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网 - 人生必读的书

TXT下载此书 | 书籍信息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返回首页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与神对话

_33 尼尔.唐纳德.瓦尔施(美)
如果有东西是恒常的,则它将不能存在(be)。因为即使是“恒常”这“概念”,
也要依无常才能具有意义。因此,就连恒常也是无常。要深深的看入这一点。沈
思这一真理。领会它,你就能领会神。
这是法,这是佛。这是佛法。这是教诲,是老师。这是课程,是师父。这是对象,
是观察者,卷起合而为一了。
它们从来就不异于一。是你们把它们展开了。以便生活可以在你们面前展开。
然而,在你们看到自己的生活在面前展开时,不要让你们自己散开来。要让自己
凝聚!看出那幻想来!享受它!但不要变成它!
你不是那幻想,而是它的创造者。
你身在此世,但不属此世。
所以,运用你对死亡的幻相吧!运用它!用它来做为你开向更多生命之轮。
看花而认为花将死,你会悲哀的看花。然而如果你把花视为正在改变的树的一部
分,即将结果,你就会看到花真正的美。当你看花而知道花开花谢正是树将结果
的讯息,你就真正了解了生命。
细心的这样看,你将看出生命本身就是它自己的隐喻。
要永远记得,你不是花,甚至也不是果。你是树,你的根很深,深深的扎在我里
面。我是你生长的土地,你的花、你的果,都将回归于我,创造更肥沃的土地。
如此,生命产生生命,生生不息,而从不知有死亡的事。
这真是美。如此、如此的美。谢谢你。现在你可以跟我谈谈那困扰了我许久的事
吗?我想谈的是自杀。对于结束自己的生命。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禁忌?
是吗,为什么?
你是说,自杀没什么错?
这问题我无法给你满意的回答,因为这问题本身含有两个虚假的概念;它是以两
个虚假的假定为基础;它含有两点谬误。
第一个虚假的假定是它认为有“对”与“错”这么一回事。第二个虚假的假定是
认为“杀死”是可能的。因此,当你的问题一旦被分解,它就瓦解了。
“对”与“错”是人类价值系中的哲学对立点,在最终的实相中,它们却是不存
在的——这一点,在这本对话中已经一说再说。更且,就是在你们自己的体系中,
它们也不是恒常的,而总是时时在变动。
你们一直在做改变,一直对价值观改变主意,以适合你们(这本就应该,因为你
们是在演化中的生物),然而却又在每一步改变中坚持认为你们没有改变,坚持
认为是未曾改变的价值构成你们社会的核心。因此你们就将你们的社会建立在一
个奇诡上:你们一直在改变你们的价值体系,却又一直宣称你们重视的是……恩,
不变的价值。
这种奇诡所呈现出的问题,并不能以在沙滩上泼冷水想使它凝结成水泥来回答,
而应欢庆沙滩的变动。当沙滩维持着你们城堡的形相时,欢庆它的美;但当潮水
冲来,改变了它的形相时,也应同样欢庆。
当沙滩变为一座新的山岳,让你们可以樊爬在其顶上,建立新的城堡时,要为它
85
欢庆。但要明白,这些山岳与城堡就是纪念变迁的纪念碑,而非纪念恒常的。
为你们今天的样了而欢呼雀跃,但不要谴责你们昨日的样子,也不要妨碍你们明
天将可能会变成的样子。
要明白,“对”与“错”是你想像的产品,而“好”与“不好”也仅仅表明你们
最近的喜好与看法而已。
比如,以结束自己的生命而言,目前在你们星球上大部分的流行看法是“不好”。
同样,你们仍有许多人坚决认为帮那想结束生命的人结束生命是不当的。
这两种情况你们都说是会“违背法律”。你们之所以达成这种结论,应当是因为
这样做很快就会结束生命。如果要花更长的时间才结束生命,虽然结果相同,你
们却不认为是违法的。
比如,在你们社会中,如果有人举枪自尽,他的家人就会领不到保险金。但如果
他是用香烟自杀,就可以领到。
如果医生帮助人自杀,就称为杀人,而烟草公司这样做,则称为“生意”。
在你们看来,那似乎只是时间的问题。自我毁灭的“合法性”——也就是“对”
与“错”——似乎只跟它的快与慢有关,也只跟是谁在做有关。死得越快,似乎
越“错”。死得慢,就越为“得当”。
有趣的是,这跟真正人道的社会所下的结论正好相反。不论你们给“人道”下的
定义是什么,都可以据此定义来说死得越快越好。然而你们的社会却惩罚那些做
人道之事的人,报偿那些行疯狂之事的人。
以为神要求无尽的痛苦,以为快速而人道的结束痛苦是“错的”,这是疯狂。
“惩罚人道,而报偿疯狂。”
这就是领会力十分局限的社会才可能持有的座右铭。
因此你们以吸入致癌物来毒害自己的身体,以吃下经过化学处理的食物来毒害自
己的身体,到最后终致将自己杀害;你们吸入持续污染的空气来毒害自己的身体。
你们在千万个时刻以千百种方式毒害你们的身体,并明知这些东西对你们不好。
但由于这些东西要用比较长的时间才能杀害你们,你们便这样自杀,但却无罪。
如果你们是用效用比较快的方式来自杀,你们就被认为是违法。
现在,我告诉你们:快一点杀害自己并不比慢一点杀害自己更为不道德。
那么,一个结束自己生命的人并不会被神惩罚?
我不惩罚,我爱。
当听人说,那以自杀来“逃避”困境或结束困境的人,死后却会发现正面着同样
的困境,因此什么也未能逃避或结束——这又怎么说呢?
在进入你们所谓的死后时,你们所经历的是当时意识之反映。不过,你们一向是
意志自由的存在体,任何时候只要你们选择改变你们的经历,就可以改变。
所以我们所爱的人在结束自己的肉体生命后是很好的?
对。他们很好。
关于这个题材,安妮?波意尔(Anne Puryear)写了一本书,名叫《史蒂芬仍活着》
86
(Stephen Lives)。是关于她儿子的。后者在十几岁的时候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这
是一本好书,许多人可从中得到帮助。
安妮?波意尔是一个很好的使者。她的儿子也是。
那么你推荐这本书?
这是一本重要的书。关于我们刚才所谈的事,它谈得比我们在此谈得更多,而那
些因所爱的人结束自己生命而深感伤痛的人,或为此事而梦寐难安的人,可以借
由这本书找到治愈的途径。
让我们这般伤痛或梦寐难安已经是令人哀伤了,可是我认为这大部分是社会“加
诸”自杀的想法所造成的结果。
在你们的社会中,你们往往并没看出自己道德结构的矛盾。有些事你们明明十分
清楚会缩短你们的生命,但只因为过程比较慢,你们就认为可以做;至于那比较
快缩短生命的,你们却认为不可;这种矛盾无疑是人类经验里最为明显的。
听你这样说,确实至为明显。可是我们自己却为什么没有看出真相来呢?
因为如果你们看出真相来,你们就必须采取措施。这是你们所不愿意的。因此,
你们除了视而不见以外,别无选择。
但假设我们看到真相,又为什么不愿采取措施呢?
因为你们认为采取措施就会终止乐趣。而终止乐趣,却是你们所不愿的。
大部分使你们慢慢致死的事是带给你们乐趣的事,或由此而导致乐趣的事。而大
部分带给人们乐趣的事是满足你们肉体的事。你们的生活主要是以寻求和体验肉
体的乐趣而建构的。
当然,一切处所、一切生物都想要体验乐趣。这并无原始之处。事实上,那是生
物的天性。社会与社会之所以不同,社会中生命与生命之所以不同,在于什么是
他们的乐趣。一个以肉体乐趣为主而建构的社会,和以灵魂的乐趣为主而建构的
社会,是在不同的层次运作的。
但必须了解,这并不表示你们的清教徒是对的,而肉体的一切乐趣都须被否定。
它意谓着,在一个高度演化的社会,肉体的乐趣并非他们所享受的乐趣中为数最
多的乐趣。肉体的乐趣不是主要的焦点。
一个社会或一个生命,越是高层的,其乐趣也就越是高层。
等一等!这听起来好像是价值判断。我以为你——神——是不做价值判断的。
说埃弗勒斯峰(Mt.Everest,世界最高峰)比麦金利山(Mt.McKinley,北美洲最
高山)高,是价值判断吗?
说张婆婆比她的侄儿年纪大,是价值判断吗?
这些是价值判断还是观察?
87
我并没有说一个人的意识层次比较高是“比较好”的。事实上,并不比较好。正
如小学四年级并不比一年级好。
我只是在观察四年级是什么样子。
而我们在这地球上还不是四年级。我们是一年级。对吗?
我的孩子,你们甚至连幼稚园都还没上。你们是在托儿所。
这种话我听来怎么会不觉得受辱?为什么我觉得你好像在贬低人类?
因为你们深为自负是某种生物,而实际上你们却不是。
仅仅是一项观察,许多人听了会觉得受辱,这是因为被观察到的事物是他们不想
承认的。
然而,只有在你持有过一件东西后,你才能放它去。凡是你从未有过的东西,你
便不能放弃你跟它的关系。
凡是你未曾接受的,你就不能改变。
正是。开悟始于接受,面对它“所是”(What is)的样子,不做审判。
这即是走入那“所是”(the Isness)中。在那所是中才能找到自由。
你所抗拒的,就会坚持。你所注视的,就会消失。也就是说,它失去了它的幻相。
你看到它所是的样子。而所是的样子却一直在改变。只有那不是(What Is Not),
才不能被改变。因此,要改变那所是,就得走入其内。不要抗拒它。不要否认它。
凡你否认的,你就在宣布。凡你宣布的,你就在创造。
对某件事物做否认,就是将它再创造,因为否认的行为本身就把那事物放在位置
上了。
接受某件事物,使你得以控制它。凡你否认的,你就不能控制,因为你在说它不
在那里。因此,凡你否认的,就控制了你。
你们大部分人类都不想接受“你们还未演化到幼稚园的阶段”。你们大部分人都
不想接受“人类仍在托儿所阶段”。然则这不接受,正是把你们留在那里的原因。
你们是那么的自负,以为自己是你们所不是的(高度演化生物),以致你们就不
能是自己所是的(在演化中的生物)。因此你们是在自己跟自己作对;自己跟自
己作战。因此,演化得非常慢。
演化的捷径始于承认并接受自己所是的样子,而非自己所不是的样子。
当我听说自己“所是”的样子而不觉受辱,我就知道我接受我所是的样子了。
正是。如果我说你的眼睛是蓝的,你会觉得受辱吗?
所以,我现在要告诉你:一个社会或生命越是提升,其乐趣就越提升。
你们所谓的“乐趣”,宣布了你们的演化层次。
请解释一下“提升”(elevated)。你用这个字是指什么?
你们的生命是具体而微的宇宙。你,和你整个的肉体,都是由“原能”(释注:
rawenergy 是未加工的,没有“对水”的能量,也就是精纯的能量。)构成。这
能量围着七个中心或脉轮chakras 而聚集。要去研究这些脉轮及其意义。这方面
88
的书不下千百本。这就是我以前所给与人类的智慧。
让你们较低的脉轮感到乐趣或受到刺激的,和让你们较高的脉轮感到乐趣的东西
并不相同。
你们生命的能量是借由你们的肉体生命向上升,你们的意识就越向上提升。
好吧。又转回来了。这似乎在提倡独身。这似乎百分之百为反对性热情在辩护。
那些意识“提升”了的人,在跟别人的交互作用中,并非“出自”他们的“根轮”
——也就是他们的第一个、最低的一个脉轮。
没错。
但是我以为你在这整个对话中都在说:人类的性应该是被欢庆的,而非被压抑的。
没错啊!
那么,请解除我的迷惑吧;因为这似乎是矛盾的。
我的孩子,世界是充满了矛盾的。“缺乏矛盾”并非真理的必要因素。有时候更
大的真理正寓含在矛盾中。
这就是神圣二分法(Divine Dichotomy)。
请帮助我了解这二分法。我这一辈子都在听说,从根轮将“拙火(kundalini)的能
量”提升是多么可欲之事。这一直是那些神秘主义者过着无性的狂喜生活之主要
原因。
我知道我们已经偏离了死亡话题;我很抱歉把话题拖到这不相关的主题上。
有什么好抱歉的?话谈到哪里,就谈到哪里。在这整个的对话中,我们的“话题”
是:充充分分的做人是什么意思;在这宇宙中,生命与生活又究竟是什么样子。
这是唯一的话题,而现在这话题,而现在这话题包括在这范围内。
想要知道死就是想要知道生——这一点我已经说过,而如果我们的交谈将我们的
探索扩充至创造生命的行为,并欢庆它的华美,就让它这样吧!
现在,让我们把一件事说清楚。“高度演化”并不需使所有的性表现都销声匿迹,
不需要把所有的性能量都提升。因为如果如此,则任何地方就都不再可能有“高
度演化”和生物存在,因为一切演化都将终止。
这一点再显然不过了。
对。因此,如果有人说,至圣的人绝不要性,说这是他们的神圣徵记,那这个人
就是不了解生命是如何运作的。
让我用最清楚的话来说明这一点。如果你们要找一根标尺来衡量某件事对人类是
好是坏,只问自己一个问题就够:
如果人人都这样做,会怎么样?
这是一种非常容易的测量办法,但非常准确。如果人人都做某一件事,而其结果
对人类产生最终的益处,那就是“进化的”。如果人人都做某一件事,而带给人
89
类灾难,则此事就不是应该推广的、不是令人“提升”的事。你同意吗?
当然。
那么你就同意这样的事实了:没有任何真正的大师会说禁性是通往精深之路(the
path to mastery)。然而,却是这种“禁欲是高等途径”“性表现是低等欲望”的
观念羞辱了性经验,造成了关于性的种种罪恶感,以及种种的性功能失调。
然而,假如只是为了生殖才反对禁欲,则一旦生殖的目的达成,不就没有必要了
吗?
人从事性,并不是因为生殖的责任。人从事性,是因为它是自然会去做的事。那
是构筑在基因之内的。你们是在遵从生物的指令。
正是!正是基因讯号在驱使物种生存。但是物种的生存一旦得以确保,则“忽视
那讯号”是否比较“提升”?
你误解了那讯号。生物的指令不是要确保物种的生存,而是去体验合一,而这才
是你生命的真正本性。新的生命是在达成合一时被创造出来,但这却不是人寻求
合一的原因。
如果生殖是性的唯一理由,如果性只是一种“繁殖系统”,则你们就无需共同投
身去做此事。你们已可由结合化学元素做到。
然则这不能满足灵魂最基本的渴求——这渴求比生殖大得多,而跟再创造你真正
是谁、是什么有关。
生物的指令不是创造更多的生命,而是体验更丰富的生命——去以生命真正的样
子去体验它——即是将合一展现出来。
这就是何以在人即使停止生育以后,你仍从未要他们不再有性生活。
当然。
然而有人说,有了孩子以后就应当终止性生活,而那些继续的,是在向低等的肉
体需求沉沦。
是有人这样说。
他们说这不是“提升”,而只是禽兽行为,是人类的高贵天性所不齿的。
这又回到脉轮的话题上了,也就是能量中心。
我说过,“你们的生命能量越是借由肉体提升,你们的意识就越为提升”。
没错。这似乎是说“不要有性”。
不是。当你弄懂了以后,就知道不是。
90
让我再回到你原先的说法,把事情说清楚:关于性,并没有任何不高贵或不神圣
之处。你们之所以认为它不高贵、不神圣,是出自你们的念头,出自你们的文化。
在热情的、充满欲望的性经验中,没有任何低下,或粗鄙,或“不够尊严”(更
不用说不够神圣了)的成分。肉体的渴望并非“禽兽行为”的表现。这些肉体渴
望,是由我构筑在身体之内的。
不然,你以为是谁把身体创造成这样?
然而,在你们相互的复杂反应中,肉体的渴望却只是其中的构成成分之一。要记
得,你们是三合一的生命,有七个脉轮中心。当你们从所有的三个部分、七个中
心共同产生反应的时候,你们就会体会到高峰经验(peak experience)——而你
们被创造出来,本就是为了体会这种经验!
关于这些能量,本无任何不神圣(unholy)之处——然而你们却只选择其中之一,
因此就不是全部(unwhole-y)了。
当你们不是“全部”时,你们就比你们自己要少。这才是“不神圣”之意。
喔!我懂了,我懂了!
选择“提升”的人务当禁欲——这种告诫绝非由我而来。那是邀请。而邀请不是
告诫;然而你们却把它变成了告诫。
那邀请并非要终止性,而是终止“不全部”。
不论你们做什么——性行为、吃早饭、工作,或到海边漫步、跳绳,或读一本好
书——不论你们做什么,都要以整个人去做;因为你们是整个的人。
如果你们只从较低的脉轮去行性行为,则你们就是只由根轮在做,你们就会失去
这经验中最灿烂的部分。但是如果你在爱着另一个人,在行性行为时从全部七个
能量中心发出,则你就会体验到高峰经验。这样,怎么可能会是不神圣的呢?
当然不可能。我无法想像这样的经验会是不神圣的。
因此,邀请你们将生命的能量借由肉体提升到顶轮,绝不意味或要求你们与底部
切断。
如果你们把能量提升到心轮,或甚至提升到顶轮,这并不意谓能量不能也在根轮。
事实上,如果不这样,你们就切断了。
当你们把生命能量提升到较高的中心时,你们可以选跟另一个人有性经验或无性
经验。但假如无,则并不是有性经验就是违背了宇宙的某种神圣法则。也并非无
性经验会使你们“提升”得更高。如果你们选择跟他人有性经验,则它也不会将
你们“降低”到只在根轮层次——除非你们把自己与顶部切断。
所以,邀请是这样的??——不是告诫,而是邀请:
把你的能量,就是你的生命力,时时刻刻提升到最高可能的层面,这样,你就会
提升了。这跟有性经验或无性经验无关。这跟提升你的意识有关——不论你在做
什么,都要提升意识。
我懂了!我明白了!不过,我不知道要如何提升我的意识。我也不认为我知道如
何透过我的脉轮中心将生命能量提升。我想大部分人说不定也不知道这些中心是
什么。
91
凡是渴望认知这种“精神生理学”的人,都可以很容易找到资料。我曾把这些资
料用很清楚的言词传递出来。
你是指由其他的作者写的书。
没错。读读狄巴克?乔布拉(Deepak Chopra)的著作。他是你们星球上当今最明
晰的阐释者。他了解精神的神秘,了解精神的科学。
另外还有一些奇妙的使者。他们的著作不但描述了如何透过你们的身体把你们的
生命力提升,而且也描述如何脱离你们的肉体。
由阅读这些书,你们可以回忆起让身体离去可以是何等喜悦的事。那时你们便了
解,何以可能从此不再惧怕死亡。你们将会明白这二分法:与身体同在,是喜悦;
脱离身体,也是喜悦。
9、灵魂之歌可以以许多方式演唱
人生有点像上学。我记得以前每年秋天的第一天开学日,我都多么兴奋——而年
底学期结束时,我又多么高兴。
正是!完全对!你说中了。正是这样。只不过,人生不是上学。
是啊,我记得你在第一部中全都做过解解释。在那以前,我一直以为人生是“上
学”,我们来此世是为了“学习课程”。你在第一部中大大的帮助了我,让我明白
那种说法的错误。
我也很高兴。我们在这三部曲中所想要做的就是这个???——让你们清楚明白。
现在你们已经清楚明白了何以灵魂在“死”后可以很高兴,而并不必然是懊悔曾
经活过。
但你前面曾经问过一个更大一点的问题,现在我们再回头来看看。
对不起。你指的是什么?
你问:“如果灵魂在肉体里这么不快乐,那它为什么不干脆离开?”
噢,对呀。
没错。它离开了,我并不是说只有在“死”的时候它才离开。但它离开并不是因
为它不快乐。反而是为了想要恢复活力,为了回春。
它常常这样做吗?
天天。
92
灵魂天天脱离肉体?什么时候?
当灵魂渴望体会它更大的经验时。它觉得那种经验会让它回春。
它说离开就离开?
没错。灵魂时时离开你们的肉体,不断的。终你们一生。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发明
了睡眠。
灵魂在肉体睡眠时离开?
当然。这就是睡眠。
你们整个一生,灵魂时时都要回春、加油——假如你愿意这样说——以便在你们
所谓的肉体这笨重的载具中继续挪动下去。
你以为对你的灵魂而言,栖息在你的肉体中是件容易的事吗?不!可能简单,却
不容易!那是一种喜悦,却并不容易。那是你们的灵魂所做过的最困难的事!
那深晓你们所无法想像的轻盈与自由的灵魂,渴望着重新尝味这种状态,正如一
个喜欢上学的孩子之渴望暑假。正如那渴望有伴的大人,在有伴之际渴望独处,
灵魂寻求真正的存在状态。灵魂就是轻盈与自由。它也是和平与喜悦。它也是无
限制与无痛楚;是完美的智慧与完美的爱。
这些它全是;而且不止于此,然而当它与身体共处的时候它极少体验到这些。因
此,它跟自己订下协议。它对自己说,为了创造和体验它现在所选择的自己,需
要它留在身体里多久就留多久,唯一的条件是:任何时候它想要离开身体,就可
离开!
借著你们所称的睡眠,它天天都这样做。
“睡眠”是灵魂离开身体?
是。
我还以为是由于身体需要休息才会入睡。
你错了。正好相反。是灵魂想要休息,因此,才使身体“入睡”。
当灵魂已经倦了,跟肉体在一起觉得受限制、沉重与缺乏自由时,它就会名符其
实的将肉体丢下不管(有时甚至是在肉体站着的时候)。
当它想要“加油”的时候,当它倦烦了所有这些非真之理、不实之相和想像出来
的危险时;当它想要为心智寻求再连接、再肯定、休息与觉醒时,它就会离开肉
体。
当灵魂初次拥抱肉体时,它发现这个经验很难以承受。那非常累,尤其是对一个
新到过达的灵魂而言,更是如此。婴儿之所以需要睡那么多觉,就是由于这个原
因。
当灵魂度过了重新与肉体相处的初度震撼以后,就开始增加了对此事的容忍。它
与身体共处的时间多了。
同时,你们称为“心”的这部分则步入遗忘——正如它本来被设计成的样子。即
93
使灵魂飞离肉体——现已不那么频繁,但仍天天发生,也并不能总是把心带回回
忆。
真的,在这种时刻,灵魂固然自由,心却可能混乱。因此,整个人就可能会问:
“我是在哪里?我在这里创造什么”?这种寻索可能会导致忽灭的旅程,有时甚
至是吓人的。这种旅程,你们称为“梦魇”。
有时则相反。灵魂会到达伟大的回忆之境。这时,心就会觉醒。这会让它充满和
平与喜悦,当你重返肉体后,你会在体内感觉到这和平与喜悦。
你整个的生命越是体验到这种回春,越是记得它借由身体在做什么,想要做什么,
你的灵魂选择离开肉体的时间就越少,因为现在灵魂已经知道,它进入这个肉体
是有原因的,有目的的。它渴望与肉体共处,将跟肉体共处的时光做最好的运用。
大智慧的人只需少量的睡眠。
你是在说,从一个人需要多少睡眠,你可以看出他的演化程度?
几乎可以。你几乎可以这么说。不过,有时候灵魂之所以离开肉体,却只是为了
喜悦。它可能不是为了让心觉醒或让身体回春。它可能只是去再创造那因合一而
来的狂喜。因此,并不能总是由睡眠多来判断那人的演化较低。
不过,这样的情况仍非巧合:当生命越来越觉察到它与肉体共处是为了什么——
并觉察到它并不是它的肉体,而只是与肉体共处,它就变得愿意,并且能够花越
来越多的时间与肉体共处;因此,就显得“需要的睡眠少”。
有些人甚至一边与肉体共处,一边又与灵魂合一,体验因知晓自己真正是谁而来
的喜悦,却不失去自己身为人身的知觉。
他们是怎么做到的?我可以怎么做到?
我曾说过,那是个觉察的问题,是个达到完全觉察的问题。你无法去做到完全觉
察,你只能是完全觉察。
怎么是?怎么是呢?你一定可以给我一些工具?
日行的静观(meditation)是创造这种经验的最佳工具之一。以此,你可以将你
的生命能量提升到最高脉轮……甚至在你仍然“醒”着时离开你的肉体。
在静观中,你使自己处于一种就绪状态,即使身体仍然醒着,你都可以体验完全
的觉察。这种就绪状态称为真正的觉察。你并不必非得静坐观想才成。静观只是
一种设置,如你说的,是一种“工具”。但为了体验这个,你并不一定非得静坐
观想不可。
你也应当知道,静坐观想只是静观的方式之一。另外还有“暂停静观”“行走静
观”“做事静观”和“性行为静观”。
这是真正觉醒(觉察)的状态。
当你在这种状态下停止,就单单只是在路上停止,停止在你正在走的路上,停止
在你正在做的事情中,就只是停止一刻,就只“在”(be)你在的那个地方,就
对了。正是在你所在的那个地方,正是你所是的那人。停下来,哪怕只是片刻,
都可以是至福的。你环顾四周,缓缓的,注意到你原先走过而未曾注意到的东西:
雨后泥土的气息、你所爱的人左耳上覆盖的卷发。看到小孩儿在玩耍,这是多么
94
的美好啊!
你不需脱离肉体就可以体验到这些。这是真正的觉醒状态。
当你在这种状态中行走,你会闻到每一种花的芬芳,你会跟每一只鸟儿同飞,你
会感觉到脚下所踩出的每一个嘎扎声。你找到了美与智慧。而美处处在形成,由
生命的一切材质在形成。你不需寻找,它会自动向你走来。
你不需脱离你的肉体就可体验到这些。这是真正的觉醒状态。
当你在这种状态中“做”事,你会把所做的任何事都变为静观,因而变为礼物,
由你送给你的灵魂,由你的灵魂送给“一切万有”。洗碗时,你会享受着温水抚
慰你手的感觉,因水而惊欣,因温暖而惊欣。用电脑的时候,你会看到由于手指
的指令而屏幕出现了反应,欢乐于心与身的能力,在你的指挥下配合得如此完美
无缺。做饭的时候,你会因宇宙提供你这些营养而感到宇宙的爱,你则将整个生
命的爱倾入这饭菜中,以为回报。这跟饭菜的繁简无关。一碗清汤也可以因爱而
变得美味。
你不需离开肉体才能体会这种经验。这是真正的觉醒状态。
当你以这种状态体验性能量的交换时,你就懂得你是谁的最高真理。你恋人的心
成为你的家乡。恋人的身体变成了你自己的身体。你的灵魂不再以为它跟任何东
西是分离的。
你不需为体会这种经验而离开你的身体。这是真正的觉醒状态。
当你从容就绪,你就处于觉醒。一个微笑就可以把你带到这个地方。只是一个微
笑。只是把什么都停下片刻来微笑。不是为任何东西微笑。只是觉得好。只是因
为你的心知晓了一个秘密。也是因为你的灵魂知道这秘密是什么。为此微笑。常
常微笑。这会治愈你的一切病恙。
你是求我给你工具,现在我已经给你了。
呼吸,这是另一件工具。慢慢的呼吸,温和的呼吸。吸入那温柔的、甜美的“生
命之空无”(nothingness of life)——它那么充满能量,那么充满爱。你呼吸的是
神的爱。深深的呼吸,这样你就可以感觉到爱。很深很深的呼吸,爱就能让你哭。
因喜悦而哭。
因为你遇见了你的神,而你的神将你引介给你的灵魂。
一旦你有了这种体验,人生将永不再一样。有人会说这是升到了“山之巅”,有
人会说是落入了庄严之喜。他们的生命(存在状态)永远改变了。
谢谢。我明白了。你所说的就是那些单纯的事,单纯的物,单纯的行为。
没错。但你也要知道,有些人打坐经年,却从没有过这种经验。这跟人“敞开“的
程度与愿望的程度有关,也跟他如何能够远离预期之心有关。
我应该天天静观吗?
像所有的事情一样,这里也没有“应该”或“不应该”的问题。这里的问题不是
你应不应该做什么,而是你选择做什么。
有些灵魂选择走在觉醒中。有些灵魂承认大部分人的一生在梦游,是没有意识的。
他们走过一生却没有意识。然而那走在觉醒中的灵魂,所选择的却是不同的路。
它们想体验那一体感所带给它们的和平与喜悦、无限与自由、智慧与爱。它们不
只是在把身体放下(入睡)时如此,而且起时也如此。
95
创造这种经验的灵魂,我们就说它“复活”了。
以所谓“新时代”的用词来说,则是“意识提升”。
返回书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