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网 - 人生必读的书

TXT下载此书 | 书籍信息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返回首页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与神对话

_37 尼尔.唐纳德.瓦尔施(美)
了你们许多的社会伦理,造成了你们许多的群体行为。
然而,你们的“基本本能”不是生存,而宁是公正、合一与爱。这是一切处所、
一切有情众生的基本本能。这是你们的细胞记忆。这是你们的天性。所以,你们
最初的人文神话被破除了。你们不是本恶,你们不是生于“原罪”。
如果你们的“基本本能”是生存,如果你们的本性是恶,你们就不会本能的去让
小孩不致跌倒,见溺驰援,或去做任何这类事情。而且当你们依你们的基本本能、
基本天性去做的时候,你们甚至于没有去想你们在做什么,甚至于冒着自己生命
的危险。
因此,你们的“基本本能”不可能是“生存”,你们基本天性不可能是“邪恶”。
你们的本能与天性是去反映你们是谁的本质;而这本质就是公正、合一与爱。
好好看看它的社会意涵,要明白“公正”(fairness)与“平等”(equality)的区
别。有情众生的基本天性并非去寻求平等。正好相反。
一切有情众生的基本天性是要表达独特性,而非一模一样。要创造一个社会,使
其中两个生命真正平等,这不但不可能,而且不合需求。社会机制如果想制造真
正的平等——经济、政治和社会方面的一模一样——则就违背了生命最恢宏的理
想与最崇高的目的。每一个生命都要有机会使其最恢宏的渴望具体呈现,以此真
正再创造它自己。
真正需要的是机会均等,而非事实的平等。这叫做公正。事实上的平等,制造外
在的武力与法律,这会消灭公正,而非缔造公正。它会消灭真正的“自己再创造”
的机会,而自己的再创造,却是一切处所开悟的众生之最高目标。
那什么情况能创造机会自由呢?就是那让每个人都能满足其基本需求的社会使
所有的人都能去追求我发展与自我创造,而非自我生存——的社会。换句话说,
就是那模仿真正体系的体系;而真正的体系就是生命体系,在此体系中,生存是
受到保障的。
在开悟的社会中,自我生存不是主旨,因此,在这样的社会中,只要有够给所有
133
人的食物,就不可能让任何人挨饿;在这样的社会中,自己的利益和相互之间的
最佳利益是同一回事。
凡是以“天性邪恶”和“适者生存”的神话为中心建立起来的社会,就不可能达
成这种领会。
是的,我明白了。这个“人文神话”问题和高度先进社会的其他行为与伦理,是
我等一下想要再请问的。但现在请让我最后重返原题,先解决我这里开始的问题。
跟你谈话的挑战之一,是你的回答常把我们带到这么有趣的方向,以致有时会让
我忘记我原先的问题。但这一次我没有忘。我们原来在讨论婚姻。我们在讨论爱
及其要求。
爱没有要求。这就是爱之所以为爱。
如果对他人的爱带有要求,就根本不是爱而是仿冒品。
这就是我在这里要告诉你的。这是我在回答你这里的每个问题时,所用种种方法
对你说的。
比如,就以婚姻而言,你们会交换誓约,这却是爱所不要求的。可是你们要求,
因为你们不知道爱是什么。因此你们就互相要求对方做出来承诺,这却爱绝不会
要求的事。
那你就是反对婚姻了!
我什么也没“反对”。我只是描述我看到的。
你们可以把我看到的情形改变。你们可以把“婚姻”的社会结构改变,要它不要
求爱所绝不会要求的东西,却宣告爱只会宣告的东西。
换句话说,改变结婚誓约。
不止,改变期望;因为誓约是建立在期望上,这些期望很难改,因为那是你们的
文化传承。而文化传承又来自你们的人文神话。
我们又转回人文神话的话题上去了。那么,你想要做的是什么?
我在这里想为你们指出正确的方向。我看出你们的社会想要走向何方。我希望能
找到合适的人类语言,来为你们指出如何去走。
请。
你们关于爱的人文神话之一,是宁可给与,而非接受。这已经成了文化的无上命
令。可是这便把你们逼得发疯,造成的伤害远比你们想像的为大。
它使你们陷入恶劣的婚姻中,使你们种种关系陷于失调,可是却没有一个人胆敢
挑战这目前风行的人文神话。你们视为向导的父母不敢;你们寻求感召的教士不
敢;你们期望理清心理情结的心理学家和精神病学家不敢;甚至你们视之为精神
领袖的作家与艺术家也不敢。
因此,歌词、故事,电影、指南、祈祷、说教通通在呵护这种神话。结果是你们
134
全都要去符合它。
可是你们却做不到。
但问题却不在你们,而在那神话。
爱不是给与重于接受?
不是。
不是?
不是。从来就不是。绝对不是。
可是你自己刚刚才说“爱没有要求”。你说,这就是爱之所以为爱。
没错。
好哇,可是那很像“给与重于接受”呀!
那你就需要再读读第一部的第八章,我这里所说的在那里解释得清清楚楚。这一
套对话集本意就要你们连续阅读,并且当做一个整体。
我知道。但是总有一些人没读过第一部就读了这第三部。所以,可不可以请你解
释一下你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坦白说,虽然我以为我已懂了这档子事,你如果
能帮我温习一遍,还是有用的。
好吧,那就开讲!
你们所作所为的一切,都是为自己而做。
这是因为你们都是一体。
你为别人做什么,你就是在为自己做。你未能为别人做,也就是未能为自己做。
对别人好的,就是对自己好,对别人有害的,就是对自己有害。
这是最基本的真理。然而这又是你们最常漠视的真理。
在你与人的关系中,只有一个目的。这关系的存在只是一个载具,让你去决定、
宣告、创造、表达、体验和实现你关于自己真正是谁的最高意象。
如果你仁慈、体贴、关怀、分享、慈悲与爱怜,那么,当你与人共处,你就是这
些情感,则你就让你的本我体验到最恢宏的经验——而你投身到肉体中,本来为
的就是如此。
这就是你为什么投身到肉体。因为只有在物质的相对界域,你们才能觉知自己是
这些情感。在绝对界域(你们是从这界域来的)是不可能有这种体验的。
在第一部中,我对这情况的解释要详细得多。
假如你并不爱本我,任许本我受辱、受损、受毁,则你就会延续这种行为,让自
己去经验这种损、毁、屈辱。
然而,如果你真是仁慈、体贴、关怀、分享、慈悲与爱怜的人,则你就会把自己
包括在你仁慈、体贴、关怀、分享、慈悲与爱怜的人之中。
事实上,你会以自己为始。你会首先把自己置于这些情感中。
135
生活与生命中的一切都依你们想要是什么而定。比如,假设你想要与所有的人为
一体(也就是,如果你想要把一个本来就知道的概念具体经验到),你就会发现
自己所思所言所行很不一样,不一样到让你可以体验到和证明到跟众人一体。当
你由这种体验和证明而做某些事情,你将不会觉得那是为他人而做,却是为自己
而做。
不论你想要的是什么,情况都会如此。如果你想要的是爱,你就会跟他们做爱的
事。但不是为他人,而是跟他人。
要注意这不同处。明察秋毫。你跟他人做一些爱的事,为的是你的本我——以便
你能够实现和体验关于你的本我。关于你真正是谁的最恢宏意象。
就这种意义而言,为别人而做任何事都是不可能的,因此凡是你想要做(act)
的任何事,都是“演出”(an “act”)。你在“演”。也就是说,在创造,在扮演
一个角色。只不过你不是在假装。你是在实实在在做人。
你是人。而你是什么样的人,是根据你的决定与选择。
你们的莎士比亚曾经说过:整个世界就是舞台,人人都是演员。
他又说过:“是与不是,乃关键所在。”
他还说过:“对自己真,就不可能对任何人假——正如画之与夜必然相随。”
当你对自己真,当你不背叛自己,则那“看来像”是“给与”的,实际上是在“接
受”。你名副其实是把自己还给自己。
你真的不可能“给与”别人,因为并没有“别人”。既然我们都是一体,则唯一
存在的,就是你。
这有时好象在玩文字“游戏”。不同的字搬来搬去,意义就不一样了。
这不是“游戏”,是魔术!这不只是换这来改变意义,而是换知觉(perception)
来改变体验。
你们对一切事物的体验,都是以知觉为基础,而你们的知觉,又以领会为基础。
你们的领会则建立在你们的神话上。也说中,以别人怎么告诉你们为基础。
现在我告诉你们:你们当前的人文神话对你们没有用。它们没有把你们带往你们
说你们想要去的地方。
你们不是对自己扯谎,就是瞎子。你们说你们想要去哪里,可是你们可能是在自
己对自己扯谎;不然,你们就是瞎子,没看到你们并没有向那边走。不论就个人,
就国家或就整个人类而言,都是如此。
有别的物种做到了吗?
噢,当然。
好吧,我等得够久了。告诉我他们的事。
马上。马上。但我先要告诉你们如何改变所谓“婚姻”这种人为的发明,好让你
们离你们想要去的地方更近一些。
就是不要毁掉它,不要抛弃它——而要改变它。
好,好。我真的好想知道。我好想知道人类有没有任何一条路可以表现真爱。所
136
以我要用这一段开始的话题材来结束这一段。在爱的表达上,我们应当——有些
人会说必须——设置什么限制?
一无限制。什么限制也不要。这就是你们的婚姻誓约所应当声明的。
我很惊讶,因为这正是我与南茜的婚姻誓约中所声明的!
我知道。
当南茜和我决定结婚时,我突然心血来潮要写一篇全新的婚约。
我知道。
而南茜赞同我。她同意我们不可能互相交换“传统”婚礼中的誓约。
我知道。
我们坐下,创造了新的婚姻誓约,嗯,就如你说的:“公然反抗文化指令。”
对,你们做得很好。我很高兴。
当我们把它写下来,当我们把这些誓约写在纸上准备给教士念时,我真的相信我
们两个都是有“灵感”的。
当然!
你是说——
你没想到?你以为只有在你写书时,我才与你同在?
喔——。
真的,喔——。
那么,你何不把你们的婚姻誓约附在这里?
呃?
附上呀,你不是有拷贝吗。附在这里就是了。
可是,我们并不是为了要与全球分享才写的。
当你和我的对话刚开始时,你曾想过是要与全球分享的吗?
附上吧。附在这里就是了。
137
我只是不想让人以为我在说:“你看,我们写了一份完美的婚姻誓约!”
你怎么突然担心起别人怎么以为你了?
算啦,你知道我的意思。
可是,没有人会说这是“完美的婚姻誓约”的。
好吧。
只不过是你们地球有史以来最好的。
哎——!
开开玩笑。让大家轻松轻松嘛。
好啦,把那誓约附在这里。我负责。大家会喜欢的。这会让大家对我们这里所说
的话有个概念。甚至可以邀请别人也采用这样的婚姻誓约——而实际上那根本不
是“誓约”,只是声明。
嗯,好吧。这是南茜和我在结婚时说的话……感谢我们所得的“灵感”。
教士:尼尔和南茜今晚到这里来,不是要做庄严的承诺,或互换神圣的誓约。尼
尔和南茜是来宣布他们的互爱,宣布他们的真情,宣布他们选择了共同生活与成
长;大声在各位面前说出,以盼望由于各位的亲自在场,使他们的宣布更充实有
力。
他们今晚到这里来,也是期望他们的缔约仪式将有助于把我们所有的人都结合得
更紧。如果各位今晚与伴同来,则让这个仪式成为新的爱之献词。
我们要由一个问题开始:为什么结婚?尼尔与南茜对这个问题都做了回答,并把
这回答告诉了我。现在我要再问他们一次,好让他们更为确定他们的回答,更为
确定他们的领会,更为确定他们的真情。
(教士从桌上拿起两朵红玫瑰……)
这是玫瑰之礼,南茜与尼尔分享他们的领会,并纪念他们的分享。
南茜与尼尔,你们曾告诉我,你们清楚了解,结婚并不是为求安全……
……你们清楚了解,唯一真正的安全,并不在拥有或被拥有。
……不在要求,寄望,或期望生活所需由对方供给……
……而宁在知晓生活中的一切所需均具备于自己之内——所有的爱、所有的智
慧、所有的洞察、所有的权力、所有的知识、所有的领悟、所有的滋养、所有的
慈悲、所有的力量,都具备于自己之内……
……你们清楚了解,结婚并非为了取得这些礼物,而是期望给与这些礼物,以便
让对方更为富足。
你是你们今晚的清楚领会吗?
(他们说:“是”)
南茜和尼尔,你们曾说你们不认为婚姻是为了制造义务,而是为了提供机会……
138
……成长的机会,充份表现在自己的机会,把生活提升到最高可能的机会,治疗
你们小看自己与误会自己的机会以及透过你们两个灵魂的交会(communio),而与
神最终重新结合的机会……
这就是真正的圣餐(Holy-communion)……跟所爱者共度的生命之旅……你们相
互间是平等的伴侣,平等分享权利,分摊责任,不论什么担子都平等分担,并且
平等共浴在光辉中。
这是你们所希望走入的愿景吗?
(他们说:“是”)
现在我将红玫瑰交给你们,象征你们对这些人间事务的领会,表示你们知晓,并
同意具备肉身生活会是如何,在婚姻的结构中生活是如何。现在,请二位将红玫
瑰给与对方,象征你们以爱分享这同意与领会。
现在,请二位各取一枝白玫瑰。这象征你们更深远的领会,对你们的灵性和精神
真理的领会。白玫瑰代表你们真正的和最高的自己之纯洁,代表神的爱之纯洁;
这爱,于今照耀着你们,并永远照耀。
(她给南茜一枝白玫瑰,茎上有尼尔的指环;给尼尔一枝白玫瑰,茎上有尼南茜
的指环。)
你们今天以什么代表互相给与与接受的承诺呢?
(他们各自将指环从花茎上取下,交给教士,教士将指环托在掌上,说……)
圆圈象征太阳,大地和宇宙。象征神圣,完美与和平。也象征精神真理,爱与生
命的而永恒性……是无始无终的。此刻,尼尔与南茜也选择它来象征合一,而非
占有;象征结合,而非限制;象征环抱,而非羁绊。
因为爱不能被占有,也不能被限制。灵魂是从不能陷入罗网的。
尼尔和南茜,现在请拿起你们的指环,给与对方。
(他们各自拿起指环)
尼尔,请跟着我说:
我尼尔……请你,南茜,做我的伴侣,我的爱人,我的朋友,我的妻子……我当
着神和各位亲友的面宣布……我原意给你我至深的友情与爱。
……不仅在你高昂的时候如此……在你低沉的时候亦然……不仅在你清楚记得
你真正是谁的时候如此……在你不记得的时候亦估……不仅在你有爱心的时候
如此……在你没有爱心的时候亦然……我也当着神和各位亲友的面宣布……我
永远愿意看出你生命内在的神圣之光……并愿意与你分享我生命内在的神圣之
光……甚至于——尤其是——在黑暗来临的时刻。
我愿意永远与你在一起……做灵魂的神圣伴侣……好让我们一同做神的工
作……跟我们所接处的每一个人分享我们生命内的美好事物。
(教士转向南茜)
南茜,你答应尼尔请你做他妻子的邀请吗?
(她答到:“我答应”。)
南茜,现在请跟着我说:
我,南茜……请你,尼尔……,……。(她说了与前面相同的誓言)
(教士转向尼尔)
尼尔,你答应南茜请你做她丈夫的邀请吗?
(他答到:“我答应”。)
那么,请你们二位各自拿着你们要给对方的指环,随着我说;以此指环……我与
你缔结……我于今将此指环给与你……(他们交换指环) ……将它戴在我的手
139
上……(二人各戴指环) ……让每个人都可看到、都可知道……我对你的爱。
(接着教士以下面一段话结束婚礼……)
我们十分清楚,只有夫妻自己才能为彼此主持结婚圣礼,也只有夫妻自己才能祝
圣婚姻。我们教会和国家赋予我的权利,都不足以使我有权去宣布只有两颗心才
能宣布的事,去宣布只有两个灵魂才能使之成为事实的事。
现在由于你们二位,南茜和尼尔,业已宣布了早已写在你们心中的真理实情,并
在亲友和宇宙活灵面前做了见证,我们便高高兴兴宣布你们结为夫妻。
让我们一同祈祷;
爱与生命之灵,两个灵魂在此世界已经相互寻见。从今以后,他们的命运将互相
交织,苦乐与共。
尼尔,南茜,愿你们的家让每个走入的人都感到快乐,不论老少都能获得新的生
机,让人成长,予人分享福慧,提供音乐与欢笑,成为祈祷与爱的处所。
让那些与你们接近的人,因你们的互爱而充实,让你们的工作成为你们生活中的
喜悦,成为世界之福,让你们在世上的日子既长又美。
阿门。阿门。
我非常感动。能找到这样一个人跟我一同真心真意的说这样的话,让我感到那么
荣幸和有福气。亲爱的神啊,多谢你差遣南茜给我。
你对她也是礼物,你知道的。
我希望是。
相信我。
你知道我希望怎样吗?
不知道。怎样?
我希望所有的人结婚时,都能做这样的声明。我希望大家把这份声明剪下来,或
印下来,结婚时用它。我打赌离婚率会大降。
有些人会觉得做这样的声明很难。而许多人要信守这样的声明会难上加难。
我真希望我们能信守这些话!我的意思是,说出这些话最大的难题,是在生活中
实践。
你们不准备实践?
当然准备。但我们是人,和每个人一样。所以如果我们失败了,如果我们畏缩了,
如果我们的关系发生了什么变化。或者,更惨的是,如果我们选择结束目前的状
况,恐怕所有的人都会失望。
140
胡说。他们会明白你们是对自己诚实。他们会明白你们做了别的选择,新的选择。
要记住我在第一部中对你说的话:不要把关系的长短与品质混为一谈。你不是圣
像,南茜也不是,也没有任何人应该把你们放在像座上,你们更不可以把自己放
在那里。只当人。只充充份份的当人。如果以后你跟南茜觉得你们想用不同的方
式相待,你们有十足的权利如此。这才是这整套对话的重点所在。
这也是我们声明的重点!
正是!我很高兴你看得明白。
对,我很喜欢我们的结婚声明,我很高兴我们把它写出来了!那是共同生活的奇
妙新方式。它也不再要求女人承诺“爱、尊崇和服从”丈夫。男人要求女人做这
样承诺,完全是自私自利,自以为是,自我膨胀。
你说得好,真是如此。
而男人宣称这种男性至上的态度是神颁布的诫命,更是自以为是,自私自利。
你又说对了。我从来没有颁布过这种东西。
我们终于说出了真正由神赋予灵感的婚约。这约定,没有把任何人贬为奴隶或个
人财产。它所述说的只是爱的真相。它没有对任何人加任何限制,却只承诺自由!
这样的声明,是让每个人的心都忠于它自己。
如果有人说:“这种誓约当然好守,因为什么要求都没有……”——你会怎么说?
我会说:“让人自由比控制人难得多。当你控制人的时候,你得到你想要的。当
你让人自由,是别人得到他们想要的。”
聪明。
我有一个好主意!我们应该把这结婚声明印成一本小册子,就像祈祷书一样,让
别人在婚礼时可以应用。
可以印成一本小小的书,里面不仅包括这些话,还有整个的仪式,这套对话三部
曲中有关爱情与关系的关键语,还有特别适于婚姻的祷词不达意和冥想——嗨,
你一定不会反对吧!
我非常高兴。因为刚才有一阵子,我还以为你是“反婚姻的”呢!
我怎么会反婚姻?我们是统统结了婚的。我们是结了婚的——于今如此,永远亦
然。我们结合为一。我们是一体。我们的婚礼是历来最盛大的。我对你们的誓约
是最恢宏的。我会永远爱你们,一切都让你们自由。我的爱绝不任何方面对你们
有任何约束,而正因如此,你们“注定”终会爱我——因为,自由的去做你们是
谁就是你们最大的渴望,是我给你们最大的礼物。
现在,你愿依宇宙最高的法则以我为你合法的婚姻伴侣和共同创造者吗?
141
我愿意。
你现在愿意以我为你的伴侣和共同创造者吗?
我愿意。我一向就愿意。于今,于永远,我们都是一体。阿门。
14、生命从来没有开始
在读这些字句时,我心中充满敬畏。谢谢你以这种方式与我同在。谢谢你与我们
所有的人同在。因为百万千万的人已读过这些对话,更有百万千万的人将会读到。
你来到我们心中,让我们感恩不尽,难以言宣。
我最最亲爱的宝贝们——我一直就在你们心中,你们现在真真实实的感觉到我
在,让我十分高兴。
我一直与你们同在。我从没有离开过你们。我是你们,你们是我。我们永不会分
离,从未分离,因为那是不可能的。
嘿,等等!这听起来有点似曾相识(deja vu)。我们是否刚刚说过这些话?
当然!请你读读第十二章的开头。只不过现在比那时的更具意义。
如果“似曾相识”是真的,岂不美妙!如果有时候我们真的“再度”经历某些事
情,以便让我们更领会它的意义,不是很美妙?
你认为呢?
我认为这正是有时候发生的情况!
除非它不是。
除非它不是!
很好!真棒啊!你的领会进步得如此之快,真吓人。
真的,我也觉得!现在,我有些很严肃的话题想跟你讨论。
我知道。说吧。
灵魂什么时候跟肉体结合?
你以为呢?
142
当你选择要结合的时候。
说得好。
但大家会想知道更确定的时间。大家想知道生命从何时开始——就是大家一般认
为的生命。
我了解。
那么,生命的信号是什么呢?是从子宫里诞生出来?是受孕的那一刻?还是肉体
生命的元素开始结合的那一刻?
生命没有开始,因为没有终结。生命只是延伸;创造新的形象。
这一定像六○年代大为流行的熔岩灯:粘糊糊的东西,一坨一坨躺在瓶底,由于
加热而浮起来,分裂、结合,成为新的坨,有大有小,奇形怪状,到了顶端,又
结合成一大坨,然后重新来过。但在那瓶子里并没有“新”的糊状物,始终都只
是相同的那些坨,只不过一直重新改变形象,“看起来”像新的、不同的料子。
变化永远产没完的,让人看起来大开眼界。
这个比喻真棒。灵魂就是这样。那唯一的灵魂——也就是一切万有——将它自己
组成更小部分又更小部分。而所有的“部分”自始就是存在的。并没有“新”的
部分,只是那一切万有的各个部分将它自己重新组合,使得“看起来”像新的、
不同的部分。
琼?奥斯本(Joan Osborne,美国六○年代流行歌坛歌手)自写自唱了一首非常棒的
流行歌曲。曲中问道:“如果神就是我们这些家伙,洒囊饭袋一个,不知会怎么
样?”我要问问她,是不是可以改成:“如果神就是我们这种家伙,粘糊糊一坨,
不知会怎么样?”
嘿,太棒了!你知道,她的歌太棒了。让所有的人都开了窍。大家都无法接受我
和他们差不多。
这种反应有趣得很。很能反映人对自己的看法。如果我们认为把神跟人一视同仁
是亵渎,则人把自己看成了什么呢?
真的,看成了什么?
然而,你真的是“我们这些家伙”。这正是你在这里所说的。琼对了。
她当然对。对极了。
我要再回到我的问题。关于我们所认为的“生命开始”,你能告诉我们一些实情
吗?
143
灵魂究竟什么时候进入肉体?
灵魂并不是“进入肉体”。肉体是被灵魂所包着。记得我原先说过的吗?肉体不
是灵魂的居室;灵魂反而是肉体的居室。
一切都永远是活的。没有“死”这么个东西。没有这么一种状态。
那永活者只是把自己形成新的形象——新的物质体。而此物质体永远都存有活生
生的能量,生命的能量。
我是能量;如果你们称此能量为生命,则生命永在。它从未不在。生命无终,因
此,怎么可能有一个开始之点?
噢,好啦!别这样说。你知道我想知道的是什么。
我当然知道。你想叫我参与堕胎之争。
对,一点也没错!我的意思就是这样。既然神在这里,我就要问个有份量的问题。
生命什么时候开始?
答案也是很有份量的,只怕你们听不进去。
试试看。
从没有开始。生命从没有“开始”,因为生命从没有终止。你们想要教我掉进生
物科技的圈圈。好让你们假借“神的法则”来建立起一套“规章”,违反者受罚。
那有什么错?这可以让我们把产科医生枪杀在诊所停车场而自感无罪!
没错,我懂。世世代代你们都在利用我和你们所谓的我的法则,来做种种行为的
借口。
噢,算了!你为什么不干脆说堕胎是谋杀!
你们谁也杀不了,什么也杀不了。
但是,你可以把它“个体化”的部分结束!在我们的用词中,这就是杀。
我个体化的某部分以某种方式表现它自己,这个历程如果不经过这部分的我同
意,你们是不可能加以改变的。
什么?你说什么?
我说,没有任何事情是违背神的意志而发生的。
生命,以及一切发生的事,都是神的意志——注意,也就是你们的意志——之表
现。
我在本对话中已经一说再说:你们的意愿(意志)就是我的意愿(意志)。因为
144
我们只有一个。
生命,是神的意愿之完美表现。假如有什么事情是违背神的意愿的,就不可能发
生。从神是谁、是什么的定义而言,那种事情就是不可能发生的。你以为某一个
灵魂可以为另个灵魂决定某件事吗?你以为你们身为个体可以不得互相的同意,
而相互影响吗?这样的想法是由于你们以为你们是互相分离的。
你以为你可以以神不要的方式去影响生命吗?这样的想法是由于你们以为自己
与我是分离的。
两种想法都错了。
如果你们以为自己可以以宇宙不同意的方式影响宇宙,你们就太自大了。
你们所对待的是巨大的力量,而你们有些人以为你们自己比这巨大的力量还更
返回书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