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网 - 人生必读的书

TXT下载此书 | 书籍信息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返回首页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剪灯新话(白话文版)》

_3 瞿佑(明)
  你们多放一些纸笔在棺材里,我将要向天庭告状。几天以后,蔡州将会发生一些奇怪的事情,那是我胜诉的时刻,你们可以洒酒在地来祝贺我。”说完就死了。
  过了三天,突然间白天风雨大作,云雾四起,惊雷霹雳,声震世界,屋上的瓦片全部被打飞,大树全部被狂风拔起,过了一个晚上才雨止天晴。冯大异所坠落的那个深坑,成为一个巨大的湖泊,连绵好几里,湖水都是红的。他的家人忽然听到棺材里有说话声:“诉讼已经获胜,众鬼都被消灭,没有遗留!天府因为我为人正直,让我做太虚殿的司法,职位很重,从此我不再到人世来了。”冯大异的家人祭祀后埋葬了他,隐约之间,好像真的有神灵存在。
  修文舍人传
  夏颜,表字希贤,是吴地的震泽县人。他博学多才,性格豪迈,一顶头巾,一身布衣,漫游在东西两浙之间。他喜欢慷慨激昂地评论时事,议论滔滔不绝,从不感到厌倦,人们总很钦佩他。但是他的命运很不济,每天的生活费用还不能自给,他曾经喟然自叹道:“夏颜啊夏颜,你平时也算陶冶身心,谨慎行事的了,可为什么就不能让家庭富裕一些呢?”说完后又自我解嘲说:“颜渊被困在陋巷中,难道是道义不足吗?贾谊被压抑在长沙,难道是文章不富丽吗?校尉封侯拜将而李广独独不得封侯,难道是智谋勇气不及吗?侏儒饱得撑死但东方朔却要担心饿死,难道是才能技艺还不够明达吗?大概人人都有命运,是不可侥幸强求而来的。我只知道顺从接受而已,哪里还敢违背事理强求呢!”
  至正初年,夏颜客死在润州,葬在北固山下。朋友中有一个与他交往密切、感情深厚的,一天忽然在路上碰到他,只见夏颜坐在高车上,华盖簇拥,戴着高冠,拖挂玉牌,就像侯爵伯爵一样。随从的人各自执持器杖,在前后开道护卫,风采飘扬,不再是往日的寒酸模样。夏颜坐在车上,一直向北而去,朋友也不敢贸然喊他。
  一天,这位朋友早起,又在里门遇到了他,夏颜急忙揭开车上的帐幔,下车向朋友行作揖礼,问道:“老朋友一向可安好?”朋友就与他叙起旧来,手拉着手,款款说话,与平时没有什么不同。朋友问他说:“我与您分别并不长久,您却能凭自己的努力得到高位、身居要职,车马随从,如此盛多,衣服冠带,这样华丽,可以说是大丈夫得志之时啊!
  我不胜羡慕之至!”夏颜回答说;“我现在在阴间任职,地位显要,但职务清闲。老朋友问我,我哪里敢隐瞒,只是在路途之中,也没有时间详细叙述。老朋友如果不嫌弃的话,后天晚上可以在甘露寺的多景楼相会,但愿有充足的时间,稍稍叙谈久别之后的思念,不知道可不可以?希望不要因为我在阴间而疑怪,辜负了我真诚的邀请。”老朋友答应了他。
  于是大家告别离开。
  这天晚上,老朋友带了酒肴前往多景楼,而夏颜早就到了,看到老朋友如约而至,十分高兴,迎上前去说道:“老朋友真是诚实可信的人。可以算得上是生死之交了!”接着又说道:“她底下的快乐,并不比人间少,我现在担任修文府舍人这大官职,也就是颜渊、子夏过去的职务。阴间里用人,选拔提升很精当,必定要与才能相符,与职责相称,这样才可以担任官位,享受爵禄,并非像人间可以用贿赂通路子,可以凭门第得晋升,可以凭外貌滥竽充数,可以用虚名来非分获取。我试着跟您讨论一下:现在人世间官场中,执笔做宰相的,难道都是萧何、曹参、丙吉、魏相一类人么?
  在外领兵的大将,难道都是韩信、彭越、卫青、霍去病一类人么?在翰林院辅陈文采的文学儒臣,难道都是班固、杨雄、董仲舒、司马相如一类人么?在郡邑治民的官吏,难道都是龚遂、黄霸、召信臣、杜诗一类人么?千里马去拉盐车而劣等马却能饱食精饲料,凤凰栖息在有棘的灌木丛而猫头鹰却在门庭里筑巢鸣叫,有才德的人面黄肌瘦而死在底层,没有才德的人比肩接踵显达于尘世,所以天下大治的日子常常很少,而天下大乱的日子常常很多,道理正在这里。阴间却不是这样,升降一定公开,赏罚一定公平,过去那些背叛君主的蟊贼,败坏国家的奸臣,他们接受了崇高的爵位并享受丰厚的俸禄,到了阴间必定会遭受祸殃。过去那些累积善行的人物,修养德行的人士,他们困厄在下层而穷困潦倒,到了阴间必定会受到福报。因为轮回的规律,因果报应的信条,到这里是没有人能逃脱的。”于是夏颜倒满酒杯而喝酒,接连喝了好几杯,靠着栏杆眺望远方,随口而成律待二首,吟诵赠给老朋友:
  笑拍阑干扣玉壶,林鸦惊散渚禽呼。一江流水三更月,两岸青山六代都。富贵不来吾老矣,幽明无间子知乎?旁人若问前程事,积善行仁是坦途。
  满身风露夜茫茫,一片山光与水光。铁瓮城边人玩月,鬼门关外客还乡。功名不博诗千首,生死何殊梦一场。赖有故人知此意,清淡终夕据藤床。
  吟诵完毕,夏颜搔着头皮说:“最高的境界是树立德业,其次是建立功业,再其次是著书立说。我在世的时候,没有德业可以称颂,没有功业可以叙述,但是编著的集录,不下几百卷;写的文章,差不多有千余篇,这些都是探研事物深奥隐微、竭尽全力写成的东西。去世以来,家业衰败,里面没有照应门户的僮仆,外面缺乏对我的作品能理解评价的人,再加上盗贼的偷窃,虫鼠的毁伤,文稿已经十成里面剩下不到一成,十分可惜。恳望老朋友爱惜人才,顾念旧交,捐献季札的三尺宝剑,馈赠范纯仁的一船麦子,使用钱财到迫切需用的地方,施舍恩德给无法回报的老友,雕镂在桐梓上,传给好事的人,或许文稿可以不同草木一齐腐烂,这则是老朋友的恩赐了。我心有所感,就说到此,实在很惭愧!”老朋友答应了他,夏颜喜出望外,捧着酒杯向老朋友拜谢,表达自己恳切的谢意。过了不久,东方渐渐发白,夏颜与老朋友告别离去。
  老朋友回到吴中,寻访到他家,发现文稿除散失残缺以外,仍有遗留下来的文章数百篇,以及编著的《汲古录》、《通玄志》等书,友人于是急忙找工人雕版刻印,在井铺出售,广为流传。夏颜又到老朋友的家里道谢。从此以后夏颜往来朋友家中不断,朋友家的吉凶祸福,都预先告诉他。三年以后,老朋友染上了疾病,夏颜来探访,就对他说:“在下在修文府充数,年限已经满了,应当推举人员来代替我。
  阴间里最看重这个职务,要想得到它很难。您如果不想这个职位,那我不敢勉强,万一你想得到这个职位,我一定尽力举荐。我所以急切考虑这件事,不过是想报答您为我雕版刻印著作的大恩而已。人活在世上总归要死的,即使勉强拖延生命几年,又怎么可能永远居留在阳世呢?”老朋友高兴地答应了他,于是就安排身后的事情,也不再找医生治疗,几天以后就死了。
  鉴湖夜泛记
  有个读书人成令言,不求显达,向来喜欢会稽的山山水水。元文宗天历年间,他在鉴湖之滨择地居住,吟诵“千岩竞秀,万壑争流”的诗句,整天遨游不止。他经常乘一只小船,也不用撑篙和桨橹,以风作帆,用浪作桨,任船漂流,或者在水边观鱼,或者在沙滩与鸥鸟为伍,或者在长有兰草的小洲同白鹭戏谑,或者在植柳的水岸听黄莺啼叫。沿湖三十里方圆,飞鸟走兽、浮鱼跃兔,都熟悉他的相貌,彼此忘却是人或是禽兽,自来自去,不再互相疑虑害怕。打柴的老翁、耕田的农夫、捕鱼的儿童、放牛的孩子遇到他,不管老幼,都能得到他的欢心。
  初秋的一个晚上,成令言把小船停泊在绍兴附近的千秋观旁边,这时秋风刚起,霜露未下,天上的星斗交相辉映,水光与天色浑为一体,不时听到摘菱或采莲女子所唱的歌曲,此起彼伏,就好像在水中陆地之间对歌似的。成令言躺在船上,仰望银河,它就像一条万丈白练,横贯南北,微云淡淡,如扫帚扫过的痕迹,一尘不染。于是,成令言手敲船舷,吟唱起宋之问的《明河》诗篇,飘飘然有超然独立于世俗之外、飞升成仙的意趣。忽然间,小船自己动了起来,走得很快,就像是与风和水一起奔跑,眼睛一眨,就过了千里,就像有东西在牵引着它。成令言也搞不清究竟是怎么回事。
  一会儿,到了一个地方。这里寒气逼人,冷光耀眼。既像清澄的玉田,珍花异草生长在其中,又像盛大的银海,奇兽瑞鱼在里面游泳。鸟鹊成群鸣叫,白榆遍地种植。
  成令言猜想这里不是人间,就披上衣服起来,只见宫殿巍然,城阙高耸。有一个仙女,正从里面走出来,身穿白绡衣,肩披白纫披肩,头戴翠凤步摇冠,脚蹬琼纹九章鞋。两个侍女,一个手执金柄的长扇,一个捧着玉环如意,明媚的眼睛,美丽的容貌,直觉光彩照人。到了岸边。仙女对成令言说:“处士为什么来迟了?”成令言拱手回答;“在下隐居匿迹于江湖之间,和鱼鸟在一起,忘记了自己的形迹,向来没有约请,也从来没有和您见过面,为什么问这个问题?”仙女笑着说:“您怎么会认识我呢?所以请您到这里,是因为您一向抱持崇高的德义,长期来积聚大德,我不过有一些真诚的想法,想通过您传到人世而已。”于是她就请成今言登崔。岸邀请他进入宫门。走了几十步,又到一个大殿,匾额上写着“天章之殿”,殿后有一处高阁,上面题着“灵光之阁”。里面设立云母屏风,铺有玉华席,四面都是水晶帘子,用珊瑚钩挂起,照得阁内亮如白昼。屋梁间还悬挂两枚香球,兰麝香气,芬芳扑鼻。
  仙女请成令言与她对席而坐,并告诉他:“您知道这个地方吗?这就是人世间所说的银河,我乃是织女神。这里离开尘世间,已经有八万多里了。”成令言听了,离开坐席说道:“我是下界一个愚蠢的百姓,自甘与草木共同腐烂。今天晚上多么幸运,让我身游天界,脚登仙宫,得福无可计量,受恩超过希望。但是不知道您想托我办什么事,要我传什么话?希望能详细听一听,好让我打消疑虑。”仙女于是低头正身,端庄严肃地说道:“我乃是天帝的孙女,灵星的女儿,向来禀持贞节之性,离群独居。哪里想到下界无知,愚蠢的百姓喜欢荒诞,妄传在夏历七月初七的晚上,我会成为牵牛神的配偶,以致我清白的操行,受到这种污辱。开此谬说源头的,是齐谐的伪诈之书;鼓起波浪的,是记楚地风俗的《荆楚岁时记》中没有根据的话,傅会这种说法并予以倡导的,是柳宗元的《乞巧文》;夸张这件事并加以应和的,是张耒的《七夕》诗词。对此,即使强词雄辨,也无以自我表白;而流言蜚语,什么地方听不到呢!常常在简牍中流露,也往往在篇章中传播,有的说:‘北斗佳人双泪流,眼穿肠断为牵牛。’又有的说:‘莫言天下稀相见,犹胜人间去不回!”有的说:‘未会牵牛意若何,须邀织女弄金梭。’又有的说:‘时人不用穿针待,没得心情送巧来。’像这样的诗作不止一篇两篇,而是很多很多,亵渎污侮神灵,也不知道忌讳害怕,如果这都可以忍受,还有什么不可以忍受的呢?”
  成令言回答说:“鹊桥相会、牛渚之游的说法,今天听了仙女您的这番话,我已经知道是不真实的了。但是,像嫦娥奔向月宫,神女高唐幽会,后土灵佑的故事,以及湘灵冥会的诗句,果然真有呢,还是并非如此?”仙女怅然地说道:
  “嫦娥,是月宫里的仙女;后土,是地神中的神女;大禹开辟三峡的功业,巫山神女确实帮助了他;而湘灵是尧的女儿,舜的妃子。她们都是圣贤的后裔,贞节英烈之辈,哪像世俗传说那样!她们绝不像上元夫人从空中降落在封陟面前,或云英遭遇裴航,杜兰香嫁给张硕,吴彩鸾许配给文箫等等情欲容易产生、事情难以掩盖的女子。世人咏叹月亮的诗说:‘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题写三峡的诗句说:‘一自高唐赋成后,楚天云雨尽堪疑。’大阳和月亮,在天地混沌的时候,开天辟地的初始,就已经形成了,难道能编造后羿妻子的说法,偷窃灵药的事情,胡乱用独眠孤宿来侮辱她吗?云是山川的灵气,雨是天地的恩泽,怎么可以因为宋玉的谬误,就把云雨指作房帷之乐,比喻为枕席之欢呢?轻慢神灵,冒渎天威,没有什么比这更厉害的了!湘君夫人是帝舜的配偶,舜死的时候,就已经衰老了。李群玉是什么人?竟敢用淫邪的词赋,在黄陵庙渎犯说:‘不知精爽落何处,疑是行云秋色中。’叙述自己的奇遇,却归罪到她身上,荒涎虚妄,名誉和礼法扫地!后土夫人的传说,是因为唐朝人不敢直接指斥武则天的罪恶,所以借此来讽刺她罢了。世俗无知,就以为确实是这样,以至有‘韦郎年少耽闲事,案上休看《太白经》,的句子。欲界的诸天,都有配偶;那些没有配偶的,则都是没有欲望的。君子和读书人在礼教伦常中自有快乐的境地,何至于编造那些鄙野猥琐的故事,诬蔑诽谤高尚明过之人,既用它来自己欺骗自己,又用它来迷惑世人,而让自己处在有罪过的境地。希望您回到尘世,全部告诉世人,不要让云霄之上、星汉之闭的仙女,长久地受到黄口小儿的谗毁和玷污。”
  成令言又问道:“世俗多谎言,升仙得道之人常被诬陷,今天听到神女这番话,我已知道它们是虚假的。但是像张骞乘木筏,严君平辨别支机石一类事,是确实的呢,还是虚妄之说?”仙女说:“这二件事倒确实是这样!那博望侯张骞是金马门的值吏,严先生乃是仙宫的部曹,暂时谪罚到人间,灵性都在,所以能够周游八极,辨识异物。这岂是常人能够与之相比的么?您倘若不是三生有缘,今天晚上也哪能到得了这里!”说着,便拿出彩锦两匹送给成令言,说道:“您可以回去了,所托的事情,希望不要忘记。”
  成令言告辞拜别了仙女之后,登上小船,只觉得风大露寒,波涛汹涌,一顿饭的功夫,就已回到了原先那个地方。
  这时,淡淡的雾气刚起,星斗渐渐坠落,鸡叫三遍,已到五更了。他拿出彩锦一看,好像与人间所织的也不相上下,就把它藏在箱子里,准备等以后让通晓各种事物的人来辨别一下。后来,碰到了一个从西域来的波斯商人,就试着拿出来给他看。商人抚摸赏玩了很长时间,忽然动容说:“这是天上的至宝,不是人间的东西。”成令言问他:“你是怎么知道的呢?”那商人说道:“我见这彩锦的纹理顺而不乱,颜色纯正而不错杂。用太阳照射,则见瑞气旺盛而起;用尘土覆盖,则见尘土都自然而然地飞散开去。用它作帏帐,蚊子不敢进入;用它作衣服披肩,雨雪不会湿进去。隆冬穿着它,不用披着棉袄就能保暖;盛夏穿上它,不用凭借风力就感到凉爽。它的蚕大概是用扶桑叶喂养的,它的丝是用天河水洗涤的,这难道不是天上织女机中的产品么?你是从哪里得到它的?”成令言保守秘密,不肯叙述其中的缘故。随后他就驾着小船轻舟,远游不再回来。
  二十年以后,有人在会稽山玉词峰遇到过他,只见他脸色红润,两只眼珠清澈如水,头上戴着道士帽,身上穿着布袄,不裹头巾,也不扎衣带。那人向他揖拜并询问,成令言也不答话,乘风而去,快疾如飞,追也追不上。
  绿衣人传
  甘肃天水的赵源,很早就死了父母,也没有娶妻生子。
  元仁宗延[礻右]年间,他求学到了钱塘,寄住在西湖边的葛岭上,居所的旁边就是宋代贾似道的旧居。赵源一人居住,觉得清闲无聊,曾经在某天晚上徘徊于门外,看到一个女子从东边走过来,穿着绿衣,梳着双鬓,十五六岁年纪,虽然不是浓妆艳抹,但是容貌远远超过一般人,赵源盯住她看了很久。赵源第二天晚上出门,又碰到这个女子,这样有好几次,每天一到晚上,这女子就会经过。赵源开玩笑地问她:
  “小女子家住哪里,为什么天天晚上来这里?”女子笑着道了个万福,说;“我家与郎君是邻居,郎君自己不认识罢了。”
  赵源试着挑逗她,女子很高兴地响应了,赵源就留她住下,两人极尽欢爱亲昵。第二天清早,女子告辞而去,但到了晚上重又来到这里。这样差不多有一个月光景,两人的感情融洽,恩爱很深。赵源问她姓名地址,那女子说道:“郎君只要能得到一个美女就得了,何必一定要知道我的姓名地址呢?”实在追问不过,女子就说:“我常常穿绿衣服,你就叫我‘绿衣人’就是了。”始终不告诉赵源住在什么地方。赵源猜想她是大户人家的侍妾,夜里出来私奔到此,恐怕事情会败露,所以不肯说出姓名住址。赵源相信她,也不再怀疑,感情变得更加亲密。
  一天晚上,赵源喝醉了酒,开玩笑地指着她的衣服说:
  “这真是绿衣呀绿衣,怎么像《诗经》里所说的尊卑倒置,以间色绿色为上衣,而用正色黄色为夹里呵。”女子听了以后,面有惭色,好几个晚上不来。等到再次到赵源的居处,赵源问她缘故。女子说:“我本来想同你白头到老,你怎么像对婢妾那样看待我,让人感到羞愧不安,所以我好几天不敢侍奉在你身边。但是郎君既已知道我的底细,现在我也不再隐瞒,请让我详细地告诉你吧。我与郎君是旧相识,今天如果不是被深情感动,我不可能到这里。”赵源问她缘故,女子凄惨地说:“说出来该不会为难我吧?我实在不是尘世中人,但也不是对你有祸害的鬼,大概是命运应该如此,旧日的缘份没有完的缘故。”
  赵源大吃一惊,说:“希望能详细告诉我。”女子说:
  “我是已故宋代贾似道平章的侍女,本来是临安的良家女子,很小就擅长下棋,十五岁的时候,以棋童身份入选侍女。每次贾似道上朝回来,总要到半闲堂闲坐,一定会召我去陪从下棋,备受宠爱。当时郎君是贾家的仆人,职掌煎茶的杂务,每次因为要端茶送水,所以能够进得后堂。郎君当时年轻,长得又漂亮,我见到你后十分爱慕,曾经把绣罗钱包,暗中投送给你。郎君也把玳瑁脂粉盒作为回赠,彼此虽然都有意思,但是内外防范严密,没有相会的方便。后来我们的感情被同伴发觉,他们就向贾似道进谗言,于是我与郎君就一起被赐死在西湖断桥下面。郎君现在已经转世为人,而我的名字仍在鬼簿之中,该不会是命运的安排吧?”说完,女子低声哭泣,流下眼泪。赵源也为她感到伤心。过了很久,赵源说道:“如确实如此的话,那么我和你乃是再世姻缘了,应当更加相亲相爱,以补偿前世未了的愿望。”从此,就留那女子在居所住下,不再让她回去。
  赵源向来不擅长下棋,女子就教他,把下棋的奥妙都传给他,所以平日那些以棋艺著称的人,现在都下不过赵源了。女子每次说到贾似道的旧事,凡是她所亲眼看到的,总是清清楚楚,讲得很详细。她曾说:一天,贾似道在半闲楼凭栏了望,所有的姬妾都在旁边侍候。正巧有二人戴着乌巾,穿着便服,乘小船从湖中上岸。一个侍妾说:“这两个少年真漂亮!”贾似道听了,就问她:“你愿意侍奉他们吗?
  应当为你下聘札。”侍妾笑了笑,也没说话。过了一个时辰,贾似道让人捧来一只盒子,并将其他侍妾都叫到面前,说:
  “这是刚才为某侍妾下的聘礼。”打开盒子一看,原来是那个侍妾的头颅,姬妾们都吓得胆战心惊地退下了。贾似道又曾经贩运几百船的私盐到都市出售,太学里的读书人写了一首诗讽刺他:
  昨夜江头涌碧波,满船都载相公鹾。虽然要作调羹用,未必调羹用许多!
  贾似道听到后,就把写诗的太学生打入牢狱,以诽谤罪论处。他又曾在浙江西部推行公田法,老百姓吃够了苦头,有人就在路边题写了一首诗:
  襄阳累岁因孤城,豢养湖山不出征。不识咽喉形势地,公田枉自害苍生。
  贾似道见到后,就把他抓来,充军到边远地区。贾似道又曾施斋给道士,数量已满千名,最后有一个道士,衣衫破烂不堪,到门前求斋食,主事的人因为千人的数量已满,不肯引他进去,道士坚持求斋不离开,主事人不得已,只好在门边施斋食给他。道士吃完斋食,把钵盂覆在桌上就走了。众仆人用力想把钵举起来,但是,钵盂纹丝不动。仆人向贾似道禀告,贾似道亲自把钵举起,发现钵下有两句诗说:“得好休时便好休,收花结子在漳州。”他这才知道是真仙降临,而自己却无幸认识,但始终不理解漳州这一句话的含意。可叹呵,谁知以后会有漳州木棉庵被郑虎臣杀死的灾难呢!此外,曾经有一个船家把船停泊在苏堤,当时正是盛夏酷暑,他躺在船尾,整夜睡不着。忽然,看到有三个不到一尺长的小人,聚集在沙洲上。一个说:“张公到了,怎么办呢?”一个说:“贾平章不是一个有德行的人,绝对不会宽恕!”一个说:“我是完了,你们可以看到他的败亡!”说完后,互相哭着跳入水中。第二天,渔夫张公抓到一只大鳖,直径有二尺多长,把它交纳给贾府,果然不出三年大祸临头。大概动物也有先见之明,只是因为命运气数的关系,不可逃脱而已。
  赵源说:“我现在与你相会,难道就不是命运吗?”女子说:“这确实不是虚妄呵!”赵源说:“你的精气,能够长久存留于人世么?”女子说:“气数尽了,就全散失。”赵源同:
  “既然这样,那么是什么时候呢?”女子回答:“三年而已。”对此,赵源本来不相信。
  谁知到了三年的期限,女子果然卧病不起。赵源要为她请医生,女子不答应,说:“以前本已同郎君说过了,姻缘的盟约,夫妇的感情,到今天将结束了。”随即拉着赵源的手臂,与他决别:“我以阴间之体,得以侍奉郎君,承蒙您不嫌弃,盘桓了这么长时间。前世因为一念私情,我们都陷入无法预测的祸害中,但是海枯石烂,这种遗憾难以消除;地老天荒,这种感情不会泯灭!现在有幸能接续前生的姻缘,履行往世的盟约,整整三年在此,我的愿望已经得到满足,请让我从此告别,不要再想念我了!”说完,女子面朝墙壁而睡,再也叫不应了。赵源极为悲伤,亲自备办棺木装殓她。将要埋葬的时候,他对棺木很轻感到奇怪,就打开了棺木。一看,只有衣被、头钗、耳环等物在里面。于是只好在北山山脚下建了一个衣冠墓。赵源感激绿衣女子的深情,从此后不再娶妻,听说后来到灵隐寺出家做了和尚,以此了结余生。
  秋香亭记
  元至正年间,有一个商生,跟随做官的父亲到了姑苏,寄居在乌鹊桥,他家的隔壁是杨家的府第。杨家是延[礻右]年间的大诗人浦城公杨载的后裔,杨载从商家娶亲,他的孙女叫采采,与商生是姑表兄妹。浦城公已经亡故,但是其妻商氏还在人世。商生年少,气质清和秀美,性格温和纯正,和采采都还在两小无猜的童年时期,商氏,就是商生的姑婆。每当读完书的余暇,商生总要和采采在庭院游戏玩耍,商氏对他十分钟爱,她曾经抚摩着商生并指着采采说:
  “你要好好读书进德修业,我的孙女决不会嫁给别人,以后让她侍奉你,以接续杨、商二姓的亲戚关系,使两家永远友好。”采采的父母听到这话很高兴,即刻就想让女儿嫁过去,但是商生的父母因为儿子年幼,恐怕会耽误他的学业,就请求过些日子再论婚嫁。商生和采采因为商氏的那番话,也倍加亲爱。
  一眨眼,过了好几年了。几年当中,每到中秋节的夜晚,两家人总要聚会饮酒,然后一同到商生家庭院后的秋香亭游玩。那里有二棵花树,树荫扶疏,桂花刚刚盛开,月亮圆圆,花香浓郁,商生和采采曾私下里在树下谈心,倾吐彼此爱慕之情。此后,采采的年龄渐渐大了,就不再到商家来了,每年的伏、腊节日,两人只以兄妹的礼节在中堂见一见面而已。闺房深幽,没有办法互致深情。过后一年,秋香亭前的桂花刚开,采采就以折花为借口,用碧瑶笺写了两首绝句,让侍女秀香拿去交给商生,并且要商生应和。诗曰:
  秋香亭上桂花芳,几度风吹到绣房。自恨人生不如树,朝朝肠断屋西墙!
  秋香亭上桂花舒,用意殷勤种两株。愿得他年如此树,锦裁步障护明珠。
  商生得到诗,十分惊喜,于是就随口而成二首绝句,写在纸上作答,交给侍女拿去。诗曰:
  深盟密约两情劳,犹有余香在旧袍。记得去年携手处,秋书亭上月轮高。
  高栽翠柳隔芳园,牢织金笼贮彩鸳。忽有书来传好语,秋香亭上鹊声喧。
  高生开始只是爱慕采采的容貌而已,还不知道她的文才如此之高,待看到她写的两首绝句后,高兴得如痴似狂,从此只是抬起头,踮起脚,等待结婚的日子到来,再也不考虑其它事了。采采后来因为多情思念而染上疾病,她担心商生不知道自己的眷恋之情,就在吴绫帕上题写了一首绝句,让侍女拿去送给商生。诗曰:
  罗帕薰香病裹头,眼波娇溜满眶秋。风流不与愁相约,才到风流便有愁。
  商生读罢诗作,感叹再三,但没来得及和诗酬答。正好这时高邮张士诚起兵造反,三吴一带兵荒马乱,商生的父亲就带着全家南归临安,接着又流转迁徙在会稽、四明山一带躲避战乱。而采采一家也北迁金陵,两家从此不通音讯将近有十年光景。
  吴元年,明朝统一,道路才通。当时商生的父亲已经亡故,商生独自侍奉母亲居住在钱塘旧址,他派旧日的老仆前往金陵寻找采采,可采来却已经在至正二十四年嫁给占籍太原的姓王的人家,并且已经有了子女。仆人打听后回来报告,商生虽然感到怅然绝望,但始终想向采采倾吐一下委婉曲折的心事,以表达自己的感情。于是,他就买了剪彩花二小盒、紫锦面脂一百块,派仆人带往金陵送给采采。商生恨她背弃婚约,也不再写信,只是让仆人以自己的名义,假托亲戚交往,请求见一见面以观察采采的情况。
  王家也是金陵的大户人家,在集市上开了一个彩帛铺,正巧采采独自一人站在垂帘后面,看到仆人在门口想进又不敢进的样子,急忙呼唤他说:“该不会是商兄家的老仆人吧?”采采随即让仆人进来,询问商生的情况,脸色很是忧伤。仆人把两样礼物送给她,采采感到奇怪的是怎么没有商生的书信,仆人就详细地把商生的意思告诉了她。采采叹息郁闷,一时说不出话来,只是用酒肴招待仆人,约他明天再来讨回话。
  第二天,仆人依命前往,采采裁剪印有墨线格子的绢纸,写信给商生说:
  承蒙来人详细叙述了前因。只因老天不能成全,以至事情多有阻隔。自从元朝政治混乱,各郡遭受兵灾,百姓伤亡,弱肉强食,接连遭受祸乱,到如今已经十年了。我有幸能生存下来,但此身已不是原来那个我了,东奔西窜,左逃右避。其间祖母谢世,先父亡故。既要避乱兵的狂暴,又要忧虑贞节的保全。我想遵守以前的盟约,但是你的音讯却长久断绝;想讲求小忠小信,为你而殉情,可死了都没人知道怎么回事。我不幸只好委身嫁人,苟活人世,虚度时日,顾念自己孤独的弱体,偏偏会遭遇困苦颠沛的凶年,所以常常触景生情,逢时起恨,虽然在应酬的时候,也勉强作出笑脸;但是寂寞孤独之中,我仍然不胜伤感。追念往事,就好像昨天刚刚发生一样。郎君的书函早已铭刻心中,郎君的声音总在耳畔响起。晚上每每半条被子还没睡暖就醒了,连彼此相会的梦也做不成;有时刚刚靠上枕头睡着,一下又会惊恐不安地突然醒过来。看看自己的容貌比往日消瘦,知道我憔悴完全是为了郎君。想到与郎君再也无缘相会,我就十分惆怅,不得不悲叹今生只能虚度!哪里料到郎君并没有忘记我,仍然深深抚爱挂念我;广施恩泽,想使回光返照;不弃微贱,采采鄙陋之身,至今仍惦记着我这个亲戚的行踪;又送上彩花、唇膏等装饰品,使我的衰容顿时改观。你对我的恩惠真是太多了!我虽然承受了这种种恩事,但是却更增我的惭愧。更何况我近来形销骨立,食量大减,心中郁结。
  我知道自己活在世上的日子已经不多了,我就当暂时寄居在尘世罢了。表兄如果见了我,也会厌恶我,遗弃我,还有什么必要来怜悯我、抚恤我呢?假如我们的恩爱情缘确实未断,应当会在来生结为伉俪,在后世接续婚姻。面对信笺我低声哭泣,万分悲伤,难以自禁,特意写了一首七律给您看看。倘若您能够体察我的意思而原谅我,使得弃妇感恩,故人念德,那么我就虽死犹生了。诗为:
  好因缘是恶因缘,只怨干戈不怨天。两世玉箫犹再合,何时金镜得重圆?彩鸾舞后肠空断,青雀飞来信不传。安得神灵如倩女,芳魂容易到君边!商生收到书信,虽然不再盼望,但还是依韵和了一首七律以排遣自己的思念之情。诗中写道:
  秋香亭上旧因缘,长记中秋半夜天。鸳枕沁红妆泪湿,凤衫凝碧唾花圆。断弦无复鸾胶续,旧盒空劳蝶使传。惟有当时端正月,清光能照两人边。
  商生把采采的书信和自己的诗一起收藏在巾箱中,每次拿出来看,就要食不甘味寝不安睡好几天,大概是始终不能忘记自己同采采的感情的缘故。商生的朋友山阳县瞿佑对这件事知道得很详细,他既以道理功慰商生,又填写了《满庭芳》词一首记载这件事。那词中写道:
  月老难凭,星期易阻,御沟红叶堪烧。辛勤种玉,拟弄凤凰箫。可惜国香无主,零落尽露蕊烟条。寻春晚,绿阴青子,淡淡已无聊。
  蓝桥虽不远,世无磨勒,谁盗红绡?怅欢踪永隔,离恨难消!回首秋香亭上,双桂老,落叶飘摇。相思债,还他未了,肠断可怜宵!
  此外,又作文载录了这件事的始末,附在《古今传奇》的后面。多情的人读了它,则会感到章台柳被他人攀折,让才子佳人遗憾无穷。而仗义的人听说这件事,就会像唐代传奇《无双传》一样,去寻求茅山道士的假死之药,使侠客之心长在永存!但是人们又哪里知道,真正的结局不过像上面所说的而已!
  寄梅记
  朱端朝,表字廷之,宋王朝南渡临安后,在太学里修习课业,与妓女马琼琼很要好,时间一长,感情更加密切。朱端朝非常富有文才,马琼琼知道他决不是久居贫困的人,于是就倾心相爱,凡是各种开资用途,都全力供给他。并且屡次说要把终身托付给他。朱端朝虽然口里应从,但心里其实不怎么同意,大抵是因为他的妻子很妒悍,倒不是对琼琼薄情。
  时逢秋季乡试,选拔举人,朱端朝荻得了优胜。马琼琼高兴地慰劳他。于是朱端朝更加勤勉奋发,在春季应进士考试中,捷报传来,果然又中了优等。等到了设问对答的考试,朱端朝没把握住分寸而太偏激,就只好屈居榜尾。起初,他被选授为南昌尉,马琼琼竭力向他恳求说:“贱妾流落风生,出身卑贱,承蒙郎君不嫌弃我。今天郎君的大名荣幸地登列在官列名字的薄籍,此后你我如天地隔绝,我也不能再侍奉枕席之欢。贱妾这一生,也终将沦落凤尘中了!实在是太可怜了!希望郎君替我谋划除去乐籍的事,让我永远执持箕帚服侍您。郎君的家政虽然谨严,贱妾一定迁就遵从,不敢唐突冒犯。万幸能够让我脱离妓女这个行当,那么我从郎君这里得到的恩惠,就实在不浅了。况且贱妾的财力比较富足宽余,如极力图谋,除去乐籍应该不会是很困难的事。”朱端朝说:“谋划除去乐籍的事固然容易,只是担心这样做不能让家里人没有嫉妒。我考虑这个问题也已很久了。
  你的盛情浓厚,阻止你吧就近于无情无义,顺从你吧又担心会有麻烦,怎么办?但既然这是出自于你的心愿,我会慢慢调教家妻,让她顺从驯服一些,这样差不多能相安无事。否则,就没有其它办法可想了。”
  一天晚上,朱端朝找到一个机会,就对妻子说道:“我久在太学修刁,虽然最近获得一个官职,但是因为家里贫穷,急于谋求俸禄,岂能等待得了几年的候补期?而且所获得的官职,实在是出于妓女马琼琼的恩赐。现在她想倒空箱底,拿出所有积蓄,求托我替她除去乐籍。她是个很小心的人,能够迎合人意,倘若真能让她脱离风尘之苦,也算是有德行的人施加的恩惠了。”他的妻子说:“郎君的主意已定,我也没有什么话可说。”朱端朝高兴地对马琼琼说:“起初我还担心她不同意,所以我试着问她,没想到她竟然愉快地同意了。”朱端朝于是想方设法到处求托,马琼琼的妓女名籍最终得以除去,她就押运箱子等财物与朱端朝一起回家。
  到家以后,妻妾的关系还不错。朱端朝得到马琼琼带来的财物,家境逐渐丰足。于是另外开辟一个地方,建造了两座楼阁,以东、西来命名,东阁给妻子居住,让琼琼住在西阁。候补期满以后,来迎接的吏卒到了。朱端朝因为路途遥远,俸禄又少,不想带妻妾一同前去,于是打算一人走马上任。快要出发的时候,家里设酒宴饯别,朱端朝就叮嘱她们说:“以后凡是写家信,你们东、西两阁合写一封,我回信也这样。”朱端朝到了南昌,半年以后才得到家里消息,但只有东阁妻子一封书信,他当时也未曾放在心上。而朱端朝的回信到家之后,西阁马琼琼也看不到,向东阁讨取吧,又遭东阁妻的猜忌。马琼琼于是秘密地派遣了一个仆人,多多地给他盘缠,把一封书信交给他,嘱咐他说:“千万不要让夫人知道这件事。”书信送到南昌,朱端朝打开一看,没有一字说到家里情况,只有一幅马琼琼画的梅雪扇面而已。朱端朝反复观赏玩味,发现扇面后题有一首《减字木兰花》词,词云:
  雪梅妒色,雪把梅花相抑勒。梅性温柔,雪压梅花怎起头?芳心欲破,全仗东君来作主。传语东君,早与梅花作主人。
  端朝自此后坐卧不安,日日夜夜都想着辞去官职。大概因为这意外获得的官职,都是靠了马琼琼之力,所以不能忘本呵。不久,朱端朝终究假托生病弃官回家。到家之后,妻妾一起出来迎接,责怪他为什么任期未满,就突然作回来的打算?可怎么问他,他都不回答。一会儿,摆酒接风,朱端朝会集二阁说道:“我羁留在千里之外,希望的是家里人能和睦相处,以使我稍稍感到安心。前不久,我见到西阁琼琼寄来的梅扇词,读了之后真使我顾不上吃饭睡觉,我怎么能不回来呢!”东阁妻子听了,说道:“郎君现在已经做过官了,你来试着评判一下谁是谁非罢。”朱端朝说道:“这个不是嘴巴可以说得清楚的,你还是去拿纸笔让我来写罢。”随后,就作了一首《浣溪沙》词,词云:
  梅正开时雪正狂,两般幽韵孰优长?且宜持酒细端详。梅比雪花输一白,雪如梅蕊少些香,天公非是不思量。
  从此以后,两阁妻妾和好如初,而朱端朝呢,从此也不再出去做官了。
[完]
------
首页 上一页 共3页
返回书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