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网 - 人生必读的书

TXT下载此书 | 书籍信息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返回首页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与神对话

_15 尼尔.唐纳德.瓦尔施(美)
好吧。如果你的灵魂带罪而死,你就去炼狱。这就是为什么要告解才好。真的,
越多越好。有些人每周去。有些人每天去。这样,他们可以勾销往事——在死的
36
时候保持干净……
嗯——这是时时活在恐惧中。
没错,你知道,这就是宗教的目的——把对神的恐惧加在我们身上。这样我们就
可以行为正当,抗拒诱惑。
嗯——嗯。好吧,但如果你们在两次告解之间犯了“罪”,而发生了意外,死掉
了,那怎么办?
没关系。别怕。只要做完美的忏悔就好。“哦,我的神,我非常非常抱歉冒犯了
你……”
好啦,好啦,够了。
等等。这还只是世界上的一个宗教。你不想看看别的吗?
不用。我了解了。
好吧,我希望世人不要以为我只是在嘲弄他们的信仰。
你谁也没有嘲弄,只是照实说而已,这正像美国故总统杜鲁门曾说过的话一样。
民众叫道:“杜鲁门,让他们下地狱!”。杜鲁门说:“我并没有叫他们下地狱。我
只是直接引用他们的话,而那就觉得像地狱了。”
译注
①:时间并非抽象存在之物,唯在一定范围内,事物的发生有先后。如某甲之母
必先于某甲诞生。
②:perfect,这是一个陷人于不义的字。平常译为完美。但它可以是“癞蛤蟆纯然
(十足)是癞蛤蟆”的“纯然”或“十足”。
③:就如人在观看蚂蚁互相残杀时,不会认为他们所作所为“对”与“错”?
④:但问题在被逮捕、折磨与屠杀之苦。除非生命在被逮捕、折磨与屠杀之际,
可以不苦怖,否则即是罪恶。
⑤:这是本书最有问题的地方之一。设若任何事情都必须神的允许,则人们的“自
由”选择又何在?设若人选什么,神就答应什么,则神的答不答应又算什么?如
果一切都是神意,则乱枪扫射无辜(实际在此情况下,就无“无辜”)是神意,
为表明不是神意而乱枪扫射也是神意了。但“任其发生”和“为神所做”应并不
一样。本书说,神给人选择的自由,不加干预。当然,如果一切都是神,则杀人
者与被杀者皆是神。则神就是在体验杀与被杀的滋味。
⑥:但被杀者的“自由选择”又是什么呢?
⑦:然而人的世界不就是神的世界吗?
⑧:心理的恐惧和肉体的创伤放在什么位置?
⑨:设若只是如此,则一切医药、救助、慈善之事都大可不必,而残害屠杀则可
37
肆意进行。
⑩:但照本书所说,我们每个人不是都已经因过多次死亡了吗?只因忘记?为何
忘记?
11:天主教中的大罪(mortal sin)是指不可饶恕的、要入地狱的罪;小罪(venial
sin)则是可用祈祷等赎的罪。
4、希特勒到天国去了
乖乖,我们真的离题了。我们从讨论时间开始,最后却讲到组织化的宗教。
没错,跟神谈话就是会变成这个样子。很难把谈话内容局限在某一个地方。
让我把你在第三章中的重点综合一下:
1、除了这个时间以外,没有别的时间,除了此刻以外,没有别的时刻。
2、时间不是一个连续体。那是一种相对论的看法。时间是以“上下”的范型而
存在,许多“时刻”和许多“事件”是互相叠落的,是在同一个“时间”发生。
3、在这“时间——无时间——一切时间”的界域里,我们不断的在诸种真相中
旅行——通常是在梦中。“恍然若在所觉”乃是我们觉察此种情况的方式之一。
4、从来就没有我们“不存在”的时间——也永远不会有。
5、灵魂的“年龄”这个概念,实际上是跟觉醒的程度有关,而非与“时间”的
长度有关①。
6、没有罪恶或邪恶。
7、我们是完美的,正如我们就是我们。
8、“错”是由心智概念化产生,出自相对性的经验。
9、我们是一过走一边制造规章,改变它们,以适合我们现在的真相,而这又完
全是对的。设若我们要做进化中的生命,则本应如此,必须如此。
10、希特勒到天国去了!
11、一切事物的发生都是神的意愿——一切事物。这不仅包括台风、龙卷风和地
震,也包括希特勒。要懂得这些,秘诀在知晓一切事件背后的目的或用意。
12、死后没有“惩罚”一切后果只存在于相对经验中,而不存在于绝对界域。
13、人类的神学是人类为了想要解释一个疯狂而不存在的神所做的疯狂试图。
14、人类的神学唯一可以合理之途,是我们得去接受一个完全不合理的神。
怎么样?又是一个很好的综合吗?
太棒了!
好。我现在有一百万个问题。比如,第十和十一则,请你再理清一次。为什么希
特勒会去天国?我知道你刚刚试图解释过,但我就是需要更多一些。而这些事件
背后究竟有什么目的呢?而这更大的目的,又如何跟希特勒和其他暴君有关呢?
38
让我们先说目的。
所有的事件,所有的经验,都以创造机会为目的。事件与经验就是机会②。既不
多,也不少。
认为它们是“魔鬼的产品”“神的惩罚”“上天的报偿”,或任何这类的东西,都
是不对的。它们只是事件与经验——发生的事。
是我们认为它们如何,为它们做了什么,对它们产生什么反应,而给了它们意义。
事件与经验都是被拉向你的机会——被你个人或群体,透过意识所创造。意识创
造经验。你们在试图提升你们的意识。你们把这些经验拉向你们,以便可以把它
们用做工具,以创造和体验你们是谁。你们是谁的那个存在体,比你们现在所展
示的这个存在体的意识要更高。
由于我的意愿是让你们知道和体验你们是谁,我乃允许你们把你们所选择去创造
的任何事件或经验拉向你们,以便这样做。
这宇宙游戏的其他游戏者也时时会加入你们的行列——有时是短暂相遇,有时做
临时参与者,有时做短期伙伴,有时做长期互动者、亲戚、家人、珍爱的人或生
命之道的伴侣。
这些灵魂是被你们拉向你们。你们也被他们拉向他们。那是一种相互创造性的经
验③,表示著双方选择与渴望。
没有一个到你身边来的人是偶然的。
没有偶然这个东西。
没有什么事是随便发生的。
生命(生活)不是偶然的产物。
事件,和人一样,是被你拉向你,为的是自己的目的。大型的全球经验和发展是
群体意识的结果。它们是被你们群体的整体拉向你们,是你们群体的整体之选择
与欲望的结果。
你用“你们群体”一词是什么意义?
群体意识(group consciousness)是一个并没有被人广泛了解的东西,然而它却
力量极为强大,而如果你们不当心,则往往会超过个人意识④。因此,如果你们
希望,你们在地球上的大生活经验得以和谐,你们就必须不论做什么或去何处,
都要致力于创造群体意识。
如果你现在处在一个群体中,此群体的意识又不能反映你的意识⑤,而你在此时
又还不能有效的改变这群体意识,则离开此群体乃是明智之举,不然它会带著你
走。它会走向它要走向的地方,而不管你要不要去⑥。
如果你找不到一个群体其意识跟你的相配,则去做一个群体的起源。其它有相似
意识的人会被你吸引。
为了你们的星球有长远而重大的改变,个人和小群体必须去影响大群体——到最
后,是去影响最大的群体,即全人类。
你们的世界以及其处境,是所有在那里的生活者之全部意识的反映。
正如你在周遭所看到的,有许多工作仍须待作——除非你们满足于现在的世界。
令人吃惊的是,大部分人满足。这乃是为什么世界不改变。
这个世界所推崇的是分别,而不是相同;意见的不一致是由冲突与战争来解决—
—而大部分人却满足于此。
这个世界是适者生存,“强权即真理“,竞争在所必须,而胜利是至高的善——
39
大部分人都却满足于这样一个世界。
如果这样一种体制也制造了“失落者”——失败者,那就让它制造吧——只要你
自己不在其中就好。
即使这样一个模式,使被人认为“错”的人常遭屠杀,“失败者”饥饿而无家可
归,不“强”的人遭压迫和剥削,大部分人还是满足于此。
大部分人认为跟他们自己不同的,就是“错”的。宗教上的不同,特别不被容忍;
社会、经济或文化方面的许多不同,也是如此。
上层阶级对下属阶级剥削,却自鸣得意的美其名曰改善了牺牲者的生活,说他们
比被剥削之前过得更好。上层阶级以如此的方式忽视了真正的公正——就是所有
的人应当如何被对待——而不仅是使可怕的处境变好一点点,却从中得取肮脏的
利益⑦。
听到任何有别于目前体制的体制,大部分人都会嘲笑,说竞争、屠杀、与“胜利
者分脏”这类行为,乃是使他们的文明之所以伟大之处,大部分人甚至认为没有
别的自然之路可行,认为这样做是人类的天性,认为以别的方式作为,会杀掉驱
使人成功的内在精神。(没有人问“成功什么?”)
真正启蒙过的人,固然难于了解你们这套哲学,可是你们星球上大部分的人却深
信不疑,而这乃是为什么大部分人不顾及受苦的大众,对少数民族的压迫,下属
阶级的愤怒,或自身及亲人以外任何别人的生存必需条件。
大部分人并没有看出,他们是在毁灭地球——那赋予他们生命的星球——因为他
们的行为只求自己富裕。令人吃惊的是,他们目光短浅到不能看出短期的所得会
造成长期的损失,而这本是经常发生的——也会再度发生。
大部分人会害怕群体意识这个概念。这个概念类似于集体利益(群体的善)、单
一世界观或跟万物一体的神,而不是与之有分别的神。
凡是能导致合一的事物,你们就害怕,而凡是那有分别之作用的,你们就加以推
崇,这造成了分歧与不和谐——然则你们似乎连从经验中学习的能力都不具备,
继续你们的行径,造成同样的结果。
不能把别人的痛苦像自己的痛苦那般体验,乃是使痛苦继续下去的原因
分别使人冷漠,使人产生虚假的优越感。合一产生悲悯与同情,产生真诚的平等。
在你们星球上所发生的事情——一成不变已经三千年——我已说过,是你们群体
——就是你们星球上整个的人群——的集体意识之反映。
这一种层次的意识,最好的形容词就是“原始”。
嗯,没错。不过,我们好像又离开了原来的问题。
其实没有。你问希特勒的事。希特勒经验之所以可能,是由于群体意识所产生。
许多人说希特勒操纵了群体——也就是他的国人——用的方法是他的狡诈和滔
滔善辩。但这种说法却是一种方便说法,把一切罪责推到希特勒身上——这不是
人民大众所要的方式。
但如果不是数以百万计的民众支持他,跟他合作,宁愿屈服,则希特勒什么也不
能做。自称为日耳曼人的这一小群,必须为大屠杀负起重大的责任。同样,这称
之为人类的大群,也必须负起重大的责任。因为这人类大群即使并没有做什么,
却也是漠然的允许,漠然于德国所发生的痛苦——直至其情况是如此之深,以至
于连心肠最冷硬的分离主义者也不再能漠视为止。
所以,是集体意识提供了纳粹运动的沃土。希特勒只是抓住了时机,但并不是他
40
创造了这个运动。
必须要懂得这其中的教训。一个持续在强调分别和超越感的群体意识,会使悲悯
之情大量消失,则无可避免的会随之以良心的丧失。
以狭隘的民族主义为基础的集体概念,会忽视他人的苦难,却会要所有的别人为
你们的苦难负责,因而为报复、“整风”和战争制造借口。
奥许维茨⑧是纳粹解决“犹太问题”的办法——是一种试图“整风”的企图。
希特勒经验的可怕,并非在他把此经验加诸于人类身上,而是人类允许他去做。
令人吃惊的不仅是希特勒的出现,而是还有那么多人同行。
可耻的不仅是希特勒屠杀了好几百万犹太人,而是在希特勒被迫住手以前,必须
有好几百万人的犹太人被屠杀⑨。
希特勒经验的用意,乃是向人类显露它自己的面貌。
整个历史中,你们都不乏出众的教师向你们展示机会,让你们记得你们真正是谁。
这些教师向你们显示了人类的最高潜能和最低潜能。
他们向你们呈现了生动的、令人透不过气来的例子,让人知道做为人,可以是什
么样子——由于人的意识,你们有许多人能够走向何处,愿意走向何处,会走向
何处。
务须记得:意识是一切,它会创造你们的经验。群体意识力量强大,会制造出无
可言说的美丽与罪恶。而选择则总由你们。
如果你们不满意于你们的群体意识,就要想办法改变它。
改变别人意识的最佳途径,就是你以身作则。
如果你自己不够,则组成一个自己的群体——让自己成为你们想要别人去经历的
那种意识之泉源。当你们身体力行,他们就会——愿意——去经历。
是从你开始。一切事情,样样事情。
你想叫世界改变?那就是先把你自己世界里的事改变。
希特勒给了你们最好的机会这样做。希特勒经验——像基督经验——向你们显示
了你们自己的面目,其意义和真理是深远的。然而,这些较深远的觉醒——不论
是希特勒的,还是佛陀的;成吉思汗的,还是海尔?克里希那(HareKrishna)的;
匈奴人阿铁拉的,还是耶稣基督的——只有在你们记得他们时才存在。
这乃是为什么犹太人要建立大屠杀纪念碑,要求你们永不忘记。因为你们每个人
心理都有一小块希特勒——不同的只是程度。扫除一个民族就是扫除一个民族,
不论是在奥许维茨(Auschwitz)还是在伤膝涧(Woundeed Knee)⑩。
所以,希特勒是被派遣给我们的,向我们提供一个教训,让我们知道人可以做出
多么可怕的事,人可以堕落到多么深的地步的?
希特勒不是被派遣给你们的。希特勒是由你们所创造的。他起于你们的集体意识。
没有这种集体意识,他不可能存在。这就是你们的教训。
分别种族隔离和优越意识——“我们”有别于“他们”的意识——乃是希特勒经
验的创造者。
神圣兄弟情谊和一体——而非“我的或你的”意识则是基督经验的创造者。
当痛苦是“我们的”而不只是“你们的”;当欢乐是“我们的”,而不仅是我的;
当整体生活经验是我们的,则就终于是真正的了——真正整体的生活经验。
为什么希特勒到天国去了?
41
因为希特勒没有做任何“错”事。他只是做了他做的事。我要再次提醒你:有许
多年的时间,上百万的人都认为他是“对”的。他怎么可能会不认为如此呢?
如果你冒出某个疯狂念头,而上千万的人都同意,你就很可能不会觉得自己多疯
狂。
这世界——终于——认定希特勒是“错”的了。这乃是说,世界上的人对他们是
谁和他们选择做谁,参照希特勒经验,做了新的评估。
他拿出一把尺来,设了一个参数,一个界线,依此我们可以测量和限制我们对自
己的观念。基督所做的也是同样的事,只不过是在光谱的另一端。
还曾有过别的基督,别的希特勒。以后还会再有。所以,要警觉。因为高等意识
和低等意识的人都走在你们之间——正如你们走在他人之间。你又带著什么意识
呢?
我还是不明白希特勒怎么可能会去天国。他所做的事怎么会得到这样的报偿呢?
首先,要了解,死并不是一件结束,而是一种开始。不是一种可怖之事,而是一
种喜悦11。它不是一种关闭,而是一种开启。
你们一生最快乐的时刻是它结束的时刻。
这是因为它并不结束,而是以如此辉煌的方式继续,如此充满了和平、智慧与喜
悦,以致难以描绘,也无法让你们了解。
所以,你首先要了解的——如我已经向你解释的——是希特勒并未伤害任何人。
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并没有造成任何痛苦,他只结束了它12。
佛陀曾说“生是苦”,他说得对13。
但即使我接受这种说法,可是希特勒却并不知道他实际上是在做好事。他以为他
在做坏事。
不,他不曾以为自己做了什么“坏”事。他实际上认为他是在帮助他的人民。而
这是你所未能了解的。
任何人,以他自己的世界模型而言,都没有做任何“错”事。如果你以为希特勒
明知自己疯狂,还一直做着疯狂的事,则你对人性经验的复杂性尚一无了解。
希特勒以为他对自己的人民做了好事。而他自己的人民也认为他如此!这才是疯
狂之所在!德国大部分的人民都同意他!
你们宣称希特勒“错”了。好。由这个尺度你们又重新界定了自己,对自己知道
得更多一点。好。但不要因希特勒为你们把这个尺度显示出来而诅咒他。
必得有人做这种事。
如果不是热,你们无法知道冷;如果不是下,你们无法知道上;如果不是右,你
们无法知道左。不要诅咒其一而祝福其二。因为这样乃是未能了解。
千百年来,大家都在诅咒亚当和夏娃。人说他们犯下了原罪。我告诉你们:那是
原福(The Original Blessing)。因为,设若没有发生那件事——分得善与恶的知
识——则你们甚至连这两种可能性的存在都可能不会知道!事实上,在亚当堕落
之前,这两种可能性是不存在的。
那时没有“恶”。每一个人,每一个物,都存在于恒久的完美状态。那名副其实
是天堂,是乐园。然则你们那时不知那是天堂——不会体验它为完美——因为你
42
们不知道任何别的情况。
因此,你们应当诅咒亚当和夏娃呢,还是该感谢他们呢?
而你说,我该如何对等希特勒?
我告诉你:神的爱和神的悲悯,神的智慧和神的原谅,神的用意和神的目的,都
足够大到可以容纳亚当的罪行和至恶的罪犯。
你们可以不同意这个,但没有关系。你们才刚刚习知你们到此所要发现的是什么。
译注
①:但觉醒的“程度”不是“过程”吗?过程不是有先后吗?而时间只是计算先
后之法。
②:这“机会”论和赛斯书中的“学习”论一样大有问题。因为它倒因为果,并
为强权与既得利益者找到欺压他人的借口,使一切不平与悲剧看似合理。它和轮
回说一样,是统治阶级的法宝。
③:所以被残杀者也在吸引残杀者。饥饿的儿童也在吸引饥饿的来临,以便创造
饥饿的经验?
④:既然如此,则“你个人选择如何就如何”“敲门,就为你开。”还有什么意义?
⑤:可是你身处某一团体不是“互相吸引”的结果吗?为什么又不能反映你的意
识呢?
⑥:可是共乘飞机,你怎么知道它会不会失事呢?
⑦:这也是“完美”?也是神的意愿?
⑧:Auschwitz,波兰西南部都市,第二次大战期间,德国纳粹党所设的犹太人集
中营所在地。
⑨:可是,如果“死”是人所能经历的最了不起事件,是如蝴蝶脱壳而出,那又
有什么关系呢?致人于死,不只是“释放”了他而已吗?
⑩:奥斯特利兹是波兰西南部都市,第二次大战期间,德国纳粹所设的犹太人集
中营所在地。
11:既然如此,则原先的谴责都没有意义。
12:如此,则“报复”也不会造成任何痛苦,而只是结束了它。
13:如果生命“本质上”是苦,则谁让地球上有生命的?
5、你比你想象的要大得多
第一部书中,你会答应要在这第二部书里解释许多较广较大的事物——如时间与
空间、爱与战争、善与恶、最高层次的全球政治。你也曾答应要更进一步——更
详尽的——解释人类的性经验。
没错,我统统答应了。
在第一部中,我讨论的主要以个人的事情为主,第二部则以你们在地球上的集体
生活为主。第三部则讨论最广大的真相:宇宙论、宇宙的全图、灵魂的旅程。加
起来,乃是我目前能对你们的一切事物——从穿鞋到了解宇宙——所提供的最佳
资讯与忠告。
43
关于时间,你要说的都说完了吗?
我已经说完你们需要知道的部分。
没有时间。一切事物都是同时存在的。所有的事件都是同时发生的。
这本书正在写,由于正在写,所以它已写完;它已存在。事实上,你所有的资讯
正是由此得来——从已经存在的书。你只是把它赋予形式。
此乃这句话的意思是:“即使在你要求之前,我就已答应。”
关于时间,这些资讯似乎……恩,都很有趣。不过那很神秘。它对真实的生活具
有什么实用价值吗?
对时间的真正了解,可以让你在你们相对性的真相中,生活的更为平静——在你
们的相对真相中,你们把时间当作一种运动、流动在经验,而非当作恒定。
动的是你们①,而不是时间。时间不动。只有一个时刻。
在某一层次上,你们对此有深刻了解。这乃是当有某种真正重大或有意义的事情
发生时,你们常说好像“时间停止了”。
它是停止的。而当你们也这样,你们往往会经历到一种攸关生死(Iifedefining)
的时刻。
我发现这难以置信。这怎么可能呢?
你们的科学已经在数学上证明了这一点。已经写出的数学公式显示出,如果你进
入太空船,飞得够远够快,你们会转回地球看着自己出发②。
这证明,时间不是一种运动,而是你在其中运动的场(fieId)——而在此说法中,
你乘的是地球号太空船。
你们说,要三百六十五“天”来构成一年。然则“天”又是什么呢?你们决定—
—我可以说,这是相当随便的—— 一“天”是你们的太空船在自轴上整整转一
个圈所需要的“时间”。
你们又怎么知道它这样转了一圈呢?(你们不可能感觉到它在动!)你们在天空
中选一个参考点——太阳,你们说,你们在太空船所在的位置面对太阳,转离太
阳,再重新面对太阳,用了整整一“天”。
你们把一“天”分成二十四“小时”——又是十分随便的。你们本也可以说它是
“十”或“七十三”!
然后你们又把“时”分成“分”你们说每一小时包含六十个更小的单位,称之为
“分”——而每一分又包含更小更小的六十个单位,称之为“秒”。
有一天,你们发现地球不但在自转,而且还在飞!你们看出它是绕着太阳在太空
中移动。
你们小心计算出,地球绕着太阳转一圈,它自己要转三百六十五圈。这些圈,你
们称之为一“年”
但当你们想把一年分成比“年”小、比“天”大的单位时,你们发现有点一团糟。
你们创造了“周”和“月”,你们设法使每年的月数都一样,却无法使每个月的
天数都一样。
你们无法用偶数十二来整除单数三百六十五,因此你们决定有些月比另外一些月
44
多一天!
你们之所以觉得必须把一年分成十二个月,是因为你们看到月亮一“年”会转十
二次。为了调和这三种太空事件——地球绕日、地球自转和月亮循环——你们的
办法便是调整每个“月”的“日”数。
即使如此,你们还是未能解决所有的问题,因为你们早期的发明对“时间”有所
“增益”,使你们不知如何处理。结果,每隔几年你们就决定多出整整一天!你
们称那一年为闰年,而说来好笑,你们就真的靠这种构想生活——然后却称我的
解释为“不可思议”!
你们的“十天”“百年”也是同样随便决定的(有趣的是,不是以十二为基础,
却是以十),用以测量“时间”的度过——但你们所做的这一切,其实都只是测
量在空间运动的方式而已。
这样,我们可以明白,“过去”的不是时间,而是事物,是在一个你们所称之为
“空间”的静止场中的移动。“时间”只是你们计算运动的一种方式!
科 学 家 们 深 深 了 解 此 一 关 联 , 因 之 他 会有“ 时空连续体”( Space-Time
Continuum)之说。
你们的爱因斯坦博士和其他一些人,明白了时间是心智的一种构想,是一个相对
论性质的概念。“时间”是跟物体与物体之间的空间相对的东西!(设若宇宙在膨
胀——是真的——则现在地球绕太阳一周,就比十亿年前的时间“长”一些。因
为它要动的“空间”更多。)
因此,这些转动在现在比在一四九二年就要花更多的分数、时数、天数、周数、
月数、年数和世纪数!(什么时候一“天”不再是一天?一“年”不再是一年?)
现在,你们新颖而复杂的时间计算工具,记录出了这“时间”的差距,因而每一
年全世界的时钟都要调整,以配合这不肯静止的宇宙!这叫做格林威治平太阳时
(Greenwich Mean Time)……不错,确实是“平”(“mean”,卑鄙),因为它让
宇宙显然像个谎言家!
爱因斯坦推论道,在动的并不是“时间”,而是那些以某一速度在空间中的移动
的人;而要“改变”时间,那人所必须做的是改变物体之间的空间距离,或改变
他从某一物体移往另一物体时的速度。
在他的广义相对论中,他扩充了你们现代对时间与空间的相对性的了解。
现在你们可以开始了解,如果你们在太空中旅行再回来,何以你们可能只增加了
十岁,而你们地球上的朋友却可能增加了三十岁!你们旅行得越远,你们越是扭
曲了时空连续体,则你们回到地球上发现离去时的人还活着的机会越少!
然而,如果地球上“未来”的科学家,能够开发出一种加速更快的办法,他们就
可以“骗过”宇宙,跟地球上的“真正”时间同步,回来时发现地球上所度过的
时间和太空船上所度过的时间相同。
显然,如果能得到更大的驱动力,就可以在出发之前返回地球!这是说,地球上
的时间会过得比太空船上的更慢。你们在你们的十“年”时返回,而地球上才“过
了”四年③!速度加大,则太空中的十年可能在地球上只有十分钟。
现在,还有太空结构中的“褶层”(fold) 爱因斯坦和另外一些人相信有这种“褶
层”存在——而他们是对的!)你们可以在无限短的时刻中突然“越过”太空!
这样的一种时空结构,会不会把你们“投”回“时间”中呢?
现在,说“时间”仅是你们脑中的构想似已不太难懂。一切曾经发生过的事,现
在都还在发生,而且将要发生。是否能观察到这种情况,端看你观看的位置——
你在“太空中的位置”。
45
如果你在我的位置,你就可以看到一切——在此刻!
明白吗?
喔!我开始——在理论上——恩,明白!
好。我在此处是用非常简单的方式对你们解释,可以让小孩都听得懂。这可能不
算很好的科学,不过很好了解。
目前,物质体在速度上是受限制的——但非物质体——我的意念……我的灵
魂……在理论上,可以用不可置信的速度在太空移动。
完全正确!完全正确!梦中和其他出体(Out-of-body)与精神体验往往就是这样。
现在你了解“恍然若有所觉”了。你可能曾经在那里过。
但是……如果一切都已经发生过,那么,我就不可能改变我的未来了。这是不是
命定论呢?
不是!别上那个当!那不是真的!事实上,这种“展示”应当有助于你,而非有
碍于你!
你记永远都处在自由意志和完全选择的地位。由于你能够看到“未来”(或让别
人为你看),乃能加强你的能力,去过你想要过的生活,而非限制了你。
要怎么样才能做到呢?这一点我需要帮助。
如果你“看到”某一未来的事件或经验是你不喜欢的,就不要选择它!重新做选
择,选别的!
改变你的行为,以便避免不想要的后果。
但如果是已经发生的事,我怎么可能避免呢?
对你来说,它还没有发生!你处在时空连续体中的这样一个位置,你并未有意识
的觉察到那事件的发生。你并不“知道”它已“发生”。你并未“记得”你的未
来!
(这一种“忘记”是一切时间的秘密。这就是使你得以“玩”生命的大戏之原因!
我以后会再解释!)
凡是你不“知道”的,就不是“如此”。由于“你”尚未“记得”你的未来,它
对你来说就尚未“发生”!这一件事情只有在“经验”到时才“发生了”。一件事
情只有在“知道”了时才“经验到”。
现在,让我们这样说:你被赐予了对你的“未来”短短的一瞥,一刹那的“知”。
你的精神体(Spirit)——就是你的非物质体部分——疾速前往时空连续体中的
另一处,带回那一时刻或那一事件的某些残余能量——某些影像或印象。
这些是你可以“感觉”到的——有时候是由别人,由那发展出形而上能力、可以
“感觉”或“看到”围着你转的那影像和能量的人。
如果你不喜欢你对你的“未来”的“感觉”,那就站开!只要站开就行!在这一
46
刻,你就改变了你的经验——而每个你都会松一口气!
等等!什——么?
你必须知道——现在你已预备听取——你同时存在于时空连续体的每一个层面。
就是说,你的灵魂过去在、现在在、永远在——直至永无止境——阿门。
返回书籍页