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网 - 人生必读的书

TXT下载此书 | 书籍信息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返回首页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与神对话

_65 尼尔.唐纳德.瓦尔施(美)
这个人是快乐的,然后他就做快乐的人做的事。这人是负责任的,然后这个人就
去做负责任的人做的事。这人是慈蔼的,然后这个人就做慈蔼的人做的事。
一个人并不是去做负责任的事就可以是负责任的人。一个人并不是去做了慈蔼的
事就是慈蔼的人。这只会导致憎恨(“一定要在我做了所有的这些之后!”),因为
它假定了所有的“做”都会得到报酬。
而那正是你们所认为的天堂的目的。
天堂被提供出来做为当你们在地球上时所做过的一切事——以及没做你们“不该
做”的事——的报酬。所以,你们认为必然也有一个地方是给没做好事,或做了
他们不该做的事的人。而你们称这地方为地狱。
现在,我就是要来告诉你们这事:并没有地狱这样一个地方。地狱是一个存在的
状态。它是与神分离的经验,你与你自己本身分离,而无法再结合的一个想像。
地狱是永远在试图找到你自己。
你们所谓的天堂,也是个存在的状态。它是“一体”的经验,是与一切万有再结
合的狂喜。它是认识到真正的自己。
到天堂是没有任何必备的资格的。因为天堂并不是你去的地方。那是你永远在其
内的一个地方。然而,你可能在天堂里(与一切合一)却不知道。真的,你们大
多数人都是如此。
然而这是可以改变的,但不是因你做了什么事,而只能因你是什么而改变。
这就是“没有什么你必须做的事”的意思。除了“是”之外,没有一定得做的事。
也没有什么得“是”,只除了“一体”。
但是令人惊讶的事是,当你与每样东西是一体时,你会去做所有的事,那是你曾
以为你“必须做”,以便收到你以为必须努力工作才能得到报酬的事。去对别人
做和为别人做那些你只会对自己做和为自己做的事,变成了你的自然意愿。而你
不会对别人做你不想别人对你做的事。当你是“一体”时,你就了解(relizing)
——即使之成真(making)——并没有“别人”的想法。
然而,纵使是“一体”也不是“必备的”。你无法被要求去是你本来就是的东西。
如果你是蓝眼睛,就没人能让你有蓝眼睛。如果你是六尺高,就没人能强迫你是
六尺高。而如果你与每样东西是一体,你就无法被要求是一体了。
55
所以,并没有“必备的”那样的事。
必备的并不存在。
谁会做这样的要求?要对谁做这要求?这里只有神而已。
我是那我是,没有其他的存在。
利用“必备资格的幻觉”去注意到不可能有真正必要的东西。如果你除了“不需
必备”的自由之外,什么都没有,你是无法知道并经验“不需必备”的自由的。
所以,你会去寻求想像某些事情是你被要求的。
这你做得非常好。你创造了一位要求你完美的神,他要求你只以某个特定方式经
由特定仪式来到他面前,那些方式和仪式全都仔细地规定了。你必须说精确而完
美的字眼,做精确而完美的事。你必须以特定的方式生活。
在创造了“这种要求必须存在以便获得我的爱”的这个幻觉之后,你们现在开始
经验“知道这些全都是不必要的”的无法描述之喜悦。
但你会借由“报酬”常常降到世人身上,不论他们“做了他们该做的事”或否而
注意到这点。对于你们所想像在你死后生命里得到的报酬也是一样的。然而,你
的死后生命的经验并不是报酬,而是个结果。它是称为生命的一个自然过程的自
然结果。
当你对这点清楚了以后,你就终于了解自由意志。
在那时,你会知道你的真正本质便是自由。你永远不会再将爱与必备的弄混了,
因为真爱什么都不要求。
永远要记住这个:
真爱什么都不要求。
第六个幻觉,审判的幻觉,可用来经验一个“不审判”的你及一个不审判的神之
奇妙。
你们选择以创造出审判的经验,以便体验有一位“不审判”的神的奇妙,并以之
了解在神的世界里是绝不可能有审判的。只有透过你自己感受审判之悲伤和破坏
性,你才能真正的认识到审判从来都不是爱所发起的。
当别人在审判你时,你才会真正深刻了解这事,因为再也没有比审判更伤人的事
了。
如果那些审判你的人是错的,这审判就很伤人:然而,如果他们是对的话,那就
更伤了。因为这时他人的审判深深地切入了你的痛处,撕裂了你灵魂的外衣。你
只要有过一次这样的经验,你就知道审判永远都不会是爱的产物。
在创造你们的虚幻世界时,你们制造了一个在其中审判不只被接受、还被预期的
社会。你们甚至围绕着别人能判断你是“有罪”或“无辜”的想法,而创造了一
整个你们称为“司法”的系统。
我要告诉你:在神的眼中,没有一个人是有罪的,而且每一个人永远都是无辜的。
那是因为我的眼睛看到的比你们多。我的眼睛看见你们为什么会这么想,你们为
什么要这么说,及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我的心知道你们只不过是误解罢了。
我曾给与人灵感去说出:“就他们对世界的模型而言,没人在做任何不适当的事。”
这是个了不起的真理。我曾给与人灵感说:“罪疚和恐怕是人唯一的敌人。”这也
是个了不起的真理。
在高度演化的社会里,没有一位成员会被审判并定了任何罪。他们只单纯地被观
察到做了某事,而且让他们清楚自己行为的结果和其冲击。然后,他们被允许去
决定自己对那结果想做些什么——如果有什么他们想做的。社会里的其他人也同
样被允许去决定他们对那个结果想做些什么——如果有什么他们想要做的。他们
56
可以有各自的想法,但不是对别人做出些什么。他们根本不会有任何惩罚的念头,
因为惩罚的观念本身对他们就是无法领会的。为什么“唯一的存在”会想伤害它
自己?纵使它曾做过一些造成了伤害的事,它又为何曾想再度的伤害自己?再次
伤害自己又怎么可以补回第一次伤害所带来的损伤?这就像是碰伤了脚趾头之
后,再用同样的力气踢一次以为报复一样。
当然,在一个不视它自己为一体、且不视它自己与神为一的社会里,这样的比喻
并没有意义。在这样的一个社会里,审判是完全合理的。
审判和观察是不一样的。观察只是单纯的看,单纯的看见那本来是什么。可是相
反的,审判则是从所观察到的东西,而结论说别的东西一定是那样。
观察是目击。(witnessing)。审判是结论(concluding),是在句子(sentence)里
加上了一个“因而”(therefore)。事实上,它变成了一个判决(sentence)——且
往往是毫无怜悯的判定的。
审判灼伤了灵魂,因为它以你是谁的幻觉烙印心灵,而忽视了那更深的真实。
我永远不会审判你,永远不会。因为即使你做过了一些什么,我对它的观察也只
会是一个单纯的看见它是怎样。我不会对你是谁做出任何结论。事实上,关于你
是谁是不可能得出什么结论的,因为你从没完结你对你自己的创造。你是个在进
行中的伤口你还没结束创造自己——而你永远都不会结束。
你永远不是你上一刻的你,而我也从来不会那样看你,倒不如说是以你现在所选
择要是的样子来看你。
我曾启发别人这样描写道:你是持续不断地在无穷尽的可能性场域中创造你自
己。你经常在以你对你是谁所曾抱持的最伟大憧憬下的最恢宏版本来重新创造新
的自己。你在每个瞬间再生。每一个人都一样。
在你了解了这点的那一刹那,你就会明白,审判自己或审判别人都是没有意义的。
因为你所想审判的那个已不存在,即使当你正在批判它时。纵使当你在等到了你
自己的结论时,它也已到达了终点。
在那一刻,你会永远舍弃你对有一个裁判的神的想法,因为你将知道,爱永远无
法裁判。当你越觉知,你就会理解“自我创造永不终止”这真理的全盘冲击。
请永远记住:
自我创造永不终止。
第七个幻觉,定罪的幻觉,可用来经验你是值得受到赞美的这个事实。这是个你
无法揣摩的事,因为你是如此深的沉溺在定罪的幻觉里。不过,如果你每时每刻
都活在赞美的心内,你也是无法经验到它的。赞美对你会毫无意义。你不会明白
它是什么。
当赞美是所有的一切时,赞美的荣耀就不见了。然而,你们却将这觉知带到了一
个极端,将不完美和定罪的幻觉带到了新的层次,你们现在真的认为赞美是错的
——尤其是自我赞赏。你不该赞美自己,或留意到你是谁的荣耀,更别提去宣布
它了,而且你必然会吝于对别人赞美。你下了结论说,赞美是对你不好的。
定罪的幻觉也即宣告说,你和神是可能受伤害的。然而事实上,反面才是真的,
但是如果没有任何其他的真实在场时,你是无法知道或体验这真相的。所以,你
们创造了一个替代的真实,就是伤害是可能的,而定罪即是其证据。
再重复一次,你或神可能受损的想法是个幻觉。如果神是一切中的一切(事实上
我是),如果神是最具力量的(我是的)、如果神是至高无上的存在(我是的),
那么神是不可能受伤或受损的。如果你是以神的形象和模样造出来的(你是的),
那么,你也就不可能受伤或受损了。
57
定罪是你制造来助你体验这神奇的一个设计,藉由产生一个情境,使得这真理能
有意义。受损是每天由十个幻觉中演化出来的许多较次要的幻觉之一。第一个幻
觉(神和你是需要某样东西的)是创造出这幻觉的东西——也就是说,如果你得
不到你所需要的,神和你就将会被毁坏或定罪或受损。
这给报复设下完美的理由。而这不只是个幻觉,而且是极大的幻觉。
在宇宙里有这么一个地方,是神罚那些不遵守他的律法的人去的地方,这地方就
叫“地狱”。再也没有比“地狱存在”这想法更能完全抓住人类想像的东西了。
有关这个可怖地方吓人的、残酷的画面出现在全世界教学的天花板和壁画上。这
些令人烦恼的影像,同样的也画在小朋友们的教义问答课本及主日学校小册子的
画面里——好吓唬他们。
数世纪以来,虽然善良的、上教堂的人们都相信这些影像所送出的讯息,然而这
些讯息却是假的。那也是我为何要启发教宗约翰保禄二世在梵蒂冈指示教宗召见
人(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八日):“《圣经》画面的不适当运用会创造精神病或焦
虑症。”《圣经》对地狱的描述是象征性和隐喻性的。
我启发了教宗说出:《圣经》所谓“无法浇熄的火”和“炙热的锅炉”指的是“没
有神的生命之完全的挫败和空虚”。他解释道:地狱是与神分离的一种状态,并
不是在惩罚人的神所引起的一种状态,而是自我引发的。
执行报复或处罚任何人都不是神的功能,教宗在其召见中说得很清楚。
不过,有一位惩罚的神的观念曾是个很有用的幻觉。它会、创造出一个脉络,让
你在其中能体验各式各样的事的许多存在面向。
举例来说,恐怕,或者宽恕、慈悲,还有怜悯。
在最深的层面,一个被定罪的人可能更了解怜悯的表达。定人以罪的人或给与宽
免的人也一样。
宽恕是爱的另一种具细微差异的表现,你们族类体验它是有其效用的。宽恕只在
年轻、原始的文化里被经验到(要知道,进步的文化不需要它,因为既不可能有
损伤,就不必有宽恕),但它在演化的脉络——文化借之成熟和成长的过程——
里有巨大的价值。
宽恕实际上容许你治愈任何你想像曾加诸你的心理上、情绪上、灵性上,有时候
甚至身体上的创伤。宽恕是个了不起的治愈者。你真的能借宽恕之道到达健康。
你能借宽恕之道到达快乐。
就此而言,你们对定罪的幻觉之利用是极有创意的,你们在你们的人生中、在人
类的历史中创造了许多时刻,而在其中,就得以表现宽恕。你们经验它为神圣的
爱的一个面向——将你带离爱与神性本身的真相越来越近。
做到了这一点之最有名的宽恕故事是,耶稣宽恕了他旁边十字架上的人,这透露
出寻求神的人不会被定罪的永恒真理。这意谓着,从来没有人会被定罪,因为每
个人到头来都寻求神,不论他们是否那样称呼它。
地狱是与神分离的经验。然而,任何不希望经验永远分离的人,并不需要经验它。
光是与神团圆的欲望就产生了它。
那是个不凡的声明,而我要再说一次。
光是与神团圆的欲望就产生了它。
从来都不必要宽恕,既然神本身是“一切万有”,神就永远无法犯真正的罪或被
别人触犯。这是进步的文化了解的事。谁会宽恕谁?又为了什么?
手会宽恕踢痛自己的足趾吗?眼睛会原谅耳朵吗?
没错,手可能会抚慰大脚趾。它可能揉它、治愈它、使它舒服些。但手需要原谅
58
足趾吗?或,在灵魂的语言里,原谅可不可能只是安慰的另一个字眼呢?
我曾启发人这样写:爱是永远不必说抱歉。
当你们的文化也了解了这点时,在灵魂“踢痛了大脚趾”的时候,你便永远不会
谴责自己或别人。你永远不再会拥抱一位报复心强、愤怒、诅咒人的神,一位会
为了对神而言显然比踢痛大脚趾还不足道的事,罚你到永不得翻身的苦刑里。
在那个瞬间,你曾永远舍弃你对一位谴责的神的想法,因为你会明白,爱永远不
谴责。然后你也不会谴责任何人、任何事。照我的训论:勿判断,也勿定罪。
永远要记住这个:
勿判断,也勿定罪。
第八个幻觉,有条件的幻觉,可用以体验你自己那个无条件存在的面向——而就
因为这个理由,你能无条件的去爱。
你是一个无条件的存在,然而,由于没有一个条件不是无条件的(there is no
condition),所以,你无法知道你是个无条件的存在。所以,你的情况不妙(in no
condition)。
一点都没错,这是真的。你什么都不能做。你只能“在”。然而,单纯的“在”
无法满足你。为了这个理由,所以你们创造了有条件的幻觉。这是你的一部分—
—生命的一部分,神的一部分——为了要在,得依赖另一部分的想法。
这是你们“分离的幻觉”的延伸。那个幻觉则出自“需要的幻觉”——第一个幻
觉。事实上,只有一个幻觉,所有其他的幻觉都是这个幻觉的放大,像一个吹起
来的气球。
你们所谓的相对论便是自“有条件的幻觉”创造出来的。举例来说,热或冷,其
实并非相反,却是在不同条件下的同一个东西。
每样东西都是同一个东西。只有一种能量。那就是你们所谓“生命”的能量。在
此,“神”这个字可以举之互换使用。你们所谓的“条件”就是这能量的个别和
特定的振动。在某些条件下,某些事发生,而显得是你们所谓的真理。
举例来说,在某些条件下,上即下,而下即上。你们的太空人就知道,在外太空
“上”与“下”的定义消失了。由于条件改变,真理改变了。
改变的条件千百万改变的真理。
真理只不过是表示“现在是怎么样”的一个字眼。然而,现在是怎么样永远在变,
所以,真理永远在变。
你们的世界是这样显示给你们的。你们的人生是这样展示给你们的。
事实上,人生的过程就是变。减缩到一个字,生命即变。
神即生命。所以,神即变。
一言以蔽之,神即变。
神是个过程。不是个存在体,而个过程。
那过程被称为变。
你们有些人可能比较喜欢演化这个字。
神是那在演化的能量……“或那在变为的”。
“那在变为的”并不需要特殊条件才变为。生命就单纯地变为它变为的,而你为
了要定义它、描写它、量化它、测量它,并且试图控制它,你就将某些条件归诸
给它。
你的“生命”没有条件。它就是在。生命就是它所是。
“我是我所是”。
你现在也许第一次完全了解这古老的、谜样的声明。
59
当你明白,为了让你经验无条件(亦即,为了让你认识神),所以条件必须好像
是存在的,你就会祝福你人生的条件以及你所曾经验过的每个条件。这些条件曾
让你体验到你比它们任何一个都大,比它们所有合起来还更大,你的人生曾显示
给你这点。
稍微思考这一点,你就会知道这是真的,想像你发现自己处在一个状况(条件)
下,并且想像你自己是符合这条件的。然而,你会发现自己克服了它,而超越了
那状况吗?事实上,你绝没有。你只不过是抛弃了你发现自己是你的状况之想法。
你看见自己比它大,与它不同。
你也许曾说过:“我并非我的状况(条件),我并非我的残疾,我并非我的工作,
我并非我的财富或缺乏财富,我不是这个。这并非我是谁。”
做这种宣告的人,在他们的人生中制造了不凡的经验、不凡的结果。他们因此用
“有条件的幻觉”去重新创造新的自己,以他们对他们是谁所曾抱持的最伟大憧
憬下一个最恢宏的版本。
因为如此,有些人就会对别人所责难的那种人生条件感到庆幸。因为他们把它们
当成一个伟大的礼物,是让他们去看见和宣告他们存在的真理。
当你祝福你人生的条件,你就改变了它们。因为你称它们为不像它们所显示的东
西,正如你称自己为不像你所显示的东西。
就是在这一点,你开始有意识地创造,而非只是注意到你生的条件和境遇。因为
你将明白,你一向都是——且永远会是——每个条件的感知者和定义者。别人所
视为的贫穷,你也许视为丰足。别人所视为的失败,你也许定义为胜利(正如当
你决定每个失败就是个成功时,你所会做的)。
故此,你会经验你自己为每个条件(状况)的创造者——它的“想像者”,如果
你愿意(但只在它是你的意愿时),既然真的条件并不存在。
在那一刻,你会停止怪罪你人生中的任何一个人、地或事,不会再要它为你所经
验的人生负责。你全部的经验——过去、现在与未来的——都会改变。你会明
白,你从来没被真的牺牲过,而你的所知会带给你成长。总有一天,你会了悟并
没有受害者。
永远记住:
并没有受害者。
第九个幻觉,优越的幻觉,可用来经验没有一样东西要比任何其他的东西优越:
而同样的,低劣只是个虚构。所以的东西都是平等的。然而,如果只有平等存在
时,你是无法知道所有的东西都是平等的。
如果每样东西都平等,那么,就没有东西是平等——因为当只有一样东西,而它
完全与自己平等,则“平等性“这想法本身就是无法经验的。
一个东西无法与它自己“不平等”。如果你拿一样东西,将之分割成几个部分,
部分与整体也是相等的。它们并不比整体差,只是因为它们被分割开了。
然而,不平等的幻觉让每个部分注意到它自己为它是的部分,而非视它自己为整
体。除非你视自己为分开的,否则你无法视自己为一体部分。你了解了吗?除非
你想像自己是与神分开的,否则你无法将自己想像为神的一部分。
换句话说,除非你向后退一步看我,否则你看不见我。然而,如果你认为你就是
我的话,你是无法退后一步来看我的。所以为了要经验我,你必须想像你不是我。
你与神是平等的,而这与神的平等正是你渴望经验的事。你并不劣于神,或劣于
任何的东西,然而在没有东西是优越的这个脉络里,你无法知道或经验没有低劣。
所以,你创造了优越的幻觉,以让你能知道你是与每样东西是平等的——亦即,
60
你不比任何东西优越。
你与神的一体,在一个可能缺乏一体或可能分离的脉络之外是无法经验的。你必
须在那脉络内,或在我们这里所说的“幻觉”内,以便知道存在于幻觉之外的真
理。你必须“在世却不属世”。
同样的,你与神,以及每样东西的平等除非直到你能了解不平等,否则是“不可
经验的”。
你创造了优越的幻觉,就是为了这理由。
对优越的想法而言,还有另一项好处。就是借由想像你自己是优越于你人生的条
件和境况,你让自己去经验大于所有这些条件和境况的你存在的面向——这是先
前已说过的一点。
当面对负面的条件和境况时,你可以召唤你的一个奇妙的部分,你们有的人称此
为勇气。故此,当你活在所谓“在物质领域的生活”之更大幻觉里时,优越的幻
觉对你非常有用,因为它给你力量上升到负面境地况之上,而克服它们。
当你视这幻觉为幻觉时,你们将了解,你们没有一个部分是优越于整体的,因为,
你的每个部分就是整体。然后你就不会再召唤勇气,你知道你便是勇气。你不会
呼求神,你将知道你就是你会呼求的神的一个面向。
你是呼求者,也是被呼求的那位。改变者与被改变的那位。造物主与受造物。开
始与结束。始与终。
那即你是什么,因为那即我是什么。你是以我的形象和肖似造的。
你是我。我是你。我身为你,经过你,在你内移动。我在你内存在。
在每个人、在所有的东西内。所以,你们没有人比别人优越。这种事是不可能的。
然而你创造了优越的幻觉,以使你知道你的力量——并且,扩而充之,知道每个
人的力量,你与神及与所有别人的统一与平等,以及每个人与神及与他人的统一
与平等。
然而我必须告诉你,如果你希望避免人类的痛与苦的话,这优越的幻觉是个非常
危险的幻觉。
我已经告诉过你,当你经验到与彼此的一体时,便避免了痛与苦。而优越的幻觉
否认了这统一,创造了更大的分离。
优越是曾降临在人类经验上最具诱惑力的想法。当你想像自己是较优越的一方
时,那种感觉是那么的好。然而当别人宣称比你优越时,感觉可能就很坏了。
所以,要小心这幻觉,因为它极具威力。它必须被深刻的、完全的了解。如我显
示给你们看的,在相对经验的世界里,优越的想法可以是个伟大的礼物。而的确,
它能带给你力量和勇气,让你视自己和经验自己为比你的境况更大、比你的压迫
者更大、比你自己认为你是的更多。然而它也可以是阴险的。
甚至宗教——假定创造是为了让你更接近神的一个人类机构——都太常用优越
做为他们主要的工具。“我们的宗教比别的宗教优越。”许多机构都曾这么宣称。
故此让人类在到达神的路途上更为分离,而不是联合他们。
邦与国、种族与性别、政党与经济体系,全都在利用它们假设的优越去吸引注意、
尊敬、同意、附从、权力,或只是——会员。他们用这工具所制造的东西绝不会
优越。
然而,大部分的人类都仿佛是盲目的或很奇怪的沉默。他们无法看到自己建立在
优越感上的行为,实际上在每方面都产生了低劣的东西。或者他们的确看到了,
只是拒绝承认。结果使得自称优越以合理化其行为。然后再随那些行为的低劣结
果之循环一直继续不断。
61
有个方法可以突破这个循环。
就是视这幻觉为幻觉,并了解和明白我们全是一体。人类及所有的生命是个统一
的场。它就是一整个东西。所以,没有什么比它优越的东西,也没有什么东西比
你优越。
这是人生经验的基本真理。郁金香比玫瑰要优越吗?山比海更壮吗?哪片雪花最
华丽?可不可能它们全都一样华丽——并且一起庆祝它们的华丽,共同创造出一
个令人敬畏的展示?然后它们溶入彼此,而成为一体。然而它们从不走开。它们
从未消失。它们从未停止存在。它们只不过改变了形态。并且不只一次,而是好
几次:从固体到液体,从液体到气体,从可见到不可见,再升起,然后再以令人
摒息的美丽与神奇的展示重返。这是生命,滋养的生命。
这是你。
这比喻是完美的。
这比喻是真实的。
你只要下决定这是真的,并照之行事,你就将在你的经验里使之成真。你就会看
见你所触及的所有生命之美丽与神奇。因为你们每个的确都是神奇的,然而没有
一个人比另一个人更神奇。而有一天,你们全都会溶为一体,一同形成了单一的
溪流。
这样一个知晓,将改变你们整个在地球上的经验。它将改变你们的政治、你们的
经济、你们的社会互动、你们教育小孩的方式。最后,它会带给你们——地上的
天堂。
当你看到优越是个幻觉时,你们会明白,低劣也同样是个幻觉。然后你们将感受
到平等——与彼此及与神——的奇妙和力量。你们有关自己的想法会变得更大,
而优越幻觉存在的理由将会实现。因为,你对你的想法越大,你的经验就越大。
永远记住这个:
你对你的想法越大,你的经验就越大。
★ ★★
第十个幻觉,“无知的幻觉”,曾制造了你们不明白任何这些幻觉的想法:前面所
说的一切对你而言都是新的,你无法理解它。
这幻觉让你可以继续活在相对的领域里。然而,你不必继续像你以前那样生活在
痛与苦中,伤害自己和别人,等待、等待、等待还未来到的更好的日子——或等
待你在天堂的永恒报偿。然而,你是能在地上享有天堂的。你能住在你的乐园里。
你从来没被逐出。我永远也不会对你那样做。
你知道这个的。在你心里,你已经知道这个了,就如你知道人类及所有生命的一
体。正如你知道每样东西的平等以及爱是无条件的。你知道所有的这些事,甚至
更多,你在你灵魂的深处一直都明白这些的。
无知是个幻觉。当你视它为一个幻觉时——当你知道它不是真的时——你是聪明
地利用那幻觉。你知道……而你知道你知道。
所有的大师都是如此。
他们知道他们知道,而他们利用他们的知道去与他们将自己置于其中的幻觉世界
相处,而非活在其中。这使他们在你们的世界里显得像是魔法师似的,轻易地创
造和利用所有生命的幻觉。
“不知”是个奇妙的幻觉,并且很有用。它让你再次知道,再次学到,再次忆起。
62
它让你去体验那循环。去变成一片雪花。
就是你不知道的幻觉容许你去知道你所知的。如果你什么知道,并且知道你知道
它,那么你便不能知道任何事。
深深的看入这个真理,你就会了解。
那么,给你自己对某些事无知的幻觉吧,任何的事。而在那一瞬,你曾经验到你
对它并非无知——你所知的将突然对你变得明显起来。
这是谦虚的妙处。这是“在这儿有些我不知道的东西,但我知道它会改变每样东
西。”这句话里的力量。单单这一句话,就可以治愈世界。
往谦逊之路就是往荣耀之路。
并且就你们的神学而言,要进步,没有比这更好的工具了。我曾启发人说过:一
点点的“谦逊神学”乃是世界所需要的。少一点“你全都知道”的把握,及多一
点意愿去继续追寻、承认也许有些你不知——但知道它可改变每件事——的事。
我再说一次,不知道向知。全知道向什么都不知。
那就是无知的幻觉如此重要的理由。别的幻觉也是一样。它们是你对你真正是谁
的经验之论。它们打开了由“相对领域”到“绝对领域”之门,到每样东西之门。
然而,就像其他所有的十个幻觉一样,当无知的幻觉失了控,当它变成了你整个
的经验、你一直在场的现实时,它对你就没有用了。那样的你就像忘了自己的技
术的魔术师。你变成一个被自己的幻觉愚弄的人。那时你就需要别人“拯救”,
一个看透幻觉的人来唤醒你,提醒你你真正是谁。
这个灵魂真的能成为你的救星,即使是你,也真的能做别人的救星,籍由提醒他
们真正是谁,籍由将他们给回他们自己。“救星”只是“提醒者”的另一个说法。
他是一个提醒你的人,一个重组(re-member)你的人,让你有个新头脑,并且
再度认识自己为神的躯体之一个肢体(member)。
为了别人这样做吧!因为你是今日的救星。你是我的所爱,我所喜悦的。你是我
派去带别人回家的那个人。
所以,踏出幻觉,却不要远离它。与它相处,却不要活在它内。这样做,你就在
这世界里,但不属于它。你就会知道你自己的魔法,而你所知的会让你增长。你
对你的魔法的想法会越变越大,直到有一天你了解了你即那魔法。
永远记住:你即那魔法。
当你利用无知的幻觉,不再实践它,却只是利用它,你承认你还有很多不知的(do
not remember)——不记得的,然而那谦逊本身便将你提升,越过了谦逊,让你
了解更多,忆起更多,变得更觉知。现在,你是在那些知道的人之中了。
你记起你只不过是用幻觉来创造一个局部的脉络场,在其内,你能经验,而不只
是概念化你是谁的无数面向中的任何一个。你开始有意识地利用这脉络场,像一
位画家使用画笔一样,制作出美妙的画,创造出有力且非凡的时刻——恩宠的时
刻——而在其中,你可以体验认识你自己。
举例来说,如果你希望体验你自己为宽恕,你就能混合审判、定罪与优越的幻觉,
将它们在你面前投射出来,你会很突然地发现(创造)在你人生中给你机会去展
示宽恕的人。你甚至能加上失败的幻觉,将它投射在你自己身上,以加强那经验。
最后,你就能利用无知的幻觉,去假装你不知道你在做所有这一切。
如果你想体验自己为同情,或为慷慨,你可以混合需要和不足的幻觉去创造一个
脉络场,在其中去表达在你内的那些神圣面向。你随之可能发现自己正走在街上,
碰上了乞丐。你可能对自己说,奇怪,以前在这个角落我从没看过有乞丐……。
你对他们感到同情,而这触动了你的心。你感受到在你心内的慷慨正在蠢动,然
63
后你伸手到口袋里拿出些钱来给他们。
或者,有一位亲戚会打电话来,请求你给他金钱上的援助。而在那一瞬,你可以
选择去感受你存在的许多面向中的任一个。但在这个场合,你选择了仁慈、关注
和爱。你说:“没问题,你需要多少钱?”
但要注意,如果你不注意,你就不会了解那些街上的乞丐,或电话上的亲戚,是
如何找到通往你生命的路的。你会忘记是你把他们放在那儿的。
如果你陷入幻觉太深,你会忘记是你召来了你人生中的每一个人、地和事件。你
会忘记他们在那儿是要创造你以一个特定方式认识你自己的完美情况和完美机
会。
你会忘记我最宏伟的教诲:除了天使外,我没派给你们别的。
在你的故事里,你也许会将我的天使分派为恶棍。如果你不注意,你就会视你自
己为来到你生命里的“恩宠时刻”的受害者,而非受益人。你可能并不会欢迎它
们的到来,但它们全部都会是给你的一个礼物。
返回书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