集,也没有一再发生,但光凭这个因素就足以延长不反应期的时间。

第六个因素是「情感型态」7。每个人情绪反应的速度和力量都不一样,让情绪平息所需的时间也不同。我过去十年来的研究集中在这方面(结果发现在速度、力量和期间之外,情感型态还有四个面向)。情绪反应较快较强的人,也较难平息升温的诱因。

必读网(http://www.beduu.com)整理
首页 上一页 共2页
返回书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