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网 - 人生必读的书

TXT下载此书 | 书籍信息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返回首页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天才在左,疯子在右

_8 高铭 (当代)
  
  我:“可以。”
  
  他:“其实我没事儿,就是不想上学了,想待着,就像他们说的似得:好逸恶劳。”
  
  我:“靠父母养着?”
  
  他的父母信奉天主教,很虔诚的那种。从武威(甘肃境内,古称凉州)移居北京前N代都是。
  
  他:“对,等他们死了我继承,活多久算多久。以后没钱了就杀人抢劫什么的。”
  
  我:“这是你给自己设计的未来?”
  
  他:“对。”
  
  我:“很有意思吗?”
  
  他:“还成。”
  
  我:“为什么呢?”
  
  他再次抬眼看我:“就是觉得没劲……其实我也没干嘛,除了不上学不工作就是乱画而已。”
  
  我:“家里所有的墙壁都画满了恶魔形象,还在楼道里画,而且你女友的后背也被你强行刺了五芒星,还算没干嘛?”
  
  他:“逆五芒星。”
  
  我:“可是你为什么要做这些?”
  
  他又拿出一根烟点上:“你有宗教信仰吗?”
  
  我:“我是无神论者。”
  
  他:“哦,那你属于中间派了?”
  
  我:“中间派?”
  
  他:“对啊,那些信仰神的是光明,你是中间,我是黑暗。”
  
  他说的轻描淡写,一脸的不屑。
  
  我:“你是说你信仰恶魔?”
  
  他:“嗯,所有被人称为邪恶的我都信仰。”
  
  我:“理由?”
  
  他:“总得有人去信仰这些才能有对比。”
  
  我:“对比什么?光明与黑暗?”
  
  他:“嗯。”
  
  我:“你不觉得那是很低幼的耍帅行为吗?。”
  
  他抿了下嘴没说话。
  
  我知道这个触及他了,决定冒险。
  
  我:“小孩子都觉得崇拜恶魔很酷,买些狰狞图案的衣服穿着、弄个鬼怪骷髅纹在身上,或者故意打扮的与众不同,追求异类效果。其实为了掩饰自己的空虚和迷茫,一身为了反叛而反叛的做作气质。”
  
  他依旧没搭腔,但是我看到他喉结动了一下。
  
  我:“虽然你画功还不错,但是那也不能证明你多深邃,有些东西掩饰不了的,例如幼稚?”
  
  他终于说话了:“少来教训我,你知道没多少。别以为自己什么都清楚,你不了解我。”
  
  我:“现在你有机会让我了解你。”
  
  他:“好啊,我告诉你:这个世界就是肮脏的,所有人都一样。道貌岸然下面都是下流卑鄙的嘴脸。我早看透了,没有人的本质是纯洁的,都一样。你不认同也没关系,但我说的就是事实。”
  
  我微笑着看着他。
  
  他:“人天生就不是纯洁的,每个躯壳在一开始就被注入了两种特性:神的祝福和恶魔的诅咒,就像你买电脑预装系统一样。事先注入这两样后,才是轮到人的灵魂进入躯壳。然后灵魂就夹杂在这中间挣扎着。各种欲望促使你的灵魂堕落,各种告诫又让你拒绝堕落,人就只能这么挣扎着。有意义吗?没有,都是无奈的本性,逃不掉。等你某天明白的时候你会发现,自己的本质竟然有这么肮脏下流的东西,想去掉?哈哈哈,不可能!”
  
  我:“但是你可以选择。”
  
  他提高了嗓门:“选择?你错了!没有动力,永远是贪欲强于克制,卑鄙强于高尚。人就是这么下贱的东西。只有面对邪恶的时候,高尚的那一面才会被激发,因为那也是同时存在在体内的特质,神的意图就是这样的。当你面对暴行的时候,你会袒护弱小,当你面对邪恶的时候你才会正义,当你面对恐惧的时候你才会无畏。没有对比,人屁都不是,是蝼蚁、是蛆虫、是垃圾、是空气里的灰尘、是脚下的渣滓!”
  
  我:“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神呢,没有恶魔呢?”
  
  他站了起来,几乎是对我大喊:“那才证明这都是人的本质问题,早就在心里了,代代相传,永远都是!只给两个婴儿一杯牛奶,你认为他们会谦让?胡扯!人类是竞争动物,跟自然竞争,跟生物竞争,然后和人类竞争,你能告诉我哪一天世上没有战争吗?那是天方夜谭吧?除非在人类出现之前!我幼稚?你真可笑!我信奉恶魔,那又怎么样?自甘堕落算什么?我的存在,就是为了证明光明的存在,我不存在,就没有对比,就没有光明。人的高尚情操也就永远不会被激发出来,就只能是卑微的、肮脏的、下流的!有人愿意选择神,有人愿意选择恶魔!如果这个世上只有恶魔,那就没有恶魔了,就像这个世界只有神就没有神一个道理。我的存在意义就在于此。!”
  
  听见他的吼声,外面冲进来两个男护士,几乎是把他架走的。
  
  走廊里回荡着他的咆哮:“你们都是神好了,我甘愿做恶魔,就算你们全部都选择光明,为了证实你们的光明,我将是最后一个撒旦。这!就是我的存在!”
  
  听着他远去的声音,我面对着满屋的狼藉,呆呆的站在那里,第一次不知所措。
  
  
  我必须承认,他的那些话让我想了很久,那段录音都快被我听烂了。
  
  后来和他的父母聊过几次,他们告诉我患者曾经是如何的虔诚、如何的充满信仰,但是突然不知道为什么就这样了。而且他们说已经为他祈祷无数次了,他们希望他能回到原来的虔诚状态。
  
  我本来打算说些什么,犹豫了好一阵还是没说。
  
  我想,从某个角度讲,他很可能依旧是虔诚的。
  
作者:塔塔的死亡周刊 回复日期:2009-9-8 21:42:00 1498#
  
  篇外篇——《有关精神病的午后对谈》
  
  本来今天应该更新到第二十一篇,原计划是贴《女人的星球》或者贴《死亡周刊》。但是中午偷闲登陆看到了一条天涯站内短讯。那是从我开这个帖起,一直跟我保持短讯联系的一个看帖朋友发的。通过段时间的了解,我得知Ta这些年被自身的某种问题所困扰着,也基本上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今天ta又指引我看了ta曾经写过的一篇帖子(好奇的人别惦记刨了,绝对找不到的),里面提到ta的痛苦,也提到了一个词。那个词恰好我知道,所以我决定把我一直不想发的东西作为今天的更新内容,希望能帮到ta。同时也是回答一些朋友短讯问到的精神病基础问题。
  
  说不想发是因为大多数朋友是看热闹的,图个乐,对这些精神病基础知识没兴趣。并且这里是鬼话版块,不是百度知道。当然也许有人会喜欢,但我觉得很可能是少数,毕竟这些东西没经过任何文字修饰和加工处理……
  
  需要额外说明的是:我不是这方面的专家、医师,我希望那位朋友能尽快的做一些专业的咨询和治疗。我今天更新的内容,只做部分参考。
  
  在几年前我和一个朋友的伯父(俗称:大爷)聊过一个下午。整整那个下午我们都在说一个话题:精神病和精神病人。朋友的伯父早年海外求学,学医。后专攻精神科研究与治疗,在业界(全球范畴)比较有名。曾对精神病研究和治疗方面有过很大的贡献。
  
  老头一点儿架子没有,挺开朗的一个人,是真正的专家。说专业知识的时候从不故作高深用专业词汇显得自己怎么怎么牛,也不得瑟,都是以广大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大白话表达。不像那些整天研究“比基尼到底露多少算道德沦丧”的砖家叫兽们说话似得,得瑟半天没人明白。我本能的觉得那天的对话也许会有用(当时还没惦记写这篇东西),于是记录下了大部分。今整理其中一些作为《篇外篇》发出来,以后也就不会再发这种看了会睡的东西了。至少不在鬼话。
  
  请大家原谅我的任性,看几行如果觉得不喜欢看就别看了,干点儿别的吧,当我今儿没更新,偷懒了,谢谢大家。
  
  这不算采访啥的,所以就定这么个题目:《有关精神病的午后对谈》
  
  
  
  正文:
  
  他:“你要录音啊?”
  
  我:“可以吗?”
  
  他:“可以是可以,不过我今天是无责任的说说,如果想用这些做参考写论文,恐怕会耽误你的。”
  
  我:“您放心吧,我不用这个写论文,也不会对外发表或者提您的名字,我只是作为知识吸收了,您看可以吗?”
  
  他:“好,那我可就不负责任的说说了啊?你发表了我也不承认(大笑)。”
  
  我:“成,没问题。”
  
  他:“好,那你想知道什么呢?”
  
  我:“您是从什么时候起决定在这个医学领域的?”
  
  他:“我不是从小立志就专攻这科的,也没什么特别远大的志向要救死扶伤,那会儿我年轻,没想那些。我们家族祖上一直都是行医的(插一句,有家谱为证记载到300年前),所以我们家族出医生多(笑)。本身我是骨科,XX年被国家保送到欧洲求学的时候,遇到这么一个事儿,也就是那件事儿,让我决定我现在的专业了。”
  
  我:“是特惨的一件事吗?万恶资本主义体制下精神病人怎么怎么受摧残了?”
  
  他:“(大笑)那倒不是。是某次和一个同学去看她的哥哥。她哥哥在一家精神病医院实习。我在院子里等她的时候,就坐在两个精神病人附近,我听他们聊天。最开始我觉得很可笑,后来就笑不出来了。”
  
  我:“是内容古怪吗?”
  
  他:“不是,内容很正常,说的都是很普通内容。但是两个人操着不同的语言,一个说西班牙语,另一个说英语。而且对话完全没有关系的。一个说:今天天气真是难得的好。另一个回答:嗯,不过我不喜欢放洋葱。那个又说:安吉拉还在世的话,肯定催着我陪她散步。另一个又回答:大狗不算什么,小狗挠痒痒的时候才最可笑呢……两个人的话题完全没有关系,但是两个人聊的很热络。如果不听内容,只看表情、动作,会以为是一对老朋友在聊天。我在旁边听的一愣一愣的。本身西班牙语就是到那边才学会的,不扎实,最初都以为自己口语听力出问题了。我就那么足足听了一个多小时,他们没一句对上的。等我明白过来的时候,同学早就找不到我自己走了。”
  
  我:“然后是不是回去开始留意这方面资料了?”
  
  他:“对,就是从那开始,我才慢慢注意这些的。去图书馆看,缠着教授推荐资料。但是我发现并不是象我想的那样。”
  
  我:“对啊,骨科和精神病科是两回事儿啊。”
  
  他:“不是这个问题,而是资料的问题。最开始我以为欧洲、西方在精神病科这方面的资料会很全,记载会很详尽,但是一查,才知道,不是我想的那样。到十八世纪中期的时候,他们的很多精神病科、脑科的资料还跟宗教有关联。什么上帝的启示啊,神的惩罚啊,鬼怪的作祟啊,都是这些。而且被很多医生支持。”
  
  我:“其实也正常吧?医术的起源本身就是巫术嘛,巫医。”
  
  他:“不是的,在十八世纪的时候,欧洲医学方面,尤其是外科方面已经很有水准了。但是精神科方面可能是被宗教所压制,一直没太多进展,甚至有时候受到排挤。”
  
  我:“所以?”
  
  他:“所以我最终决定专攻精神科。”
  
  
  (受字数限制,本篇未完待续)
作者:塔塔的死亡周刊 回复日期:2009-9-8 21:43:00 1499#
  
  我:“哦……我想知道您对精神病人治疗的看法,因为曾经听到过一种观点:精神病人如果是快乐的,那么为什么要打扰他们的快乐。”
  
  他:“这点我知道,其实应该更全面的解释为:如果一个快乐的精神病人,在不威胁到自身的安全、他人的安全,同时又不给家人、社会增加负担的情况下,那么就不必要去按照我们的感受去治疗他。”
  
  我:“您认为这个说法对吗?”
  
  他:“不能说是错的,但是这种事情是个例,不多见。你想,首先他要很开心,不能冻着,不能饿着,还没有威胁性,家人并且不受累。多见吗?不多吧。”
  
  我:“您刚才提到个例?”
  
  他:“的确存在。例如有那么一个英国患者,家里比较有钱,父亲去世后三个姐姐和患者本身都拿到不少的遗产。患者情况是这样:每天都找来一些东西烧,反复烧透,烧成灰后再烤、碾碎,然后用那个灰种花,看看能不能活,各种东西都用来试验,别的不干,也不会干。吃饭给什么吃什么,不挑食,累了就趴在沙发上睡了。他的三个姐姐很照顾他,雇了两个佣人,一个做饭收拾房间,另一个就算是他助理了,整天盯着,别烧了什么家具或者自己,就这么过的。你不让他烧,他就乱砸东西发脾气,给他点儿能烧的,他就安静了,慢慢的用酒精灯一点儿一点儿烧,吃什么穿什么都不担心,财产有会计师、律师和姐姐监管着,一切都挺好。这样的患者,没必要治疗,自己烧的挺好嘛,也不出去,也不打算结婚,专心烧东西种花。没有威胁性,不伤害任何人,还能创造就业机会。最重要的是:他很快乐。”
  
  我:“怎么判断他的快乐与否呢?”
  
  他:“只能从表面上看了,如果患者的是哭笑颠倒的话,也没办法。因为这种情况下如果治疗会有很多奇怪的人权团体来找你麻烦,指责你剥夺了快乐精神病人的快乐,很古怪的说辞。”
  
  我:“嗯,是个问题……精神病定义的基础是什么?过了一个坎儿就算,还是因患病杀人放火满街疯跑才算?”
  
  他:“其实你说的是一个社会认同的问题了。我的看法是:人人都有精神病。”
  
  我:“哎?”
  
  他:“你想想看,你有没有某些方面的偏执?”
  
  我:“嗯……我的电脑桌面上图标不能超过3个,多了必须放快捷栏或者干脆不放桌面,这个算吗?”
  
  他:“算啊,多于3个你就不干对不对?”
  
  我:“那您这么说我身边这种人多了。我认识个女孩,她必须把钱包的钱都按照面值排列好,正反面方向必须一致;另一个是必须把床上的床单绷紧,不能有一丝皱褶;还有一个朋友喜欢宽叶的盆栽,休息日必须挨个把叶子擦得贼亮;对了我还一个习惯,三个月必须家里的家具摆放换个位置,这都算?”
  
  他:“我们分开来说。你的家具移位啊,你朋友伺候花草啊,这个可以用‘情调’这个词。那个整理钱包的人和床单平整的人可以算是小小的矫情。其实这些都是强迫症。但是,这些都没影响你和其他人的正常生活对不对?那就强迫着吧,没什么不可以的。不过你要是连别人的钱包也整理,跑到别人家去强行把人家的家具也挪来挪去,你就算精神病人了。至于去别人家擦花……我觉得这个我很接受(笑)。”
  
  我:“嗯……那精神病到底怎么来的呢?有具体成因吗?”
  
  他:“这个我也很想知道,不仅仅是我,很多我的同事都很想知道,但是我们对于绝大多数精神病的成因都一无所知。只能肯定一点:有一部分精神病人是因为遗传缺陷。但这不是绝对的。基本上人人都有遗传缺陷,为什么就一部分会发病还是个未解课题。说远点儿吧。对于癌症啊,艾滋病啊,肿瘤啊,治疗技术和方法近几十年随着设备提高都是飞速发展。为什么呢?因为病原明摆着就在那里。但是精神病不是,那个解剖是看不到的。就像中国传统医学的穴位脉络,那个只能活着时候有,尸体解剖根本就没有,你怎么确定?而且穴位和脉络还是一天当中会有变化的。上午这个穴位可以有疗效,下午就没用了。精神病这种问题更严重,精神是什么?这也就难怪西方宗教会干涉精神病研究的发展了。这是很难说的一个问题。精神病科还不同于神经外科,神经外科目前最好的是德国和日本,因为二战期间他们做了大量的活体实验。当然,这个是没有人性的,也是反人类的残忍行为。从这点我们再说回来,也就是通过德国和日本的活体大脑实验,我们才知道了大脑的很多功能。因为大脑就像一部电脑一样,不是每时每刻所有的零件都在工作,需要这部分的时候,这部分工作,不需要的时候,这部分是不活动的。关了机就什么都发现不了。没有活体实验,很难知道。尤其是在过去透视技术不发达的时期。”
  
  我:“我记得有说法是大脑只被开发了20%,剩下的80%还没被运用。是不是很多精神病的成因都在没开发的那方面?”
  
  他:“其实这是个缪传。也许是媒体对于相关医学论文或者杂志的断章取义。那80%不是全部闲置的,你的呼吸,你的心跳,你的排汗,你的体能反应,都是那些80%内控制的,换句话说是维持生理机制。但是我承认还有一部分到目前为止没发现有任何的运用。不是没有运用,是没发现,也许需要什么情况才会被激活。但是这部分不会超过20%,也就是说人类大脑实际已经被应用80%以上了。不要太相信小说电影里那些人体特异功能的科幻。人目前还不具备无限潜能的大脑。真的是无限潜能,那就不用发育这么大了。一个成人大脑多重?1.7公斤左右,这个重量对于现代人体重比例来说,已经很大了。”
  
  
  (受字数限制,本篇未完待续)
作者:塔塔的死亡周刊 回复日期:2009-9-8 21:45:00 1500#
  
  我:“嗯……除了遗传缺陷外就没有能确定的其他原因了?”
  
  他:“有,但是更难确定了。例如心理因素,环境因素,成长因素,这些都导致了承受能力的不同。比方说吧:精神分裂的重要症状之一就是思维扩散和思维被广播(diffusion of thought ,thought broadcasting 英文原名由我本人经查证后友情提供),就那些刚刚提到的各种客观因素导致的,在精神分裂患者群中站了相当大的一部分。”
  
  我:“怎么个意思?思维扩散?”
  
  他:“这是患者的一种错觉,觉得自己刚有什么想法,就跟发了广播似得,大家就都知道了。感觉自己的思维处于共享状态,没有任何隐私了,由此而导致(对他人)恐慌和不信任感。所以这种情况被称为思维扩散,其实这两种情况都是一样的,用两个词是因为患者的感受不同。思维立刻被共享,要不就是思维有广播发散出去的感觉……精神分裂或者精神分裂前期都是具备这种特征。对于这类患者,我不敢说全部,但是其中一大部分只要我眼光和他们对视,我就能够确定。这不是我或者患者有了特异功能,这是临床经验。他们的眼神都是极度敏感和警觉的。”
  
  我:“原来是这样……”
  
  他:“而且在这种情绪下,患者对周围的人更加敌意,心理上更加焦虑。如果不及时心理辅导来调整或者治疗,会恶性循环的。因为他们越来越敏感。比方你说了一句话,具体内容患者没听进去,就那么几个字他听进去了,串成了辱骂他的一句话或者讽刺他的一句话。他会认为你针对他了,你是坏人,你了解他的想法了,他没隐私了。同时会激起患者更多想法,以至于在头脑中正常的思考的权衡脱离了正常的思维,成了有人在头脑中对自己说话,形成幻听。如果更严重的,就会根据头脑中的对话产生幻视效果。看到什么别人看不到东西啦,诸如此类。”
  
  我:“……居然这么严重……”
  
  他:“是的,我曾经治愈过一个患者,是个小伙子。他就是严重的精神分裂。他说能看到街上很多外星人,别人看不到。外星人偷听他的思维,并且趴在每个人的耳边告诉别人。可是你想想看,当他用那种奇怪的眼神看别人的时候,别人觉得他奇怪啊,也会多看他两眼,他就更加认为别人已经知道他想什么了,会狂躁,会失常。”
  
  我:“那精神分裂的治疗呢?”
  
  他:“家人的开导是必须的,精神病医师会听取心理分析师和心理辅导医师的建议,采取各种药物辅助治疗。但是必须强调一点:家属的配合相当重要。我们在欧洲曾经有过一个调查,被母亲适当疼爱的孩子,成年后会比被母亲忽视的孩子更加自信,同时和配偶、恋人的关系也更加稳定。最有意思的是,免疫力也强。”
  
  我:“这么大差异?”
  
  他:“是的,不过患者自己也得慢慢调整自己的心态,不能整天在意别人的眼神和态度。自己得学会放开心胸。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无欲则刚……”
  
  
  
  记录资料节选至此,本篇结束。一些朋友的天涯站内短讯基本都回答了,好累……今后请自行咨询专业机构,我只是写字儿的,不是穿白大褂儿的,抱歉。
  
  放着那么多写好的不修改不发,敲了一晚上这个……好累……
第二十一篇《女人的星球》
  
  我推门进来的时候,吓了他一大跳,人跟着就躲到桌子底下去了,说实话我也被吓了一跳。
  
  关上门后我把资料本子录音笔放在桌上后,并直接没坐下,而是蹲下看着他。我怕他在桌子底下咬我——有过先例。
  
  他被吓坏了,缩在桌子下拼命哆嗦着着,惊恐不安的四下看。
  
  我:“出来吧,门我锁好了,没有女人。”
  
  他只是摇头不说话。
  
  我:“真的没有,我确定,你可以出来看一下,就看一眼,好吗?”
  
  跟这个患者接触了大约2个月了吧?他有焦虑+严重的恐惧症,还失眠。而恐惧的对象是女人。
  
  他小心的探头看了下四周,谨慎的后退爬了出去,然后蹲坐在椅子上,紧紧的抱着自己双膝,惊魂未定的看着我。
  
  我:“你看,没有女人吧。”
  
  他:“你真的是男的?你脱了裤子我看看?”
  
  我:“……我是男的,这点我可以确认。你忘了我了?”
  
  他:“你还有什么证据?”
  
  我:“我今天特地没刮脸,你可以看到啊,这个胡子是真的,不是粘上去的。你见过女人长胡子吗?就算汗毛重也不会重成我这样吧?”
  
  他狐疑的盯着我脸看了好一阵。
  
  他:“上次她们派了个大胡子女人来骗我。”
  
  我:“没有的,上次那个大胡子是你的主治医师,他可是地道的男人。”
  
  他努力在想着。我观察着他,琢磨今儿到底有没有交流的可能。
  
  他:“嗯,好像是,你们俩都是男的……但是第一次那个不是。”
  
  我:“对,那是女人,你没错。”
  
  他:“现在她们化妆的越来越像了。”
  
  我:“哪儿有那么多化妆成男人的啊……在些日子觉得好点儿没?”
  
  他:“嗯,安全多了。”
  
  我:“最近吃药顺利吗?”他曾经拒绝吃药,说那是女人给他的毒药,或者安眠药,等他睡了她们好害他。”
  
  他:“嗯,吃了就是困。”
  
  我:“就是嘛,没事儿的。这里很安全。”
  
  他:“你整天在外面小心点儿,小心那些女人对你下手!”
  
  我想了下,没觉得自己有啥值得女人那么鸡飞狗跳寻死觅活惦记的。
  
  他:“她们早晚会征服这个地球的!”
  
  我:“地球是不可能被征服的。”
  
  他:“哦,她们会统治世界的。”
  
  我:“为什么?”
  
  他又疑神疑鬼的看着我,我也在好奇的看着他,因为从没听说过他说过这些。
  
  他:“你居然没发现?”
  
  我:“你发现了?”
  
  他严肃的点了点头。
  
  我:“你怎么发现的?”
  
  他:“女人,跟我们不是一种动物。”
  
  我:“那她们是什么?”
  
  他:“我不知道,很可能是外星来的,因为她们进化的比我们完善。”
  
  他好像镇定了很多。
  
  我:“我想听听,有能证明的吗?”
  
  他神秘的压低声音:“你知道DNA吗?”
  
  我:“脱氧核糖核酸?知道啊?你想说什么?染色体的问题?”
  
  他:“她们的秘密就在这里!”
  
  我:“呃……什么秘密?染色体秘密?”
  
  他:“没错!”
  
  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他:“人的DNA有23对染色体对不对?”
  
  我:“对,46条。”
  
  他依旧狐疑的看着我:“你知道多少?”
  
  我:“男女前44条染色体都是遗传信息什么的,最后那一对染色体是性染色体,男的是X/Y,女人是X/X。这个怎么了?”
  
  他严肃的鄙视我:“你们都太笨!这么简单的事儿都看不明白!”
  
  我:“呃……我知道这个,但是不知道怎么有问题了……”
  
  他:“男女差别不仅仅是这么简单的!男人的X/Y当中,X包含了两三千基因,是活动频繁的。Y才包含了几十个基因,活动很小!明白了?”
  
  我:“呃……不明白……这个不是秘密吧?你从哪儿知道的?”
  
  他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我原来去听过好多这种讲座。你们真是笨的没话说了,难怪女人要灭绝咱们!”
  
  我实在想不出这里面有什么玄机。
  
  他叹了口气:“女人最后两个染色体是不是X/X?”
  
  我:“对啊,我刚才说了啊……”
  
  他:“女人的那两个X都是包含基因好几千个!而且都是活动频繁,Y对X,几十对好几千!就凭这些,差别大了!女人比男人多了那么多信息基因!就是说女人进化的比男人高级多了!”
  
  我:“但是大体的都一样啊?就那么一点儿……”
  
  
  (受字数限制,本篇未完待续)
作者:塔塔的死亡周刊 回复日期:2009-9-9 22:39:00 1612#
  
  他有点儿愤怒:“你这个科盲!人和猩猩的基因相似度在99%以上,就是那不到1%导致了一个是人,一个是猩猩。男人比女人少那么点儿?还少啊!”
  
  看着他冷笑我一时也没想好说啥。
  
  他:“对女人来说,男人就象猩猩一样幼稚可笑。小看那一点儿基因信息?太愚昧!低等动物是永远不能了解高等动物的!女人是外星人,远远超过男人的外星人!”
  
  我:“有那么夸张吗?”
  
  他不屑的看着我:“你懂女人吗?”
  
  我:“呃……不算懂……”
  
  他:“但是女人懂你!她们天生就优秀的多,基因就比男人丰富。就是那些活动基因导致了完全不一样的结果!男人谁敢说了解女人?谁说谁就是胡说八道。我问你,从基因上看,你高级宠物高级?”
  
  我:“呃……我……”
  
  我:“就是这样。你养的宠物怎么可能了解你?你吃饭它明白,你睡觉它明白,你看电影它就不见得明白了吧?你上网它就不理解了吧?你跟别人聊天它还是不明白吧?你看书它明白?不明白吧。你看球赛高兴了或者不高兴了它明白?它也不明白!它只能看到你的表面现象:你高兴了或者生气了。但是为什么,它永远不明白。”
  
  我:“嗯……你别激动,坐下慢慢说。”
  
  他:“你能看到女人喜欢这件衣服,为什么?因为好看。哪儿好看了?你明白吗?”
  
  我:“嗯,有时候是这样……”
  
  他:“女人生气了,你能看到她生气了,你知道为什么吗?你不知道……”
  
  我:“经常是一些小事儿吧……”
  
  他再度冷笑:“小事儿?你不懂她们的。你养的宠物打碎了你喜欢的杯子,你会生气,在宠物看来这没什么啊,有什么可气的?对不对?对不对!”
返回书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